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 元明散曲雜劇參考資料

錄鬼簿     元曲選    六十種曲     天台陶九成論曲

錄鬼簿序  
新編錄鬼簿卷上 新編錄鬼簿卷下
前輩已死名公有樂府行于世者 方今已亡名公才人余相知者,爲之作傳,以〔凌波曲〕吊之
方今名公 已死才人不相知者
 前輩已死名公才人有所編傳奇行于世者 方今才人相知者,紀其姓名行實并所編
  方今才人聞名而不相知者
  後序

錄鬼簿序
 
賢愚壽夭、死生禍福之理,固兼乎氣數而言,聖賢未嘗不論也。蓋陰陽之詘伸,即人鬼之生死,人而知夫生死之道,順受其正,又豈有岩牆桎梏之厄哉!雖然,人之生斯世也,但以已死者爲鬼,而不知未死者亦鬼也。酒罌飯囊、或醉或夢、塊然泥土者,則其人與已死之鬼何异?此固未暇論也。其或稍知義理,口發善言,而于學問之道,甘於暴棄,臨終之後,漠然無聞,則又不若塊然之鬼爲愈也。予嘗見未死之鬼吊已死之鬼,未之思也,特一間耳。獨不知天地開闢,亘古及今,自有不死之鬼在。何則?聖賢之君臣、忠孝之士子,小善大功、著在方册者,日月炳焕,山川流峙,及乎千萬劫無窮已,是則雖鬼而不鬼者也。余因暇日,緬懷故人,門第卑微,職位不振,高才博識,俱有可錄,歲月彌久,湮没無聞,遂傳其本末,吊以樂章,復以前乎此者,叙其姓名,述其所作,冀乎初學之士,刻意詞章,使冰寒于水,青勝于藍,則亦幸矣。名之曰《錄鬼簿》。嗟乎!余亦鬼也,使已死未死之鬼,作不死之鬼,得以傳遠,余又何幸焉!若夫高尚之士、性理之學,以爲得罪于聖門者,吾黨且噉蛤蜊,别與知味者道。
 

至順元年龍集庚午月建甲申二十二日辛未古汴鍾嗣成序。

 

新編錄鬼簿卷上
 
前輩已死名公有樂府行于世者
 
董解元   大金章宗時人,以其創始,故列諸首。
太保劉公秉忠
商政叔學士
杜善夫散人
閻仲章學士
張子益平章
王和卿學士
盍志學學士
楊西庵參政
胡紫山宣慰少凱
盧踈齋學士
處道
 
姚牧庵參政
徐子方憲使
不忽木平章
史中丞
張九元帥
荊幹臣參政
 陳草庵中丞
張夢符憲使
 陳國寳憲使
劉中庵承旨
馬彥良都事

 
趙子昂承旨
闞彥舉學士
白無咎學士
滕玉霄應奉
鄧玉賓同知
馮海粟待制
貫酸齋學士
曹光輔學士
郝新齋左丞


 

 

方今名公
 
曹以齋尚書克明
劉時中待制
薩天錫照磨
李溉之學士
曹子貞學士
 馬昂夫總管
班恕齋知州彥功
馮雪芳府判
王繼學中丞
     
右前輩公卿居要路者,皆高才重名,亦于樂府留心。蓋文章政事,一代典刑,乃平日之所學;而歌曲詞章,由于和順積中,英華自然發外。自有樂章以來,得其名者止于此。蓋風流藴藉,自天性中來;若夫村朴鄙陋,固不必論也。

 

前輩已死名公才人有所編傳奇行于世者
 
關漢卿大都人。太醫院尹。號已齋叟。

關張雙赴西蜀夢
董解元醉走柳絲亭
丙吉教子立宣帝
薄太后走馬救周勃
太常公主認先皇
曹太后死哭劉夫人
荒墳梅竹鬼團圓
徐夫人雪恨萬花堂
閨怨佳人拜月庭
呂蒙正風雪破窰記
風月狀元三負心
晏叔元風月鷓鴣天
没興風雪瘸馬記
錢大尹智寵謝天香
金銀交鈔三告狀
姑蘇臺范蠡進西施
蘇氏進織錦回文
開封府蕭王勘龍衣
介休縣敬德降唐
杜蘂娘智賞金線池
昇仙橋相如題柱
金谷園緑珠墜樓
漢匡衡鑿壁偷光
柳花亭李婉復落娼
風雪狄梁公
望江亭中秋切鱠旦
甲馬營降生趙太祖
賢孝婦風雪雙駕車
屈勘宣華妃
雙提屍冤報汴河冤
月落江梅怨
老女壻金馬玉堂春
煙月救風塵
宋上皇禦斷姻緣簿
管寧割席
崔玉簫擔水澆花旦
晉國公裴度還帶
隋煬帝牽龍舟
白衣相高鳳漂麥
唐明皇哭香囊
孫康映雪
唐太宗哭魏徵
鄧夫人哭存孝
關大王單刀會
温太真玉鏡臺
武則天肉醉王皇后
翠華妃對玉釵
漢元帝哭昭君
劉盼盼鬧衡州
劉夫人救啞子
呂無雙銅瓦記
風流孔目春衫記
萱草堂玉簪記
錢大尹鬼報緋衣夢
醉娘子三撇嵌
楚雲公主酹江月
詐妮子調風月
魯元公主三噉赦

