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18年9月)   共 3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近人詞選        

張伯駒 (七)   詞選   更多

張伯駒(1898-1982),字家騏,號叢碧,北洋軍閥元老張鎮芳之子,是袁世凱次子袁克文的表弟。書畫家,收藏 家,對戲曲,詩詞各方面都有登峰造極的水平,與張學良,溥侗,袁克文合稱民國四公子。一生致力收藏古董文物,為了不讓國寶流落國外,不惜傾盡家財 ,變買房產,甚至夫人的首飾,從文物商販手上購回不少稀世國寶字畫,包括被尊為中華第一帖的晉陸機(平復帖),國寶中之國寶的隋代展子虔(游春圖),是傳世最早的卷 輻畫,還有宋黃庭堅(諸上座帖),趙佶(雪江歸棹圖卷),李白(上陽台帖)。他購古文物絕不是待價而沽,他認為金錢有價,國寶無雙,絕不能落入洋人外邦手中 。 他一生淡泊名利,不願當官。解放後,他先後將平生購下的珍貴文物捐獻給回國家收藏。 可惜的是這位傾囊捐獻的張伯駒,也難逃文化大革命的衝擊,被打成了當然的牛鬼蛇神,發配到農村去勞動改造。遺憾的是他最終沒有得到國家相應的回報 。

 

 

 

 

 

 

 

 

 

 

 

 

 

 

 

 

 

 

 

 

 

 

 

 

 

 

 

 

 

 

 

 

 

 

 

水龍吟   題正剛摹枝巢讀清真詞偶記稿冊子
斷腸一曲蘭陵,柳絲弄碧烟波暝。樊樓燈火,汴京何似,江南風景。大晟飄零,琵琶胡語,龍沙刼冷。看師師門巷,舞停歌罷,繁華事,休重省。   猶剩斷宮零羽,又琴音爨桐相應。舊時驄馬,玉簫新譜,霓裳同詠。花葉傳鈔,眼驚雙璧,後先輝映。問他年誰辨,廬山面目,認詞人影。

南浦   庚寅九日,譜此調偶重一陽字。昆曲有八陽一劇,因戲為福唐體擬之,並寓重陽之意。
長空黯淡,指關河,征雁度衡陽。無奈愁人風雨,佳節又重陽。懶把紫萸簪帽,看如今,霜鬢老河陽。悵駒光如擲,蝶莊同夢,岐路誤迷陽。   戚戚滿林落葉,和孤吟,誰為賦歐陽。只有黃花無恙,零亂耐秋陽。莫到舊登臨地,怕遙山,遠水總斜陽。向醉鄉行去,酒徒何處覓高陽。

紫萸香慢   咫社北海瓊島展重陽
過重陽,曾無風雨,却聽落葉颼颼。數晨星詞客,向瓊島,訪前遊。正是烏啼霜緊,看宮城溝水,暗帶紅流。怕黃花昨日,瘦也使人愁。算只有,酒能展秋。   羞羞。破帽還留,遮不住,雪盈頭。念劉郎再至,蕭娘易老,前事都休。見聞已銷兵氣,早全換,舊神州。矗斜陽塔鈴無語,又傳遼鶴,含笑時看吳鈎。回望醉眸。

解語花   盆蓮
明霞照影,薄霧生寒,彷彿銀塘堙C液波前事,飄零恨,敢怨托身無地。盈盈勺水,載不住,鴛鴌游戲。依約間,相對盧娘,細細聞吹氣。   無限紅情綠意,怕西風搖落,重換秋思。翠鬟斜墜,憐憔悴,何日早成連理,錦邊并蕊。記宴賞,碧筩曾醉。看舊時,分種蓮心,愁泫啼妝淚。

霓裳中序第一   稊園賞桂
烟瀾翠影疊,綠蔭森森交荔葉,初綻金英玉屑。正簾隔宿陰,樓明殘月,蘭釭暗結。又陣風,吹墜瑶席。依然是,廣寒窟堙A待共素娥說。   愁絕,酒闌歌歇,只兩袖,餘香未滅,一枝凝露手折。憶漢水分襟,新都停轍,旅遊如夢隔。更悵惆,蟾宮舊客。看當日,簪花雙鬢,欲戴怯霜雪。

