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愛書堂詩詞選讀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清 - 黃仲則   詞 清 - 黃仲則   詩 清 - 吳梅村 唐 - 李商隱
唐 - 岑參 宋 - 晏殊 宋 - 張先 近代 - 劉伯端 近代 - 黃侃 近代 - 劉逸生
近代 - 潘蘭史 唐 - 竇鞏 宋 - 歐陽修 唐 - 王昌齡 唐 - 劉禹錫 宋 - 陸游
宋 - 蘇軾 明 - 楊慎(廿一史彈詞) 明- 楊慎(升庵樂府) 明 - 王夫之 唐  - 秦韜玉 近代 - 梁寒操
唐 - 韋莊 唐 - 温庭筠 宋 - 辛棄疾 清 - 納闌性德 宋 - 姜夔 清 - 陳曾壽
近代 - 郁曼佗 近代 - 顧佛影 近代 - 豐子愷 金 - 元好問 近代 - 鄧芬 清 - 龔定庵
清 - 俞樾 宋 - 晏幾道 清 - 朱彝尊 宋 - 陸游 晉 - 陶淵明詩選 近代 - 程千帆
近代 - 聶紺弩 五代 - 馮延巳        

 

王昌齡

昌齡,字少伯,京兆(今陝西西安市)人,生於聖曆元年(698),約卒於天寶十四載(755)。開元十五年(727)進士 。補校書郎,調汜水尉,遷江寧丞,復貶龍標尉,世稱王江寧或王龍標。後棄官隱居江夏,安史亂起,被殺。
詩與高適,王之渙齊名,尤工絕句。明王世貞
《藝苑巵言》謂"七言絕句,少白與太白爭勝亳釐,俱是神品 。" 胡應麟《詩藪》謂"江寧[長信詞],[西宮曲],[青樓曲],[閨怨],[從軍行]等 ,皆優柔婉麗,意味無窮,風骨內含,精芒外隱,如清廟朱絃,一唱三歎。"
《全唐詩》編存其詩四卷。

聽流人水調子
孤舟微月對楓林,分付鳴箏與客心 。嶺色千重萬重雨,斷絃收與淚痕深。
劉拜山《唐人絕句評注》:孤舟夜泊,正欲聽箏消愁,不期斷絃收雨 ,化作淚痕,使唱者,聽者同深淪落天涯之感。
劉逸生 《唐詩選講》:這是王昌齡在某地 ,很可能就在他貶謫的龍標縣,聽到一羣流放者唱着水調(唐代流行的一種曲子),引起强烈的感觸而寫下來的一首七絕。
這首詩句子的構造很特殊。
分付鳴箏與客心,驟看便不易解;末二句也有點彆扭 。舊體詩由於字數,平仄,押韻等限制,容易束縛思想,詩人為了不使它過分限制自己,於是便在句子結構上打主意,在應該停頓的地方不停頓,或者故意不遵照一般文法,等等,以使自己的思想能夠突圍而出 。或換句話說,能在狹窄的範圍內作較自由的迴翔。
本詩的
分付鳴箏與客心,其實是主語和目的語的倒置。分付,這堿O交付的意思 。從全句來看,其意是客心交付與鳴箏。至於三 ,四兩句,却要這樣安排和補充:嶺色千重萬重雨 ,與斷絃收(時)淚痕(同)深。
王昌齡被貶的龍標(今湖南黔陽縣),當時所謂蠻烟瘴雨之地,所以李白寄王的詩,也有「聞道龍標過五溪 ,我寄愁心與明月」。

