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愛書堂詩詞選讀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清 - 黃仲則   詞 清 - 黃仲則   詩 清 - 吳梅村 唐 - 李商隱
唐 - 岑參 宋 - 晏殊 宋 - 張先 近代 - 劉伯端 近代 - 黃侃 近代 - 劉逸生
近代 - 潘蘭史 唐 - 竇鞏 宋 - 歐陽修 唐 - 王昌齡 唐 - 劉禹錫 宋 - 陸游
宋 - 蘇軾 明 - 楊慎(廿一史彈詞) 明- 楊慎(升庵樂府) 明 - 王夫之 唐  - 秦韜玉 近代 - 梁寒操
唐 - 韋莊 唐 - 温庭筠 宋 - 辛棄疾 清 - 納闌性德 宋 - 姜夔 清 - 陳曾壽
近代 - 郁曼佗 近代 - 顧佛影 近代 - 豐子愷 金 - 元好問 近代 - 鄧芬 清 - 龔定庵
清 - 俞樾 宋 - 晏幾道 清 - 朱彝尊 宋 - 陸游 晉 - 陶淵明詩選 近代 - 程千帆
近代 - 聶紺弩 五代 - 馮延巳        

 

龔定庵 

詩選 頁:  1.  2.  3.  4.  5.      詞選 頁:  1.   (書影)  古今體詩   己亥雜詩(全)   無著詞

亥雜詩   選

其二百一十
繾綣依人慧有餘,長安俊物最推渠。故侯門第歌鐘歇,猶辦晨餐二寸魚。
憶北方獅子貓。

這是一首咏物詩,借獅子貓揭露達官貴人奢侈腐化的生活,並給那些搖尾乞憐,依附權貴的高等奴才畫像。同時筆筆寫人,比喻貼切,諷刺辛辣,揭露痛快淋漓。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二百一十一
萬綠無人嘒一蟬,三層閣子俯秋烟。安排寫集三千卷,料理看山五十年。
欲寫全集清本數十份,分貯友朋家。

詩作於江蘇昆山,當時正在料理隱居之所羽琌山館。詩中表示要整理寫定自己的全集,安心隱居到底。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二百一十四
男兒解讀韓愈詩,女兒好讀姜夔詞。一家倘許圓鷗夢,晝課男兒夜女兒。
時眷屬尚留滯北方。近人郭頻伽畫鷗夢圓圖,予亦仿之。

這是定庵在家鄉獨居時憶念留在北京的兒女而作。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其二百一十五
倘容我老半鋤邊,不要公卿寄俸錢。一事避君君匿笑,劉郎才氣亦求田。
儉歲,有鬻田六畝者,予願得之。友人來問此事。

其二百一十七
迴腸蕩氣感精靈,座客蒼凉酒半醒。自別吳郎高詠減,珊瑚擊碎有誰聽。
曩在虹生座上,酒半,詠宋人詞,嗚嗚然。虹生賞之,以為善於頓挫也。近日中酒,即不能高詠矣。

定庵有狂氣,當朗誦詩歌時,高聲亢調,頗為驚人。他的《己亥六月重過揚州記》云:"入市求熟肉,市聲喧,得肉,館人以酒一瓶,蝦一筐餽。醉而歌,歌宋元長短句樂府 ,俯首嗚嗚,驚對岸女夜起,乃止。"可見平日狂態。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其二百二十一
西墙枯樹態縱橫,奇古全憑一臂撑。烈士暮年宜學道,江關詞賦笑蘭成
作者歌頌枯樹縱橫不拘的雄偉姿態和奇古挺拔的剛毅氣質,並領悟到英烈之士,時值暮年,更應學好人生哲理,保持雄心壯志。此詩一反庾信《枯樹賦》的蕭瑟蒼凉情調。

