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18年9月)   共 3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唐代古體詩選讀     

王維   桃源行

漁舟逐水愛山春,兩岸桃花夾津。坐看紅樹不知遠,行盡青溪不見人。山口潛行始隈隩,山開曠望旋平陸。遙看一處攢雲樹,近入千家散花竹。樵客初傳漢姓名,居人未改秦衣服。居人共住武陵源,還從物外起田園。月明松下房櫳,日出雲中雞犬喧。聞俗客爭來集,競引還家問邑。平明閭巷埽花開,薄暮漁樵乘水入。初因避地去人間,及至成仙不還。峽婼眭齒酗H事,世中遙望空雲山。不疑靈境難聞見,塵心未盡思鄉縣。出洞無論隔山水,辭家終擬長游衍。自謂經過舊不迷,安知壑今來變。當時只記入山深,青溪幾到雲林。春來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處尋。

杜甫   樂遊園歌
 

樂遊古園崒森爽,煙綿碧草萋萋長。公子華筵勢最高,秦川對酒平如掌。長生木瓢示真率,更調鞍馬狂歡賞。青春波浪芙蓉園,白日雷霆夾城仗。閶闔晴開昳蕩蕩,曲江翠幕排銀榜。拂水低徊舞袖翻,緣雲清切歌聲上。卻憶年年人醉時,隻今未醉已先悲。數莖白發那拋得,百罰深杯亦不辭。聖朝亦知賤士醜,一物自荷皇天慈。此身飲罷無歸處,獨立蒼茫自詠詩。
 
杜牧將赴吳興登樂遊原:清時有味是無能,閒愛孤雲靜愛僧。欲把一麾江海去,樂遊原上望昭陵。 李商隱登樂遊原:向晚意不適, 驅車登古原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李白 《憶秦娥》:「 簫聲咽,秦娥夢斷秦樓月,秦樓月,年年柳色,灞陵傷別。   樂遊原上清秋節,咸陽古道音塵絕,音塵絕,西風殘照,漢家陵闕。」

杜甫   自京赴奉先詠懷五百字

杜陵有布衣,老大意轉拙。許身一何愚,竊比稷與契。 居然成濩落,白首甘契闊。蓋棺事則已,此志常覬豁。 窮年憂黎元,嘆息腸內熱。取笑同學翁,浩歌彌激烈。 非無江海志,蕭灑送日月。生逢堯舜君,不忍便永訣。 當今廊廟具,構廈豈雲缺?葵藿傾太陽,物性固莫奪。 顧惟螻蟻輩,但自求其穴。胡為慕大鯨,輒擬偃溟渤? 以茲悟生理,獨恥事幹謁。兀兀遂至今,忍為塵埃沒。 終愧巢與由,未能易其節。沈飲聊自遣,放歌破愁絕。 歲暮百草零,疾風高岡裂。天衢陰崢嶸,客子中夜發。 霜嚴衣帶斷,指直不得結。淩晨過驪山,禦榻在嵽嵲。 蚩尤塞寒空,蹴踏崖谷滑。瑤池氣鬱律,羽林相摩戛。 君臣留歡娛,樂動殷膠葛。賜浴皆長纓,與宴非短褐。 彤庭所分帛,本自寒女出。鞭撻其夫家,聚斂貢城闕。 聖人筐篚恩,實欲邦國活。多士盈朝廷,仁者宜戰栗。 況聞內金盤,盡在衛霍室。中堂有神仙,煙霧蒙玉質。 煖客貂鼠裘,悲管逐清瑟。勸客駝蹄羹,霜橙壓香橘。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榮枯咫尺異,惆悵難再述。 北轅就涇渭,官渡又改轍。群冰從西下,極目高崒兀。 疑是崆峒來,恐觸天柱折。河梁幸未坼,枝撐聲窸窣。 行李相攀援,川廣不可越。老妻寄異縣,十口隔風雪。 誰能久不顧,庶往共飢渴。入門聞號咷,幼子餓已卒。 吾寧舍一哀,堳悒蝬舕|。所愧為人父,無食致夭折。 豈知秋禾登,貧窶有倉卒。生常免租稅,名不隸征伐。 撫跡猶酸辛,平人固騷屑。默思失業徒,因念遠戍卒。 憂端齊終南,澒洞不可掇。