虞美人   本意   二首
江中子弟歌中哭。已失秦家鹿。輕撞玉斗范增嗔。何不教伊舞劍向鴻門。   江顏生死皆千古。憐被英雄誤。漢王霸業幾秋風。輸與美人芳草屬重瞳。
雉妖人彘誰家婦。敢與爭千古。寄魂芳草舞春風。也似杜鵑啼斷杜鵑紅。   淚凝斑竹花凝血。一樣情淒絕。江山難抵美人恩。不見五陵陵樹只斜曛。

鷓鴣天   庚寅臘盡日訪敏庵,正剛,步雪歸來,途中口占和正剛除夕詞原韻。
兩歲平分半送迎。夜闌白髮對燈青。顏如庭雪消多許,愁似爐烟疊幾層。   花旖旎,酒懵騰。醉時還作暫時醒。人間難了悲歡事 ,舊去新來盡此生。

蝶戀花   辛卯元旦感賦
銀燭垂消鷄報曉,盼得春來,只是催人老。爆竹聲聲聲未了,東風又綠墳園草。   舊日歡場空夢繞,走馬長安,為問誰年少。縱說夕陽無限好,去時已去來時少。

鷓鴣天   雪
銀粉彈弓繪不成,宵光晝色未分明。瑩瑩池面冰開鏡,疊疊山鬟玉列屏。   花撩亂,絮輕盈。梨雲黯淡凍難晴。因風穿入晶簾罅,點上霜華又幾莖。

浣溪沙
檀板金尊事已非,春來一霎又春歸。眉間心上兩依依。   忍遣落花隨逝水。猶將タ照當朝暉。舊遊時節燕雙飛。

三字令
春已半,太匆匆,恨重重。明日雨,夜來風。草芊眠,花淡蕩,柳惺忪。腸欲斷,夢相逢,月溶溶。香閣掩,綉帷空。綠絃心,紅蠟淚,兩情同。   寒食近,雨絲絲,草萋迷。梁燕語,柳鶯啼。落花多,紅粉老,白頭歸。行樂地,宴遊時,夕陽低。人自去,馬頻嘶。笛聲哀,尊酒盡,淚空垂。

清平樂
樓高人遠,寂寞閑庭院。獨倚闌干情繾綣,心比游絲還亂。   天涯草長花飛,簾前燕語鶯啼。日日翻多愁恨,不如早送春歸。

水龍吟   題胡元初太守武黃官廨柳樹圖
柳枝猶自青青,江山舉目全非是。聞歌子野,傷時張緒,迷離情思。道士洑邊,仙人磯畔,舊遊何地。剩婆娑老淚,畫圖重看,誰能會,新亭意。   莫問幾番搖落,又逢春,東風還媚。倡條冶葉,柔腰嬌眼,閱人多矣。受傍章臺,如何誤種,陶潛門里。但憑伊送盡斜陽,總不管興亡事。

應天長   辛卯上已承澤園修禊,分韻得石字。
五侯故邸,三月令辰,芳遊更趁泉石。儘有客愁兵氣,隨流付潮汐。堂前燕,猶似識,又軟語,說春消息。問哀樂,舊世新人,那異今昔。   臺榭倚斜陽,一夢承平,歌舞已陳迹。不見漢宮傳燭,飛花自寒食。長安事,如局奕,曾幾度,眼驚身歷。看無主,隔院嬌紅,誰去相惜。

惜餘春慢   送春
細雨絲絲,斜陽脈脈,天地可憐如此。悽聞杜宇,黯對將離,爭忍玉闌重倚。拚坐長宵已遲,燈燼天明,曉鐘聲起。看楊花猶舞,榆錢空擲,欲買無計。   因甚却,輕盼春來,歡娛成恨,直到春歸纔悔。餘香淡淺,剩粉飄零,半是別愁離淚。誰道東風暫回,依舊有時,姹紅嫣紫。奈蕭郎人老,揚州遊倦,夢醒羅綺。

風入松   題周敏庵鹹水沽舊園圖
門前春水長魚蝦,帆影夕陽斜。故家堂構遺基在,尚百年,喬木栖鴉。寂寞詩書事業,沉淪漁釣生涯。   只今地變並人遐,舊夢溯蒹葭。名園天下關興廢,算只餘,海浪淘沙。不見當時綠野,也成明日黃花,

定風波   摩訶池
瓊户風來換暗凉,冰肌不耐薄羅裳。菡萏夜開香淡遠,清淺,碧波無浪睡鴛鴦。   故國月明空似水,垂淚,可憐憔悴促行裝。蜀魄聲聲聞馬上,惆悵,舊携手處忍思量。

