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附近代學者作家小像

 

愛書堂詩詞選讀

           
韻海遺音 詩餘閒拾 清 - 黃仲則   詞 清 - 黃仲則   詩 清 - 吳梅村 唐 - 李商隱
唐 - 岑參 宋 - 晏殊 宋 - 張先 近代 - 劉伯端 近代 - 黃侃 近代 - 劉逸生
近代 - 潘蘭史 唐 - 竇鞏 宋 - 歐陽修 唐 - 王昌齡 唐 - 劉禹錫 宋 - 陸游
宋 - 蘇軾 明 - 楊慎(廿一史彈詞) 明- 楊慎(升庵樂府) 明 - 王夫之 唐  - 秦韜玉 近代 - 梁寒操
唐 - 韋莊 唐 - 温庭筠 宋 - 辛棄疾 清 - 納闌性德 宋 - 姜夔 清 - 陳曾壽
近代 - 郁曼佗 近代 - 顧佛影 近代 - 豐子愷 金 - 元好問 近代 - 鄧芬 清 - 龔定庵
清 - 俞樾 宋 - 晏幾道 清 - 朱彝尊 宋 - 陸游 晉 - 陶淵明詩選 近代 - 程千帆
近代 - 聶紺弩 五代 - 馮延巳        

 

劉禹錫   梁守中《劉禹錫詩選》

劉禹錫,字夢得。因晚年任太子賓客,世又稱劉賓客。祖籍洛陽,生於唐代宗大曆七年(772)蘇州轄管下的嘉興縣,卒於唐武宗會昌二年(842),七十一歲。中唐時期傑出詩人之一 ,在文學史上佔有一定地位。

元和十年,自朗州承召至京,戲贈看花諸君子
紫陌紅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觀堮蝷d樹,盡是劉郎去後栽。

劉禹錫在被貶的十年間,眼看朝庭扶植了許多新貴,便借去玄都觀看桃花一事,抒洩胸中憤懣。那些新貴們(桃千樹)全是我被排擠之後才被提拔起來的 ,語極辛辣尖刻。

再遊玄都觀絕句并引
余貞元二十一年為屯田員外郎,時此觀未有花。是歲出牧連州,尋貶朗州司馬。居十年,召至京師。人人皆言有道士手植仙桃,滿觀如紅霞 ,遂有前篇,以志一時之事。旋又出牧。今十有四年,復為主客郎中,重遊玄都,蕩然無復一樹,唯兔葵燕麥動搖於春風耳。因再題二十八字,以俟後遊。時大和二年三月。

百畝庭中半是苔,桃花凈盡菜花開。種桃道士知何處,前度劉郎今又來。
作者以玄都觀桃花的盛衰,比喻朝中政治勢力變化。十多年過去了,當年打擊他的桃千樹(新貴官員),道士(扶持新貴的執政者),而今已蕩然無存,只有我這個當年受到壓抑的人 ,今日又重回這堙C末二句是充滿了嘲弄意味。

秋詞二首之一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晴空一鶴排雲上,便引詩情到碧霄。

古來描寫秋天的詩,大都是充滿淒涼傷感的,但這詩却一反常調。詩中也包含着他的仕途起落,帶有政治意味的。

傷桃源薛道士
壇邊松在鶴巢空,白鹿閑行舊徑中。手植紅桃千樹發,滿山無主任春風。

這詩寫出人亡物在之情,對親手種植滿山桃樹的主人薛道士抒發懷念之情。

再授連州至衡陽酬柳柳州贈別
去國十年同赴召,渡湘千里又分歧。重臨事異黃丞相,三黜名慚柳士師。歸日併隨回雁盡 ,愁腸正遇斷猿時。桂江東過連山下,相望長吟有所思。

元和十年(815)二月,劉禹錫和柳宗元被貶十年後被召回到長安。三月,兩人又分別被貶到更遠的州郡當刺史。柳去柳州,劉去播州。柳宗元考慮到劉禹錫的母親年老 ,曾打算上書請求和劉禹錫互調任所。最後因得到裴度力說,劉禹錫改往連州出任,柳便作罷。四月,兩人同時離京南行,到衡陽時分手。柳宗元寫了(衡陽與夢得分路贈別),劉以此詩為答。
柳宗元原詩:
 十年憔悴到秦京,誰料翻為嶺外行。伏波故道風煙在,翁仲遺墟草樹平。直以慵疏遭物議,休將文字佔時名。今朝不用臨河別,垂淚千行便濯纓。

