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愛書堂詩詞選讀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清 - 黃仲則   詞 清 - 黃仲則   詩 清 - 吳梅村 唐 - 李商隱
唐 - 岑參 宋 - 晏殊 宋 - 張先 近代 - 劉伯端 近代 - 黃侃 近代 - 劉逸生
近代 - 潘蘭史 唐 - 竇鞏 宋 - 歐陽修 唐 - 王昌齡 唐 - 劉禹錫 宋 - 陸游
宋 - 蘇軾 明 - 楊慎(廿一史彈詞) 明- 楊慎(升庵樂府) 明 - 王夫之 唐  - 秦韜玉 近代 - 梁寒操
唐 - 韋莊 唐 - 温庭筠 宋 - 辛棄疾 清 - 納闌性德 宋 - 姜夔 清 - 陳曾壽
近代 - 郁曼佗 近代 - 顧佛影 近代 - 豐子愷 金 - 元好問 近代 - 鄧芬 清 - 龔定庵
清 - 俞樾 宋 - 晏幾道 清 - 朱彝尊 宋 - 陸游 晉 - 陶淵明詩選 近代 - 程千帆
近代 - 聶紺弩 五代 - 馮延巳        

 

郁曼陀   詩詞選  郁達夫詩詞鈔       從詩詞分析郁達夫的愛情觀念

曼陀(1884—1939),名華,郁達夫胞兄,著名的愛國法官。他運用法律手段積極保護愛國青年和進步人士,打擊漢奸、日寇。193911月遭日偽特務暗殺。

題富陽大嶺山圖
三間小屋傍嚴灘,帆影松聲入夢寒。如此家山歸不得,傷心祗向畫中看。
臨風雪涕望中原,朝士貞元幾輩存。喜汝飄零重得主,不曾厚價賣豪門。

這是郁曼陀烈士被害前最後的詩作,詩人的職業是法官,也是著名的畫家兼詩人。戰時他畫過一幅家鄉山水畫,並在上面題詩曰:三間小築傍嚴灘,帆影松聲入夢寒。如此家山歸不得,傷心只向畫中看。

