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17年9月)   共 30 頁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熊潤桐  勸影齋 (五)    更多熊潤桐詩 

熊潤桐,字魯柯,號則庵。廣東省東莞市人。廣東高等師範文史系畢業。工詩善文兼擅書法曾被稱為南園五子之一。終身從事教育先後講學粵港上庠。著有《勸影齋詩》,《入海集》,其詩親手刪存790餘首出版問世。一九四九年來港,曾任聯合書院文史系教授,與陳湛銓,曾克耑,馮康侯等為當時聯合書院五大名師。



 

 

 

 

 

 

 

 

 

 

 

 

 

 

 

 

 

 

 

 

 

 

 

 

 

 

 

 

 

 

 

 

病中早起
何緣藥椀坐相親,昨夜溫涼忽中人。小病亦知閒有味,沈憂翻教夢無因。舊方薑桂仍能效,曉雨簾櫳頗絕塵。啜粥添衣聊取汗,更搜長句替微呻。

七夕
銀漢依然入望深,疏星涼月托微吟。閒閒舊句存零夢,婉婉佳期異昔心。簷鵲語餘將息影,鄰姬絃斂不成音。白頭亦分無才思,空向庭前負手尋。

虎將
當年焦土建殊勳,餘火寧辭一再焚。橫海樓船初破浪,渡遼虎將舊能軍。客卿慮淺公無取,帷幄謀深世豈聞。奇計會看驚六出,論功原自薄三分。

中元夕雨坐
事遠難為憶,身閒易感秋。明明三五夕,不見月當樓。昨夢通河漢,微波隔女牛。舊歡無覓處,涼雨一燈收。

夜起
豈待花時始憶君,誰家玉笛暗相聞。重簾夢斷雞初唱,曲檻涼侵月幾分。欲理清歌非少日,漫勞彩筆寄朝雲。瓊樓一別秋如許,翡翠衾存且自薰。

協之丈生朝招飲次韻敬酬
居閒自樂無窮抱,高詠還如未亂年。論世欲尋詩外事,不才難望酒中仙。螟蛉蜾蠃曾何與,明鏡菩提有別傳。綺語懺除嗟莫盡,好留枯木待春妍。

明鏡菩提有別傳,自注:協之最近書贈讀天然和尚瞎堂詩集絕句三首。

荔支灣晚眺
日斜潮上客來忙,蜑婦猶能鬥晚妝。已悟層波通逝水,不辭紆櫂過回塘。蓬窗目送秋江色,瓦甑風騰艇粥香。作隊浮蛙身手健,白頭虛對少年郎。

夜坐記朮叔昔年談詩之語
靈均哀怨託娥眉,意態猶來豈自知。偶被傍人驚絕代,終憐往哲不同時。文章孰與論微尚,精力君當及未衰。最是海綃言可念,曙窗如夢坐支頤。

有客以秋日詩見簡次韻答之   五首選三
江山愁外置,雲雁望中虛。短檻聊堪倚,長空莫漫書。老懷何得喪,世態有親疏。物候原增感,將詩肯及予。
酒懷非復昔,人意薄於秋。顧影難為醉,因涼得早休。巷深宵夢逈,窗曉市聲浮。未識從吾好,何如富可求。
片月依雲出,閒庭過雨初。草光螢化後,林寂鳥棲餘。大句寧論字,吟蛩欲上除。敢云身可隱,無力赴奔車。