從軍行    七首選四
烽火城西百尺樓,黄昏獨上海風秋 。更吹羌笛關山月,無那金閨萬里愁。(獨上一作獨坐,無那一作誰解)
劉拜山《唐人絕句評注》:以雄闊蒼莽之筆,寫思鄉望遠之情 ,末句輕點即止,不作淒苦竭絕之音,自是盛唐氣息。
琵琶起舞換新聲,總是關山隔別情。繚亂邊愁彈不盡 ,高高秋月下長城。(隔別一作離別,彈不盡一作聽不盡,下長城一作照長城。)
劉拜山
《唐人絕句評注》:結句即景寓情,蒼涼無盡,征戍無已。邊愁難遣之意,皆包蘊其中。
劉逸生 《唐詩選講》:唐代的邊塞詩是內容複雜的 ,有意氣昂揚的一面,也有情緒沉鬱的一面,也有反戰的呼聲。這些都是那個時代複雜的現實生活的反映。王翰的涼州詞反映了意氣昂揚的一面 ,而王昌齡這首從軍行則反映了另外一面。
王昌齡的七絕,明代批評家稱為神品,認為可以和李白的並駕齊驅。他是盛唐的著名詩人,七絕的成就很高。歷來的詩選家,不選七絕便罷,要選唐人的七絕,王昌齡的作品是不會落選的 。他尤其善於寫作邊塞詩。像這一首七絕,只是抓住守衛邊塞的軍士生活中的一個片斷,一個鏡頭;而當時邊塞軍士生活的枯燥乏味和思想上的苦悶無聊,就在人們的眼底躍然活現 ,實在不愧為高超的手筆。

青海長雲暗雪山,孤城遙望玉門關。黃沙百戰穿金甲 ,不破樓蘭終不還。(玉門關一作雁門關,終不還一作竟不還)
劉拜山《唐人絕句評注》:樓蘭不破,終無歸日,回望玉關 ,百戰何辭。語意亦極豪宕,未可以怨憤視之。
大漠風塵日色昏,紅旗半卷出轅門。前軍夜戰洮河北 ,已報生擒吐谷渾。
劉拜山《唐人絕句評注》:前君告捷,凱旋可期,筆酣墨舞 ,一掃淒怨之音。

采蓮曲
荷葉羅裙一色裁,芙蓉向臉兩邊開。亂入池中看不見 ,聞歌始覺有人來。
鍾惺《唐詩歸》:從「亂」字,「看」字,「覺」字 ,耳目心三處參錯說出情來,若直作衣服容貌相誇示,則失之遠矣。
吳姬越艷楚王妃,爭弄蓮舟水濕衣。來時浦口花迎入 ,采罷江頭月送歸。

春宮曲
昨夜風開露井桃,未央前殿月輪高。平陽歌舞新承寵 ,簾外春寒賜錦袍。(新承寵一作承新寵)
沈德潛《說詩晬語》:王龍標絕句,深閨幽怨,意旨微茫。「昨夜風開露井桃」一章 ,只說他人之承寵,而己之失寵,悠然可思,此求響於絃指外也。
劉拜山《唐人絕句評注》:首句寫「春」兼喻承寵 ,次句點「宮」兼狀歡樂,皆興而兼比。三句拈出「新」字,反襯舊人。末句力寫「寵」字 ,即暗中托出怨情。

長信秋詞   五首選二  
金井梧桐秋葉黄,珠簾不捲夜來霜 。熏籠玉枕無顏色,卧聽南宮清漏長。(熏一作金,籠一作爐。南宮一作宮中)
劉拜山《唐人絕句評注》:不曰失寵者無顏色,而曰熏籠玉枕 ,較下首玉顏不及寒鴉,語尤蘊藉。
奉帚平明秋殿開,暫將團扇共徘徊。玉顏不及寒鴉色 ,猶帶昭陽日影來。(秋殿一作金殿,共一作暫,共徘徊一作共裴回)
何焯《唐三體詩評》:平明二字中便含日影,秋字起團扇,寒鴉關合平明,寒字仍有秋意,詩律之細如此。
沈德潛《唐詩別裁》:昭陽宮,趙昭儀所居。宮在東方,寒鴉帶東方日影而來,見己之不如鴉也。優柔婉麗,含蘊無窮,使人一唱而三歎。
李鍈《詩法易簡錄》:不得承恩意,直說便無味,借寒鴉,日影為喻,命意既新,措詞更曲。
潘德輿《養一齋詩話》:龍標"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與晚唐人"自恨身輕不如燕,春來猶繞御簾飛",似一副言語,然厚薄遠近 ,大有殊觀。
施補華《峴傭說詩》:"玉顏不及寒鴉色,猶帶昭陽日影來",羨寒鴉羨得妙;"沅湘日夜東流去,不為愁人住少時",怨沅湘怨得妙 ,可悟含蓄之法。
據全唐詩卷143,補餘三首
高殿秋砧響夜闌。霜深猶憶御衣寒。銀燈青瑣裁縫歇 ,還向金城明主看。
真成薄命久尋思,夢見君王覺後疑。火照西宮知夜飲,分明複道奉恩時。
長信宮中秋月明,昭陽殿下擣衣聲。白露堂中細草跡,紅羅帳堣ㄢ荓﹛C
 

