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17年9月)   共 30 頁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二十世紀初,新文學運動興起,以文言文,格律詩視作首要打倒為目標,欲以白話 入詩的新詩取而代之,將以往的詩稱為舊體詩,舊者,過時之物也,被視為應和封 建社會一同消亡的東西。事實,舊體詩這門高雅藝術,它並未消亡,還有不少文化 人愛用此形式來抒懷言志。就以當時很多以新詩,白話散文為文壇矚目的大作家, 著名學者,也還是寫出不少舊體詩。直至今天廿一世紀科技時代,舊體詩至今還有 讀和寫的愛好者,可見這門中華傳統文化藝術至今還未消失。

劉成禺   洪憲紀事詩 (六)  
更多

劉成禺(1876年-1953年),本名問堯,字禺生,曾用名劉麟莊,筆名劉漢、漢公,壯夫,室名世載堂。湖北省江夏縣(今江夏區)人。中國民主革命家,中華民國政治人物。著有《太平天國戰史》 ,《洪憲紀事詩》,《世載堂詩集》,《世載堂雜憶》等。
劉成禺曾隨孫中山從事革命,曾銜命在美國辦大同報,此外,舊體詩寫得相當好,,其膾炙人口者為洪憲紀事詩,孫中山,章太炎兩先生為之序,當時刊印無多,坊間上難購得。上海古籍出版社决定重印此書,並將洪憲紀事詩七絕二百零八首,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連同張伯駒先生續洪憲紀事詩補注合刊成一書,,定名為洪憲紀事詩三種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十四

授冊椒風不上壇,當筵雷雨跳靈官。故知薄藝通興廢,愧爾諸伶抆淚看。

乙卯九月二十三日為國務卿徐世昌生辰,大典籌備處文武官吏羣赴東單牌樓五條胡同相邸祝壽演劇。清室師傅陳寶琛亦在座。京師名角齊集,合演大登殿。孫菊仙扮皇帝 ,百官請聖上登寶座,菊仙謙讓,立壇下,連稱不敢不敢。說白曰:自從清室退位,從前皇帝已經沒有了。現在民國,並無皇帝。將來皇帝,尚未出現。我何人!我何人!我何敢!我何敢!忽指世昌曰:哈!現在誰個是你的皇帝?轉指陳寶琛曰:哈!現在誰個又是你的皇帝?退三步 ,將鬚一捋,大聲曰:哈!我又是誰個的皇帝?寶琛倚席掩淚不止。歸賦潄芳齋觀劇有感三絕句云:

鈞天夢不到溪山,宴郕膠嶽亦乾。誰憶梨園煙散後,白頭及見跳加官。
一曲何堪觸舊悲,卅年看舉壽人巵。相公亦是三朝老,寧記椒風授冊時。
凝碧池邊淚幾吞,一頒社飯味遺言。史家休薄伶官傳,猶感纏頭解報恩。

(如皋冒廣生商訂正)

案宮外演戲,先跳加官;宮內演戲,無官可加,先跳靈官祛邪。龍虎山只靈官一人,當門接引,三隻眼,紅鬚紅袍,左手挽 訣,右手持杵。宮內演戲則用靈官十人,選名角跳之。形象鬚袍,皆倣龍虎山靈官狀。清室退位,無跳靈官者。世昌壽劇先跳靈官,故寶琛大為傷感。(成禺補記)

案H老本集,題為六月初一日潄芳齋聽戲。尚有一首云:

此曲能聞第幾回?分明天樂梵王臺。昇平法曲乾隆日,婁縣尚書舊費才。

第二首注云:s申大婚禮成,元和癸酉始來京。實則指元和以駡東海。因潄芳齋而惡水竹村耳。H老一日與高步瀛談,高謂梅蘭芳美國贈博士,徐菊人亦贈博士 ,於菊人品格有虧。H老曰:春蘭秋菊,皆一時之秀也。(成禺再記)

