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17年9月)   共 30 頁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劉郎(唐大郎)   (三)

唐雲旌(劉郎),1908~1980),上海嘉定人,本是銀行職員。後來寧捨金飯碗而業筆耕。初以筆名唐大郎發表詩文小說 ,後與劉惠明結褵,遂改署劉郎,以示對夫人忠貞不二 。擅長寫打油詩,才情橫溢,筆調詼諧,有江南第一枝筆之稱 。他的詩有两個特點,一是滑稽突梯,嬉笑怒駡,皆成文章,二是題材廣泛,古今中外事物,信手拈來,皆可成詩。而且揮灑自如 ,妙趣橫生。1980年7月20日在他的上海寓所去世。  

 

 

 

 

 

 

 

 

 

 

 

 

 

 

 

 

 

 

 

 

 

 

 

 

 

 

 

 

 

 

 

 

 

 

 

 

 

 

 

 

 

 

 

 

 

 

 

 

 

 

 

 

 

 

 

 

 

 

 

 

 

 

 

 

 

 

 

 

 

 

 

 

 

 

 

舊句
風情豪氣日荒蕪,惟有淚泉不肯枯。昨遇鄰妻狂笑曰,十年憔悴老登徒。
少惡幽場遯作僧,壯時不點讀書燈。欠人人欠風華債,老欲清償兩未能。

前一首作於一九七六年三月,後一首則於一九七七年。有人建議我說,如果以一生所作的花花綠綠的東西,出一本集子,那末這後面一首應該放在集子的最後,作為總結性的發言云云。

碰到顧蘭君
驀地相逢老眼揩,赫然一塊舊頭牌。為言常日思兄嫂,不用平時慮米柴。年歲剛剛過花甲,閨房寂寂吃長齋。問她搬在何方住,記取娘娘塔底埋。

十二月中旬(1978年),一天我和夫人無意中碰到顧蘭君。十多年未見,幾乎不認識她了。雖然她還是胖胖的,但臉上加了一副眼鏡,就顯得陌生了。此人今年(1979年)六十一歲 ,豪爽,熱情和風趣,都一似當初。她說,我多麽想念你們,一直想看望兄嫂,可不知道你們住在哪堙C說到她自己,多年來生活得很好,一個人嘛,錢是用不完的。我問她住在何處?她說 ,上海最高的建築物下面一所房子就是。原來她家在電視塔脚下,我說,那你不成了壓在雷峰塔下的白娘娘了,因相與大笑。

作者注: 三十年代到四十年代,蘭君是上海電影界的頭牌明星之一。有人說,又是四大名旦之一。四大名旦者:陳雲裳 ,陳燕燕,袁美雲與蘭君是也。蘭君的配偶問題,始終不諧,現在還是獨居。

退休金加碼
退居月贐已多金,而况華都體念深。卹老早傳添益額,問醫還許服三參。只慚未有涓埃報,信望長無疾患侵。對此復將何話說,今朝涕淚滿裾襟。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收到過去工作的機構來信,要我填一份表格。因為國家要對退休職工每月的退休金加碼,有的加一折,有的加半折。另外又要一張照片,貼在新的病歷卡上,這是因為國家要對像我這樣過去級別比較高的年老幹部 ,換一家好的醫院,讓更高明一點的醫生治療,服用更高檔一點的藥品。   (此段照原文刪節)

作者注: 三參是 紅參,白參和人參。

胡考以近詩見寄,報以律句
頭搖搖更脚翹翹,吟興胡郎忽爾高。少日初看
金鎖記,當時想唱念奴嬌。徒傳黃氏夫三嫁 ,絕薄紅顏命一條。誰為禦霜承大業?而今且讓李兒嬌。

一九七八年歲暮得胡考來書,並附所作梨娘詩傳見示 。它寫的是黃詠寬(新艷秋的本姓本名)的一生歷程。雖說是詩傳,其實是以數十闋短調組成的叢詞

在我所知的京劇女藝人中,遭遇悲苦莫過於新艷秋。若不是北京解放得早,此人必然流轉溝壑。解放後她還來上海演過一次,我也見過她,糟塌得已經很不像樣。那時,她的丈夫與她同行 ,是一個不大正派的人物。此後就不再聽到她的消息。
 

