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18年9月)   共 3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5) 每月二三字

字詞音義辨正    更多按此

每日一字 1986年初版

林佐瀚 (1935 - 2000),原籍廣東,早年就讀香港華仁書院,畢業後在香港大學進修英國文學,後赴英攻讀圖書館學。曾隨饒宗頤教授治宋詞,先後在香港大學及中文大學服務,及主持無線電視台每日一字節目。有詩詞無悔集

字從部共八畫,有三音 ,第一音,第二音,第三音康熙字典》「字從部 ,但說文解字卻以字從字音集韻亦有音

字是解作絲線絞纒在一起 ,難以分解的意思。所以有糾纏糾紛便是指紛爭事理 ,夾亂不清,難以解決。字也可作聚合解。左傳僖二十四年載:糾合宗族於成周。便是解說聚合之意。

字最要注意的是寫法和讀音 。很多人誤寫為字音,從部 ,共十畫,是黃色的絲,與字寫法不同。字右邊偏旁是從

字粵音讀為。黃錫凌先生的粵音韻彙寫於一九四一年 ,註音為,喬硯農先生的中文字典寫於一九六二年 ,並註明粵俗讀斗 ,實應讀九。李卓敏先生的李氏中文字典寫於一九八二年 ,註明,語音。可見字音是隨時間而慢慢轉變。是正音,為俗音。

據在廣州讀書的老學者,他們說粵音亦應讀。這是很有理由的。在國音方面,同音 ,但拉到粵音,便有顯著的分別。

總括來說,粵音可讀為,亦可讀為,俗音可讀為。讀為可能是字形方面誤所致 ,但既以通俗如斯,為何不可以接受?主要是在寫法方面,字與字有別 ,不應混淆。


是三個很少出現的字,亦是三個很容易混亂的字 ,字形十分簡單,同是兩畫的字,但是它們的讀音和解法都不相同,其中是部首字。

字音,是一個部首 ,從這個部首的字有等字。

鄭樵說:人象立人 ,儿象行人。意思是說:字表示一個站立着的人 ,而字是指一個行走着的人。

字相似的另有一個字就是字 ,音,亦是一個部首 ,解作細小的桌或枱,如電話几和茶几等。

為部首的字有和鳳凰的字等。字與字的字型所不同處 ,在於字的頭頂有一橫 ,而字卻沒有。

此外,還有一個容易與混淆的字 ,就是,音,從字部 ,意思是鳥雀的短毛。很多人常把寫作,這兩個字分別的地方在於字有一剔 ,但字卻沒有。

以上三字,雖然字形構造簡單,但因為三者差別不大,所以容易被混淆。音基的頭頂是有一橫及結尾是有一剔的 : 音殊的頭頂有一橫,但結尾沒有一剔 ;音人的頭頂沒有一橫 ,而第二畫是帶有一剔的,這就是三個字寫法不同的地方。


錯別字逐個捉 1983年初版

江川廣東中山人。自幼在香港受教育,五十年代初畢業於廣州中山大學,在大學教書十多年,曾參加國內辭源最新版本的修訂工作。回港後從事文化工作,天天與漢字打交道,積累了一批有關字詞讀寫辨正的資料,彙編成此書。

: 音矛 mau4 (陽去聲) ,容貌,相貌。外表的樣子。

音迷或危或字,又同。小鹿。

音義都不同,但形似。有些人可能不知道兩字有別,隨手寫來,就將貌合神離貌似强大等的誤寫為
藐小藐視右邊都是從「字才對

紅字,網主加案。


凌晨零點(時)

凌晨: 天快亮的時候。如凌晨四時。凌:逼近。
零點(時): 夜堣Q二點鐘。如:零點二十五分。

常見有將凌晨三時半之類的凌晨不少心誤寫為零晨


廣州方言古語選釋   文若稚   澳門日報出版社

索氣

廣州人常把索氣索油看作是同一語型的口語詞 ,那是誤解。索油應寫作,嗍者 ,嗅也,登徒子用鼻子去嗅女子的髮油,是隱指調戲婦女,嗍油是廣州地區的民間隱語 ,是廣州土話。而索氣卻是魏晉語詞的遺留。

索氣,和離騷:吾將上下而求索,音義都不相同 ,應讀思郝切,義即也。索氣在魏晉間多寫作氣索,亦有偶寫作索氣的 ,例見三國志魏志夏侯玄傳:豐不知而往 ,即殺之。裴松之注引三國魚豢魏略:及宣王(司馬懿)奏誅(曹)爽 ,住(停)車闕下,與(李)豐相聞,豐怖,遽氣索,足委地不能起。又如宋 史趙普傳:賢愚洞分 ,玉石殊致,當使結朋黨以馳鶩者氣索,縱巧佞以援引儕類者道消。但北周庾信有擬咏懷之一:索索無真氣 ,昏昏有俗心,的詩句(手頭無庾集 ,據辭海轉引)。可見索氣者 ,氣盡也。