高文秀東平人。府學生。早卒。

黑旋風鬥鷄會
黑旋風詩酒麗春園
黑旋風窮風月
黑旋風大鬧牡丹園
黑旋風喬教學
黑旋風敷演劉耍和
黑旋風雙獻頭
老郎君養子不及父
病樊噲打呂胥
黑旋風借屍還魂
劉先主襄陽會
禹王廟霸王舉鼎
窮秀才雙棄瓢
忠義士班超投筆
煙月門神訴冤
五鳳樓潘安擲果
須賈誶范睢
好酒趙元遇上皇
周瑜謁魯肅
木叉行者鎖水母
伍子胥棄子走樊城
豹子尚書謊秀才
豹子秀才不當差
太液池兒女並頭蓮
豹子令史干請俸
風月害夫人
相府門廉頗負荊
鄭元和風雪打瓦罐
禦史臺趙堯辭金
醉秀才戒酒論杜康
志公和尚開啞禪
宣帝問張敞畫眉

鄭廷玉彰德人。

楚昭王踈者下船
宋上皇禦斷金鳳釵
齊景公駟馬奔陣
包待制智勘後庭花
采石渡漁父辭劍
吹簫女悔教鳳凰兒
冷臉劉斌料到底
尉遲公鞭打李道焕
布袋和尚忍字記
子父夢秋夜欒城驛
孟縣宰因禍致福
賣兒女没興王公綽
風月郎君雙教化
一百二十行販揚州
冤報冤貧兒乍富
看錢奴冤家債主
曹伯明復勘贜
漢高祖哭韓信
風月七真堂
蕭丞相復勘贜
孫恪遇猿
孟姜女送寒衣
奴殺主因福折福

白仁甫文舉之子。名朴。真定人。號蘭谷先生。贈嘉議大夫、太常禮儀院卿。

秋江風月鳳凰船
唐明皇秋夜梧桐雨
鴛鴦簡牆頭馬上
韓翠蘋禦水流紅葉
唐明皇遊月宮
董秀英花月東牆記
漢高祖斬白蛇
祝英臺死嫁梁山伯
閻師道趕江
楚莊王夜宴絶纓會
蕭翼智賺蘭亭記
泗上亭長
崔護謁漿
蘇小小月夜錢塘夢
薛瓊瓊月夜銀筝怨

庾吉甫名天錫。大都人。中書省掾,除員外郎、中山府判。

常何薦馬周
隋煬帝江月錦帆舟
裴航遇雲英
孟嘗君鷄鳴度關
列女青綾臺
會稽山買臣負薪
玉女琵琶怨
薛昭誤入蘭昌宮
秋夜凌波夢
封騭先生駡上元
英烈士周處三害
楊太真霓裳怨
秋月蕊珠宮
蘇小卿麗春園
楊太真華清宮

馬致遠大都人。號東籬。任江浙行省務官。

劉阮誤入桃源洞
呂太后人彘戚夫人
江州司馬青衫淚
風雪騎驢孟浩然
呂洞賓三醉岳陽樓
王祖師三度馬丹陽
太華山陳摶高卧
孟朝雲風雪歲寒亭
凍吟詩踏雪尋梅
呂蒙正風雪齋後鐘
大人先生酒德頌
孤雁漢宮秋

 

 

 

李文蔚真定人。江州路瑞昌縣尹。

張子房圯橋進履
漢武帝死哭李夫人
謝安東山高卧趙公輔次本監咸韻
蔡逍閑醉寫石州慢
謝玄破苻堅
盧亭亭擔水澆花旦
金水題紅怨
燕青射雁
秋夜芭蕉雨
報冤臺燕青撲魚
風雪推車記
濯錦江魚雁傳情

李直夫女直人。德興府住。即蒲察李五。

武元皇帝虎頭牌
穎考叔孝諫莊公
風月郎君怕媳婦
鄧伯道棄子留姪
宦門子弟錯立身
尾生期女渰藍橋
歹鬥娘子勸丈夫
念奴教樂府
俏郎君占斷風光好
晏叔原風月夕陽樓
謊郎君敗壞盡風光好


吳昌齡西京人。

唐三藏西天取經
張天師夜祭辰鈎月
浣紗女抱石投江
鬼子母揭鉢記
那吒太子眼睛記
狄青撲馬
浪子回回賞黃花
貨郎末泥
月夜走昭君

王實甫大都人。

東海郡于公高門
韓彩雲絲竹芙蓉亭
孝父母明達賣子
崔鶯鶯待月西厢記
曹子建七步成章
蘇小卿月夜販茶舡
才子佳人拜月亭
四大王歌舞麗春堂
趙光普進梅諫
呂蒙正風雪破窰記
陸績懷橘
詩酒麗春園
雙蕖怨
嬌紅記

