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13年7月)   共 11 頁   頁2   頁3   頁4  頁5  頁6  頁7  頁8  頁9  頁10  頁11 

清 - 薛福成   庸庵隨筆

 

 

 

 

 

 

 

 

赤道下無人才說

    光緒庚寅 ,福成出使泰西。乘輪舶駛大洋,越香港而西,歷觀西貢,新嘉坡,錫蘭諸巨鎮,知西人墾闢之效捷矣。然其土民蠢蠢與鹿豕無異,仍有榛狉氣象。即所見越南,暹羅,緬甸諸國人,及印度,巫來由,阿喇伯諸種人,無不面目黝黑,形體短小。以視中國人民之文秀,與歐州各國人之白晰魁健者,相去何懸絕哉!

    余始悟南洋諸島國,皆在赤道下,自古未聞有傑出之人才。獨其物產豐饒,如再熟之嘉谷,千尋之名材,暨夫沉香,檀香,荔枝,豆蔻,肉桂,金,銀,鉛,錫,水銀,丹沙,明珠,美玉,寶石,珊瑚,琥珀,金剛鑽,馴象,文犀,孔雀,翡翠,錦鷄,大貝,玳瑁之族,往往挺秀孕珍,以供天下不竭之用。

    蓋其四時,皆如盛夏,陽氣發生無窮,故育萬物為最宏。然天地精英只有此數,終歲舒而不斂,一泄無餘,所以人之筋力不能勤,神智不能生,頹散昏懦,末由自振。大抵造物之靈氣,鍾於物,不鍾於人也。人才既衰,雖有物產不能自用,終古受制於人。

    今乃為歐羅巴諸國所蠶食,無一島能自立者。即如五印度,地方萬里,在昔未聞有强盛之國。元,明以後,蒙古翦之,近者英吉利鰍之。至瞿氏之所生長,竊意當在中,北兩印度,離赤道稍遠之地。雖錫蘭亦有佛迹,不過游踪偶到而已。

    且其教未能經緯區宇,究違聖人之中道,不足尚也。大抵地球温帶,為人物精華所萃。寒帶之極北,則人物不能生,熱帶之下,人物雖繁,而人才不生。而温帶近寒帶之地,往往有鍾毓神靈,首出庶物者。則以精氣凝斂之故也。

(庚寅,1890年)   《海外文篇》卷三


近人 - 陳荊鴻   海桑隨筆

 

 

 

 

 

 

 

 

 

 

 

老去多慚父母恩

     時來每失芳菲節,老去多慚父母恩。”這是陳元孝(陳恭尹)的詩句 。據說在父親節, 市面許多百貨商店,大肆宣傳,準備着種種式式的日用物品,讓青年們選擇購買,孝敬父親。歐陽修瀧岡阡表說得好:“祭而豐 ,不如養之薄 。”趁着老人家在堂,就算薄薄的侍奉,他也得到愉快。大孝終身慕父母 ”,在末俗澆漓的社會堙A提醒一下青年們,也是好的。

      釋名說: 父,甫也,始生己者。”父親的稱呼,各地方言不同。正字通稱: 夷語稱老者曰八八,或巴巴。後因在父字下加巴,稱父為爸。”南史: 干儋詔徵還朝,人歌曰:始興王,人之爹,赴人急,如水火,何時復來哺乳我。”荊土方言,呼父為爹。“始興王 ,人之爹 ”那是愛戴地方長官,像父親般的意思。又摭青雜記:“徐七娘常呼項四郎為阿爹 ,因謂項曰:兒受阿爹恩厚。 ”陸游避暑漫鈔: 太后回鑾,上設龍涎沉腦屑燭。后曰:爾爹爹每夜嘗設數百枝。”那都是以爹爹稱父親的。其他如稱父親為爺的也有。梁書-侯景傳:“前世吾不復憶 ,惟阿爺名標。 ”古詩木蘭辭:夜見軍帖 ,可汗大點兵。軍事十二卷,卷卷有爺名。阿爺無大兒,木蘭無長兄。願為市鞍馬,從此替爺征。 ”呼父親為爺,大約是西北地區的習俗。五代時,漁陽竇禹鈞,高義篤行,家法為一時表式。有兒子五人,竇儀,竇儼,竇侃,竇偁,竇僖,相繼登科,人稱燕山五桂。往時童蒙開學 ,例讀三本所謂 紅皮書”,其中之一,就是三字經》 ,是宋朝時順德人區適子所作的。堶惘陷X句道:竇燕山 ,有義方,教五子,名俱揚。 ”正因為那三字經深人民間 ,於是認為老竇是模範父親,所以說到父親,便謂之為 老竇”。

