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18年9月)   共 3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明末及清代女詞人作品選讀

熊璉

熊璉,字商珍,號淡仙,又號茹雪山人。嘉慶時江蘇如皋人,有《澹仙詩文詞鈔。她自幼許字陳生,嗣陳有廢疾 ,翁請毁約。淡仙堅不可,卒歸陳。貧不能給,半生依母弟居。(見惲珠閨秀正始集)其弟名熊瑚 ,為諸生,肄業雉水書院,令賞其五言詩,詢所師,以女兄對。使呈所作,以為深思骨秀,宛然霞上人語也。(見通州志),沈善寶名媛詩話云熊璉嫁後境其困厄,老更無依。她還作感悼詞數十首 ,名曰長恨編,都是為閨中薄命女子所作,亦自傷也 。從其一生遭遇看來,她是個篤守禮教的犧牲者,縱然有絕代才華,但在封建時代,女子只能困守閨房,自嘆薄命而已。

江南好   選錄三首

江南好,煙雨暗春山。上市櫻桃紅帶露,開園軟笋綠堆盤。柳拂畫欄干。
江南好,紅粉鬥輕盈。覆額香雲簪抹麗,泥金小扇寫回文。宮樣碧紗裙。
江南好,牛背唱斜暉。紅葉村深香稻秀,平湖秋老鯉魚肥。燈火夜船歸。

第一,三闋咏江鄉景物,第二闋咏閨人服飾,語句明麗,描繪精細。春,夏,秋不同季節,皆在七言對偶句中點出,且俱為詞中驚策句 。此調十餘首,當是作者未嫁時所作。

抹麗: 即茉莉。原出波斯,移植中土。故譯音字樣各異。
回文: 晉書竇滔妻蘇氏傳:名蕙,字若蘭,滔苻堅時為秦州刺史,被徙流沙,蘇氏思之,織錦為回文旋圖詩以贈滔。宛轉循環以讀之 ,詞甚淒惋。凡八百四十字,其縱橫往復,皆成章句,可得詩四千二百餘首。後世作詩詞,順讀,倒讀皆可成章就叫做回文

滿庭芳   追懷業師江片石先生
海鶴同清,孤松比傲,高懷洗凈塵氛。牢騷身世,蕭瑟筆花春。難問茫茫天道,西風緊,斷送吟魂。今和古,誰能不死,最苦是才人。   斯文。同骨肉,千秋師友,不話寒温。但相逢一嘆,欲哭聲吞。一自玉樓仙去,知音絶,沒個評論。從今後、烟霞杖履,無復過柴門。

此詞是作者嫁後所作,夫婿殘廢,家境貧苦,身為女子,內言不出於閫,惟有年邁的業師能時常至其家中談論詩詞。其師當是一生未能名登金榜,懷才不遇的寒士。是以上片云:牢騷身世,蕭瑟筆花春。她與其師都是最苦才人但相逢一嘆 ,欲哭聲吞。,哭業師亦自傷也 ; 且自師亡故,知音絶,沒個評論。」,亦可知她在困苦生活中,仍然熱愛吟咏。

玉樓仙去: (唐)李商隱李長吉小傳謂長吉將死時,忽晝見一緋衣人,笑曰:帝成白玉樓,立召君為記,天上差樂不苦也。(見李長吉詩集)

金縷曲   述懷
整日愁無恨。恁年來,貧病相兼,雙眉不展。長恨煢煢無可告,也似孤舟別館。經多少,風蕭雨暗。燕子依人非得已,枉呢喃 ,銜盡殘花片。辛勤處,何人見。   栖栖爭甚恩和怨。猛尋思,石上三生,餘香未散。百首新詩誰擊節,付與自吟自嘆。定有個,千秋靑眼。窗外嗷嗷聲過也,望天涯,遙訴西風雁。霜月堙A同凄婉。

此詞作者自叙寄人籬下,生計艱難。上片言貧病相兼煢煢無可告。依靠弟家 ,縱然辛苦操作,仍為人厭惡,如燕子依人非得已」也 。下片「石上三生」二句,即言夫君已亡故,他雖是殘疾士子,但夫婦相依已久,對於她的 詩詞自深贊賞。今則吟咏詩詞亦無人為之「擊節」,只有「自吟自嘆」了 。她仍希望所作能博得後世人欣賞,「定有個,千秋靑眼」 。結尾以雁自喻處境淒涼,肺腑之言,令人感嘆。