曹操,《龜雖壽》:"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庾信在周,常有鄉關之思,乃作《哀江南賦》:"將軍一去,大樹飄零,壯士不還,寒風蕭瑟。提挈老幼,關河累年。"蘭成,庾信小字。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二百三十一
九流觸手緒縱橫,極動當年炳燭情。若使魯戈真在手,斜陽只乞照書城。

炳燭,點亮蠟燭。     魯戈,魯陽公與韓構難(交戰),戰酣日暮,援戈而揮之,日為之反三舍(三十里為一舍)。《淮南子-覧冥訓》。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二百四十五
豆寇芳温啓瓠犀,傷心前度語重提。牡丹絕色三春暖 ,豈是梅花處士妻。
己亥九月二十五日,重到袁浦。十月六日渡河去。留浦十日,大抵醉夢時多醒時少也。統名之曰寐詞。

定庵於九月十五日離開羽琌山館,北上迎接妻兒南歸。他又經過清江浦,再見到妓女靈簫,又寫了三十多首詩,他自稱都是夢囈的話,也可見其內容。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其二百五十二
風雲才略已消磨,甘隸妝台伺眼波。為恐劉郎英氣盡,卷帘梳洗望黃河。

作者離都南歸時,於本年五月十二日抵清江浦(即淮浦,又稱袁浦),逗留期間,遇妓女靈簫。此次北上迎眷,重過清江浦,與靈簫相晤,逗留十日,寫了二十七首詩(二四五首起,二七一首訖),其二四五首自注云:"九月二十五日 ,重到袁浦,十月六日,渡河去。留浦十日,大抵醉夢時多,醒時少也,統名之曰《寱詞》(寱同囈)。"此乃二十七首中之一,從這首詩中,可知作者在失意後眷戀美色的苦衷 ,亦可知靈簫是一個有才志的女子。她唯恐作者英氣消盡,而不時加以激勵啓示。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二百六十六
青鳥銜來雙鯉魚,自緘紅淚請迴車。六朝文體閑徵遍,那有蕭娘謝罪書。

其二百七十四
明知此浦定重過,其奈尊前百感何。亦是今生未曾有,滿襟清淚渡黄河。

定庵和靈簫這回聚會,鬧了一些彆扭,定庵便不辭而別,繼續向北進發。走了一段路,他又强烈地懷念起來。於是又寫了一首詩託人帶給靈簫。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其二百七十六
少年雖亦薄湯武,不薄秦皇與武皇。設想英雄垂暮日,温柔不住住何鄉。

作者離清江浦北上,仍眷戀着靈簫,在《寱詞》之後,一連有七首詩(二七二至二七八),或思念或寄贈,皆與靈簫有關,此首即其中,為"順河集又題壁三首"其二 。這首詩回顧自己少年之時,鄙薄儒家道統,却不鄙棄秦始皇,漢武帝的雄才武功,立志建功創業,但蹉跎失志,無可奈何,只有流連聲色,以作慰借。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二百七十九
此身已作在山泉,涓滴無由補大川。急報東方兩星使,靈山吐溜為糧船。
時東河總督檄問泉源之可以濟運者,吾友汪孟慈户部董其事。銅山縣北五十里柳泉,泉湧出,滕縣西南百里曰大泉,泉懸出,吾所目見也。詩寄孟慈 ,並寄徐鏡溪工部。

這首詩作於北上迎眷途中,借答有司詢問泉源水利之事,感慨自己被棄置的身世。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二百九十一
詩格摹唐字有棱,梅花官閣夜餿冰。一門鼎盛親風雅,不似蒼茫杜少陵。
王秋垞大堉蒼茫獨立圖。

這首詩為題王大堉《蒼茫獨立圖》之作,寫於北上迎眷經山東曲阜之時。王大堉作此圖,引杜甫凄凉蒼茫的身世和詩風以自况。作者認為王氏引喻不當 ,他的詩刻意模擬唐人,極為精巧,且温柔敦厚,多盛世之音,與杜甫的身世和詩風絕不相類。此詩反眏了作者與正統詩壇針鋒相對的詩歌主張。作者則主張詩歌應揭露矛盾 ,批評現實,抒發不平和的感慨,具有杜詩那種反映世上瘡痍,民間疾苦的凄凉蒼茫的風格。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二百九十八
九邊爛熟等雕蟲,遠志真看小草同。枉說健兒身手在,青燈夜雪阻山東。