   (以上照原文刪節)

作者注:
頭搖搖更脚翹翹: 胡考平時坐着的時候,必然兩腿交蓋,右腿則上下抖動不止。
金鎖記: 四十年前我第一次看新艷秋演金鎖記,那時是她風華最高的時代。
誰為禦霜承大業?而今且讓李兒嬌: 目下人們公認,得程硯秋先生真傳者只李世濟一人。禦霜,程先生字。

(此段照原文刪節)

樟茶鴨贊
市樓異味得新嚐,
八寶」「香酥置一旁 。便快朵頤芳齒頰,休論茶葉雜修樟。已聞司竈延高手,况遣專人問故鄉。不復宣南思肉市,只因此物滯人腸。

友人榮氏弟兄,在四川飯店請客,第一隻菜蒜泥白肉,第二隻則是整整齊齊的一盤鴨塊。我最早動箸,一到口中,便稱佳味,它既脆且酥,亦香亦嫩。問主人這菜叫什麽名堂?主人說菜單上寫的是樟茶鴨 。座上有桑弧,也稱佳味。但這菜是怎樣做的呢?大家議論紛紛。有一位太太說,要末用香樟木屑和茶葉一起燻烤,因而有一股奇香。

作者注:
八寶
香酥: 都是名餚菜名。
已聞兩句: 現在的四川飯店,對業務精益求精,不但當廚的都選拔名手,而且還派了專人到重慶,成都去向老輩的名廚請教。
只因句: 因為我的腸胃薄弱,已不能接受。(多吃烤鴨)

好書重版
坑灰堆堻V餘殘,把卷閒窗一展顏。聖地將軍傳絕業,清宵名著話燕山。恩仇基度將堪仰,外史春明豈可刪。我望好書如望歲,歌呼陶集滿廛間。

文革初期,我奉造反派之命,把家堛漁挭y統统上交。上交完畢,又從屋角落塈銗X了殘存的幾本,把它們叠起來也不到兩尺高了。但就在這幾本書 ,却有兩部在當時是絕對的禁書。一部是歌頌彭德懷元帥戰功的保衛延安,另一部是馬南邨寫的文集燕山夜話。這後一部是我多麽喜歡的好書 ,也幸虧它,讓我翻來覆去地看,消磨了那些莫名其妙的年頊。

打前兩年起,各地的出版社要把過去被姚文元的魔棍打殺的好書,一一重版。保衛延安》已經印出來了;《燕山夜話》聽說也要重印 。在上海,重版的書中,萬人矚目的外國小說《基度山恩仇記》,將於年初發行。《啼笑因緣》也決定重印。我對於張恨水的小說,認為《春明外史》是他的代表作,因為他寫了舊北京熟悉的東西 ,值得後來文藝工作者的借鑒和參考。所以也應該重印。我日盼夜望的是被姚文元這個匪徒打得最結棍的,陶鑄先生的兩本好書。有一朝它重版發行,預料新華書店的書櫃 ,又有擠碎的危險了。

碰僵一首
窮追猛榨亦徒然,亂債如麻數十年。
脫底棺材名氣響,倒拎錢袋歷來傳 。但愁死後人難索,不道生前鬼已纏。寒儉若同今日樣,老夫大腹早便便。

牛棚詩寫了兩首 ,這一首是和已刊的辭帽詩同時寫成的 。有一年,牛魔王奉林賊與四人幫之命,勒令牛棚中人把存摺統统交出來 。問到我,我說實在沒有存款,三十年前揹了一身的債,至今未曾還清,何况我又是揮霍成性的脫底棺材」 ,哪媟|有餘錢存放銀行。魔王不肯相信,經常催,經常逼,自古道,不怕凶,只怕窮,結果還是不名一文,只好碰僵。