趙竹老世丈曰:十年前,H老來滬,予張家宴。詢及水竹村人,H老以兩手撫其頰曰:替他不怕醜,腆然請我吃酒聽戲,膽敢對皇上用照會,派黃開甲代表入宮賀年賀節。(成禺補注)

陳散原先生曰:卅年看舉壽人巵,相公亦是三朝老,猶感纏頭解報恩。H師指示予云:此三句駡倒水竹祝壽。案H老為散原先生壬午鄉試座師。首藝題為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彫也 。散原七十,H菴贈詩有相看同時後彫身之句。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三十四
檀索歌高眾樂停,昇平遺曲髮星星。無端曼衍魚龍戲,笑煞前朝柳敬亭。

內廷供奉譚鑫培,亦名小叫天,湖北武昌省城小東門外沙湖人。幼隨父叫天入京,習鬚生,奉二黃聖手程長庚為師。長庚亦鄂人,常謂鑫培聲音神態,距鬚生甚遠,恐難成就。鑫培發奮 ,每長庚出台,必背台而坐,凡長庚演唱聲音清濁高下疾徐之度,簡練而揣摩之。年餘,自得理味,曰可以出而獻音矣,然神技猶未也。又向台而坐,凡長庚手足鬚眉動態與聲音高下疾徐輕重自然神合之處 ,出則默韻,居則演唱,有不恰於心者,明日即前往改正,於是者又年餘,親詣長庚曰,老師神藝,弟子已略得端倪。長庚使一演奏,大驚曰:鄂人二黃,吾子可得老夫衣缽。遂廣為延譽 。u培又入昇平署外班習藝,得洞悉有清一代劇曲及先正典型,此譚鬚民國初年對予自述,因予與鑫培為同邑里人也。民國四年,洪憲議起,袁項城壽辰,置廣讌演劇,盡招在京有名伶官入南海供奉 ,孫菊仙,譚鑫培不至。九門提督江朝宗,親率城廂駐兵挾持而行。u培沿途大笑,入新華門,乘官艇抵居仁堂,排劇時欲譚u培為新安天會主角 ,譚鑫培盛氣拒絕,乃改唱壓臺戲秦瓊賣馬,譚鑫培拿手戲也。演畢 ,鑫培不辭而去,大笑出新華門,抵家笑始息。人間何故大笑如此長遠。鑫培曰:我不願小叫,豈不可大笑乎。案清廷昇平署志年表檔案 ,譚鑫培光緒二十六年入內廷供奉,年四十歲。光緒三十年加銀二兩。(劉成禺詳記)

日人辻聽花書譚鑫培遺事(錄順天時報)

譚,鄂人,父為徽班鬚生,無短長,暇弄叫天鳥,故名叫天。譚襲父號,為小叫天,初學武生,既改唱鬚生,聲名大起。時汪桂芬負盛名,嫉其逼己,又輕其新進也。一日微服往觀,值譚演賣馬》 ,貌清癯,聲尤悲壯,舞鐧一段,更能將英雄失路侘傺無聊之狀,發揮盡致,不禁失聲嘆曰:是天生秦叔寶也,豎子成名矣。終身不演此劇。汪擅長如《取成都》等 ,亦譚所不演也。

光緒戊申年項成五十生辰,府中指定招待來賓四人,即那桐,鐵良,張允言,傅蘭泰也。是日集各班演戲,必有戲提調,以指揮諸伶。任之者那桐最稱職。戲為譚曰:今日宮保壽筵,君能連唱兩齣為我輩增色乎?譚不欲 ,曰:除非中堂為我請安耳。那桐大喜,乃屈一膝向譚曰:老板賞臉。譚無奈何。是日竟演四齣。羣稱那中堂具有能耐,會辦事,

