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域外詩詞   韓國   頁:  1..  2..  3..  4..   日本詩詞     韓國寓言傳奇    越南詩詞     夏目潄石   夏承燾域外詞選



朝鮮   李伯曾

東詣日本泊馬關
秋來風雨覺微涼,獨倚艙門旅緒長。和約區區何足補,至今人笑李中堂。

李沂,字伯曾(1848-1909),生於朝鮮憲宗戊申(憲宗為李氏朝鮮第二十四代帝王),未弱冠,才名聞遠近,長負智略,喜言當世之故。1895年,四十九歲入漢京。1905年 ,時日俄已簽約媾和(1904年日俄戰爭),十一月,日派伊藤博文使韓,向韓提出第二次韓日協約草案。韓被迫强為簽定乙巳(1905)保護條約(又稱五條約),伯曾與死士圖誅附日大臣 ,失敗,下獄,流珍島,後放還,乃益廣宣傳以喚醒國人。1909年,沒於漢京,時年六十二歲。翌年(1910)韓為日本所併。

李中堂: 李鴻章,此指李鴻章於1895年與日本簽訂馬關和約。馬關,本名下關,在日本本州最西南端,南幾與北九州相接。

1894年,甲午中日戰爭開始,北洋海軍戰敗。1895年乙未清德宗光緒二十一年。清軍海陸雙方繼續失敗,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主要內容承認朝鮮獨立 ,割讓遼東半島,台灣及澎湖諸島與日本,並賠款二萬萬兩,該約簽訂後,日本出兵强佔台灣,掀起台灣人民抗日武裝鬥爭。

閔參政泳煥
一死非徒自潔身,免教天下責無臣。從容二字還堪恨,不見東來痛哭人。

1905年乙巳保護條約簽訂後,斷喪國本,忠義大臣言之髮指。韓至由始至終,强烈反對,而終被撤免首相。皇城新聞主筆張志淵以「是日也放聲大哭」為題見諸世,臣僚中 ,特進官趙秉世,侍從武官長閔泳煥等,前後召開疏廳,率百官再三上疏要求將協約撤回,已不可及。閔,趙激於義憤,各遺告國民書與呼籲各外國公使書,然後取義殉國。二人以外,如駐英公使李漢應,前判事洪萬植,前經筵官宋秉璿,學部主事李相哲,平壤隊上等兵金奉學等皆奮起救國。時「廢棄保護條約」,「驅走日本人」,「打死簽訂五條約的賊臣」等口號掀天震地,火焚李完用私第,刺傷李根澤,並投石於伊藤所乘之火車,擊碎其車窗。民族義憤,其怒潮歷時未滅。

閔泳煥: 泳煥,號桂庭。前s午軍亂中遭害之閔謙鎬之子。亂後,閔氏復興,以戚臣而歷任要職,頗為王及王妃信任。乙未年(1895)事變後,蟄居鄉第。建陽元年(1896),俄皇尼古拉二世舉行加冕,為特派大臣赴俄致賀 ,備受隆重待遇。翌年,任軍部大臣,而兼任英德俄伊法奥等六國全權大使,巡歷各國。又周遊世界,考察各國現代文明設施,甚受敬戴。回國後,排斥大臣猶豫態度,並首先穿着洋服 。後經內大度支學大而至參政 。協約簽署時,任侍從武官長,創導撤銷該約運動,所願未成,悲憤填膺,乃留遺書以激厲國民,以小刀亂刺頸部自戕,年四十五歲,賜諡忠正。

遺書: 「嗚呼!國恥民辱,乃至於此,我人民將殄滅生存競爭之中矣。夫要生者必死,期死者得生,諸公豈不諒只。泳煥結心一死,仰報皇恩,以謝我二千萬同胞兄弟。泳煥死而不死,期助諸君於九泉之下;幸我同胞兄弟,千萬倍加奮勵,堅乃志氣,勉其學問,結心戮力,復我自由獨立,則死者當喜笑於冥冥之中矣!少勿失望!訣告我大韓帝國二千萬同胞。」