武漢臣濟南府人。

抱姪
𢹂男魯義姑
趙太祖創立天子班
虎牢關三戰呂布鄭德輝次本
鄭瓊娥梅雪玉堂春
女元帥掛甲朝天
謝瓊雙千里關山怨
曹伯明錯勘贜次本
四哥哥神助提頭鬼
窮韓信登壇拜將
散家財天賜老生兒

王仲文大都人。

淮陰縣韓信乞食
齊賢母三教王孫賈
洛陽令董宣强項
諸葛亮秋風五丈原
感天地王祥卧冰
趙太祖夜斬石守信
七星壇諸葛祭風
救孝子烈母不認屍
漢張良辭朝歸山
孟月梅寫恨錦香亭

李壽卿太原人。將仕郎,除縣丞。

説專諸伍員吹簫
鼓盆歌莊子嘆骷髏
月明三度臨岐柳
司馬昭復奪受禪臺
舡子和尚秋蓮夢
呂太后夜鎮鑑湖亭
呂太后定計斬韓信
呂無雙遠波亭
呂太后祭滻水
辜負呂無雙與《遠波亭》關目同

尚仲賢真定人。江浙行省務官。

陶淵明歸去來詞
海神廟王魁負桂英
鳳凰坡越娘背燈
張生煮海
洞庭湖柳毅傳書
崔護謁漿十六曲次本
没興花前秉燭旦
武成廟諸葛論功
尉遲恭三奪㮶
漢高祖濯足氣英布

石君寳平陽人。

魯大夫秋胡戲妻
李亞仙詩酒曲江池
呂太后醢彭越
趙二世醉走雪香亭
柳眉兒金錢記
張天師斷歲寒三友
窮解子紅綃驛
東吳小喬哭周瑜
士女秋香怨
諸宮調風月紫雲亭

楊顯之大都人。與漢卿莫逆交,凡有珠玉,與公較之。

臨江驛瀟湘夜雨
蕭縣君風雪酷寒亭
醜駙馬射金錢
蒲魯忽劉屠大拜門
黑旋風喬斷案
大報冤兩世辨劉屠
劉泉進瓜
借通縣跳神師婆旦

紀天祥(紀君祥)大都人。與李壽卿、鄭廷玉同時

趙氏孤兒冤報冤
韓湘子三度韓退之
曹伯明錯勘贜
信安王斷復販茶舡
李元真松陰記
驢皮記

于伯淵平陽人。

丁香回回鬼風月
莽和尚復奪珍珠旗
呂太后餓劉友
尉遲公病立小秦王
白門斬呂布
狄梁公智斬武三思

戴善甫真定人。江浙行省務官。

陶秀實醉寫風光好
關大王三捉紅衣怪
柳耆卿詩酒翫江樓
伯瑜泣杖
諸宮調風月紫雲亭

王廷秀山東益都人。淘金千户。

秦始皇坑儒焚典
周亞夫屯細柳營
石頭和尚草庵歌
鹽客三告狀

張時起字才英。東平府學生。長蘆居

霸王垓下别虞姬
昭君出塞
賽花月秋千記六折
沈香太子劈華山

費唐臣大都人。君祥之子。

蘇子瞻風雪貶黃州
斬鄧通
漢丞相韋賢籯金

趙子祥

太祖夜斬石守信次本
崔和擔土
 風月害夫人次本

姚守中洛陽人。牧庵學士姪。平江路吏。

褚遂良扯詔立東宮
神武門逄萌掛冠
漢太守郝廉留錢

李好古保定人。

巨靈劈華嶽
張生煮海
趙太祖鎮兇宅

趙文殷彰德人。教坊色長

張果老度脱啞觀音
渡孟津武王伐紂


張國寳大都人。即喜時豐。教坊管勾。

相國寺公孫汗衫記
漢高祖衣錦還鄉
薛仁貴衣錦還鄉

紅字李二京兆人。教坊劉耍和壻。

折擔兒武松打虎
病揚雄
板踏兒黑旋風

花李郎劉耍和壻

莽張飛大鬧相府院
撇操判官釘一釘

趙天錫汴梁人。鎮江府判。

試湯餅何郎傅粉
賈愛卿金釵剪燭

梁進之大都人。警巡院判,除縣尹,又除大興府判,次除知和州。與漢卿世交。

東海郡于公高門旦本
趙光普進梅諫

王伯成涿州人。有《天寳遺事》諸宮調行于世。

李太白貶夜郎
 張騫泛浮槎

孫仲章大都人。

金章宗斷遺留文書
卓文君白頭吟

趙明道大都人。
韓湘子三赴牡丹亭
陶朱公范蠡歸湖

趙公輔平陽人。儒學提舉。

晉謝安東山高卧次本
栖鳳堂倩女離魂

李子中大都人。知事除縣尹。

賈充宅韓壽偷香
崔子弑齊君

李進取大名人。官醫大夫。

神龍殿欒巴噀酒
窮解子破傘雨
司馬昭復奪受禪臺

岳伯川濟南人。

羅光遠夢斷楊貴妃
呂洞賓度鐵拐李岳

康進之棣州人。

梁山泊黑旋風負荊
黑旋風老收心

顧仲清東平人。清泉場司令。

滎陽城火燒紀信
陵母伏劍

石子章大都人。

黃貴娘秋夜竹窗雨
秦翛然竹塢聽琴

侯正卿真定人。號艮齋先生。

關盼盼春風燕子樓

史九散仙真定人。武昌萬户。

花間四友莊周夢

孟漢卿亳州人。

張鼎智勘魔合羅

李寬甫大都人。刑部令史,除廬州合淝縣尹。

