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林汝珩   碧城樂府   頁:  1..  2..  3..  4..

林汝珩,號碧城(1907–1959)是傑出的香港詞人。他的詞集《碧城樂府》是香港文學的瑰寶,是整個現代華語文學中的優美篇章。原書1959年出版,只在小範圍內的親戚、朋友、詞人之間流傳。林汝珩是1950年代香港的著名詞社「堅社」的重要一員。今天恐怕很少人知道林汝珩這個名字。但是在1940年代的廣東和1950年代的香港,他是一位廣為人知的人物。他的一生多姿多彩,而最終以詞而聲聞於世。在混亂的二十世紀,他集學子、官宦、商人、詞人於一身。

 


渡江雲   香港重見希穎,詞以寄之。
明珠生海嶠,如虹劍氣,驚座競豪觴。問君酣醉意,碎拂珊瑚,未抵少年狂。河梁別後,又幾番,刧換紅桑。回首處,華鬘一霎,故國幾斜陽。   滄江。歸來張儉,老去何戡,縱青衫無恙。空見說,湖山信美,相對茫茫。西風躑躅天涯路,更那堪,閒卻新涼。秋雨夜,還當翦燭西窗。

三姝媚   題汪馥庵手抄韋乃倫拘幽詞草
金匳緣淚展,正憂愁幽思,楚騷難遣。譜入新聲,又紫簫無奈,調淒琴怨。十二欄干,終盼得,東風吹轉。潭水桃花,重寫深情,故人天遠。   休比梅花公案,問亂碧迷人,國香誰綰。幾度斜陽,又等閒輕換,舊家庭院。倦鶴歸來,猶夢繞春城千遍。漫對流紅題恨,相思自卷。

念奴嬌   客館新涼,倚聲排日,約希穎,定華同賦。
欄杆拍遍,又低頭吟望,枉拋心力。搖落萬方且莫問,眼底誰家秋色。珠玉臨流,江湖滿地,座上哀時客。歌殘酒醒,冷香淒盪寒碧。   休說嶺表當年,何郎未老,猶有春風筆。斷羽零宮忍付與,隔水紅芽催拍。夢裡殘啼,曲中閒淚,應共銅仙滴。銷魂何意,一樽還醉今夕。

過秦樓   石塘晚眺
霧罨峰鬟,浪搖燈影,隱隱玉繩初轉。衣香巷陌,海氣樓臺,幾處畫簾高捲。人面髣髴桃花,無奈當筵,曲屏遮斷。歎紅牆咫尺,空餘魂夢,慣無拘管。   休見說,信美湖山,多情燈火,不稱茂園心眼。樓頭縱有,歌舞紛紛,祗怕拍沉聲變。羅袂霜風自驚,何事伶俜,天涯猶戀。問危欄遍倚,誰見青衫淚滿。

過秦樓   懺庵再賦石塘晚眺並屬和韻。
印粉欄干,隔花窗牖,望斷碧雲窗杪。零歌賸舞,鏡底燈前,似有淚痕偷照。休唱徹念家山,愁埵馧禲A怨琴悽調。正青衫濕遍,相憐無計,玉籠嬌小。   回首處,落日樓臺,飛花岐路,倦夢似絲還攪。樑空去燕,巢喜遷鶯,頓改舊時嚬笑。殘畫滄洲最憐,岑寂魚龍,迷離舟櫂。問韓陵咫尺,誰賦朱崖淚稿。

廖恩燾原詞   過秦樓   前題,再依聲美成,簡伯端博諸社侶一噱。
幾日花愁,一春禽夢,夏末漸秋冬杪。排鴛翠瓦,戲蝶紅簾,冷賸半斜荒照。臨水試洗吟眸,贏得吹來,遏雲高調。念桓伊笛弄,誰教衫舞,箇人嬌小。   應自覺,雁足傳書,蠶絲牽恨,只苦寸腸頻攪。臺堪鬧屐,池可浮杯,索甚野梅嬌笑。前度劉郎換將,沅堛冀z,桃邊淹櫂。探奚囊準有,殘畫滄洲淚稿。     影樹亭詞 - 滄海樓詞合刻

