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林庚白   詩詞選   頁:  1..   2..   3..

庚白的死(林北麗)     麗白樓自選詩序(林北麗)     風風雨雨五十年(林北麗)     林庚白年表



 

林庚白,(1896-1941),原名學衡。福建省閩侯縣人。1910年,加入中國同盟會。1916年南下廣州追隨孫中山開展護法運動 ,後兼任孫中山大元帥府秘書。1928年後在國民政府任職,1936年被任命為國民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員。1941年,林庚白携妻由重慶來到香港 ,擬創辦日報宣傳抗日,抵達香港僅八天,日軍佔領香港,1941年12月19日在九龍遭日軍射殺,享年45歲。夫人林北麗中彈重傷 ,1943年回到中國內地,1947年與高澹如結婚,2006年在上海去世。林庚白十八歲與許金心結婚,後來離婚,林庚白撫養五 ,六個孩子。1937年與林北麗在南京結婚。
林庚白一度閉門讀書,研究詩詞,投身詩壇,曾被譽為中國一代詩人,他笑稱十年前論今人詩 ,鄭孝胥第一,我第二。倘現在以古今人來比論,那我第一,杜甫第二, 鄭孝胥還談不上。林庚白還潛心研究命理 ,尤愛占卜,曾預言袁世凱稱帝後燾命將終。著有人鑒一書內有預言章士釗入閣,孫傳芳入浙,林白水橫死,廖仲愷死於非命,皆應驗。曹聚仁說南社詩文 是具有龔自珍氣氛的詩文,林庚白即活着的龔自珍。柳亞子評價他的詩稱:庚白的詩,理想瑰奇而魅力雄厚,雖余亦愧謝弗如。當代抱殘守缺者,又足當其劍頭一啖耶?詩文著作有庚白詩存庚白詩詞集孑樓隨筆孑樓詩詞話,為南社健將


瀕行君武,菊士先後送至舟次
索共危時抱,臨歧忍淚看。煩憂千日瘁,別夢一秋殘。岸柳搖燈瞑,江楓挾雨寒。猶應憐寂寞,長路勸加餐。

送劍潭南歸
紛紛鸞鶴豈同群,別淚如鉛獨送君。避世欲焚封禪稿,救時且著辨亡文。罪言藏篋吾能讀,讜論盈廷孰敢云。此去南陽好高卧,觚棱回首隔烟雲。

遁初死二日矣,過三貝子花園悵然有作
風葉翻飛似早秋,尋常華屋忽山邱。一春孤負園林好,獨往真成寂寞游。雲黯車塵迷處所,露零鱗瓦與遲留。不須更聽山陽笛,望遠凭高已淚流。

送別   代人
隨分花時托勝游,故知漆室有危憂。甚囂漸已憐流輩(近時女子多輕舉妄動者君獨不為苟同),自立誰能念遠謀。(君每謂女子能求自立即是爭女權)開落碧桃縈別憶 ,科量江水載春愁。歸心莫更聽鶗鴂,怨綠啼紅正未休。

夢醒
朱顏憔悴淚輕彈,夢醒偏驚玉漏殘。一夜枕衾凉似水,杏花春雨小樓寒。

飲邱氏園小荔灣即送仲挺東渡
碧玉春流小荔灣,一樽强為破愁顏。明朝酒醒人何處,送汝青青海上山。
春已銷魂况別筵,夜闌絮語五年前。死生契闊重相問,萬事憐渠盡意妍。

聞瑟
銀瑟調來水樣清,虛堂人定月初平。分明廿五弦中意,彈出瀟湘夜雨聲。

以上急就集

李濟深    八聲甘州      林庚白先生香江殉難以表哀悼
想當年仗義抗嬴秦,壯志莫輕論。憤權奸毁法,興師討賊,正氣終伸。百折豪懷尚在,報國熱情殷。冠蓋京華盛,望重斯人。   瞬息妖烽潛舉,恨東夷煽亂,豕突狼奔。有罪言名著,鼓吹滅胡塵。最堪嗟香江罹難,竟荒沙碧血痛成仁。從今後,過黃壚處,總覺傷神。

柳亞子    八聲甘州      次任潮將軍韻為亡友庚白先烈賦
溯髫齡篝火倡亡秦,陳吳漫同論。恁魯連未老,圍城玉貌,蠖屈慳伸。黯淡白龍魚服,血濺熱腸殷。黃鳥殲良痛,誰贖斯人。   未了三生幽怨,悵顧榮揮扇,蛾賊難奔。豈桓魋石槨,馬革裹埃塵。待他年鶴歸華表,傍宋台勒表成仁。遺書在,壯河山氣,不死精神。

姚鵷雛   答庚白     一九三八年初至重慶作
箕揚百代掃秕糠,大睨高談見此狂。詩教已衰誰復起 ,酒人都盡世堪傷。長身奉米容恢詭,束發朋交各老蒼。博讀書俱失計 ,欲將無用托蒙莊。

姚鵷雛   林庚白挽章     一九四二年
入世異途轍,忘情斷簡書。誰知離亂際,未覺故人疏 。狂奮談天口,悲回窮路車。南飛遂不返,此恨定何如。
少小燕台路,空餘二子名。卅年成老宿,再面盡平生。花鳥春猶到,干戈夢亦驚。巴山炊黍地 ,淒絕隔幽明。

