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愛書堂詩詞選讀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清 - 黃仲則   詞 清 - 黃仲則   詩 清 - 吳梅村 唐 - 李商隱
唐 - 岑參 宋 - 晏殊 宋 - 張先 近代 - 劉伯端 近代 - 黃侃 近代 - 劉逸生
近代 - 潘蘭史 唐 - 竇鞏 宋 - 歐陽修 唐 - 王昌齡 唐 - 劉禹錫 宋 - 陸游
宋 - 蘇軾 明 - 楊慎(廿一史彈詞) 明- 楊慎(升庵樂府) 明 - 王夫之 唐  - 秦韜玉 近代 - 梁寒操
唐 - 韋莊 唐 - 温庭筠 宋 - 辛棄疾 清 - 納闌性德 宋 - 姜夔 清 - 陳曾壽
近代 - 郁曼佗 近代 - 顧佛影 近代 - 豐子愷 金 - 元好問 近代 - 鄧芬 清 - 龔定庵
清 - 俞樾 宋 - 晏幾道 清 - 朱彝尊 宋 - 陸游 晉 - 陶淵明詩選 近代 - 程千帆
近代 - 聶紺弩 五代 - 馮延巳        

 

龔定庵 

詩選 頁:  1.  2.  3.  4.  5.      詞選 頁:  1.   (書影)  古今體詩   己亥雜詩(全)   無著詞

逆旅題壁次周伯恬原韻
名場閱歷莾無涯,心史縱橫自一家。秋氣不驚堂內燕,夕陽還戀路旁鴉。東鄰嫠老難為妾,古木根深不似花。何日冥鴻踪迹遂 ,美人經卷葬年華。

這是一首和詩,作於嘉慶二十五年(1820),參加會試落第後,五月初南歸途中。

咏史
金粉南朝十五州,萬重恩怨屬名流。牢盆狎客操全算,團扇才人踞上游。避席畏聞文字獄,著書都為稻梁謀。田橫五百人安在,難道歸來盡列侯。

作於道光五年(1825),本年十月,作者服母喪期滿,客居昆山,始復弄筆作詩。題為咏史,實則諷今,深刻揭露了清王朝的腐朽權貴統治,並在思想文化上采取高壓 ,禁錮政策的殘酷現實。

雜詩
己卯自春徂夏在京師作,得十有四首。
其二
文格漸卑庸福近,p知庸福究何如。常州莊四能憐我,勸我狂刪乙丙書。
莊君卿珊語也。
其六
昨日相逢劉禮部,高言大句快無加。從君燒盡蟲魚學,甘作東京賣餅家。
就劉申受問公羊家言。
其八
偶賦山川行路難,浮名十載避詩壇。貴人相訊勞相護,莫作人間清議看。
謝姚亮甫丈席上語。
其十二
樓閣參差未上燈,菰蘆深處有人行。凭君且莫登高望,怱怱中原暮靄生。
題陶然亭壁
其十四
欲為平易近人詩,下筆清深不自持。洗盡狂名消盡想,本無一字是吾師。

小游仙詞十五首之一
其十
仙家雞犬近來肥,不向淮王舊宅飛。却踞金床作人語,背人高坐著天衣。

這詩諷刺內閣中書及六部部曹一旦考取軍機京章 ,飛升得勢,便趾高氣揚,不可一世。


閱歷名場萬態更,原非感慨為蒼生。西鄰吊罷東鄰賀,歌哭前賢較有情。


沉沉心事北南東,一睨人才海內空。壯歲始參周史席,髫年惜墮晉賢風。功高拜將成仙外,才盡回腸蕩氣中。萬一禪關砉然破,美人如玉劍如虹。


絕域從軍計惘然,東南幽恨滿詞箋。一簫一劍平生意,負盡狂名十五年。

於道光三年(1823),主要慨嘆自己安定西北邊疆的壯志未能實現。

零行戲呈二客   二首其一
臣將請帝之息壤,慚愧飄零未有期。萬一飄零文字海,他生重定定盦詩。

零行 ,為樂府歌行體,作於道光三年(1823),咏嘆個人身世。表現了作者懷有濟天下的宏願,不甘僅僅做一個文人,以及對自己坎坷的文學生涯的預慮。

別好詩
余於近賢文章,有三別好焉。雖明知非文章之極,而自髫年好之,至於冠益好之。茲得春三十有一,得秋三十有二,自揆造述,絕不出三君。而心未能舍去,以三者皆於慈母帳外燈前誦之 ; 吳詩出口授,故尤纏綿於心,吾方壯而獨游,每一吟此,宛然幼小依膝下時。吾知異日空山,有過吾門而聞且高歌,且悲啼,雜然交作,如高宮大角之聲者,必是三物也。各繫以詩:

莫從文體問高卑,生就燈前兒女詩。一種春愁忘不得,長安放學夜歸時。
右題吳駿公梅村集

狼藉丹黄竊自哀,高吟肺腑走風雷。不容明月沉天去,却有江濤動地來。
右題方百川遺文

忽作泠然水瑟鳴,梅花四壁夢魂清。杭州幾席鄉前輩,靈鬼靈山獨此聲。
右題宋左彝學古集

於道光三年(1823),這三首詩分別評論了作者自幼就格外喜愛的吳偉業 ,方舟,宋大樽三家的詩文,寫出他們創作的風格以及對自己的影響,對於研究三家的作品,以及研究作者本人的創作和文學思想,都有重要的參考價值。作者對吳詩的纏綿悱惻,方文的豪放遒勁 ,宋詩的清越悲涼均有所繼承和發展。詩為評論之作,但絕無抽象的說理,而是夾雜着美好的回憶和感受,飽含着深厚的欣慕之情 ,語言亦形象鮮明,概括三家風格,用傳神之筆,有畫龍點睛之妙。

好 ,特殊喜好。  
吳偉業,(1609-1672)字駿公,號梅村,明崇禎進士,清初詩人。
方舟,(1665-1701)字百川,以時文聞名天下。
宋大樽,(1746-1804)字左彝,乾隆舉人,有學古集耕牛村舍詩鈔

秋心   三首其一
秋心如海復如潮,但有秋魂不可招。漠漠
鬱金香在臂 ,亭亭古玉佩當腰。氯寒西北何人劍,聲滿東南幾處簫。斗大明星爛無數,長天一月墜林梢。

詩共三首 ,作於道光六年(1826)秋,為作者自悼身世之辭。此首以秋天比喻自己悲凉的心境,以秋魂比喻自己飄零的身世,慨嘆操美德重,志高情深,但不容於上層社會 ,獨自淪落,殘魂難招。

言   四首之一
東華環顧愧羣賢,悔著新書近十年。木有文章曾是病,虫多言語不能天。略耽掌故非劻濟,敢侈心期在簡編。守默守雌容努力,毋勞上相損宵眠。

作於道光六年(1826),據題原有四首,現存一首。近十年來,作者批判現實,倡言改革,寫了不少鋒芒畢露的文章,發表不少驚世駭俗的言論,多觸時忌,冒犯上層,給自己帶來不少憂患 。此詩表面上是自慚,自悔,自解之作,其實多用反語,曲折地表現了頑强不屈的鬥爭精神。

月二十七夜夢中作
官梅只作野梅看,月地雲階一倍寒。翻是桃花心不死,春山佳處淚闌干。

作於道光七年(1827),雖題為夢中作,但反映了作者現實處境的冷酷,以及對歸隱的熱望。官梅,被人工矯揉整修的梅。作者認為這類梅是病態的梅,比不上自然生長的野梅,故權作野梅來看 。作者常以官梅比喻被束縛,扼殺的人才,散文病梅館記最為典型。

夢中作四絕句   十月十三日夜也  
其一
拋却湖山一笛秋,人間無地署無愁。忽聞海水茫茫綠,自拜東南小子侯。
其二
黄金華髮兩飄蕭,六九童心尚未消。叱起海紅帘底月,四廂花影怒於潮。

作於道光七年(1827),借"夢中作"之題為掩飾,抒發對現實的不滿和感慨。第一首寫後悔入世,招致憂愁,盼望再隱,傲視權貴。第二首寫黄金散盡 ,青春已逝,可幸未染世俗,永葆童心。

三,四兩首不錄。

歌筵有乞書扇者
天教偽體領風花,一代人才有歲差。我論文章恕中晚,略工感慨是名家。

作於道光七年(1827),這是一首在歌筵上應人之請所寫的題扇詩。作者由歌筵上所唱被梨園伶師改竄了的前人唱本,聯想到當時文壇言不由衷,粉飾太平的虛偽之作,因而標榜中晚唐詩風 ,提倡感慨,要求文學慷慨悲歌地表現沒落的社會現實。

夢中作
不是斯文擲筆驕,牽連姓氏本寥寥。夕陽忽下中原去,笑咏風花殿六朝。

作於道光七年(1827),為評論當時文壇之作,與歌筵有乞書扇者》表現了同樣的文學思想 。"不是"兩句,是說不是自己寫的評論文章動筆高傲,文壇可提及的人本來就很少。

以上題解: 孫欽善選注
龔自珍詩詞選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