在廣州口語中,以氣為主語索的複合詞頗多,如激氣,豁氣,爭氣,受氣,聲氣等,都是漢魏六朝時期常用語詞 ,因現代北方話中仍在使用,就略而不談了。


得敕

廣州口語中有奉旨封王得敕一類型語詞,毫無疑問都是在封建帝王時代產生的用語,但在其他方言語系是少見的。從文法語法角度上來看,這些都不能算是獨立詞,但在廣州話習慣上是作為語詞運用的,它們在字義上都引伸出一定的用義。封王奉旨,在古籍中亦常見,唯獨得敕較僻,近人記音寫作得戚,更令人費解。

,或寫作勅,勑,恥億切,音戚,說文解作誡也。在唐以前,皇帝告誡臣下的文書就叫,並成為一種文體 ; 唐以後,把皇帝一些詔令以及一些具體刑法條文也叫,再後把官吏的委任狀也叫告敕。或簡稱。但得勅一詞,僅見於南齊書武十七王廬陵王傳廬陵王名蕭子卿,是齊武帝的三兒子,封王後擔任過郢州,荊州的軍政要職,由於他有政治野心,又驕奢淫佚,營造服飾,多違制度,他的皇帝老子多次賜敕教訓他,其中一段是:汝比在都,讀學不就,年轉成長,吾日冀汝美勿得敕如風過耳,使吾失氣。這是一個孤例,是否偶合也難定論。但正如上面講過,自北宋以來,法律條文和官吏委任令都叫得敕成為口語是不奇怪的。得敕的語意是有所倚恃而自鳴得意,就是據此而來的。總而言之,是來自古語,泛用於社會生活的一個語詞。


古代漢語八千詞   吾三省  

皮膚,肌肉,骨骼

在古代是獨立使用的單音詞語,並且分別得很清楚:

,禽獸的皮叫,人的皮叫,兩者不相混用。

說文段玉裁注:人曰肌,鳥獸曰肉。朱駿聲注:在物曰肉,在人曰肌。肌是人的肉,肉是禽獸的肉,兩者也不相混用。

說文》有禽獸之骨曰「骼」的說法,但在古代文獻中字少見,見得較多的是字。是人骨 ,借指人的身體。如形骸即人體。骸骨也指人的身體,古代官員年老自請退休,稱為乞骸骨

皮膚肌肉骨骼,時至今日都合併成為了慣用的雙音詞。

頭,首,元,顱,腦,頂,顛,領,頸,項,額,顙,頤,頷,臉,面,頰,顏,色

是同義字。在周易尚書詩經這幾部儒家典籍堙A只有字。字在戰國時代才出現的 。從此在口語堻v漸代替了字。

也是指人的頭。孟子滕文公下勇士不忘喪其元,意思是勇士不怕丟掉自己的腦袋。古代稱君主為元首,主將為元帥,首功為元勳,首惡為元兇,都是取的引伸義 。古代科舉考試,鄉試第一名稱解元,殿試第一名稱狀元,也是頭的引伸義。

是頭骨 ,顱腔內有(腦髓)。

」都是指頭頂滅頂是說水浸過頭頂,華顛是說頭頂黑髮白髮相間 ,表示年老。

,脖子本來叫領,引領而望是說伸長脖子遠望 。後來叫頸項。前為,後為刎頸,是說用刀割前頸自殺。强項是說挺直後項,不肯低頭屈服。項連着背,項背相望,是說後面的人望着前面的人的項背 ,表示前後相顧,行進的人連續不斷。

是眉上髮下的部分。額手就是把手舉在額邊,表示慶倖。也是額,古人把居喪時答謝來賓所行的跪拜禮稱為稽顙,就是屈膝下拜 ,以額觸地,表示極度悲痛。

兩字都指下巴。頤指或者頤令,是用下巴的動向來指揮或命令別人,常用以形容有權勢的人的傲慢態度。又作點頭講 ,說作頷首

,頭的前面,從額到下巴。說文只有字而無字 。大約在魏晉以後,才有字出現 。不過當時的字只指面部的兩頰 ,也就是婦女面上搽胭脂的部分,所以直到唐宋時詩詞中,有紅臉胭脂臉雙臉的說法。後來的字義擴大了,成了的同義字。

是臉的兩側。批頰就是俗話說的打耳光 。兩頰的下半部為

本指額,引伸指臉部,更多指表現在臉上的神情氣色,相當於今日口語中說的臉色。用字構成的詞 ,如玉顏慈顏酡顏汗顏開顏駐顏字有兩個基本意義。說文:色,顏氣也。段玉裁注云:顏者 ,兩眉之間也 ; 心達於氣,氣達於眉間,是之謂色。這是它的第一義 。實際上也作臉色或容貌解釋,可以看作是顏的同義字。用它構成的詞,如慍色愧色作色失色

字還有第二義,那就是色彩之義,如色澤五光十色。還有 ,由並列而成的雙音詞顏色,旱期作臉色或容貌解釋的 ,漸漸當作色彩講了。作臉色或容貌解釋的古義,只保留有和顏悅色正聲厲色等少數文言成語 ,另外口語堛給他一點顏色看看

