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欣賞以往作品介紹 
期: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09年9月)  

1) 心遠廬隨筆   胡言亂說書   上

今年的書展多了一個'少女模特兒'(本站不用潮語)備受負面批評的話題 ,其實嚴肅的書展早已不嚴肅,每年不過是書商的促銷場 。展出的書刊,坊間隨處可買,真要找本具分量的學術,科藝書籍,可說 寥寥可數,對真正愛書搜書的人自然敗興而回。我以為這個展覽早應改名。

怎樣才算是一本具學術價值的書,也許各自有觀點和標準,我以為最簡單的,莫過於一百年,一千年後,閣下的大作仍然被人翻印,此則必屬佳品,如果更有一堆人為你的名著探究立論 ,攪些索隱批注之類,你可當 上一代文豪。

報導有位美少女,她出的書錯字百出,我對現今的才子才女早有疑問,如果這位女士確實沒假手他人,敢以真面目示眾,實在勇氣可嘉,事實不知是否如此 。我們書寫時,都會偶有錯別字,緣於手民之誤有之,不肯認真去辨識有之,不要五十步笑百步。

為求取得心頭好,古時有人甘願以自己的美妾來交換一本書,也有大學者不擇手段盜取別人的秘本抄錄。明代一位藏書家為了保護珍藏,書閣置在池水中央,以木條作跳板,晚上收起來 ,大字標明,樓不延客,書不借人 。到頭來,古往今來藏書家的心頭好,有的不幸毁於祝融,有的全數遭子孫賤讓易主。

古人說書中有黃金屋,顏如玉,全都是謊話,好像書讀好了,自然萬事通順,你看古時有多少通儒學者一生富貴榮華,窮愁潦倒不得志卻多的是,看我們的大詩人李白,一生整天都在發夢想 ,到處鑽營,以為天生我材可以治國平天下,他的'千金散盡還復來',你勿以為是豪邁脫俗,實在要不得 。他該接受思想教育,晚年還為自己前途押了錯注,流放夜郎去了。

很多人批評今天的孩子,都是為了父母讀書,為了日後比別人多淘金而讀書 。也許你有不同論調,古時老師不但傳授你學問,也教你修身做人,現在不同了,今天很多父母一心只想子女,幼時便百般技藝樣樣俱能,沒多大注重子女自幼先要養成良好德行,明白做人的基本道理; 做老師的也只望你考得科科奪冠,好為他的面子添光,榮耀學府門楣,因此今天學子們才衍生了很多令人擔憂的社會問題。

古時的人,首先灌輸 孩子修身和禮義的常識,稍長才讓他們學習詩書六藝。光有學問,沒有正確品德思想,昔日被罵枉讀聖賢書。近代上海一位頗負盛名,但不自諱言出身低微的幫會大亨杜月笙說得好,他說"不識字可以做人 ,不懂事理不能做人"。所以,縱使閣下才華橫溢,學識淵廣,切莫自視高人一等,也許你的德行連一個市井屠狗輩還不如 。如果德行與學問兩者俱佳,當然最好,如只能擇其一。我以為是品德為先。


2) 韻海遺音    

天若有情天亦老 ,從來銀漢隔雙星

楊憲益
是中國學者,有深厚的國學根底,他的夫人戴乃迭(Gladys Tayler)是英國人。出生在北京。他倆聯袂將中國文學作品譯成英文,從先秦散文到儒林外史 ,紅樓夢 。夫人雖然沒有加入中國籍,但視中國當成自己的國家,寫得一手娟秀正楷小字,還能用文言文寫小故事。1937年,楊憲益在英國牛津大學偶然 認識了戴乃迭。戴乃迭的父親是來華傳教士,楊憲益出生在天津名門,其祖父兄弟八人,其中四個做過晚清翰林,父親是中國銀行行長。他們倆人不顧雙方父母的反對 ,1941年在重慶舉行了婚禮 。婚後二人先後從事教育,編譯,出版社工作。1968年文革期間,他倆 也免不了遭遇牢獄之災,受到嚴峻的磨煉考驗達四年之久。戴乃迭1940年後,她只回英國探過一次親,六十年來沒想過離開中國,離開楊憲益。戴乃迭在1999年去世後,楊憲益也停止了翻譯工作 ,他回望自己的一生,作了總結:"卅載辛勤真譯匠,半生飄泊假洋人 。"夫婦風雨同行六十年,一生中點點滴滴未曾消失,楊憲益活在對戴乃迭追憶之中,他寫了一首詩:

