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文天祥
 

文天祥 (1236 - 1282),別號文山,宋代民族英雄和愛國詩人。對元蒙侵略軍進行了頑強抵抗。公元1278年兵敗被俘,被押送燕京,在監牢埵矰F三年,元人屢勸降,都被他堅决拒絕 ,1282年被殺害。     

頁:  1..   2..   3..   4..  5..

    宋史本傳    正氣歌     吳小如說岳飛的三首詞    岳珂     韓世忠   謝翱



贛州再贈

此別重逢又幾時,贈君此是第三詩。眾人皆醉從教酒,獨我無爭且看棋。凡事誰能隨物競,此心只要有天知。自知自有天知得,切莫逢人說項斯。

這是文天祥贈楊桂岩相士的第三首詩,詩作於咸淳十年(1274),時作者任知贛州事,自開慶元年(1259)入仕,至此已是一十五年。他經歷了很多挫折,而操守不變。眾人皆只顧爭權奪利 ,誤盡國事,像喝醉了酒,昏憒瘋狂,唯獨自己頭腦清醒,冷眼旁觀。權勢,金錢,地位都不作競爭之念,只有為國為民的大節要力爭。只要盡了我心,無愧於天,而且明白天自然會知道的 ,無須別人去為我宣揚。

題碧落堂
大厦新成燕雀歡,與君聊此共清閒。地居一郡樓台上,人在半江烟雨間。修復盡還今宇宙,感傷猶記舊江山。近來又報秋風緊,頗覺憂時鬢欲斑。

宋理宗景定元年(1260)春,元兵焚郡時碧落堂毁於兵火。景定四年(1263)文天祥受命守瑞州,重修碧落堂,次年秋落成,文天祥携師友同僚登堂賦詩紀與。文天祥前期作品以應制酬唱居多,與作者在德祐以後正氣凛然的詩文,在精神上也是一脉相承的。

愧故人
九門一夜漲風塵,何事痴兒竟誤身。子產片言圖救鄭,仲連本志為排秦。但知慷慨稱男子,不料蹉跎愧故人。玉勒雕鞍南上去,天高月冷泣孤臣。

德祐二年正月二十四日,文天祥在被困臨安皋亭山的元營,聽到元相伯顏派遣元唐兀兒,宋趙與相,以宋帝趙的旨令,解散他辛苦聚集起來的勤王義兵,部下陳繼周,劉小村等將令不得不南回江西時,感到復國無望,愧對故友,在悔恨交集的情况下,寫下此詩。

第二句"痴兒"是作者自指,誤身有兩重意思,自身與國家,即從貽誤自身想到貽誤國家。從表面上看,是他一出元營的錯誤行動,實質上是"九門一夜漲風塵",即元軍兵臨城下後,南宋君臣舉手投降,解散義軍的行為。如果按文天祥的設想,南宋君臣力抗義軍,他一出元營談判,就會有成功希望。一出元營雖然是錯誤的,文天祥也嚴於責己。然而他的目的却像鄭國子產論辯諸侯,魯仲連說服辛桓衍義不帝秦一樣,是為了保持國家安定,拯救國家危亡。他是了解到南宋軍臣投降元軍,義軍被解散,與自己共同生活,協力抵抗元軍的將士,朋友,都被迫星散南下,自己遠離朝廷與戰友,被困元營,仰對高天冷月,孤苦無告,才產生了"但知慷慨稱男子,不料蹉跎愧故人"的感歎。

無錫
己未,予携弟璧赴廷對,嘗從長江入里河,趨京口。回首十八年復由此路,是行驅之入北,感今懷昔,悲不自勝。

金山冉冉波濤雨,鍚水泯泯草木春。二十年前曾去路,三千里外作行入。英雄未死心為碎,父老相逢鼻欲辛。夜讀程嬰存趙事 ,一回惆悵一沾巾。

文璧,文天祥弟。廷對,即廷試。

文天祥身入元營,遭到扣留。第二天,力主投降的太后,把東南半壁山河,數百州縣拱手獻給敵人。文天祥又被脅逼往大都。此時此刻,英雄發出了慘天泣地的呼號:"英雄未死心為碎 ,父老相逢鼻欲辛。"南宋德祐二年二月,在危難的旅程中,映入文天祥眼簾的是山愁水慘,草苦木悲,父老流淚,壯士衝冠。跟十八年前取道長江途經此地相比,山河依舊 ,國事全非。漂航在運河上,遠離南方的故土故鄉。