杜甫   佳人

絕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自云良家女,零落依草木。關中昔喪亂,兄弟遭殺戮。官高何足論,不得收骨肉。世情惡衰歇,萬事隨轉燭。夫婿輕薄兒,新人美如玉。 合昏尚知時,鴛鴦不獨宿。但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濁。侍婢賣珠回,牽蘿補茅屋。 摘花不插發,采柏動盈掬。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

杜甫   寄李十二白二十韻

昔年有狂客,號爾謫仙人。筆落驚風雨,詩成泣鬼神。聲名從此大,汩沒一朝伸。文彩承殊渥,流傳必絕倫。龍舟移棹晚,獸錦奪袍新。白日來深殿,青云滿后塵。乞歸優詔許,遇我宿心親。未負幽棲志,兼全寵辱身。劇談憐野逸,嗜酒見天真。 醉舞梁園夜,行歌泗水春。才高心不展,道屈善無鄰。處士禰衡俊,諸生原憲貧。稻粱求未足,薏苡謗何頻。五嶺炎蒸地,三危放逐臣。幾年遭鵩鳥,獨泣向麒麟。蘇武先還漢,黃公豈事秦。楚筵辭醴日,梁獄上書辰。已用當時法,誰將此義陳。老吟秋月下,病起暮江濱。莫怪恩波隔,乘槎與問津。

杜甫   飲中八仙歌

知章騎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汝陽三斗始朝天。道逢麴車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興費萬錢。飲如長鯨吸百川。銜杯樂聖稱避賢。宗之瀟灑美少年。舉觴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樹臨風前。蘇晉長齋繡佛前。醉中往往愛逃禪。李白一斗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張旭三杯草聖傳。脫帽露頂王公前。揮毫落紙如雲煙。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談雄辯驚四筵。

杜甫   韋諷錄事宅觀曹將軍畫馬圖

國初已來畫鞍馬,神妙獨數江都王。將軍得名三十載,人間又見真乘黃。曾貌先帝照夜白,龍池十日飛霹靂。內府殷紅瑪瑙盤,婕妤傳詔才人索。盤賜將軍拜舞歸,輕紈細綺相追飛。貴戚權門得筆跡,始覺屏障生光輝。昔日太宗拳毛騧,近時郭家獅子花。今之新圖有二馬,復令識者久嘆嗟。此皆騎戰一敵萬,縞素漠漠開風沙。其餘七匹亦殊絕,迥若寒空動煙雪。霜蹄蹴踏長楸間,馬官廝養森成列。可憐九馬爭神駿,顧視清高氣深穩。借問苦心愛者誰? 後有韋諷前支遁。憶昔巡幸新豐宮,翠華拂天來向東。騰驤磊落三萬匹,皆與此圖筋骨同。自從獻寶朝河宗,無復射蛟江水中。君不見金粟堆前松柏堙A龍媒去盡鳥呼風。

杜甫   贈衛八處士

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少壯能幾時?鬢髮各已蒼。訪舊半爲鬼,驚呼熱中腸。焉知二十載,重上君子堂。昔別君未婚,兒女忽成行。怡然敬父執,問我來何方?問答乃未已,驅兒羅酒漿。夜雨剪春韭,新炊間黃粱。主稱會面難,一舉累十觴。十觴亦不醉,感子故意長。明日隔山嶽,世事兩茫茫。