孝欽萬壽,內廷傳戲,例須黎明入侍。而譚誤時,數傳未至,內務府大臣與譚契,為譚危。將及午,方見譚倉皇來。大臣跌足曰:休矣。內三四詢,左右莫能對,真老佛爺犯忌諱事也 。譚猶夷,半響不能作一語,忽投袂起,大步入朝孝欽。孝欽問,何來晚,譚從容 對曰:為黃粱擾,致失覺。兒女輩不敢以時刻呼喚,遂冒死罪。案梨園習於迷信,台前不言更,台後不言夢。更以。以黃粱。孝欽聞奏 ,諭內侍曰:渠齊家有方,着賞銀百兩,為治家者勸云。

附錄:昇平署志清昇平署始末

前清承明之舊,設教坊司,凡宮內行禮燕會,悉用領樂官妻領教坊女樂二十四名,序立奏樂。順治元年,別設隨鑾細樂太監十八人。凡巡幸與親詣郊壇祭祀,內傳承應,是為樂工任太監之始 ,順治八年,停止教坊司婦女入宮,悉改太監承應,額數定為四十八人。而扮演雜戲之人,亦羣集其中。康,雍多用內樂工試驗中和樂,乾隆初移入南府,名所居曰「內中和樂處」,習藝太監曰內學 。教坊司之名已由雍正七年改為和聲署,乾隆時張文敏照製諸院本,命內務府增多太監習之。乃於南花園移內中和樂,內學等太監習藝其內,遂名此在長街南之分府曰南府,別於在西華門內北之內務府 ,純廟有倣唐明皇教梨園子弟之意也。南府有內三學,曰內頭學,內二學,內三學;外二學,曰大學,小學,中和樂十番樂,跳索學。及乾隆十六年初次南巡,沿途供應演戲之風甚熾 ,尤以蘇州為盛,故御製詩有「艷舞新歌翻覺鬧」之句,蓋崐腔自魏良輔,梁伯龍創興後,高宗觀之而賞其藝,遂令織造府選人以進,隨至京師應差 ,以老郎廟為梨園總局,隸樂籍者先署名織造所轄之。老郎廟後以南府供奉需人,必由織造府選取,此等南來伶工,不能與太監雜居,來者多名輩,使之教授,後即安置景山之內在旗籍子弟讀書之官學同住 ,其後始及南府。逮乾隆五十年,景山已有三學,景山始與南府並稱,其外三學曰外頭學,外二學,外三學。首領定八品,學生無定額。嘉,道間一度將南府,景山合併為一,道光對民籍學生不能釋懷 ,至七年二月六日,再降明詔曰,將南府民籍學生全數退出,仍回原籍,並頒布昇平署官職錢糧著於令,詔云:南府著改為昇平署。不准有大差處名目,專以太監承應。自是昇平署規模大定 ,歷年八十五,迄宣統三年隨滿清以俱亡耳。
  譚u培      孫菊仙    汪桂芬    (日人)辻聽花

  陳寶琛      陳三立(散原)

昇平署

《順天時報》日本人在中國出版的重要中文報紙,外國人在北京出版的第1張日報。1901年10月創刊。創辦人中島真雄。1905年 3月,由日本駐華公使館接辦,成為日本外務省在中國的「半官方」言論機關。日出對開 2張。最高日銷量達 1.2萬份。歷任社長有上野岩太郎、龜井陸良等。在中國很多重要城市派有記者和通訊員,搜集政局內幕和有關軍事、政治、經濟等方面的情報。因干涉中國內政,支持親日軍閥,遭到中國人民強烈反對,曾多次發生報販拒賣、 郵電工人拒寄事件。人稱 「逆天時報」。1930年3月26日停刊。