早期比翼赴幽冥,不料中途失健翎。結髮糟慷貧賤慣,陷身囹圄死生輕。青春作伴多成鬼,白首同歸我負卿。天若有情天亦老,從來銀漢隔雙星。


3) 秋柳詩

王漁洋
的"秋柳詩",固乃成名佳作,後來很多和者,都是相形見拙。 後來有某部 小說,也有"秋柳"四律,讀來纏綿悱惻,署名珊珊女史作,不知實出誰手。

幾番繫馬幾銷魂,况復蕭條滿白門。消瘦腰肢猶解舞,飄零眉黛已無痕。擫愁怨笛
才三弄,綰恨垂絲又一村。漢苑隋堤多少事,含情欲與細評論。
紅是楓林白是霜,殘枝剩葉遍池塘。綿衣叠恨敲寒杵,紈扇吟秋入舊箱。蓉鏡月明
曾染李,蘭亭風冷不逢王。樓臺減盡年時色,忍復搖鞭碎錦坊。
舊日歌衫舊舞衣,如何金粉已全非。飄零張緒年難再,憔悴桓温鬢漸稀。凉月一林
鴉倦宿,新霜幾樹雁孤飛。多情偏自啼烏甚,守住殘條不肯違。
亭短亭長總可憐,者番真個欲成烟。空教香案餘青玉,無復虹橋糝白綿。千里關河
傷此日,六朝簫鼓話當年。春來不乏繁華夢,都付殘陽古道邊。

(資料來源: 吳宓詩話)       王漁洋詩詞


4) 詩餘閒拾   

幾人平地上,看我碧霄中  

宋代有位詞人侯蒙,宋徽宗時官至 戶部尚書。小年時參加科舉考試,歲歲落第,朋輩看不起他,時時拿他來嘲弄。有一年時值春天,正是放風箏好時候。有人將他取樂,在風箏上畫了侯蒙的畫像,畫得十分可笑,把風箏乘風放到半空中 ,人們以為他看見後,非大發脾氣不可 。那知侯蒙見了卻哈哈大笑,而且詩興大發,說要在風箏上寫首詞,這樣配上才更好。 侯蒙於是提筆在風箏寫了首'西江月'道:

未遇行藏誰肯信,如今方表名縱。無端良匠畫形容。當風輕借力,一舉入高空。   才得吹噓身漸穩,只疑遠赴蟾宮。雨餘時候夕陽紅。幾人平地上,看我碧霄中。
他借此詞表達自己抱負,畫工將我畫在風箏上,人們才認識我,現在正好借着風力扶搖直上,考進仕途,蟾宮折桂,得以高升。夕陽西下,還有多少人仍是站在平地上 ,羨慕我升上萬里碧霄中 。反諷刺那些拿他開玩笑的人。果然,不久之後,他一舉登第,做到很高官位。當然不是因為這放風箏才激發他的志氣,本來他早就已蓄下了一顆進取雄心。


5) 幽默詩文   

夢魂又欲到西廂

40年代,端木蕻良在桂林潛心研究紅樓夢,常被拜訪,閒談的人打斷。無奈,寫詩一首貼在門上,專給一些閒文人看的:

女兒心上想情郎,日寫花箋十萬行。月上枝頭方得息,夢魂又欲到西廂。


6) 喻世諧文  

如今七件都改變

古代有位窮秀才,寫了一首很有趣的自嘲詩,背後故事原來如此。
秀才原本家庭算得上富裕,生活也逍遙自在。他有七種愛好,書法,繪畫,彈琴,下棋,吟詩,養鳥,栽花。後來家道中落,生計日艱。他必須考慮當天的生活,最迫切是吃飯問題,日常生活不得不來個根本改變 。原本醉心的書畫琴棋詩鳥花逐漸被柴米油鹽醬醋茶取而代之。只有先解决好當前的七件事,才能平心靜氣地從事以往的七件事。於是,他吟出了這首詩:

書畫琴棋詩鳥花,當年生活多清雅。如今七件都改變,柴米油鹽醬醋茶。


7) 文章作法指導  造句之三   

二) 句子要造得簡明,不可冗長累贅。譬如以下的句子:
1. 父親在他自己的房子裡看書,又在他自己房子裡寫字。
2. 他一個人獨自在湖的旁邊走來走去。
3. 我的房子裡的書桌上的瓶子裡插着幾朵鮮艷的花。
這三個句雖然都通順,但嫌冗贅重複,至少每句可以縮短三分之一,改為較簡明的句子如下:
1. 父親在他的房裡看書寫字。
2. 他獨自在湖邊徘徊。
3. 我書桌上的瓶裡插着幾朵鮮花。
三)句子流暢不流暢,是文章好壞的一個關鍵。流暢的句子,能使讀的人感覺暢快,文章才發生效力。如果句子奧僻艱澀,讀者一定不會看完你的文章,那麽,這篇文章就失去效用 。要做到句子流暢,第一要少用古典和生僻字,多用習慣語和流行的語言。第二要注重音節。第三不可多用過長或過短的句子 。過長的句子意思會重複,過短的句子意思會不盡,總之,要約量運用。

1961年香港實學書店出版   文章作法指導    著者陳志遠


8) 談文學    文學的趣味之六  

第一是資禀性情。文藝趣味的偏向在大體上先天已被決定。最顯著的是民族根性。拉丁民族最喜歡明晰,條頓民族最喜歡力量,希伯來民族最喜歡嚴肅,他們所產生的文藝各具一種風格 ,恰好表現他們的國民性 。就個人論,據近代心理學的研究,許多類型的差異都可以影響文藝的趣味。比如在想像方面,造型類人物要求一切像圖畫那樣一目瞭然,渙散類人物喜歡一切像音樂那樣迷離隱約;在性情方面 ,硬心類人物偏袒陽剛,軟心類人物特好陰柔;在天然傾向方面,外傾者喜歡戲劇式的動作,內傾者喜歡獨語體詩式的默想 。這只是就幾個犖犖大端來說,每個人在資禀性情方面還有他的特殊個性,這就和他的文藝的趣味也密切相關。
其次是身世經歷。謝安有一次問子弟:"毛詩何句最佳?",謝玄回答:"昔我往矣,楊栁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謝安表示異議 ,說:"訏謨定命,遠猷辰告句有雅人深致"(見世說新語),這兩人的趣味不同,卻恰合兩人不同的身分 。謝安自己是當朝一品,所以特別能欣賞那形容老成謀國的兩句;謝玄是翩翩公子,所以那流連風景,感物興懷的句子很合他的口胃。本來文學欣賞,貴能設身處地去體會。如果作品所寫的與自己所經歷的相近 ,我們自然更容易瞭解,更容易起同情 。杜工部的詩在這抗戰期中讀起來,特別親切有味,也就是這個道理。

民國四十七年台灣開明書店    談文學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09年8月)  

1) 心遠廬隨筆  說禮    詩經(鄘風)   相鼠   三章

(冠英先生《詩經譯注》1959年香港萬里書店的譯注原文)
這是對那些喪盡廉恥,不成體統的人物的痛話。
(相: 看的意思,這埵(你瞧.....)的語氣。  儀: 禮儀   止: 諧音為恥   遄: 快,速。 )

