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俞樾 俞陛雲 俞平伯
頁: 1.. 2.. 3..  古槐書屋詞   槐屋幸草   德清俞氏   俞平伯訪港


俞陛雲(1866~1950),字階青,浙江德清人。他是近代經學大師俞樾(曲園)的孫子。光緒戊戌(1898)科會試成進士,殿試一甲三名及第 ,授編修。s寅(1902)出任四川鄉試副考官。著入蜀驛程記。辛亥後 ,寄寓北京,1950年卒,年八十三。

浣溪沙
風皺柔懷水不如。碧城消息近來疏。嫩涼人意倦妝梳。   錦幄明燈鴛索夢,文梁斜日燕窺書。瞢騰渾不信當初。

碧城: 李商隱詩碧城十二曲闌干,按:太平御覽:元始天尊居紫雲之閣 ,碧霞為城。

浣溪沙
莫向流萍託愛根。侵階羅襪怨黃昏。單衾殘燭與温存。   風定流塵棲繡榻,街空斜月掩朱門。穠華如水澹留痕。

浣溪沙   重過陶然亭
山色林光一碧收。小車穿葦宛行舟。退朝裙屐此淹留。   衰柳有情還繫馬 ,夕陽如夢獨登樓。題牆殘字蘚花秋。

自注: 庚寅春,偕宗子戴,姜穎生諸君來游,見西牆有雪珊女史題句云:「柳色隨山上鬢青,白丁香折玉亭亭。天涯寫遍題牆字,只怕流鶯不解聽。」三十載重游 ,舊題已漫漶矣。

(北平淪陷期間) 清華大學對教授任教滿五年後可享受公費出國考察教育,或在國內休假一年,薪金照發。1937年5月校方批准俞平伯先生在國內休假一年。7月7日日本侵略中國,占領北京。清華大學南遷 ,俞平伯正在休假期間,又因父母年老,故未隨學校南遷,就搬回北京城內寓所,與他的父母親住在一起。那時他的心情非常愁悶,每以詩文自遣,今舉幾例。

其一,夏閏枝老人是詞壇前輩,俞陛雲先生的好友。他做南樓令詞,表達了對國難的愁緒。陛雲先生也有和詞,並命平伯先生也做和詞。今 將這幾首詞並錄於下,以見當日文士憂國之心。

南樓令   夏閏枝原作
殘葉下寒階。秋風震旅懷。話蒓鱸,空自低徊。莽莽乾坤兵氣亘,聽不得,澤鴻哀。   夕照澹金臺。銷沈幾霸才。對霜天,尊酒悲來。叢菊不知人事異,偏多傍,戰場開。

俞陛雲和詞
蠶語絮苔階。秋宵訴悶懷。望鄉園,水曲山回。老去庾郎成北客,賦江左,有餘哀。   麟閣與雲臺。雄圖枉費才。莽神州,逐鹿誰來。滿目烽煙空對酒,問愁抱,幾時開。

霜意淡秋階。歡場謝酒懷。寫餘情,錦字文回。廿五冰絃彈欲絕,更并入,雁啼哀。   市駿訪空臺。雕龍老逸才。撫遺塵,家令重來。月責有銅仙殘月下,瑩露眼,向人開。

俞平伯先生和詞   (家大人命次閏之文韻) 
寒葉墮緣階。閑閨撩亂懷。盼南天,雁不飛回。何處迷津能止楫,有故國,夕陽哀。   無主好樓臺。嵯峨出異才。舊紅牆,隻燕曾來。聞道秦淮瑤殿影,也羞見,月華開。

其二,1937年12月俞平伯先生聽到南京也淪陷了,更增加了他愁悶的情緒。他回憶起1923年夏曾和朱自清先生同游南京,泛舟秦淮河,又游莫愁湖,在勝棋樓上看到王s秋寫的一副對聯 ,聯曰:

(王s秋對聯)
莫輕他北地燕脂,看畫舫初來,江南兒女生顏色。
盡消受六朝金粉,只青山無恙,春來桃李又芳菲。

這副對聯他很欣賞,但覺得生顏色三字 ,似與上文語氣不甚連貫,不知為什麽?後閱近人筆記,方知原作是無顏色。下聯無恙原作是依舊,原文頗嘲諷其時當權者 ,因輿論嘩然,後改為生顏色無恙。所以顯得語氣不甚連貫 。如今南京也撓角F,他思緒萬千,作寄題莫愁湖一聯,上下聯末句,集宋人詞。聯云:

依稀蘭槳曾游,只而今草長鶯飛,寒艷不招春妒。
嘆息勝棋難再,又何論龍盤虎踞,傷心付與秋煙。

其三,有一天友人徐北汀拿來他所臨畫的溪山清遠圖,請俞平伯先生題詩 。雖然他是給這幅畫題的詩,其中也流露出他那時的心情。題詩如下:

雲岫紆回界碧空,臨流綠映淺深紅。與君久作長安旅,何日誅茆學釣翁。
幾曲清溪腕底收,窺圖如昔我曾游。承平風景依稀見,莫問殘山故國秋。

舉以上三例,說明俞先生在日本侵華期間,只能以詩書抒發情懷的境遇。


俞平伯   古槐書屋詞  (一)