張伯駒  紅毹紀夢詩  (六)   更多

張伯駒(1898-1982),字家騏,號叢碧,北洋軍閥元老張鎮芳之子,是袁世凱次子袁克文的表弟。書畫家,收藏 家,對戲曲,詩詞各方面都有登峰造極的水平,與張學良,溥侗,袁克文合稱民國四公子。一生致力收藏古董文物,為了不讓國寶流落國外,不惜傾盡家財 ,變買房產,甚至夫人的首飾,從文物商販手上購回不少稀世國寶字畫,包括被尊為中華第一帖的晉陸機(平復帖),國寶中之國寶的隋代展子虔(游春圖),是傳世最早的卷 輻畫,還有宋黃庭堅(諸上座帖),趙佶(雪江歸棹圖卷),李白(上陽台帖)。他購古文物絕不是待價而沽,他認為金錢有價,國寶無雙,絕不能落入洋人外邦手中 。 他一生淡泊名利,不願當官。解放後,他先後將平生購下的珍貴文物捐獻給回國家收藏。 可惜的是這位傾囊捐獻的張伯駒,也難逃文化大革命的衝擊,被打成了當然的牛鬼蛇神,發配到農村去勞動改造。遺憾的是他最終沒有得到國家相應的回報 。






夫人潘素

 

 

 

 

 

 

 

 

 

 

楊俞名並派非同,敦厚常如長者風。拳術工夫分內外,驚人錘震晉陽宮。

尚和玉亦武生老輩,其人敦厚如長者,與楊小樓,俞振庭齊名,而派別不同,亦如拳術有內工,外工之分。小樓內工,和玉外工也。鐵龍山,英雄義等戲皆佳,尤以晉陽宮為其特作。余有友曾向其學此劇 ,家尚有二錘,余持之甚重,以余之力不能耍也,足見尚氏之工夫。

家傳武劇自稱豪,長坂坡迎八將曹,勇猛見長風度少,贏來綽號小毛包。

俞菊笙子振庭,武生戲為家傳,以長坂坡著。起打極勇猛,惟少風度。後與余叔岩共一班。其人荒於色,以病不能演,甚為潦倒。

北馬南船出自然,始知步法有真傳。蓮花湖上評身手,落後常為蓋叫天。

北人騎馬,南人乘船,未能較勝,乃理之自然。上海武生蓋叫天自以武工超羣,欲與楊小樓一較身份手,乃合演蓮花湖,起打蓋每每落後,始知內江派步法自有真傳 ,非外江派所能及也。

英秀齊名在勝朝,滿門桃李老堪豪。演來文武皆精絕,更有傳人一撮毛。

王瑤卿亦旦角先輩,曾陪譚鑫培演戲,名噪一時,十三妹,得意緣為其杰作。晚年廣收弟子,有通天教主之稱。有票友章一山,號一撮毛,專學其唱作。

早歲齊名共一坊,樊江關戲最擅場。余生坎坷垂垂老,今世何知有二芳?

王蕙芳色藝並佳,清末,民初,與梅蘭芳同班。演唱樊江關,蕙芳飾樊梨花,蘭芳飾薛金蓮,有蘭蕙齊芳之喻,以年衰名遂不振,後甚坎坷,於四川教戲,卒於成都 ,無復知當時有二芳者矣。

喜劇演來豈是淫 ? 茶餘酒後可開心。諸如香亦成先輩,更少人知陸鳳林。

喜劇內行謂為玩笑戲,多以彩旦為主,如揹凳,雙搖會,打皂王,探親,查關,一匹布等戲是。諸如香亦彩旦先輩,常演之 ; 更有陸鳳林能此戲甚多,但人不重之,無知其為喜劇戲包袱者矣。

龍種八旗子弟間,願為優孟不為官。一聲直上行雲遏,激憤悲凉唱叫關。

德珺如,滿洲人,清末,民初時亦小生先輩。嗓音高亮,羅成叫關一劇,無人能與之抗也。

羣英會上鎮風流,公瑾當年孰與侔 ? 北曲南昆皆笨伯,無人能繼雅觀樓。

程繼先,程長庚之孫,清末民初為小生泰斗,即非空前,亦稱絕後。羣英會能表現周公瑾雄姿英發,風流儒雅之氣度。如監酒令等翎子戲,皆以風采見長。其他文戲奇雙會 ,玉堂春,連陞店等演來神情無不絕妙。余曾從其學雅觀樓,每一唱一念,其身段皆有特殊處。彼云非過三十幾歲不能懂戲。南昆俞振飛,北昆白雲生皆拜其為師。繼先對余曰:怎麽教 ,也不能領會,皆笨人也。雅觀樓兩人皆終未學會,此劇更無繼人矣。