崔致遠  雙女墳

草暗塵昏雙女墳,古來名迹竟誰聞。唯傷廣野千秋月,空鎖巫山兩片雲。
自恨雄才為遠吏,偶來孤館尋幽邃。戲將詞句向門題,感得仙姿侵夜至。
紅錦袖,紫羅裙,坐來蘭麝逼人熏。翠眉丹頰皆超俗,飲態詩情又出群。
對殘花,傾美酒,雙雙妙舞呈纖手。狂心已亂不知羞,芳意試看相許否。
美人顏色久低迷,半含笑態半含啼。面熟自然心火燒,臉紅迎假醉如泥。
歌艷詞,打合歡,芳宵良會應前定。才聞謝女啓清談,又見班姬摛雅咏。
情深意密始求親,正是艷陽桃李晨。明月倍添枕衾思,香風偏惹綺羅身。

綺羅身,枕衾思,幽歡未已離愁至。數聲餘歌斷孤魂,一點殘燈照雙淚。
曉天鸞鶴各西東,獨坐思量疑夢中。沉思疑夢又非夢,愁對朝雲歸碧空。
馬長嘶,望行路,狂生猶在尋遺墓。不逢羅襪步芳塵,但見花枝泣朝露。
欲斷腸,首頻回,泉户寂寥誰為開。頓轡望時無限淚,垂鞭吟處有餘哀。
暮春風,暮春日,柳花撩亂迎風疾。常將旅思怨韶光,况是離情念芳質。
人間事,愁殺人,始聞達路又迷津。草沒銅臺千古恨,花開金谷一朝春。
阮肇劉晨是凡物,秦皇漢帝非仙骨。當時嘉會杳難追,後代遺名徒可追。

悠然來,忽然去,是知風雨無常主。
我來此地逢雙女,遙似襄王夢雲雨。
大丈夫,大丈夫,壯志須除兒女恨,莫將心事戀妖狐!

崔致遠(韓國人),曾在唐朝為官,時值黃巢之亂。雙女墳》是崔致遠在江蘇溧水為官時期的重要代表作品之一。詩人自稱此為"長歌",是一篇七言歌行。


喻守真《唐詩三百首詳析》選讀    唐人絕句評        周振甫談唐詩三百首

《唐詩三百首》流行的版本,目下有三種。就注釋說,上海古籍出版社本金性堯同志的《唐詩三百首新注》,吸收了前代和當代的研究成果,除注釋外,兼及風格,最為詳備,後來居上。陳婉俊補注的《唐詩三百首》,保存了孫洙的批語,對理解這些詩有啓發。補注引用典故的原文,比較詳實,也有特色,中華本喻守真的《唐詩三百首詳析》,對每首詩都注明平仄,便於按平音步仄音步來念,可以收到"不會吟詩也會吟"的效果,每首詩後還附有注釋和作意,可供參考。

岑參   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

北風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散入珠簾濕羅幕,狐裘不暖錦衾薄。將軍角弓不得控,都護鐵衣冷猶着。瀚海闌干百丈冰,愁雲慘淡萬里凝。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紛紛暮雪下轅門,風掣紅旗凍不翻。輪台東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山回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唐書職官志,節度觀察皆有判官掌書記。

角弓: 用角質裝飾的弓。
都護: 官名。漢宣帝時置西域都護,管理西域三十六國,唐時置安東安西安南安北單于北庭六大都護。
鐵衣: 甲。
澣海: 就是沙漠。
闌干: 縱橫的樣子,這是形容冰的裂紋。
轅門: 將兩乘車子倒轉來,使車前的轅木交叉着當作門,叫做轅門,就是現在的營門。
輪臺: 漢唐時為西域縣名,今新疆輪臺縣。
天山: 即今新疆的天山。

作意: 此詩是咏北地飛雪的情景,並寫雪中送別武判官的情緒。全詩句句咏雪,別意自見。
作法: 此詩分兩大段。北風  ―  里凝」 為上段,是泛咏胡天的雪景,覺得冷氣逼人。下段「中軍  ―  行處」 是正寫送別武判官歸京,仍從雪字生發出來。全詩關鍵在四個「雪」字,第一個雪字是寫送別以前的雪景,第二個雪字是寫餞別時候的雪景,第三個雪字是寫臨別時候的雪景 ,第四個雪字是寫送別之後的雪景。

