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附近代學者作家小像

 鄭板橋   詩詞選   頁:  1..   2..


浪淘沙   瀟湘夜雨
風雨夜江寒。篷背聲喧。漁人穩卧客人嘆。明日不知晴也未,紅蓼花殘。   晨起望沙灘。一片波瀾。亂流飛瀑洞庭寬。何處雨晴還是舊,只有君山。

浪淘沙   遠浦歸帆
遠水淨無波。蘆荻花多。暮帆千叠傍山坡。望堭行還不動,紅日西𣨎。   名利竟如何。歲月蹉跎。幾番風浪幾晴和。愁水愁風愁不盡,總是南柯。

浪淘沙   洞庭秋月
誰買洞庭秋。黃鶴樓頭。槐花半老桂花稠。才送斜陽西嶺去,月上簾鈎。   漭漭大荒流。烟淨雲收。萬條銀綫接天浮。不用畫船沽酒去,我自神游。

浪淘沙   種花
宿雨昨宵晴。今日還陰。小樓簾捲賣花聲。伏枕半酣猶未足,又是斜曛。   晴雨總無凭。誑殺愁人。種花聊慰客中情。結實成陰都未卜,眼下青青。

沁園春   恨
花亦無知,月亦無聊,酒亦無靈。把夭桃斫斷,煞他風景。鸚哥煮熟,佐我杯羮。焚硯燒書,椎琴裂畫,毁盡文章抹盡名。滎陽鄭,有慕歌家世,乞食風情。   單寒骨相難更。笑席帽青衫太瘦生。看蓬門秋草,年年破巷,疏窗細雨,夜夜孤燈。難道天公,還鉗恨口,不許長吁一兩聲。顛狂甚,取烏絲百幅,細寫淒清。

滎陽鄭,有慕歌家世,乞食風情句: 唐白行簡李娃傳》:鄭元和進京赴考,戀妓女李亞仙,金盡為鴇母逐,流落街頭,靠打蓮花落為生,後得李娃助,刻苦自勵,應試高中。

青玉案   宦况
十年蓋破黃綢被,盡歷遍官滋味。雨過槐廳天似水。正宜潑茗,正宜開釀,又是文書累。   坐曹一片吆呼碎,衙子催人妝磈儡。束吏平情然也未。酒闌燭跋,漏寒風起,多少雄心退。

滿江紅   金陵懷古
淮人東流,問夜月何時是了。空照徹飄零宮殿,淒涼華表。才子總緣杯酒誤,英雄只向棋盤鬧。問幾家輸局幾家驘,都秋草。   流不斷,長江渺。拔不倒,鍾山峭。剩古碑荒冢,淡鴉殘照。碧葉傷心亡國柳,紅墙墮淚南朝廟。問孝陵松柏幾多存,年年少。

滿江紅   思家
我夢揚州,便想到揚州夢我。第一是隋堤綠柳,不堪烟鎖。潮打三更瓜步月,雨荒十里紅橋火。更紅鮮冷淡不成圓。櫻桃顆。   何日向,江村躲。何日上,江樓卧。有詩人某某,酒人個個。花徑不無新點綴,沙鷗頗有閑功課。將白頭供作折腰人,將毋左。

滿庭芳   晚景
秋水連天,寒鴉掠地,夕陽紅透疏籬。草枯霜勁,颯颯葉聲悲。幾點漁莊雁户,為風波釣艇都稀。關山遠,征人何處,九月未成衣。   柴扉無一事,乾坤偌大,盡可容伊。但著書原錯,學劍全非。漫把絲桐遣興,怕有人户外聞知。如相問,年來踪迹,釆藥未曾歸。

滿江紅   田家四時苦樂歌   錄其一
細雨輕雷,驚蟄後,和風動土。正父老催人早作,東畲南圃。夜月荷鋤村犬吠,晨星叱犢山沉霧。到五更驚起是荒雞,田家苦。   疏籬外,桃花灼。池塘上,楊絲弱。漸茅檐日暖,小姑衣薄。春韭滿園隨意剪,臘醅半瓮邀人酌。喜白頭人醉白頭扶,田家樂。

散曲   錄二

道情

開場白
楓葉蘆花並客舟。烟波江上使人愁。勸君更盡一杯酒。昨日少年今白頭。自家板橋道人是也,我先世元和公公,流落人間,教歌度曲,我如今也譜得道情十首,無非喚醒痴聾,銷除煩惱,每到山青水綠之處,聊以自遣自歌,若遇爭名奪利之場,正好覺人覺世,這也是風流世業,措大生涯,不免將來請教諸公,以當一笑。