名並繼先久已聞,彬彬風度似儒巾。演來喜劇閨房樂,却誤鷗波是素云。

朱素云當時與程繼先並名,以演文小生見長。閨房樂飾趙子昂,頗有文士風流之度。尤以馬思遠一劇,飾刑部郎中,惟妙惟肖,因其見過清末官場中人物,能自然心領神似也。

演出紅樓飾雪芹,將釵作弁亦風神。一生忠厚兼謙抑,贏得梨園號聖人。

姜妙香早歲為青衣,後改小生,陪梅蘭芳演戲,蘭芳排演紅樓劇,妙香飾寶玉,亦能表現其嬌憨氣。妙香人極忠厚,且謙虛,不多言,梨園中稱為姜聖人。余曾向其問雅觀樓 ,彼曰:我此戲遠不如程先生,足見其謙抑風度。


張伯駒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十
智囊一去政紛紜,內閣人才迥不羣。龍鳳麒麟今不見,集靈囿內只餘君。

趙秉鈞卒後,段祺瑞代總理,旋由熊希齡繼任,梁任公,汪大夑皆任總長,當時稱人才內閣。國務院在三海集靈囿。王湘綺入京,一日見熊,笑謂曰:今日集靈囿 ,只餘君矣。」蓋謔其為龜也。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十一
買贈佳人金屋嬌,封疆擢任氣何豪。啓霖多事煞風景,却上彈章拆鳳巢。

項城督直時,慶王奕劻長子載振去津。項城本與奕劻為一系,因善為款待,命巡警總辦段芝貴專司其事。段為設筵演劇,有女伶楊翠喜,色藝並佳,載振為之傾倒。段乃以鉅金買翠喜 ,並厚奩資,以贈載振。振回京,言於奕劻,段芝貴乃由候補道一擢而署理黑龍江巡撫。事為御史趙啓霖所知,摺奏彈劾,載振遂不敢納翠喜,歸鹽商王某。載振以查無實據了結 ,段則另以他事革職,永不敍用。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十二
三邊節制寵超羣,穢史流傳事尚聞。一夜鎗聲行署外,可憐嚇走上將軍。

段芝貴卑鄙佞倖,而項城寵信之;各」字將軍皆督理一省軍務 ,獨芝貴為鎮安上將軍,封一等公,督理奉天軍務,兼節制吉林,黑龍江軍務。但楊翠喜一案,穢事流傳,東三省人固尚未忘,而芝貴更以位尊,恃寵而驕,奉天師長張作霖以次皆不服 。張派其參謀趙錫嘏持函謁先父,謂項城何用此人。先父回函云:可逕以兵攆之。張又派趙持函來,謂如此辦法,恐項城怪罪。先父又復函,並對趙云:「項城方面,有我負責 。」張遂命軍隊,夜於上將軍署外鳴槍示威,段遂踉蹌逃回北京。先父即向項城力保作霖任奉天將軍。後芝貴知之,恨先父刺骨。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十三
惟善用人善相人,頤張聲啞定非純。一生巧宦差能似,豈謂英雄是使君。