岑參   輪臺歌奉送封大夫出師西征

輪臺城頭夜吹角,輪臺城北旄頭落。羽書昨夜過渠黎,單于已在金山西。戍樓西望煙塵黑,漢兵屯在輪臺北。上將擁旄西出征,
平明吹笛大軍行。四邊鼓雪海湧,三軍大呼陰山動。虜塞兵氣連雲屯,戰場白骨纏草根。劍河風急雪片闊,口石凍馬蹄脫。亞相勤王甘苦辛,誓將報主 靖邊塵。古來青史誰不見 ? 今見功名勝古人。

封常清,猗氏人。時官安西四鎮節度副大使,知節度事。見唐書本傳 。按岑參曾從封常清屯兵於輪臺,所以封大夫當是封常清。

角: 軍中樂器,長五尺,形如竹簡,或用竹木製,或用皮製。
旄: 音毛,用犛牛的的尾裝飾的旗。
羽書: 用木筒做書信的檄,用以徵召。如有急事,再加以鳥羽,叫做羽書。
渠黎: 今新疆輪臺縣西南,漢西域三十六國之一。
金山: 今阿爾泰山。蒙古人稱阿爾泰
陰山: 崐崙山的北支,起於河套,綿亙於綏遠察哈爾熱河,匈奴常藉此來侵略邊疆。
亞相勤王: 漢代御史大夫,職位次於宰相,世稱亞相。勤王是說盡力於王事。
青史: 古以竹簡記事叫殺青,後因稱史冊叫青史。

作意:
這首詩雖重在送行,但就篇中敍述看來,卻旨在西征 ,希望他靖邊塵而立功名。
作法: 此詩大約可分三段輪臺  ―  軍行」 為第一段,從縣想輪臺告警說起,繼說封大夫的出師,這是實寫。「四邊  ― 蹄脫 」為第二段,是懸想西征時候軍士的勇猛不怕死亡和風寒,是虛寫。「亞相  ―  古人」為第三段 ,是希望封大夫掃靖邊塵,立功異域,以頌揚作結,非常得體。

岑參   走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師西征

君不見走馬川行雪海邊,平沙莽莽黃入天。 輪臺九月風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隨風滿地石亂走。匈奴草黃馬正肥,金山西見煙塵飛,漢家大將西出師。將軍金甲夜不脫,半夜軍行戈相撥,風頭如刀面如割。馬毛帶雪汗氣蒸,五花連錢旋作冰 ,幕中草檄硯水凝。虜騎聞之應膽懾,料知短兵不敢接,車師西門佇獻捷。

五花,連錢,均馬名。旋,就是馬身的旋毛。

聚生作旋渦状的毛。《爾雅·釋畜》“回毛在膺,宜乘”,郭璞注引樊光曰:“《相馬法》,旋毛在腹下如乳者,千里馬。”

作意: 此詩和前詩相同,前詩敍征戰為主,此詩卻以敍胡地的寒冷為主。暗中亦含有冒雪征戰之意。末了也同以希望奏凱獻揮@結。
作法:  君不見 ―  亂走」 為第一段,是敍西域風沙的險惡,見得行軍之艱苦。「 匈奴 ― 出師 」為第二段,是敍匈奴寇邊,封大夫因此出師。「將軍  ―  水凝」 為第三段,是敍將軍冒雪出征,不怕苦寒的情形。「虜騎  ― 獻捷 」為第四段,是敍封大夫的威猛,必能制勝匈奴。

這首詩有一個特別的地方,是其中除首二句外,都是三句一換韻,而這三句又是每句押韻,和尋常的隔句押韻,或成雙數換韻,大不相同。但是它的聲調並不急促,讀了也很順口 ,這是因為所押的韻是平仄聲相間着的緣故。

