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愛書堂詩詞選讀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清 - 黃仲則   詞 清 - 黃仲則   詩 清 - 吳梅村 唐 - 李商隱
唐 - 岑參 宋 - 晏殊 宋 - 張先 近代 - 劉伯端 近代 - 黃侃 近代 - 劉逸生
近代 - 潘蘭史 唐 - 竇鞏 宋 - 歐陽修 唐 - 王昌齡 唐 - 劉禹錫 宋 - 陸游
宋 - 蘇軾 明 - 楊慎(廿一史彈詞) 明- 楊慎(升庵樂府) 明 - 王夫之 唐  - 秦韜玉 近代 - 梁寒操
唐 - 韋莊 唐 - 温庭筠 宋 - 辛棄疾 清 - 納闌性德 宋 - 姜夔 清 - 陳曾壽
近代 - 郁曼佗 近代 - 顧佛影 近代 - 豐子愷 金 - 元好問 近代 - 鄧芬 清 - 龔定庵
清 - 俞樾 宋 - 晏幾道 清 - 朱彝尊 宋 - 陸游 晉 - 陶淵明詩選 近代 - 程千帆
近代 - 聶紺弩 五代 - 馮延巳        

 

龔定庵 

詩選 頁:  1.  2.  3.  4.  5.      詞選 頁:  1.   (書影)  古今體詩   己亥雜詩(全)   無著詞

亥雜詩   選

其一百一十八
麟趾褭蹄式可尋,何須番舶獻其琛。漢家平準書難續,且仿齊梁鑄餅金。
知中國有餅金見南史 - 褚彥回傳,又見唐韓偓詩。

隨着與外國通商,外國的銀幣也隨之流入。由於銀幣使用比銀元寶和零散銀塊都方便,外國銀幣便在市場上大為流行。定庵有鑒於此,便提出由政府自鑄銀圓的建議。     麟趾,褭蹄(褭,馬名),謂漢代鑄造過的金幣形式。   平準書,司馬遷《史記》堶悸漱@章 ,記載漢代財政經濟方面的史實。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其一百二十三
不論鹽鐵不籌河,獨倚東南涕淚多。國賦三升民一斗,屠牛那不勝栽禾。

這詩批評清王朝不注意籌劃關係國計民生的生產,稅收和水利,一味依賴東南漕運,加重搜刮江南人民,致使農業生產凋敝,人民生活困苦,國家經濟危急。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一百二十五
九州生氣恃風雷,萬馬齊瘖究可哀。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
過鎮江,見賽玉皇及風神,雷神者,禱詞萬數。道士乞撰青詞。

在這詩中,作者呼喚風雷般的變革,以期開闢生氣勃勃的新天地。並且明確指出要實現這種變革,所恃在解放人才,否則,繼續實行專制統治,扼殺人才,只能照舊是萬馬齊瘖,死氣沉沉的可悲局面 。     青詞,道教設壇祈禱時用的祝文。用青藤紙朱字,謂之青詞。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一百二十七
漢代神仙玉作堂,六朝文苑李苑李男香。過江弟子傾風采,放學歸來祀衛郎。

清代繼承明代的陋習,"男風"(同性戀)流行於社會上層,官僚及士大夫知識分子,有不少人蓄養孌童,玩弄戲子,不但不加隱諱,還吹噓為"名士風流"。定庵對這種風氣十分反感 。他回到江南,看到官僚富家子弟也學他們父兄的樣,恃財恃勢去玩弄戲子,感慨之餘,寫了這首詩。     李男,指乾隆年間京師寶和部的崑曲旦角李桂官,字秀章。   衛郎,美男子代稱。東晉人衛玠,風神清秀,容貌俊美,被稱為璧人。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其一百二十九
陶潛詩喜說荊軻,想見停雲發浩歌。吟到恩仇心事湧,江湖俠骨恐無多。
舟中讀陶詩三首

作者在歸舟途中讀陶潛詩,寫了三首有感之作。第一首寫陶潛富有愛憎之情,豪俠之氣,並不是一個超然物外,感情淡漠的飄逸之人。當時作者雖辭官歸隱,亦未忘却世情 ,故引以自况。    陶潛有停雲詩 。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一百三十
陶潛酷似卧龍豪,萬古潯陽松菊高。莫信詩人竟平淡,二分梁甫一分騷。

這是舟中讀陶詩有感而作的第二首。長久以來,陶潛被人們披上一件仙衣,打扮成不食人間烟火,與世無爭的高士。而作者却能透過平淡看到其悲憤不平和豪情壯志 。     梁甫,即梁甫吟,騷即離騷。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一百三十一
陶潛磊落性情温,冥報因他一飯恩。頗覺少陵詩吻薄,但言朝叩富兒門。