常州
山河千里在,烟火一家無。壯甚睢陽守,寃哉馬邑屠。蒼天如可問,赤子果何辜。唇齒提封舊 ,撫膺三嘆吁。

壯甚睢陽守,寃哉馬邑屠:用唐代張巡,許遠死守睢陽,漢代周勃"擊陳豨,屠馬邑"故事。

詩作於德祐二年(1276)二月,作者被驅北行,路過常州。
德祐元年,伯顏自率主力圍攻常州,知州姚,通判陳炤,都統王安節,劉師勇等率全城軍民固守,元軍自夏至冬攻之不克 。至十一月,城中矢盡始被破。姚,陳戰死,王安節被斬首,劉師勇易服逃離。伯顏憤其堅守,屠其城,殺戮甚慘。今文天祥過此,目睹這座用鮮血和生命保衛過的城市 ,向常州死難軍民唱出的挽歌。

真州雜賦  

其一
予既脫虎口至真州,喜幸感嘆,靡所不有。各繫之以七言,自正月二十羈縻北營,至二月二十九,一夜京口得脫,首尾恰四十日。一入真州,忽見中國衣冠,如流浪人乍歸故鄉,不意重睹天日至此!

四十羲娥落虎狼,今朝騎馬入真陽。山川莫道非吾土,一見衣冠是故鄉。

羲娥: 羲和,駕日之神,嫦娥,月宮仙女,合指日夜。

首句指在德祐二年(1276)正月二十日至二月二十九日出使元營,被覊押事。第二句說經過四十日生死煎熬,終於由虎口脫險,一朝踏入宋軍守土,那種百感交雜的心情,只有身歷其境的人,才能體會深切,因此引出了第三,四句,真州雖然並不是自己的故鄉,但在此再次重見到穿戴宋朝衣冠的人,就如流浪在域外的人忽然回到故鄉一樣。

其七
諸宰執自京城憤寣A無復遠略。北人驅之去,皆俯首從之,莫有謀自拔者。予犯在死逃歸,萬一有及國事,志亦烈矣。

公卿北去共低眉,世事興亡付不知。不是謀歸全趙璧,東南那個是男兒。

這是真州雜賦》組詩中最後一首,音調高昂,感情激烈。

在寫此詩之前,南宋首都臨安已經失慼A文天祥此時正被拘留在北營,而後又被元兵脅迫,隨所謂祈請使北上。這五位祈請使是南宋的公卿,他們是捧着南宋皇帝趙的降表去大都,向元世祖獻媚取寵的。其中尤以賈餘慶,劉二人表現最為惡劣。賈餘慶在"把酒逢迎酋虜笑"中海口罵座,數落宋朝時賢;劉在元人面前與一村婦交臂而坐,相互調笑,他們把國格,人格丟棄得一乾二淨。文天祥見此情狀,恥之愈深,恨之愈切,怒髮衝冠地罵他們"甘心賣國罪滔天",是豬狗也不如的壞傢伙。

此詩頭兩句描寫那些沒有民族脊樑骨的懦夫和賣國求榮者。後兩句是作者自况和議論。

真州雜賦》是文天祥從元營逃脫,經過千難萬險,到達當時宋軍守土真州後寫的一組詩,共七首。每首詩前都有序,序為詩的詮解,詩為序的提煉。詩序結合,互為補充,是這組詩的特點。

蘇武忠節圖詩
獨伴羝羊海上遊,相逢血淚向天流。忠貞已向生前定,老節須從死後休。不死未論生可喜,雖生何恨死堪憂。甘心賣國人何處,曾識蘇公義膽否。

王清惠,南宋末年被選入宮為昭儀(女官名)。宋亡,被金人俘往燕京(今北京),後作女道士。她寫了"滿江紅"太液芙蓉・・・・・・・・・・・・一首。是她被俘北去時題在驛館牆上的。上片回憶過去在宮內的幸福,下片寫對祖國的依戀,以及被俘後在亂離中的辛苦,最後耽心不知自己是否能不受元人侮辱。

以下兩首滿江紅,第一首是文天祥不滿王清惠那首"問姮娥,於我肯從容,同圓缺"的詞,文天祥讀到這兩句說"夫人於此欠商量矣",是不滿她有偷生的念頭 ,而代她重作這首(試問琵琶・・・・・・・・),又和了王清惠一首(燕子樓中・・・・・・・・・・・・・)。

