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納蘭性德   詩詞選 通志堂集   : 1..  2..  3..

納蘭詞       飲水詞書影        納蘭詞書影


七絕

艷歌   四首

紅燭迎人翠袖垂,相逢長在二更時。情深不向橫陳盡,見面消魂去後思。
歡近三更短夢休,一宵纔得半風流。霜濃月落開簾去,暗觸玎玲碧玉鉤。
細語回延似屬絲,月明書院可相思。牆頭無限新開桂,不為兒家折一枝。
洛神風格麗娟肌,不見盧郎年少時。無限深情為郎盡,一身才易數篇詩。

緱山曲   九首選六

劉郎西閣阮郎東,嬴女吹蕭別故宮。嫁盡仙姬春寂寞,獨留雞犬護花叢。
人間曾見杜蘭香,亂點明璫壓繡裳。今日素衣翻貝葉,一燈風雨拜空王。
齊州客去九烟青,送別蓬山第二亭。淺酌勸君休盡醉,人間百歲酒初醒。
紫誥題銜敕眾靈,明朝同謁翠華亭。垂鬟小女司銅漏,誤報晨籤落曙星。
綠蒲經雨葉初齊,簫鼓樓船下碧溪。風散滿衣紅蠟淚,五更同化杜鵑啼。
鶴俸分田過海隅,碧聦鸚鵡記呼盧。唐家空有王摩詰,不識瑤池雪後圖。

和元微之襍憶詩   三首選二

卸頭才罷晚風迴,茉莉吹香過曲階。憶得水晶簾畔立,泥人花底拾金釵。
花燈小盞聚流螢,光走琉璃貯不成。憶得紗幮和影睡,暫回身處妬分明。

題歌兒詩冊
分明雪面轉金鈴,紅燭嬌歌倚畫庰。作使座中諸狎客,泥他沉醉喚他醒。

淥水亭
野色湖光兩不分,碧雲萬頃變黃雲。分明一幅江村畫,着個閒亭掛夕醺。

玉泉
芙蓉殿俯御河寒,殘月西風並馬看。十里松杉清絕處,不知曉雪在西山。

松花江
彌天寒草望逶迤,萬星黃雲四蓋垂。最是松花江上月,五更曾照斷腸時。

平山堂
竹西歌吹憶揚州,一上虛堂萬象收。欲問六朝佳麗地,此間占絕廣陵秋。

江南雜詩   四首

紫蓋黃旗異昔年,烏衣朱雀總荒烟。誰憐建業風流地,燕子歸來二月天。
九龍一帶晚連霞,十里湖堤半酒家。何處清涼堪沁骨,惠山泉試虎丘茶。
鄧尉溪村萬樹梅,霜殘月白半春開。金臺游客時相憶,那得年年看一回。
妙高雲級試孤攀,一片長江去不還。最是銷魂難別處,揚州風月潤州山。

密雲
白檀山下水聲秋,地踞潮河最上流。日暮行人尋堠館,涼砧一片古檀州。

南海子二首

分弓列戟四門開,遊豫長陪萬乘來。七十二橋天漢上,彩虹飛下晾鷹臺。
紅橋夾岸柳平分,雉兔年年不掩羣。飛放何須煩海户,郊南新置羽林軍。

夢江南   十首選八

江南好,建業舊長安。紫蓋忽臨雙鷁渡,翠華爭擁六龍看。雄麗却高寒。
江南好,城闕尚嵯峨。故物陵前惟石馬,遣踪陌上有銅駝。玉樹夜深歌。
江南好,懷古意誰傳。燕子磯頭紅蓼月,烏衣巷口緣楊烟。風景憶當年。
江南好,虎阜晚秋天。山水總歸詩格秀,笙簫恰稱語音圓。誰在木蘭船。
江南好,佳麗數維揚。自是瓊花偏得月,那應金粉不兼香。誰與話清涼。
江南好,鐵甕古南徐。立馬江山千里目,射蛟風雨百靈趨。北顧更躊躇。
江南好,一片妙高雲。硯北峰巒米外史,屏間樓閣李將軍。金碧矗斜矄。
江南好,何處異京華。香散眾簾多在水,綠殘紅葉勝于花。無事避風沙。