作者注:
上海人把用錢沒有計劃,左手來,右手去,掙八十,用一百,過了今天,不顧明天,濫吃濫用的人叫作
脫底棺材」。
倒拎錢袋」與「脫底棺材」差不多的意思 ,而字面含義,更加明顯。
十多年來對我有一個很大的幫助,我的生活作風變了,變得艱苦樸素,勤儉節約,有時節約到近於吝嗇的地步,所有的老友,都為我驚訝不已。

男兒不寫寫嬋娟
氍毹影事仗公傳,可惜清詞只是
。容有後生堪學步 ,男兒不寫寫嬋娟。

中州張伯駒先生寫紅毹紀夢詩注,我在前年就讀到了原稿 。現在香港中華書局已把它出版。這堶惘釣宎@掌故,也有京劇知識,既可欣賞,亦可吟誦,我是很喜歡它的。但是有個缺陷,張先生絕大多數寫的是乾角(男演員),而談到女演員的似乎極少極少 。於是我動了一個念頭,女演員讓我來寫。

老一輩的像易實甫他們寫的金少梅,劉喜奎,我是趕不上了,但我 還是趕上了恩曉峯,筱蘭英,姚玉蘭,碧雲霞,孟小冬,秦鳳雲,劉昭容(女十三旦),還有上海的張文艷,王克琴一直到後來的許多人,許多人。只是我不像伯駒先生內行 ,寫起來就不一定都談她們的藝事,也會談到和她們的交往。如果說氍毹的範圍,不限制京劇一種,其他劇種也可以涉及,那末我可能會寫到一百個人,或者多一點,兩百個人。

閒話少說,來一段樣品試試:

亂顫風鬟亂抖裳,腰柔蹻軟倦梳菕C翠屏不障雲兼雨,為有銷魂喚大郎。

這一首是寫于素蓮的。這一位青衣花衫,曾經跟周信芳合作過。她的花旦戲最是擅行。我和她是熟識的。前面二十八字是寫她演的翠屏山,五龍絞柱 ,滿台翻滾,真有功夫。劇中的潘巧雲叫楊雄為大郎,故使台下劉郎聽之神越。

悼念
曾無杯酒奠梯維,生太多情死太癡。可有春風吹絕域?桃花門外可題詩?
如何汝不俟河清,汝命何人促汝輕?真見鴛鴦同日死,宜春終不負書生。

胡梯維,金素雯夫婦於一九六六年七月因禁不住迫害,於一夜之間,雙雙含恨而死。在我的朋友中慘烈而終者,他們是最早的兩個。

素雯是京劇名旦。梯維則是世之俊士。他豐才博學,神韻清疏。少年時就愛好皮黃,時常登台爨弄。四十多年前,與素雯合演人面桃花,梯維扮崔護 ,素雯扮杜宜春。因演戲而互相愛慕,終於成為伉儷。

在他們去世了十二年又五個月後,上海京劇團為素雯舉行追悼大會,李玉茹為她致悼詞。在悼詞中提到素雯生前曾演過同命鴛鴦一劇。

詞三首

意難忘
故惜春泥,看遲遲放步,秀髮初齊。東南風跌蕩,吹汝過隴西。輕一笑,應聲低,似方下雲棲。須勸令,行雲且住,雲雀休啼。   近來何事神移?者風流温爽,意態淒迷。不辭腰脚軟,好任負和提。相扶了,走千畦,處處接良醫。語村人,吾師來也,不是吾妻。

定風波
海岸猶飛二月霜,流雲永夜繞紅牆。中住女佗人絕世,落紙。可憐字字盡神方。   有病爭如無病好,但要,閒來許與話家常。為報臨歧投一問,可信。頭銜新署秘書郎。

南浦
趦趄欲辭行,故相煩再藥狂生春病。許與說家常,可省得許與伊人身近。休傷遲暮,休傷飛絮黏青鬢。不是有人癡不已,奈汝風神疏俊。   幾將
色譜翻全 ,也難調眼際腮邊媚暈。可惜此時光,渾不是帳底墜釵欹枕。停嗔轉喜,都羞煞暗郊花影。別去料無重見日,後世鴛盟遙訂。

