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愛書堂詩詞選讀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清 - 黃仲則   詞 清 - 黃仲則   詩 清 - 吳梅村 唐 - 李商隱
唐 - 岑參 宋 - 晏殊 宋 - 張先 近代 - 劉伯端 近代 - 黃侃 近代 - 劉逸生
近代 - 潘蘭史 唐 - 竇鞏 宋 - 歐陽修 唐 - 王昌齡 唐 - 劉禹錫 宋 - 陸游
宋 - 蘇軾 明 - 楊慎(廿一史彈詞) 明- 楊慎(升庵樂府) 明 - 王夫之 唐  - 秦韜玉 近代 - 梁寒操
唐 - 韋莊 唐 - 温庭筠 宋 - 辛棄疾 清 - 納闌性德 宋 - 姜夔 清 - 陳曾壽
近代 - 郁曼佗 近代 - 顧佛影 近代 - 豐子愷 金 - 元好問 近代 - 鄧芬 清 - 龔定庵
清 - 俞樾 宋 - 晏幾道 清 - 朱彝尊 宋 - 陸游 晉 - 陶淵明詩選 近代 - 程千帆
近代 - 聶紺弩 五代 - 馮延巳        

 

龔定庵 

詩選 頁:  1.  2.  3.  4.  5.      詞選 頁:  1.   (書影)  古今體詩   己亥雜詩(全)   無著詞

亥雜詩   選    

其一
著書何似觀心賢,不奈卮言夜湧泉。百卷書成南渡歲,先生續集再編年。

這組詩共315首,全是七言絕句,作於道光十九年(1839年)。是年作者辭官南歸,於四月二十三日離開北京,七月九日抵杭州家中。後又往蘇州府昆山縣 料理羽琌山館。九月十五日由昆山出發北上迎接眷屬,至河北固安縣等候妻子兒女出都。十一月二十二日與妻何吉雲,子橙(昌匏),陶(念匏),女阿辛等南歸,至十二月二十六日(1840年1月30日)抵羽琌山館 ,將眷屬安頓於此。

這組詩即作於此次南北往返大半年時間堙C關於這組詩的寫作經過及內容,作者在道光二十年所寫與吳虹生書(十二)中曾經談及:「弟去年出都日 ,忽破詩戒,每作詩一首,以逆旅雞毛筆書於帳簿紙,投一破簏中,往返九千里,至臘月二十六日抵海西別墅(按,即羽琌山館)發簏數之,得紙團三百十五枚,蓋作詩三百十五首也 。中有留別京國之詩,有關津乞食之詩,有憶虹生之詩,有過袁浦紀奇遇之詩。刻無抄胥,然必欲抄一全分寄君讀之,則別來十閱月之心迹,乃至一坐卧,一飲食 ,歷歷如繪。"」這堜珨"心迹",既包括現時的觀感,又包括往事的回憶 ; 既包括對個人身世,事業,理想的感慨,又包括對國家安危,民生疾苦,時政得失的關切,從而構成一組內容豐富的自述詩。

這組詩原無事先擬定的寫作計劃,只是隨感寫成,積累成篇,最後由作者親自編定刊行。編次亦大體按寫作時間的先後,並無深意,但是竟表現出這樣的完整性與深刻性。事非偶然,究其原因 ,主要在於它是在作者一生的關鍵時刻和特定遭遇中寫成的。作者本年辭官,是他"動觸時忌",屢遭迫害發展的頂點,也是他不容於上層社會而誓與統治者決絕這一決心的最終實現 。此時此刻,撫今追昔,思緒翩翻,感慨萬端,詩如泉湧,滙流成河,自然地映現出作者前半生的縮影。

這組詩體裁多樣,記事,抒情,言志,題贈,酬答無所不包,藝術風格也是多樣的,大體說來,像他的其他詩作一樣,雄奇與哀艷兩種風格並存。

吳昌綬《定盦先生年譜》說: "途中雜記行程,兼述舊事,得絕句三百十五首,題曰《己亥雜詩》,平生出處,著述,交游,借以考見 。"

第一首實為整組詩的序詩,說明自己雖遭迫害,仍不甘寂寞,不平之氣,難以抑制,憤懣之言,不吐不快。開宗明義,表現了百折不撓的精神。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罡風力大簸春魂,虎豹沉沉卧九閽。終是落花心緒好,平生默感玉皇恩。

首詩慨嘆自己受到當權腐 朽勢力的排擠與摧殘,以落花比喻飄零凋萎的身世。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此去東山又北山,鏡中强半尚紅顏。白雲出處從無例,獨往人間竟獨還。
予不携眷屬僕從,僱兩車,以一車自載,一車載文集百卷出都。

首詩寫獨自南歸 ,料理歸隱之事。不甘同流合污,與官場決絕,算是可幸,但濟世之志終不得實現,又不能不感到可哀。詩中感慨深沉,情緒複雜。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浩蕩離愁白日斜,吟鞭東指即天涯。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首詩又以落花比喻自己被遺棄的身世 。但落花有情,決不頹唐,甘願賈獻自身,去維護新的生命,表現了對政治理想的執著。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六
亦曾橐筆侍鑾坡,午夜天風伴玉珂。欲浣春夜仍護惜,乾清門外露痕多。

此詩回憶在內閣中書任職時的情景。由於定庵在此工作甚久,所以一直抱着依戀之情。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其七
廉鍔非關上帝才,百年淬厲電光開。先生宦後雄談減,悄向龍泉祝一回。