老漁翁。一釣竿。靠山崖。傍水灣。扁舟往來無牽絆。沙鷗點點輕波遠。荻港蕭蕭白晝寒。高歌一曲斜陽晚。一霎時波搖金影。驀抬頭月上東山。

老書生。白屋中。說黃虞。道古風。許多後輩高科中。門前僕從雄如虎。陌上旌旗去似龍。一朝勢落成春夢。倒不如蓬門小巷。教幾箇小小蒙童。

〔尾聲〕風流家世元和老。舊曲翻新調。扯碎狀元袍。脫却烏紗帽。俺唱這道情兒歸山去了。

道情,散曲形式之一。本為道士警醒人心世道超脫塵凡的說唱曲,後發展為民間文藝。


潤格詩
畫竹多於買竹錢,紙高六尺價三千。任渠話舊論交接,只當秋風過耳邊。

鄭板橋靠畫養家活口,索畫不與筆潤者甚多,實難應付,乾隆己卯年(1759)接受拙公和尚建議,出了一張潤格(價目表),此詩附後。

教館詩
教館本來是下流,傍人門户渡春秋。半飢半飽清閑客,無鎖無枷自在囚。課少父兄嫌懶惰,功多子弟結寃仇。而今幸得青雲步,遮却當年一半羞。

教舘,書塾先生教學處所。   下流,地位卑下。

題畫竹
秋風昨夜渡瀟湘,觸石穿林慣作狂。惟有竹枝渾不怕,挺然相鬥一千場。
四十年來畫竹枝,日間揮寫夜間思。冗繁削盡留清瘦,畫到生時是熟時。
竹堿謆滅釦韟h,打窗敲户影婆娑。老夫不肯刪除去,留與三更警睡魔。
兩枝修竹出重霄,幾葉新篁倒挂梢。本是同根復同氣,有何卑下有何高。
宦海歸來兩袖空,逢人賣竹畫清風。還愁口說無憑據,暗贜私遍魯東。
新竹高於舊竹枝,全憑老幹為扶持。明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龍孫繞鳳池。
一陣狂風倒捲來,竹枝翻回向天開。掃雲掃霧真吾事,豈屑區區掃地埃。

孫,竹笋別名。

揚州   四首
畫舫乘春破曉烟,滿城絲管拂榆錢。千家養女先教曲,十里栽花算種田。雨過隋堤原不濕,風吹紅袖欲登仙。詞人久已傷頭白,酒暖香温倍悄然。
廿四橋邊草徑荒,新開小港透雷塘。畫樓隱隱烟霞遠,鐵板錚錚樹木凉。文字豈能傳太守,風流原不碍隋皇。量今酌古情何限,願借東風作小狂。
西風又到洗妝樓,衰草連天落日愁。瓦礫數堆樵唱晚,涼雲幾片燕驚秋。繁華一刻人偏戀,鳴咽千年水不流。借問累累荒塚畔,幾人耕出玉搔頭。
江上澄鮮秋水新,邗溝幾日雪迷津。千年戰伐百餘次,一歲變更何限人。盡把黃金通顯要,惟餘白眼到清貧。可憐道上饑寒子,昨日華堂卧錦茵。

哭犉兒
天荒食粥竟為長,慚對吾兒淚數行。今日一匙澆汝飯,可能呼起更重嘗。

鄭板橋五十二歲時始得此子,不幸六歲夭折。

鄴城
划破寒雲漳水流,殘星畫角動譙樓。孤城旭日牛羊出,萬里新霜草木秋。銅雀荒涼遺瓦在,西陵風雨石人愁。分香一夕雄心盡,碑板仍題漢徹侯。

悍吏
縣官編丁著圖甲,悍吏入村捉雞鴨。縣官養老賜帛肉,悍吏沿村括稻谷。豺狼到處無虛過,不斷人喉抉人目。長官好善民已愁,况以不善司民牧。山田苦旱生草菅,水田浪闊聲潺潺。聖主深仁發天庾,悍吏貪勒為刁奸。索逋汹汹虎而翼,叫呼楚撻無寧刻。村中殺雞忙作食,前村後村已屏息。鳴呼長吏定不知,知而故縱非人為。
  