夢江南   二首

昏鴉盡,小立恨因誰。急雪乍翻香閣絮,輕風吹到膽瓶梅。心字已成灰。
新來好,唱得虎頭詞。一片冷香惟有夢,十分清瘦更無詩。標格早梅知。

江城子   詠史
濕雲全壓數峰低,影淒迷,望中疑。非霧非煙神女欲來時。若問生涯原是夢,除夢堙A沒人知。

如夢令   三首選二

正是轆轤金井,滿砌落花紅冷。驀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難定。誰省,誰省。從此簟紋燈影。
黃葉青苔歸路,屧粉衣香何處。消息竟沈沈。今夜相思幾許。秋雨,秋雨。一半因風吹去。

釆桑子   十七首選十四

誰翻樂府淒涼曲,風也蕭蕭,雨也蕭蕭。瘦盡燈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縈懷抱,醒也無聊,醉也無聊。夢也何曾到謝橋。
嚴霜擁絮頻驚起,撲面霜空,斜漢朦朧。冷逼氈帷火不紅。   香篝翠被渾閒事,回首西風,何處
鐘 。一穟燈花似夢中。
那能寂寞芳菲節,欲話生平,夜已三更。一闕悲歌淚暗零。   須知秋葉春花促,點
髩星星 ,遇酒須傾。莫問千秋萬歲名。
冷香縈遍紅橋夢,夢覺城笳,月上桃花。雨歇春寒燕子家。   箜篌別後誰能鼓,腸斷天涯,暗損韶華。一縷茶烟透碧紗。
深秋絕寒誰相憶,木葉蕭蕭,鄉路迢迢。六曲屏山和夢遙。   佳時倍惜風光別,不為登高,祗覺魂銷。南雁歸時更寂寥。(九日)
非關癖愛輕模樣,冷處偏佳,別有根芽。不是人間富貴花。   謝娘別後誰能惜,飄泊天涯,寒月悲笳。萬里西風瀚海沙。(塞上詠雪花)
桃花羞作無情死,感激東風,吹落嬌紅。飛入閒窓伴懊儂。   誰憐辛苦東陽瘦,也為春慵,不及芙蓉。一片幽情冷處濃。
海天誰放冰輪滿,惆悵離情,莫說離情。但值涼宵總淚零。   祗應碧落重相見,那是今生,可奈今生。剛作愁時又憶卿。
明月多情應笑我,笑我如今,辜負春心。獨自閒行獨自吟。   近來怕說當時事,結徧蘭襟,月淺燈深。夢媔麻k何處尋。
撥燈書盡紅箋也,依舊無聊,玉漏迢迢。夢奡H花隔玉簫。   幾竿脩竹三更雨,葉葉蕭蕭,分付秋潮。莫誤雙魚到謝橋。
涼生露氣湘絃潤,暗滴花梢,簾影誰搖。燕蹴風絲上柳條。   舞鵾鏡匣開頻掩,檀粉慵調,朝淚如潮。昨夜香衾覺夢遙。
白衣裳凭朱闌立,涼月趖西,點髩霜微。歲晏知君歸不歸。   殘更目斷傳書雁,尺素還稀,一味相思。準擬相看似舊時。
謝家庭院殘更立,燕宿雕梁,月度銀牆。不辨花叢那辨香。   此情已自成追憶,零落鴛鴦,雨歇微涼。十一年前夢一場。
而今纔道當時錯,心緒淒迷,紅淚偷垂。滿眼春風百事非。   情知此後來無計,强說歡期,一別如期。落盡梨花月又西。

