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18年9月)   共 3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陶俊新  詞在日本的傳播  (五)   更多

日本詞學的黃金時代  (二)

高野清雄,竹隱,(1862 ~ 1921),名古屋人。詩學厲鶚,後識森大來,始學填詞。仿顧貞觀,吳兆騫故事,作金縷曲二闋柬大來 ,兩人酬唱不絕,為明治至大正年間的詞壇兩傑。

水調歌頭
天風取散髮,倚劍嘯清秋。功名一念銷盡,况又古今愁。漫學宋悲潘恨,休效郊寒島瘦,恐白少年頭。我欲乘楂去,招手海邊鷗。   吹鐵笛,龍起舞,笑相酬。大呼李白何處,天姥夢游不? 杯浸琉璃千頃,月照山河一片,萬古此滄洲。何似控黃鶴,飛過漢陽樓。

按: 此學辛劉者,頗得其氣勢。

聲聲慢   舟自七里灘至厚田
灘名仿佛,七里空江,高踪誰是同儔? 愧我征衫久客,贏得歸舟。青山送迎堪畫,似當年汐社風流。沿古岸,有黃蘆苦竹,好着羊裘。   渡水鐘聲乍近,和寒潮鳴咽,攪亂閑愁。誰寫孤篷聽雨,欹枕驚秋。夢回鷄犬吠,正漁娃,出汲潮頭。喜繫纜,酹一杯殘月江樓。

按: 日本之七里灘與(我國)子陵釣台所在之七里灘同名,故有首句。久客歸來,孤愁正苦,詞情頗耐吟味。

摸魚兒
愛層層傍山依水,笠青蓑綠遙映。年年不負煙波興,一任殢人多病。長松影,現丈六如來,頓入清凉境。芭蕉陰靜。又幾日温風,藕花無數,開到鷺鷥頂 。   天人問,拍遍闌干盡凭。寂寥梧竹幽徑。有時醉卧陶潛石,散髮天風吹醒。琴心冷,譜漁笛苹洲,抵似江南景。看來也勝。趁瞑色前林,亂鴉流水 ,煙際一聲磬。

按: 清幽境地,滌人暑氣。

論詞絕句四首

江湖載酒吊英雄,六代青山六扇篷。鐵板一聲天欲裂,大江東去月明中。
幕府一時才調工,英雄血滴滿江紅。西台卻怪無賡和,目極煙雲塞草空。
千古蘇辛俎豆新,填詞圖堥ˇ豲砥C飛揚青兕三千調,密付銅弦有替人。
一瓣玉田差見真,漫從葭莩托朱陳。北垞也竹南垞竹,心折竹山同里人。

按: 論詞絕句十六首,今存四首。第一,二首推崇蘇軾,岳飛之豪放,第三,四首分別咏清代詞家陳其年,朱竹垞。

森川健藏,竹磎(1869~1917),字雲卿,別號鬢絲禪侶。世為德川幕府的藩臣。十八歲時,為鷗夢吟社主持鷗夢新志詩餘一欄 ,與森大來,高野清雄齊名。編隨鷗集,被目為日本詞學中流之迹。著詞律大成二十卷 ,從(清代)萬樹(字紅友)所著詞律中刪去十二調,一百一十二體 ,補入一百九十六調,六百三十五體,共收八百四十三調,一千六百九十六體。另有詞律補遺一卷 ,全收大曲,堪稱巨製。所著夢餘稿詞集,經水原琴窗之子水原渭江編輯 ,尚存詞六百餘首。神田喜一郎稱:在日本填詞史上,作為唯一的專家,竹磎的存在,確實是稀有之事。水原渭江則稱其為日本一千二百餘年詞史上第一詞人