定庵認為自己議論時政詞鋒凌厲,是幾代文化積累的結果。後來由於進入官場,不得不減削鋒芒,如今他又希望把這種"雄談"重新喚回。
廉鍔,原指刀劍鋒刃,引申為詞鋒凌厲,全句意為自己的言論詞鋒凌厲,並不是天生得來,是經過百年的磨礪才顯耀光芒的。"百年淬厲"指家學淵源。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進退雍容史上難,忽收古淚出長安。百年綦轍低徊遍,忍作空桑三宿看。
先大父宦京師,家大人宦京師,至小子,三世百年矣 。以己亥歲四月二十三日出都。

這首詩着重表現了被迫辭官,理想無着,留戀京師的踟躕悲哀之情。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十四
頹波難挽挽頹心,壯歲曾為九牧箴。鐘虡蒼涼行色晚,狂言重起廿年瘖。

首詩慨嘆力挽頹波的政治理想難以實現 ,但決心要振作精神,一掃入仕後受拘束所造成的沉默,重新大聲疾呼,倡言改革,譏切時政。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十五
許身何必定夔皋,簡要清通已足豪。讀到驘劉傷骨事,誤渠畢竟是錐刀。

首詩反映作者主張寬簡之政 ,反對嚴刑峻法的政治思想。並借秦漢之治,暗諷清王朝的高壓統治和殘酷吏治。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十七
金門縹緲廿年身,悔向雲中露一鱗。終古漢家狂執戟,誰疑臣朔是星辰。

龔氏回顧生平,頗悔自己提出變法革新的主張,招致大官僚頑固派的忌恨和打擊,以為像東方朔那樣佯狂玩世,也許更好。不過張氏所謂追悔,也不是內心的真實 ,我們毋寧認為他隱然有自負之意。
狂執戟,漢武帝時,東方朔為執x郎。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二十
消息閒憑曲藝看,考工古字太叢殘。五都黍尺無人校,搶攘廛間一飽難。
過市肆有感。

一向關心人民生活的詩人,在路上看到賣藝人的表演,又看到市場上欺騙顧客的現象,因而想起整個社會衰敗的趨勢。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二十一
滿擬新桑遍冀州,重來不見綠雲稠。書生挾策成何濟,付與維南織女愁。
曩陳北直種桑之策於畿輔大吏。

者於道光十八年末(1839年初)曾向直隸布政使托渾布建議於冀州植桑養蠶 。時隔幾月,出都重經冀州,看到自己所陳之策並未被采納,從而感慨書生不能有所作為,濟世之志難酬。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二十四
誰肯栽培木一章,黃泥亭子白茅堂。新蒲新柳三年大,便與兒孫作屋梁。
道旁風景如此

是一首觸景生情 ,咏物寓意的詩,借道旁所見以稚嫩松軟之材作梁的泥亭茅屋,諷刺不圖宏大長遠,不重視培養楝梁之材的當權者,及其所推行的扼殺人才的腐朽科舉,官僚制度。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二十
逝矣斑騅罥落花,前村茅店即吾家。小橋報有人癡立,淚潑春簾一餅茶。
出都日,距國門已七里,吳虹生同年立橋上候予過,設茶,灑淚而別。

定庵出都時,寫了十七首詩贈給好友作為惜別,有一人一首,也有數人合呈一首的,從中可見定庵交游之一斑。本詩是寫給摯友吳虹生的。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二十 七
秀出南天筆一枝,為官風骨稱其詩。野棠花落城隅晚,各記春騮戀縶時。
別石屏朱丹木同年雘。丹木以引見入都,為予治裝,與予先後出都。

本詩為定庵留別同年友人朱雘而作。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其二十八
不是逢人苦譽君,亦狂亦俠亦温文。照人胆似秦時月,送我情如嶺上雲。
別黄蓉石比部玉階。蓉石,番禺人。

這首詩寫友人黄玉階的高尚品格以及對自己的深情厚意,反映作者對誠摯人生的追求。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三十二
何郎才調本孿生,不據文家為弟兄。嗜好畢同星命異,大郎尤貴二郎清。
別道州何子貞紹基,子毅紹業兄弟。近世孿生皆據質家為兄弟。

以書法而享大名的何紹基,也是定庵的好友。這首詩就是定庵贈給他兄弟倆的。     劉逸生選注龔自珍詩 選

其四十四
霜豪擲罷倚天寒,任作淋漓淡墨看。何敢自矜醫國手,藥方只販古時丹。
己丑殿試,大指祖王荊公上仁宗皇帝書。

這詩回憶逍光九年(1829年)第二次參加會試中式後,參加殿試對策的情况。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四十七
終賈華年氣不平,官書許讀興縱橫。荷衣便識西華路,至竟虫魚了一生。
嘉慶壬申歲,校書武英殿,是平生為校讎之學之始。

這詩回憶二十一歲時任武英殿校錄的往事。引漢代終軍,賈誼自喻,以為正當華年,氣質非凡,抱負遠大,但未得到重用,意恐以微末之職,瑣屑之務了此一生。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其五十八
張杜西京說外家,斯文吾述段金沙。導河積石歸東海,一字源流奠萬譁。
年十有二,外王父金壇段先生授以許氏部目,是平生以經說字,以字說經之始。

這詩回憶十二歲時從其外祖父段玉裁學習說文解字的事 。作者從此受到傳統文字訓詁之學的嚴格教育,對本人學術上的發展產生過重要影響。雖然作者二十八歲時又從劉逢祿受公羊春秋,接受了今文經學 ,但後來寫的許多詩文證明,他在學術上始終沒有放案重視文字訓詁的古文經學,而是學兼今古,不存狹隘的門戶之見。故這首詩對他的傳統小學的啓蒙之師充滿無恨懷念感激之情 。    

孫欽善選注龔自珍詩詞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