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愛書堂詩詞選讀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清 - 黃仲則   詞 清 - 黃仲則   詩 清 - 吳梅村 唐 - 李商隱
唐 - 岑參 宋 - 晏殊 宋 - 張先 近代 - 劉伯端 近代 - 黃侃 近代 - 劉逸生
近代 - 潘蘭史 唐 - 竇鞏 宋 - 歐陽修 唐 - 王昌齡 唐 - 劉禹錫 宋 - 陸游
宋 - 蘇軾 明 - 楊慎(廿一史彈詞) 明- 楊慎(升庵樂府) 明 - 王夫之 唐  - 秦韜玉 近代 - 梁寒操
唐 - 韋莊 唐 - 温庭筠 宋 - 辛棄疾 清 - 納闌性德 宋 - 姜夔 清 - 陳曾壽
近代 - 郁曼佗 近代 - 顧佛影 近代 - 豐子愷 金 - 元好問 近代 - 鄧芬 清 - 龔定庵
清 - 俞樾 宋 - 晏幾道 清 - 朱彝尊 宋 - 陸游 晉 - 陶淵明詩選 近代 - 程千帆
近代 - 聶紺弩 五代 - 馮延巳        

 

元好問遺山 詩選  頁: 1..  2..  詞選 頁:  1..   2..   3..  4..   遺山樂府三卷( 彊村叢書本)書影

臨江仙   自洛陽往孟津道中作
今古北邙山下路,黃塵老盡英雄。人生長恨水長東。幽懷誰共語,遠目送歸鴻。   蓋世功名將底用,從前錯怨天公。浩歌一曲酒千鍾。男兒行處是,未要論窮通。

臨江仙   寄德新丈
自笑此身無定在,北州又復南州。買田何日遂歸休。向來元落落,此去亦悠悠。   赤日黄塵三百里,嵩丘幾度登樓。故人多在玉溪頭。清泉明月曉,高樹亂蟬秋。

臨江仙   與欽叔飲二首之一
邂逅一尊文字飲,春風為洗愁顏。花枝入鬢笑詩班。登臨千古意,天澹夕陽閒。   南去北來行老矣,人生茅屋三間。何人得似謝東山。紫簫明月底,高竹倚風鬟。

臨江仙   相下與王以道飲。王,予東曹掾時同舍郎也。
一段江山英秀氣,風流天上星郎。煙花故國五雲鄉。只知心事在,爭問鬢毛蒼。   千古西陵歌舞地,興來忘却悲涼。相逢一醉莫停觴。東山看老去,湖海永相忘。

臨江仙
世事悠悠天不管,春風花柳爭妍。人家寒食盡藏煙。不知何處火,來就客心然。   千里故鄉千里夢,高城淚眼遙天。時光流轉鴈飛邊。今春看又過,何日是歸年。

臨江仙
醉眼紛紛桃李過,雄蜂雌蝶同時。一生心事杏花詩。小橋春寂寞,風雨鬢成絲。   天上膠鸞尋不得,直教吹散胭脂。月明千里少姨祠。山中開較晚,應有背陰枝。
小橋南北夢幽尋,殘醉瞢騰不易禁。一樹杏花春寂寞,惡風吹折五更心。此予二十年前嵩山中詩也。

臨江仙   李輔之在齊州,予客濟源,輔之有和。
荷葉荷花何處好,大明湖上新秋。紅妝翠蓋木蘭舟。江山如畫堙A人物更風流。   千里故人千里月,三年孤負歡游。一尊白酒寄離愁。殷勤橋下水,幾日到東州。

臨江仙   對花懷洛陽舊游
紫玉雙華相照映,錦兒仍是瓊兒。天邊誰與慰相思。洗妝無別物,只有斷腸詩。   水北水南渾一夢,眼中紅袖烏絲。春風同是可憐枝。爭教歌酒興,不似洛陽時。

