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18年9月)   共 3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12) 名家談文學     全文       名家說詩詞

陶鼎尼(台灣)  

文史一家

        文史一家,這話是可信的。史學家司馬遷,最有名的一部著作,便是史記史記》中可以找尋的 ,當然包括了政治史,人物史,外交史,生活史等種種有關人類以往的一切事實。然而今日我們又在其中選取一些代表作,來加以精讀,那就是因為它的文學價值高 ,值得我們學習。這是就史的方面,來說明史與文的關係。

    杜甫,是唐朝最富盛名的一位詩家,別人稱他為詩聖,我們那能否認?他的詩,各式各樣的造句型式,無一不齊備。而他也說:「語不驚人死不休。」李白曾說:「借問因何太瘦生,祗為從來作詩苦。」他對詩歌是如此用心寫作,他的詩聖地位是可以被肯定的,當不為過。他的詩,痛揭時弊,不曾稱穩,按此,即可探其故事,因又被稱為史詩。就連那些社會詩人如白居易,邊塞詩人岑參等所詠的詩,其實都是史詩。從其中,可以得知當年人民的一般生活情况,是一部活生生的歷史。這是就文學方面,來說明文學與歷史的關係。

    古人作了一首詩: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下士時,假使當年身便死,一生真偽有誰知。

    周公,姓姫名旦,周武王之弟,周成王之叔。武王崩,成王幼,周公攝政。首句中流言:「不利於孺子(成王)」。其後,事實證明,周公之於成王,並無奪權竊位。王莽,漢東平陵人,為孝元皇帝猶子。永始元年,封新都侯。謙恭下士(待人謙虛恭敬,下交賢士),頗得人望。後為大司馬,秉政,被廢。哀帝崩,召用。迎平帝,嗣弒平帝,立孺子嬰。居攝踐祚,稱假皇帝,尋篡位,國號新。

    詩中言周公在流言「不利孺子」時,王莽在「謙恭下士」時,如果當時便死去,則後來周公忠誠不貳,王莽的竊國意圖,後人將不為所知。此一詠史詩,係用推斷法寫,其於周公之德行,王莽之醜行,給後人增加一份深刻的印象。此詩屬文學類,又可作史評讀,不是文史又成一家了嗎?

周汝昌  

曹雪芹的用典

        曹雪芹,誰不知道是位小說家?但當他在世之時,在朋友們心目中,他卻是一位詩有奇氣詩膽如鐵,決破前人藩籬而能獨往獨來的詩人。

詩人而寫小說,有時就不脫詩人的習氣。習氣之一,就是愛用典。正用,反用,明用,暗用,活用,變用・・・・・・・,在曹雪芹的筆下 ,驅使如意,也為小說點綴生色不少。這種手法,或許是非詩人的小說家所不會用,也不願用(其實也不必人人都用)的。

   《紅樓夢一開頭,先出甄,賈二人,這堶探N有典故。宋人王明清的揮塵餘話,有一條記載:靖康年間 ,兵事方殷,有士子賈元孫其人者,多遊大將之門,談兵騁辯,顧揖不暇,自稱為賈機宜; 又有一位名叫甄陶的,奔走公卿之前,以善幹事為人使令,號為甄保義; 於是空青先生嘗戲以為對云甄保義非真保義,賈機宜是假機宜。翟公巽每誦之於廣坐 ,以為笑談云。雪芹甄真賈假的設計,就是用了這一典故,而又加之以變化。

        曹雪芹讀過揮塵餘話》嗎?我想是讀過的。四部叢刊書本的全部揮塵錄,除補配的三卷之外 ,都有雪芹令祖曹楝亭和雪芹姑丈富察昌齡的收藏印記 ; 此本曹家故物,雪芹必曾寓目。

    雪芹給甄,賈二人取的名 字,又各有典故。「(葫蘆廟)廟旁住着一鄉宦,姓甄,名費,字士隱。」這「費」,諧音「廢」,「士隱」,諧音「事隱」,是大家都知道的 ; 但名費而表字士隱是用《中庸》:「君子之道,費而隱」的典,就不一定人人都知道了。

