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17年9月)   共 30 頁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夏承燾  域外詞選  (四)    更多

森川竹磎

森川竹磎,名鍵藏,字雲卿,別號鬢絲禪侶,東京人。其家世為德川幕府之藩臣。明治二年(1869)生。明治十九年,年十八,為鷗夢吟社所刊之鷗夢新志編詩餘欄 ,與森槐南,(高野)竹隱諸人相角逐。明治四十四年編隨鷗集,時稱為填詞再興 。大正六年(1917)九月卒,年四十九。遺著有詞律大成,刪萬氏詞律十二調 ,一百十二體,補一百九十六調,六百三十五體。凡所錄八百四十三調,一千六百九十六體。末錄大典一卷 ,名曰詞律補遺。積二十年成書,不知今尚可跡迹否?

疏影   同槐南先生分白石道人自度腔,用其原韻,題寧齋《出門小草》後。
收珠拾玉。好出門一笑,何處投宿。郭外人家,殘臘無多,梅花笑倚修竹。招邀謾說青山遠,二十里,朝昏南北。想紅塵 ,紫陌迎年,那似個儂幽獨。    古寺淒然吊古,馬蹄正踏雪,池漲新綠。更曳吟筇,追趁新晴,訪遍疏籬茅屋。情深一往酣嬉極,又唱出,竹枝新曲。最可憐 ,客堜蛬謘A頓覺淚華盈幅。

出門一笑: 黃庭堅水仙詩:坐對真成被花惱 ,出門一笑大江橫。
個儂: 猶言此人。隋煬帝詩:「個儂無賴是橫波。」
竹枝: 《樂府詩集》:「竹枝本出於巴渝,唐貞元中劉禹錫在湘沅,以里歌鄙陋,乃依騷人《九歌》作《竹枝》新詞九章。教里中兒歌之,由是盛於貞元,元和之間 。」

金縷曲  寧齋將歸鄉,諸同人為餞于江上。余以病不能赴,因譜此解以寄,即送其行。
楊柳青青色。更鶯花,滿城如錦,節將寒食。微雨夜來新霽了,綠水溶溶似拭。恰染出 ,早櫻紅濕。蝶板鶯簧春 若許,好風光,誰忍成虛擲。君底事,別離急。    當時歡笑相逢夕。那解道,西窗話雨,別時淒惻。腸斷關山千里路,縱聽鵑啼鴂泣。鷓鴣也喚君留得。未必 不如歸去好,想淒然,駐馬空長憶。回首望,暮雲碧。

楊柳青青色: 詩人玉屑:王維詩渭城朝雨浥輕塵 ,客舍青青柳色新。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後以為送別之曲。
西窗話雨: 李商隱夜雨寄北詩:君問歸期未有期 ,巴山夜雨漲秋池。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鴣也喚君留得: 本草:俗謂鷓鴣聲曰行不得也哥哥。』」
不如歸去:華陽國志蜀王本紀:蜀人以杜鵑為悲望帝 ,其鳴為不如歸去

如此江山  遣懷即自題小照
封侯於我元無分,斯人豈非窮士。小技文章,虛名到老,只恐無用而已。風流歇矣。恨人物如今,欲呼難起。烏鵲南飛,江山千古只如此。    悲夫天地逆旅,算人生百歲,如夢如寄。一世之雄,今安在也,飄盡平生涕淚。風塵萬事。歎天下滔滔,是誰知己。對酒須歌,苦心無益耳。

烏鵲南飛: 曹操短歌行:月明星稀 ,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
逆旅:《左傳
僖公二年》杜注:「逆旅 ,客舍也。」 李白《擬古詩》:「天地一逆旅,同悲萬古塵。」李白春夜宴桃李園序》:「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也;光陰者,百代之過客也。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

解佩令  竹磎題壁
無魚也好。無車也好。有千竿,修竹更好。修竹千竿,看綠玉 ,琅玕圍繞。沒些兒俗擾。    前磎秋早。後磎秋早。惹清愁,一片還早。靜媔騊,擬竹屋竹山精巧。更竹磎新調。

綠玉,琅玕: 皆喻竹。   竹屋,竹山: 宋高觀國詞集名竹屋痴語,宋蔣捷詞集名竹山詞。   竹垞: 清朱彝尊別號,有曝書亭詞

綠意
簾紋水潔。似那時院落,一番明月。因甚如今,滿地斜陽,迷了飛來蝴蝶。新陰欲染禽聲綠,早漸近,黃梅時節。看不多 ,遊跡湖山,只許夢魂飛越。    此段清幽趣味,把詞興懶廢,消遣無物。待去商量,花信惟餘,魏紫姚黃堪說。休言故山薔薇好,縱不惡,霎時飄瞥。便 當有,一種風情,應是比前全別。

 花信: 演繁露謂三月花開時風,名花信風。

花信: 見《鶯啼序》注。
魏紫姚黃: 歐陽修牡丹譜云:錢思公嘗曰:人謂牡丹花王 ,今姚黃真可為王,而魏紫乃后也。』」 〇 《歐陽文忠詩鈔謝觀文王尚書惠西京牡丹》詩:「姚黃魏紫腰帶鞓 ,潑墨齊頭藏綠葉。」按:魏,姚為養花人姓氏,紫,黃為花色。