南歌子   鰣魚
味自贏盧橘,香同恨海棠。清和節後麥花黃,記得年年貰酒度端陽。   論價憐陳肆,爭名笑過江。潮頭盡處網高張,何不富春灘上問嚴光。

青玉案  和枝巢,依賀方回韻。
青蕪滿地春歸路,總不肯,將愁去。一樹垂楊鶯亂度,碎萍流水,綠苔朱户,莫認前遊處。   卷簾樓上斜陽暮,淚濕紅箋別離句。庭院無人深幾許,夢回風燭,情如泥絮,那更黃昏雨。

賀新凉   殘暑,和枝巢韻。
度竹流螢滅。幾日來,殘雲新雨,暗分凉熱。昨夜金風催玉露,擎蓋荷莖欲折。更瘦了,柳腰一搦。說道明宵牛女會,怕登樓,又到愁時節。商音起,在林葉。   佳人慵睡嬌無力。看晨妝,纔勻宿粉,汗消脂漬。最是家家白團扇,薄命先捐秋月。添半臂,羅衣試著。隔院砧聲初到耳,憶遼陽,一雁驚消息。深閨怨,向誰說。

蝶戀花
往事迷離如過絮,好景黃昏,猶戀斜陽暮。不管雨欺風也妒,看花直到花飛去。   一醉懵騰醒後悟,便有聰明,早被多情誤。對鏡纔知儂是汝,舊時年少歸何處 ?

南樓令   壬辰立春
凍解池開天,東風去又還。掩銀屏,猶有餘寒。芳草無情愁不了,先青到,畫樓前。   春便沒些閑,今年好去年。只難能,轉變衰顏。怕見花開人更老,鶯啼處,倚闌干。

臨江仙   立春後雪
蠟淚滴殘鳳燭,爐香燻上貂裘。重簾放下月垂鈎。衾寒知雪意,酒暖覺春愁。   紫氣曈曚日曉,翠華葱蒨烟浮。西山晴霽一登樓。琉璃裝西界,金粉飾神州。

玉樓春   元夜
金吾衙外香塵繞,玉照堂前歌管鬧。簾開燈上月初來,柳暖梅寒春正好。   清光從未嫌人老,歡樂不教成懊惱。今年纔見一回圓,已為良拼醉倒。


吳湖帆 (七)    佞宋詞痕   更多  

書影   沈尹默題  周退密序   冒廣生序   葉恭綽題   汪東題   瞿宣穎題   向迪琮題   楊千里題   孫成題   文懷沙題   龍元亮題   潘承弼題   孫祖勃題   吳元京後記   章士釗題

吳湖帆,(1894—1968)江蘇蘇州人,為吳大澂嗣孫。(吳湖帆本來是吳大澂的姪子吳本善之子、即吳大澂的姪孫,但因吳大澂獨子過世,吳本善便將吳湖帆過繼給吳大澂為孫。)初名翼燕,字遹駿,後更名萬,字東莊,又名倩,別署醜簃,號倩庵,書畫署名湖帆 ,齋名梅景書屋。中國現代國畫大師,書畫鑒定家。早年他師從董香光,後來自己才改為學習薛曜的字。三四十年代與吳待秋、吳子深、馮超然並稱為三吳一馮。建國後任上海中國畫院籌備委員、畫師,上海大學美術學院副教授,中國美術家協會上海分會副主席、上海市文史館館員、上海市文物保管委員會委員。收藏宏富,善鑒別、填詞。山水從四王、董其昌上溯宋元各家,衝破南北宗壁障,以雅腴靈秀、縝麗清逸的複合畫風獨樹一幟,尤以熔水墨烘染與青綠設色於一爐並多煙雲者最具代表性。並工寫竹、蘭、荷花。二十世紀中國畫壇一位重要的畫家,他在中國繪畫史上的意義其實已遠超出他作為一名山水畫家的意義。著有《聯珠集》、《梅景畫笈》、《梅景書屋全集》、《吳氏書畫集》、《吳湖帆山水集錦》及多種《吳湖帆畫集》行世。

 

 

 

 

 

 

 

 

 

 

 

 

 

 

 

 

 

 

 

 

 

 

 

 

 

 

 

 

 

 

 

 

 

 

 

 

 

 

 

 

 

 

 

 