這是讀陶詩有感而作的第三首。寫陶詩飄灑豪放而又性情温厚。
冥報句,見陶潛
乞食詩 。   朝叩富兒門句,見杜甫奉贈韋左丞丈二十二韻。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一百三十五
偶賦凌雲偶倦飛,偶然閑慕遂初衣。偶逢錦瑟佳人問,便說尋春為汝歸。

這詩回顧從出仕到歸隱的平生經歷,一連用了四個"偶"字,仿佛一切都出於偶然,又好似玩世不恭,但這只是表面現象 ; 透過輕鬆閑適的字面,不難看出作者命不由己,飽嘗人間辛酸的難言深衷。作者如此自我解嘲,正反映他心底愁緒何等難排。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一百三十六
萬卷書生颯爽來,夢中喜極故人回。湖山曠劫三吳地,何日重生此霸才。
夢顧千里有作。憶己丑歲與君書,訂五年相見。君報書云:"敢不忍死以待。"予竟爽約,君以甲午春死矣。

定庵回到江南,寫了十多詩追念已逝的朋友,連龔氏先人墳墓的看墓人,保姆金氏,家中食客,都各寫了悼念或安慰的詩,定庵性情之厚,可以想見。此為記念友人顧廣圻而作。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其一百四十三
温良阿者淚漣漣,能說吾家六十年。見面恍疑悲母在,報恩祝汝後昆賢。
金媼者,嘗保抱予者也。重見於吳中,年八十有七。阿者,出
禮記 - 內則,今本誤為可者,悲母出本生心地觀經

定庵是性格真淳,感情深厚的人。絕非如王國維所說的"其人儇薄無行"。試看他此次南歸,特意去看望他兒時的保姆,並寫詩紀念,便已足見一斑。    
 阿者 ,古代貴族子弟的保姆。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其一百五十三
親朋歲月各蕭閑,情話纏綿禮數刪。洗盡東華塵土否,一秋十日九湖山。

這詩寫歸家後與親朋不拘禮節親切交往,並盡情流連家鄉美麗的湖光山色,一洗官場的風塵和俗氣。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一百七十
少年哀樂過於人,歌泣無端字字真。既壯周旋雜痴黠,童心未復夢中身。

這是一首憤世嫉俗之作。作者追求純真的心靈,真誠的人生,鄙棄現實社會,特別是官場的虛偽狡詐。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一百七十八
兒談梵夾婢談兵,消息都防父老驚。賴是搖鞭吟好句,流傳鄉里只詩名。
到家之日,早有傳誦予出都留別詩者,時有"詩先人到"之謠。   

作者的思想學術頗有突破正統的地方,這也影響到自己的家風。因此他怕這種情况傳到家鄉,驚世駭俗,震動父老。     梵夾,佛經。 "梵夾者,貝葉經也,以板夾之。"見胡三省注資治通鑒-唐紀-懿宗咸通三年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一百八十
科名掌故百年知,海島疇人奉大師。如此奇才終一令,蠹魚零落我歸時。
吊黎見山同年應南,見山順德人,官平陽令,卒於杭州。

這是一首悼友詩,對自己的朋友負有奇才而遭埋沒表示了深切的惋惜,同時對摧殘人才的制度表示了不滿和抗議。     終一令,具有非凡才能的人最終不過做一個縣令。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一百八十二
秋風張翰計蹉跎,紅豆年年擲逝波。誤我歸期知幾許,蟾圓十一度無多。
以下十有六首,杭州有所追悼而作。

己亥雜詩原一百八十二至一百九十七,共十六首 ,自注是"有所追悼而作",王文濡《龔定庵全集》此詩上有眉批云:"或言定庵悼其表妹而作。"只是推測之詞。詩中有"雲英未嫁"句 ,又有"崔徽遺像"句,都是唐代妓女的典故,頗疑所悼的或是一個近似妓女身份或出身妓家的人,但亦苦無旁證。

其一百八十五
嬌小温柔播六親,蘭姨瓊姊各沾巾。九泉肯受狂生譽,藝是針神貌洛神。

其一百八十七
雲英未嫁損華年,心緒曾憑阿母傳。償得三生幽怨否,許儂親對玉棺眠。

其一百八十九
殘絨堆積繡窗間,慧婢商量贈指環。但乞崔徽遺像去,重摹一幀供秋山。

其一百九十
昔年詩卷駐精魂,强續狂游拭涕痕。拉得藕花衫子婢,籃輿仍出湧金門。

其一百九十二
花神祠與水仙祠,欲訂源流愧未知。但向西泠添石刻,駢文撰出女郎碑。

其一百九十五
天將何福予蛾眉,生死湖山全盛時。冰雪無痕靈氣杳,女仙不賦降壇詩。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其二百零九                                    
空山徙倚倦游身,夢見城西閬苑春。一騎傳箋朱邸晚,臨風遞與縞衣人。     顧太清東海漁歌