    詩經-蓼莪有言: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 ”加深一點的要求,孝順父母,不是在父親節,買點東西獻給老人家,便算盡了為子之道。論語說得很清楚: 子游問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 子夏問孝。子曰:色難。有事弟子服其勞,有酒食,先生撰,曾是以為孝乎。”孟子也有一段話: 曾子養曾晳,必有酒肉;將撤,必請所與;問有餘,必曰有。曾晳死,曾元養曾子,必有酒肉;將撤,不請所與;問有與,曰,無矣,將以復進也。此所謂養口體者也,若曾子,則可為養志也。”可知孝順父母,不只是在乎物質,而更要 先意承志”。

澆漓,輕薄不敦厚樸實。

陳荊鴻詩詞

 

 

 

 

 

 

 

 

 

 

 

 

 

 

 

 

 

 

 

 

 

 

 

 

夏目潄石   吾輩は猫である我是貓》  下期續..

1) 原來人哪,對於自己力量過於自信,無不妄自尊大。要是沒有比人類更强大的動物出現,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今後還不知他們的氣焰會高漲到什麽地步。


2) 我想先向讀聲明一下,人類有個毛病,動不動就喊什麽貓呀貓的,平白無故就以輕蔑的口吻評論我們,這樣實在很不好..........。

   他們對自己的無知渾然不覺,卻擺出一臉傲慢。從旁看來,那副嘴臉真是不怎麽好看,其實即使是貓,也不能這麽粗糙簡便地概歸一類。旁人看來,似乎天下的貓都生得一個樣,沒有差別,任何一隻貓都沒有其獨特的個性。然而,進入貓的世界裡觀察看看,其實是非常複雜的,人類所謂各有千秋這句話,在這裡也適用。

   美與醜,好與壞,俏皮與否,一切一切,可說千差萬別。但儘管差異如此明顯,人類眼皮只往上翻,兩眼只朝天看,就連我們的相貌都辨認不清,何况是我們的性格,說來實在可憐。「物以類聚」這麼一句自古流傳的話,果然不錯。所謂「術業有專攻」,賣年糕的懂得賣年糕,貓了解貓。


3) 人類為了打發時間,勉强運動運動嘴巴,不好笑也笑,無趣也當有趣,除此之外,一無是處。


4) 關於「照例」二字,毋須多解釋,這詞無非是要表明已到了「屢次平方」的程度。做過一次,還想再來第二次,試過二次,就想有第三次,這種好奇心不僅人類才有,貓也與生俱來這種心理特權,這點各位必須予以肯定。我們與人類一樣,當一件事反覆做了三次以上,就開始被冠上習慣的語彙,進而轉化為生活必要之一環。

   若是有人懷疑我為什麼如此勤往金田家,那麽,我倒要先反問一句,為什麽人們要將煙從嘴塈l進,又從鼻中吐出?人類既亳不羞恥,肆無忌憚地吞吐這種既不能 飽腹,也不能補血的東西,就別大聲指責我出入金田家這事。金田家就是我的香煙!


5) 本來嘛,依我的看法,天空之有,為覆萬物;大地之成,為載萬物。不論多麽固執的人,也不會否定這事實吧!試問他們人類又花了多少力氣在創造這片天地?豈不是一點棉薄之力也沒盡過?那麽沒道理將不是他們自己創造的東西據為己有吧?據為己有倒也無妨,但可沒有理由禁止他人出入。

   自以為是在這片茫茫大地上築圍籬,豎立木樁,劃地為界,據為某人所有,就好像要在蒼天上分地盤,對人宣布這部分是我的天,那部分是他的天一樣。

   假如土地可以被切塊論一坪多少錢來拍賣,那麽我們所呼吸的空氣,也能被切成一尺見方的小塊來零售。假如空氣不可零售,天空不該被劃界,那麽,土地私有豈是合理的?正因我有這觀點,也奉行此信條,所以想去哪兒就去哪兒。當然,不想去的地方我是不會去的?但若心之所向,管它東西南北,我無不從容前往。