除夜
去國三千里,荒村此獨居。年從愁媞氶A客自病中疏。顧景憐親老,懷歸恨約虛。鄉心隨燭短,不寐撿家書。

清明日坐雨
暮寒簾影重,山閣小崚嶒。中有思家客,清如退院僧。平橋村外屐,深樹雨中燈。坐對渾無語,忘情總未能。

送荻野迦陵岫歸金澤
衰時思古誼,今見若人存。文敝才難盡,身窮道益尊。薄貪書史俸,老客相公門。別後論心事,江湖半淚痕。

曉發別諸弟
思深不成寐,倚枕聽雞鳴。啟戶辨行色,殘星照水明。輕裝過狹巷,好夢滿重城。弱弟偏憐我,依依為送行。

候船留上海十日所見
繁華何日歇,車馬苦高肥。闕迥星辰遠,天微燕雀稀。犀簪胡賈帽,貂錦美人衣。舊路明朝過,朱門主已非。

夜泊馬關
晚對門司泊,相依一水間。江湖秋赴夢,燈火夜臨關。市隱千樓雨,舟藏兩岸山。雲中問雞犬,何處是琅環。

抵大沽口
七載投荒客,今朝落魄歸。渾河浮地出,群水背天飛。才短難謀國,時危敢息機。萬方爭戰處,憑弔一沾衣。

釜山
我來荒服外,攬勝為流連。地坼車穿隧,山焦石刺天。城腰纏草路,屋脊起瓜田。耕鑿知何賴,輸租計羨錢。

黃海舟中
的皪初陽照海門,一波一抉蕩秋魂。萬家巷哭逢新戰,六幕天驕失外藩。生事漸隨華髮盡,狂名猶擁布衣尊。崑崙可作歸墟想,卻恐虯螭臥帝閽。

贈侯疑始毅
中年氣骨尚豐龐,才調如君世少雙。苦記師承尊北學,別圖宗派說西江。匡林書卷盈長簟,近市蕭聲隔短窗。未許籠鵝常作客,蕭蕭風物老殊邦。

讌集來青閣贈永井禾原久一郎
寶扇華燈滿綺寮,高門冠蓋接青霄。石帆渡海新飛鹢,金線盤衣舊賜貂。小有江山容掛笏,貧無車馬敢題橋。刀環偶入衰親夢,盼斷錢塘日夜潮。

寒食節讌集弢庵寓所 
頭銜合署酒中仙,拚醉安期島外天。熱海鶯花三月雪,冷厨櫻筍幾家煙。數來羊胃皆餘子,啖到牛心便少年。安用香山圖九老,使君裙屐正翩翩。

送徐黍初光炜李釗生赴長崎 
風流江左久飄零,海外重開著作庭。擬表家傳雙鹿白,授書關過一牛青。圖窮弱水西無地,人渡明河北有星。別恨已隨飛蓋去,車窗楊柳幾長亭。

暑假歸省題春江第一樓壁
醉放狂懷入太虛,別開雲路走雷車。雨中井竈雞鳴外,江上樓臺雁到初。赤土磨無埋獄劍,黃金買盡壓裝書。襴衫徒博群兒笑,轉悔歸來計太疏。

贈森槐南大來
回首中原事若何,悠悠哀怨動關河。過江人物知名少,亂世文章入海多。金薤詞華高北斗,玉堂歌板識東坡。年來亦賦扶桑日,可許龍門燒尾過。

柳橋漫興
一寸柔眉畫未勻,低頭時帶一分顰。湔裙青草生前渡,擊艇紅橋隔暗塵。便覺婆娑如此樹,未應憔悴到斯人。飄茵墮溷終何定,珍重明珠不字身。

上李柳溪星使家駒 
神君愛士到劉蕡,萬里雙魚日暮雲。東井無星逢漢使,西京有客薦雄文。鯉庭分蔭栽桃李,雁柱成材仗斧斤。自分少年才力薄,敢求蠻府辟參軍。

懷楊少雲 
曾共談經數典填,更留餘力細論文。去年今日同為客,王后盧前最憶君。並世狂才輸杜牧,幾人高第愧劉蕡。無端解惜淩雲賦,報說今生筆硯焚。

鴛湖雜詠中   四首選二 
劫餘金粉話飄零,鬈發柔眉隔座青。水殿春燈魚聚影,石闌風絮鶴修翎。舞衫塵點新團扇,複壁簾波舊畫屏。牆角禦碑低不見,野花開遍語兒亭。
春泥冷濺小菱靴,連臂湖塍唱踏莎。花底幾家新酒熟,水邊三月麗人多。鬢雲漸重鞭絲膩,面藥微香扇影過。珠箔飄燈歸去晚,調笙還倩粉兒歌。

會勘北倉河堤 
樹堛e堤一道斜,堤邊沙草路交叉。秧村已過重三節,茅屋新添四五家。野店紅衫中婦酒,田塍皂蓋冷官車。此行不怕衙期誤,穩坐茅亭品釅茶。

將去日本話別同曹陳禮庭經蔡古清元康譚問羹鼎
長安已過看花時,入座星郎鬢未絲。四月山櫻歸藨早,二更風棘散衙遲。怕違社約愁行酒,不厭官貪浪索詩。便掛一帆滄海去,長征那複計瓜期。

游景福宮見閔妃殉難處秋草方滋淒然有作
平蕪漠漠翠樓空,一刹飄零輦道中。露井瘞香遺髮緣,星泥著火斷根紅。牆陰蟋蟀廉織雨,幕外牛羊敕勒風。淒絕故宮霜月夜,化螢猶傍舊簾櫳。