定庵北上,一路在半途耽擱,離開曲阜以後,就碰上一場大雪,不能不停下來。本詩就是寫這情况。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其三百
房山一角露崚嶒,十二連橋夜有冰。漸近城南天尺五,迴燈不敢夢觚稜。
兒子書來,乞稍稍北,乃進次於雄縣,又請,乃又進次於固安縣。

定庵到了直隸(今河北省)任丘縣,離北京還有三百多里路程,就暫住下來,叫僕人帶信給妻子,囑她携兒女出都。不久,兒子龔橙回信,請他再向北走,定庵於是北進到雄縣 ,又接到兒子來信,請他再北走,他又北進到了固安縣。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其三百零七
從此青山共鹿車,斷無隻夢墮天涯。黄梅淡冶山礬靚,猶及雙清好到家。
眷屬於冬至後五日出都。

己亥年農曆十一月廿二日,定庵幾歷艱辛,把妻兒從北京接了出來,一同南返家鄉,十二月底回到昆山羽琌山館,結束了這一年南來北往的行程。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其三百一十五首
吟罷江山氣不靈,萬千種話一燈青。忽然擱筆無言說,重禮天台七卷經。

這是 《己亥雜詩》的最後一首。從第一首感慨萬端,"不奈卮言夜湧泉",到這一首"忽然擱筆無言說",表明作者雖執着於理想 ,但終於無可奈何,只有皈依佛教,以求解脫。
"吟罷"二句,是說吟完這組詩,江山仍無生氣,寫下千言萬語,空對一燈青熒。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小游仙詞十五首   選二

吳昌綬定庵先生年譜:"(道光元年)夏,考軍機章京,未錄,賦《小游仙》十五首,遂破戒作詩。"定庵在《干祿新書自序》中也提到:"龔自珍中禮部試..........考軍機處不入直 。"清道光元年(1821)定庵三十歲,在內閣充國史館校對官。從嘉慶二十三年(1818)考中舉人後,二十四,二十五兩年應進士考試都告失敗,本年轉考軍機章京 ,不料仍然落選。因此作者借用游仙體裁,隱約發露此事,既談掌故,也抒感慨。詩中出現的玉女,仙官,仙姨,湘君等等,都是影射軍機大臣或軍機章京。由於作者的祖父褆身,父親麗正 ,都曾任軍機章京,所以有關軍機處的軼聞掌故,作者寫來都有所根據,絕非憑空杜撰。從前有人說《游仙詩》是艷情之作,那是亳無根據的。

原第十首
仙家雞犬近來食,不向淮王舊宅飛。却踞金床作人語,背人高坐著天衣。

這首詩諷刺內閣中書或六部部曹考入軍機處以後,立刻顯出一副高人一等的神氣。     仙家雞犬,葛洪神仙傳:"淮南王白日升天,餘藥器置中庭 ,雞犬舐啄之,盡得升天。故雞鳴天上,犬吠雲中也。"

原第十五首
眾女娥眉自尹邢,風鬟霧鬢覺伶俜。捫心半夜清無寐,愧負銀河織女星。

這首詩暗指自己軍機考試失敗。第一句說,許多人都能考上,有如尹,邢鬥艷。第二句說,只有自己孤獨憔悴,淪落人間。第三,四句透露慚愧之意。大抵當時有人勸他考選軍機 ,結果這番好意却辜負了。     尹邢,史記 - 外戚世家:"武帝時 ,尹夫人與邢夫人同時並幸,有詔不得相見。"     愧負銀河織女星,李商隱海客:"海客乘槎上紫氛 ,星娥罷織一相聞。只應不憚牽牛妒,聊用支機石贈君。"《集林載:"有人尋河源,見婦人浣紗 ,問之,曰:此天河也。乃與一石而歸。問嚴君平,君平曰:此織女支機石也。"作者暗用李商隱詩意,說織女雖然 送給自己一塊支機石,可惜自己無法藉此登仙,深感辜負了她的一番好意。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三別好詩   三首選一
莫從文體問高卑,生就燈前兒女詩。一種春聲忘不得,長安放學夜歸時。
右題吳駿公梅村集。