丁未除夜
眼前六十去如塵,自覺疎慵逐歲增。陳迹皆堪為後戒,餘生那得待中興。當年恨不刺秦檜,他日知多悲李陵。家國經營俱失敗,相看還復愧孤鐙。

丁未,1907年。1905年,日逼使韓簽訂新協約,承認日本於韓在漢京設統監,以伊藤博文任之。1905年,伯曾圖誅附日大臣不果,旋被執,流珍島,宥還,1909年卒於漢京,則此詩放還後作也。

自遣
不施屏幛不施床,野客眠多敵日長。青草瘴來江水急,黄梅雨去海天涼。家中長物惟茶銚,身外隨行是藥囊。但幸遭逢無事世,十年高枕杜陵陽。

杜陵
杜陵寒食草齊天,舊柳新蒲水岸邊。數寸鯽魚堪可釣,夜深猶有未歸船。

石室雜詠
幽雲渰渰雨濛濛,石室無人竟日空。病起忽驚秋已晚,楓林寂寞滿江紅。

客中
一夜鄉關入客樓,鳥飛東去水西流。著愁祇擬登高遣,及到登高更著愁。

桃花
開時有雨落時風,看得桃花幾日紅。自是桃花身上事,風曾何罪雨何功。

朴氏山齋
半日旋晴半日陰,江蘺六月槿花深。西城隍媔鳥B寺,北浦橋邊雨照林。隱市嚴遵能有道,登樓王粲豈無心。清泠便是桃源地,只恐他年不易尋。

延豐道中
山路崎嶇秋日昏,馬蹄擊石火光翻。溪頭店舍無人語,槲葉籬邊苦喚門。

卜居三首   選一
稍逐樵夫問藥名,蘆花竹葉是黄精。年來了覺功名誤,勉向山中學養生。

豐城二月贈李馨五
豐城烏鳥盡驚飛,惟有詩人不我違。王粲登樓今已晚,韓康賣藥幾時歸。樽前自覺心肝是,鏡媮椇辰帕菻D。從此提携蕭寺去,一瓶清水洗塵衣。


鄉里相從二十年,如今追憶正茫然。疎狂我已推前輩,離別人應惜此筵。醉眼看花非感壯,春愁無草不牽綿。知渠近日衰尤甚,硯墨凋零几案邊。

鳳泉菴次許星五(奎)
十年寥落一儒生,却就齋居寄世情。澆藥自能尋澗道,借書時復到州城。花間几席春將暮,竹外笻鞋雨適情。來此已知非俗客,教他猿鳥莫相驚。

十一月丁丑抵大邱府
五年重到達成樓,羅綺笙歌屬舊游。政憶煙花迷客夢,即看風雪動鄉愁。山川可喜霑殘墨,歲月還驚入弊裘。四十腐儒天已定,如何奔走不知休。

題金致昊畫扇
滄江直瀉樹林間,不見村閭只見山。晌午漁人歸喫飯,虛舟還使白鷗看。

政,即正。

六月七日草堂書事
草堂重理
窗紗 ,客去香銷日亦斜。直以米鹽多役志,祇緣書劍久辭家。墙頭翠雀啣梅子,池面紅蜓立藕花。江浦風光知不減,病夫還自滯天涯。

八月十五夜
沃州城外海山寬,天宇無雲夜向闌。老去已知明月苦,年來多在異鄉看。蘭花寂寂煙光歇,梧葉涓涓露色寒。客堥峔偶g過慣,如何此地獨悲酸。

同尹韋觀忠夏尹主事柱瓚往雙溪寺道中
行畫岡巒歷澗溪,斜川洞口日將西。羞人野婦回身立,怕客村兒掩面啼。竹婼眳a惟吠犬,稻間一逕自呼雞。山居眼見多佳趣,只是吾生走路低。