西宮春怨
西宮夜靜百花香,欲卷珠簾春恨長。斜抱雲和深見月 ,朦朧樹色隱昭陽。(西宮一作空宮,深見月一作渾見月,朦朧一作朧朧)
敖英《唐詩絕句類選》:胡元瑞(應麟)謂(絕句)李(白)寫景入神,王言情造極。予謂宮怨之作,主於抒情 ,要在情景融合。二人各兼其妙,第太白意盡語中,王意含蓄耳。
劉拜山《唐人絕句評注》:珠簾不捲,不忍見他人承恩處也。然猶於簾內隱約望見之者 ,不能真箇忘情也。寫來纏綿悱惻,所謂怨而不怒之作。

西宮秋怨
芙蓉不及美人妝,水殿風來珠翠香。却恨含啼掩秋扇 ,空懸明月待君王。(却恨一作誰分,又作誰問,又作卻恨含情)
楊慎《升庵詩話》:司馬相如長門賦"懸明月以自照兮,徂清夜于洞房"此用其語。

青樓曲二首選一
白馬金鞍從武皇,旌旗十萬宿長楊。樓頭少婦鳴箏坐 ,遙見飛塵入建章。
王夫之《薑齋詩話》:想知少婦遙望之情以自矜得意,此善於取影者也。
黃叔燦《唐詩箋注》:白馬金鞍,少年得意,鳴箏獨坐,閨閣鍾情,却聯以遙見二字,正如迦葉拈花,世尊微笑,說破便不是。
潘德輿《養一齋詩話》:此詩兩首,極寫富貴景色,絕無貶詞,而彼時淫奢之失,武事之輕,田獵之荒。爵賞之濫,無不一一從言外會得,真絕調也。
劉拜山《唐人絕句評注》:白馬金鞍,侍從出入,夫婿貴近可知,然從獵方歸 ,又隨入值,樓頭少婦,徒望飛塵,亦將何以為情?寫來似喜似怨,可謂善摹難寫之情矣。

青樓怨
香幃風動花入樓,高調鳴箏緩夜愁。腸斷關山不解說 ,依依殘月下簾鈎。
劉拜山《唐人絕句評注》:春暮懷人,斷腸不寐,却怨鳴箏不解事 ,語曲情深,是龍標本色。

閨怨
閨中少婦不知愁,春日凝妝上翠樓。忽見陌頭楊柳色 ,悔教夫壻覓封侯。
陳繼儒《唐詩三集合編》:以不知愁,故能凝妝;因見柳色而念及夫壻,真得卷耳,草蟲遺意。
宋宗元《網師園唐詩箋》:不知,忽見四字,為通首關鍵。
俞樾《湖樓筆談》:王昌齡詩"閨中少婦不知愁"云云,以見春色之感人者深也。李太白詩"牀前明月光"云云,以見月色之感人者深也 。蓋欲言其感人之深,但言如何相感,則雖深仍淺矣。以無情言情則情出,以無意寫意則意真,知此者可以言詩乎。
劉拜山凝妝上承不知愁,下起忽然之悔,使轉折處含蓄有力。

