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愛書堂詩詞選讀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清 - 黃仲則   詞 清 - 黃仲則   詩 清 - 吳梅村 唐 - 李商隱
唐 - 岑參 宋 - 晏殊 宋 - 張先 近代 - 劉伯端 近代 - 黃侃 近代 - 劉逸生
近代 - 潘蘭史 唐 - 竇鞏 宋 - 歐陽修 唐 - 王昌齡 唐 - 劉禹錫 宋 - 陸游
宋 - 蘇軾 明 - 楊慎(廿一史彈詞) 明- 楊慎(升庵樂府) 明 - 王夫之 唐  - 秦韜玉 近代 - 梁寒操
唐 - 韋莊 唐 - 温庭筠 宋 - 辛棄疾 清 - 納闌性德 宋 - 姜夔 清 - 陳曾壽
近代 - 郁曼佗 近代 - 顧佛影 近代 - 豐子愷 金 - 元好問 近代 - 鄧芬 清 - 龔定庵
清 - 俞樾 宋 - 晏幾道 清 - 朱彝尊 宋 - 陸游 晉 - 陶淵明詩選 近代 - 程千帆
近代 - 聶紺弩 五代 - 馮延巳        

 

元好問遺山 詩選  頁: 1..  2..  詞選 頁:  1..   2..   3..  4..   遺山樂府三卷( 彊村叢書本)書影

元好問,字裕之,生於金章宗明昌元年(1190),太原秀容(今山西忻縣)人。自號遺山山人。他的曾祖雖在宋朝做過官,祖父已歸順金國,到了他已完全是女真王朝的臣民,但他的文化修養則是繼承漢族的。他在金朝曾當過三縣縣令,累官到行尚書省左司員外郎,金亡入元後不仕,以金遺民終老。他是金代著名詩人,為金國盟壇盟主。他是多產學者和詩人,遺作有詩五千六百餘首,現存一千三百四十首。著作有《》中州集,輯錄金代二百一十七人的詩作,歷史著作有s辰雜編金源君臣言行錄帝王鏡略南冠錄千秋錄故物譜等六種。此外還有續夷堅志元氏集驗方如積釋瑣細草等三種筆記,醫學,曆算的書籍。文學著作有遺山先生集元遺山樂府中州集唐詩鼓吹錦機詩文自警杜詩學東坡詩雅東坡樂府等九種。

