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名家談文學   名家說詩詞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季羨林 

成語和典故

 

 

 

 

 

 

 

 

 

       成語,舊辭源的解釋是:謂古語也。凡流行於社會,可證引以表示己意者皆是。典故現代漢語詞典的解釋是:詩文堣犍峈漸j書中的故事或詞句。後者的解釋不夠全面,除了古典外,有些人還用今典這個詞兒。

    成語和典故是一種語言的精華,是一個民族智慧的結晶,是高水平文化的具體表現。短短幾個字或一句話,却能喚起人們的聯想,能蘊涵無窮無盡的意義,有時是用千言萬語也難以表達清楚的。中國古代文人,特別是詩人和詞人,鮮有不用典者。一個最著名的例外是李後主。

    在世界上各大民族中,成語和典故最豐富多彩的是那一個民族呢? 這個問題,我想,考慮到的人極少極少,反正我還沒有遇到呢。我自已過去也從未想到過。只是到了最近,我才豁然開朗,是中國。

    中國漢語浩如瀚海的詩文集是最好的證明。沒有足夠的古典文獻的知識,有些詩詞古文是無法理解的。許多古代大家的詩文集,必須有注釋才能讀得懂。有的大家,注釋多到數十家,數百家,其故就在於此。

    這情况不但見於古典詩文,連老百姓日常習用的口語也不能避免,後者通常被稱為「成語」。成語和典故的區分,有時真是難解難分。我的初步的膚淺解釋是:成語一般限於語言,典故則多見諸文字。我們現在每人每天都要說話(啞巴當然除外),話中多少都用些成語,多半是無意識地,成語已經成為我們口語中不可或缺的一個組成部分了。

    成語的量大得不得了,例子是舉不勝舉的,現在略舉數例,以見一斑。「司空見慣」,「一箭雙雕」,「濫竽充數」,「實事求是」,「每况愈下」,「連中三元」,「梅開二度」,「獨占鰲頭」,「聲東擊西」,「坐井觀天」,「坐山觀虎鬥」,「坐失良機」,「座無虛席」,「坐以待斃」,「聞雞起舞」,等等,等等。這不過是滄海一粟而已。在我這篇短文中,我就不自覺地使用了一些典故。連電視中的體育報告員,嘴堣]有不少成語。比如,踢足球進第二個,則報告員就用「梅開二度」,連踢進三個球,則是「連中三元」了。連不識字的農民有時也想“傳”文,使用成語,比如,實事求是,對一個農民來說實在太拗口,他便改為以實求實。現在常聽人說不盡人意,實際上應該是不盡如人意,去掉字,是不通的。但是,恐怕約定俗成,將來不盡人意就會一統天下了。

    漢語的優點是說不完的。今天只能講到這堙A等以後有機會再來囉嗦。

    1999年10月16日


(日)內山完造  

四庫全書的信用

        魯迅先生曾經對我說過這樣一段話:

    「日本人經常把《四庫全書》這一類由皇帝組織編寫的書籍作為研究的参考資料,而我們 中國人就不會這樣做。為甚麽?因為寫這類書的並非甚麽專業學者或者專門的研究人士,而是由金錢和權力操縱編寫出來的書籍,是不能被人信任的。這種書上,錯誤多多,因為那些編書的人,不過是每個月領著薪水寫書,當然沒有學者做研究時的良心,也沒有學者編書的態度3。正因為是這種出發點,即使書裡面有誇大的地方,那也不過是皇帝好大喜功的表現罷了,而不應該成為學者研究時的依據。即使真實的史料數量再少,只要是學者本著自己良心寫成的研究材料,或者是學者態度認真編寫的書籍,都可以拿來參考,成為我們研究的對象 。」

    看著魯迅先生著書的我,聽到先生的這番話,一個字也反駁不了。我心想,原來是這樣啊。

內山完造與魯迅 內山完造 內山書店

內山完造與魯迅 內山完造與內山太太  

南懷瑾  

詩話與人生  (節)

    ・・・・・・・就講文學境界中詩的牢騷,隨便舉個例子:宋代愛國詩人陸放翁的詩,就有很多牢騷,對國家世事很多憂慮,愛國熱情無法發揮,在他的詩集文集裡可以看到很多;岳飛的有限遺著中也有很多牢騷;再說文天祥的詩詞中,也看到很多牢騷。不論古今中外,每個時代,人生的痛苦,尤其想有所貢獻於國家社會的人,所遭遇的痛苦比普通人更大更多,多半見之於詩詞之中。辛棄疾(稼軒)有一闋有名的詞,僅舉半闋,就看出他有多少的痛苦與牢騷:

    追往事,嘆今吾。春風不染白髭鬚。卻將萬字平戎策,換得東鄰種樹書。

        這是下半闋,上半闋是描寫他的生平,年輕時壯志凌雲的氣魄;這裡則回想過去,感嘆自己現在老了,頭髮白了,鬍鬚白了,再沒有青春的氣息,把自己的白髮恢復年輕,回不去了。現在幹什麼呢?當時南宋不敢起用他,自己住在鄉下,他寫給南宋的報告,論政治,談戰略,好幾篇大文章,如今沒有用了,只好拿到隔壁鄰居的老農家裡,去換種瓜種菜的書。這裡面豈沒有牢騷?牢騷確是很大,可見他絕不掩蓋自己心裡的牢騷,他非常平淡,要我貢獻就盡量貢獻,不需要貢獻則不貢獻,是牢騷也非常平淡。因為他藝術文學的修養太高,把人生看得很平淡。像這些情感,他的詩詞裡太多了。看了以後就懂得了人生,也懂了歷史。古今中外一樣,看通了人生,了解了人生,就會更加平淡,更願貢獻給社會。像辛棄疾的一生,所遭遇的打擊太大了,照我們現在人的修養可以造反了。這樣一腔愛國的熱忱,他帶到南宋來的部隊,卻被解散了,他都受得了,能夠淡然處之,雖然怨氣填膺,但不像普通人一樣動輒亂來,就因為他的目的只在貢獻。現在我們舉他這個例子,就是說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的道理。

張恨水  

文學無用

        翻開一部二十四史,找不出幾個政治好而文學又好的帝王。反過來,文學好的人 ,也許政治成績極壞。混蛋的隋煬帝就是文學最好而自害不淺的主子。南唐二主不用說了,做個才人真絕代,可憐不幸做君王”。唐明皇做得一手好詩 ,晚年幾乎斷送了江山。宋徽宗這敗家之子,卻也填得一手好詞。怪不得漢高祖拿了儒冠當便壺。本來嘛,“爾翁馬上得天下”,要文學何用?

        秦始皇焚書坑儒,在儒家看來是萬世也不忘的仇恨。可是據研究政治的人說,在當時也許是必要的,至少對於秦之為秦並無大害儒家說,素二世而亡,其因在此。那是 賣瓜的說瓜甜罷了。忽必烈,努爾哈赤,也許就認不得漢字,還談什麼文學不文學?可是一個是元世祖,一個是清太祖。黃巢和洪秀全作不了劉邦與朱元璋,就因為他們都是一個不第的舉子。假使進一步他們書讀通而及第,根本就不會有他們那段兒戲了。

        根據這一些,我們覺得文學這東西,是不能教人成非常之人,立非常之業的。文學之被打倒,庸有疑乎?

張恨水上下古今談》(原載1942年3月27日重慶新民報)


張恨水  

清初文化與政治

        滿清開國的幾代皇帝,對中國文化就感到莫大的興趣。康熙,乾隆兩代是不必說了,把一千多年來的史學,哲學,文學,甚至輿地,天文,術學,藝術都整理過一番 。便是那短短十三年的雍正一代,儘管他是個胸襟狹窄,自私陰鷙的皇帝,他對文化也十分注意。他竟以一天子之尊,作起大覺啓迷錄來,與排滿秀才開筆仗 。這並非他們真正好學,實在是因為他們的政治作用有以致之。一來要借此網羅天下知識分子,二來他表示,你不要看我是個客籍野皇帝,我的文化水準,比你中原人還高一籌呢 。這不用多說,一部康熙字典,就成了深入民間的自我宣傳 。這效果之大,不但在當時,而在百年後,還感動了曾,左等人,替他打跑了洪秀全(也因為洪秀才全不解文化為何物)。

張恨水上下古今談》(原載1942年4月27日重慶新民報)


張恨水  

批評家之不能存在

        中國文壇上沒有批評家。這原因雖然很多,而第一個原因,卻是不許批評家的存在。

        許多文藝創作者,沒有成名以前,是害怕人家批評。總覺得受了批評之後,於登龍之道,會有莫大的阻礙。這樣,批評家要存些恕道,只好不批評。至於成了名的作家呢? 他根本就認為 ,他們的作品不會錯,誰要批評他,就是誰妒忌他。一篇善意的批評,也許成了終身為敵的禍水。而成了名的作家,縱不便自己歪曲了理由來和批評家對壘,而他的友好 ,也必劍及履及,群起攻之。批評家若自不小心,文字裡多少有點毛病,那必在圍剿中而被殺。那麼,人又何必去批評成名的作家呢? 批評家拍蒼蠅,有所未忍,打老虎又不敢 ,所以就不能存在了。

        其實站在創作者的學術立埸上,是應當要批評的。因為真理愈辯而愈明。一個人不受批評,很容易一輩子不認識太行山。所以孔子說:丘也幸 ,苟有過人必知之。

張恨水上下古今談》(原載1942年4月29日重慶新民報)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