滿江紅   代王昭儀
試問琵琶,胡沙外怎生風色。最苦是姚黃一朵,移根仙闕。王母歡闌瑤宴罷,仙人淚滿金盤側。聽行宮,半夜雨淋鈴,聲聲歇。   彩雲散,香塵滅。銅駝恨,那堪說。想男兒慷慨,嚼穿齦血。回首昭陽辭落日,傷心銅雀迎秋月。算妾身,不願似天家,金甌缺。

琵琶,用王昭君嫁匈奴單于和親,馬上琵琶作樂,以慰道路之思一事 。  
姚黃
,宋代洛陽牡丹,有姚黃魏紫之稱。姚家產的黃色,魏家黃色,都是有名品種。  
仙闕
指皇宮,姚黃魏紫移根到別處。以上比喻一群被擄北去的后妃宮女。   
王母
句,指瑤池歡宴的快樂時光已經過去了。  
 仙人淚
句 ,漢建章宮前有銅人,手中托着盛露盤,稱為捧露仙人,魏明帝時,要把銅人搬到洛陽去,纔拆下來,銅人眼中都流淚。後來用這典故,代表亡國之痛。   
半夜
兩句,唐玄宗入蜀經斜谷,雨中聞鈴聲,作雨淋鈴。這堳被擄北去時旅途中的痛苦心情。  
銅駝
,晉索靖知天下將亂,指洛陽宮前的銅駝歎曰:"就要看見你埋在荊棘",後人用作亡國的象徵 。   
嚼穿齦血
,喻怨恨之甚。   
昭陽
,漢代宮名,落日,比故國。  
銅雀
句,銅雀臺,曹操所造。   
天家
,指皇朝。
金甌缺
,喻國破,南史朱異傳:我國家猶若金甌,無一傷缺。

滿江紅   和王夫人滿江紅韻以庶幾后山妾薄命之意
燕子樓中,又捱過幾番秋色。相思處,青年如夢,乘鸞仙闕。肌玉暗消衣帶緩,淚珠斜透花鈿側。最無端,蕉影上窗紗,青燈歇。   曲池合,高臺滅。人間事,何堪說。向南陽阡上,滿襟清血。世態便如翻覆雨,妾身元是分明月。笑樂昌,一段好風流,菱花缺。

笑樂昌句,陳亡後,徐德言和他的妻子樂昌公主分別,破鏡各持一半,約定將來如果能夠再會見,以合鏡為信,後世夫婦生離又復重合 ,謂破鏡重圓。

念奴嬌     驛中別友人
水天空闊,恨東風,不借世間英物。蜀鳥吳花殘照堙A忍見荒城頹壁。銅雀春情,金人秋淚,此恨憑誰說。堂堂劍氣,斗牛空認奇傑。   那信江海餘生,南行萬里,不放扁舟發。正為鷗盟留醉眼,細看濤生雲滅。睨柱吞嬴,回旗走懿,千古衝冠髮。伴人無寐,秦淮應是孤月。

恨東風句 ,喻天意不助英雄。
英物,傑出人物,晉溫嶠見桓溫於孩時,聽其啼聲,曰:"真英物也"。
銅雀臺,曹操所造。杜牧(赤壁)詩:"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 意思說周瑜如不能得到東風的幫助,就不能戰勝曹操,二喬可能做了俘虜。這堳后妃被金人俘去。
金人,就是銅人,見上注。
劍氣斗牛,指愛國精神的昂揚。晉張華見到北斗,牽牛之間,常有紫氣,去問懂得天文的雷煥。雷煥說:"這是寶劍的精氣上冲。按方位看 ,劍應在豐城。張華設法讓雷煥去做豐城縣令。結果在縣獄基下,得到雙劍。
那信二句,文天祥奉使元營,被拘,逃回南方,經歷種種艱危,所以說江海餘生,南行萬里。
鷗盟: 黃庭堅(登快閣)詩:"此心我與白鷗盟",這堳所別的友人。
濤生雲滅,指局勢變化。
,斜視。 
吞嬴
,氣吞秦始皇。  又諸葛亮死,司馬懿來追,亮遺言教姜維設計嚇跑司馬懿。 上句作者自謂在皋亭山不屈於元將伯顏,下句言誓死抗敵。
伴人兩句,說自己生前死後的種種心事,因之不能成寐。今別友人,剩下的只有秦淮河上的孤月了。