點絳唇

一種蛾眉,下弦不似初弦好。庾郎未老,何事傷心早。   素壁斜輝,竹影橫牕掃。空房悄 ,烏啼欲曉,又下西樓了。
又   詠風蘭
別樣幽芬,更無濃艷催開處。凌波欲去,且為東風住。   忒煞蕭踈 ,爭奈秋如許。還留取,冷香半縷,第一湘江雨。
又   寄南海梁藥亭
一帽征塵,留君不住從君去。片帆何處,南浦沈香雨。   回首風流,紫竹村邊住。孤鴻語,三生定許,可是梁鴻侶。
又   黃花城早望
五夜光寒,照來積雪平于棧。西風何限,自起披衣看。   對此茫茫,不覺成長嘆。何時旦,曉星欲散,飛起平沙雁。

小院新涼,晚來頓覺羅衫薄。不成孤酌,形影空酬酢。   蕭寺憐君,別緒應蕭索。西風惡,夕陽吹角,一陣槐花落。

浣溪沙

消息誰傳到拒霜。兩行斜鴈碧天長。晚秋風景倍淒涼。   銀蒜押簾人寂寂,玉釵敲竹信茫茫。黃花開也近重陽。

雨歇梧桐淚乍收。遣懷翻自憶從頭。摘花銷恨舊風流。   簾影碧桃人已去,屧痕蒼蘚徑空留。兩眉何處月如鈎。

欲問江梅瘦幾分。祗看愁損翠羅裙。麝篝衾冷惜餘熏。   可耐暮寒長倚竹,便教春好不開門。枇杷花底較書人。

淚浥紅牋第幾行。喚人嬌鳥怕開牕。那能閒過好時光。   屏障厭看金碧畫,羅衣不奈水沈香。遍翻眉譜只尋常。

殘雪凝輝冷畫屏。落梅橫笛已三更。更無人處月朧明。   我是人間惆悵客,知君何事淚縱橫 。斷腸聲媥苭郊矷C

睡起惺惚强自支。綠傾蟬髩下簾時。夜來愁損小腰肢。   遠信不歸空竚望,幽期細數却參差 。更兼何事耐尋思。

十里湖光載酒遊。青簾低映白蘋洲。西風聽徹採菱謳。   沙岸有時雙袖擁,畫船何處一竿收。歸來無語晚妝樓。

脂粉塘空遍綠苔。掠泥營壘燕相催。妬他飛去却飛回。   一騎近從梅里過,片帆遙自藕溪來。博山香燼未全灰。

五月江南麥已稀。黃梅時節雨霏微。閒看燕子教雛飛。   一水濃陰如罨畫,數峰無恙又晴暉。濺裙誰獨上漁磯。

誰道飄零不可憐。舊遊時節好花天。斷腸人去自今年。   一片暈紅纔著雨,幾絲柔綠乍和煙。倩魂銷盡夕陽前。
又   詠五更和湘真韻
微暈嬌花濕欲流。簟紋燈影一生愁。夢回疑在遠山樓。   殘月暗窺金屈戍,軟風徐蕩玉簾鈎。待聽鄰女喚梳頭。

秋雨朝寒愁不勝。那能還傍杏花行。去年高摘鬭輕盈。   漫惹爐煙雙袖紫,空將酒暈一衫青。人間何處問多情。

五字詩中目乍成。儘教殘福折書生。手挼裙帶那時情。   別後心期和夢杳,年來憔悴與愁并。夕陽依舊小牕明。

欲寄愁心朔雁邊。西風濁酒慘離顏。黃花時節碧雲天。   古戍烽煙迷斥堠,夕陽村落解鞍韉。不知征戰幾人還。

記綰長條欲別難。盈盈自此隔銀灣。便無風雪也摧殘。   青雀幾時裁錦字,玉蟲連夜翦春旛。不禁辛苦況相關。

誰念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踈窓。沈思往事立殘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祗道是尋常。