走,行,趨,步


徐行曰步,疾行曰趨,疾趨曰走釋名釋姿容

,在現代漢語堿O步行的通稱 。在古代則不然,是相當於現在的的意思 。而且還有逃跑義 ,如敗走不戰而走也是跑 ,在古代與同義。兩字常並列成詞。還有為某事而奔忙的意思 ,如疲於奔命

現在的走,古代稱為。行的本義是道路 ,引申為行走。與止相對。行止並列成詞,相當於動靜。

在古代,疾行的(現代語是行快幾步),被認為是表示敬意的一種方式。論語季氏:嘗獨立,鯉趨而過庭。」是說有一次孔子獨自站在庭院中,他的兒子孔鯉見到父親,於是快步走過。又論語子罕:子見齊衰者,冕衣裳者,與瞽者,見之雖少必作;過之必趨。」是說,孔子遇見穿喪服的人 ,穿戴禮帽禮服的人或者盲人,即使年齡比自己輕,也必定站起來,走過這些人時,一定要走快幾步。再有史記蕭相國世家:賜帶劍履上殿 ,入朝不趨。」說的是劉邦打敗項羽取得天下,論功行賞,以蕭何功勞第一,特賜他帶劍穿屨上殿,朝見皇帝時不必疾行 。由於有敬意的意思,從而引伸為響往,歸向,例如趨向,趨勢,趨附,趨奉,表示迎合和依附別人,趨時,追逐時尚,趨利,追逐利益。

是徐行 ,因稱步行。步也可以用作量詞。古時稱人行走跨出一足為跬,跨出兩足為步。與現今跨出一足,就稱為一步不同。亦即古時的半步相當於今天稱的一步。荀子勸學不積跬步無以至千里的話。

步驟一詞,是緩行,是急走 ,兩字並列義同急緩,快慢,現今多指事情進行的程序或次第。

又合成為一個四字成語亦步亦趨《莊子·田子方》:「夫子步亦步 ,夫子趨亦趨,夫子馳亦馳。」 原意是說孔子學生學生顏淵學習孔夫子的一舉一動,後來用以比喻和追隨別人。

由於人在行走時,姿態和腳步大小快慢不同,因而衍生出不同的形容詞,常見的就有:

徘徊: 在一個地方來回地行走。
徜徉: 自由自在地往來。
韩愈 《送李願歸盤谷序》:膏吾車兮秣吾馬 ,從子於盤兮,终吾生以徜徉。
彳亍: 小步,走走停停。
踟躕: 心媬虩獺A要走不走。
例:李華弔古戰場文鷙鳥休巢,征馬踟躕。
躊躇: 猶豫不前。
躑躅: 徘徊不進。
踉蹌: 走路不隱。
蹣跚: 走路緩慢搖擺。
蹀躞: 小步走路。
跮踱: 走路忽進忽退。
踔: 跛者用一隻脚跳着走路。例:《莊子·秋水篇》:吾以一足趻踔而行。
蹉跎
: 失足跌倒。《廣韻》蹉,跌也。
趔趄: 身體歪斜,腳步不穩。
趑趄: 想前進又不敢前進。
踽踽: 一個人獨自走路。
《玉篇》踽: 獨行貌。
跂: 踮起腳尖的意思,與
相通。《集韻》遣尒切。與企同。望也。《類篇》舉踵也。

踴躍: 本義是跳,後來用以形容情緒熱烈,爭先恐後。
踐踏,蹂躪: 本義是踩,後來用以表示暴力摧殘。
蹴: 既可以解釋為踢,如
蹴鞠是古代一種踢球運動。
      又可以解釋為踩,如形容輕而易舉的成語
一蹴而就,是說踏一腳就能成功。

跋涉: 人們常用來表示長途旅行的辛苦。跋是登山,涉是渡水。合起來為跋山涉水,簡稱跋涉。
陟: 也可以作登山講。
詩經周南卷耳:陟彼高岡我馬玄黃

 紅字為網主附加


精緻的中文   莊澤義  1983年初版

乳臭未乾

杜詩名句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其中的向來都解釋為發出臭味。但是前些時候卻有人主張這堛要解釋發出香味 ; 全句應該翻譯為豪富人家酒肉飄香,而路旁卻倒臥着凍死的屍骨。其所以會發生這樣的爭論,問題就出在字的確可以兩解。

,原先並不是讀的去聲,也不是解釋為氣味難聞。古時的讀如,解釋為氣味,既可以指香味,也可以指臭氣 。古人造字,從,從的古字,從金文上面,可以清楚地看出就是人鼻的正面圖形 。狗鼻聞味最靈,所以從。從的造字法,人們很容易意會到它是用來指氣味或是嗅氣味的。易經其臭若蘭之句,句中的「」臭指的是香味 ; 漢書工匠飢死,長安皆臭。」之句,這堛卻指臭味 。可見,字原是氣味的總稱,並無香臭之分 。直到後來,它才專門用來指難聞的氣味。

的古讀和古義,至今仍保留在個別的成語當中 。如乳臭未乾,其中的就應該讀成,解釋為氣味。整個成語直譯出來即是嘴媮棬d有母乳的氣味,常用來譏諷對方尚是無知小兒。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