半園晚飲即送少幹明日赴港
小聚翻驚歲月流,尊前風葉聽颼颼。即今蠻語成專對,誰識詩懷屬俊遊。斷句記懸當牖壁,舊圖重展故園秋。明朝十里殘楊岸,一片滄波媵去舟。

晚學
行年漸欲到知非,儒墨流傳意已違。每苦健忘疏考據,願從温故得淵微。大瓠許有浮江用,小智寧窺杜德機。稍喜氣平心亦穩,向來門戶不曾依。

六榕寺晚飲
如此禪門豈避塵,劫來林大漸成薪。榕陰半合留殘照,牓字重圬失舊神。蔬筍肉邊聊大嚼,江山愁外有微呻。荒亭共領殘秋味,多恐明朝迹已陳。

雜詩次蒹葭樓韻

江波晝夜徂,逝者不可作。撫時念我生,萬緒交相錯。門前兩紫荊,風葉日蕭索。自非歲寒姿,誰能免榮落。宵來秋水至,夢寐對海若。

天風飄枯桑,海氣結重陰。銜木竟無成,萬口罪冤禽。冤禽定何辜,所哀力不任,是以古畸人,發憤逃山林。鳥獸豈同羣,斯言傷我心。孤琴為誰彈,惻惻不成音。鳥飛懷故鄉 ,葉落亦歸本。如何游子心,日與浮雲遠。別來曾幾時,俯仰見枯菀。信誓豈遽忘,百諾無一踐。種豆依南山,燃萁不成炭。惡草弗肯除,來春益滋蔓。華燈列長筵,酒酣復起舞。回旋萬態紛 ,極懽不知曙。仲道感升堂,悲歎去庠序。區區滂儉儔,敢與許史忤。南水痛橫流,北蝝起蠭午。萇楚樂無知,一寐永不寤。怨彼窗下桐,苦送中宵雨。

雲急月退飛,睇望夫何極。引領步前庭,蹙蹙靡所適。中原方勘亂,兵革未遑息。烏鵲夜徂南,星辰愁欲北。俯首復奚思,哀蛩號我側。天地一羅罔,欲奮無奇翼。碩鼠乘時遊,何土為樂國 。懷居信可恥,攬轡亦安得。園草萋以綠,涼風日排闥。憂端誰與陳,閉門倏經月。鴻雁過我庭,緘至不忍發。縱曰長相思,寧能解勞結。晚菊開無期,叢蘭久銷歇。止酒有深懷,履運增肅殺 。秋蓮抱苦心,宛轉何由達。願言謝佳人,勿復煩書札。

偶感
陸沉心事與年俱,人境喧騰借一廬。濁酒自消閒歲月,纖兒寧惜好家居。危邦可去曾無計,微命能留亦孑餘。强欲閉門徵野史,區區檮杌漫成書。

九日上塚晚飲甘泉茶館
白雲宛自迎人目,隴墓迢迢入望深。錯落菜畦明野色,紆迴村路帶疏林。眠牛欹側殊閒態,歸鳥啁啾漸晚陰。隨分杯盤羅長幼,已孤愁話歲時心。

重陽後一日作
重陽無雨復無風,今古茫茫意豈同。佳節又成閒裡過,舊顏還得醉來紅。未花南菊香原晚,入夢東籬事已空。却笑昌黎情近躁,苦將遲暮怨霜叢。

酒座聽人談學庠近事
年來氣類歎凋傷,尊酒相携話轉長。已覺興亡猶細事,安論得失到文章。皋皮說易容吾退,狗曲為儒乃爾忙。各振塵裾分暝色,獨尋歸路月蒼蒼。

葉君自湘返枉過談詩
氣蒸波撼洞庭深,未謂前賢跡遂沉。每惜高才生亂世,孰知平語見危心。十年為別官寧好,斗酒相誤意可尋。風物故園聊一撫,幾人真解愛南音。

秋盡夜作
了了吾生豈復疑,聞雞何夜不如斯。殘蟾頓與秋俱盡,此際能無睡較遲。脫葉因風成近聽,孤燈延夢入遐思。休論白髮添多少,青鏡明朝許汝知。

立冬後三日過白雲仙館
秋盡來尋帶郭山,山容合沓夕陽間。避秦往事吾能說,放眼遙天鶴不還。明晦慣令雲態異,青黃初見燒痕斑。略無一物堪吟賞,始覺予懷老更頑。

日暮
風葉蕭蕭振北林,殘陽匝地旋成陰。索羣未暇悲離獸,失鷇誰還問去禽。無可晤言中酒後,不勝餘憤閉門深。閒身坐負平生意,空對妻孥事苦吟。

《勸影齋詩卷九》


江譽鏐(南海十三郎)   與    江孔殷  (一)
 