漢丞相丙吉問牛喘

李行甫絳州人。

包待制智賺灰欄記

費君祥大都人。唐臣父。與漢卿交。有《愛女論》行于世。

才子佳人菊花會

江澤民真定人。

糊突包待制

 陳寧甫大名人。

風月兩無功

陸顯之汴梁人。有《好兒趙正》話本。

宋上皇碎冬凌

狄君厚平陽人。

晉文公火燒介子推

孔文卿平陽人。

秦太師東窗事犯

張壽卿東平人。江浙省掾史。

謝金蓮詩酒紅梨花

劉唐卿太原人。皮貨所提舉。在王彥博左丞席上曾詠「博山銅、細裊香風」者。

李三娘麻地捧印
蔡順摘椹養母

彭伯威保定人。

四不知月夜京娘怨

李時中大都人。中書省掾,除工部主事。

開壇闡教黃糧夢第一折馬致遠第二折李時中第三折花李郎學士第四折紅字李二

 

 

 

 

 

 

 

 

 

右前輩編撰傳奇名公,僅止于此。才難之云,不其然乎?余僻處一隅,聞見淺陋,散在天下,何地無才?蓋聞則必達,見則必知。姑叙其姓名於右。其所編撰,余友陸君仲良,得之于克齋先生吳公,然亦未盡其詳。余生也晚,不得預几席之末,不知出處,故不敢作傳以吊云。

 
新編錄鬼簿卷下
 
方今已亡名公才人余相知者,爲之作傳,以〔凌波曲〕吊之
 
宮大用,名天挺。大名開州人。歷學官,除釣臺書院山長。爲權豪所中,事獲辯明,亦不見用。卒于常州。先君與之莫逆交,故余常得侍坐,見其吟詠。文章筆力,人莫能敵;樂章歌曲,特餘事耳。

宋仁宗禦覽托公書
會稽山越王嘗膽
宋上皇禦賞鳳凰樓
死生交范張鷄黍
嚴子陵釣魚臺
濟饑民汲黯開倉

豁然胸次掃塵埃,久矣聲名播省臺。先生志在乾坤外,敢嫌天地窄。更詞章壓倒元白。憑心地,據手策,數當今無此英才。
 

鄭德輝,名光祖。平陽襄陵人。以儒補杭州路吏。爲人方直,不妄與人交,故諸公多鄙之,久則見其情厚,而他人莫之及也。病卒,火葬于西湖之靈芝寺。諸公吊送,各有詩文。公之所作不待備述,名香天下,聲振閨閣,伶倫輩稱『鄭老先生』,皆知其爲德輝也。惜乎所作貪於俳諧,未免多于斧鑿,此又别論焉。

李太白醉寫秦樓月
醜齊后無鹽破連環
陳後主玉樹後庭花
放太甲伊尹扶湯
三落水鬼泛采蓮舡
秦趙高指鹿爲馬
a梅香翰林風月
崔懷寳月夜聞筝
醉思鄉王粲登樓
輔成王周公攝政
王太后摔印哭孺子
迷青瑣倩女離魂
虎牢關三戰呂布末旦頭折次本
齊景公哭晏嬰
謝阿蠻梨園樂府
周亞夫細柳營
紫雲娘

乾坤膏馥潤肌膚,錦繡文章滿肺腑,筆端寫出驚人句。解番騰、今共古,名詞場老將伏輸。《翰林風月》,《梨園樂府》,端的是曾下工夫。
 

金志甫,名仁傑。杭州人。余自幼時聞公之名,未得與之見也。公小試錢穀,給由江浙,遂一見,如平生歡。交往二十年如一日。天曆元年戊辰冬,授建康崇寧務官,明年己巳正月叙别,三月,其二子護柩來杭,知公氣中而卒。嗚呼,惜哉!所述雖不駢麗,而其大㮣多有可取焉。

玉津園智斬韓太師
秦太師東窗事犯喜春來按
蕭何月夜追韓信
周公旦抱子設朝
長孫皇后鼎鑊諫
蔡琰還朝次本
 蘇東坡夜宴西湖夢

心交元不問親踈,契飲那能較有無。誰知一上金陵路,嘆亡之命矣夫。夢西湖何不歸歟?魂來處,返故居,比梅花想更清癯。
 

范子安,名康。杭州人。明性理,善講解,能詞章,通音律。因王伯成有《李太白貶夜郎》,乃編《杜子美遊曲江》,一下筆即新奇,蓋天資卓异,人不可及也。

陳季卿悟道竹葉舟
曲江池杜甫遊春

詩題雁塔寫秋空,酒滿𦨻舡棹晚風,詩籌酒令閑吟詠。占文場、第一功,掃千軍筆陣元戎。龍蛇夢,狐兔踪,半生來彈指聲中。
 

曾瑞卿,名瑞。大興人。自北來南,喜江浙人才之多,羡錢塘景物之盛,因而家焉。神采卓异,衣冠整肅,優游于市井,灑然如神仙中人。志不屈物,故不願仕,自號褐夫。江淮之達者,歲時饋送不絶,遂得以徜徉卒歲。臨終之日,詣門吊者以千數。余嘗接見音容,獲承言話,勉勵之語,潤益良多。公善丹青,能隱語,小曲有《詩酒餘音》行于世。