菩薩蠻   春詞
春宵獨自搴簾幕。相思兩地燈花落。莫倚小紅蘭。風吹羅袖寒。   寒時愁幾許。只是無言語。鸚鵡不知愁。低聲喚未休。

菩薩蠻   送別
芙蓉半是離人淚。紅痕染就秋江水。哀雁一聲聲。可憐長短亭。   垂楊江上樹。解繫人愁住。殘照掛西山。何時君復還。

蝶戀花   春夜閨思
檻外桃花千萬樹。今夜東風,不解吹愁去。花落花開春欲暮。庭前記取春來路。   背對銀釭誰共語。明月圓時。却憶紅樓雨。鸚鵡有情還絮絮。羅衾依舊人何許。

憶秦娥   無題
東風歇。池塘草綠春三月。春三月。珠簾捲處,落紅似雪。   小闌干畔鶯饒舌。垂楊樹上鵑啼血。鵑啼血。年年歲歲,傷春傷別。

金縷曲   春柳
寂寞驛亭路。正春風,冶葉倡條,依稀無數。攀折偏增游子恨,裊裊含情欲舞。問那得,愁絲縷縷。夢醒隋堤人已遠,玉鈎斜也算相思處。垂淚立,澹無語。   腰肢底事輕如許。但和烟和月淒清,閱殘今古。記否靈和前殿事,嫵媚風流僅汝。便欲寄纒綿容與。消息玉關何處問,又聲聲玉笛吹愁去。空惆悵 ,日將暮。

以上急就集

浣溪沙   譯法國詩人衛廉士秋辭
淒厲秋音去未窮,傷心不待梵琴終。黯然只在此聲中。   往日思量空濺淚,滿懷悲悒怯聞鐘。身如枯葉不勝風。

浪淘沙   有覬
樓外小紅墙。墙外燈光。俏無人處見梳妝。袒臂輕紗新浴罷,帶幾分狂。   檐際暗吹香。蕩盡柔腸。眼波眉角費端詳。恰似那人模樣俏 ,怎不思量。

浪淘沙   秋思寄璧妹
秋雨黯生涼。單枕江鄉。琴歌只隔小紅墙。待覓曉來無限意,奈又黃昏。   林際幾斜陽。銷盡秋光。一燈樓角更回腸。樓外綠蔭間數遍 ,獨自思量。

行香子   舊曆重陽樓望寄璧妹
人在心頭。秋在樓頭。倦登臨,意共風柔。為誰消瘦,獨自凝眸。酒初醒,情又怯,日如流。   江國殘秋。烟柳高樓。更無端,歌吹催愁。將寒乍暖,欲去還留。徑深深,天脉脉,思悠悠。

以上《燹餘集》

書憤一首示秋葉兼柬仲挺
歌哭中原苦未休,九京無地與埋憂。微聞東海爭秦帝,多事新亭泣楚囚。把酒有時銷塊壘,磨刀何日快恩仇。只今世變虛相問,竪子成名貉一邱。

送別易園
敢詡新妝學畫蛾,江城揮手怨蹉跎。無多絮語匆匆別,有限花時寂寂過。棄我華年如逝水,托人心緒有微波。酒邊點檢臨歧淚,一種傷心可奈可。

書感二首
懺除綺語感生平,誰識臣心似水清。怪底孤山林處士,梅花不賦賦閑情。
移山敢矢效愚公,學畫蛾眉恐未工。蘭芷同根春不管,含情我欲問東風。

訪胭脂井
六代繁華事已陳,我來訪古一愴神。胭脂井底無情水,忍把江山換美人。

題莫愁湖
美人情性總温柔,對汝言愁始欲愁。為語鬱金堂上燕,雙樓莫傍水邊樓。

即席送秋葉歸閩兼示亞子,秋陸。
草長汀南鶯亂飛,綠波春水送君歸。當筵別有傷心處,酒淚無端欲浣衣。
鳳靡鸞吪事可傷,有人心緒托流黃。曉風殘月春無那,愁絕人間柳七郎。
可憐滄海尚橫流,平子何心賦四愁。盼到蘼蕪處處綠,與君同上杏花樓。
杯酒論交膽氣粗,鏡中珍重好頭顱。君看漢幟飛揚日,還記雄談慷慨無。

寄亞子海上即題其磨劍室詩集
刺船海上得吾師,覿面翻嫌相見遲。水是閑愁花是淚,寫來迸作斷腸詞。

月夜懷仲通
千里共明月,思君意未闌。寒梅花發好,莫作故園看。

以上急就外集

抵香港有感
羈縻自古亦稱州,易地華夷便不侔。慷慨吾思年少事,過江白盡故人頭。

廣九車中望香港   二首之一
高巖淺水遍人家,民力全窮土習奢。地有衰興邦豈與,猶云此土屬中華。

九龍輪渡
輪行如步海無瀾,碧水澄鮮作鏡看。送我東風微着力,年光將暖却輕寒。

以上《水上

憶璧   十月二十一日寄璧妹
春寒一紙關情甚,而今幾換春寒。官齋那次記相看。情參驚喜半,意在有無間。   三年信誓應無改,長是孩兒態,佯羞撤賴千萬般。莫遣吳波流恨繞鍾山。

秋盡日,晴窗茗坐,自度此詞為第卅四度之廿一日紀念,名以“憶璧”,猶本意也。

小庭花   無題
昨夢荒唐睡起遲。蘆帘細細漾風絲。此情除卻被兒知。   隔一江樓天樣遠,不多時別旅魂痴。蟬吟無那午陰移。

浣溪沙
鬢角眉心幾點愁,亂蟬陰媞韘p油。湖濱曾紅繫蘭舟。   雪夜記同摩托卡,晚春看打乒乓球。不堪往事數重頭。

一九三二年十二月十二日

以上《燹餘集》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