右詞皆若干年前舊作。友人將所遇見告,我把他的話都納在這三首詞中。平時不大填詞,偶有所為,亦都不能稱意。

瘦人戲述
逢人都道我清減,玉體料應比昔差。瘦自千金非易買,餐凡三頓竟能加。皮還似舊微嫌厚,肉已無多尚想麻。縱使骨頭輕若紙,也難運再轉桃花。

今年來(一九七九)逢到親友們都說我瘦了。・・・・・・・・・瘦 ,我並不在意,老古話,千金難買老來瘦。因為瘦,七十多歲的人依然身輕如燕,絕無龍鍾之態,何况睡眠也好,胃口也好。所以我亳不擔心,戲作此詩 ,以慰諸親好友。

告化雞
荒村茅火一堆泥,擘出噴香骨肉皮。卅載未嚐
窰姐飯,今年又食乞兒鷄。詞流白酒頻斟酌 ,海客奇餚任品題。名字難聽風味美,好同宮保比高低。

前些日子,在上海華僑飯店吃到告化鷄。三十多年來第一次重嚐虞山風味。

告化鷄創始於常熟虞山脚下的王四酒家,王四則是從告化子(江南人稱乞丐為告化子)那媥ヮ茠瑪N法。相傳常熟鄉下一個告化子把一隻偷來的鷄用泥土塗裹全身 ,放在茅草柴火上烤熟,去掉泥,鷄毛隨泥自脫,告化便以此為一頓美餐。王四仿效此法,加上調味品,作為名菜以饗顧客。一時王四酒家聲名大噪。

作者注:
三十年代上海大西洋菜社有一隻
六小姐飯,頗為老饗欣賞 。這種什景式的飯,是當時一位叫老六的名妓所發明,故稱六小姐飯
王四酒家當時有一種自釀的白酒,也很有名。那時我常同鄧散木,施叔範,白蕉諸人去常熟,就為為了品嚐黃鷄白酒。
宮保鷄和宮保鷄丁也是菜館名餚,一直流傳到現在還有。據說這個菜是一戶做大官的人家發明的。宮保是這戶人家主人的官銜。

聞趙丹作畫不輟
紫陌黃雲萬樹煙,小橋搖出罱泥船。如何不用襄陽筆,來寫江南四月天。
十載囹圄髮尚烏,阿丹意氣自豪粗。如何不用投槍筆,來劃叭兒百丑圖。

趙丹是戲劇家,是電影明星。最近一期上海出版的電影故事,有記者一篇訪問趙丹畫室的文章 。他說在畫室堙A看到懸着許多趙丹的新作,有山水畫,也有花鳥畫。趙丹還寫了幾首近詩,張於畫室壁上,供來賓欣賞。看來這位老兄潛心繪事,比之對待戲劇事業 ,更加孜孜不倦。我是得到過他兩幅山水畫的,再要,恐怕他不會給我了。

作者注:
「正是江南農事起,小橋搖出罱泥船。」前人句。
「十載囹圄髮尚烏」,這七個字是趙丹近詩的原句。他吃了十年官司,受過「四人幫」的迫害與凌辱,但英才豪氣 ,到老不衰。

   趙丹


周作人 兒童雜事詩(一)

周作人(1885年1月16日-1967年5月6日),浙江紹興人。中國現代著名散文家文學理論家評論家詩人翻譯家思想家,中國民俗學開拓人,新文化運動代表人物之一。原名櫆壽(後改為奎綬),星杓,又名啟明、啟孟、起孟,筆名遐壽、仲密、豈明,知堂、藥堂等。魯迅(周樹人)之弟,周建人之兄。歷任國立北京大學教授、東方文學系主任,燕京大學新文學系主任、客座教授。新文化運動中是《新青年》的重要同人作者,並曾任「新潮社」主任編輯。「五四運動」之後,與鄭振鐸沈雁冰葉紹鈞許地山等人發起成立「文學研究會」;並與魯迅、林語堂孫伏園等創辦《語絲》周刊,任主編和主要撰稿人。    (維基百科)

 

 

 

 

 

 