江譽鏐(南海十三郎)

江譽鏐(1910年3月3日-1984年5月6日)出生於廣州荔灣區黃沙叢桂西街,自稱江譽球,別字江楓,藝名南海十三郎,廣東南海縣人,是三十年代著名的年輕編劇家。他曾育有一女黃菊霜(跟養父姓黃),生於1938年。他是父親太史江孔殷其第六夫人杜氏的十三子,故藝名「南海十三郎」。 影星梅綺的叔父。其弟子有袁準、唐滌生。  (維基百科)

 

十字架的救恩  南海十三郎在教會的見證篇末附有江譽鏐(南海十三郎)的一首詩:

囂俗塵寰數十年,繁華過眼等雲煙。文章富貴俱煩惱,虛渺人間浪結緣。宦海尊榮如一夢,於今豪氣已非存。真神教主療吾體 ,醒覺靈光屬聖天。   (載於一九六一年一月二日華僑日報)

一位詩友金翁在一九六一年三月二十日在華僑日報》之「梨園樂府」內和「南海十三郎原韻並序」

南海十三郎江譽鏐,少酖樂府,劇作有聲,狂歌市中,十年一覺。去夏,相與長談三日,甚歡焉 。再約皇宮酒樓一醉,彼家已報不知所去矣。玆讀其信道之言,文表教坊離唱,詩表白雲之詞,江郎未盡之才,感極而興者也。黯黯春霄 ,挑燈和其律句,喜得故人無恙,並告世有知音者云爾。

曲譜新詞尚少年,教坊歌舞事如煙。碎琴自覺知音小,抱道歸真負眾緣。心力盡時春夢了,才高異俗世難存。風流銷歇詩人老 ,遙望梨園別有天。

節 江獻珠《蘭齋舊事與南海十三郎十字架的救恩  南海十三郎在教會的見證

春來益覺流離苦  默祝王師早日旋

    霧雨霏霏,煙鎖清晨,香島歲月,飄泊人生,禁不住一聲嘆息,似自憐生命在煩惱煙圈堙C曉來縱步海濱,一吸新鮮空氣,覺海嘯似在鳴咽 ,而給我再生之潮訊。回憶古人,朝淚鏡潮,夕淚鏡汐 ,我獨對鏡看花,傷流光之易逝,感孤寂而興悲。目睹年老之船夫船娘,猶趁着春晨而泛棹,一聲欸乃,水波不興,念人生安得如海乎無浪,無滄海桑田之回憶,然自念海雖惹人迷戀,究不若少年時原野步縱,自由奔放,浪跡天涯,無愁飄泊。因感少年願望,今成過往,昔日之大家庭生活,不能滿足余事業心,以為四海之大,何處非家,何地不可容身,胡為寂處家園,不求聞達於世,於是抱有願望,希冀作一文人,筆鋒寫盡天下眾生憂患,作暮鼓晨鐘,給醉生夢死者作當頭棒,給勢利為懷者作警世鏡,乃寄情於戲劇,借重絲竹之音,啓示人生光明途徑。尤以山河破碎,舉國飄搖,決志喚醒人心,睜開明亮眼睛,抵抗侵略與黑暗暴力,趁年少血氣方剛者一番熱情,勵勉為國忘家,以拯救同群為懷,不以亂世飄蓬為苦。一家子弟十餘人,經余之棒喝,或投筆而從戎,或奔投苦難同列,生逢多難,不求享受,但求寸心之安,骨肉離散,誰怨誰尤?念抗戰期中,咸抱捨身報國之願望,而一場世界大戰,犧牲者僅胞弟一人,其餘子姪,百戰餘生,而余在戰中,為後輩模範,刻苦從公,同心協力,以完成抗戰勝利之任務,且不少青年學子,受感動而甘受折磨,以為人生光明真理之光輝。戰後余嘗對弟子勵勉,論戰中之光榮,非任何報酬可比,憑余等報國之職責,勝利後告一段落,由余率領之子姪,亦紛紛歸家謁父祖,骨肉重聚後,各赴前途。而余則淡泊名利,作隱士躬耕,撫心無愧,可對後一輩子姪,可對難中久隨之弟子。曾幾何時,大陸劇變,昔日之子姪輩,多已成家立室,違難四方,而更後一輩亦長成,彼輩均為人生苦痛而憂鬱,隨父母而飄流遠方,未嘗享受家園之樂,更以我一輩之兄弟經已老去,或竟凋謝,如年前余狂病於香港,語多激昂之詞,先兄叔穎,謂余病已不能與後一輩同掙扎,彼當勵勉子孫,隨王師凱旋,如昔年之戰勝,相率歸里,以顯門閭,乃事半願違,先兄以年老酒患,抵台灣不久,即以病終聞。余以王師未勝,即雁行折翼,心甚悲愴,而九兄譽題,有子遠在美洲,婚後未嘗謁父,而九兄亦病亡於大陸,現僅存者,僅二兄倚其子女居港,當年國土重光之憧憬,依稀尚在眼前。而今者國土家園,已為虎狼所佔,盡屬所謂無產階級極權統治下,一個報國之家庭,經已拆散,然余仍抱願望,非徒苟安於島隅,猶望後一輩子姪,能率領兒女,獻身報國,來日方長。余等且待王師東返,山河重復,自由再見,人不可無願望,亦非幻夢,事在人為而已。     一九六五年三月三十日