秋懷   崧山中作
涼葉蕭蕭散雨聲,虛堂淅淅掩霜清。黃華自與西風約,白發先從遠客生。
吟似候蟲秋更苦,夢和寒鵲夜頻驚。何時石嶺關頭路,一望家山眼暫明

橫波亭   為青口帥賦
孤亭突兀插飛流,氣壓元龍百尺樓。萬堶滅亃腕s海,千年豪傑壯山丘。疏星澹月魚龍夜,老木清霜鴻雁秋。倚劍長歌一杯酒,浮雲西北是神州。

野菊   座主閑閑公命作
柴桑人去已千年,細菊班班也自圓。共愛鮮明照秋色,爭教狼藉臥疏煙。荒畦斷壟新霜後,瘦蝶寒螿晚景前。 只恐春叢笑遲暮,題詩端為發幽妍。

昆陽   二首選一
古木荒煙集暮鴉,高城落日隱悲笳。並州倦客初投跡,楚澤寒梅又過花。滿眼旌旗驚世路,閉門風雪羨山家。 忘憂只有清樽在,暫為紅塵拂鬢華。

潁亭
潁上風煙天地回,潁亭孤賞亦悠哉。春風碧水雙鷗靜,落日青山萬馬來。勝概消沉幾今昔,中年登覽足悲哀。 遠遊擬續騷人賦,所惜怱怱無酒杯。

被檄夜赴鄧州幕府
幕府文書鳥羽輕,敝裘羸馬月三更。未能免俗私自笑,豈不懷歸官有程。十堳@塘春鴨鬧,一川桑柘晚煙平。此生只合田間老,誰遣春官識姓名 。

別程女
芸齋淅淅掩霜寒,別酒青燈語夜闌。生女便知聊寄託,中年尤覺感悲歡。
松間小草栽培穩,掌上明珠棄擲難。明日緱山東畔路,野夫懷抱若為寬。

岐陽   三首
突騎連營鳥不飛,北風浩浩發陰機。三秦形勝無今古,千媔УD果是非。
偃蹇鯨鯢人海涸,分明蛇犬鐵山圍。窮途老阮無奇策,空望岐陽淚滿衣

百二關河草不橫,十年戎馬暗秦京。岐陽西望無來信,隴水東流聞哭聲。
野蔓有情縈戰骨,殘陽何意照空城。從誰細向蒼蒼問,爭遣蚩尤作五兵

眈眈九虎護秦關,懦楚孱齊機上看。禹貢土田推陸海,漢家封徼盡天山。
北風獵獵悲笳發,渭水瀟瀟戰骨寒。三十六峰長劍在,倚天仙掌惜空閑。

雨後丹鳳門登眺
絳闕遙天霽景開,金明高樹晚風回。長虹下飲海欲竭,老雁叫群秋更哀。劫火有時歸變滅,神嵩何計得飛來。
窮途自覺無多淚,莫傍殘陽望吹台。

壬辰十二月車駕東狩後即事
慘淡龍蛇日鬥爭,幹戈直欲盡生靈。高原水出山河改,戰地風來草木腥。
精衛有冤填瀚海,包胥無淚哭秦庭。並州豪傑今誰在?莫擬分軍下井陘

萬堹蟥舅J戰塵,汴州門外即荊榛。蛟龍豈是池中物,蟣虱空悲地上臣。
喬木他年懷故國,野煙何處望行人秋風不用吹華發,滄海橫流要此身

癸巳四月二十九日出京
塞外初捐宴賜金,當時南牧已駸駸。只知灞上真兒戲,誰謂神州遂陸沉
華表鶴來應有語,銅槃人去亦何心。興亡誰識天公意,留著青城閱古今。
自注:國初取宋,於青城受降。

喜李彥深過聊城
圍城十月鬼為鄰,異縣相逢白髮新。
恨我不如南去雁,羨君獨是北歸人。言詩匡鼎功名薄,去國虞翻骨相屯。老眼天公 只如此,窮途無用說悲辛。

與張杜飲
故人寥落曉天星,異縣相逢覺眼明。世事且休論向日,酒尊聊喜似承平。山公倒載群兒笑,焦遂高談四座驚。轟醉春風一千日,愁城從此不能兵。

夢歸
憔悴南冠一楚囚,歸心江漢日東流。青山曆曆鄉國夢,黃葉瀟瀟風雨秋。
貧埵雩痐u作祟,亂來無淚可供愁。殘年兄弟相逢在,隨分鹽萬事休。

即事
逆豎終當鱠縷分,揮刀今得快三軍。燃臍易盡嗟何及,遺臭無窮古未聞。京觀豈當誣翟義衰衣自合從高勳秋風一掬孤臣淚叫斷蒼梧日暮雲

懷州子城晚望少室
河外青山展臥屏,並州孤客倚高城。十年舊隱拋何處,一片傷心畫不成。穀口暮雲知鄭重,林梢殘照故分明。洛陽見說兵猶滿,半夜悲歌意未平。

秋夜
九死餘生氣息存
蕭條門巷似荒村春雷謾說驚坯户皎日何曾入覆盆濟水有情添別淚吳雲無夢寄歸魂百年世事兼身事尊酒何人與細論

甲午除夜
暗中人事忽推遷,坐守寒灰望復燃。已恨太官餘麯餅,爭教漢水入膠船。神功聖德三千牘,大定明昌五十年。甲子兩週今日盡,空將衰淚灑吳天。

眼中
眼中時事益紛然,擁被寒窗夜不眠。骨肉他鄉各異縣,衣冠今日是何年。枯槐聚蟻無多地,秋水鳴蛙自一天。何處青山隔塵土,一庵吾欲送華顛。

鎮州與文舉百一飲
翁仲遺墟草棘秋,蒼龍雙闕記神州。只知終老歸唐土,忽漫相看是楚囚。日月盡隨天北轉,古今誰見海西流。眼中老二風流在,一醉從教萬事休。

衛州感事   二首
神龍失水困蜉蝣,一舸倉皇入宋州。紫氣已沉牛斗夜,白雲空望帝鄉秋。劫前寶地三千界,夢媄ㄙK十二樓。欲就長河問遺事,悠悠東注不還流。

白塔亭亭古佛祠,往年曾此走京師。不知江令還家日,何似湘纍去國時。離合興亡遽如此,棲遲零落竟安之。太行千里青如染,落日闌干有所思。

羊腸阪
浩蕩雲山直北看,淩兢羸馬不勝鞍。老來行路先愁遠,貧媄蒡a更覺難。衣上風沙歎憔悴,夢中燈火憶團圞。憑誰為報東州信,今在羊腸百八盤。

外家南寺   在至孝社,予兒時讀書處也
鬱鬱秋梧動晚煙,一庭風露覺秋偏。眼中高岸移深谷,愁奡搋壯騥藕矷C去國衣冠有今日,外家梨栗記當年。白頭來往人間遍,依舊僧窗借榻眠。

出東平
老馬淩競引席車,高城回首一長嗟。市聲浩浩如欲沸,世路悠悠殊未涯。潦倒本無明日計,往來空置六年家。東園花柳西湖水,剩著新詩到處誇。

杏花   二首選一   庚子歲南庵賦
芳樹春融絳蠟凝,春風寂寞掩柴荊。畫眉盧女嬌無奈,齲齒孫娘笑不成。已怕宿妝添蝶粉,更堪暖蕊鬧蜂聲。
一般疏影黃昏月,獨愛寒梅恐未平