 

 

 

 

 

 

 

 

 

 

 

 

 

 

 

 

 

 

 

 

 

 

 

 

 

 

 

 

 

 

 

 

 

 

 

 

 

 

 

 

 

 

 

 

 

 

 

 

 

 

 

甲之(一)新年
新年拜歲換新衣。白韈花鞋樣樣齊。小辮朝天紅線紮,分明一隻小荸薺。

自注: 荸,俗語讀如蒲,國語讀作毘,亦是平聲。

范寅《越諺》卷中風俗部:「拜歲,即賀新年也,親朋往還,設筵燕歡,男婦顧工各給賞。」

甲之(二)壓歲錢
昨夜新收壓歲錢。板方一百枕頭邊。大街玩具商量買,先要金魚三腳蟾。

自注: 大錢方整者,名曰板方。金魚等物皆用火漆所製,每枚值三五文。

吳曼雲江鄉節物詞小序:杭俗 ,兒童度歲,長者與以錢,繫以紅,置之卧所,曰壓歲錢。   吳歈百絕之九注:除夜將睡 ,以錢置小兒女枕邊,名壓歲錢。 〇 三腳蟾,傳說中的動物,古書中也有言之鑿鑿。

甲之(三)下鄉作客
下鄉作客拜新年。半日猴兒著小冠。待得歸舟雙櫓動,打開帽盒吃桃纏。

新年例送點心一盒置舟中。紙盒圓扁,形如舊日帽盒,俗即以紙帽盒稱之。合錦點心中以核桃纏松仁纏為上品,餘亦祇是雲片糕炒米糕之類而已。

一九五零年四月十三日《亦報》刊《拜年看游記》:「拜年照例要戴胡人的紅纓帽,裝在皮帽盒堙C」   「小冠」即指小孩出客所戴的「胡人的紅纓帽」。猴兒 ,好動小孩的謔稱。

甲之(四)上元
上元設供蠟高燒。堂屋光明勝早朝。買得鷄燈無用處 ,廚房去看煮元宵。

甲之(五)風箏
鮎魚飄蕩日當中。胡蝶翻飛上碧空。放鷂須防寒食近,莫教遇著亂頭風。

自注: 鮎魚,胡蝶皆風箏名,俗稱曰鷂,因風箏作鷂子形者多也。小兒則重叠其詞呼之曰老鷹鷂。

越諺卷中技術部:放鷂 ,效童戲,即紙鳶,似鷂,飛不甚高,兩翅挺直。這是紹興兒童早春二月頂喜歡的游戲 ,兒歌所謂正月燈,二月鷂是也。

從周作人己亥,庚子,辛丑歴年的日記看,他在十七歲以前也是個放鷂迷。己亥正月初九日,遣章慶購熟桐油四兩,走綫一枚,顯然是糊風箏用。十三日題天官風箏詩一首 ,可能即是自己所糊的風箏,云:飄飄兩腋覺風生 ,搔首看時識是君。舉目山河皆有異,遍身錦繡綉盡成文。上天定有冲天翮,下世還為救世臣。自嘆無能不如汝,羨君平步上青雲。」詩雖然幼稚 ,興味卻很濃。十八日,又購蝙蝠風箏一具,洋七分。廿六日,得一燕子鷂。廿七日,孫宅斷一蝶鷂,連元得之。三十日,糊花籃風箏一具,旁注云,初一斷去。可見當時放鷂斷綫,有失有得 ,心情是很興奮的。

二月初六日又購花籃風箏一乘,洋二分八。初七日,購真鷹風箏一具,洋八分。十五日,粘鮎魚風箏一乘,斷去。庚子二月初一日,買八卦鷂一具,計洋一角五分。二月初五日 ,代嵩弟買鷂綫四兩,每兩十八文。三月初四日,於園中得一蝴蝶鷂。這些天內所記風箏,鮎魚,蝴蝶都有了。