傷愚溪   并引    三首之一
故人柳子厚之謫永州,得勝地。結茅樹蔬,為沼沚,為臺榭,目曰愚溪。柳子歿三年,有僧遊零陵,告余曰:"愚溪無復曩時矣 。" 一聞僧言,悲不能自勝,遂以所聞為七言以寄恨。
柳門竹巷依依在,野草青苔日日多。縱有隣人解吹笛 ,山陽舊侶更誰過。

柳宗元死後三年,劉禹錫從一個雲遊僧人口中得知柳宗元當年居住過的愚溪(在永州境內)已經舊貌全非。聽後感觸,寫下三首詩排遣心中悲傷。足見友情深厚。
三首詩都是寫柳的舊居猶在而人事全非。此首借嵇康,呂安和向秀的典故,對朋友的逝去深致惋惜之情。
(《晉書向秀傳》載,向秀與嵇康,呂安友善,嵇,呂被司馬昭殺害後,向秀經其山陽舊居,聞隣人笛聲,乃感懷亡友,作(思舊賦))

竹枝詞   并序    九首選六

四方之歌,異音而同樂。歲正月,余來建平,里中兒聯歌(竹枝),吹短笛,擊鼓以赴節。歌者揚袂睢舞,以曲多為賢。聆其音,中黃鐘之羽。卒章激訐如吳聲,雖傖儜不可分 ,而含思宛轉,有(淇澳)之艶。昔屈原居沅,湘間,其民迎神,詞多鄙陋,乃為作(九歌),到于今荊楚鼓舞之。故余亦作(竹枝詞)九篇,俾善歌者颺之,附于末 。後之聆巴歈,知變風之自焉。

山桃紅花滿上頭,蜀江春水拍山流。花紅易衰似郎意,水流無限似儂愁。(全唐詩卷二十八作蜀江春水拍江流)
日出三竿春霧消,江頭蜀客駐蘭橈。憑寄狂夫書一紙,家住成都萬里橋。(全唐詩卷二十八作住在成都萬里橋)
城西門前灔澦堆,年年波浪不能摧。懊惱人心不如石,少時東去復西來。(不能摧,集作推,懊惱,集作恨)
瞿唐嘈嘈十二灘,此中道路古來難。長恨人心不如水,等閑平地起波瀾。(此中 ,集作人言)
巫峽蒼蒼煙雨時,清猿啼在最高枝。箇媟T人腸自斷,由來不是此聲悲。
山上層層桃李花,雲間煙火是人家。銀釧金釵來負水,長刀短笠去燒畲。

(據全唐詩卷二十八補另三首)
白帝城頭春草生,白鹽山下蜀江清。南人上來歌一曲,北人莫上動鄉情。
江上朱樓新雨晴,瀼西春水縠文生。橋東橋西好楊柳,人來人去唱歌行。
兩岸山花似雪開,家家春酒滿銀杯。昭君坊中多女伴,永安宮外踏青來。

這組詩寫於長慶二年(822)。劉禹錫在夔州期間,廣泛接觸民眾,學習民歌,在藝術上有所創作,在中國詩歌發展史上佔有一定地位。這組詩有的反映愛情生活,有的描寫山川景物 ,風土人情,語言明快淺近,通俗易懂,具濃厚生活氣息和地方色彩。北宋詩人黃庭堅對這組詩評價很高。自劉禹 錫的竹枝詞出後,後人便把歌詠風俗瑣事的七絕詩,稱之為竹枝詞。