這詞是作者祥興二年(1279)過建康(南京)時別鄧剡之作。時兩人同被俘到建康,作者囚驛中,剡以病寓天慶觀就醫,留不行。文文山集有(集杜詩懷鄧禮部序),云剡"與余俱出嶺 ,別於建康",此友人是剡無疑。(或說這詞是鄧剡所作,誤入文天祥集堙A但這詞的豪邁風格與鄧剡的作品不一樣)。

正氣歌

正氣歌並序
余囚北庭,坐一土室,室廣八尺,深可四尋,單扉低小,白間短窄,污下而幽 暗。當此夏日,諸氣萃然,雨潦四集,浮動床幾,時則為水氣,涂泥半朝,蒸漚歷 瀾,時則為土氣,乍晴暴熱,風道四塞,時則為日氣,檐陰薪爨,助長炎虐,時則 為火氣,倉腐寄頓,陳陳逼人,時則為米氣,駢肩雜遝,腥臊汗垢,時則為人氣,或圊溷,或毀尸,或腐鼠,惡氣雜出,時則為穢氣。疊是數氣,當之者鮮不為厲。而予以孱弱,俯仰其間 ,於茲二年矣,幸而無恙,是殆有養致然爾。然亦安知所養 何哉,孟子曰:吾善養吾浩然之氣。彼氣有七,吾氣有一,以一敵七,吾何患焉。況浩然者,乃天地之正氣也,作正氣歌一首。

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
皇路當清夷,含和吐明庭。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
在秦張良椎,在漢蘇武節。為嚴將軍頭,為嵇侍中血。為張睢陽齒,為顏常山舌。
或為遼東帽,清操厲冰雪。或為出師表,鬼神泣壯烈。或為渡江楫,慷慨吞胡羯。
或為擊賊笏,逆豎頭破裂。是氣所磅礡,凜烈萬古存。當其貫日月,生死安足論。
地維賴以立,天柱賴以尊。三綱實系命,道義為之根。嗟予遘陽九,隸也實不力。
楚囚纓其冠,傳車送窮北。鼎鑊甘如飴,求之不可得。陰房闃鬼火,春院閟天黑。
牛驥同一皂,雞棲鳳凰食。一朝蒙霧露,分作溝中瘠。如此再寒暑,百沴自闢易。
嗟哉沮洳場,為我安樂國。豈有他繆巧,陰陽不能賊。顧此耿耿在,仰視浮雲白。
悠悠我心悲,蒼天曷有極。哲人日已遠,典刑在夙昔。風檐展書讀,古道照顏色。

壬午,文天祥四十七歲。文天祥紀年錄有云:是年春作贊,擬終時,書之衣帶間。敍云:吾位居將相,不能救社稷,正天下。軍敗國辱,為囚虜,其當死久矣。頃被執以來,欲引決而無間。今天與之機,謹南向百拜以死。其贊曰: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宋丞相文天祥絕筆。