如此江山   遣懷即自題小照
封侯於我元無分,斯人定非窮士。小技文章,虛名到老,只恐無聞而已。風流歇矣。恨人物如今,欲呼難起。烏鵲南飛,江山千古只如此。    悲夫天地逆旅,算人生百歲,如夢如寄。一世之雄,今安在也,飄盡平生涕淚。風塵萬事。歎天下滔滔,是誰知己。對酒須歌,苦心無益耳。

綠意
簾紋水潔。似那時院落,一番明月。因甚如今,滿地斜陽,迷了飛來蝴蝶。新陰欲染禽聲綠,早漸近,黃梅時節。看不多 ,遊跡湖山,只許夢魂飛越。    此段清幽趣味,把詞興懶廢,消遣無物。誰與商量,花信惟餘,魏紫姚黃堪說。休言故山薔薇好,縱不惡,霎時飄瞥。便尚有 ,一種風情,應是比前全別。

解佩令   竹磎題壁
無魚也好。無車也好。有千竿修竹更好。修竹千竿,看綠玉琅玕圍繞。沒些兒俗擾。    前磎秋早。後磎秋早。惹清愁一片還早。靜媔騊,擬竹屋竹山精巧。更竹垞新調。

按: 張炎稱高觀國竹屋痴語特立清新之意 ,刪削靡曼之詞。毛晉稱蔣捷的竹山詞》「語語纖巧・・・・・・字字妍倩。朱竹垞為浙西詞派之宗 ,力主淳雅。竹磎以三竹為師,是合而為四竹矣。此詞亦頗清雅可誦。


神田喜一郎   日本填詞史話 (一)

神田 喜一郎1897年;明治301016日-1984年;昭和59410日),號鬯盦,書室稱佞古書屋,日本學者 ,臺北帝國大學文政學部文學科東洋學講座教授(吳守禮,田大熊,黃得時的老師),京都大學文學博士,京都國立博物館館長退休,日本學士院會員。父神田喜左衛門,祖父神田香巌  

主要著書: 東洋學説林日本書紀古訓攷証敦煌學五十年日本における中國文學-日本填詞史話中國の古印-その鑑賞の歴史墨林間話畫禪室隨筆講義藝林談叢明治文學全集62-明治漢詩文集中國書道史

 

今井秋蘋和潘蘭史  之一

        明治二十二年(1889),在德國首都柏林,意外地出現了一位試作填詞的風流才子 ,我國人,名叫金井秋蘋,當年才不過二十五歲。

        這位青年,名雄,字飛卿,號秋蘋,別號畫眉嬌客,上野國(今郡馬縣 ― 譯者注)島村人。元治元年(1864)生。其父金洞,祖父烏洲,都是一代名人。烏洲,名泰,字林學,是春木南湖的高足,在關東曾是名聲風靡一時的南畫家 ; 金洞是他的第四子,名之恭,字子誠,明治時代歷任元老院議官,貴族院議員。然而今天一般人知道今洞之名,是因為其書法優秀,並遺留下名著使清辦理始末之故 。作為明治的書法家,首推長三洲,岩谷一六,日下部鳴鶴三人為翹楚,但金洞足可以與這三人相媲美,這在當時就是定評。另外,金洞於明治七年(1874)曾作為內閣書記官,隨從特命全權大使大久保利通渡海來清國(中國),詳細記錄這次外交談判始末的 ,即使清辦理始末》一書 ,記錄了當時的交涉案件和有關征台之役的處理,就是今天其翔實性也被高度評價。金井秋蘋,傳承其父祖的血统,自幼穎悟,長大後曾在慶應義塾,大學預備門等處學習 ,夙抱大志,明治十七年(1884)遂决意去德國留學,進入柏林大學,研修國家學及理財學等科,滯留長達九年,與森鷗外留學德國 ,大體是同一時代。

        秋蘋於明治二十二年,被認為是在彼地所作的填詞,有如下聯作四闋:

望江南   戲咏巴黎四時景
巴黎好,春埒馬蹄驕。柳外雕鞍公子騎,花間綉帕玉人招。奪下鬱輪袍。
巴黎好,夏木綠陰繁。風透羅衫香遠近,天低天塔月黃昏。乘暮訪公園。
巴黎好,秋水照新妝。堪笑柳腰如許大,不知蓮步為誰忙。賣菊近重陽。
巴黎好,冬夜舞筵開。曲奏離鸞鳴不住,人如飛蝶去還來。窗外曉寒催。

        這一年在巴黎舉辦了萬國博覽會,並為此建立了紀念性的艾菲爾鐵塔,呈現出空前的繁華景象 。秋蘋曾幾度游玩巴黎 ; 第二闋所說的鐵塔,不用說是指艾菲爾鐵塔」 ; 另外用「公園」新語的這一點,作為當時也稱得上是洋溢着新鮮氣息的作品,這是不會錯的。此外,第一闋寫的是每年春季使巴黎城為之沸騰的 ,聲名高揚的長距離賽馬 ; 第三闋寫的是每年十一月一日即以諸聖人的祭日為中心的萬聖節,這前後映入眼簾的巴黎街頭,到處是賣菊花的屋台地的風景 ; 第四闋寫的是冬季堛犖q舞宴,歌劇院的豪華等等。總之是對巴黎各種事情的歌咏之作。

    與此同時,秋蘋另有如下填詞之作:

賣花聲   題潘蘭史光祿珠江《顧曲圖》二闋

仙舫夜游佳,風月安排。醉敲檀板拔金釵。棹入柳波深處宿,絕勝秦淮。   簫管韻相諧,輕點宮鞋。紅兒嬌小雪兒乖。休笑冰弦時誤拂,羞唱風懷。
腸斷杜司勛,傷別傷春。茶煙禪榻獨憐君。更展畫圖尋夢影,悄喚真真。   底事混風塵,閑殺芳晨。狂游不管玉人瞋。何日珠江重載酒,舊曲愁聞。

    這首詞詞題中所見到的潘蘭史,是同在柏林的清人,當時任柏林的東洋語學校講師。秋蘋之所以填詞,大概是受其人之影響。

    潘蘭史,名飛聲,字公歡,一字贊思,別號劍士,廣東番禺人,是本地的名家海山仙館的後人 。以詩文後來自成一家,其才名被謳歌為清末民初的上海詞壇的重鎮人物。民國二十三年(1934)十月發行的《詞學季刊》第二卷第一號的「詞壇消息」欄中 ,特載有以《潘蘭史下世》為題的追悼記事曰:「自彊村先生歸道山,滬上詞流,推番禺潘蘭史先生最為老宿。」由此足可推察他在當時詞壇所佔的地位 。他於民國二十三年三月在上海逝世,享年七十七歲。此享年我是根據所存的蘭史《丁卯十一月九日七十生朝》為題的七律推算出來的。其詩在蘭史去世後不久,由其門人譚敬排印出的《說劍堂集》中見到的 。然而近人夏吷庵(敬觀)在《詞學季刊》第二卷第二號所載的《忍古樓詞話》中傳曰:「番禺潘蘭史飛聲,壯歲游柏林,歸寄迹南洋群島間,被徵不出 。辛亥後,賃廡上海,鬻文為活,今年三月逝世,年七十有三。」關於其享年,同我推算的有四歲之差,或是一時傳聞之誤吧。另外,蘭史的柏林之游,其木人在《西海紀行詩》卷首 ,有「光緒十三年丁亥七月,余受德國主聘,至伯靈城(一名柏林)講經」之述,這是極其明了的。光緒十三年(1887),即我國的明治二十年,當時蘭史三十歲 ,秋蘋二十五歲,這兩人是何時開始達到傾蓋相親的,已不得而知 ; 但是作為同樣寓居柏林的東洋人來說,有一種難以言說的親近感。特別是秋蘋善漢詩,相傳他在柏林經常出入清國公使館。蘭史一到柏林,馬上同秋蘋相識是可以想像的。同時,蘭史執教的東洋語學校 ,也有有名的哲學家井上巽軒(哲次郎)在任日本語教師。因此從各種關係來考慮,秋蘋和蘭史很快相識的機會是很多的。