對於清代人的文章,定庵自稱特別喜愛三個人。就是吳偉業(梅村)的詩,方舟(百用)的八股文章和宋大樽(左彝)的《學古集》。他認為自己的學問絕不是由這三人得來,但因自糼就誦讀他們的詩文 ,因此一直無法捨棄。其中吳詩更是由母親口授,每一誦讀,就記起兒時依偎膝下的情景。

漫感
絕域從軍計惘然,東南幽恨滿詞箋。一簫一劍平生意,負盡狂名十五年。

道光三年(1823),定庵三十二歲。是年六月,刊定無著詞,懷人館詞,影事詞,小奢摩詞四種。這首詩可能是刊定詞集以後抒寫自己的感想。

夜坐二首
春夜傷心坐畫屏,不如放眼入青冥。一山突起丘陵妒,萬籟無言帝座靈。塞上似騰奇女氣,江東久隕少微星。平生不蓄湘纍問 ,喚出姮娥詩與聽。
沉沉心事北南東,一睨人才海內空。壯歲始參周史席,髫年惜墮晉賢風。功高拜將成仙外,才盡回腸蕩氣中。萬一禪關砉然破,美人如玉劍如虹。

道光三年(1823),定庵在北京,準備參加癸末科會試。這兩首詩寫於這一年春天。詩媮繻驦ㄗ鴠L上年遭受朝廷中某貴人造謠打擊的事。作者對此既投以鄙視 ,更表示要堅持自己的革新主張。

咏史
金粉南朝十五州,萬重恩怨屬名流。牢盆狎客操全算,團扇才人踞上游。避席畏聞文字獄,著書都為稻梁謀。田橫五百人安在,難道歸來盡列侯。

這首詩在定庵自編《破戒草》中,繫於道光五年(1825)。從前有人認為它是"惜曾賓谷中丞燠之罷官"。王文濡校編本有注云:"忠州李芋仙(按 ,李士棻)言:曾(燠)為鹽政時,有孝廉某謁之,冀五百金不得。某恚,授以詩曰:破格用人明主事,暮年行樂老臣心。上句謂其諂和珅得進,下句謂其日事荒宴。言官以此事上聞 ,曾遂得罪永廢。"但查《清史列傳 - 曾燠傳》,曾燠於道光二年授兩淮鹽政,仍准用二品頂戴。至道光六年四月,被召回京。道光皇帝責其"一味因循了事,著以五品京堂候補,以示薄懲。"則作者寫此詩時 ,曾燠還未被召回京,顯非"惜其罷官"而作,而且這首詩所指斥的範圍頗廣,亦不似專為曾氏一人。

秋心   三首

道光六年(1826),定庵三十五歲。這年春天,他同魏源一起參加丙戌科會試,一同落第。這是他第五次會試失敗。對於清王朝利用科舉制度壓抑人材,有更深刻的感受。又這年夏天 ,定庵的朋友謝階樹,陳沆相繼逝世 ; 擅長西北地理的程同文逝世後,定庵本年也有詩哀悼。這些悲涼的心情都反映在這三首詩中。