太史簡: 春秋時齊國 大夫崔杼,把國君齊莊公殺了。齊太史立即把這件事如實地寫下來"崔杼弒其君",崔杼把這個正直不阿的太史殺了。太史(國家記載史事的官)的兩個弟弟繼續這樣寫 ,也被殺。最後太史的另外一個弟弟,還是這樣寫,崔杼沒有辦法,只好讓他寫下來。 簡,竹簡,古時無紙以簡代。
董狐筆: 春秋時晉國史官。晉靈公夷皋要殺掉大夫趙盾,趙盾出奔。後來趙穿殺了靈公,趙盾才回來。於是董狐這樣寫道"趙盾弒其君"。董狐這樣寫,是因為趙盾起初怕殺而逃亡 ,可是又沒有逃出國境。而且他既為正卿,又沒辦趙趙穿的罪,應該負擔這個責任。忠於史官職責的董狐,不為威武所屈。
張良椎: 張良,祖先是戰國時韓國人,五代作韓相。秦滅韓後,張良設法報仇。後來找到個大力士,做了一個一百二十斤大鐵椎,在秦始皇經過博浪沙時,擲下伏擊秦始皇,不幸未能成功,改名換性 ,隱藏起來。
蘇武節: 節,古代使臣證明身份之物。 漢武帝時,蘇武出使匈奴,單于威脅迫他投降,他拒絕。於是匈奴把他流放到北海(今蘇聯西伯利亞貝加爾湖)。蘇武為表對祖國忠誠,一天到晚拿著從漢朝帶去的節,後來連節旄都落光了 。蘇武被留在匈奴十九年才回到漢朝。
嚴將軍頭: 嚴顏,劉璋教嚴顏守巴郡,被張飛抓住,不肯投降。他說:"我州但有斷頭將軍,無降將軍 。" 神色不變,張飛見他威武不屈,把他釋放了。
嵇侍中血: 侍中,官名。晉惠帝永興元年,皇室內部發生戰爭,保衛皇帝的侍衛都被打垮,衹有嵇紹用身體擋住惠帝,因而被殺在惠帝身邊,血濺到惠帝衣服上,戰事結束後,左右的人要把那件衣服洗凈 ,惠帝說:"那上面有嵇侍中的血,不要洗"。
張睢陽齒: 張睢陽,即張巡。 唐朝時,安祿山造反,
圍困了睢陽城。張巡死守數月,每次上陣督戰 ,大聲喊叫,牙齒都咬碎了。城破被俘,慷慨犧牲。
顏常山舌: 顏常山,即顏杲卿,唐代人,曾受安祿山提拔造常山太守。安祿山造反,他起兵討伐。安祿山派人攻常山,攻陷,顏被俘。安祿山問他,我提拔你造太守,現在為何反而背叛我。顏杲卿說:"我是為國討賊 ,難道反而跟你一齊造反嗎?"。最後被安祿山割斷他的舌頭,施以酷刑而死。
遼東帽: 三國時魏人管寧,學問道德都很好,是當時在野名士,平常喜歡戴一頂白帽子。因不肯和黑暗勢力妥協,避亂遼東。
出師表: 諸葛亮伐魏之前,給蜀漢後主劉禪寫上過兩道出兵的奏章。(前出師表)和(後出師表),陳辭慷慨壯烈,表示了他對漢室的忠誠。
渡江楫: 晉元帝時,祖逖為豫章刺史,渡江擊楫,指著大江發誓說:"如果不能平定中原,決不再過這條江",終於收復了黃河以北的土地。楫,就是船槳。
擊賊笏: 笏,手板,從前大臣拿在手上的記事工具。唐德宗建宗年間,朱泚謀反,朝庭派段秀實去和朱泚周旋。兩人議論間,段不值朱所為,用象笏猛擊朱頭部,唾面大罵,因此遇害。
磅礡 - 充滿,
凛烈
- 莊嚴樣子 。 此四句意為充滿這股正氣的人,其莊嚴存於千古萬代。當這股正氣激發起來直冲日月的時候,生死都可以置之度外。
地維: 古代人認為地的四角是依賴四根支柱(地維)支撑。
天柱: 古代神話,崑崙山上有一根銅柱,周圍有三千里,一直高聳到天上,叫做天柱。 這兩句意為天和地都是依靠這股正氣支撑的。
三綱: 從前社會規定的三種權力。君為臣綱,父為子網,夫為婦綱。這兩句說正氣也是真理和道德的根本。
遘: 遇到。
陽九: 不吉利的時刻。 全句說我遇到了惡運。
隸: 所統率的部下。
楚囚: 戰俘的意思,這婸○Q敵軍俘虜了。
傳車: 驛車,古代官辦運輸機構的車輛。
窮北: 極北的地方,這堳燕京。

鼎鑊: 古代最殘酷的刑法,把人放在大鑊堿′▼N死。 飴: 糖漿。全句意為,即使把我施行鼎鑊刑法,我也甘願的。
陰房 - 指牢獄。
- 陰暗。
- 關閉。
,喻平凡的人。
,喻傑出的人。
,馬槽。全句意為平凡和傑出的人混雜在一起。
雞棲 - 雞窩  
鳳凰
- 喻自己  這句是自己被囚在牢獄堙C
- 估量
- 枯骨 這兩句意為,有朝一日為霧露所侵病死了,估量定會被棄骨於溝壑之中。
再寒暑 - 過兩年
百沴 - 各種病菌。
辟易
- 退避。 這兩句說,不切惡毒疫氣都不敢來犯。
沮洳場 - 低下陰濕的地方。
繆巧 - 機巧,竅門。
陰陽不能賊,陰陽寒熱都不能侵犯。
顧此兩句: 只因為我的心光明正大,像晴空堛漸梮部C
曷有極: 那有盡頭。
哲人指上述的傑出人物,雖日漸遠離我們,但他們過往的美德典範猶在我們心中。
風簷 - 這堳在牢獄風中堛疑眼Y下,翻閱這些富有美好德行的前人事迹,他們的光輝在我面前照耀著。