才子佳人誤元宵

江湖儒士慕高名,市井兒童誦瑞卿。衣冠濟楚人欽敬,更心無寵辱驚。樂幽閒不解趨承。身如在,死若生,想音容猶見丹青。
 

 沈和甫,名和。杭州人。能詞翰,善談謔,天性風流,兼明音律。以南北調合腔,自和甫始,如《瀟湘八景》、《歡喜冤家》等曲,極爲工巧。後居江州,近年方卒。江西稱爲『蠻子關漢卿』者是也。

祈甘雨貨郎朱蛇記
徐駙馬樂昌分鏡記
鄭玉娥燕山逢故人
鬧法場郭興阿楊
 歡喜冤家

五言嘗寫和陶詩,一曲能傳冠柳詞,半生書法欺顔字。占風流、獨我師,是梨園南北分司。當時事,仔細思,細思量不似當時。
 

鮑吉甫,名天祐。杭州人。初業儒,長事吏,簿書之役,非其志也。跬步之間,惟務搜奇索古而已。故其編撰,多使人感動詠嘆。余嘗與之談論節要,至今得其良法。才高命薄,今猶古也,竟止崑山州吏而卒。

王妙妙死哭秦少游
史魚屍諫衛靈公
忠義士班超投筆
貪財漢爲富不仁
摘星樓比干剖腹
英雄士楊震辭金
漢丞相宋弘不諧
孝烈女曹娥泣江

平生詞翰在宮商,兩字推敲付錦囊。聳吟肩有似風魔狀,苦勞心、嘔斷腸。視榮華總是乾忙。談音律,論教坊,唯先生占斷排場。
 

陳存甫,名以仁。杭州人。以家務雍容,不求聞達。日與南北士大夫交遊,僮僕輩以茶湯酒果爲厭,公未嘗有難也,然其名因是而愈重。能博古,善謳歌。其樂章間出一二,俱有駢麗之句。

十八騎誤入長安
錦堂風月

錢塘風物盡飄零,賴有斯人尚老成。爲朝元恐負虚皇命,鳳簫寒、鶴夢驚,駕天風直上蓬瀛。芝堂静,蕙帳清,照虚梁落月空明。
 

范冰壺,名居中,字子正,冰壺其號也。杭州人。父玉壺,前輩名儒,假卜術爲業,居杭之三元樓前。每歲元夕,必以時事題于燈紙之上,杭人聚觀,遠近皆知父子之名。公精神秀异,學問該博,嘗出大言矜肆,以爲筆不停思,文不閣筆。諸公知其有才,不敢難也。善操琴,能書法。其妹亦有文名,大德年間被旨赴都,公亦北行。以才高不見遇,卒于家。有樂府及南北腔行于世。

向歆傳業振家聲,羲獻臨池播令名。操焦桐只許知音聽,售千金、價未輕。有誰如父子才能。冰如玉,玉似冰,暎壺天表媦幘M。
 

施君美,名惠。杭州人。居吳山城隍廟前,以坐賈爲業。公巨目美髯,好談笑。余嘗與趙君卿、陳彥實、顔君常至其家,每承接款,多有高論。詩酒之暇,惟以填詞和曲爲事。有《古今砌話》,亦成一集,其好事也如此。

道心清静絶無塵,和氣雍容自有春。吳山風月收拾盡,一篇篇、字字新。但思君賦盡停雲。三生夢,百歲身,到頭來衰草荒墳。
 

黃德潤,名天澤。杭州人。和甫沈公同母弟也。風流醖藉,不减其兄。幼年屑就簿書,先在漕司,後居省府,鬱鬱不得志。堦山聽補州吏,又不獲用,咄咄書空而已,然亦竟不歸而終。公有樂府,播于世人耳目,無賢愚皆稱賞焉。

一心似水道爲鄰,四體如春德潤身。風流才調真英俊,軼前車、繼後塵。謾蒼天委任斯文。岐山鳳,魯甸麟,時有亨屯。
 

沈拱之,名拱。杭州人。天資穎悟,文質彬彬,然惟不能俯仰,故不願仕。所編樂府最多。以老無後,病無所歸,存甫館於家,不旬日而亡。存甫殯送之,重友誼也。

掀髯得句細推敲,舉筆爲文善解嘲。天生才藝藏懷抱,奈玉石相混淆,更多逢世事咬嗃。蜂爲市,燕有巢,吊斜陽緩步西郊。
 

趙君卿,名良弼。東平人。總角時與余同里閈,同發蒙,同師鄧善之、曹克明、劉聲之三先生,又于省府同筆硯。公經史問難、詩文酬唱,及樂章小曲,隱語傳奇,無不究竟。所編《梨花雨》,其辭甚麗。後補嘉興路吏,遷調杭州。天曆元年冬卒于家。公之風流醖藉,開懷待客,人所不及,然亦以此見廢。能裁字,善丹青,但以末技,故不備錄。