6) 總之,被物相所奴役的俗子凡夫,除了五官的刺激之外,什麽也沒有。因此,他們評價他人時,也只涉及外型,令人生厭。


7) 衣食問題,只要睜一眼閉一眼過得去就行了,何况是跟生存毫無直接利害關係的問題,何必這般費心?還有,頭上的毛髮是自然生長的,所以任其生長該是最簡便的,但人類卻花盡心思,梳成千奇百怪的花樣而洋洋得意。
 

  古希臘哲人的智慧

Democritius  (460-370 B.C.) 德謨克利特

宇宙在時間上都是無限的,像人類所處的原子渦漩運動所生成的世界,在宇宙中有無數個。這些世界距離不等,某一個方向大些,另一個方向小些。一些世界正處在鼎盛時期 ,另一些世界在衰落之中。

(天外有天)

有人問德謨克利特為何不去有名的大城市定居,他回答說:"我不關心從一個地方獲得名聲,我更喜歡的是自己使一個地方變得有名。"

(人傑地自靈。)

一切都靠一張嘴而絲毫不實幹的人,是虛偽和假仁假義的。

(最短的距離是從手到嘴;最長的距離是從說到做。)

Socrates  (469-399 B.C.) 蘇格拉底

有人曾問蘇格拉底:"請告訴我,為甚麽我從未過你蹙額皺眉,您的心情怎麽總是這樣好呢?"蘇格拉底答道:"我沒有那種失去了它 ,就使我感到遺憾的東西。"

(為失去了不值得遺憾的東西而傷心,無疑於作繭自縛。)

一天,一位熟知蘇格拉底生活節儉的人突然在集市上發現他全神貫注打量幾件俗氣的陶器,頗覺驚訝,便上前問道:"蘇格拉底先生,您今兒哪來的雅興?"蘇格拉底回答道:"我向來有興趣的是 ,看看市場上有多少我不需要的東西。"

(不要買自己想買的東西,而要買自己需要的東西;不需要的東西即使只花一分錢,也是昂貴的。)

假如可能的話,我就會跑到城邦的最高處向世人大聲吶喊:"人們啊,你們在朝着哪兒走?為了錢,你們已費盡了心機,但對於將要繼承這些錢的兒子們,你們反倒漠不關心 。"

(這些父親的作為簡直就好比一個人對自己的鞋無比珍重,而對自己的腳卻莫肯予顧。)

 
 
13) 名家談文學     全文       名家說詩詞

盧冀野

劇曲和散曲有怎樣的區別?

    望上去 「劇曲」和「散曲」,同屬於「曲」,應當沒有多大的區別。但仔細分析起來;簡直兩者大不相同 。王靜庵先生說:「劇曲者,謂以歌舞演故事也。」足見「劇曲」是以故事為主的。楊坦園先生說:「凡詞曲皆非浪填 ,胸中情不可說,眼前景不可見者,則借詞曲以詠之。」這種歌詠情景,都是「散曲」的能事。在根本上「劇曲」與「散曲」的美點 ,就是體裁的不同,「散曲」是「詩歌」,而「劇曲」是「戲劇」。名稱的由來是因「劇曲」而定「散曲」,於是用曲寫不是戲劇的形式 ,便叫做「散曲」。散曲原是別於戲曲的名稱。從史的眼光來觀察,散曲出於唱賺,也可以說由詞蛻化而來。戲曲卻從諸宮調,大曲 ,上溯唐代的歌舞,另是一支。不過在南北曲產生的時候,一面用到詩歌的形式,成為散曲;一面用到戲劇的形式,成為劇曲。同是利用南北曲,而用途有別。以下將就曲的本身 ,區別兩者之性質。