醉太平   歲暮次辛稼軒韻
太平未遠。春風不淺。踏歌聲徹令人軟。夜寒簾半卷。   紅光搖燄融融暖。難為了金尊滿。欲上層樓步迴懶 。恐宵深漏短。

更漏子   次温飛卿韻六首
獸煙沈,香篆細。清夢又驚迢遞。憑赤鯉,展金烏。一聲聲鷓鴣。   衾錦薄。掩重幙。休道畫樓珠閣 。人影隔,淚偷垂。料君知麽知。
夢驚迴,歌似歇。猶是一窗涼月。珠簾卷,玉鈎斜。影牆無數花。   書帕上。佳期望。歸也未歸惆悵。藥鑪味,苦無窮。遠沈消息中。
恨離情,愁未面。爭奈又難相見。金鈿ト,更生憐。指荑掄數天。   心燼穗。腮痕淺。好夢不如人意。闌倚望,氣侵寒。者宵星月殘。
夜來風,愁掩月。蕉雨滴窗寒咽。憔悴了,幾黃昏。駛光春半分。   湖畔路。木蘭渡。惆悵夢魂前度。衾枕冷,髩眉低 。厭聽啼曉雞。
相逢遲,相印久。搖曳萬絲金柳。千結堙A繫雙心。甚時偎鳳衾。   眉嫵月。膚凝雪。何似梨花愁絕。燈影下,枕釵橫。夢迴天半明。
燭生花,綃盛淚。偏惹綺懷愁思。長夜漫,小鐙殘。不禁春夢寒。   葱蒨樹。廉纖雨。只管攪人情苦。窗罅月,却無聲 。印心一綫明。
 

天仙子   次張子野韻
好夢乍驚遙漏聽。心醉只愁春又醒。夜闌欹枕語絲絲,回對鏡。縈佳景。悄悄理妝重細省。   煙鎖霧迷時已瞑。深院無人燈送影。憑誰携得玉纖纖,魂自定。聲偏靜。明月濕舖芳草徑。

定風波   次周清真韻
一往懨懨懶畫眉。恐他知也可曾知。爭得紅箋傳筆底。誰理。幾回凝望月圓時。   紫燕巢梁簾映水。相起。征波翦影約雙飛。還記花前扶雪臂。如醉。從心忐忑更難持。

探芳信   次史梅溪韻
破天曉。任雨細風和,吹催春草。訝落茵舖簟,幽徑滿誰掃。參差弓樣紅鸞影,謾說尋芳早。趁黃昏未掩重門,向期來到 。   不道。恨難了。忍孤負深深,頓乖情抱。夢堿蛦{,嘆何似玉顏好。更將密約從頭訴,只悔留連小。黯凝魂,自惜花前見老。

釆桑子   次六一西湖好韻十首答螺川
清明時節西湖好,逞著穠華。小別儂家。歷轆聲中走夜車。   樓臺倒景留行客,風暖春譁 。水膩波斜。新苑重開故眼花。
恰逢上巳西湖好,杏雨霏紅。絮霧冥濛。濃淡相宜國艷風。   輕衫短帽家常態,凡緒難空。心繫房櫳。尋夢春宵透漏中。
繁華自古西湖好,花港逶迤。春曉蘇堤。緩步垂楊倩影隨。   凌波迴憶渾如夢,雙槳曾移。明月漣漪。隱隱青山燕掠飛。
山明水秀西湖好,花雨多妍。鶯燕爭喧。錦簇霞翻火爤然。   重尋廿載千金夢,一枕遊仙。何似人間。細逗琴心十四絃。
春光迤邐西湖好,回首年時。流水難追。對月相思付酒巵。   放懷一棹迎斜照,臉印霞暉。心托波微。淺掃螺痕色也飛。
鴛鴦飛對西湖好,浴戲前汀。碧鏡波平。錦帶橋邊畫槳橫。   因緣天與安排定,石上三生。月下雙清。何必閒愁覓醉醒。
繽紛過眼西湖好,花發思鮮。酒袚愁眠。倩拍紅牙按素絃。   新詞細寫情難遏,書印心田。箋拂吟鸞。消受知音便自仙。
離情猶戀西湖好,花溢穠時。柳外春旗。兩地同心繫夢隨。   中年才識愁滋味,閒把芳巵。半醉依微。辛苦俱諳合共歸。
匆匆臨別西湖好,且上歸輪。去似行雲。一霎韶華又餞春。   六橋煙水多留戀,籠袖驕民。舊夢重新。花塢斜陽惱煞人。籠袖驕民,出太平清話。
歸來還憶西湖好,試扣琴絃。先把情傳。高閣香熏自在眠。   湖山領畧人如畫,簪帽花鮮。清夢流連。不負春光姹紫天。