春夜梨花雨

閑中袖手刻新詞,醉後揮毫寫舊詩,兩般總是龍蛇字。不風流、難會此,更文才宿世天資。感夜雨梨花夢,嘆秋風兩鬢絲,住人間能有多時?
 

 陳彥實,名無妄。東平人。與余及君卿同舍。性資沈重,事不苟簡,以苛刻爲務,訐直爲忠。與人寡合,人亦難之。公于樂府、隱語無不用心。補衢州路吏,後遷婺州,陞浙東憲吏,調福建道。天曆二年三月,以憂卒,其弟彥正殯葬之。樂府甚多,惜乎其不甚傳也。

府垣歲月露忠肝,憲幕冰霜豈汗顔。何其薏苡生讒間,甘心願就閑。轉回頭夢入槐安。後會何時再,英靈甚日還,望東南翹首三山。
 

廖弘道,名毅。建康人。泰定三年丙寅春,因余友周仲彬與之會,即叙平生歡。時出一二舊作,皆不凡俗。如〔越調〕『一點靈光』,借燈爲喻;〔仙呂·賺煞〕曰:『因王魁淺情,將桂英薄倖,致令得潑煙花不重俺俏書生。』發越新鮮,皆非蹈襲。天曆二年春,抱疾喪于友人江漢卿家。漢卿與黃焕章買棺具斂,召其親來,火葬城外寺中。公能書,善行文,不幸早卒。題伍王廟壁有〔折桂令〕一曲,及有絶句:『浩浩凌雲志,巍巍報國心。忠魂與潮汐,萬古不消沉。』其感慨激烈,徒增悵怏。噫!天之生物也,裁成輔相以左右民,奈何如是之偏戾也!人猶有所憾者,良以此夫!

人間未得註金甌,天上先教記玉樓。恨蒼穹不與斯人壽,未成名、一土丘,嘆平生壯志難酬。朝還暮,春又秋,爲思君淚滿鸘裘。
 

喬夢符,名吉甫。太原人。號笙鶴翁,又號惺惺道人。美容儀,能詞章,以威嚴自飭,人敬畏之。居杭州太乙宮前。有《題西湖》〔梧葉兒〕百篇,名公爲之序。江湖間四十年欲刊所作,竟無成事者。至正五年二月,病卒于家。

怨風月嬌雲認玉釵
玉簫女兩世姻緣
杜牧之詩酒揚州夢
死生交托妻寄子
馬光祖勘風情
荊公遣妾
唐明皇禦斷金錢記
節婦牌
賢孝婦
九龍廟
燕樂毅黃金臺

平生湖海少知音,幾曲宮商大用心。百年光景還争甚,空贏得、雪𩬆侵。跨仙禽路遶雲深。欲掛墳前劍,重聽膝上琴,漫𢹂琴載酒相尋。
 

睢景臣,後字景賢。大德七年,公自維揚來杭州,余與之識。自幼讀書,以水沃面,雙眸紅赤,不能遠視。心性聰明,酷嗜音律。維揚諸公俱作《高祖還鄉》套數,惟公〔哨遍〕製作新奇,皆出其下。又有〔南呂·一枝花〕《題情》云:『人閒燕子樓,被冷鴛鴦錦,酒空鸚鵡盞,釵折鳳凰金。』亦爲工巧,人所不及也。

楚大夫屈原投江
鶯鶯牡丹記
千里投人

吟髭撚斷爲詩魔,醉眼慵開爲酒酡。半生才便作三閭些,嘆番成《薤露歌》。等閒間蒼鬢成皤。功名事,歲月過,又待如何?
 

吳中立,名本。世爲杭州人。天資明敏,好爲詞章、隱語、樂府,有《本道齋樂府小藁》及詩謎數千篇。以貧病不得志而卒。嗚呼,惜哉!

語言辯利掃千兵,心性聰明誤半生。萊蕪窮又染維摩病,想天公忒世情,使英雄遺恨難平。寒泉净,碧藻馨,敢薦幽冥。
 

周仲彬,名文質。其先建德人,後居杭州,因而家焉。體貌清癯,學問該博,資性工巧,文筆新奇。家世儒業,俯就路吏。善丹青,能歌舞,明曲調,諧音律。性尚豪俠,好事敬客。余與之交二十年,未嘗跬步離也。元統二年六月,余自吳江回,公已抱病。盛暑中止以爲癰癤之毒,而不經意也。病及五月,雖醫足踵門,而無瞑眩之藥,十一月五日卒于正寢。嗚呼,痛哉!始余編此集,公及見之,題其姓名于未死鬼之列。嘗與論及亡友,未嘗不握手痛惋,而公亦中年而殁,則余輩衰老萎憊者,又可以久于人世也歟?噫!往者不可追,來者不可期,已而!已而!此余深有感于公也。