    一,在六宮十一調中,每宮每調都有若干曲牌。這些曲牌,有些專作散曲而不能作劇曲的,有些專作劇曲而不能作散曲的;也有兼作散曲和劇曲的,這是曲律的限制 ,不可違反。譬如:黃鐘宮有《晝夜樂》,《人月圓》,《紅衲祆》,《賀聖朝》,都是散曲的曲牌。而仙呂宮的《光光乍》,《鐵騎兒》,《十五郎》之類,又都是戲曲專用的曲牌 。兼用的最多,此地可不舉例。原來曲有粗曲,細曲的分別,散曲大都是用的細曲,在戲曲中就要相度情節,配合人物,然後定其粗細,套式也有一定,不得亂用的 。在曲樂上說起來,唱時不用拍板而散唱的曲子,如南曲的引子,北曲每套的頭三支,這類叫做散板曲,慢唱的曲,如南曲中有贈板的曲子,才叫做細曲,又叫慢板 ,南曲奡N叫做做贈板曲。快板曲,才叫做粗曲,又叫緊曲,都是一眼一板的。北曲當中通體無贈板的,這種無贈板曲又叫中曲。還有有板而不加眼的曲子。叫做乾板曲 。在「劇曲」中應用起來,比散曲複雜得多,劇曲中又有一種「過塲曲」,一名「饒戲」,就是在正套以外 ,所加的短戲,這是散曲套數中所絕對沒有的。因此「散曲」 和 「劇曲」的作法也不一樣,散曲所加「襯𤭥字求其少 ,劇曲上加多些倒不要緊。韻腳所用之字,散曲務求少重複,劇曲中重複是常有的事。所以前人說作散曲須字字看得精細,着一惡語不得,着一草率字不得 。王弇州說宛轉綿麗 ,淺至儇俏這八個字 ,可謂標準。周德清說:未造其語 ,先立其意,語意俱高為上。短章辭既簡,意欲盡。長篇要腰腹飽滿,首尾相救,造語必俊,用字必熟,太文則迂,不文則俗,文而不文,俗而不俗,要聳觀,又聳聽,音律好,襯字無,平仄穩。」(見《中原音韻作詩十法》)。王驥德說:「作曲必先分段數,以何意起?何意接?何意作中段敷衍?何意作後段收煞?整整在目,然後可施結撰。」又云:「作長套曲,只是打成一片,將各調臚列,待他來湊機軸,不可做了一調,又尋一個意思。」(見《曲律》)這都是作散曲中小令,套數的訣竅。至於「劇曲」固然有與散曲作法相通,但既以故事作主體,所以結構上就要注意七事:(一)戒諷刺(二)立主腦(三)脫窠臼(四)密針線(五)減頭緒(六)戒荒唐(七)審虛實。文字上也要注意四事:(一)貴淺顯(二)重機趣(三)戒浮泛(四)忌填塞(李漁《笠翁曲話》)因此劇曲的取材,無論經傳子史以及詩賦古文,無一不當用;就道家佛氏九流百工的書,下至孩童所習《千字文》,《百家姓》,沒有一種在不用之列的。作劇要合劇中人口吻,在花面口中,惟恐不粗俗,一涉生旦的曲子,無論生是衣冠仕宦,旦是小姐夫人,出言吐詞,總要有幽雅從容的態度。即使生是僕從,旦是婢女,也要擇言而發,這是劇曲的一個條件,不像散曲只說我們自己的話。劇曲在文字之外,「配角色」是一件要務;在文字之外,「訂科白」是一件要務。角色有末,旦,外,淨,丑,副末,卜,孤,孛,徠,邦,砌,酸,雜等。劇曲中傳奇與雜劇。所用的角色也不盡同。說到科白,科是動作,白是語言。同一語言,兩人相說叫賓,一人自說叫白。開場時有「定場曲」,生旦所用叫「生旦白」,淨丑所用叫「淨丑白」,還有對白,帶白,科諢等分別。我們不去製作,就是要研究劇曲的話,科白是决不可忽視的。總括看來,散曲可算純文學,而劇曲是綜合的文學。散曲只有文學的藝術,而劇曲有賓白,有勳作。散曲是紀述體,用在寫情意;劇曲是代言體,用在刻畫世情。向來研究文學的多重視劇曲,實際上曲在劇曲只占一部分,而散曲這一片未經墾植的園地,很足供我們開闢。劇曲已到衰老的時期,而散曲還有待於來者的努力。不過,這是幾個人的私見,不知果有當否?