竹枝詞   二首選一
楊柳青青江水平,聞郎江上踏歌聲。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情還有情。(集作道是無晴卻有晴)
(據全唐詩卷二十八補另一首)

楚水巴山江雨多,巴人能唱本鄉歌。今朝北客思歸去,迴入紇那披綠羅。

這是劉禹錫竹枝詞中最廣為流傳的一首。它巧妙地運用了雙關隱語(晴,情諧音雙關)的手法,形象地表現一個少女在初戀時的微妙心情。既寫出眼前景物,又表達了此際心情 。六朝民歌常用這類諧音雙關語,如:蓮諧憐,絲諧思,池諧遲等。

踏歌詞   四首選二
桃蹊柳陌好經過,燈下妝成月下歌。為是襄王故宮地,至今猶是細腰多。
新詞宛轉遞相傳,振袖傾鬟風露前。月落烏啼雲雨散,遊童陌上拾花鈿。

(據全唐詩卷二十八補另二首)
春江月出大堤平,堤上女郎連袂行。唱盡新詞看不見,紅霞影樹鷓鴣啼。(看,一作歡,影,集作映)
日暮江頭聞竹枝,南人行樂北人悲。自從雪堸蛪s曲,直至三春花盡時。(集作日暮江南)

踏歌,是流行於長江流域的一種民間歌調,一邊走,一邊唱,以腳步為節拍。
此二首寫楚地一帶歌舞成風,和月夜歌舞盛况。

浪淘沙詞   九首選六
九曲黃河萬里沙,浪淘風簸自天涯。如今直上銀河去,同到牽牛織女家。
洛水橋邊春日斜,碧流輕淺見瓊砂。無端陌上狂風急,驚起鴛鴦出浪花。(全唐詩卷二十八瓊砂作瓊沙 。輕淺,集作清淺)
鸚鵡洲頭浪颭沙,青樓春望日將斜。銜泥燕子爭歸舍,獨自狂夫不憶家。
日照澄洲江霧開,淘金女伴滿江隈。美人首飾侯王印,盡是沙中浪底來。
八月濤聲吼地來,頭高數丈觸山回。須臾却入海門去,捲起沙堆似雪堆。
莫道讒言如浪深,莫言遷客似沙沉。千淘萬漉雖辛苦,吹盡狂沙始到家。

(據全唐詩卷二十八補另三首)
汴水東流虎眼文,清淮曉色鴨頭春。君看渡口淘沙處,渡卻人間多少人。
濯錦江邊兩岸花,春風吹浪正淘沙。女郎剪下鴛鴦錦,將向中流疋晚霞。
池水淘沙不暫停,前波未滅後波生。今人忽憶瀟湘渚,迴唱迎神三兩聲。

這組詩有一個共同特點,每首都寫到水,都分別與浪,淘,沙三字有關。內容有對江河波濤的描繪,有對勞動與愛情的反映,也有對個人遭遇的感慨。竹枝詞,踏歌詞 ,浪淘沙詞都是劉禹錫向民歌學習的結果。


西塞山懷古
王濬樓船下益州,金陵王氣黯然收。千尋鐵鎖沈江底,一片降旛出石頭。人世幾回傷往事 ,山形依舊枕寒流。今逢四海為家日,故壘蕭蕭蘆荻秋。

西塞山俯視長江,形勢險要,是三國時吳國的西部要塞。長慶四年(824)秋,劉禹錫在赴和州途中,經過湖北省西塞山,有感於當時藩鎮割據,寫成這首懷古詩。前四句寫西晉大將王濬率水師東下 ,一舉滅吳的磅礡氣勢。後四句聯想到六朝相繼興亡的歷史教訓,指出地利不足恃,王氣不足憑,分裂割據終不持久。