相鼠有皮 (耗子還有皮包身) 韻讀 皮音婆  你看! 一隻耗子也懂得外表用皮包著,
人而無儀 (做人反而不自尊) 韻讀 儀音俄  你啊,空有外表,但一點儀禮也不懂得,
人而無儀 (做人反而不自尊) 韻讀 儀音俄  如果人連一點儀禮也不懂得,
不死何為 (問你不死還做甚) 韻讀 為音訛  那你不死還可以做甚麽?

相鼠有齒 (瞧那耗子還有齒) 韻讀 齒音齒  你看! 一隻耗子也有它的五官,口齒,
人而無止 (做人反而不知恥) 韻讀 止音止  你啊,空有五官,口齒,但一點合乎儀禮的行為也不懂得,
人而無止 (做人反而不知恥) 韻讀 止音止  如果人連合乎儀禮的行為也不懂得,
不死何俟 (還等甚麽不快死) 韻讀 俟音俟  那你不死還等待甚麽?

相鼠有體 (瞧那耗子還有體) 韻讀 體音體  你看! 一隻耗子也有它的身體毛髮,
人而無禮 (做人反而不知禮) 韻讀 禮音禮  你啊,空有身體毛髮,但一點儀禮也不遵守,
人而無禮 (做人反而不知禮) 韻讀 禮音禮  如果人連一點儀禮也不遵守,
胡不遄死 (何不早咽這口氣) 韻讀 死音屎  那你何不早一點死了吧。

以上(藍色字)為冠英先生的句譯和注釋原文。(黑色字)為網主的補充,希望年青朋友更易明白。 冠英先生注解第二章的"止"字為"恥"的諧音。鄙人之老師則釋"止"字指人之日常行為舉止。

其他諸家注:
,毛傳:視也。 相鼠,或說相是地名,就是相州的老鼠,恐非。
,足他人取法的端莊態度,行為。 左傳襄公三十一年,衛北宮文子曰:"有威而可畏謂之威,有儀而可象謂之儀。"
何為,即為何的倒文,按這句應作"為何不死",倒文協韻。
,節止,控制嗜欲,使行為合乎禮。  呂覽大樂篇:"必節嗜慾",高誘注:"節。止也。 王先謙集疏:韓說曰:"止 ,節,無禮節也"。  說文:"止,下基也。象草木出有址,故以止為足"。引申之,凡有所自處自禁者皆謂之止。  淮南時則訓:(止獄訟),注:"止猶禁也"是其證。故止訓節,而無止為無禮節也。
,等待。 說文:"俟,大也",段注,此俟之本義也。自經傳假為竢字,而俟之本義廢矣 。立部曰:"竢,待也",廢竢而用俟,則竢,俟為古今字。
,禮記禮運鄭注:"言鼠之有身體,如人而無禮者矣"。 王先謙集疏:"首二章皮,齒指一端,此舉全體言之"。 按首二章威儀,節止都是禮的的一個方面,這章總言禮,與以鼠比人的取諭相當。
網主案 (晏子春秋 - 景公飲酒酣願諸大夫無禮晏子諫)云:"人所以貴於禽獸者,以有禮也。故詩曰:人而無禮,胡不遄死,禮不可無也。"

回看三數十年前,社區內是少有強調禮儀的重要。惟近十數年間,由於商業社會服務性的競爭,禮貌性的外表和話語卻受到注重。縱使都是些不發自內心真意的口號,終究還是值得表揚 。這就是詩婸〞滿A如果人不注重禮儀,那就連耗子也不如了。近日某論壇又說到紫荊花議事堂堶荍O議員的污言謾罵,擲物動粗等自毀儀表的行為。這種不符其人身分,又不在適當場合作適當的舉止 ,是完全不值得我們認同 。這篇"相鼠"他們不妨拿來一讀。


