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愛書堂詩詞選讀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清 - 黃仲則   詞 清 - 黃仲則   詩 清 - 吳梅村 唐 - 李商隱
唐 - 岑參 宋 - 晏殊 宋 - 張先 近代 - 劉伯端 近代 - 黃侃 近代 - 劉逸生
近代 - 潘蘭史 唐 - 竇鞏 宋 - 歐陽修 唐 - 王昌齡 唐 - 劉禹錫 宋 - 陸游
宋 - 蘇軾 明 - 楊慎(廿一史彈詞) 明- 楊慎(升庵樂府) 明 - 王夫之 唐  - 秦韜玉 近代 - 梁寒操
唐 - 韋莊 唐 - 温庭筠 宋 - 辛棄疾 清 - 納闌性德 宋 - 姜夔 清 - 陳曾壽
近代 - 郁曼佗 近代 - 顧佛影 近代 - 豐子愷 金 - 元好問 近代 - 鄧芬 清 - 龔定庵
清 - 俞樾 宋 - 晏幾道 清 - 朱彝尊 宋 - 陸游 晉 - 陶淵明詩選 近代 - 程千帆
近代 - 聶紺弩 五代 - 馮延巳        

 

秦韜玉    (全唐詩 - 卷 670) 選    

秦韜玉韜玉,字中明,京兆人。父為左軍軍將。韜玉少有詞藻,工歌吟,恬和瀏亮。慕柏耆為人,然險而好進,諂事大閹田令孜,巧宦,未期年,官至丞郎、判鹽鐵、保大軍節度判官。僖宗幸蜀,従駕。中和二年,禮部侍郎歸仁紹放榜,特敕賜進士及第,令於二十四人內安排,編入春榜,令孜引擢工部侍郎。韜玉歌詩,每作人必傳誦。《貴公子行》雲:階前莎毯綠未卷,銀龜噴香挽不斷。亂花織錦柳撚線,妝點池台畫屏展。主人功業傳國初,六親聯絡馳朝車。鬥雞走狗家世事,抱來皆佩黃金魚。卻笑書生把書卷,學得顏回忍饑面。又瀟水出道州九疑山中,湘水出桂林海陽山中,經靈渠,至零陵與瀟水合,謂之瀟湘,為永州二水也。清泚一色,高秋八九月,才丈餘,淺碧見底。過衡陽,抵長沙,入洞庭。韜玉賦詩雲:女媧羅裙長百尺,搭在湘江作山色。又雲:嵐光楚岫和空碧,秋染湘江到底清。由是大知名,號為絕唱。今有《投知小錄》三卷,行於世。唐才子傳 - 卷九

秦韜玉字仲明。京兆人。中和二年。得准勅及第。僖宗幸蜀。以工部侍郎為田令孜神策判官。投知小錄三卷。今編詩一卷。 全唐詩

長安書懷
涼風吹雨滴寒更,鄉思欺人撥不平。長有歸心懸馬首, 可堪無寐枕蛩聲。嵐收楚岫和空碧,秋染湘江到底清。早晚身閑著蓑去,橘香深處釣船橫。  

檜樹
翠雲交乾瘦輪囷,嘯雨吟風幾百春。深蓋屈盤青麈尾, 老皮張展黑龍鱗。唯堆寒色資琴興,不放秋聲染俗塵。歲月如波事如夢,竟留蒼翠待何人。

讀五侯傳
漢亡金鏡道將衰,便有奸臣競佐時。專國只誇兄弟貴, 舉家誰念子孫危。後宮得寵人爭附,前殿陳誠帝不疑。朱紫盈門自稱貴,可嗟區宇盡瘡痍。   

春雪
雲重寒空思寂寥,玉塵如糝滿春朝。片才著地輕輕陷, 力不禁風旋旋銷。惹砌任他香粉妒,縈叢自學小梅嬌。誰家醉卷珠簾看,弦管堂深暖易調。  

貧女
蓬門未識綺羅香,擬托良媒益自傷。誰愛風流高格調, 共憐時世儉梳妝。敢將十指誇偏巧,不把雙眉鬥畫長。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  
  