    這一類,一時說不盡。雪芹在每一個名字上,也有許多苦心匠意,不肯草草從事如此。

    雪芹又極喜用他爺爺《楝亭詩鈔》堛漕憛C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下「無材可去補青天」的石頭,實在是從曹楝亭的「媧皇採煉古所遺,廉角磨礱用不得。」的詩句而來的 ; 絳珠和神瑛的名字,也是從楝亭句「承恩賜出絳宮珠,日映瑛盤看欲無」而來 ;《紅樓夢》曲十二支,開頭先唱了一句「開闢鴻濛・・・・・・・,那一句也是從楝亭的茫茫鴻濛開,排蕩萬古愁而來的。這類例子一時也舉不盡。

        還有一種像《紅樓夢》第二十五回。寫寶玉留心紅玉,有一段文字:

      ・・・・・・・因此心下悶悶的,早晨起來也不梳洗,只坐着出神。一時下了窗子。隔着紗屜子,向外看的真切,只見好幾個丫頭在那堭膠a,都擦脂抹粉,簪花插柳的, ― 獨不見昨兒那一個。寶玉便靸了鞋,晃出了房門,只裝着看花兒,這媮@瞧,那堭瘙獢A一抬頭只見西南角上遊廊底下欄杆上似有一個人倚在那堙A ― 卻恨面前有一株海棠花遮着,看不真切。

    在這句底下,脂硯齋有一處夾批,說道:

    余所謂此書之妙,皆從詩詞句中翻(庚辰本作「泛」)出者,皆係此等筆墨也。試問觀者:此非「隔花人遠天涯近」(按此《西廂記》中語)乎?可知上幾回非余妄擬。

    這就是,依脂硯齋看來,曹雪芹為小說點綴時,常有從詩詞中名句借鏡,脫化的技巧。我們自然不敢說脂硯齋所擬皆是,但也不敢說脂硯齋的話是都沒有一點道理的。

    可能有人質疑: 曹雪芹的小說,是從生活中提煉出來的,依你說,那不靠「典故」來寫小說了嗎? 我說: 哪堙A哪堙A雪芹大才,豈能如此短見? 說他用典 ― 這用典本身就包括運用也就是創造的成分在內。高明的詩人用典,歸根結蒂,還是他自己的藝術創造,為他自己的作品服務。若追溯典故,那麽「隔花人遠天涯近」也是從生活中提煉而得,不過後來的借用者又結合了他自己的體驗,加上了他自己的創造而已。這略如說畫家借某種模特兒而表現他自己的意思,並不是說畫家只靠模特兒為「生活」。當然,更不能說只有不憑借任何模特兒的畫家才是畫家。

曹雪芹能用典,又不是死用濫用,所以他的小說因此也平添了趣味性和境界美,有他家所不能企及的特色。

孟子微  

白樂天詩在日本

        楚客先生談到白樂天詩在朝鮮時說:詩人白居易在世的時侯 ,他的作品,就已經成為新羅商人購買的對象。他們將白居易的新作帶回國去,可以賣得很高的價錢,因而白氏的的詩篇,在新羅非常流行。這話是一點不錯的 ,我曾翻過元微之(稹)為白樂天的長慶集所作序 ,序文就明白的說:雞林(即今之朝鮮 ― 引者)賈人求市頗切,自云本國宰相,每以百金換一篇,其甚偽者,宰相輒能辨別之。」後來《舊唐書》的記載 ,說雞林國的宰相以百金換白樂天詩,就是根據元稹序文而來的。朝鮮向受中國詩教甚深,其國上自宰輔,下逮商人,皆嫻習詩教,提倡風雅。清朱竹垞《明詩綜》的詩話有云:「朝鮮君臣 ,最稱好事。使者輶軒一至,即命館伴遠迎,屬和詩草,連篇累牘。」這風氣並影響及日本,而據日本方面文獻的記載,則白樂天詩在日本更是流行,日本的大都市,到處都築有白樂天的神社 ,日本人把他當作神靈,向之祈福,他們愛好白詩程度之深,由此可以想見。