出都二首
漢宮曾動伯鸞歌,事去英雄不奈何。但見觚稜上金爵,豈知荊棘臥銅駝。神仙不到秋風客,富貴空悲春夢婆。行過盧溝重回首,鳳城平日五雲多 。

歷歷興亡敗局棋,登臨疑夢復疑非。
斷霞落日天無盡,老樹遺台秋更悲。滄海忽驚龍穴露,廣寒猶想鳳笙歸。從教盡剗瓊華了,留在西山盡淚垂。
自注: 壽寧宮有瓊華島、絕頂廣寒殿,近為黃冠輩所撤。

洛陽
千年河岳控喉襟,一日神州見陸沉。已為操琴感衰涕,更須同輦夢秋衾。城頭大匠論燕土,城底中郎待摸金。擬就天公問翻覆,蒿萊丹碧果何心。
 

老樹
老樹高留葉,寒藤細作花。沙平時泊雁,野迥已攢鴉。
旅食秋看盡,行吟日又斜。幹戈正飄忽,不用苦 思家。

少室南原
地僻人煙斷,山深鳥語嘩。清溪鳴石齒,暖日長藤芽。綠映高低樹,紅迷遠近花。林間見雞犬,直擬是仙家。

十二月六日二首
海內兵猶滿,天涯歲又新。龍移失魚鱉,日食鬥麒麟。草棘荒山雪,煙花故國春。聊城今夜月,愁絕未歸人。

論詩三十首   丁醜歲三鄉作
漢謠魏什久紛紜,正體無人與細論。誰是詩中疏鑿手,暫教涇渭各清渾。

曹劉坐嘯虎生風,四海無人角兩雄。可惜并州劉越石,不教橫槊建安中。

鄴下風流在晉多,壯懷猶見缺壺歌。風雲若恨張華少,溫李新聲奈爾何。
鍾嶸評張華詩:「恨其兒女情多,風雲氣少。」

一語天然萬古新,豪華落盡見真淳。南窗白日羲皇上,未害淵明是晉人。
陶淵明,唐之白樂天。

縱橫詩筆見高情,何物能澆磈磊平。老阮不狂誰會得,出門一笑大江橫。

心畫心聲總失真,文章仍復見為人。高情千古閑居賦,爭信安仁拜路塵。
古來文行背馳者多矣,豈獨一安仁哉。

慷慨歌謠絕不傳,穹廬一曲本天然。中州萬古英雄氣,也到陰山敕勒川。

沈宋橫馳翰墨場,風流初不廢齊梁。論功若準平吳例,合著黃金鑄子昂。

鬥靡誇多費覽觀,陸文猶恨冗於潘。心聲只要傳心了,布穀瀾翻可是難。
陸蕪而潘靜,語見《世說》。為恃才騁詞者下一針。

排比鋪張特一途,藩籬如此亦區區。少陵自有連城璧,爭奈微之識碔砆。
此固李杜優劣論而發

眼處心生句自神,暗中摸索總非真。畫圖臨出秦川景,親到長安有幾人。
見得真方道得出。

望帝春心托杜鵑,佳人錦瑟怨華年。詩家總愛西昆好,獨恨無人作鄭箋。

萬古文章有坦途,縱橫誰似玉川盧。真書不入今人眼,兒輩從教鬼畫符。

出處殊途聽所安,山林何得賤衣冠。華歆一擲金隨重,大是渠儂被眼謾。


筆底銀河落九天,何曾憔悴飯山前。世間東抹西塗手,枉著書生待魯連。

切切秋蟲萬古情,燈前山鬼淚縱橫。鑒湖春好無人賦,岸夾桃花錦浪生。

切響浮聲發巧深研摩雖苦果何心浪翁水落無宮徵自是雲山韶濩音

野窮愁死不休,高天厚地一詩囚。江山萬古潮陽筆,合在元龍百尺樓。

萬古幽人在澗阿,百年孤憤竟如何?無人說與天隨子,春草輸贏較幾多。
天隨子詩:「無多藥草在南榮,合有新苗次第生。稚子不知名品上,恐隨春草鬥輸贏」。

謝客風容映古今,發源誰似柳州深。朱弦一拂遺音在,卻是當年寂寞心。
柳子厚,宋之謝靈運。

窘步相仍死不前,唱醻無復見前賢。縱橫正有淩雲筆,俯仰隨人亦可憐。

奇外無奇更出奇,一波纔動萬波隨。只知詩到蘇黃盡,滄海橫流卻是誰。

曲學虛荒小說欺,俳諧怒罵豈詩宜。今人含笑古人拙,除卻雅言都不知。

有情芍藥含春淚,無力薔薇臥曉枝。拈出退之山石句,始知渠是女郎詩


亂後玄都失故基,看花詩在只堪悲。劉郎也是人間客,枉向春風怨兔葵。

金入洪
不厭頻,精真那計受纖塵。蘇門果有忠臣在,肯放坡詩百態新。

百年才覺古風回,元祐諸人次第來。諱學金陵猶有說,竟將何罪廢歐梅。

古雅難將子美親,精純全失義山真。論詩寧下涪翁拜,未作江西社堣H。

池塘春草謝家春,萬古千秋五字新。傳語閉門陳正字,可憐無補費精神。

撼樹蚍蜉自覺狂,書生技癢愛論量。老來留得詩千首,卻被何人校短長。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