附錄: 甲午上巳,適值清明。螺川寄懷釆桑子十首。

湖邊最憶填詞侶,倘共尋詩。拈斷吟髭。買個扁舟任所之。   帆檣如畫波如織。短短楊絲。灼灼桃枝。訴與心期總不知。
登山最憶填詞侶,紫韻紅腔。刻羽調商。拍遍檀槽自酌量。   白頭嬌鳥花間唱。斷斷迴腸。依舊難忘。也為離人有霜。
燈前最憶填詞侶,采筆長吟。花帽慵簪。料得離情一樣深。   瀟瀟夜雨敲窗急,自展羅衾。難滌愁心。千里相思許夢尋。
泛舟最憶填詞侶,眠食如何。莫奈情何。畫閣朝來幾客過。   湖波照影分明見,離日無多。離緒偏多。瘦減些兒小酒渦。
踏青最憶填詞侶,花自多嫣。柳自三眠。渲染雙堤分外妍。   暖風吹得春如醉,蝶粉羞粘。蟬髩慵偏 。明日何人拾翠鈿。
行吟最憶填詞侶,放鶴亭空,玉帶橋東。敲遍闌干響瘦筇。   湖山倘入王維手,曲澗高峯。滴翠勻紅。沽盡才人錦綉胸。
品茶最憶填詞侶,龍井香侵。虎跑泉斟。一琖能舒宛轉心。   重煎更覺餘甘洌,綠乳深深。白霧沈沈。合伴詩蟬坐嘯吟。
傳真最憶填詞侶,寶匣從容。晶鏡玲瓏。攝取春魂一霎中。   □□□□,□□□□□□□,□□□□,□□□□□□□。
歸途最憶填詞侶,午夜燈明,倦眼猶醒。無限思量夢不成。   縱教來日重相見,此刻淒清。車走雷聲。恨不雙肩有翼生。
揮毫最憶填詞侶,一曲陽關。迴夢初闌。香擘紅箋墨色殷。   中年同是傷哀樂,甘苦辛酸。滋味俱諳。未易相逢別更難。

傾盃樂   次柳屯田韻八首   選三首

林鍾商調   阿里山紀遊圖卷為俞生子才題
浪湧南天,蜃迷東海,魂斷滄溟道。紅裁綠翦,風鬟霧髩,連野夷花蠻草。故園聚景融融,離痕杳杳 。重岡暮合,橫空夜掃。落日金頂,千緒悲歡遠眺。   盪滿眼層雲環抱。頓迴念成功歸早。鎖半點新愁,三分餘恨,怕問江山好。年華已逐非少。聽拔劍起舞中宵,聞雞也笑。一卷恁看,情多情少。

大石調   佳夢
飛瓊伴侶,自珠宮謫,宜春永。指望蟾華銀界,天青似水,海碧琉璃夜淨。   恁緣綰前生,道相逢晚,延佳景。幾度懨懨如病,藍橋路遠,萬叠愁腸還省 。   正是月圓夢好,花穠醉軟,憑伊扶倩。只教人倒數相思,便忍說初心尤耿耿。鳳衾任冷。今才得悄畫雙蛾,脂粉重偷整。待寫十樣眉箋艷影。

散水調   探梅
綠萼橫斜,暗香浮動,迷離相說無色。素女綴玉,錦幄貯月,恰使傳春驛。巖邊雪滿尋芳信,倚朔風長笛。黃昏映水,回照影,綽約冰裁綃織。   更憶。羅浮入夢,美人林下,還看雙棲翼。省放鶴亭前,西泠橋畔,有江南詩客。紫陌催妝,紅襟披韻,的皪珍珠迹。艷傾國。誰不數海天吟碧。

滿江紅   次姜白石平韻寄懷
樓外滄波,縱目斷多少素瀾。偏驚見夢中圖畫,還識青山。玉鏡慵窺明月靨,吳霜羞帶簇花冠。試鳳簫沉醉注紅妝,携翠環。   長闌倚,天際看。浪無盡,鎖東南。對落霞孤鶩,逐景情關。乞借巫雲安我隱,莫嫌春雨把人瞞。竚五湖鷗鷺兩忘機,煙水間。