網主附: 熊璉   望江南 江南詞全六首

江南好,綠水傍紅橋。釣艇移來垂柳岸,風箏繫在杏花梢。一帶酒旗飄。
江南好,載酒聽啼鶯。金碧樓臺花埵x,悠揚弦管水中亭。最喜一春晴。
江南好,烟雨暗春山。市上櫻桃紅帶露,開園軟笋綠堆盤。柳拂畫闌干。
江南好,紅粉鬥輕盈。覆額香雲簪抹麗,泥金小扇寫回文。宮樣碧紗裙。
江南好,牛背唱斜暉。紅葉村深香稻秀,平湖秋老鯉魚肥。燈火夜船歸。
江南好,清景在誰家。待月高樓橫短笛,藏秋老圃種黃花。風起雁行斜。

熊璉,祖籍江西南昌,後隨祖父遷居如皋。父大綱,工詩文,早逝。璉與弟瑚依寡母生活,弱齡愛書,能文章,勝男子,既長,學益進。璉自幼許配同邑陳遵,未幾,遵染病癡呆。據云陳遵之父允悔婚,而璉堅持不可,卒歸陳家,於是里鄰稱其賢。出嫁後,家貧不能給,半生依父母弟居,苦吟終身以自遣。晚年設帳為塾師。學詩於詩人江片石,其詩切自身世,出於性靈,讀之令人神淒骨悲,如聞其聲,如見其人。(潘瑛、高岑《國朝詩萃初集》。

熊璉著有《淡仙詞鈔》四卷,《詩話》四卷,另有詩、文、賦各若干卷。詩詞曾通過在書院讀書的弟弟熊瑚的抄錄而流傳於當地。詩詞刻本於嘉慶二年(1797)初版,有翁方綱、法式善、羅聘等題詞,可知熊璉大致生活年代在乾嘉二朝間。

清代文學家袁枚《隨園詩話》中說:熊澹仙女子不止通詩,詞賦俱佳。以所夫(丈夫)非解事者,故詠螢火云:水面光初亂,風前影更輕。背燈兼背月,原不向人明。

冒鶴亭在《龍遊河棹歌》中寫道:婦人詩話古來無,璉也文章比大家(曹大家)。女是澹仙男冠柳(王觀),東皋詞學不為孤。

晚清詞論家況周頤在《玉棲述雅》中稱讚道:熊澹仙秉冰檗之貞操,振金荃之逸響,一洗春波綺紈,近于樸素渾堅……清流之筆,雅正之音,自是專家格調,視小慧為詞者,何止上下樓之別!

鮑之芬

鮑之芬,字藥繽,一字浣雲,嘉慶間江蘇丹徒人。徐彬妻,有三秀齋詞。她工詩詞而不願與人交游,蓋徐彬以聖賢自期,而芬亦以婦德自重。(見丹徒縣志)她所咏多為家庭生活瑣事 ,惟其立意,造句,煉字,點題,俱不同凡響,獨具匠心。其姊之蘭,之蕙並工詩詞。

蝶戀花   糊窗
故紙窗櫺風雨破。幾日嫌寒,不敢臨窗坐。數幅雲箋功力大。糊來頓覺寒威挫。   從此書燈添夜課。愛惜燈花,不怕風吹墮。三五銀盤雖隔箇。相扶梅影分明過。

此闋咏糊紙窗。昔時北方民居窗櫺皆糊白紙,民國初北京四合院猶是紙窗。上片言窗紙破而寒風起,數幅紙却能使「寒威挫」。下片言糊窗後夜間讀書,風不能吹滅燈花,月光照映紙窗,梅影扶疏,月移花影,更饒詩意。

糊窗: 雲仙雜記:「楊炎在中書後閣糊窗用桃花紙 ,塗以冰油,取其明甚。」宋蘇軾詩:「紙窗石屋深自暖。」又尺牘云:「紙窗竹屋 ,燈火青熒時,於此獲得佳趣。」

踏莎行   補裘
夏日常拋,冬時更戀。炎涼顛倒殊紈扇。年年熨帖綻重縫,春暉腸斷餘衣綫。   經緯須分,玄黃自辨。綈袍故好何心羨。黑貂雖蔽志猶存,牛衣未必長貧賤。

上片開端三句,以紈扇陪襯,言冬季須皮裘御寒,夏季則棄之。以下則點明「補裘」,破裘須用綫縫,末句用典故,言慈母已逝 ,惟餘裘上縫綫矣。過片兩句,「經緯」言補裘時須縱橫分明,「玄黃」指皮裘顏色。以下三句 ,皆用典故:「綈袍」言友誼,「黑貂」言志向,「牛衣」則言夫妻 。連上片共用四個典故,都是與補裘有關。