芙蓉樓送辛漸
寒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陽親友如相問 ,一片冰心在玉壺。
劉拜山《唐人絕句評注》:此章贈別,並寄語親友。殷潘《河嶽英靈集》:謂昌齡晚節不矜細行 ,頗騰物議。冰心,玉壺之句,殆用以雪謗也。
丹陽城南秋海陰,丹陽城北楚雲深。高樓送客不能醉 ,寂寂寒江明月心。
李鍈《詩法易簡錄》:此首律中帶古,音節甚別亦甚雅,世人徒誦前首,而此首竟多未知者,何耶?
劉拜山《唐人絕句評注》:此章專寫餞別情景,未句以寒江明月作比,離情別緒 ,悠然言外。

送魏二
醉別江樓橘柚香,江風引雨入舟涼。憶君遙在瀟湘月,愁聽清猿夢堛齱C(瀟湘月一作瀟湘上 ,又一作湘山月。)

送柴侍御
流水通波接武岡,送君不覺有離傷。青山一道同雲雨 ,明月何曾是兩鄉。(流水通波一作沅水通流。)
劉拜山《唐人絕句評注》:即王勃"海內存知己 ,天涯若比鄰。無為在岐路,兒女共沾巾"之意,而青山,明月二句,情味尤為綿邈。

重別李評事
莫道秋江離別難,舟船明日是長安。吳姬緩舞留君醉 ,隨意青楓白露寒。
王世貞《藝苑巵言》:王少伯"吳姬緩舞留君醉,隨意青楓白露寒。",緩字與隨意字照應 ,是句眼,甚佳。
劉拜山《唐人絕句評注》:別在明朝,留在今宵,而今宵之緩舞延歡,正為明朝之遠別 。如此措意,特見纆綿深至。

(下選自全唐詩卷143)

留別郭八
長亭駐馬未能前,井邑蒼茫含暮煙。醉別何須更惆悵,回頭不語但垂鞭 。(但一作便)

送竇七
清江明月傍林秋,波上熒熒望一舟。鄂渚輕帆須早發 ,江邊明月為君留。

出塞兩首選一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 ,不教胡馬度陰山。

蕭駙馬宅花燭
青鸞飛入合歡宮,紫鳳銜花出禁中。可憐今夜千門 ,銀漢星回一道通。(千門一作千家,星回一作星槎)

寄穆侍御出幽州
一從恩譴度瀟湘,塞北江南萬里長。莫道薊門書信少 ,雁飛猶得到衡陽。

李四倉曹宅夜飲
霜天留後故情歡,銀燭金爐夜不寒。欲問吳江別來意 ,青山明月夢中看。(留後一作留飲,別來意一作別來處)

龍標夜宴
沅溪夏晚足涼風,春酒相攜就竹叢。莫道絃歌愁遠謫 ,青山明月不曾空。

梁苑
梁園秋竹古時煙,城外風悲欲暮天。萬乘旌旗何處在 ,平臺賓客有誰憐。

別李浦之京
故園今在灞陵西,江畔逢君醉不迷。小弟鄰莊尚漁獵 ,一封書寄數行啼。

送薛大赴安陸
津頭雲雨暗湘山,遷客離憂楚地顏。遙送扁舟安陸郡 ,天邊何處穆陵關。

別陶副使歸南海
南越歸人夢海樓,廣陵新月海亭秋。寶刀留贈長相憶,當取戈船萬戶侯。

送人歸江夏
寒江綠水楚雲深,莫道離憂遷遠心。曉夕雙帆歸鄂渚,愁將孤月夢中尋。(寒江一作寒天)

盧溪別人
武陵溪口駐扁舟,溪水隨君向北流。行到荊門上三峽,莫將孤月對猿愁。

送姚司法歸吳
吳掾留觴楚郡心,洞庭秋雨海門陰。但令意遠扁舟近,不道滄江百丈深。(近一作送)

送高三之桂林
留君夜飲對瀟湘,從此歸舟客夢長。嶺上梅花侵雪暗,歸時還拂桂花香。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