望夫石
終日望夫夫不歸,化為孤石苦相思。望來已是幾千載,只似當時初望時。

望夫石有多處,作者在詩題下自注的"上正對和州郡樓",當指今安徽省當塗縣西北的望夫石。
此詩語淺而寄托遙深,宋朝詩人陳後山譽之為"語雖拙而意工"。

金陵五題并序
余少為江南客,而未遊秣陵,嘗有遺恨。後為歷陽守,跂而望之。適有客以(金陵五題)相示,逌爾生思。然有得 。他日,友人白樂天掉頭苦吟,嘆賞良久,且曰:"石詩詩云'潮打空城寂寞回',吾知後之詩人不復措詞矣。"餘四詠雖不及此,亦不孤樂天之言矣。

石頭城
山園故國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東邊舊時月,夜深還過女牆來。
烏衣巷
朱雀橋邊野草花,烏衣巷口夕陽斜。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臺城
臺城六代競豪華,結綺臨春事最奢。萬户千門成野草,只緣一曲後庭花。
生公講堂
生公說法鬼神聽,身後空堂夜不扃。高座寂寥塵漠漠,一方明月可中庭。
江令宅
南朝詞臣北朝客,歸來唯見秦淮碧。池臺竹樹三畝餘,至今人道江家宅。

生公講堂,生公說法的地方。生公即東晉高僧竺道生,傳說在蘇州時曾對石頭講說佛法,說得石頭也點頭。
江令宅,江總,博學善文辭,歷仕梁,陳,隋三朝,陳後主時,官至中書令,世稱江令。前兩句說,江總是南朝後期詞臣,陳亡後,離開金陵,入隋作客。當他暮年重返金陵故居時,昔日繁華無存 ,只有秦淮河依舊泛着粼粼綠波。
□(焱右從欠)

這是劉禹錫在和州期間所寫的一組懷古詩。以聯章形式,選了金陵五處有代表性的古迹加以吟詠。這組詩在當時獲得很高的評價,同時代的白居易就十分讚賞,特別推許石頭城這一首 ,認為"後之詩人不復措詞矣"。
五首詩之間既有思想意義上的內在聯繫,又可各自成篇。後世選詩者多捨去總題而只用分題。又以(石頭城),(烏衣巷)二首最出名。

金陵懷古
潮滿冶城渚,日斜征虜亭。蔡洲新草綠,幕府舊煙青。興廢由人事,山川空地形 。後庭花一曲,幽怨不堪聽。

此詩寫於寶曆二年(826),大概與(金陵五題)同時,而比(西塞山懷古)後二年。詩中第三聯,說明了國家興亡取决於人事而不在地形,如果統治者腐敗無能 ,地形再險要也是無濟於事的。

罷郡歸洛陽閑居
十年江海守,旦夕有歸心。及此西還日,空成東武吟。花間數盞酒,月下一張琴 。聞說功名事,依前惜寸陰。

大和元年(827),劉禹錫從和州罷歸洛陽閑居。依舊關心國事,希望有所作為。(聞說功名事,依前惜寸陰)。被貶到外地做了多年州郡刺史,日夜都想着重返京城 。(十年江海守,旦夕有歸心)

洛中逢韓七中丞之吳興口號   五首選三
昔年意氣結羣英,幾度朝回一字行。海北天南零落盡,兩人相見洛陽城。
自從雲散各東西,每日歡娛却慘悽。離別苦多相見少,一生心事在書題。
今朝無意訴離杯,何况清弦急管催。本欲醉中輕遠別,不知翻引酒悲來。

大和元年(827)春,劉禹錫抵達洛陽。秋,韓泰由長安赴吳興出任湖州刺史,路過洛陽。兩人久別重逢,百感交集。劉即席賦詩五首贈韓。詩寫得十分悲涼 ,非一般應酬之作。
之,往也。   口號,即口占,隨口吟成。

聽舊宮中樂人穆氏唱歌
曾隨織女渡天河,記得雲間第一歌。休唱貞元供奉曲,當時朝士已無多。

大和二年(828),劉 禹錫從洛陽抵長安任集賢殿學士。他偶然聽到從前的宮中樂人穆氏歌唱貞元舊曲,追思昔日參加政治革新的舊友,今已零落殆盡,觸起愁緒,寫成此詩。前兩句寫當日之盛 ,後兩句寫今日之衰。