十八年來墮世間。吹花嚼蕋弄冰絃。多情情寄阿誰邊。   紫玉釵斜燈影背,紅緜粉冷枕函偏。相看好處却無言。

蓮漏三聲燭半條。杏花微雨濕紅綃。那將紅豆記無聊。   春色已看濃似酒,歸期安得信如潮。離魂入夜倩誰招。

身問雲山那畔行。北風吹斷馬嘶聲。深秋遠塞若為情。   一抹晚煙荒戍壘,半竿斜日舊關城。古今幽恨幾時平。
又   大覺寺
燕壘空梁畫壁寒。諸天花雨散幽蘭。篆香清梵有無間。   蛺蝶乍從簾影度,櫻桃半是鳥銜殘。此時相對一忘言。
又   古北口
楊柳千條送馬蹄。北來征鴈舊南飛。客中誰與換春衣。   終古閒情歸落照,一春幽夢逐遊絲。信回剛道別多時。

鳳髻拋殘秋草生。高梧濕月冷無聲。當時七夕記深盟。   信得羽衣傳鈿合,悔教羅韈葬傾城。人間空唱雨淋鈴。

敗葉填溪水已冰。夕陽猶照短長亭。何年廢寺失題名。   倚馬客臨碑上字,鬭雞人撥佛前燈。淨消塵土禮金經。
又   庚申除夜
收取閒心冷處濃。舞裙猶憶柘枝紅。誰家刻燭待春風。   竹葉樽空翻綵燕,九枝燈炧顫金蟲。風流端合倚天公。

萬里陰山萬里沙。誰將綠髩鬭霜華。年來多半在天涯。   魂夢不離金屈戍,畫圖親展玉鴉叉。生憐瘦減一分花。

腸斷班騅去未還。繡屏深鎖鳳簫寒。一春幽夢有無間。   逗雨踈花濃淡改,關心芳字淺深難。不成風月轉摧殘。

容易濃香近畫屏。繁枝影著半窓橫。風波狹路倍憐卿。   未接語言猶悵望,纔通商略已瞢騰。只嫌今夜月偏明。

拋却無端恨轉長。慈雲稽首返生香。妙蓮花說試推詳。   但是有情皆滿願,更無何處著思量。篆煙殘燭並回腸。
又   小兀喇
樺屋魚衣柳作城。蛟龍鱗動浪花腥。飛揚應逐海東青。   猶記當年軍壘跡,不知何處梵鐘聲。莫將興廢話分明。
又   姜女祠
海色殘陽影斷霓。寒濤日夜女郎祠。翠鈿塵網上蛛絲。   澄海樓高空極目,望夫石在且留題。六王如夢祖龍非。

旋拂輕容寫洛神。須知淺笑是深顰。十分天與可憐春。   掩抑薄寒施軟障,抱持纖影藉芳茵。未能無意下香塵。

十二紅簾窣地深。纔移剗襪又沈吟。晚晴天氣惜輕陰。   珠衱佩囊三合字,寶釵攏髻兩分心。定緣何事濕蘭襟。
又   紅橋懷古,和王阮亭韻。
無恙年年汴水流。一聲水調短亭秋。舊時明月照揚州。   曾是長隄牽錦纜,綠楊清瘦至今愁。玉鈎斜路近迷樓。