石州慢
辛卯月當頭夜,小集碧城詞館,張女士畫牡丹,希穎補石,懺庵,璞翁,定華各有詞,並約同社諸子共賦此解。

拂塵談玄,開抱放歌,人世能幾。壺天抱膝堪容,小集盟鷗翩蒞。煙鬟水帶,此地宜有詞仙,雕龍捫蝨相遊戲。霸業角聲壇,羨劉郎才氣。   還喜。華燈不礙飛蓋,何況月明花媚。甃石圖中,笑倚淡妝扶醉。好天良夜,幾見玉鏡當頭,冰心素魄長相記。酒醒對餘輝,憑欄心千里。

廖恩燾有念奴嬌詞記述堅社社課時同仁雕龍捫蝨之情形。
筵開清夜,正花陰月上,撤華鐙九。入座嘉賓詞客半,漫笑雕蟲殘朽。健筆箋天,狂歌斫地,擊碎玉雙斗。眼中人物,騷壇占席先後。   我卻捫蝨空談,霜絲禿鬢,媿見新荑柳。盎卉雞冠風引舞,撩起雄心非舊。環堵蕭然,老夫耄矣,澆塊惟篘酒。夢回得句,擁衾和醉蒙首。   影樹亭詞 - 滄海樓詞合刻

酷相思   二首
莫負將雛巢媬P。萬千語,丁寧遍。正煙浦舟如弦上箭。歌未盡,絃休斷。柳欲折,腸先斷。   淚自長流帆自遠。怎盼得,東風轉。料今後牙牀閒一半。針線也,無人管。枕簟也,無心管。
底事閉門聊種菜。曷不採,三年艾。正多難萬方同一概。誰欲挽,橫流海。誰欲蹈,東溟海。   祇覺登樓筋力改。總辜負,餘生在。舉頭看浮雲千百態。劍莫倚,長天外。君且住,滄江外。

憶舊遊
璞翁檢舊h卷中有殘英一瓣,乃其太夫人花下課詩時之手澤,距今五十年矣。賦詞並約同詠其事。

看香留舊帙,韻起孤絲,何限淒清。一瓣殘英薄,想花前課讀,日暖萱庭。斷紅也隨人老,滄海幾曾經。縱陟𡴾憑歌 ,循陔補句,懷思難勝。   銷凝。漫回首,任墜溷飄茵,一例凋零。獨有遺芳在,伴白頭吟望,蘭桂長馨。我正仰雲思母,相對若為情。但望極天涯,風銷畫燭和淚傾。

鷓鴣天   觀舞
掌上腰肢最可憐。霓虹燈下影翩躚。琴心未解凌波弱,星眼誰教隔座傳。   拚酩酊,日流連。鬢絲銷得盪茶煙。新來總覺當歌嬾,袖手無端又惘然。

采桑子
年時燈火闌珊處,花滿金堤,月滿樓西,曾記纖葱醉携。   重來輦路人何在,心字羅衣,雪柳蛾兒,空惹風前淚暗垂。

鷓鴣天   結婚二十周年之日,詞贈佩瑜九妹
廿載同甘共苦辛,今朝杯杓莫辭頻。鬢鬘漸覺風霜滿,恩愛常如歲月新。   漚泡影,刧餘身。吾山留得耦耕人。菊黄蘭紫渾無恙 ,相對佳辰意倍欣。

佩瑜: 林以珩夫人吳堅(佩瑜)。   作於1947年,此時碧城與夫人居於天津。

賀新郎   再贈佩瑜九妹
歷歷猶能記。想當年小喬初嫁,綺妝新試。百合花團雲錦簇,裊裊輕紗垂地。算廿載,流光過矣。憨女癡兒都長大,更霜飄兩鬢紛如此。渾似夢,幾彈指。   經年堅臥西風堙A儘沈吟,草間偷活,望門投止。慚愧良辰成虛度,一笑看天而已。尚差勝,牛衣相對。待得重逢花燭日,共瓊筵拼卻龍鍾醉。還細說,此時事。

水調歌頭   送林建明赴美
留得餘生在,把酒問蒼冥。大錐博浪何處,三戶竟亡秦。曾見胥濤堆雪,捲起英雄悲憤,天地動威靈。慷慨幾歌哭,胸次若為平。   傷今古,思歲月,淚同傾。乾坤萬里,浩蕩此際送君行。休負倚天長劍,誰信西風玉骨,華髮已星星。揮手征鴻去,燕雀莫相驚。