    蘭史出生於廣東名家,風流倜儻,天賦詩文之才,這一點 ,同秋蘋也是一脉相通的,以至於達到了肝膽相照。於是不知從何時起對秋蘋鼓吹起填詞的妙味。蘭史本人則是在來柏林之前便喜愛填詞,這可在《粵東詞抄三編序》中看出。序是這樣叙述道:「飛聲少時精學為詩,於詞則未解聲律也。嘗讀先大父《燈影詞》,擬作數首,携謁陳朗山先生,先生以為可學,授以成容若,郭頻伽兩家詞,由此漸窺唐宋門徑,心焉樂之。間與友朋唱酬,或見近人所作,擷其一唱三嘆怡魂懌顏者,錄為一編,曾挾之以渡重洋。」我至今仍未見過《粵東詞抄》,這文章是從蘭史的《老劍文稿》中讀到的。最後「曾挾之渡重洋」一句值得注意,據此可知蘭史來到柏林之後,也時不時喜作填詞,並滙集成集,以《海山詞》為題,刻印發行。所以考慮此時他向秋蘋鼓吹填詞之妙味,是决非沒有道理的。

      潘飛聲

潘飛聲(1858-1934),字蘭史,號劍士,心蘭,老蘭,別署老劍 ,劍道人,說劍詞人,羅浮道士,獨立山人,齋名翦閣 ,室名水晶庵,崇蘭精舍,禪定室等,祖籍福建省人,先祖於清·乾隆年間遷居廣東經商,遂落籍於廣東省番禺縣(今廣州市番禺區)。香港《華字日報》 ,《實報》主筆,南社成員。長於詩詞書畫,善行書,蒼秀遒勁,善畫折枝花卉。詩筆雄麗,時有奇氣,廣東美術史上關鏈人物,與羅癭公,曾剛甫,黃晦聞,黃公度,胡展堂並稱為近代嶺南六大家。中國近代著名詩人 ,書畫家。

晚清時期,清光緒十三年(1887年)8月應德國聘請,執教柏林大學漢文學教授,講授中國文學。客居海外四年,結交了一些國際友人,並遊歷西歐諸國,外國的文明及進步,使其眼界大開。著有《西海紀行卷》 ,《天外歸槎錄》二卷,《柏林竹枝詞》等,均以日記形式,詳記其出國及返國的經歷,都是近代中西文化交流的成果。1891年離開柏林回國,住在廣州河南龍溪的花語樓。1894年甲午海戰後,提倡變法圖強。同年秋赴香港,任《華字日報》 ,《實報》主筆,宣導中華文化,居港逾十三載。撰社論,為文寫詩,仗義執言,極度關心國家興亡。吳仲《續詩人徵略後篇》云:(潘飛聲)遇涉華人事,力與西政府爭,名著海外。戊申抵制日貨事起,港官欲放蘭史出境外,以箝各報之口,商家憤爭,卒得無事。可見潘氏在社會上甚具聲望,支持頗多。憑一支雄筆鳴於海外,天下知音呼應日多。