憶宣武門內太平湖之丁香花一首。

這是一首百多年來爭論不休的詩。由於定庵詩中提到"太平湖之丁香花",引出一段愛情故事,而這愛情故事又引出一宗愛情公案 ,至今仍然有兩派不同意見爭論。

按:這首詩是追憶在京師的一段舊事 。對於此事,後人頗有一些 猜測傳說。有人認為同一個叫顧太清的女人鬧戀愛,此人是滿洲宗室繪貝勒的側室。太平湖丁香花正是指她。如曾樸寫的《孽海花》就有一段描述兩人戀愛的事。又冒廣生(鶴亭)有《記太清遺事詩》六首 ,其六云:"太平湖畔太平街(原注:邸西為太平湖,邸東為太平街),南谷春深葬夜來(原注:南谷,大房山東,貝勒與太清葬處)。人是傾城姓傾國,丁香花發一低徊 。"末兩句暗指其人姓顧,又暗點出龔氏這首詩。

又按:  關於作者和顧太清的關係,雖有上述傳說 ,但也有人替他們進行辯解。孟森《心史叢刊》三集有一篇考辨文章,極力為作者剖白,節錄如下:

"高宗(弘曆)曾孫繪貝勒,名奕繪,號太素道人,著有《明善堂集》。生於嘉慶四年己末,卒於道光十八年戊戌,年四十。有側室曰顧太清,名春,字子春,號太清,世常稱之曰太清春 。工詞翰,篇什為世所寶。太清不但豐於才,貌尤極美。冒鶴亭嘗云:太清游西山,馬上彈鐵琵琶,手白如玉,琵琶黑如墨,見者謂是一幅王嬙出塞圖也。風致可想。

"丁香花公案者,龔定庵先生已亥出都,是年有《已亥雜詩》三百十五首,中一首云:「空山徙倚倦游身..........」世傳定公出都 ,以與太清有瓜李之嫌,為貝勒所仇,將不利焉,狼狽南下。又據是年《雜詩》,至冬再北上迎眷,乃不敢入國門,若有甚不願過闕下者。說者以此益附會其詞,謂有仇家足憚。至道光二十一年 ,定公掌教丹陽,以暴卒於丹陽縣署,或者謂即仇家毒之。所謂丁香花公案,始末如此。

"定公集最隱約不明者,為《無著詞》一卷,又有《游仙》十五首等詩。說者以其為綺語,皆疑及太平提。此事宜逐一辨之。《無著詞》撰於s午,刻於癸未,即作詞必在s午以前 。《游仙》之作在辛巳,自注為考軍機不得而作,當可信。要之作此者在道光初元,至十九年已亥出都。安有此等魔障,亘二十年不敢,而至已亥則一朝翻覆者?定公集所有綺語 ,除蹤迹本不在都門者不計,《無著詞》,《游仙》詩按其年月,皆不當與太平湖有關。惟丁香花一詩,非惟明指為太平湖,且明指為朱邸,自是貝勒府之花,其曰縞 衣人者,《詩》:「縞衣綦巾,聊樂我員」。(引者按,朱熹注:縞衣綦巾,女服之貧陋者。雖貧且陋,而聊可以自樂也。)謂貧家之婦,與朱邸之嬪相對照而言 。蓋必太清曾以此花折贈定公之婦,花為異種,故憶之也。太清與當時朝士眷屬多有往還,於杭州人尤密,嘗為許滇生尚書母夫人之義女,集中稱尚書滇生六兄,有《許滇生司寇六兄見贈銀魚螃蟹詩以致謝》一首 ,時在己亥新年。定公亦杭人,內眷往來,事無足怪。一騎傳箋,公然投贈,無可嫌疑。貝勒卒於戊戌七夕,見集中。時太清已四十歲,蓋與太素齊年。己亥為戊戌之明年,貝勒已歿 ,何謂為尋仇?太清亦已老而寡,定公年已四十八,俱非清狂蕩檢之時。循其歲月求之,真相如此。"此下還有顧太清被嫡子所逼,離開貝勒府事,以與此事無關,從略。

又按: 雪林女士亦有《丁香花疑案再辯》,文甚長,對定庵與顧太清戀愛事亦有剖析,但她又懷疑定庵寫丁香花詩是別有用心,則屬於神經過敏之論。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