此詞寫於1949年秋,送已故朋友的兒子赴美國留學。

木蘭花慢   寄汪彥慈
冷秦淮皓月,空回首,少年狂。正酒市飛箋,歌壇掩扇,玉斝金腔。清江,納涼畫舫,共嬋娟雙槳入橫塘。潭水情深一往,當年枉種垂楊。   滄桑。往事已黃粱,潘鬢也成霜。想金粉樓臺,烏衣門巷,惟有斜陽。西窗,待重剪燭,且休談天寶舊淒涼。明月梅花夢裡,醒來涕淚千行。

汪彥慈,汪精衛之姪,汪精衛堂兄汪兆銓之子。

高陽臺
迷蝶花沈,征鴻事渺,綠楊朱戶誰家。一曲迴闌,斷腸咫尺天涯。青衫欲待么絃訴,恐淹留,終淹留,終誤琵琶。最堪嗟,一樹啼鵑,幾度飛花。    當年歡暢知何處,正朝雲出岫,夜月籠沙。學說吳腔,驘他笑我咿啞。霜濃且道休歸去,驀回眸,頓暈紅霞。玉釵斜,癡說來生,暗數年華。

憶舊遊
記梨渦宛轉,絮語呢喃,對鏡梳妝。洗粉鉛都淨,舞衫初換了,淺淡衣裳。小樓綠陰深處,倩影併臨窗。正海燕巢成,春風如醉,相對雕樑。   倉皇。辭社日,甚一霎狂飆,吹散棲香。臨分殷勤語,是玉環吩咐,第一難忘。陌頭又飛花絮,回首幾滄桑。漫屈指歸期,前懽後約空斷腸。

渡江雲
舞場重到,薄酒孤吟,陌路蕭郎,青衫司馬一時同感。
霓虹飄夢轉,桃根舊曲,棖觸隔年心。柘枝翻燕影,幾隊凌波,婀娜凑鳴琴。周郎醉眼,那不見,楊柳樓陰。猶記得,伊州眉語,宵短正春深。   沈吟。繁絃急管,斷舞零歌,送年華爛錦。何處問,當年眉萼,可似而今。銷凝我亦相如倦,有相思,難鑄黄金。青鬢冷,明朝怕見霜侵。

思佳客
汪彥慈以自寫紅梅橫幅贈佩瑜九妹。畫端蓋有印文曰:似聞佳婿是林逋,乃雙照樓詩句也 。因賦此解題諸畫上。
誰為逋仙繪孟光,珠圈玉暈自琳瑯。紅霞新印腮邊雪,彩月初開額上妝。   憑醉墨,護幽香。簾櫳夜色正微茫。小窗橫幅春長好,那管東鄰短笛颺。

前介紹 :

鷓鴣天    
恩怨都隨一夢銷,也知難望到藍橋。花能解語偏多刺,柳未成陰又折條。   無賴月,奈何宵。青天碧影兩迢迢。枕函若有相思淚,且作明珠慰寂寥。

鷓鴣天   觀舞
掌上腰肢最可憐,霓虹燈下影翩躚。琴心未解淩波弱,星眼誰教隔座傳。   拚酩酊,且流連。鬢絲消得盪茶煙。新來總覺當歌懶,袖手無端又惘然。

踏莎行
淺鏡流紅,深簾罥絮。更兼日暮風和雨。便無風雨也飄零,好春知否難留住。   舊夢依依,新愁縷縷。閒庭豈是重來誤。綠陰未忍隔牆看,但知花落無尋處。

滿庭芳     聞歌有感
掩扇清吭,連環密意,酒邊無限悲歡。玉盤珠落,聲韻自輕圓。還似桃根舊曲,空惆悵恩怨無端。休回首,閒情未懺,絲竹入中年。   誰憐悽怨處,紅牙細撥,粉淚偷彈。似低訴,人間萬感幽單。同是狂歌當哭,今古事,一霎華鬘。何堪見,梁塵尚繞,燈火已闌珊。

過秦樓   石塘晚眺
霧罨峯鬟,浪搖燈影。隱隱玉繩初轉。衣香巷陌,海氣樓台,幾處畫簾高捲,人面彷彿,桃花無奈,當筵曲屏遮斷。嘆紅牆咫尺 ,空餘夢魂,慣無拘管。   休見說,信美湖山,多情燈火,不稱茂園心眼。樓頭縱有,歌舞紛紛,衹怕拍沉聲變。羅帶霜風,自驚何事,伶俜天涯猶戀。問危欄倚徧,誰見青衫淚滿。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