私刑惡   自魏忠賢考掠群賢,淫刑百出,其遺毒猶在人間。胥吏以慘掠取錢,官長或不知也 。仁人君子,有至痛焉。
官刑不敵私刑惡,掾吏搏人如豕搏。斬筋抉髓剔毛髮,督盜搜贜例苛虐。吼聲突地無人色,忽漫無聲四肢直。游魂蕩漾不得死,婉轉回蘇天地黑。本因凍餒迫為非 。又值奸刁取自肥。一絲一粒 盡搜索,但凭皮骨當嚴威。累累妻女小兒童,拘囚繫械網一空。牽累無辜十七八,夜來鎖得鄰家翁。鄰家老翁年七十,白梃長椎敲更急。雷霆收聲怯吏威,雲昏雨黑蒼天泣。

但凭皮骨當嚴威: 抵擋殘酷的刑訊。

撫孤行
十年夫殁扃書簏,歲歲晒書抱書哭。縹緗破裂方錦紋,玉軸牙簽斷湘竹。孀婦義不賣藏書,况有孤雛是遺腹。四壁塗鴉嗔不止,十日索墨五日紙。學俸無錢愧塾師,綫腳針頭勞十指。燈昏焰短空房黑,兒讀無多母長織。敗葉走地風沙沙,檢點兒眠聽曉鴉。

頭六句說妻子不捨得賣掉亡夫的圖書字畫,年年整理修補,留待兒子長大用來學習。

別梅鍳上人
海陵南郭居人少,古樹斜陽破佛樓。一徑晚烟籬菊瘦,幾家黃葉豆棚秋。雲山有約憐狂客,鐘鼓無情老比邱。回首舊房留宿處,暗窗寒紙颯颼颼。

芭蕉
芭蕉葉葉為多情,一葉才舒一葉生。自是相思抽不盡,卻教風雨怨秋聲。

山中雪後
晨起開門雪滿山,雪晴雲淡日光寒。檐流未滴梅花凍,一種清孤不等閒。

題畫
兩岸青山聚米多,長江窄窄一條梭。千秋征戰誰將去,都入漁家破網羅。

聚米多: 後漢書言馬援有聚米為山,指畫形勢,布設戰陣。此指兩岸青山曾多為戰爭之地。

小廊
小廊茶熟已無烟,折取寒花瘦可憐。寂寂柴門秋水闊,亂鴉揉碎夕陽天。

落拓
乞食山僧廟,縫衣歌妓家。年年江上客,只是為看花。

燕京雜詩三首
不燒鉛汞不逃禪,不愛烏紗不要錢。但願清秋長夏日,江湖常放米家船。
偶因煩熱便思家,千里江南道路賒。門外綠楊三十頃,西風吹滿白蓮花。
碧紗窗外綠芭蕉,書破繁陰坐寂寥。小婦最憐消渴疾,玉盤紅顆進冰桃。

訪青崖和尚壁間晴嵐學土虛亭侍讀原韻   (錄一)
渴疾由來亦易消,山前酒旆望非遙。夜深更飲秋潭水,帶月連星舀一瓢。

法海寺訪仁公   (錄二)
參差樓殿密遮山,鴉雀無聲樹影閑。門外秋風敲落葉,錯疑人叩紫金鐶。
樹滿空山葉滿廊,袈裟吹透北風涼。不知多少秋滋味,卷起湘帘問夕陽。

李氏小園   (錄二)
小園十畝寬,落落數間屋。春草無穢滋,寒花有餘馥。閉戶養老母,拮据市粱肉。大兒執鸞刀,縷縷切紅玉。次兒拾柴薪,細火煨陸續。煙飄豆架青。香透疏籬竹。貧家滋味薄 ,得此當鼎餗。弟兄何所餐,宵來母剩粥。
晨起縫破衣,針線不成行。母年七十四,眼昏手又僵。裝綿苦欲厚,用線苦欲長。線長衣縫緊,綿厚耐雪霜。裝成令兒暖,母衣單薄涼。不衣逆母懷,衣之情內傷。

細君
為折桃花屋角枝,紅裙飄惹綠楊絲。無端又坐青莎上,遠遠張機捕雀兒。

貧士
貧士多窘艱。夜起披羅幃。徘徊立庭樹,皎月墮晨輝。念我故人好,謀告當無違。出門氣頗壯,半道神已微。相遇作冷語,吞話還來歸。歸來對妻子,局促無威儀。誰知相慰藉,脫簪典舊衣。入廚燃破釜,煙光凝朝暉。盤中宿果餅,分餉諸兒饑。待俄富貴來,鬢髮短且稀。莫以新花枝,誚此蘼蕪非。