    還在白樂天的生存時代,白氏的詩篇已經傳到日本,樂天在他的《白氏文集》自記(唐會昌五年作)曾經說過。原來在會昌四年,即日本仁明天皇承和十一年的時候,僧人惠萼在唐得有白詩的鈔本 ,把他携歸日本,《白氏文集》自記所指當是這件事。在這以前,還是日本第五十二代的嵯峨天皇時代(與白樂天同時),據日人大江匡房所作的語錄《江談抄》上說 ,嵯峨帝最先得到《白氏文集》,秘藏偷讀,看作珍寶。但這時白樂天詩對整個日本的影響,還是很小。等到遣唐使廢止後的醍醐帝,極好白詩。在菅原道真撰的一卷《菅家後草》中 ,載有醍醐帝題菅原所獻的家集詩說:「更有菅家勝白樣(樣在日本即先生之意 ― 引者),從茲拋卻匣塵深。」下自注:平生所愛 ,白氏文集七十五卷是也。醍醐帝深愛的既是白詩,所以讚美菅原道真的詩時,也拿他和白樂天相比。因為他有「更有菅家勝白樣一句 ,道真從此就躍登為日本第一位漢詩作家了。其時小野篁因被推為日本的白樂天,所以也名滿扶桑。當時日本的朝野上下,仿效白樂天詩已成了一種風氣。大江匡衡率真的說:「夫江家之為江家 ,白樂天之恩也。」有的人以和白樂天作過同樣的官而自豪,有的人僥倖和白樂天的兒子同日生,有的人夢見白樂天。稍後,村上天皇的第六皇子具平親王的贈心公詩說:「韻古潘與謝 ,調新白將元。」(指白樂天和元稹),又說:「古今詞客得名多,白氏拔羣足詠歌。」又《和高禮部再夢唐故白太傅之作》詩自注說;「我朝詞人才子 ,以《白氏文集》為規摹。」(以上並見高階積善所撰的《本朝麗藻》),當時《白香山集》的詩題,文題,意境,詞藻和韻律,處處成為模仿,抄襲和翻譯的對象。

   《白香山集》在日本既這樣流行,所以當日平安朝所創作的和文和歌,深受到白氏詩文的影響。和歌中常有可認作白詩的改作者 。津阪東陽(孝綽)的《夜航餘話》卷下,就曾舉出了八首模仿白詩的和歌。在散文中,女作家紫式部所撰的《源氏物語》(共五十四卷)的《卷壺桐》,評《源氏物語》一書的賀茂淵與荻原廣道兩人,都曾指出過紫式部的作品是借助於白樂天的一首《長恨歌》。紫式部的《卷壺桐》說壺桐更衣死後,點出皇帝朝朝暮暮覽閱長恨歌圖,把長恨歌詩意融入文中。而壺桐之夫皇帝的懊恨,和自蜀還幸失去楊貴妃的唐玄宗(李隆基)的心境,又是不即不離的比興。所以從骨子堿 ,這一卷的《源氏物語》是由白樂天的《長恨歌》取得靈感的。至於上面得到的菅原道真的《菅家文草》一集,收詩五百多首,媄鉿酗@百幾十首意境詞藻都是襲自白樂天。平安時代的舊漢學世家大江千里作《句題和歌》 ,凡一百五十首,是把漢詩名句翻譯成和歌,其中有七十四首採用了白樂天的詩。大江維時輯《千載佳句》,分二百五十八門,收詩一千一百多聯,包括唐代一百五十個作家,白樂天一個人佔了五百多聯 。藤原公任輯《倭漢 朗詠集》,是一部漢詩音樂化,通俗化最流行的選本,白氏舊詩句收了一百三十七首,這都可以看出日本人對於白樂天詩的偏好。

    白樂天詩在日本流行的原因,大約因為白樂天的詩名在中國很高 ; 詩又平易近人,又富於情趣,就是異國人也容易理解其妙處。同時白氏晚年好佛,白樂天的傳記,居然入於高僧傳,這也適合日本朝野上下佞佛的趣味。日本學人東京文理科大學出身的金子彥二郎 ,以二十多年的精力,專研究白氏文集在日本所發生的影響,著有八百頁的大書《平安時代文學與白氏文集》一部,在昭和十八年東京培風館出版。據他的說法,《白香山集》是日本平安時代一切文學作家的類書詞典 ,人人從這部書塈隡g作的材料。離開《白香山集》,不能理解日本平安時代文學的奧義。日人水野平次所著的《白樂天與日本文學》一書也有類似說法,白樂天影響日本之大 ,就不難想見了。