臨江仙   內鄉北上
夏館秋林山水窟,家家林影湖光。三年閑為一官忙。簿書愁媢L,筍蕨夢中香。   父老書來招我隱,臨流已蓋茅堂。白頭兄弟共論量。山田尋二頃,他日作桐鄉。

臨江仙
連日湖亭風色好,今朝賞徧東城。主人留客過清明。小桃如欲語,楊柳更多情。   為愛暮雲芳草句,一杯聊聽新聲。水流花落歎浮生。故園春更晚,時節已啼鶯。

臨江仙   贈答飛卿弟
壯歲論交今晚歲。只君知我平生。六年相望若為情。呂安思叔夜,殘月配長庚。   濟上買田堪共隱,嵩丘朝暮陰睛。紫雲仙季白雲兄。風流成二老,林下看昇平。

臨江仙   唐子西酒名齊物論,又曰養生主
誰喚提壺沽美酒,浮生多負歡游。窗明窗暗百年休。涼風催雁過,春水帶花流。   仰視浮雲空自誑,往還歲月悠悠。三山那有鳳麟洲。一杯齊物論,千古醉鄉侯。

摸魚兒
乙丑歲試并州,道逢捕雁者云:"今日獲一雁,殺之矣。其脫網者悲鳴不能去,竟自投於地而死。" 予因買得之,葬之於汾水之上,累石為識,號曰雁丘。時同行者多為賦詩,予亦有雁丘詞。舊所作無宮商 ,今改定之。

恨人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雪,隻影為誰去。   橫汾路,寂寞當年簫鼓,荒烟依舊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風雨。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丘處。

摸魚兒
泰和中,大名民家小兒女,有以私情不如意赴水者,官為踪迹之,未見也。其後踏藕者得二尸水中,衣服可驗,其事乃白。是歲此陂荷花開,無不并蒂者 。沁水梁國用,時為錄事判官,為李用章言如此。曲以樂府雙蕖怨命篇 。咀五色之靈芝,香生九竅 ; 咽三危之瑞露,春動七情,韓偓香奩集中自叙語。

問蓮根,有絲多少,蓮心知為誰苦。雙花脉脉嬌相向,只是舊家兒女。天已許,甚不教,白頭生死鴛鴦浦。夕陽無語,算謝家烟中,湘妃江上 ,未是斷腸處。   香奩夢,好在靈芝瑞露。中間俯仰今古。海枯石爛情緣在,幽恨不埋黃土。相思樹,流年度,無端又被西風誤。蘭舟少住。怕載酒重來,紅衣半落,狼藉臥風雨。

摸魚兒
問樓桑,故居無處。青林留在祠宇。荒壇社散鳥聲喧,寂寞漢家簫鼓。春已暮。君不見,錦城花重驚風雨。劉郎良苦。儘玉壘青雲,錦江秀色,辦作一丘土。   西山好,滿意龍盤虎踞。登臨感愴千古。當時諸葛成何事,伯仲果誰伊呂。還自語。緣底事,十年來往燕南路。征鞍且駐。就老瓦盆邊,田翁共飲,携手醉鄉去。

鷓鴣天   隆德故宮,同希顏欽叔知幾諸人賦
臨錦堂前春水波。蘭皋亭下落梅多。三山宮闕空瀛海,萬里風埃暗綺羅。   雲子酒,雪兒歌。留連風月共婆娑。人間更有傷心處,柰得劉伶醉後何。