畫堂春
一生一代一雙人,爭教兩處銷魂。相思相望一相親,天為誰春。   漿向藍橋易乞,藥成碧海難奔。若容相訪飲牛津,相對忘貧。

戀花

辛苦最憐天上月。一昔如環,昔昔都成玦。若似月輪終皎潔,不辭冰雪為卿熱。   無那塵緣容易絕。燕子依然,軟踏簾鈎說。唱罷秋墳愁未歇,春叢認取雙栖蝶。

眼底風光留不住。和暖和香,又上雕鞍去。欲倩煙絲遮別路,垂楊那是相思樹。   惆悵玉顏成閒阻。何事東風,不作繁華主。斷帶依然留乞句,斑騅一繫無尋處。

城上清笳城下杵。秋盡離人,此際心偏苦。刀尺又催天又暮,一聲吹冷蒹葭浦。   把酒留君君不住。莫被寒雲,遮斷君行處。行宿黃茅山店路,夕陽村社迎神鼓。

準擬春來消寂寞。愁雨愁風,翻把春擔閣。不為傷春情緒惡,為憐鏡媄C非昨。   畢竟春光誰領畧。九陌緇塵,抵死遮雲壑。若得尋春終遂約,不成長負東君諾。

又到綠楊曾折處。不語垂鞭,踏遍清秋路。衰草連天無意緒,鴈聲遠向蕭關去。   不限天涯行役苦。只恨西風,吹夢成今古。明日客程還幾許,霑衣況是新寒雨。

蕭瑟蘭成看老去。為怕多情,不作憐花句。閣淚倚花愁不語,暗香飄盡知何處。   重到舊時明月路。袖口香寒,心比秋蓮苦。休說生生花埵瞴C惜花人去花無主。

露下庭柯蟬響歇。紗碧如煙,煙堿薩n月。並著香肩無可說,櫻桃暗解丁香結。   笑捲輕衫魚子纈。試撲流螢,驚起雙栖蝶。瘦斷玉腰沾粉葉,人生那不相思絕。
又   出塞
今古河山無定據。畫角聲中,牧馬頻來去。滿目荒涼誰可語,西風吹老丹楓樹。   從前 幽怨應無數。鐵馬金戈,青塚黃昏路。一往情深深幾許,深山夕照深秋雨。

盡日驚風吹木葉。極目嵯峨,一丈天山雪。去去丁零愁不絕,那堪客媮棤邟O。   若道客愁容易輟。除是朱顏,不共春銷歇。一紙鄉書和淚摺,紅閨此夜團圞月。

河瀆神

涼月轉雕闌,蕭蕭木葉聲乾。銀燈飄落璅窓閒,枕屏幾疊秋山。   朔風吹透青縑被,藥爐火煖初沸。清漏沈沈無寐,為伊判得憔悴。

風緊鴈行高,無邊落木蕭蕭。楚天魂夢與香消,青山暮暮朝朝。   斷續涼雲來一縷,飄墮幾絲靈雨。今夜冷紅浦漵,鴛鴦栖向何處。

落花時
夕陽誰喚下樓梯,一握香荑。回頭忍笑堦前立,總無語也依依。   箋書直恁無憑據,休說相思。勸伊好向紅牕醉 ,須莫及落花時。

金縷曲

贈梁汾
德也狂生耳。偶然間,緇塵京國,烏衣門第。有酒惟澆趙州土,誰會成生此意。不信道,遂成知己。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盡英雄淚,君不見,月如水。   共君此夜須沈醉。且由他,蛾眉謠諑,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問,冷笑置之而已。尋思超,從頭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後身緣,恐結他生堙C然諾重,君須記。


姜西溟言別,賦此贈之。

誰復留君住,嘆人生,幾番離合,便成遲暮。最憶西窗同剪燭,却話家山夜雨。不道只,暫時相聚。衮衮長江蕭蕭木,送遙天,白雁哀鳴去。黃葉下,秋如許。  曰歸因甚添愁緒。料强似,冷烟寒月,棲遲梵宇。一事傷心君落魄,兩鬢飄蕭未遇。有解憶,長安兒女。裘敝入門空太息,信古來,才命真相負。身世恨 ,共誰語。


簡梁汾

灑盡無端淚。莫因他,瓊樓寂寞,誤來人世。信道癡兒多厚福,誰遣天生明慧。就更著,浮名相累。仕宦何妨如斷梗,只那將 ,聲影供羣吠。天欲問,且休矣。   情深我自拚憔悴,轉丁寧,香憐易爇,玉憐輕碎。羨煞軟紅塵堳,一味醉生夢死。歌與哭,任猜何意。絕塞生還吳季子,算眼前,此外皆閒事。知我者,梁汾耳。


寄梁汾

木落吳江矣。正蕭條,西風南雁,碧雲千里。落魄江湖還載酒,一種悲涼滋味。重回首,莫彈酸淚。不是天公教棄置,是南華,誤卻方城尉。飄泊處,誰相慰。   別來我亦傷孤寄,更那堪,冰霜摧折,壯懷都廢。天遠難窮勞望眼,欲上高樓還已。君莫恨,埋愁無地。秋雨秋花關塞冷,且殷勤 ,好作加餐計。人豈得,長無謂。