源氏物語

紫式部(973?-1014或1031年?),日本平安時代女性文學家。出身貴族文人世家,父兄皆善漢詩和歌。本姓藤原,實際的本名不詳,據猜測可能為藤原香子藤原則子中古三十六歌仙女房三十六歌仙之一。其和歌曾收錄於《小倉百人一首》。

幼時從父藤原為時學習漢學,通曉音律和佛典。1004年4月,紫式部喪夫寡居,應召入宮侍奉一條天皇中宮藤原彰子,同年秋開始創作《源氏物語》。[1]

紫式部的確切生卒年不詳。一般認為她出生於973年前後,去世於1019—1031年間。紫式部不是她的真實姓名,古代日本婦女社會地位低下,因而女作家並沒有真實姓名流傳下來。據考證紫式部原姓藤原,她的父親藤原為時日語藤原為時曾任「式部大丞」的官職,加之《源氏物語》中的紫之上形象給讀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所以人們把《源氏物語》稱為「紫物語」,把作者稱為「紫式部」。

紫式部出身於中等貴族家庭,受到家庭環境的薰陶,從小博聞強識通曉漢文,廣泛涉獵中國古代文化典籍。21歲時,紫式部嫁給比自己大20多歲的藤原宣孝日語藤原宣孝,做了他的第四個妻子。雖然一夫多妻的家庭使紫式部感到了壓抑,但宣孝對她才能的賞識,還是令她感到了幸福。不幸的是這種和諧的婚姻生活十分短暫,兩年後宣孝就因病去世。紫式部帶着年幼的女兒藤原賢子日語大弐三位開始寡居的生話,從此並無再婚。

寬弘2年12月29日(1005年1月31日),紫式部受召入宮侍奉一條天皇中宮藤原道長之長女)藤原彰子,並擔任貼身女官,負責為彰子講解《日本書紀》和白居易詩作,官名藤式部,後改為紫式部,深受天皇和藤原道長賞識,大約於1013年左右離開宮廷。這段經歷使紫式部得以熟悉皇家生活,體察了解宮廷內幕,這為她創作《源氏物語》做了生活認識上的準備。且在這段宮廷歲月中,紫式部展開了長篇小說《源氏物語》的寫作。

紫式部一生經歷諸多坎坷。父親在仕選上的磨難、自己在一夫多妻制婚姻生活中的痛苦、過早的寡居等等都促使她更多地思考人生、命運等問題。而宮廷內部的政治傾軋、權力鬥爭、皇家婚姻背後的政治圖謀、一夫多妻制下婦女的血淚,使紫式部對人生的觀察與思考更為深刻。

(維基百科)

紫式部(《百人一首》) 

土佐光起繪紫式部像,石山寺藏

月岡芳年繪,1876年

紫式部在石山寺,鈴木春信繪,1767年

紫式部在石山寺創作《源氏物語》,選自月岡芳年《月百姿》

紫式部在石山寺,土佐光起繪

紫式部在石山寺,
三代目歌川広重繪,1880年 

創作中的紫式部,17世紀扇面繪畫 

   
藤原道長拜訪紫式部,
選自《紫式部日記繪卷》
藤原道長夜訪紫式部,
選自《紫式部日記繪卷》 
(維基百科)  

吳受璩  

琵琶記本來面目

        前幾年曾經展開對琵琶記的討論,有很大的收穫。但是劇評家所根據的是高則誠的本子 。很少有人對琵琶記本身作歷史的考察。琵琶記可能有兩種本子 ,一種是民間原來的琵琶記 ; 一種是經過高則誠翻改後欽定琵琶記。單據後者一種 ,似乎不能對琵琶記作全面了解和闡述。