杜甫   韋諷錄事宅觀曹將軍畫馬圖

國初已來畫鞍馬,神妙獨數江都王。將軍得名三十載,人間又見真乘黃。曾貌先帝照夜白,龍池十日飛霹靂。內府殷紅瑪瑙盤,婕妤傳詔才人索。盤賜將軍拜舞歸,輕紈細綺相追飛。貴戚權門得筆跡,始覺屏障生光輝。昔日太宗拳毛騧,近時郭家獅子花。今之新圖有二馬,復令識者久嘆嗟。此皆騎戰一敵萬,縞素漠漠開風沙。其餘七匹亦殊絕,迥若寒空動煙雪。霜蹄蹴踏長楸間,馬官廝養森成列。可憐九馬爭神駿,顧視清高氣深穩。借問苦心愛者誰? 後有韋諷前支遁。憶昔巡幸新豐宮,翠華拂天來向東。騰驤磊落三萬匹,皆與此圖筋骨同。自從獻寶朝河宗,無復射蛟江水中。君不見金粟堆前松柏堙A龍媒去盡鳥呼風。

江都王:名畫記:江都王緒 ,太宗猶子。多才藝,善畫,畫鞍馬擅名。
乘黃: 神馬,《管子》:「地出乘黃。」
照夜白:
照夜白圖》是唐朝畫馬名家韓幹的一幅作品。畫中所繪的是唐玄宗的坐騎「照夜白」。
在唐玄宗將義和公主嫁給大宛的寧遠國王之後,寧遠國王回贈兩匹汗血寶馬,玄宗為其取名「玉花驄」和「照夜白」。畫中的照夜白繫木樁之上,但昂首嘶鳴,似乎是要掙脫韁繩。其線條簡練,馬身微染,表現了雄駿的神態。
龍池: 在南內南薰殿北。
婕妤: 婕妤,才人,都是宮中女官。
輕紈細綺: 紈,綺是細緻的絹,這是指別的賞賜。
騧: 太宗六馬之一,黃馬黑喙。
獅子花: 馬名,就是九花虯。
長楸: 古時道旁種楸,故叫長楸。
馬官廝養: 馬官是管馬的官。廝養,是養馬的兵士。
支遁: 世說新語:支道林嘗養數匹馬 ,或言道人畜馬不韻。支曰:貧道重其神駿耳。
支遁,字道林,晉高僧。
新豐宮: 在長安驪山下。
翠華: 大旗,用翠羽飾於旗上。
自從句: 穆天子西征河伯與天子披圖視典,用觀天子之寶器。穆王視圖,乃導以西邁。這是比喻玄宗的死。
無復句: 漢武帝元封五年,自潯陽浮江,親射蛟江中。
金粟堆: 玄宗葬於金粟山,號泰陵。
龍媒: 漢武帝《天馬歌》: 天馬徠兮龍之媒。


作意: 此詩可和丹青引並看 ,前詩除讚嘆畫馬之妙外,並傷曹將軍晚景的不好。這首詩也是讚嘆九馬圖的好 ,卻追想到先帝的馬。有無限的感慨,在字句流露。
作法:  「國初  ― 乘黃」 為第一段,先請江都王作陪客,見得曹將軍是江都王後的畫馬的第二手。「曾貌  ― 光輝 」為第二段,是追敍將軍應詔畫馬時所得到的寵。「昔日  ― 支遁」 為第三段,用「昔日近時」兩句,轉入正文,敍賞鑒九馬圖的神妙。其中又將九馬拆開分敍,愈見章法的錯綜。「借問」二句是末筆 ,總結九馬。「憶昔  ― 呼風 」 為第四段,此段是照應第二段「先帝」的伏脈,因九馬而生今昔之感。子美念念不忘先帝的忠悃,亦可想見。