又   次吳夢窗平韻仝上
庭漢無紋,消碧浪遙看閬蓬。青眼堣Q洲瓊樹,五粒蒼松。千鄣雲濤衝暮靄,半匳虹帶勒晴空。詫關山遠隔笛聲幽,一綫通。   擎短袖,臨晚風。憑列御,。逞西東。試引觴花底,顧曲弦中。依約舊時漁火伴,泬寥鄉夢夜霜鐘。向月明籟靜話
踈星 ,閒枕篷。

漁家傲   次周清真韻二首
寒食東風情惻惻。湖邊塵夢愁如積。畫舸亭亭臨水國。難禁得。重來鷗鷺誰曾識。   心似行雲身似客。當年醉舞紅樓側。憶侶閑吟消旅席。聊自適。瀟瀟雨聽窗前滴。
漏永無閒沈雨晝。詞心蕩漾迷嬌秀。爭奈歸來誰茗鬥。從別後。愁腸縷綰絲絲柳。   秋水迢迢波翦溜。焚香篆細縈紅袖。省得惜花如病酒。情欲久。韶華莫負穠時候。

臨江仙   次史梅溪韻三首
鐙炧偷嘗櫻顆,屏深暗握荑苗。夢魂真個未曾消。何當新月約,遙指小紅橋。   曲徑斜通未遠,馴
狵默許能饒。宴闌人散冷迢迢。愁濃春醉堙A莫負有情宵。
蝶枕難回夢了,鴛幬可奈情何。卿憐我情也曾過。昏黃楊柳月,懊惱竹枝歌。   翠點春山淺黛,香生塵韈輕羅。阿誰無賴動人多。眉顰飛語後,回首小婆娑。
風卷珠簾搖綺影,晚匳涼意如秋。鳳簫一曲按梁州。誰家邀明月,小院倚重樓。   怨綠苔痕曾細掃,題紅宮葉同流。鶯梭柳帶惱春柔。嬌吁驚夢幻,底事背人羞。

菩薩蠻   次周清真韻
輕歌金縷多情曲。鴛鴦浴夢池塘淥。吹笛木蘭舟。柳陰藏小樓。   海棠花乍發。皎月光如雪。扶袖倚闌看。嫩涼風不寒。

鵲橋仙   次秦淮海韻七夕
月梳飛采,星河凝練。鵲駕年年一度。今宵艷說是佳期,惹兒女魂消難數。   紅情瓜熟,篆心香細。私語人歸盈路。西山相對有誰家,任疑雨珠簾卷暮。

小重山   次薛昭蘊悼楊清磬康兄
回溯城南楊柳青。卅年離亂別,月重明。西風吹乍斷腸聲。清淚滴,何處覓流鶯。   佳約不期成。停盃思福致,若為情。幾番惆悵且分行。跫音寂,無語暗愁生。

福致係飰店牌名。    網主: 飰,俗飯字。


廖恩燾 (二)  影樹亭詞         廖恩燾     廖恩燾新粵謳解心

廖恩燾,(1863-1954)字鳳舒。廣東惠陽人,清同治二年生,為廖仲凱之胞兄。九歲赴美就學,十七歲回國。 光緒十三年(1887)入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任職,先後出任多國使館代辦,總領使等職。從事外交工作凡五十年之久,退休後居香港。

廖恩燾以珠海夢餘生筆名,創作"粵謳新解心"等二十二篇,刊登於(1902-1905)"新小說",喚醒同胞,挽救祖國危亡。 梁啟超飲冰室詩話: 鄉人有珠海夢餘生者,熱誠愛國之士也,今不欲署其名,頃仿粵謳格調成(新解心)數十章,吾絕愛誦之,有自由鐘,自由車,呆佬拜壽,中秋餅,學界風潮,唔好發夢,天有眼,地無皮 ,趁早乘機等篇,皆絕世妙文,視子庸之作有過之無不及。

廖恩燾影樹亭詞  
劉伯端滄海樓詞

 

 

 

 

 

 

 

 

 

 

 

 

 

 

 

 

 

 

 

 

 

 

 

 

 

 

 

 

 

 

 

 