        劇本的故事,大約有如下的幾種傳說。

        一,為王四而作:留青日札說高則誠的朋友王四,登第入贅丞相不花相府 ,高則誠寫這戲諷刺他。琵琶兩字有四個字 ,隱射王四姓名。

        二,牛僧孺蔡生事:說郛載牛僧孺的兒子牛繁和蔡生交好,蔡生已有髮妻 ,還是把妹子嫁給了他,兩妻偕老。

        三,王安石與蔡卞事,雨般秋雨引許宗秀說:蔡卞棄妻而娶荊公之女 ,故作此譏之,其曰牛相,謂荊公性如牛也。

    四,鄧敞事:《觚賸》以為影射牛蔚以女許配鄧敞,內容和牛僧孺蔡生事基本相同。

    此外,有人說受了印度文化的影響,《琵琶記》是沙貢特拉的翻版,越說越離奇。

    從下面不少論證來看,高則誠之前已有此劇,所謂為王四作,其說根本不能成立。原始故事,蔡伯喈不認前妻,牛繁鄧敞,顯然與情節不合。剩下的蔡卞一說,多少有點影子。

    根據祝允明猥談,徐渭《南詞敘錄》婸:「南戲始於宣和之後,永嘉人所作趙貞女,王魁二種實首之。」《南詞敘錄》又斥「蔡伯喈」為「里俗妄作」。正因為「里俗」所作 ,更可說明這故事是在人民羣眾中生長起來的。陸游詩「斜陽古道柳家莊,負鼓盲翁正作場。死後是非誰管得,滿村聽說蔡中郎。」照詩所說 ,盲翁弦索所表演的大概是平話鼓詞。

   《輟耕錄》卷二十五《院本名目》下又有《蔡伯喈》一目。這個和南戲趙貞女,同屬於戲劇一類。可能先有故事,評彈,而後發展為南戲,院本。

   《唐摭言》等書記載,唐以來,新科狀元停妻再娶,似乎成為一般慣例。在這種舊社會勢力壓迫下,不知道有多少婦女遭到蹂躪。因此,我認為王魁,趙貞女兩劇,在一定的歷史情況下 ,代表着兩種不同受災難婦女的典型。敫桂英代表着都市婦女 ; 趙貞女代表着農村婦女,而且在最初階段都有其真人真事作為基礎。

    根據張師正《括異志》,李獻民《雲齋廣錄》,夏噩《王魁傳》,陳翰《異聞集》,王g真有其人,休妻也真有其事。當然不是憑空想像。

   《趙貞女》一劇,從時間地點上來考察,故事的發生也許與王魁年代接近。

    蔡卞,蔡京,在北宋年間,社會輿論是很糟糕的 ; 宋代小說堛「拗相公」,嘲笑王安石性情執拗。牛,祭糾葛,未必事出無因。王g(名俊民,宋人謂狀元為魁)是王安石的門生(見李璧《荊公詩注》),蔡卞是王安石的門婿 。儘管是許宗秀的猜測,馬迹蛛絲,正是不說不像,越說越像。

    王g的結果被敫桂英活捉而去 ; 蔡中郎的結果被五雷打死。兩劇都是作為悲劇處理的。到了元代,楊文奎作《王g不負心》,改為喜劇,王魁變為正面人物。五雷打死的蔡伯喈,《琵琶記》一變而為全忠全孝的化身 。兩者的變化,無異是一個模型。

   《趙貞女》經過改編之後,兩種本子形成為相反的兩面。民間的本子是「三不孝」 ; 官家的本子是「三不從」。長期間官本在舞台出演,民間的脚本,漸漸被淹沒。只有若干片段,在南方的劇種媮棓O存着。

    兩本的分歧,焦點在於認不認趟五娘。在官本堙A趙五娘扮作道姑進入相府後,受到牛小姐的同情體貼,並預先安排與蔡伯喈重逢 ; 另一方面,蔡伯喈在彌陀寺拾到真容後,觸景生悲,思親念舊。改劇者把三人描繪為「子孝妻賢」,幾乎是天造地設的完美無缺。但是在青陽腔《新鋟天下時尚南北徽池雅調》的「托夢」 ,可以看出根本不是這麽一回事。「托夢」一折,從結構看,可能安排在彌陀寺拾畫之後,蔡公婆怕兒子不認媳婦,陰靈特地來托夢。摘錄如下:

【夫,外】・・・・・・今夜前到書館之中 ,把別後事情與他說訴一番。
【剔銀燈】從別後,三載遇饑荒,真個是樹無枝葉,百畝無秧。
【解三酲】想當初養你時當作掌上明珠撫養,成人教讀孔聖文章,為只為漢家黃榜動長安,是則是老爹娘苦逼遣,張太公相勸赴科場。實指望榮登金榜,門户增光,又誰知得中狀元郎 。全不想把雙親奉養,撇下了八旬父母誰為主,兩月妻房受苦殃。你在此千鐘祿享,朝朝飲宴,穩坐高堂,珠圍翠擁,又有美酒肥羊。全不想老爹娘與妻子餓斷腸。
【前腔】你穿的是綾羅錦繡,又有紫綬金章。全不想老爹娘穿的是破損衣裳。誰教你停妻再娶,牛相府,招贅東床,到做了黃允薄倖郎。(那日彌陀寺去燒香,拾得丹青畫一張,你說此畫是甚麽的事)那就是你的爹娘 ,沒來由拷打唐三藏。(曾記得古人云)穿破綾羅才見衣,白頭相守是夫妻,麻衣掛
方成子 ,送老歸山才是兒。(莫道爹娘背地媢D你不孝,就是傍人也道你是個不孝的子)又何須拜佛燒香,虛情假意,好似賣狗懸羊。假慈悲瞞過誰行。你是個男子漢,學不得女嬌娘,苦只苦結髮舊糟糠 ,生能奉養,死祭葬,甘心自守無他向。(兒)你心中自忖量,夢中言語緊記在心兒上。明日埵香{前妻趙五娘。

        從事件組織來看,這一折很可能是不認趙五娘之題前虛步。至少也可以證實今本五娘牛小姐見面書館悲逢幾折是原來所沒有的 。可惜托夢以下原本是如何安排 ,沒有直接材料,僅是從民間傳說中獲得了一絲消息。時劇有祿敬榮歸一劇 ,蕭素貞唱道:

    正走之間淚滿腮,想起了古人蔡伯喈,他上北京去趕考,一去趕考不回來。一雙爹娘都餓死,五娘子抱土築墳台,墳台築起三尺土,從空中降下一面琵琶來。(介)身背着琵琶描容相 ,一心上京找夫回。找到京中不相認,哭壞了賢妻女裙釵,賢慧的五娘遭馬踹,到後來五雷轟頂是那蔡伯喈。

        蔡伯喈不認前妻,無異和陳世美同一行徑。劇中吃糠,搶糧,剪髮,抱土,目的不過集中塑造五娘良善性格而已。

    《新鋟天下時尚南北徽池雅調》同時刊行的又有《新鋟天下時尚南北新調》一書 ,內有「描畫真容」一折,唱詞,說白,和今本大不相同,甚至連曲牌也不一樣。今本是:《胡搗練》,《三仙橋》三支,《憶多嬌》三支。舊本是:《新水令》 ,《駐雲龍》,《雁兒落》,《疊字錦》,《三仙橋》,無《憶多嬌》以下。可看出高則誠對原劇是怎樣地斷頭,截角,挖心,腰斬。曲文太長,這媦不引述。

    高則誠為甚麽要改呢?他開場白水調歌頭塈@了交代:

    秋燈明翠幕,夜案覽芸編。今來古往,其間故事幾多般。少甚佳人才子,也有神仙幽怪,瑣碎不堪觀。正是不關風化 事,縱好也徒然。

        所謂風化事,就是他改劇的政治目的 。高則誠除了改編琵琶記而外 ,還寫了一本閔子騫單衣記,勸人行孝 。高是黃溍的高足,是元末滄州學派的理學家,劇本的思想當然和作者的倫理思想分不開的。

        朱元璋登基之後,曾經下令禁止過唱戲,可是他對於「關風化」的《琵琶記》卻讚不絕口地說:「如珍羞百味 ,富貴家豈可缺耶!」和尚皇帝為了鞏固他的统治地位,他需要教育富貴之家,更需要教育廣大人民。《琵琶記》變為說教的工具 ,高則誠變為學官門口奉旨說聖諭的職業宣傳家了。