鏡新磨戲諫唐莊宗
孫武子教女兵
持漢節蘇武還鄉
春風杜韋娘

丹墀未叩玉樓宣,黃土應埋白骨冤。羊腸曲折雲千變,料人生、亦惘然。嘆孤墳落日寒煙。竹下泉聲細,柳邊月影圓,因思君歌舞十全。
 

已死才人不相知者
 
胡正臣,杭州人。與志甫、存甫及諸公交遊。董解元《西厢記》,自『吾皇德化』至于終篇,悉能歌之。至于古之樂府慢詞、李霜涯賺令,無不周知。辭世已三十年矣,士大夫想其風流醖藉,尚在目前。其子存善,能繼其志,《小山樂府》、仁卿《金縷新聲》、瑞卿《詩酒餘音》,至于《群玉》、《叢珠》,裒集諸公所作,編次有倫;及將古本□□,直取潭州易氏印行,元文讀無訛,盡于書坊刊行,亦士林之翹楚也。余嘗言之:『人孰無死,死而有子;人孰無子,如胡公之嗣,若敖氏之鬼,不餒矣。
 
李顯卿,東平人,以父爲浙省掾,因居杭焉。自幼粗涉書史,酷嗜隱語,遂通詞章。作〔賺煞〕成□□篇,總而計之,四百樂章稱是。至正辛巳,以廕父職錢穀官,由台州經慶元會余,别後遂無聞及,久之不禄矣。
 
王思順,有《題包巾》及《鏡兒縷帶》等套數。

蘇彥文,有『地冷天寒』〔越調〕及諸樂府。

屈英甫,名彥英。編《一百二十行》及《看錢奴》院本等。

李齊賢,與余同窗友,後不相聞。亦有樂府。

李用之,淞江人。有戲謔樂府極多。

劉宣子,字叔昭。與余同窗,後不相會,故不知其詳。所編樂府甚多。補淮東憲司書吏卒。

顧廷玉,淞江人。有樂府。

俞仁夫,杭州人。有樂府。

張以仁,湖州人。有樂府。

右所錄若以讀書萬卷、作三場文,占奪巍科、首登甲第者,世不乏人;其或甘心巖壑、樂道守志者,亦多有之。但于學問之餘,事務之暇,心機靈變,世法通疏,移宮换羽,搜奇索怪,而以文章爲戲玩者,誠絶無而僅有者也。此哀誄之所以不得不作也。觀者幸無誚焉。
 

方今才人相知者,紀其姓名行實并所編
 
黃子久,名公望。乃陸神童之次弟也。係姑蘇琴川子游巷居。髫齡時螟蛉温州黃氏爲嗣,因而姓焉。其父年九旬時方立嗣,見子久乃云:『黃公望子久矣。』先充浙西憲吏,以事論經理田糧獲直。後在京,爲權豪所中,改號一峰。原居淞江,以卜術閒居。目今棄人間事,易姓名爲苦行净堅,又號大癡翁。公望之學問不待文飾,至于天下之事,無所不知;下至薄技小藝,無所不能;長詞短曲,落筆即成,人皆師尊之。尤能作畫。
 