民主革命至土大革命時期,1906年江南文風大盛,精英薈萃,同年夏離香港返廣州。1907年到上海定居,加入南社,與丘逢甲 ,居巢,居廉,吳昌碩,黃蘆,黃賓虹等,無不成具至交,從而大大開闊了思想境界。積極參與南社活動,吟詠甚多,與詩社中的高天梅,俞劍華,傅屯良被譽為南社四劍之一,故以說劍堂為詩詞集名。並在南得實業家周慶雲的集結下與吳昌碩 ,況惠風,喻長霖,趙叔孺,夏劍丞,沈醉愚等在上海成立淞社。又參加希社 ,漚社,鷗隱社及題襟金石書畫會等。與海上題襟館金石書畫會,潛心金石書畫和國粹研究,長於書法,善行書,蒼秀遒勁,善畫折枝花卉。詩筆雄麗,時有奇氣,所作《羅浮山紀游》諸詩,甚得梁啟超和陳衍稱賞。陳璞在《花語詞》序中稱:嶺表詞壇,洵堪獨秀。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1932年移居滬西小楓林橋,詩酒仍不輟。於吟詠之餘,雅愛收藏書畫金石。所居之室,纖塵不染,懸以丹青翰墨,陳以圖書典籍,日夕仰觀,稱之臥遊,自謂人生一樂。還擅臨池潑墨,其行書蒼秀遒勁,梅花樸實挺拔。常與粵籍才人黃遵憲 ,吳趼人,邱菽園,邱逢甲等交遊。晚年家境清貧,在上海以賣文鬻字為生,亦不向人告貸,對非其人所贈,更堅拒不納。友人柳亞子,胡寄塵見其堅貞,為其訂潤曰:老蘭先生,詩文耆宿,江湖寓公,志節清高,賣文為活,同人代訂求書者酒例’”,並於末後附所著之書價目。葉恭綽為其詩文集寫的《序言》中說:三子皆食力於粵,唯一妾從。雖貧甚豐,寫下不少眷懷故土,思念家鄉的詩歌。著述甚豐,獲六十年間萬首詩之譽。

1934年春因酒精中毒氣鬱在上海逝世,終年七十六歲。     (百度)


黃遵憲   日本雜事詩 (一)

黃遵憲1848427-1905328日)漢族客家人,字公度,別號人境廬主人,清朝詩人,外交家,政治家,教育家。

黃遵憲出生於廣東嘉應州,1876年中舉人,曆充師日參贊 ,三藩市總領事,,駐英參贊,新加坡總領事,戊戌變法期間署湖南按察使,助巡撫陳寶箴推行新政。工詩,喜以新事物熔鑄入詩,有詩界革新導師之稱。黃遵憲的作品有《人境廬詩草》,《日本國志》,《日本雜事詩》等。被譽為近代中國走向世界第一人

立國扶桑近日邊,外稱帝國內稱天。縱橫八十三州地,上下二千五百年。

日本國起北緯線三十度止四十三度,起偏東經線十三度,止二十九度。地勢狹長,以英吉利里數計之,有十五萬六千六百零四方里。全國瀕海,分四大島,九道,八十三國。戶八百萬口 ,男女共三千三百萬有奇。一姓相承,自神武紀元至今歲己卯明治十二年,為二千五百三十九年。內稱曰天皇,外稱曰帝國。隋時推古帝上煬帝書,自名日出處天子。余此詩採摭諸書,曰皇曰帝,悉從舊稱,用《公羊傳》「名從主人」之例也。

泰初一柱立天瓊,岳降真形地始成。西有和華東諾冊,一誇手造一胎生。

紀神武以前事為《神代史》,曰:開闢之初,有國常立尊,為獨化之神。七傳至伊奘諾尊,伊奘冊尊,為耦生之神。二尊以天瓊矛下探滄溟,鋒鏑凝結成磤馭盧島,名為國柱,因下居成夫婦。先以淡路洲為胞,鐘靈孕祥,乃生八大洲,餘島則矛頭滴潮濡沫所凝者。泰西人有《創世紀》,稱耶和華手造天地萬物,七日而成,同一奇譚。

蕩蕩諸尊走百靈,荒唐古史過《山經》。海神長女生鸕羽,天祖初皇法脊令。

《神代史》又言:伊奘諾尊,伊奘冊尊見脊令相交,始知交婚,是為初皇。又曰:瓊瓊杵尊有山幸與兄火蘭易海幸,後失於海,兄索之急,乃自投海中,海神妻以長女,復得海幸。獲潮滿瓊 ,潮涸瓊二寶神女,有孕,告瓊瓊杵尊,生子勿往視,不聽,竊窺之,有臥龍盤兒,驚躍人海。產室葺以鸕羽茅草,未及覆甍,故號為鸕鶿草葺不合尊。尊生神武。