再贈梁汾,用秋水軒舊韻。

酒涴青衫卷,儘從前,風流京兆,閒情未遣。江左知名今廿載,枯樹淚痕休泫。搖落盡,玉蛾金繭。多少殷勤紅葉句,禦溝深,不似天河淺。空省識,畫圖展。   高才自古難通顯,枉教他,堵牆落筆,淩雲書扁。入洛游梁重到處,駭看村莊吠犬。獨憔悴,斯人不免。衮衮門前題鳳客,竟居然 ,潤色朝家典。憑觸忌,舌難剪。

生怕芳樽滿。到更深,迷離醉影,殘燈相伴。依舊迴廊新月在,不定竹聲撩亂。問愁與 ,春宵長短。人比花還寂寞,任紅蕤 ,落盡應難管。向夢堙A聞低喚。   此情擬倩東風浣,奈吹來,餘香病酒,旋添一半。惜別江郎渾易瘦,更著輕寒輕暖。憶絮語 ,縱橫茗椀。滴滴西牕紅蠟淚,那時腸,早為而今斷。任枕角,欹孤館。



慰西溟

何事添淒咽,但由他,天公簸弄,莫教磨涅。失意每多如意少,終古幾人稱屈。須知道 ,福因才折。獨臥藜床看北斗,背高城,玉笛吹成血。聽譙鼓,二更徹。   丈夫未肯因人熱,且乘閒,五湖料理,扁舟一葉。淚似秋霖揮不盡,灑向野田黃蝶。須不羨 ,承明班列,馬跡車塵忙未了,任西風,吹冷長安月。又蕭寺,花如雪。


亡婦忌日有感
此恨何時已,滴空階,寒更雨歇,葬花天氣。三載悠悠魂夢杳,是夢久應醒矣。料也覺 ,人間無味。不及夜台塵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釵鈿約,竟拋棄。   重泉若有雙魚寄,好知他,年來苦樂,與誰相倚。我自中宵成轉側,忍聽湘弦重理。待結個 ,他生知已。還怕兩人俱薄命,再緣慳,剩月零風堙C清淚盡,紙灰起。


疏影臨書卷。帶霜華
高高下下,粉脂都遣。別是幽情嫌嫵媚,紅燭啼痕休泫。趂皓月光浮冰繭。恰與花神供寫照,任潑來淡墨無深淺。持素障,夜中展。     殘缸掩過看逾顯相對處芙蓉玉綻,鶴翎銀扁。但得白衣時慰藉,一任浮雲蒼犬。塵土隔軟紅偷免。簾幙西風人不寐,恁清光肯惜鸘裘典。休便把,落英翦。

踏莎美人   清明
拾翠歸遲,踏春期近,香箋小疊鄰姬訊。櫻桃花謝已清明,
何事綠鬟斜嚲寶釵橫。   淺黛雙彎,柔腸幾寸,不堪更惹其他恨。 曉牕窺夢有流鶯,也覺個儂憔悴可憐生。

紅窗月
燕歸花謝,早因循又過清明。是一般風景,兩樣心情。猶記碧桃影里誓三生。
   烏絲闌紙嬌紅篆,歷歷春星。道休孤密約,鑒取深盟。語罷一絲香露濕銀屏。

南歌子
翠袖凝寒薄,簾衣入夜空。病容扶起月明中。惹得一絲殘篆舊薰籠。
   暗覺歡期過,遙知別恨同。花已是不禁風,那更夜深清露濕愁紅。


暖護櫻桃蕋,寒翻蛺蝶翎。東風吹綠漸冥冥,不信一生憔悴伴啼鶯。
   素影飄殘月,香絲拂綺櫺。百花迢遞玉釵聲,索向綠窓尋夢寄餘生。

  古戍
古戍飢烏集,荒城野雉飛。何年劫火剩殘灰,試看英雄碧血滿龍堆。
   玉帳空分壘,金笳已罷吹。東風回首盡成非,不道興亡命也豈人為。

納蘭詞       飲水書影詞        納蘭書影詞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