這是一首筆墨淋漓,感情強烈,充分反映出這位民族英雄的性格和意志的好詩,令人讀了都會受到深切的感動。
文天祥被俘後在囚禁的三年中,受盡威迫折磨,但他堅定自己的正確道路和信念。這首正氣歌是他在監牢堸答滿C開頭十句,說明天地間的山河日月都是正氣的體現。對人來說,具有這股正氣是很必要的 。接著十六句,列舉了歷史上生當亂世的英雄人物,他們都為了自己的信念,作出轟烈的事迹。接下去八句,說正氣是人類最崇高的道德,不論古今,不論生死 ,都不能少了它。
後一段主要是叙述自己的牢獄生活,由於得到正氣的支持,因此能夠承受一切肉體上的痛苦,抵抗疾病侵染,禁得住考驗。他指出這力量是從那些具有正氣的先輩哲人那塈l取來的 ,這些光輝的榜樣一直照耀著他。

過零丁洋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媢贏s丁。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起一經 - 依靠精通一種經書,通過考試,出來做官。
干戈寥落 - 荒涼的戰爭環境,四周星 - 四年。 地球十二月繞太陽一周,故稱周星。文天祥於德祐元年(1275)起兵勤王,至帝昺祥興元年被俘,正是四年。
惶恐灘 - 江西省贛縣城北章水,貢水合流到萬安縣界,有十八灘,惶恐灘是其中之一,急流險惡。公元1277年,文天祥被元軍打敗,曾由惶恐灘一帶退到福建汀州。
零丁洋 - 在廣東省中山縣南。
汗青 - 史冊。 全句意為,留下忠貞事迹,永遠留在史冊上光輝照耀。


公元1278年,文天祥戰敗被俘,元軍迫他隨船去追擊在厓山的宋帝昺。元軍的都元帥漢奸張弘範強迫文天祥招降宋朝在海上堅持抵抗的張世傑,作者就拿這詩給他看。張弘範看到文天祥態度這樣堅決,就只好罷休了。

王清惠    滿江紅    原詞 :
太液芙蓉,渾不似舊時顏色。曾記得春風雨露,玉樓金闕。名播蘭馨妃后堙A暈潮蓮臉君王側。忽一聲鼙鼓揭天來,繁華歇。   龍虎散,風雲滅。千古恨,憑誰說。對山河百二,淚盈襟血。客舘夜驚塵土夢,宮車曉碾關山月。問姮娥,於我肯從容,同圓缺。

太液,是漢代宮苑堛漲嬰W,說明自己是皇宮堛漱k官。春風雨露,比喻君恩。暈潮蓮臉,形容羞紅得意的臉孔,以喻得到君王寵幸 。 由"忽一聲"句起,時勢急轉,頓時風流雲散。 山河百二,說山河之險。(史記 - 高祖紀): "秦形勝之國,帶山河之險,懸隔二千里,持戟百萬 ,秦得百二焉。" 意思說即使諸候有百萬持戟的軍隊,秦國因有山河之險,只要百分之二,即二萬軍隊,就可以抵擋了。 另一說,關中兵百萬,足當二百萬人。問姮娥兩句,是希望自己不致被逼迫,她可以和月亮一同存在。文天祥讀到這兩句說"夫人於此欠商量矣",是不滿她有偷生的念頭 。



謝翱
1249年-1295年),字皋羽,一字皋父,號晞發子長溪縣(今霞浦縣治後街)人。南宋詩人。

生於南宋末年。元兵南下時,率鄉兵數百人參加文天祥部隊,任諮議參軍。至元十九年十二月初九日(128319日),文天祥就義,謝翱悲不能禁,常暗中祭拜。今浙江富春山西台留有「謝翱哭台」。入元不仕,漫遊於浙東山水之間。

至元二十一年(1284年),楊璉真伽挖掘紹興宋故六陵,將高宗、孝宗、光宗、寧宗、理宗、度宗六代帝王的骨骸運回杭州,埋於「鎮南塔」,謝翱與唐鈺林景熙等人偽裝成乞丐,暗中取回骸骨,葬於蘭亭附近的天童寺北坡。

西台哭所思
殘年哭知已,白日下荒台。淚落吳江水,隨潮到海回。故衣猶染碧,後土不憐才。未老山中客,惟應賦八哀。
 

書文山卷後
魂飛萬媯{,天地隔幽明。死不從公死,生如無此生。丹心渾未化,碧血已先成。無處堪揮淚,吾今變姓名。

過杭州故宮
紫雲樓閣燕流霞,今日淒涼佛子家。殘照下山花霧散,萬年枝上掛袈裟。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