獨善己身毋負世  時窮見節羨忠賢

    窮則獨善己身,達則兼善天下,兼善天下固難,而獨善己身亦不易。顏子一簞食,一瓢飲,人不減其憂,而顏子不改其樂,憂樂固由己而不必尤人,君子不怨天不尤人,凡事達觀,時窮亦樂 。然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則窮不只獨善己身,尚思兼善天下,不過不達無以善天下,窮固先善己身也,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尤以君子之風,非小人可及,君子不强求達 ,時窮節乃見,世亂顯忠賢,君子之節,即獨善己身,以身作則,縱不達於世,亦無損於人,先正己然後正人,故曰獨善己身,即修身之道。

    處於現代社會,多求聞達而不能獨善己身,更何能兼善天下?君子之窮,未必至貧無之地,惟其志不行,縱樂善而不能善天下,故明哲保身而終,淡泊以明志,寧靜以致遠,斯即獨善己身 。方今之世,其能守身安份,窮而不濫者,實為難得。小人窮則濫,濫即違背良心,正義不存,但求己達,而不問其志是否得達,稍達即以驕人或傲視同群,作奸犯科,無所不為。今之學者 ,其未得志之時,尚有善天下之志,其稍一得志,即縱一己之欲,忘眾生之苦,焉能善天下?焉能善己身?此無他,今之達者,惟利是視,固非志在善天下也。今之達者,非真聞於世 ,但求達其素願,投機逢迎,無所不為。其不得志也,不問乎己何以不達於世,先察己之所短,然後明白時窮之故。今之鑽營於社會者,卑污手段,無所不為,一生固未善己身,固無所謂節 ,朝秦暮楚,竟以為榮,復藉時勢機緣,抑壓別人以求己達,更而幸災樂禍,泯絕天良,友朋相交,純視乎利害 ,於己有利者,即引以為友,於己無利者,即無交情,固無所謂正義,無所謂道德也。

    憶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時,光明人物與黑暗人物,一視其所作所為,便不問而知。光明人物固不驕,亦對黑暗人物不加壓迫,冀其良心自責,復趨光明之道,而事過情遷,時勢轉易,黑暗人物反而抬頭,光明人物反在抑壓中,尤以文人無恥,於今為甚,昔年出賣國家,出賣民眾者,乘時勢之轉易,各方爭取群眾,彼輩又形活躍,動輒稱有氣節者為死硬派,動輒譏有良心者為腐儒,而彼輩朋比為奸,充斥社會,對於時窮節乃見,世亂顯忠賢,固漠然不問,且謾視中傷。然主持正義者,尚不乏人,仗義每多屠狗輩,余過於市,每遇一面緣者,垂詢近況,余以乏善可告為愧,而此輩多為違難義民,戰時同在艱苦行列者,竟能互相解慰。憶余神志失常,流浪街頭之際,時作激昂之語,而此輩聞之,不以余為狂,且表同情之心,餽余食物,不使飢餒,今余神志復清,此輩仍時以余為念,深以余之氣節為可嘉慰。余自愧徒負虛名,無所建樹以酬友好,惟思窮則獨善己身而已。     一九六五年三月三十一日