吳鼎昌,浙江人,其父在清代曾官四川,又稱四川人。日本留學洋翰林,清末任職大清銀行,入民國,任天津造幣廠廠長。初依附研究系,後又依附交通系。復辟失敗後,以日本留學夤緣識徐樹錚 ,又識倪嗣沖之駐京代表王樂三,得陪段芝貴打麻將。先父創辦鹽業銀行,總處設北京,京,津,滬,漢各設分行。先父任總理,張勳,袁乃寬任協理。先父復辟敗後,羈押於陸軍部 ,段芝貴乃派吳接收鹽業銀行為總理,但吳並非股東。先父移交大理院,北京行經理岳乾齋承吳意旨,不得余家人同意,延律師汪有齢作辯護人,律師費則為鹽業銀行股票十萬元 。大理院檢察長為張孝移(後日偽時為漢奸,日本投降,自服藥死。),堅持判先父死刑。汪辯護,改判無期徒刑。汪,張,吳,岳皆喝紹興酒打麻將朋友,乃先事謀好者。吳又通告鹽業銀行各股東 ,凡認股尚未交款者,限於年終前將款交齊,否則由他人認股交款。此皆為削減先父鹽業銀行股權之手段。先父案結後,經友相助,始將股款交足。段祺瑞成立親日內閣,吳任財政部次長 ,仍兼造幣廠長,又接辦大公報。鹽業銀行成立董事會 ,吳提議每年提三萬元捐作經濟研究費用,此即辦大公報》之資金 。吳云《大公報》為其獨資經營者非是。直皖戰,皖系失敗 。吳有日本妻,乃避匿日本租界,以造幣廠結餘三十萬獻於曹銳,得未被通緝。時余去瀋陽見張作霖,述鹽業銀行經過,張大憤慨,乃買鹽業銀行股票五萬 ,致電鹽業銀行總處,質問吳本非股東,何以任鹽業銀行總理。吴聞之,託北京行經理岳乾齋,副理朱虞生求張勳出面調解,結果以先父任鹽業銀行董事長了事。後吳又聯合鹽業 ,金城,中南,大陸,成立四行儲蓄會,吳任主任,錢永銘任副主任。國民黨時,吳主持大公報》 ,以小罵大帮忙姿態捧蔣,對蔣則稱「浙江人」;為蔣拉攏四川軍閥,則又以「四川人」出面,復成蔣嫡系中之重要人物 ,而「四行」亦納人蔣系之浙江財閥中。先後任蔣政府實業部長,貴州省政府主席,蔣之文官長。吳誠屬巧宦,而又奸刻 儇薄,但其子弟品質皆劣。吳亦嘗自語人:彼一生用巧,失於忠厚,天理報應,固不應有佳子弟也。洪憲時,梁士詒對吳曾向項城推荐。項城召見後,謂梁曰:「此人兩頤外張 ,有聲無音,當非純品,吾不用之。」吳每對人以此自豪,謂以項城之雄才大略,對彼猶畏忌之。項城能用人亦能相人,蓋謂吳之險詐非正,外見於形。吳以比曹孟德之於劉使君 ,何狂妄之甚!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十四
王國遼東足自豪,曙村敗去鎮安逃。平生風義兼師友,帖子門生感報桃。

張作霖既趕走段芝貴,先父向項城保其繼任奉天將軍。張感先父之助,派參謀趙錫嘏送來門生帖子。直皖戰,皖系敗後,時孟恩遠為吉林督軍,張為佔取吉林,以軍攻之。孟以兵力不能敵 ,經調解,願讓出吉林地盤,率其師入關,張以鮑貴卿繼任。黑龍江督軍朱慶瀾亦辭退,張以吳俊陞繼任。張為東三省巡閱使,一日與先父夜談,張曰:昔承相助,今為遼東王矣。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十五
夜夜羊車幸八宮,爭承歡寵亦勞躬。事煩縱是食非少,滋補還須賴鹿茸。