秋日書懷示兩弟
移家最好住城東,山色依稀似越中。幾處紅牆疏樹雨,半江黃葉亂帆風。但求專壑能娛老,不願談兵祇託聾。茅屋三間田二頃,自攤書卷教兒童。

吊岳鄂王墓 
南渡衣冠跡久陳,西泠廟貌尚如新。鑿成石槨空埋甲,銷得金牌更鑄人。劫後湖山誰作主,眼前兒女自嬉春。置身水竹通明地,不染膻胡塞上塵。

得余達父黔中書卻寄 
此身已逐塵沙老,一夕攜家去不回。百萬軍前磨盾過,八千里外寄書來。為言避世都無計,卻恐求田亦費才。何日溪橋重握手,披蓑閒話劫餘灰。

飲西湖西園 
閣道回風襲翠裘,絲絲飄雪點茶甌。江山入暮寒無影,煙水隨堤淡不收。十日甑塵生白屋,數聲弦索在紅樓。眼前哀樂渾閒事,枉費行人一宿愁。

酬達夫弟原韻 
莫從海外歎離群,奇字時還問子雲。幾輩名流能抗手,一家年少最憐君。懶眠每凭烏皮几,好句爭題白練裙。奪得諸兄新壁壘,騷壇此席要平分。

白門秋感 
蕭蕭官閣柳成圖,葉底空翻幕府旗。割席功名龍尾小,渡江人物鳳毛稀。鋮樓月影生新樹,扇篋秋塵涴素衣。為 我殷勤謝時望,此心早逐雁南飛。

游遼陽千山宿龍泉寺
紅葹碧蘚滿山阿,曾見唐皇禦輦過。壤接遐荒遺乘少,地經爭戰勒銘多。林間石勢參天秀,窗外泉聲落枕和。排日游程更不得,明朝晴雨定如何。

萬泉河水心亭雨中觀荷奉呈孔希白昭焱院長
茫茫十里短長堤,綠葉紅蕖一望迷。傾蓋不期來舊雨,許根微惜在淤泥。風雷危幕諸天淨,野水準橋萬木齊。畢竟此心無著處,又隨征夢度遼西。

辛未中秋渤海舟中
忍見名城作戰場,不辭接淅辦嚴裝。櫓樓燈火秋星碧,席帽煙塵海月黃。正借長風謀急渡,暫偷餘息進頹觴。眼前無限傷心事,那有閒情憶故鄉。

感事
坐拼世業付頹波,失勢難辭醉尉訶。劍外沈哀埋海嶽,酒邊流涕對山河。負風已折垂天翼,照夜誰揮返日戈。莫向東鄰誇厚遇,城中趙李枉相過。

餞別章行嚴士釗
垂老依人強自雄,料從焚後識焦桐。深知耆舊能謀國,豈為文章始借公。短鬢愁隨邊月白,衰顏醉泛酒波紅。尊前無限纏綿意,盡在風雲感慨中。

新曆除夜林庚白招飲酬原韻
爆竹燈花落盞邊,客中嘉會許忘年。低鬟賭酒狂能縱,退筆書春老更妍。刻燭千家傾楚舞,傳烽一夜遍胡天。幾人憂樂知先後,醉後論才覺汝賢。

挽徐季彊表弟 
十年心事付飄蓬,英氣全銷簿領中。文武道從今夜盡,流亡人報本州空。臨風枉把延陵劍,射日爭彎后羿弓。煮豆燃萁同一燼,遑將得失論雞蟲。

秋興 
畫將甌脫作偏安,江表旌旗袖手看。飄忽百年成浩劫,蒼茫六合此微官。碧雲疏樹秋簾曉,白日層陰夏屋寒。消受藳街好風色,披衣強起一憑闌。

憶松筠別墅示碧岑 
劫餘畫稿未全刪,歷歷亭台記故關。煙影點成濃淡樹,夕陽皴出淺深山。投荒竟向他鄉老,多難安容我輩閑。江上秋風阻歸掉,與君何日得開顏。

相思
相思減卻一分肥,陌上花開緩緩歸。記否去年春事鬧,滿城風雪嫁徐妃。
眼波斜斂酒微醒,夢墮迷樓一角青。樺燭千條花四壁,不堪春影入銅屏。
茜紗窗格映青螺,婧服掀簾一笑過。濃意如花貪結子,未須惆悵落紅多。
零落床前繫臂紗,靈衣一桁受風斜。玉窗直對櫻桃樹,江月年年照落花。

書龔定庵自珍詩集後   四首
亦曾執戟待天樞,創世文章識典謨。略得周秦金石氣,十年華貴在江湖。
桃花清淚古山川,文字都參悟後禪。知仿南雷詩曆例,但書甲子不編年。
絕業名山幸早成,空聞豪語出先生。及身未見乾嘉盛,偏著春秋說太平。
意氣高飛五嶽雲,陰符空寄蠟丸文。江南杜牧閑中老,治世談兵又見君。