亂頭風,即《越諺》中卷天部之「𩴆子頭風」,亦即旋風。

甲之(六)上學
龍燈蟹鷂去迢迢。關進書房耐寂寥。盼到清明三月節,上墳船堿搦賓說C

自注: 兒歌有云:正月燈,二月鷂,三月上墳船堿搦賓說C彈詞中猶有美多姣語。

《藥味集・上墳船》:「紹興墓祭在一年共有三次,一在正月曰拜墳,實即是拜歲,一在十月曰送寒衣,別無所謂衣,亦只是平常拜奠而已。這兩回都很簡單 ,只有男子參與,亦無鼓吹,至三月則曰上墳,差不多全家出發。舊時女人外出時頗少,如今既是祭禮,並作春游,當然十分踴躍,兒歌有云,正月燈,二月鷂,三月上墳船堿搦賓 ,即指此。姣姣蓋是昔時俗語,紹興戲說白中多有之,彈詞中常云美多姣,今尚存夜姣姣之俗名,謂夜開的一種紫茉莉也。」

《魯迅的故家・山頭的花木》:「上墳時節頂高興的是女人,其次是小孩們。從前讀書人家不准婦女外出 ,其唯一的機會是去上墳・・・・・・・坐了山轎到山林田野兜一個圈子 ,况且又正是三月初暖的天氣,怎能不興會飆舉的呢?小孩們本就喜歡玩耍,住在城市堛瘧控o鄉下特別有趣,書房媄鬗F兩個月,盼望清明節的到來,其迫切之情是可以想像得來的 ,但他們的要求也只是游玩而已,鄉下兒歌有云:『正月燈,二月鷂,三月上墳船堿搦賓說C』雖然說得很好 ,卻是成人替他們做的,因為這不能說是兒童的本心。某處地方有俗諺云:『花不如團子 』。我覺得可以接續一句云:『女人不如花』。這至少在上墳船堛漱p孩們是可以如此說的。」

一九 五零年三月十六日《亦報》載《看姣姣的來源》,不同意《越諺》把這首歌題作《游蕩子輕薄謠》,謂婁子《匡越歌百曲》亦引此首,底下還有兩句,「四月車水戴箬帽 ,五月太陽底下捉噶蚤」,講的又是農夫的生活,然後說道:「我小時候是把這歌看作說兒童生活的,至今還保留這個成見。這媄鋮S有多大輕薄成分 ,說農夫呢,到市鎮去看燈頭,蹲在田塍上看女人固然也可以,但放鷂卻沒有工夫。・・・・・・・姣姣這字雖然不是真正方言 ,但因彈詞中的美多姣,以及戲文堣膜l與幫閑的說白中常有姣姣的話,在民間也是很通行的了。

甲之(七)掃墓
掃墓歸來日未遲。南外之外雨如絲。燒鵝吃罷閑無事,繞遍墳頭數百獅。

自注: 百獅墳頭在南門外,掃墓時多就其地泊舟會飲。不知是誰家墳墓,石工壯麗,相傳云共鑿有百獅,但細數之亦才有五六十耳。

張岱《陶庵夢憶・越俗掃墓》:「越俗掃墓,男女袨服靚妝,畫船簫鼓,如杭州人游湖。・・・・・・・雖監門小戶 ,男女必用兩座船,必巾,必鼓吹,必歡呼鬯飲 ; 下午必就其路之遠近,游庵堂寺院,及士夫家花園。這是紹興水鄉獨特的風俗。

《魯迅的故家・上墳船堙n:「上墳這事中國各處都有,但坐船去的地方大概不多,我們鄉下可以算是這種特別地方之一 。因為是坐船去,不管道路遠近,大抵來回要花好大半天的工夫,於是必要在船上喝茶吃飯,這事情就麻煩起來了。・・・・・・・庵堂寺院並不游玩了 ,但吃上墳酒時大抵找一處寬適地方停泊,烏石頭就在那山村河岸,龍君莊則到相距不遠的百獅墳頭去・・・・・・・調馬場因路遠 ,下山即開船,所以只能一面搖着船,一面吃着酒了。