吳仁卿,名弘道,號克齋先生。歷仕府判致仕。有《金縷新聲》行于世。亦有所編傳奇。

楚大夫屈原投江
火燒正陽門
子房貨劍
醉遊阿房宮
 

秦簡夫,見在都下擅名,近歲來杭。回。

東堂老勸破家子弟
天壽太子邢臺記
義士死趙禮讓肥
玉溪館
陶賢母剪髮待賓
 

趙文賢,名善慶。饒州樂平人。善卜術,任陰陽教授。

孫武子教女兵
唐太宗驪山七德舞
醉寫滿庭芳
村學堂
燒樊城糜竺收資
 

張小山,名可久。慶元人。以路吏轉首領官。有《今樂府》盛行于世,又有《吳鹽》、《蘇堤漁唱》等曲,編於隱語中。
 
錢子雲,名霖。淞江人。棄俗爲黃冠,更名抱素,號素庵。類諸公所作,曰《江湖清思集》。其自作樂府有《醉邊餘興》,詞語極工巧。
 
徐德可,名再思。嘉興人。好食甘飴,故號甜齋。有樂府行于世。其子善長,頗能繼其家聲。
 
顧君澤,名德潤,道號九山。淞江人。以杭州路吏遷平江。自刊《九山樂府》、《詩隱》二集,售于市肆。
 
曹明善,衢州路吏。甘於自適。今在都下。有樂府,華麗自然,不在小山之下。即賦《長門柳》二詞者。
 
汪勉之,慶元人。由學官歷浙東帥府令史。鮑吉甫所編《曹娥泣江》,公作二折。樂府亦多。
 
屈子敬,英甫之姪。與余同窗。有樂府。所編有《田單復齊》等套數。以學官除路教而卒。樂章華麗,不亞於小山。

田單復齊
孟宗哭竹
昇仙橋相如題柱
宋上皇三恨李師師
敬德撲馬
 

高敬臣,名克禮,號秋泉。見任縣尹。小曲、樂府極爲工巧,人所不及。
 
王守中,名庸。歷任蘆花場司令。其製作清雅不俗,難以形容其妙趣,知音者服其才焉。
 
蕭德祥,杭州人。以醫爲業。號復齋。凡古文俱櫽括爲南曲,街市盛行。又有南曲戲文等。

王翛然斷殺狗勸夫
四春園
四大王歌舞麗春園
小孫屠
包待制三勘蝴蝶夢
 

陸仲良,名登善。祖父維揚人,江淮改江浙,其父以典掾來杭,因而家焉。爲人沈重簡默,能詞能謳,有樂府、隱語。

張鼎勘頭巾
開倉糴米
 

朱士凱,名凱。自幼孑立不俗,與人寡合。小曲極多。所編《昇平樂府》及隱語《包羅天地》、《謎韻》,皆余作序。

孟良盗骨殖
黃鶴樓
 

王日華,名曄。杭州人。體豐肥而善滑稽。能詞章、樂府,臨風對月之際,所製工巧。有與朱士凱題《雙漸小卿問答》,人多稱賞。

破陰陽八卦桃花女
卧龍岡
雙賣華

 

王仲元,杭州人。與余交有年矣。所編有《于公高門》等。

東海郡于公高門
袁盎却座
私下三關
 

吳純卿,名朴。平江人。余至姑蘇,與公相識。所作工巧。平江之自是者好貶人,故不多出,恐受小人之謗也。

孫子羽,儀真人。
杜秋娘月夜紫鸞簫
 

張鳴善,揚州人。宣慰司令史。

包待制判斷煙花鬼
党金蓮夜月瑶琴怨
 

右當今名公,才調製作不相上下,蓋繼乎前輩者,半爲地下修文郎矣。其聲名藉藉乎當今者,後學之士,可不斂袵而敬慕焉?歲不我與,急爲勉旃。雖然,其或詞藻雖工而不欲出示,或妄意穿鑿而亟欲傳梓,政猶匿税之物不經批驗者,其何以行之哉!故有名而不錄。
 
方今才人聞名而不相知者
 
高可道,有小曲,行于世者極多。
董君瑞,真定冀州人。隱語、樂府多傳于江南。
李邦傑,有隱語、樂府,人多傳之。
高安道,有《禦史歸莊》〔南呂〕小曲。
 
以上有聞者止如此。蓋有一鄉之士、一國之士、天下之士,名譽昭然者,自鄉及國,可及天下矣。故無聞者不及錄。
 
後序
 
文以紀傳,曲以吊古,使往者復生,來者力學。《鬼簿》之作,非無用之事也。大梁鍾君,名嗣成,字繼先,號醜齋,善之鄧祭酒、克明曹尚書之高弟。累試于有司,命不克遇;從吏則有司不能辟,亦不屑就。故其胸中耿耿者,借此爲喻,實爲己而發也。樂府小曲,大篇長什,傳之于人,每不遺藁,故未能就編焉。如《馮諼收券》、《詐遊雲夢》、《錢神論》、《斬陳餘》、《章臺柳》、《鄭莊公》、《蟠桃會》等,皆在他處按行,故近者不知,人皆易之。君之德業輝光,文行浥潤,後輩之士,奚能及焉。噫!後之視今,亦猶今之視昔也,日居月諸,可不勉旃。

至順元年九月吉日朱士凱序。

余僻居慈谿小縣,每嘆孤陋,側聆繼先鍾先生大名久矣,莫遂識荊。丁丑孟秋,一日邂逅于東臯精舍,怱怱東之鄮城,至中秋復回谿上,示予以親編《錄鬼簿》,皆本朝顯宦名公詞章行于世者,恐後湮没姓名,故編排類集,記其出處才能於其前,度以音律樂章于其後,千萬載之下,知其爲何人,直欲俾其爲不死之鬼也。先生之用心,誠可嘉尚。于其行,遂歌〔湘妃曲〕以贈:

高山流水少人知,幾擬黃金鑄子期。繼先既解其中意,恨相逢何太遲。示佳篇古怪新奇。想達士、無他事,錄名公、半是鬼,嘆人生不死何歸。

 

慈谿邵元長德善頓首

 

想貞元朝士無多,觸目江山,日月如梭。上苑繁華,西湖富貴,總付高歌。麒麟冢衣冠坎坷,鳳凰臺人物蹉跎。生待如何?死待如何?紙上清名,萬古難磨。

右〔折桂令〕

 

何人千古風騷,如意珊瑚,弱水鯨鰲。紙上功名,曲中恩怨,話媞挽騿C嘆霧閣雲窗夢杳,想風魂月魄誰招。裹驪珠淚冷鮫綃,續鵾絃指凍鸞膠,傳芳名玉兔揮毫,譜遺音彩鳳銜簫。

至正庚子七月八日西清道士邾經仲義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