沁園春   次高野竹隱見寄詞韻卻寄
僕更如何 ? 歌即近狂,曲素不工。肯漫然呼汝,稼軒身替,胡為稱我,槐史調同。僕答云何,君其莫誤,知否儂才在下中。唯乘興,幾展箋呵筆,暈碧裁紅。    光陰若此怱怱。新詞和就,興會奚空 ? 翠羽禽寒,落梅花白,今夜高樓三面風。吹簫處,把君詞度與,明月簾櫳。

日本三家詞箋注》 錄三首

沁園春  次高野竹隱見寄詞韻卻寄

鐵汝何為,樂莫樂兮,左弦右壺。把春秋冬夏,醉中經過,王侯將相,琴上驅除。苦向人前,公然愁憊,毋乃蒼茫之極乎。須行樂,早煙蓑雨笠,載酒江湖。    休重叉手撚鬚。只歌盡,乾坤萬象蘇。更伯高敦厚,鵠元易刻,季良豪俠,虎豈難摹。然諾無輕,富貴依命,終始相同真丈夫。君能記,這知音知己,未必無無。

有小森髯,酒干百川,才傾萬流。便詩兼今古,神驚鬼泣,詞填長短,菊笑蘭愁。口忌論錢,心嫌議政,只為斯文不敢休。平生事,把溫柔作鎖,敦厚為鉤。    休言地遠天悠。盍來伴,當年舊鷺鷗。定劉郎重到,桃千樹發,詩人多在,氣一時投。狼藉杯盤,留連光景,湖上亭台江上樓。情長久,怕離多會少,除夢中游。

僕更如何,歌即近狂,曲素未工。肯漫然呼汝,稼軒身替,胡為稱我,槐史調同。僕答云何,君其莫誤,知否儂才在下中。唯乘興,幾展箋呵筆,暈碧裁紅。    光陰若此怱怱。早燕燕,歸來去者鴻。有故人書到,衷心誠切,新詞和就,興會奚空。翠羽禽寒,落梅花白,今夜高樓三面風。吹簫處,把君詞度與,明月簾櫳。

 

夏承燾

夏承燾簽名贈羅忼烈教授

夏承燾資料


陶俊新  詞在日本的傳播  (四)   更多

日本詞學的黃金時代  (一)

明治十年至二十五年即光緒三至十八年(1877~1892),這十五年,被稱作日本詞學的黃金時代。其時詞學蓬勃發展,群星燦爛,專著叢出,風靡一時。連東京帝國大學也開設詞曲概論課程 。號稱明治詩壇三大宗匠的森魯直也提倡詞學。其門下大多擅詞,尤以德山樗堂之令詞最為佳妙。

德山樗堂(? ~ 1876),字公秉,號樗堂,一號夢梅瘦仙,越前人。明治初官於東京司法省,明治九年卒,出森春濤(魯直)門下,詩學西崑體,與丹羽花南 ,永坂石埭並以詩見重於清人葉煒(字松石)。

極相思   賞梅
一聲長笛誰家? 吹月上梅花。鶴歸天杳,星搖水皺,今夕寒些。   春雪撲簾香暗度,愛美人,玉骨清華。歌邊影瘦,酒邊夢白,六扇窗紗。

北條直方(1867 ~ 1905),字鷗所,東京人。官東京司法省大審院書記長。

雙調南歌子
金鴨香猶裊,珠簾晚不鈎。一奩秋水懶梳頭。閑對海棠贏得幾分愁。   料峭餘寒重,淒淒院落幽。濃春真箇似殘秋。十日雨絲風片鎖妝樓。

減字木蘭花   春夕
一枝楚管。吹到梨花淒欲斷。今夕輕寒。月送香雲落畫欄。   西廂酒醒。悄地珠簾春有影。無限纏綿。柳弱於人劇可憐。

按: 不憐腰瘦。而憐柳弱,蓋深於情者也。

昭君怨   秋夕咏懷
昨日荷亭水榭。今夜秋風月下。伴我苦吟聲。亂蛩鳴。   歷歷白榆如雨。旁有青鸞孤舞。天上也愁多。淡星河。

按: 白榆指眾星,青鸞孤舞疑指織女牛郎事。

醉落魄   春夜
江南一別,多風正是愁時節。今宵酒醒何淒絕。楚管誰家,吹上黃昏月。   這月曾經光皎潔,那人瘦影春寒徹。梨花雪後酴醾雪。淺夢重簾,多病都休說。

按: 蘇軾詩:酴醾不爭春,寂寞開最晚。在廿四番花信中 ,酴醾列為第廿三番,略早於楝花。下片第三句意謂春色已闌,春寒已徹也。

日本詞學黃金時代,最著名的詞家是鼎足而立,撑起日本詞壇的森槐南,高野竹隱,森川竹磎三大家。他們的詞是十九世紀末葉日本詞壇的瑰麗奇葩 ,彌足珍惜。

森大來(森槐南)(1863 ~1911),字公泰,號槐南小史,係明治天皇時著名詩人森春濤(號魯直)之子,有日本第一詞人之稱 。著有槐南集詞曲概論補天石傳奇等 。黃遵憲稱之為東京才子,並云採東瀛詞者,必應為君首屈一指也。(見人境廬詩草補天石題詞)。