小令

浣谿沙   人日漫成
忍更題詩寄草堂。羅浮梅訊報年荒。甚時高臥話羲皇。   世事形同花勝看,人生味似菜羹嘗。黏鷄庭户又殊鄉。

虞美人
六月二十一日大暑,入夜得雨放涼,翌晨火傘又復張天,天時變幻,豈亦猶人事之叵測耶,依花間體口占四首

傾盆一雨霄無暑。紈扇拚收去。曉來寒箔見驕陽。趦趄重檢鏤金箱。嫁時裳。   沼荷遮斷波還熱。垂釣魚蹤絕。愔愔六曲畫闌邊。半絲風盪夢痕圓。穩棲鴛。
籟和簷溜籤聲下。正躲愁無罅。襲人花氣釅如春。好教扶夢作棃雲。沒須根。   隔簾鸚鵡猜凉訊。堂竹新難料。(成筍)添衣昨記侍兒呼。而今粉汗透羅襦。屑真珠。
世情暗堣d端變。掩映華鐙見。錦箏彈徹枉娛賓。綠鬟羞向白頭人。勸青樽。   東勞西燕分飛了。行止渾□□。喁喁窗雨背烟紗 。相思忽在海之涯。暮雲遮。
化為萍後同生活。絮本飄零物。前身只是太形單。故離偏易合偏難。箇儂般。   繡衾如鐵憑誰煖。湘簟猶堪戀。西風雁字未曾排。不知園菊幾時開。報秋來。

鷓鴣天
俱樂部在天台大厦,伯端日必一至。升降機女郎識之稔,一見即予送達。詠以此調云:劉郎已熟看花眼 ,不問天台第幾重。余步均調侃之。
莫訝飛鶯困繡籠。語紗妝鏡罩璁瓏。笋般隻手支迎送,犀點靈心待貫通。   機戶啓,靨桃逢。劉郎老向笑聲中。天台更上層樓是 ,不隔巫山一萬重。

虞美人
外姪孫婿尹德華任某播音臺青年講席,著小說多種行世。黃金美人其最近作也 。索余贈詞,以此令應之。
胸羅自有千史。述作稗官例。滔滔不絕似懸河。憨笑喧堂圍坐幾鶯雛。   筆歌墨舞供游戲。諷刺尋常事。談天騶衍認前身。我愛尹源唐說十篇文。

中調 / 長調

東風第一枝   己丑歲不盡十二日立庚寅春和史梅溪均
早洩穠春,猶猜稚柳,風光一例塵土。凍消菰鴨嬉池,極入網蛛罥戶。青旛插髻,久絕小,溪湔裙處。賸影轉,日轂花甎,繫得駟韶如縷。   思自覓,送愁妙句。撩不起,偷香幽緒。雁箏膠柱鄰娃,燕幕換巢社侶。霎陰疑暝,怕薺誤,空教挑雨。待載酒,約結鶯盟,玉笛趁晴吹去。

風流子   詠錢
依約點蜻蜓,飛蚨處,苔傍古榆生。笑簸向華堂,寧愁貫朽,癖來和嶠,叵耐星零。纏十萬,沈郎腰瘦甚,眼却阮郎青。玉燕分釵,辛翁腸斷,銀蟾縮影,杜老詩成。   無端憑蝶化,兒家樹倒
,誰為扶傾 。一况文章不值,臭逐仍蠅。歎銅山空帶,餘桃氣味,莢階難乞,阿堵神靈。何物癩仙呼出,猶孔方兄。

水龍吟
玉絫翁挽詞,翁去冬詠殘菊,有佳色付雲煙過了句 ,余閱之不懌,未幾翁病,元旦不能執筆,口授其子錄示
春從天上來詞云:關 心花信從商畧,今後陰晴甫兼旬,遽歸道山,重展遺牋,益不禁哀高丘之無女已。
春從天上來詞,悲哉絕筆真成讖。關心花信,陰晴今後,渾商畧甚。老不憗遺,茫無由問,彼蒼聾噤。只問吟殘菊,云佳色付,雲煙過,胡為恁。   海捲綃收狂浸(謂述叔)妙高臺(翁居)孤星又黮。人韁世網,佛言解脫,儒憂放任。吾道干城,未流鼓吹,和誰接袵。但聲蜚玉絫,霄修樓鳳,召翁擒錦。

惜奴嬌
陳蘭甫先生登華首臺賦詞,得
羅浮睡了四字 。潘老蘭為依梅溪均足成雙雙燕一闋 ,人境廬主人與余皆有和作,此五十年前事矣。近鄉人告以羅浮寺觀為雈苻盤踞作巢穴,不禁喟然,拈梅溪此調聲均成吟示伯端粟秋。
鞭叱飛雲,喚熟睡、山靈醒。騷魂跨、烟藤躡嶺。齅得梅香,正怯問、梅開信。難靜。見髯龍、寒潭怒影。   鬟亂釵欹,似酒後、嬌扶病。懸崖上、空教引領。洞蝶慵迎,蝠嬾是、巖棲性。厭聽。雷鼓與、泉琴響並。