春暉: (唐)孟郊游子吟:「慈母手中綫,游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綈袍句: 綈是有光澤的絲織品。戰國時范雎為須賈毀謗,笞辱幾死,逃至秦國,改名仕秦為相。後須賈入秦,范着敝衣往見。須賈意哀之,曰:「范叔一寒如此哉!」乃取綈袍以賜之 。范雎以其有戀戀故人之意,釋放須賈。(見
史記・范雎傳)
黑貂句:
戰國策・秦策謂蘇秦始將連橫說秦王 ,書十上而說不行,「黑貂之裘蔽,黃金百斤盡。」
牛衣句: 牛衣是用草編製,給牛禦寒的。
漢書・王章傳:「初章為諸生學長安 ,獨與妻居。章疾病,無被,卧牛衣中與妻訣,涕泣。其妻呵怒之・・・・・・・・・後仕宦 ,歷位為京兆,欲上封事,其妻又止之曰:人當知足,獨不念牛衣涕泣時耶?

菩薩蠻   曝背
廣庭滿貯三冬日。重檐梅蕊香初炙。簾幕向陽開。曦暉入戶來。   丹心原自暖。不為紅輪轉。遍體沐恩光。春生荊布香。

此闋咏寒冬曬太陽取暖的樂趣。上片起兩句說廣闊的庭院中「貯」滿和煦陽光,屋檐下梅花初放,被日光「炙」得芳香四溢。「貯」,「炙」二動詞,把寒冬暖洋洋太陽光的可愛充分表現出來 ,從而可以領會作詞煉字之奧妙。下接兩句說室內也可捲簾,讓太陽光曬進來。下片則寫曬太陽「曝背的情趣和感想。丹心兩句說她有一顆熾熱的心 ,不受太陽出沒的影響。以陽光熾熱來襯托她的一片丹心。下接兩句是正面描寫她自己沐浴於陽光中 ,感到從頭上的釵到身上的裳都和暖如春生。從描繪曬太 陽的樂趣中表現出她的內心情感。她是個胸有丹誠,不慕榮的女子。這寥寥數句的小令,原為咏生活瑣事,但作者却能從小事中表現她的品德和志趣,且句句緊扣着題。上片着重煉字,下片着重托意,是值得學習的範例。

曝背: 曬太陽取暖。以陽光耀眼,久坐陽光下總是背面朝向。(唐)李頎詩:唯知曝背樂殘年。
荊布: 古代婦女儉樸的服飾。荊木枝做釵,穿粗布衣裳。後漢時梁鴻妻孟光常着「荊釵布裙」。(見劉向
列女傳
)

卜算子   呵筆
簾幕朔風寒,凍結毫如刺。定國安邦不同伊,何必鋒尖利。   暖氣借吹噓,漸轉融和意。墨瀋方濃酒正酣,揮灑龍蛇勢。

上片起兩句,言冬季寒冷,筆尖凍結像刺一樣硬。下接兩句,從反面來說筆只有文人使用,武將定國安邦不用伊的,又何必如此鋒利呢?自有諷喻之意。下片點明題目呵筆。寫字人呵氣,使凍硬的筆尖漸漸融化。墨汁研濃,酒興正酣,揮毫書寫,筆走龍蛇之趣味。

網主附:《廣韻》《集韻》《韻會》《正韻》昌枕切,音沈。《說文》汁也。《元結詩》煮鱖爲作瀋。又《集韻》鴟禁切,審去聲。置水于器也。

憶秦娥   踏雪
山光白。山光白襯天光黑。天光黑。沉沉遠水,玻璃染墨。   羔裘粘滿花魂魄。芒鞋印滿人踪迹。人踪迹。高低路徑,杖藜須策。

此詞上下片各協三仄韻,並各有三字句叠前七字句韻,此為定格。

上片寫雪夜景色,黑白相映,如水墨畫。下片寫踏雪人的裘衣粘滿花魂魄,渾身都是雪花,筆致新穎。芒鞋踏過,遍地履迹。風雪之夜,路途坎坷,必須杖藜而行,方能避免跌倒。寫踏雪夜行之艱辛,歷歷如繪。

網主附:

鮑之芬,清女詩人。字浣雲,又字藥繽,丹徒人,征士鮑皋之三女,詩人鮑之鐘三妹,女詩人鮑之蘭鮑之蕙妹,刺史徐彬妻。 鮑氏兄妹中,之芬尤為聰慧。嘗賦《簾鉤》四律,一時傳為名作。侍讀王文治與其兄鮑之鐘交時已致仕,適逢之芬回鄉省親,請見,屢通請謁,竟不許。女史駱佩香頗與名士唱酬,數與聯盟,亦婉卻之。蓋徐()固以聖賢自期,而之芬亦以婦 。德自重者也。之芬著有《藥繽吟稿》、《海天萍寄吟稿》、《三秀齋詞》。

飛霞山人注詞二種之一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