鷓鴣天
零落棲遲感興多,酒杯直欲捲銀河。人間清鏡悲華髮,世外仙棋爛斧柯。長袖舞,抗音歌。月明人影兩婆娑。醉來知彼旁人笑,無柰風情未減何。

鷓鴣天   蓮
瘦綠愁紅倚暮煙。露華涼冷洗嬋娟。含情脈脈知誰怨,顧影依依定自憐。   風送雨,水連天。淩波無夢夜如年。何時北渚亭邊月,狼藉秋香拂畫船。

鷓鴣天   孟津作
總道忘憂有杜康。酒逢歡處更難忘。桃紅李白春千樹,古是今非笑一場。   歌浩蕩,墨淋浪。銀釵縞袂滿鄰牆。百年得意都能幾,乞與兒曹說醉狂。

鷓鴣天   效朱希真體
十步宮香出繡簾。惱人簾底月纖纖。五花嬌馬垂楊渡,孤負仙郎側帽檐。   秋澹澹,酒厭厭。新詩和恨入香奩。相思恰似鴛鴦錦,一夜新涼一夜添。

鷓鴣天   讀李崖州詩有感,何處新生黃雀兒,飛來直上最高枝。側頭撼腦南園 ,將謂春光總屬伊。
姚宋光明到此家。爭教老伴賈長沙。碧山也要崖州住,百巿千遭繞郡衙。   南苑月,曲江花。青雲軒蓋滿京華。新生黃雀君休笑,占了春光卻被他。

鷓鴣天   宮體
候館燈昏雨送涼。小樓人靜月侵牀。多情卻被無情惱,今夜還如昨夜長。   金屋煖,玉鑪香。春風都屬富家郎。西園何限相思樹 ,辛苦梅花候海棠。

鷓鴣天   宮體
憔悴鴛鴦不自由。鏡中鸞舞只堪愁。庭前花是同心樹,山下泉分兩玉流。   金絡馬,木蘭舟。誰家紅袖水西樓。春風殢殺官橋柳,吹盡香緜不放休。

鷓鴣天   宮體
天上腰肢說館娃。眼中金翠有芳華。行雲著意留歌扇,遠柳無情隔鈿車。   周昉畫,洛陽花。一枝濃豔落誰家。春寒恨殺如年夜,庭樹陰陰欲暮鴉。

鷓鴣天   宮體
八繭吳蠶賸欲眠。東西荷葉兩相憐。一江春水何年盡,萬古清光此夜圓。   花爛錦,柳烘煙。韶華滿意與歡緣。不應寂寞求凰意,長對秋風泣斷絃。

鷓鴣天   宮體
好夢初驚百感新。誰家歌管隔牆聞。殘燈收罷空明月,臘雪消融更暮雲。   鶯有伴,鴈離羣。西窗寂寞酒微醺。春寒留得梅花在 ,賸為何郎瘦幾分。

鷓鴣天
酒興濃於琥珀濃。爭教相望水西東。人家寒食清明後,天氣輕煙細雨中。   花不盡,柳無窮。賞心難是此時同。阿連近日歌喉穩,唱得春窗燭影紅。

鷓鴣天
短髮如霜久已拚。無冠可掛更須彈。初聞古寺多倀鬼,又說層冰有熱官。   閒處坐,靜中看。時情天意酒杯乾。籬邊老卻陶潛菊,一夜西風一夜寒。

鷓鴣天
華表歸來老令威。頭皮留在姓名非。舊時逆旅黃粱飯,今日田家白板扉。   沽酒市,釣魚磯。愛閒真與世相違。墓頭不要征西字,元是中原一布衣。

鷓鴣天
枕上清風午夢殘。華胥東望海漫漫。湖山似要閒身管,花柳難將病眼看。   三徑在,一枝安。小齋容膝有餘寬。鹿裘孤坐千峰雪,耐與青松老歲寒。

鷓鴣天
總道狙公不易量。朝三暮四儘無妨。舊時鄴下劉公幹,今日家中白侍郎。   歌浩蕩,酒淋浪。浮雲身世兩相忘。孤峰頂上青天闊,獨對春風舞一場。
村黄旛綽,家中白侍郎,石曼卿詩。