寒潭怒影,自注: 五龍潭在華首臺側。   洞蝶慵迎,蝠嬾是、巖棲性,自注: 胡蝶洞蝙蝠巖皆在羅浮。

史達祖   惜奴嬌
香剝酥痕,自昨夜、春愁醒。高情寄、冰橋雪嶺。試約黃昏,便不誤、黃昏信。人靜。倩嬌娥、留連秀影。   吟鬢簪香,已斷了、多情病。年年待、將春管領。鏤月描雲,不枉了、閒心性。謾聽。誰敢把、紅兒比並。

梅溪,即史達祖。

燭影搖紅   庚寅三月初三夜紀事寓意
隔斷橫波,絳河一線紅牆迴。悄然飛櫂到橋邊,眉月猜弓影。鐵馬簷聲寂靜。過花陰,驚魂乍定。彭郎偏記,奪小姑回,那時門徑。   直入犀帷,降如青鳥無人省。相思幾度倚幽欄,今也鴛同命。只是雲殘雨冷。又妨伊,墜缾恨井。海棠春睡,亂叫鄰鷄,爭堪不醒。

三姝媚   送春
江山殘畫稿,換嘶驄,年年王孫荒草。故國春光,被等閒鶯燕,夢邊催老。過眼飛紅,血淚盡,啼鵑應杳。叵耐通波,眉柳臺池,送青難了。   容易成陰休道。只景物,當前足傷懷抱。剗地東風,記海棠嬌態,為伊顛倒。彩扇新蟬,桃李尚,無言爭噪。淨洗塵霏拚任,封夷蒞早。

自注: 瀕海春夏間颶風常發。

玉燭新   雨夜不寐依聲美成漫賦
波簾收宿酒。帶雨影鐙搖,冷魂侵透。正思健筆,箋天問,熨體荀香拋舊。屏開六扇,斷夢隔眠鶯庭甃。驚乍見,蛛網縈簷,愁絲萬丈抽又。   風和漏轉花遲 ,奈枕畔,聲聲鬧禽先後。為巢夜鬭,鳩不是,占了鵲飛偏驟。山窗伴守,只素魄殘更還有。槐蟻便,招我明堂,仙班那就。

滿江紅   和伯端春暮懷人均
莊蝶飛回,蘧然覺,簾猶窣地。夢不放春,魂消向,笙歌叢堙C顰柳綠添陶宅令,笑桃紅減樊姬里。甚劉琨按劍舞殘年,聞鷄起。   多少事,憑珠記。愁更重,空謀醉。問恁般頭白池鴛知未。風月銷磨天易老,冰霜摧折情難死。只落花流水太怱忽,人間世。

夜合花   淺水灣消夏聲均依夢窗
影轉蟬槐,光浮魚藻。裊閣沈水熏香。風亭霧箔,花魂戀蝶仙鄉。蒲帶窄,柳鞭長。有掠波,巢燕飛忙。歎新來瘦,匳窺正怯,行近迴塘。   習池昔記追涼。早呼鐙臺_,携杖橋荒。臨邛佳久,釵猶貰酒瑤罌。吹管急,臥箏狂。換而今,瞻顧蒼茫。醉荷筩了,湖禽想也,顛倒殘陽。

自註: 罌應讀作缸。

吳文英   夜合花
柳暝河橋,鶯晴臺苑,短策頻惹春香。當時夜泊,溫柔便入深鄉。詞韻窄,酒杯長。翦蠟花、壺箭催忙。共追遊處,凌波翠陌,連棹橫塘。   十年一夢淒涼。似西湖燕去,吳館巢荒。重來萬感,依前喚酒銀罌。溪雨急,岸花狂。趁殘鴉、飛過蒼茫。故人樓上,憑誰指與,芳草斜陽。

夢窗: 吳文英,號夢窗。

詞題中均字(即韻,韵字)

廖恩燾     廖恩燾新粵謳解心

民初粵謳南音龍舟   粵韻絃歌    藝海光華  星影浮沉    經典名曲120     歌影東瀛     歌壇憶舊    好歌百回聽  經典歐美流行曲   經典歐美電影 一覧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