藂雲揮劍日揮戈,屢逐蝦夷奏凱歌。西討東征今北伐,古來土著既無多。

日本土人即蝦夷,蓋如台灣之生番,蠢蠢如豕鹿,聲音狀貌皆少異,日本稱為毛人亦呼為倭奴古所謂長鬚國者也。日本開國在日向大隅,自西而東,蓋逐蝦夷而居之。神武 ,崇神,武尊,神功皆力征經營,中葉專設征夷大將軍以為鎮撫。唐時陸奧一道猶盡屬蝦夷。近三百年,聚於奧北一島,有口蝦夷,奧蝦夷之稱。維新後置北海道,設官開拓,聞其種類只存數千云。神武初起師征夷,曰:吾日神之孫,而向日征虜,逆天道矣,不如隨影討之。藂雲劍,武尊征夷之劍也。

避秦男女渡三千,海外蓬瀛別有天。鏡璽永傳笠縫殿,倘疑世系出神仙。

崇神立國,始有規模,史稱之日御肇國天皇,即位當漢孝武天漢四年,計徐福東渡,既及百年矣。日本傳國重器三:曰劍,曰鏡,曰璽。皆秦制也。臣曰命,曰大夫,曰將軍,皆周 ,秦制也。自稱曰神國,立教首重敬神,國之大事,莫先於祭,有罪則誦楔詞以自洗濯,又方士之術也。當時主政者,非其子孫,殆其徒黨歟?《三國志》,《後漢書》既載求仙東來事,必建武通使時使臣自言。今紀伊國有徐福祠,熊野山亦有徐福墓,其明徵也。至史稱開國為神武天皇。考神武至崇神,中更九代,無一事足紀,神武其亦追王之詞乎?總之,今日本人實與我同種,彼土相傳本如此。寬文中作《日本通鑒》,以謂周吳泰伯後。源光國駁之曰:謂泰伯後,是以我為附庸國也。遂削之。至賴襄作《日本政紀》,並秦人徐福來亦屏而不書。是亦儒者拘墟之見,夫源氏謂有所不知闕疑可也 。明明紀載,即祖宗出於微賤,亦非臣子所得妄削,况聖賢裔乎。若以同族為附庸,則晉鄭魯衛何以稱兄弟之國。今歐羅巴貴種多出日耳曼,亦未聞稱臣於德意志也。日本要非我藩 ,不必以此自疑也。

劍光重拂鏡新磨,六百年來返太阿。方戴上枝歸一日,紛紛民又唱共和。

中古之時,明君良相,史不絕書。外戚顓政,霸者迭興。源,平以還,如周之東君,擁虛位而已。明治元年,德川氏廢,王政始復古。偉矣哉中興之功也!而近來西學大行,乃有倡美利堅合眾國民權自由之說者。《山海經海外東經》:「暘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齒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日本稱君為日,如大日靈貴 ,饒速日命皆是。

狐篝牛柩善愚民,百濟新羅悉主臣。腰石手弓親入陣,浪傳女國出神人。

日本取法漢制,皆由百濟,新羅來。神功皇后始通二國后,《魏志》,《漢書》所謂卑彌呼也。史言仲哀討熊襲,有神告后,宜先征新羅,弗從,崩。后攝位,遽發師,西征航海,祝曰:吾奉天神言,越海遠征,苟捷有功,則波臣當手梳吾發,分為二,浴於海。如其言。遂結兩髻如男子,親執巨弩。時后有娠十月矣,復取石挾腰祝曰:凱旋,生於茲。至新羅,新羅主面縛降。封府庫,收圖籍而還。十四月,乃生應神。是皆神道設教,以愚黔首者。以愚黔首者。志書謂「以妖惑眾,侍婢千餘人不見其面」,胥由此也。然新羅,百濟,高麗遂稱西藩,旋遣使通魏。史書竟稱為女王國。至郭璞注《海經》,猶稱「倭在帶方東,以女為王」。易世稱其人,皆以女繫國,功可謂神也已。日本今古英雄推豐臣秀吉,余謂使黑面小猴見此老婦,必當懾伏不敢動耳。