花枝: 借指漂亮的女子。   蘼蕪: 喻年華已逝的結髮妻子。

江晴   (錄一)
霧堣s疑失,雷鳴雨未休。夕陽開一半,吐出望江樓。

范縣
四五十家負郭民,落花廳事淨無塵。苦蒿菜把鄰僧送,禿袖鶉衣小吏貧。尚有隱幽難盡燭,何曾頑梗竟能馴。縣門一尺情猶隔,況是君門隔紫宸。

范縣: 河南省東北部,原屬山東省,作者曾任范縣令。   燭: 明察,洞悉。

寄招哥
十五娉婷嬌可憐。憐渠尚少四三年。宦囊蕭瑟音書薄,略寄招哥買粉錢。

招哥:京師小歌女,首唱板橋道情

懷揚州舊居
樓上佳人架上書,燭光微冷月來初。偷開繡帳看雲鬢,擘斷牙簽拂蠹魚。謝傅青山為院落,隋家荒草入園蔬。思鄉懷古兼傷暮,江雨江花爾自如。

揚州舊居:原注指李氏小園,賣花翁汪髯所築。

黃慎
愛看古廟破苔痕,慣寫荒崖亂樹根。畫到情神飄沒處,更無真相有真魂。

黃慎,揚州八怪之一。   〈更無真相句:指求神似而不求形似的境界。

漁家
賣得鮮魚百二錢,糴糧炊飯放歸船。撥來濕葦燒難看,曬在垂楊古道邊。

逃荒行
十日賣一兒,五日賣一婦。來日剩一身,茫茫即長路。長路迂以遠,關山雜豺虎。天荒虎不饑,盰人伺岩阻。豺狼白晝出,諸村亂擊鼓。嗟予皮髮焦,骨斷折腰膂。見人目先瞪 ,得食咽反吐。不堪充虎餓,虎亦棄不取。道旁見遺嬰,憐拾置擔釜。賣盡自家兒,反為他人撫。路婦有同伴,憐而與之乳。咽咽懷中聲,咿咿口中語。似欲呼爺娘,言笑令人楚 。千里山海關,萬里遼陽戍。嚴城嚙夜星,村燈照秋滸。長橋浮水面,風號浪偏怒。欲渡不敢攖,橋滑足無屨。前牽復後曳,一跌不復舉。過橋歇古廟,聒耳聞鄉語。婦人叙親姻 ,男兒說門户。歡言夜不眠,似 欲忘愁苦。未明復起行,霞光影踽踽。邊牆漸以南,黃沙浩無宇。或云薛白衣,征遼從此去。或云隋焬皇,高麗拜雄武。初到若夙經,艱辛更談古。幸遇新主人 ,區脫與眠處。長犁開古磧,春田耕細雨。字牧馬牛羊,斜陽谷量數。身安心轉悲,天南渺何許。萬事不可言,臨風淚如注。

盰人伺岩阻句:作者手稿為「肝人伺岩阻」,有作「盱人飼岩阻」者 。伺,飼兩可解,「肝」疑為「盰」之筆誤。   盰:張目,裂眥。   伺:偵察,伺機。   岩阻:險阻處。
薛白衣:唐大將,農民出身的薛仁貴。   區脫:邊境屯兵守望處,匈奴語稱區脫。

還家行
死者葬沙漠 ,生者還舊鄉。遙聞齊魯郊,谷黍等人長。日營青岱雲,足辭遼海霜。拜墳一痛哭,永別無相望。春秋社燕雁,封淚遠寄將。歸來何所有,兀然空四牆。井蛙跳我灶,狐狸據我床。驅狐窒鼯鼠,掃徑開堂皇。濕泥塗舊壁,嫩草覆新黃。桃花知我至,屋角舒紅芳。舊燕喜我歸,呢喃話空梁。蒲塘春水暖,飛出雙鴛鴦。念我故妻子,羈賣東南莊。聖恩許歸贖,携錢負橐囊。其妻聞夫至,且喜且彷徨。大義歸故夫,新夫非不良。摘去乳下兒,抽刀割我腸。其兒知永絕,抱頸索阿娘。墮地幾翻覆,淚面塗泥漿。上堂辭舅姑,舅姑淚浪浪。贈我菱花鏡,遺我泥金箱。賜我舊簪珥,包并羅衣裳。好好作家去,永永無相忘。後夫年正少,慚慘難禁當。潛身匿鄰舍,背樹倚斜陽。其妻徑以去,繞隴過林塘。後夫携兒歸,獨夜卧空房。兒啼父不寐,燈短夜何長。

作者此詩應作在山東范縣任上。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