以下摘自蘅塘退士唐詩三百首
韋諷: 按黃鶴註: 諷為閬州錄事,居在成都。
曹將軍:名畫記: 曹霸,魏曹髦之後。髦畫稱於魏代。霸在開元中已得名。天寶末,每召畫御馬及功臣。官至左武衛將軍。
江都王:名畫記: 江都王緒,霍王元軌之子,太宗猶子也。善書畫,鞍馬擅名。垂拱中官至金州刺史。
乘黃:竹書紀年: 帝舜元年,出乘黃之馬。穆天子傳: 伯天皆致河典,乃乘渠黃之乘,為天子先,以極西土。董逌畫跋:乘黃 ,其狀如狐,背上有角,霸所畫馬,未嘗如此,特論其神駿耳。
照夜白:明皇雜錄: 上所乘馬,有玉花驄,照夜白。開元記: 照夜白,封太山回,令陳閎圖之。畫鑒:曹霸人馬圖: 紅衣美髯,奚官牽玉面騂,綠衣閹官牽照夜白。
龍池: 唐六典註:興慶宮,今上潛龍舊宅也。宅東有井,忽湧出為小池 。嘗有雲氣,或黃龍出其中。景雲中,其沼浸廣,遂澒洞為龍池也。長安志: 龍池,在南內南薰殿北。
瑪瑙盤:唐書裴行儉傳: 平都支遮匐,獲瑪瑙盤,廣二尺,文彩燦然。按: 瑪瑙,亦作馬腦。
婕妤才人:唐書百官志: 內宮有婕妤九人,正三品。才人七人,正四品。漢書外戚傳註: 婕,言接幸於上。妤,美稱也。
拜舞:吳越春秋: 羣臣拜舞天顏舒。
權門:漢書息夫躬傳: 趨權門為名。
筆跡: 陸機表: 事蹤筆跡,皆可推校。
拳毛騧:長安志: 太宗所乘六駿,刻石象於昭陵北闕之下,五曰拳毛騧,黃馬黑喙,平劉黑闥時所乘。
獅子花:杜陽雜編: 代宗自陝還,命以御馬九花虯並紫玉鞭轡賜郭子儀。以身被九花文,號九花虯。額高九寸,毛拳如麟。亦有獅子驄,皆其類。按:天中記載杜詩註 ,獅子花即九花虯也。
馬官:晉書天文志: 東壁北十星曰天廐,主馬之官,若今譯亭也。
廝養: 按: 郭茂倩樂府雜曲,有邯鄲才人嫁為廝養卒婦歌。按漢書註:析薪為廝 ,烹炊為養。
翠華拂天:《上林賦》: 建翠華之旗。《東都賦》: 旌旗拂天。
騰驤:《西京賦》:乃奮翅而騰驤。
磊落: 按文選註:磊落,眾多貌。
三萬匹: 蕭子顯詩: 漢馬三萬匹。
筋骨:《列子》:伯樂曰: 良馬可形容筋骨相也。
獻寶:《穆天子傳》: 天子西征至陽紆之山,河伯馮夷之所都居,是惟河宗氏,天子沉壁禮焉。河伯乃與天子披圖視典,用觀天子之寶器,曰天子之寶。《玉海》引《水經注》:玉果,璿璣,銀燭,金膏等物,皆《河圖》所載,河伯所獻。穆王觀圖,乃導以西邁矣。按: 穆王自此歸而上升,以此玄宗之升遐也。
射蛟:《漢書
武帝紀》: 元封五年,自潯陽浮江,親射蚊江中,獲之。
金粟堆:《舊唐書》: 明皇親拜五陵,至睿宗橋陵,見金粟山岡有龍蟠虎踞之勢,復近先塋。謂侍臣曰: 吾千秋萬歲後,宜葬此地。暨升遐,遵先旨葬焉。《長安志》: 明皇泰陵在蒲城東北三十里金粟山。
龍媒:《漢書
禮樂志》: 天馬來兮龍之媒。
呼風:《楚辭》: 遵野莽以呼風。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