鄧拓(馬南邨) 《燕山夜話》

三分詩七分讀

       一首詩的好壞能不能評出分數來呢?許多人問過這個問題,都沒有得到明確的答案。然而,這個問題是可以解答的,也應該加以解答。

       以前蘇東坡曾經解答過這個問題。據宋代周密的齊東野語載稱:"昔有以詩投東坡者 ,朗誦之,而請曰:此詩有分數否?坡曰:十分。其人大喜 。坡徐曰:三分詩七分讀耳。"這幾句對話很有意思 。看來那個人寫的詩很不好,所以要靠朗誦的聲調,去影響別人的視聽,掩蓋詩句本身的缺陷。蘇東坡却以幽默含蓄的評語,當面揭了他的底子。

       我們現在談這個問題,應該從蘇東坡的評語中得到什麽啓發呢?我覺得蘇東坡的這個評語,似乎仍然適用於現在的某些詩詞作品。

       先說新詩吧。我們不是常常見到有一些新詩,幾乎全憑朗誦的聲調以取勝嗎?那些詩本身有的內容十分貧乏,沒有什麽感情,詩的意境非常淺薄,字句也未經過錘煉;有的簡是把本來就不大好的散文 ,一句一句地拆開來寫,排列成新詩的形式,讀起來實在乏味。可是,你如果拿着這樣的詩,去請一位高明的演員或播音員,把它朗誦一遍,最好再帶上一些表情 ,那就很可能還會博得一部分聽眾的掌聲。可惜現在沒有蘇東坡對這種現象當面給以批評。

       這堨眸溶〝,我近年還是讀到了許多好的新詩,像上邊說的很不好的新詩當然不占重要地位。而且,蘇東坡的評語本來是 針對着中國的舊體詩來說的,他無法預見我們的新詩是什麽樣子,所以,我也還應該更多地從舊體詩詞方面來觀察這個問題。

       那末,我們現在的舊體詩詞水平如何呢?除了幾位領導同志的作品以外,一般說來情况也很不妙。最突出的現象是有些人的舊體詩詞往往不合格律。這就很成問題 。而且,詩意往往是很淺薄的。這就越發成問題了。按照 蘇東坡的評語,如果沒有什麽詩意,就連三分詩也不像了;再加上不合格律,當然很難讀上口,那就連七分讀都不可能了。這正如宋代的黃庭堅讀王觀復的詩,讀不順口,嘆氣說:詩生硬,不諧律呂,此病是讀書未精博耳。」由此可見舊體詩詞是很講究格律的。

    也許有人認為舊詩詞的格律,對思想束縛太厲害了,必須打破它,創造符合於我們現代要求的新格律。這個主張我不反對,並且我同樣主張要建立新的格律詩。但是,要不要建立新的格律詩,如何建立它,這是另外的問題。現在既然還沒有新格律,而你又喜歡寫舊詩詞,在這樣的情况下,我看還是老老實實按照舊格律比較好。因為舊格律畢竟有了長期的歷史,經過了許多發展變化,成了定型。這在一方面固然說明它已經凝固起來了,變成了死框框,終究要否定它自己。而在另一方面,它又證明作為一種格律本身,在一定的程度上確實反映了人在咏嘆抒情的時候聲調變化的自然規律。你不按照這種規律,寫的詩詞就讀不順口。這總是事實吧!

    當然,我這樣說,並非企圖充當舊格律的保護者;更不打算說服別人勉强都來接受舊格律。不是這樣。我認為誰都可以自由地創造新的格律,但是,你最好不要採用舊的律詩,絕句和詞牌。例如,你用了《滿江紅》的詞牌,而又不按照它的格律,那末,最好就另起一個詞牌的名字,如《滿江黑》或其他,以便與《滿江紅》相區別。

燕山夜話合集一集


(清)鄭文焯   《鶴道人論詞書》

夫文者,情之華也;意者,魄之宰也。故意高則以文顯之,艱深者多澀;文榮則以意貫之,塗附者多庸。


姚永概   《歷朝經世文抄序》,《慎宜軒文》

言所以達意,文所以飾言。言者意之表也,文者言之精也。是故國於天地,必有文字載其政教,由近以及遠,本今以垂後,文字不存,國云滅矣。


(清)劉熙載   《藝概-經義概》

文不外理,法,辭,氣。理取正而精,法取密而通,辭取雅而切,氣取清而厚。
有題之理法,有文之理法。以文言之,言有物為理,言有序為法。

 

 
14) 文章作法指導     全文    每月更新

15) 談文學      全文    每月更新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13年7月)   共 11 頁   頁2   頁3   頁4  頁5  頁6  頁7  頁8  頁9  頁10  頁11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

 歡迎溜覽   舊書房

文史古籍

絕版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