 與歌者何戡
二十餘年別帝京,重聞天樂不勝情。舊人惟有何戡在,更與殷勤唱渭城。

此詩與(聽舊宮中樂人穆氏唱歌)寫於同時,都是抒發昔盛今衰之感。"舊人惟有何戡在"正是"當時朝士已無多"的另一種說法。
何戡,唐長慶年間歌者。   劉禹錫前後兩次出京共二十三年。

月夜憶樂天,兼寄微之
今宵帝城月,一望雪相似。遙想洛陽城,清光正如此。知君當此夕,亦望鏡湖水 。展轉相憶心,月明千萬里。

劉禹錫與白居易,元稹交誼甚厚,時有唱和。詩寫於大和三年(829)九月以前。這期間,劉在長安,白在洛陽,元在越州。劉禹錫此詩借長安望月,以寄懷遠方好友 。詩寫得很有感情,彼此縈念的心情是相通的,正像這月光能照遍長安,洛陽,越州千萬里的地方一樣。

與歌者米嘉榮
唱得涼州意外聲,舊人唯數米嘉榮。近來時世輕先輩,好染髭鬚事後生。

此詩以一個身懷絕技的老歌手,不受青年人賞識的遭遇,來諷刺當時的年輕新貴排斥朝中前輩的惡劣作風,表達作者不滿之情。

楊柳枝詞   九首選六
塞北梅花羌笛吹,淮南桂樹小山詞。請君莫奏前朝曲,聽唱新翻楊柳枝。
金谷園中鶯亂飛,銅駝陌上好風吹。城中桃李須臾盡,爭似垂楊無限時。
(全唐詩卷二十八,城中作城東)
花萼樓前初種時,美人樓上鬥腰肢。如今拋擲長街堙A露葉如啼欲恨誰。(全唐詩卷二十八 ,長街塈@上街)
煬帝行宮汴水濱,數株殘柳不勝春。晚來風起花如雪,飛入宮牆不見人。(全唐詩卷二十八 ,集作數枝楊柳,全唐詩作昨來風起,集作昨來風晚)
城外春風吹酒旗,行人揮袂日西時。長安陌上無窮樹,唯有垂楊綰別離。(全唐詩卷二十八 ,吹酒旗作滿酒旗,綰別離作管別離)
輕盈嫋娜占年華,舞榭妝樓處處遮。春盡絮飛留不得,隨風好去落誰家。(全唐詩卷二十八 ,集作春盡絮花)
(據全唐詩卷二十八補另三首)
南陌東城春早時,相逢何處不依依。桃紅李白皆誇好,須得垂楊相發輝。
鳳闕輕遮翡翠帷,龍墀遙望麴塵絲。御溝春水柳暉映,狂殺長安年少兒。
御陌青門拂地垂,千條金縷萬條絲。如今綰作同心結,將贈行人知不知。


梅花落,塞北羌笛吹奏的曲調名,羌笛,古代羌族一種樂器,又名羌管。
淮南小山,傳為西漢淮南王劉安的門客,作(招隱士),首句"桂樹叢生兮山之幽"。

楊柳枝詞和竹枝詞,浪淘沙詞,都是劉禹錫仿民間歌調而成的優秀作品。這組詩寫於他出任蘇州刺史時期,時為大和六年至大和八年(834 - 836)之間。既有對風物的描寫,也有詠懷古迹之作。九首詩都扣緊楊柳二字來發揮。

姑蘇臺
故國荒臺在,前臨震澤波。綺羅隨世盡,麋鹿占時多。築用金椎力,摧因石鼠窠 。昔年雕輦路,唯有採樵歌。

姑蘇臺的盛衰變化正是一個國家興亡的縮影,詩中所含諷諫意味是明顯的。

樂天見示傷微之,敦詩,晦叔三君子,皆有深分,因成是詩以寄
吟君嘆逝雙絕句,使我傷懷奏短歌。世上空驚故人少,集中唯覺祭文多。芳林新葉催陳葉,流水前波讓後波。萬古到今同此恨,聞琴淚盡欲如何。