浪淘沙   和後主
秋雨聽潺潺。葉子珊珊。爐煙不暖客心寒。約略春歸才幾日,如夢悲歡 。   翠袖倚危闌,遲暮江山。鱗游無翼去原難。擬把魚書憑雁足,寥落雲間。

齊天樂   殘燈
沉沉寒雨如年夜,西窗只餘淒哽。漸減清暉,頻移永漏,自惜伶俜孤影。瞢騰夢醒。已金粟垂花,玉荷生暝。幾許蘭膏,為誰辛苦鎮長炯。   華堂歡宴乍歇,背人深擁髻,嬌倩曾凭。未駐春嬉,唯憐歲晚,咫尺天涯愁凝。凭伊簷領。點無際昏茫,一星猶迥。佇立遙天,曉風簾外冷。

浣溪沙   和夢窗
坊陌泥侵未出游。夕陽如水罨閒愁。卻憐殘醉共藏鈎。   袖角燕支沉絮語,燈前蟬鬢競花羞。涼宵春淺誤清秋。

浣溪沙   立春日喜晴
昨夜風恬夢不驚。今朝初日上簾旌。半庭殘雪映微明。   漸覺敝裘堪暖客,卻看寒鳥又呼晴。匆匆春意隔年生。

菩薩蠻   成夢中句
匆匆梳裹匆匆洗。回廊半霎回眸堙C燈火畫堂雲。隔簾芳酒温。   沉冥西去月。不見花飛雪。風露濕閒階。知誰尋燕釵。

蝶戀花
望眼連天愁雪擁。身到天涯,翻把三春送。聞道同衾還隔夢。世間只有情難懂。   鈿合香囊何處冢? 一曲餳簫,誰見雙飛鳳? 效得微情酬密寵。空懷也被明珠哄。

蝶戀花
聞寅恪言,今歲太液池及公園荷花均盛於往年。余惜未往觀,新秋初三日始偕瑩環至公園。今年六月逢閏,秋涼較早,偶徘徊臨水,同賞一退紅蓮,秋晚岑寂,翠葉成群,孤芳在眼,謂有遺世之心 ,遲暮之感焉。昔白石翁好作詞序,余所作視翁何如而亦有為序之舉,彌可哂矣。
睡起殘脂慵未洗,卻憶斜陽,小立明秋水。憔悴心憐花嫵媚,好花可管人憔悴。明日重來看汝否? 沉吟對汝都無計。

賣飴糖人所吹的簫。語本《詩·周頌·有瞽》:簫管備舉。鄭玄箋:簫,編小竹管,如今賣餳者所吹也。孔穎達疏:其時賣餳之人吹簫以自表也。宋湯恢《倦尋芳》詞:餳簫吹暖,蠟燭分煙,春思無限。龔自珍《冬月小病寄家書作》詩:餳簫咽窮卷,沉沉止復吹。


俞平伯  舊體詩  槐屋幸草  (一)

丙辰上巳公園
未覺芳華遠,年年禊玉河。漪淪留昨憶,繾綣托微波。柳意低新黛,花容髮舊娥。聽琴空有契,流水問如何。

陶然亭鸚鵡塚   許昂若表兄擬結放春詩社,分題。
息機巖壑未忘情,嫁與東風住上茵。懺後金經惟學佛,携來玉檻慣依人。偏憎慧性饒閒舌,為惜文衣累此身。今日城南尋故碣,又看芳草壟頭新。

身影問答
身逐曉風去,影從明鏡留。形影總相依,其可慰君愁。
顏色信可憐,余愁未易止。昨夜人雙笑,今朝獨對此。

庚申春地中海東寄
長憶偏無夢,中宵悵惻多。亭迢三萬里,荏苒十旬過。離思閒時結,華年靜媬i。繞梁相識未,其柰此生何。

杭州雜咏五首

閒庭

紫陌輕陰膩欲流,只愁風雨不知愁。閒庭今日花開好,自把湘簾上玉鈎。
題桃花寫生
眉角脂餳着汗融,釵梁微側翠玲瓏。窗前燈影清如許,寫與穠姿一味紅。
西泠早春
橋頭曳杖暫行吟,髻子青羅染薄陰。欲討輕舟泛寒淥,不知春漲一時深。
湖上
湖上春晴向晚賒,一杯勻挹紫流霞。微陽已是無多戀,更許遙青著意遮。
白沙堤見兒童戲擲折枝桃花
淡黃柳色來堤上,緋玉桃枝出短牆。誰把輕柔與塵土,從他飄落去茫茫。

重過旗下別飲居
更問壚頭酒,低徊不欲前。但聽人躑躅,孰與話纏綿。客思寒於雪,塵踪淡入煙。重來情性懶,况乃又經年。

海外寄內二首
一天零露月兒彎,乍憶今朝九月三。為道歸期心轉怯,思君此夕傍闌干。
倭墮梳妝髻子低,黃昏燈影好淒迷。牙牌漫卜來朝事,凭到疏櫺月已西。

白居易詩:誰憐九月初三夜 ,露似珍珠月似弓。

長崎灣泊舟
亭亭翠嶼如環堵,飛鳥桅檣瞥眼過。低首西傾成隔世,夕陽明處淚山河。

予前s戌游美,往反經由,猶憶一次登岸獨步,門巷愔愔,綠陰如畫,懼其迷路,逡巡而返。二十餘年後,萬姓蟲沙,豈皆遭命,宜乎前史有天道是耶非耶之嘆也。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