女王制冊封親魏,天使威儀拜大唐。一自覆舟平戶後,有人裂詔毀冠裳。

日本典章文物,大半仿唐。當時瞻仰中華,如在天上,遣唐之使,相望於道。唐亂使絕,高行雲游之僧,尚時通殷勤。唐,宋間亦遣使答之。元祖肆其雄心,欲撫有而國,範文虎帥舟師十萬,遇颶舟覆,歸者三人。以元之雄武,滅國五十,風起濤作,不克奏膚功,天為之也。然至是,日人有輕我之心矣。明中葉時,薩摩無賴寇我沿海,及豐臣秀吉攻朝鮮,八道瓦解,明誤聽奸民沈惟敬言議和。授封使者齎詔至,秀吉初甚喜,戴冕披緋衣以待。乃宣詔至「封爾為日本王」,秀吉遽起,脫冕拋之地,且裂書,怒罵曰:我欲王則王,何受髯虜之封?且吾而為王,若王室何復議再征高麗?日本人每諱言貢我,而明人好自誇大,視之若屬國。吾謂倭奴國王之印,親魏倭王之勒,見於《三國志》,《後漢書》,《北史》云:「其後並受中國爵命,江左歷晉,宋,齊,梁,朝聘不絕云」其時壤地褊小,慕漢大受封,此不必諱也。至隋帝之書曰:皇帝問倭皇好。既鄰國之辭矣。唐,宋通好,來而不往。偶一遣使齎書,或因議禮不就而去。以小事大則有之,以臣事君則未也。至明成祖樹碑壽安鎮國之山,封足利義滿為王,而不知乃其將軍。雖義滿稱臣納貢,然未有代德而有二王,於日本則為僭竊。神宗封秀吉,詔書至,為毀裂,此又何足誇哉!

載書新付大司藏,銀漢星槎夜有光。五色天章云燦爛,爭誇皇帝問倭皇。

我朝龍興遼沈,聲威所至,先播暘谷。又以彼二百年中,德川氏主政,講道論德,國方大治,故海波不揚。邇以泰西諸國,弛禁成盟。念兩大同在亞西亞,同類同文,當倚如輔車,於同治辛未,遣大藏卿伊達宗城來結好。至光緒三年,朝議遣使修報,恭齎國書,踐修舊好,載在盟府,彼國臣民,多額手相慶。

鱷吼鯨呿海夜鳴,捧書執耳急聯盟。群公袞袞攘夷策,獨幸尊王藉手成。

泰西通商,自和蘭(按:即荷蘭)外,舊皆禁絕。德川氏初,海禁尤嚴。律法:漂風難民歸自異國者,錮終身。孝明帝之甲辰,美利堅始請互市,幕府拒之。己酉三四月,美,英船復來。癸丑,美國水師將官披理帥四兵船來,俄人亦帥兵踵至。安政甲寅,乙卯,丙辰,復迭來劫盟。初許以泊船供困乏,繼許其館賓禮接。至戊午六月,始與美國定互市則十四條。七月,與和蘭與英與俄,皆定條約。是為開港之始。時孝明欲攘夷,德川家定主政,審力不敵,不敢奉詔。處士橫行,以外夷披猖大辱國,而幕府孱弱偷安,不足議,始倡尊王以攘夷之論。至明治元年,德氏遂廢。事皆詳《鄰交志》下篇中。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