秋心如海復如潮,但有秋魂不可招。漠漠
鬱金香在臂 ,亭亭古玉佩當腰。氯寒西北何人劍,聲滿東南幾處簫。斗大明星爛無數,長天一月墜林梢。

這首詩悼念亡友,慨嘆淪落,包含內容較廣。"秋心如海",暗指所涉想的廣大 ; "秋心如潮",又可見情感的激烈。然而好友逝去,"秋魂"不可復招,徒然想起他們的優美品德,"漠漠鬱金",同自己的"亭亭玉珮"交相輝映 。"氣寒西北",是關心研究西北邊情的人,此中有作者自己,有好友魏源,還有已逝的程同文。"聲滿東南",是以詩詞發抒感慨的朋友 ,也包括自己在內。這一年作者和魏源在會試中失敗,正如長天一月,落在林梢。反觀那些斗筲之徒 ,無非是"斗大明星",却燦然空中,志得意滿。作者滿胸悲憤,真有無從訴說之感。

忽筮一官來闕下,眾中俯仰不材身。新知觸眼春雲過,老輩填胸夜雨淪。天問有靈難置對,陰符無效勿虛陳。曉來客籍差誇富 ,無數湘南劍外民。

這一首是述說自己當前的處境:做一個毫無作為的小官,整天面對着庸俗不堪的官場人物,不能不使自己强烈懷念已逝的前輩。滿腹改革的志願,完全無法施展 ,積累了種種疑問,誰也不能夠替自己解答。在官場混了六七年,簡直一無所得,唯一值得安慰的,是還有不少窮朋友遠道而來,讓自己這座客廳不致寂寞而已。

我所思兮在何處,胸中靈氣欲成雲。槎通碧漢無多路,土蝕寒花又此墳。某山某水迷姓氏,一釵一佩斷知聞。起看歷歷樓台外 ,窈窕秋星或是君。

滿腔抱負,原想噓氣成雲,建功立業但上天的路子既不多,人生的壽命也有限,倒不如回到無名山水之間,沉埋姓氏,斷絕知聞,化成窈窕的秋星,遠離鬧市樓台,也就完了。這一段話 ,概括的不止一人一事,既有作者將來的影子,也有朋友們現在的處境。詩中透露的情緒悲涼慘淡,是作者在異常惡劣的環境中浮現出來的。它固然是消極的 ,但何嘗又不是一種控訴。

釋言   四首之一
東華環顧愧羣賢,悔著新書近十年。木有文章曾是病,蟲多言語不能天。略耽掌故非匡濟,敢侈心期在簡編。守默守雌容努力 ,毋勞上相損宵眠。

此題原有四首,僅存一首。從內容看,可能當時有個內閣大學士對龔自珍發表的政治議論表示不滿,於是龔氏寫了釋言》作答。《國語-晉語》:"驪姬使奄楚以環,釋言 。" 注: 釋言,以言自解釋也。"

歌筵有乞書扇者
天教偽體領風花,一代人材有歲差。我論文章恕中晚,略工感慨是名家。

定庵對於當時流行的戲劇,曲藝,因其內容惡俗,文字下劣,極表不滿,在己亥雜詩(第一百零三首)中曾加以抨擊 。此詩所涉及的,又不止於戲劇,曲藝,而是痛感時下的文藝作品,格調越趨越下,感情越來越虛偽,正如杜甫曾經指斥過的"偽體",因借歌筵上有人請求寫扇面的機會 ,抒發自己的憤懣。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龔自珍(定庵)兩首寫蘇州 的七絕詩。蘇州是人文薈萃的古城,二千多年前,在這堿ˍD的人物,如吳王夫差,越王勾踐,伍子胥,西施,范蠡這些歷史人物,直到近代的許多美人名士 ,確實令人神往。

燈痕紅似小紅樓,似水年華似水秋。豈但此情柔似水,吳音還比水般柔。
鳳泊鸞飄別有愁,三生花草夢蘇州。幾家門巷斜陽改,輸與船娘住虎丘。

吳音確實是温柔可聽,有云:寧聽蘇州人相駡,不願聽北方人說話。北方人嗓門大,語音粗。蘇州人說起話來,温柔入味。

(黄苗子 - 蘇州)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