一九五零年二月二十日亦報吃燒鵝:小時候掃墓採杜鵑花的樂趣到了成年便已消失 ,至今還記憶着的只有燒鵝的味道,因為北方沒有這東西,所以特別不能忘記亦未可知。在鄉下的上墳酒席中一定有一味燒鵝,稱為熏鵝,制法與北京的燒鴨子一樣,不過他並不以皮為重 ,乃是連肉一起,蘸了醬油醋吃,肉理較粗,可是我覺得很好吃。

《藥味集・上墳船》:「(上墳)酒席的菜與宴會頗不相同,・・・・・・・有一種食味 ,似特別不可少者,乃是熏鵝,據《越諺》注云係斗門鎮名物,惜未得嚐,但平常製品亦殊不惡,以醋和醬油蘸食 ,別有風味。其製法雖與燒鴨相似,唯鴨稍華貴,宜於紅燈綠酒,鵝則更具野趣,在野外舟中啖之,正相稱耳。」

鵝這種食物,現在的地位似比鷄鴨為低,正式筵席不見有它,但過去並不如此。明人筆記《觚不觚》記宴請巡案筵席,必進子鵝。《大清會典》記光祿寺一等漢席二十三碗 ,也有鵝在內,俞樾《茶香室續鈔》有一條《明人以食鵝為重》,更證明了這一點。

甲之(八)眏山紅
牛郎花好充魚毒,艸紫苗鮮作夕供。最是兒童知采擇,船頭滿載映山紅。

自注: 牛郎花色黃,即羊躑躅,云羊食之中毒,或曰其根可以藥魚 。草紫即紫雲英,農夫每植以肥田,其嫩苗可瀹食 。杜鵑花最多,遍山皆是,俗名映山紅,小兒掇花瓣咀嚼之,有酸味可口。

《越諺》卷中花草部:「牛郎花,黃色,如南瓜花而小,生山林中。」,「蔭山紅,即杜鵑,生柴中,掃墓時盛開。」,「草紫,此子撒田,春茁草開花結子,其草糞田。」,「柴,山間有一種,盤錯老根,逢春生稊,名此。音滋,從俗。」周作人日記,己亥三月初七日,「同三弟,衍伯,方,昌,新三叔,廿八再叔,同予七人往富盛拜墳,折得刺伯四株,躑躅三株,牛黃花數枝回。」,牛黃花疑即牛郎花。周建人《魯迅故家的敗落》第十節回憶隨大人上墳時,「我們的興趣卻在漫山遍野的跑,採集映山紅,把花瓣放在嘴媊Z,有一股清香和酸味 ; 再採集紫雲英,把紫紅色的花朵串作球・・・・・・・還拔老勿大,這種植物只二三寸高,老是長不大。

一九五七年《新民報晚》刊載《種花和種菜》:「小時候我們很種些花過,雖然不是甚麽奇花異卉,或是花譜上有名的品種,只是極普通的野花,然而有一種天然的生趣,仿佛是市井的花所沒有的。・・・・・・・主要是映山紅和老勿大(花鏡上有紀錄叫平地木)和普通所謂羊躑躅。這都在山上野生,要去拔來種,平常沒有機會,便只可趁上墳的時候了。・・・・・・・映山紅是普通的植物,但是平常不易得,因為在山堮畬隢雂j,每年當柴火砍掉,長出來的嫩枝很細,往往無處下手,所以變得名貴難得了。此外有一種黃色的羊躑躅,俗名牛郎花,是有毒的,雖是難得,種的人也就少了。

《雨天的書・故鄉的野菜》說到草紫:「採取嫩莖瀹食,味頗鮮美,似豌豆苗。・・・・・・・而且花朵狀若蝴蝶,又如鷄雛,尤為小孩所喜。・・・・・・・中國古來沒有花環,但紫雲英的花球卻是小孩常玩的東西,這一層我還替那些小人們欣幸的。浙東掃墓用鼓吹,所以少年們常隨了樂音去看上墳船堛澈賓 ; 沒有錢的人家雖沒有鼓吹,但是船頭上篷窗下總露出些紫雲英和杜鵑的花束,這也就是上墳船的確實的證據了。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17年9月)   共 30 頁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