題竹
削玉森森幽思清,院家高興尚分明。捲簾陰薄漏山色, 欹枕韻寒宜雨聲。斜對酒缸偏覺好,靜籠棋局最多情。卻驚九陌輪蹄外,獨有溪煙數十莖。

鸚鵡
每聞別雁競悲鳴,卻歎金籠寄此生。早是翠襟爭愛惜, 可堪丹觜強分明。雲漫隴樹魂應斷,歌接秦樓夢不成。幸自禰衡人未識,賺他作賦被時輕。 

寄李處士
呂望甘羅道已彰,只憑時數為門張。世途必竟皆應定, 人事都來不在忙。要路強幹情本薄,舊山歸去意偏長。因君指似封侯骨,漸擬回頭別醉鄉。  

對花
長與韶光暗有期,可憐蜂蝶卻先知。誰家促席臨低樹, 何處橫釵戴小枝。麗日多情疑曲照,和風得路合偏吹。向人雖道渾無語,笑勸王孫到醉時。  

寄懷
總藏心劍事儒風,大道如今已渾同。會致名津搜俊彥, 是張愁網絆英雄。蘇公有國皆懸印,楚將無官可賞功。若使重生太平日,也應回首哭途窮。   

題刑部李郎中山亭
儂家雲水本相知,每到高齋強展眉。瘦竹嚲煙遮板閣, 卷荷擎雨出盆池。笑吟山色同欹枕,閑背庭陰對覆棋。不是主人多野興,肯開青眼重漁師。
  
八月十五日夜同衛諫議看月
常時月好賴新晴,不似年年此夜生。初出海濤疑尚濕, 漸來雲路覺偏清。寒光入水蛟龍起,靜色當天鬼魅驚。豈獨座中堪仰望,孤高應到鳳凰城。   

亭台
雕楹累棟架崔嵬,院宇生煙次第開。為向西窗添月色, 豈辭南海取花栽。意將畫地成幽沼,勢擬驅山近小台。清境漸深官轉重,春時長是別人來。   

邊將
劍光如電馬如風,百捷長輕是掌中。無定河邊蕃將死, 受降城外虜塵空。旗縫雁翅和竿嫋,箭撚雕翎逐隼雄。自指燕山最高石,不知誰為勒殊功。

塞下
到處人皆著戰袍,麾旗風緊馬蹄勞。黑山霜重弓添硬, 青塚沙平月更高。大野幾重開雪嶺,長河無限舊雲濤。鳳林關外皆唐土,何日陳兵戍不毛。  

織錦婦
桃花日日覓新奇,有鏡何曾及畫眉。只恐輕梭難作匹, 豈辭纖手遍生胝。合蟬巧間雙盤帶,聯雁斜銜小折枝。豪貴大堆酬曲徹,可憐辛苦一絲絲。  

釣翁
一竿青竹老江隈,荷葉衣裳可自裁。潭定靜懸絲影直, 風高斜颭浪紋開。朝攜輕棹穿雲去,暮背寒塘戴月回。世上無窮嶮巇事,算應難入釣船來。    

曲江
曲沼深塘躍錦鱗,槐煙徑媞悛i新。此中境既無佳境, 他處春應不是春。金榜真仙開樂席,銀鞍公子醉花塵。明年二月重來看,好共東風作主人。   

隋堤
種柳開河為勝遊,堤前常使路人愁。陰埋野色萬條思, 翠束寒聲千里秋。西日至今悲兔苑,東波終不反龍舟。遠山應見繁華事,不語青青對水流。 

天街
九衢風景盡爭新,獨佔天門近紫宸。寶馬競隨朝暮客, 香車爭碾古今塵。煙光正入南山色,氣勢遙連北闕春。 莫見繁華只如此,暗中還換往來人。

紫騮馬
渥窪奇骨本難求,況是豪家重紫騮。膘大宜懸銀壓胯, 力渾欺著玉銜頭。生獰弄影風隨步,踥蹀沖塵汗滿溝。若遇丈夫能控馭,任從騎取覓封侯。   

問古
大底榮枯各自行,兼疑陰騭也難明。無門雪向頭中出, 得路雲從腳下生。深作四溟何浩渺,高為五嶽太崢嶸。都來總向人間看,直到皇天可是平。    

豪家
石甃通渠引禦波,綠槐陰堣重J家。地衣鎮角香獅子, 簾額侵鉤繡避邪。按徹清歌天未曉,飲回深院漏猶賒。四鄰池館吞將盡,尚自堆金為買花。   

陳宮
臨春高閣擬瀛洲,貪寵張妃作勝遊。更把江山為己有, 豈知台榭是身讎。金城暗逐歌聲碎,錢甕潛隨舞勢休。誰識古宮堪恨處,井桐吟雨不勝秋。   

送友人罷舉授南陵令
共言愁是酌離杯,況值弦歌枉大才。獻賦未為龍化去, 除書猶喜鳳銜來。花明驛路燕脂暖,山入江亭罨畫開。莫把新詩題別處,謝家臨水有池台。    

投知己
爐中九轉煉雖成,教主看時亦自驚。群嶽並天先減翠, 大江臨海恐無聲。賦歸已罷吳門釣,身老仍拋楚岸耕。唯有太平方寸血,今朝盡向隗台傾。  

牡丹
拆妖放豔有誰催,疑就仙中旋折來。圖把一春皆占斷, 固留三月始教開。壓枝金蕊香如撲,逐朵檀心巧勝裁。好是酒闌絲竹罷,倚風含笑向樓臺。    

春遊