詩作於大和七年(833)。從大和五年到大和七年,元稹(微之),崔羣(敦詩),崔玄亮(晦叔)三人相繼去世。三人既是白居易的好友,也是劉禹錫的好友 。所以當白居易寫了二首表示哀輓的絕句寄贈劉禹錫時,劉讀後很有感觸,寫了此詩作答。
"芳林新葉催陳葉,流水前波讓後波"二句說出新陳代謝的自然規律的哲理。

別蘇州
流水閶門外,秋風吹柳條。從來送客處,今日自魂銷。

大和六年(832),劉禹錫任蘇州刺史時,正遇水災。他關心百姓,奏請朝庭開倉賑濟飢民,還免除賦稅徭役,政績卓著,受到人民愛戴。他對蘇州也很有感情。臨行時寫有別蘇州二首 ,此其一。

酬樂天詠老見示
人誰不顧老,老去有誰憐。身瘦帶頻減,髮稀冠自偏。廢書緣惜眼,多灸為隨年 。經事還諳事,閱人如閱川。細思皆幸矣,下此便翛然。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

劉禹錫晚年和白居易唱和甚多。詩約寫於開成元年至會昌二年(836 - 842)間。此時劉任太子賓客,當他收到白居易的(詠老贈夢得)詩後,寫此作答。白詩寫得較消極低沉,劉詩則較曠達樂觀帶積極性。其中"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 。"不要說我們已到晚年,作為不大了。你看太陽下山前,還能散發出燦爛的晚霞,佈滿天空。可見還有"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的豪邁情懷。
明胡震亨《唐音癸簽》說"劉禹錫播遷一生,晚年洛下閑廢,與綠野(裴度),香山(白居易)諸老優遊詩酒間,而精華不衰,一時以詩豪見推 。公亦自有句云:'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蓋道其實也。

附: 白居易 (詠老,贈夢得)
與君俱老也,自問老如何。眼澀夜先臥,頭慵朝未梳。有時扶杖出,盡日閉門居。懶照新磨鏡,休看小字書。情於故人重,跡共少年疏。唯是閑談興,相逢尚有餘。

秋風引
何處秋風至,蕭蕭送雁羣。朝來入庭樹,孤客最先聞。

寫作年月不詳,應是被貶期間。"孤客"是指被眨的詩人自己。詩意比較低沉,詩人既有不屈的精神,也有被貶時愁悶的一面。被貶的孤客對時序物候的變化有特殊的敏感 ,故最先觸覺到秋天的到來。
清沈德潛對"最先聞"三字十分激賞,他說:"若用"不堪聞"便淺。
清俞陛雲亦說:"四序迭更,一歲之例。唯乍逢秋至,其容則天高日晶,其氣則山川寂寥,別有一種感人意味。况天涯孤客,入耳先驚,能無惆悵?"

視刀環歌
常恨言語淺,不如人意深。今朝兩相視,脈脈萬重心。

寫作年月不詳,應是被貶期間。刀環是刀頭之環。環,還同音,表示作者渴望返回長安。

和樂天春詞
新妝宜面下朱樓,深鎖春光一院愁。行到中庭數花朵,蜻蜓飛上玉搔頭。

這是一首春怨詞,寫閨中人春愁黯黯,無法排遣,只好百無聊賴地"行到中庭數花朵",呆呆站了很久,連 ,蜻蜓也以為她不會動而飛上她的玉搔頭上去了。

附: 白居易(春詞)原詩
低花樹映小蛩荂A春入眉心兩點愁。斜倚欄干臂鸚鵡,思量何事不迴頭。

洛中春末送杜錄事赴蘄州
尊前花下長相見,明日忽為千里人。君過午橋回首望,洛陽猶自有殘春。

劉禹錫在洛陽期間所寫的一首送別詩。寫得感情深厚,是送別詩的佳作。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