車過黃河鐵橋口占 
枯桑髡柳影婆娑,千里幽并一日過。至竟勞人無好夢,四更風雪渡黃河。

別意 
歷歷朱燈照畫樓,碧雲疏樹鳳城秋。車窗一夜關山月,那許行人不白頭。

題張緒先姑蘇紀游圖卷   三首
小閣春燈透綺疏,酒波紅入定更初。袖中一卷金閶記,此是人間劫火餘。
側帽西風試短征,劍南頭白尚談兵。吳娘暮雨瀟瀟曲,銷盡雄心是此聲。
桂花影媗S煙鬟,清絕滄浪水半灣。得見人文全盛日,不曾孤負好湖山。

為張緒先寫大嶺山一亂後失去孫頌陀肇圻得之骨董肆中囑為題識書三絕歸之
偶向街頭拾燼餘,得從人事驗乘除。故家文物都消歇,豈獨昭陵有玉魚。
三間小築傍嚴灘,帆影松聲入夢寒。如此家山歸不得,傷心只向畫中看。
臨風雪涕望中原,朝士貞元幾輩存。喜汝飄零重得主,不曾厚價賣豪門。

東京雜事   七十三首選十三
樹底迷樓畫里人,金釵沽酒醉餘春。鞭絲車影匆匆去,十里櫻花十里塵。
水蝕寒沙戰鐵銷,桃根古渡暗通潮。北條遊俠南條伎,三月煙花兩國橋
按:南條北條亦號南北朝。兩國橋在隅田川上。旁多伎家。
萬家井竈綠楊煙,櫻筍初開四月天。十里隅田川上路,春帆細雨看花船
按:隅田川上有堤,長十里,滿植櫻桃。花時遊人成市,路為之塞。其懦夫弱女懼傾跌者,買舟堤下,溯岸觀之。
杜鵑啼血涴靈衣,累我青衫淚一揮。紅伎圍燈春晼晚,歌場聽唱不如歸
按:《不如歸》小說名,複有演為戲劇者,見者莫不哀之,至有作歌謳詠之者。
帳幅青紗論女權,未甘噤口學寒蟬。維摩病後雄談減,姐妹雙攜拜辨天
按:俗貴男賤女,女好媚鬼神。辨天祠在上野公園內,祀辨才天。遊公園者爭拜之以乞慧。
描花試手恨粗疏,斑管鳥絲學字初。自撰誄文修筆塚,蕉窗日課六朝書
按:近時都下盛行六朝書法,聞為中村不折氏所提倡。筆劃整飭,明晰可認。
入畫崔徽已自傷,更誰鏡媄猁聾。寫真寄到知肥瘦,莫問腰圍帶短長
按:照相俗名寫真,語頗典切。遠行者每用以寄贈戚友。
插撥沈吟態更嬌,三弦奏後已魂銷。定知今夜多明月,夢到揚州第幾橋
按:新橋柳橋間多伎家,每應召至,為奏三弦。三弦似琵琶而小,聲極清遠。
太學傳經別置科,漢儒口說女師多。為愁金粉銷奇氣,教唱齊梁敕勒歌
按:凡小學校皆以女子為師,授唱歌諸課。
酒後調箏客到家,謝他竹葉引羊車。燕支春冷江南井,夜碎紅冰煮綠茶
按:都人嗜綠茶,每客至,瀹之以進,色味頗佳。其所產紅茶則市之外國,博厚利焉。
白河船內夜迢迢,空唱刀環慰寂寥。忽夢歸舟天際去,萬山風葉落如潮
按:昔有遊子,夜泊白河中,夢還家歡甚,故俗名睡夢曰白河夜船
綺樓何事最關情,流水年華暗自驚。小閣熏籠深巷屐,一簾秋雨賣花聲
按:女子皆善生花術,剪花燒斷處整其枝葉插瓶中,可經月不敗,故擔花賣者四時不絕。
芻醴匆匆奠兩楹,私門禮樂自昭明。可憐披髮伊川祭,綿蕞難征魯兩生
按:俗頗尚儒,甚者有手寫《論語》藏衣內,每與人言,取以引用者。更為祠祀孔子,春秋享祭如禮。

雜詠   五首選二 
海上有浮山,傳是神仙宅。金銀為殿梁,珠玉為衣舄。層影覆水底,朝暮雲氣白。弱水窵以深,回風阻帆席。何圖乘晨風,遠上浮山脊。殊庭亦久荒,神仙不可即。
海水方東飛,靈曜複西匿。日暮歸邱壟,中心良惻惻。微火曲路深,犬吠深林黑。携屐一攀登,樹鳴疑山賊。途窮何足悲,所遭在異國。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