項城有八妾,高麗人二,一為寒雲母,一為四子克端母。克端,天津鹽商綱總何仲瑾婿。五子克權,端方婿。七子克齊,孫寶琦婿。八子克軫,周馥婿。項城身後無多財產,皆由先父處理 。子女每人分到現款二三萬元,股票二三萬元。克端母只生克端一人,故早即困窘。六子克桓及八子克軫,九子,十一子同母,分產最多。其母為項城第五妾,項城最所寵愛。克桓代表袁家啓新洋灰公司股票股權 ,任總經理,於諸子中最富,然於諸子中品德亦最壞,其兄弟中艱窘者,坐視不予周恤。洪憲紀事詩》「 便殿凝燒鳳蠟紅」 一首失實,謂皇四子母為第一宮。四子母為高麗人,不當為第一宮,即高麗人可為第一宮,亦當為克文之母。又,獲寵幸者非五子之母,此為道聽途說者。項城食量甚健,每食除肴菜外 ,食大饅頭二枚,麪糊塗一碗,更多食鹿茸,製成粉置案上,隨時食之。項城之病,亦因腎虧多食鹿茸有以致之也。

袁世凱一妻九妾,有十七個兒子、十五個女兒、二十八個孫子、三十一個孫女,兒孫總和達九十一人。

維基百科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十六
日月飇車去似飛,進呈鄉味到京畿。黑岡赤尾黃河鯉,那似淇泉巨鯽肥。

項城喜食魚 。黃河鯉魚以開封北黑岡口赤尾者為佳,開封令每日進奉。又淇水之源有一泉,產巨鯽,身扁數寸,名淇鯽,肥美勝於黑岡口赤尾河鯉。衛輝縣令每日命人撈取,貯泉水於大木桶中,由火車運京,項城更喜食之。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十七
勝朝忍復夢昇平,每念慈恩涕淚零。惟有傳人余範秀,親承說戲失街亭

譚u培最為那拉后所寵眷,每念恩無不涕零。入民國,尚偶出演於前門文明茶園,余曾往聆其劇。總統府傳演,款遇不復似那拉后之優渥。時余三勝之孫余叔岩為府內尉,乃延譚於庶務司司長王某處,殷勤招待。譚向不收弟子,叔岩專學譚戲,乃經王介紹,拜譚為師,譚親為其說失街亭》(飾王平)一劇。譚字英秀,故叔岩以「範秀」名其軒。《失街亭》後叔岩傳於余。《紀事詩》之注,似由傳聞之誤。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十八
將才培育習韜鈐,報主他年繼耿弇。天上恩榮龍虎榜,欽加衛侍武官銜。

項城成立陸軍混成模範團,內分步,騎,砲,工,輜及機關槍六科。項城以陸海軍大元帥自兼團長,蓋為培育將才,編練親軍。第一期畢業學員考取前十名者,皆加衛侍武官銜。叨此隆遇,無不感激圖報矣。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二十九
廣收賀禮啓華筵,金鑄還嫌小八仙。更有言辭傳妙噱,全團捧腹盡譁然。

第一期模範團,陳光遠任團附。學員畢業舉行典禮,團附例訓話。陳不學,然又好作文語,以避人譏其無學。陳訓話云:你們已經畢業,由大元帥親手培養。大元帥對你們期望很大,你們要好好的幹,將來你們都不堪設想呵。」「不可限量」說成「不堪設想,全團為之大譁。後由模範團編成一師,陳率之任江西督軍,極貪婪,值其壽日,廣收賀禮,商會以赤金鑄八仙人一堂為祝,陳連稱好,好。後又曰:只可惜小一點。人傳以為笑柄。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三十
踉蹌列隊大街游,請願聲高索報酬。向背人心何用問,真民意最愛袁頭。

洪憲前,各省請願代表列隊游行至新華門前,高呼萬歲,完畢,每人各贈路費百元,遠道者二百元。各代表請增費,至於狂駡,後各贈二百元,糾葛始寢。見洪憲紀事詩》「金盡牀頭有甲兵」一首。按昔時銀洋以站人者銀質為優,次為光緒元寶,次為鷹洋,民國後,項城像銀洋銀質更優,號「袁頭」錢,人爭要之,乃真民意也。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17年9月)   共 30 頁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