海十三郎《小蘭齋雜記 浮生浪墨
 

江孔殷(1864年-1952年),字少泉,別號霞公,人稱江蝦,廣東南海人。由於江氏是晚清最後一屆科舉進士,曾進翰林院,故又被稱為太史。

江氏在辛亥革命前後一度為廣州之重要政治人物。民國建立後退出政壇。

江氏亦為著名美食家,曾有「百粵美食第一人」之美譽。其廣州大宅位於河南同德里,稱為「太史第」,經常食客滿座。不少民國初年廣州軍政要人都是其常客。太史第更另外在廣州市郊自設農場生產花果荔枝等等。江太史家中食譜有「太史菜譜」之稱,其中以蛇宴最為聞名,現在亦以太史五蛇羹最廣為流傳。其他菜色尚有太史雞、太史豆腐等等。  (維基百科)

我母親在美國患癌時,在病榻上常為我女兒細訴舊事,據說我五伯父是和我父親同一年成婚的,擺酒的地方便是大新公司(廣州大新公司天台酒家)。祖父性諧謔 ,喜怒哀樂皆可入詠,母親還把祖父當日為擺喜酒而撰的一副對聯寫下:

兒債似山高,歎老父半百有多,發財未必,重怕添丁 ; 問幾時放下擔竿,只管見個做個。
世情如水淡,論朋友萬千以外,量力而為,不瞞知己 ; 借此地擺餐謝酒,無非人云亦云。

上聯果是幽默,兒子一個個成親了,做老爹的還要擔心自己添丁,重擔真的不知何日可卸。下聯豪意畢露,盡見江家當時氣派。

祖父的詩詞,美食和文采,在廣州一時無兩。他的風流韻事,在西堤的陳塘,東堤的紫洞花艇,到處留痕。而位於南關的南園酒家,更是祖父與一班騷人雅士吟咏唱和之所 。南園門前,有祖父名聯一對:

立殘楊柳風前,十里鞭絲,流水是車龍是馬。
望斷琉璃格子,三更燈火,美人如玉劍如虹。

那時廣州仍行公娼制,東堤一帶的珠江河面,結集了無數花艇,裝置典雅華麗,巨宅富戶尚且不及。・・・・・・・・三祖母外家就是幹樓船生意的 ,故十二姑姐對花艇事知之甚詳,據稱當時以澄鮮一艇最負盛名 。珠江風月,又豈能少祖父一份。他為澄鮮」所撰對聯 ,婉約靈秀,真不明白祖父堂堂六呎之軀,豪氣萬千,而下筆細膩情深,女兒家亦不過如是也。聯曰:

怕聽曲板當筵,流水大江,別有閒情淘不盡。
況對離樽今夜,酒闌燈炧,可無細雨慰相思。

江獻珠《蘭齋舊事與南海十三郎 ・ 酒家緣

江獻珠(1926年-2014年7月21日),香港著名食譜作者,生於書香世家,為廣州著名食家江孔殷(江太史)之孫女。中學時從廣州避難香港,就讀於香港英華女學校,中文大學崇基書院校友,於1960年經管系畢業。  (維基百科)   江譽鏐(南 海十三郎)是她的十三叔。

江譽鏐(南海十三郎)

白雪仙   南海十三郎   任劍輝

靚次伯   南海十三郎

江孔殷太史

江孔殷太史  及  布白女±

江孔殷太史賣字

南海十三郎在寶蓮寺任知客照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17年9月)   共 30 頁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