選勝逢君敘解攜,思和芳草遠煙迷。小梅香媔斃a囀, 垂柳陰中白馬嘶。春引美人歌遍熟,風牽公子酒旗低。早知有此關身事,悔不前年住越溪。   

仙掌
萬仞連峰積翠新,靈蹤依舊印輪巡。何如捧日安皇道, 莫把回山示世人。已擘峻流穿太嶽,長扶王氣擁強秦。為餘勢負天工背,索取風雲際會身。
  

燕子
不知大廈許棲無,頻已銜泥到座隅。 曾與佳人並頭語,幾回拋卻繡工夫。  

奉和春日玩雪
北闕同雲掩曉霞,東風春雪滿山家。 瓊章定少千人和,銀樹先開六出花。

獨坐吟
客愁不盡本如水,草色含情更無已。 又覺春愁似草生,何人種在情田堙C  

採茶歌(一作紫筍茶歌)
天柱香芽露香發,爛研瑟瑟穿荻篾。太守憐才寄野人, 山童碾破團團月。倚雲便酌泉聲煮,獸炭潛然虯珠吐。看著晴天早日明,鼎中颯颯篩風雨。老翠看塵下才熟,攪時繞箸天雲綠,耽書病酒兩多情,坐對閩甌睡先足。洗我胸中幽思清,鬼神應愁歌欲成。   

貴公子行
階前莎球綠不卷,銀龜噴香挽不斷。亂花織錦柳撚線, 妝點池台畫屏展。主人公業傳國初,六親聯絡馳朝車。鬥雞走狗家世事,抱來皆佩黃金魚。卻笑儒生把書卷,學得顏回忍饑面。  

吹笙歌
信陵名重憐高才,見我長吹青眼開。便出燕姬再傾醑, 此時花下逢仙侶。彎彎狂月壓秋波,兩條黃金f8黃霧。逸豔初因醉態見,濃春可是韶光與。纖纖軟玉捧暖笙,深思香風吹不去。檀唇呼吸宮商改,怨情漸逐清新舉。岐山取得嬌鳳雛,管中藏著輕輕語。好笑襄王大迂闊,曾臥巫雲見神女。銀鎖金簧不得聽,空勞翠輦沖泥雨。  

詠手
一雙十指玉纖纖,不是風流物不拈。鸞鏡巧梳勻翠黛, 畫樓閑望擘珠簾。金杯有喜輕輕點,銀鴨無香旋旋添。因把剪刀嫌道冷,泥人呵了弄人髯。 


「為他人作嫁衣裳」   (司徒華 - 竦聽荒雞)

一些詩詞名句,成為了典故、成語或慣用語。倘不知道其出處,或會未能透徹了解含義,或會誤用。

本文的題目,便是出自晚唐詩人秦韜玉的七律《貧女》。該詩全首如下:蓬門未識綺羅香,擬托良媒益自傷。誰愛風流高格調,共憐時世儉梳妝。敢將十指誇針巧,不把雙眉鬥畫長。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

註釋。蓬門:蓬草編織的門,比喻貧窮人家。綺羅:綾羅綢緞,比喻富貴之家的生活。益:更加。

傷:哀傷。風流:指品格嫻淑、行為高潔。儉:儉與「險」字通,高也;高髮髻是唐朝女子的流行打扮。畫長:把雙眉畫長,是唐朝貴族婦女慣常的化妝。壓金線:用金線去為富貴女子刺綉造出嫁的服裝。

語譯。我是一個出身於貧窮人家的女子,從來沒有接觸過豐裕的生活,不知道富有人家是怎樣過活的。在這個階級森嚴的社會,婚姻講究門當戶對,我想找一個好媒人為我找一戶好婆家也做不到,只好暗自更加哀傷。有哪一個人會愛貧家女子的嫻淑品格和高潔行為呢?現時的社會,都只追求那些梳高髻的貴族女子。我敢自誇有十隻靈活的手指,能造其精美的刺繡和衣裳;但卻不願把眉毛畫得長長,和那些貴族女子比美。我心懷幽憤,年年都艱辛地用金線去刺繡和造衣裳,但都是為那些貴族女子作出嫁的嫁妝,從來沒有一件是屬於自己的。我什麼時候才出嫁呢?

這首詩,雖然說的是貧女,其實是說詩人自己的命運。秦韜玉曾中進士,由於當時社會黑暗,官場講究出身和關係,而他偏偏對這些現象抗拒,看不過眼,因而仕途殊不順暢。《貧女》詩中所說: 「誰愛風流高格調」、「敢將十指誇針巧」,就是比喻自己的高尚品格和真才實學; 「共憐時世儉梳妝」、「不把雙眉鬥畫長」,就是諷刺當時的社會高層勾結的敗壞風氣。

「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就是形象地說出自己不幸的命運。全首是貧女的獨白,其實是詩人的控訴。

秦韜玉以七律見長,現存詩約三十多首,語言清新,風格剛健,多揭露諷刺時弊。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