鷓鴣天
白白紅紅小樹花。春風滿意與鉛華。煙霄自屬千金馬,月旦真成兩部蛙。   諸葛菜,邵平瓜。白頭孤影一長嗟。南園睡足松陰轉,無數蜂兒趁晚衙。

鷓鴣天   薄命妾辭三首
複幕重簾十二樓。而今塵土是西州。香雲已失金鈿翠,小景猶殘畫扇秋。   天也老,水空流。春山供得幾多愁。桃花一簇開無主,儘著風吹雨打休。

顏色如花畫不成。命如葉薄可憐生。浮萍自合無根蒂,楊柳誰教管送迎。   雲聚散,月虧盈。海枯石爛古今情。鴛鴦隻影江南岸,腸斷枯荷夜雨聲。

一日春光一日深。眼看芳樹綠成陰。娉婷盧女嬌無柰,流落秋娘瘦不禁。   霜塞闊,海煙沈。燕鴻何地更相尋。早教會得琴心了,醉盡長門買賦金。

鷓鴣天
玉立芙蓉鏡堿搳C鉛紅無地著邊鸞。半衾幽夢香初散,滿紙春心墨未乾。   深院落,曲闌干。舊歡新恨苧衣寬。幾時忘得分携處 ,黃葉疏雲渭水寒。

鷓鴣天
百囀嬌鶯出畫籠。一雙胡蝶殢芳叢。蔥龍花透纖纖月,暗澹香搖細細風。   情不盡,夢遺空。歡緣心事淚痕中。長安西望腸堪斷,霧閣雲窗又幾重。

鷓鴣天
澹澹青燈細細香。四更人語在幽窗。西風數點迎秋雨,六尺芙蓉滿意涼。   秦樹遠,楚天長。綠嬌紅小負年芳。鴛鴦莫道無離恨,鎖向金籠恰是雙。

鷓鴣天
日近浮名不近情,且看不飲更何成。三杯漸覺紛華遠,一斗都澆磊塊平。   醒復醉,醉還醒。靈均憔悴可憐生。離騷讀殺渾無味,好箇詩家阮步兵。

鷓鴣天
偃蹇蒼山卧北岡,鄭莊場圃入微茫。即看花樹三春滿,舊數松風六月凉。   蔬近井,蜜分房。茅齋堅坐有藜床。旁人錯比揚雄宅 ,笑殺韓家晝錦堂。

鷓鴣天   山陽七聖堂
沙岸縈回入草泥。霜餘煙景自悽迷。樹嫌川近重重掩,雲要村深故故低。   茅蓋屋,稻分畦。何人今日此幽棲。十年來往山陽道,只
清溪過馬蹄。

鷓鴣天
綠袖垂肩士女圖。豔歌還似轉鶯雛。一春楊柳吹緜後,五月榴花照眼初。   明畫燭,倒金壺。使君曉夙宴西湖。老來忘卻行雲夢 ,猶要春風醉後扶。

鷓鴣天
八月盧溝風路清。短衣孤劍此飄零。蒼龍雙闕平生恨,只有西山滿意青。   塵擾擾,雁冥冥。因君南望涌金亭。還家賸買宜城酒,醉盡梅花不要醒。

鷓鴣天
飲量平常發興偏。留連光景惜歡緣。悲歌慷慨人爭和,醉墨淋漓自笑顏。   麟閣畫,祖生鞭。拍浮多負酒家錢。老來事事消磨盡,只有尊前似少年。

鷓鴣天
身外虛名一羽輕。封侯何必勝躬耕。田園活計渾閑在,詩酒風流屬老成。  三會水,半山亭。村村花柳自昇平。錦城未比還家好,何處而今有錦城。

鷓鴣天   中秋雨夕,同欽叔飲樂府宋宜家
著意朝雲復暮雲。良宵留住宋東鄰。玄霜玉杵期無定,高燭明妝賞更新。   團扇曲,畫梁塵。萬家秋氣一家春。月光不照金尊堙A只為夭嬈醉得人。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