聞歌有感
湖南原是老夫家,今夜何堪聽踏歌。人事悲懽隨日異,漢城回首碧山多。

送韓白絳歸國
故園非復我山河,一策西歸可奈何。四萬人家漢城堙A似君忠憤未應多。

聞潤哉被執士圭棄官去
鄉書和淚不堪看,一友為囚一棄官。昨夜海西遙望處,殘星缺月動天端。

舟中贈李鴻卿信媛女史
舟中俱是漢城人,忽地相逢轉眼親。裙帶男兒從古有,隣邦休怪往來頻。

次金藕亭
人間路徑苦難分,盡日南山看白雲。漢水久晴澄似練,楓林將夕赤於焚。非緣驅遣長為客,不料蕭條復見君。家自昔貧身又老,年來經歷不堪聞。

欲寄鄉書道路賒,如何鴻雁一行斜。愁多却怪蟲相語,病久還驚菊已花。老去此身非許國,秋來何處不思家。自知顏髮頹唐甚,猶復樽前惜歲華。

午後歷至鄭江南田舍滯雨
現有詩篇答歲華,使君騎馬到村家。山橋踏破雞腸草,野圃看殘鶯束花。醉手把盃猶恐墜,昏眸書字不妨斜。娟娟梧竹三更雨,燈外時聞起宿鴉。

 (學海書樓 - 黃兆顯老師主講)

朝鮮   黃玹

哭海鶴     
歷落嶔奇七尺身,風霜到老足悲辛。依劉歲久難為客。買决山荒不救貧。蔡澤入秦還有數,宋牼之楚奈無人。吁嗟志大終難遇,五石空瓠孰後珍。

依劉: 指三國時,王粲依劉表事。
蔡澤: 蔡澤,燕人,游學干諸侯。後入秦見應侯范睢,睢以為不及,昭王卒用之代應侯,居秦十餘年,歷事昭王,孝文王 ,莊襄王,卒事始皇帝,為秦使燕,卒使燕丹入質於秦。事見史記蔡澤傳
宋牼: 宋牼之楚,說秦楚無構兵,以為不利也。見孟子.告子下篇。
五石瓠: 莊子.逍遙游》: 惠子謂莊子曰:「魏王貽我大瓠之種,我樹之成而實五石,以盛水漿,其堅不能自舉也。剖之以為瓢,則瓠落無所容。非不呺然大也,吾為其無用而掊之。」莊子曰:「夫子固拙於用大矣。宋人有善為不龜手之藥者,世世以洴澼絖為事。客聞之,請買其方百金。聚族而謀曰:『我世世為洴澼絖,不過數金;今一朝而鬻技百金,請與之。』客得之,以說吳王。越有難,吳王使之將。冬,與越人水戰,大敗越人,裂地而封之。能不龜手一也,或以封,或不免於洴澼絖,則所用之異也。今子有五石之瓠,何不慮以為大樽而浮乎江湖,而憂其瓠落無所容?則夫子猶有蓬之心也夫!」

海鶴,即李伯曾。  

朝鮮   金甯漢

拜高麗忠臣趙公墓
一坏寂寞使人愁,碧草荒園讀古碑。國破餘生無復望,杜門斂跡是吾師。

滿月臺懷古
深山鐵犬寂無聲,麗代繁華一夢輕。御路東風花自墜,荒臺古本月空明。只聞鵠嶺謳謠發,誰識龍江瑞彩生。杜宇何關興廢事,殘春啼血感人情。

(原注:三角為松京(開城)窺峰,故麗朝(高麗皇朝)鑄鐵犬置橐駝橋上,以作守夜之狀。羅末(新羅朝末年)有雞林黃葉,鵠嶺青松之謠。)

麗,此音離。

朝鮮   尹用求

臨絕自輓
負國偷生萬事違,潔身奚補存亡機。不知華表千年鶴,舊日山河可復歸。

千年鶴: 搜神後記卷一:丁令威,本遼東人,學道於靈虛山,後化鶴歸遼,集城門華表柱。時有少年,舉弓欲射之,鶴乃飛,徘徊空中而言曰:有鳥有鳥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歸,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學仙冢纍纍。』遂高上沖天。」

甯漢,字箕五,號東江,又號素翁,以進士官祕書院丞。父遇庚戌國變,(1910年)不受日本偽爵,飲藥死,日酋脅東江襲爵,東江叱之不稍屈,杜門自讀。

金甯漢,黃玹 ,尹用求皆不受日本偽爵而或隱或死,壯志發於詩者,不一而足,可知黷武侵人,何止自辱,但激厲他人浩氣耳,其終乃至自毀,以至國民塗炭,遺禍後生,纂改史實,掩耳盜鈴,自非戇愚,實無恥之甚也。

觀看:  李伯曾海鶴遺音》  (1) 與日本大使伊藤博文書  乙巳    (2) 續刺客傳

 (學海書樓 - 黃兆顯老師主講)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