    在今天,要想恢復《琵琶記》的本來面目,限於材料,還不可能。但是有可能 通過現有材料更清楚地弄清這劇本的來龍去脈,為「去偽存真」提供條件。

【水調歌頭】〔副末上〕秋燈明翠幕,夜案覽芸編。今來古往,其間故事幾多般。少甚佳人才子,也有神仙幽怪,瑣碎不堪觀。正是不關風化體,縱好也徒然。論傳奇,樂人易,動人難。知音君子,這般另作眼兒看。休論插科打諢,也不尋宮數調,只看子孝共妻賢。正是:驊騮方獨步,萬馬敢爭先。

〔問內科〕且問後房子弟,今日敷演誰家故事?那本傳奇?〔內應科〕三不從琵琶記。〔末〕原來是這本傳奇。待小子略道幾句家門,便見戲文大意。


【沁園春】趙女姿容,蔡邕文業,兩月夫妻。奈朝廷黃榜,遍招賢士;高堂嚴命,強赴春闈。一舉鼇頭,再婚牛氏,利綰名牽竟不歸。饑荒歲,雙親俱喪,此際實堪悲。堪悲趙女支持,剪下香雲送舅姑。把麻裙包土,築成墳墓;琵琶寫怨,徑往京畿。孝矣伯喈,賢哉牛氏,書館相逢最慘淒。重廬墓,一夫二婦,旌表門閭。

  極富極貴牛丞相。施仁施義張廣才。
  有貞有烈趙貞女。全忠全孝蔡伯喈。

【尾聲】顯文明開盛治,說孝男並義女。玉燭調和歸聖主。

  自居墓室已三年,何幸丹書下九天。
  莫道名高與爵貴,須知子孝與妻賢。

 
《王魁負桂英》又名《王魁》,作者不詳。為目前所知最早的南戲作品之一。劇情是書生王魁與妓女敫桂英的婚變悲劇故事。

王魁實有其人,是指宋朝狀元王俊民,當時民間尊稱狀元郎為「魁」。王俊民狀元及第後,初授大理評事,就職徐州通判,次年為應天府(治今河南商丘市)府試發解官。得狂疾而卒。王俊民猝死,一時傳說紛紜,不久有夏噩作傳奇《王魁傳》,附會王俊民死因,南戲《王魁》、雜劇《海神廟王魁負桂英》等相繼問世。《永樂大典》輯有《王俊民休書記》一則。

《王魁負桂英》是中國傳統「痴心女遇負心漢」的悲劇故事,書生王魁(王俊民)會試不第,遊萊陽,與妓女敫桂英兩相愛悅,遂訂終身。王魁讀書應考的費用全由桂英籌借。王魁臨行前,與桂英同赴海神廟,相約永不負心。王魁中狀元後,貪圖富貴榮華,入贅相府韓琦之家,心想「科名若此,以一娼玷辱」,並寫下休書與桂英決絕。桂英得信,怒道「魁負我如此,當以死報之」,以刀割頸自殺死,鬼魂親至生所,痛責王魁「輕恩薄義,負誓渝盟」。其冤魂纏住王魁索命,王魁求她饒命,桂英說:「得君之命即止,不知其他」。最後王魁終得狂疾,王魁母親請道士高守素作法屢醮,守素夢至官府,看見王魁和桂英的頭髮系在一塊。有人告誡他,聰明人不要多管閒事。守素告其魁母說:「魁不可救。」舉家大慟哭。數日後,王魁自殺身亡。

此劇影響極為深遠。《醉翁談錄》所記宋代話本中有《王魁負心桂英死報》。戲文《王魁負桂英》已佚,錢南揚《宋元戲文輯佚》中輯錄僅存殘曲十八支。《焚香記》則是走王魁不負桂英的大團圓結局。

(維基百科)

《琵琶記》的前身是宋代戲文《趙貞女蔡二郎》。據記載,其情節大致寫蔡二郎應擧,考中了狀元,他貪戀功名利祿,抛棄雙親和妻子,入贅相府。其妻趙貞女在饑荒之年,獨力支撑門戶,贍養公婆,竭盡孝道。公婆死後,她以羅裙包土,修築墳塋,然後身背琵琶,上京尋夫。可是蔡二郎不僅不肯相認,竟還放馬踩踹,致使神天震怒。最後,蔡二郎被暴雷轟死。

(維基百科)
 

13) 文章作法指導     全文    每月更新

14) 談文學      全文    每月更新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