南鄉子  春夕
迷蝶魂難定,春人酒易醒。夜深鄰院罷調箏。簾外梨花如雪,月泠泠。

按: 槐南發表此詞時,年方十六。有景無情,情在景中,此北宋宗法也。

滿江紅  題海天花月總滄桑圖
落葉如鴉,白門外,秋飆蕭瑟。咽不斷,南朝殘照,暮潮如昔。敗苑青蕪螢閃淡,故宮蔓草蟲啾唧。一聲聲,寒雁渡江來,哀笳急。    英雄血,刀鋒澀。兒女淚,青衫濕。歎興亡轉瞬,有誰憐惜 ? 月怨花嗔人不管,春荒秋瘦天難必。剩傷心,一片秣陵煙,空陳跡。

按: 慷慨沉哀。神田喜一郎稱:讀此闋,可見填詞作品已達到完全圓熟的程度。(見日本填詞史話)

綺羅香  湖上望東照廟
廟樹閑紅,湖荷浸碧,不問何朝今古。華表歸來,鶴意合羞鷗鷺。歎城郭,亡國遺墟,鬧京華,軟紅香土。只垂垂,鏡媮報U,依然如畫好煙雨。    漁樵閒話往事,眼見銷沉霸業,淒涼祠宇。當日烽煙,記是義軍屯處。鉛淚瀉,臥棘銅駝,香火並,散花天女。剩池中,劫後殘灰,做蓮心更苦。

按: 東照宮為日本幕府德川家康之家廟,在日光山上,旁有禪寺湖。公元一八六八年,即日本慶應四年,德川之末代幕府慶喜為明治天皇所破,出降。德川幕府之割據勢力乃平。此詞感念興亡,低徊不能自禁。

百字令
故人何在?莽山河北越,是英雄國。聞說杉公城上月,照見霜台雄戟。泯泯江流,茫茫沙磧,成敗何須惜。三更過雁,一天星動寒色。    那更新潟繁華,海騰歌吹,足補風雲寂。越女如花裁白紵,春浣鷗波香極。巷賽烏衣,樓疑黃鶴,梅落江城笛。知君豪宕,興來牙節閑擊。

按: 清曠中挾雄勁之氣,頗近東坡詞筆。

森槐南

百字令  夜與客飲,酒酣興王,走筆填詞,自題小照後,以代《答賓戲》
僕心如水,住如煙如夢,如秋詩國。偶爾引杯留小照,更颯須髯如戟。客曰豪哉,斯才佳矣,清瘦還堪惜。不知何苦,嗜詩仍甚於色。    答道風月江山,人間萬事,何景非蕭寂。試架憑空樓一所,莽莽蒼蒼之極。外有愁城,中多樂地,醉按嗚嗚笛。此聲堪聽,請君燕築同擊。 

前調  其二
夢為蝴蝶,赴大羅天上,眾香之國。櫛櫛銀雲花四照,鸞禦前驅鳳戟。若木紅騰,流霞紫奪,一擘蟠桃惜。三千年堙A此時才見春色。    詎想大小游仙,黃粱炊許,頃刻分喧寂。天樂飄飄猶在耳,惝恍離迷無極。忽悟空華,何如曠達,盡掣蛟龍笛。一聲吹破,笑將如意硼擊。 

前調  其三
醒而狂者,只蟲娘贅婿,蟻王槐國。不是烏衣門第舊,亦豈世家棨戟。文字撐腸,詩篇棘手,貽笑才人惜。裙紅釵紫,個中聊且生色。    若不選舞征歌,風流跌盪,頗覺歡場寂。休道婦人醇酒計,末路無聊之極。急管繁弦,竹啼蘭笑,鐵裂悲腔笛。英雄堪罵,不妨撾鼓三擊。 

前調  其四
客能歌否,有彈箜篌者,李憑中國。錦瑟年華行樂耳,酒是割愁戈戟。泣露衰蘭,縈煙蔓草,提起誰憐惜。古傷心語,黯然天地無色。    幾處華屋山丘,園陵喬木,贏得斜陽寂。石馬臨風悲缺耳,維昔繁華窮極。我偶言愁,君胡不飲,為弄桓伊笛。悵無言處,破窗枯葉飄擊。 

前調  用前韻。簡阪口五峰,高野竹隱索和
故人何在?莽山河北越,是英雄國。聞說杉公城上月,照見霜台雄戟。泯泯江流,茫茫沙磧,成敗何須惜。三更過雁,一天星動寒色。    那更新潟繁華,海騰歌吹,足補風雲寂。越女如花裁白紵,春浣鷗波香極。巷賽烏衣,樓疑黃鶴,梅落江城笛。知君豪宕,興來牙節閑擊。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17年9月)   共 30 頁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