2) 周汝昌的現代愛情觀與治學觀   (四)  附詩作唱酬

周汝昌與聶紺弩的結緣,同樣因為(紅樓夢),除了工作上的往來,私交也不錯。1968年前後,聶紺弩靠邊站,周汝昌也趕上倒霉時候,生活也拮據 。他兩人的投緣,主因是兩人都熱愛古體詩和紅樓夢。
聶紺弩曾贈周汝昌一本舊著《天亮了》,卷前附有題詩七律一首:

老至羞談高與荊,他人串戲我觀燈。封神有傳龍鬚虎,水滸無名天酒星。死所知乎春水皺,生還遂了泰山輕。此書十幾年前著,不得其平劍尚鳴。

聶紺弩以雜文聞名,但舊體詩也做得僂竷X色。這首詩中感覺到詩人晚年看淡世情的灑脫。周汝昌最欣賞聶紺弩的一首咏紅樓夢的詩:

客不催租亦敗吟,出門始覺早春深。經旬走筆足紅意,半晌坐花心綠蔭。山鳥可呼杯底語,我書恨待卷中尋。不知榆葉梅誰似,漫擬迎探薛史林。

周汝昌認為他的字字句句,一心離不開紅樓夢,而詩之奇,在於字法句法,迥異於一般詩作的平庸陳舊,俗套常言,而是擺脫老調,力創新文。
除了紅樓夢和古體詩,他兩位也交流討論書法。高山流水,這段知己交是醇厚的。周汝昌有詩總結他與聶紺弩的交誼:

兄云三耳是知音,贈我詩篇意最深。水滸罷研紅學摯,香山梅下細思尋。
十九年前筆自奇,驚看卷首寄言辭。想見當年豪俠氣,檢書看劍一題詩。


3) 韻海遺音   

漓江江上月,幾度照浮沉

不是尋常別,終連白首心。虛名累清思,微意把愁吟。豈畏風蕭索,難忘柳淺深。漓江江上月,幾度照浮沉。
這是歐陽予倩寫的一首詩,真是好詩,極具唐韻味。歐陽予倩是中國話劇運動的先驅者,早在留學日本時代,就曾組織過春柳社演文明戲(即時裝戲)和話劇。歸國後從事現代戲劇運動 ,與田漢,熊佛西都是話劇前輩,培養過一批話劇人員 。歐陽予倩以湖南人而長期在廣西工作,創建過廣西藝術館,與廣西的淵源最久最深。當抗日的戰火燃燒到桂林時,他偕家人走避桂東,這首詩,也許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寫成的。由於他對桂林的關係很深 ,被迫離開時感受自然深沉,"不是尋常別"就點出了亂離的情景 。他愛桂林,但家國的苦難迫使他違背了終老是鄉的願望,不得不離開與他結緣數十年的桂林。人生聚散,升沉無定,也只有漓江的明月曾照過他的浮浮沉沉,詩的結尾是無限感慨的 。在文藝界常有一種現象,不以詩名世的却寫出舊體好詩的詩人。


4) 詩餘閒拾

知卿憔悴甚,不忍問桃花

臨江仙
我所思兮江上路,臨風贈與瑤華。玉樓天半卷朱霞。飛鴻將遠夢,一夜到伊家。   強忍閒情情轉切,淚痕彈濕窗紗。相思相望各天涯。知卿憔悴甚,不忍問桃花。

作者文廷式(1856-1904),字芸閣,號道稀,江西萍鄉人。光緒十六年(1890)進士,支持光緒新政,戊戍政變後逃往日本,有(雲起軒詞)
這是一首戀情詞。除"江上路","風","飛鴻"數字寫眼前景物外,其餘均就有所思加以展開,全為想象之詞 。因風而飛贈瑤華(傳說中的仙花),夢魂亦隨鴻雁飛到伊家,見伊因想思而落淚,而憔悴,以至不忍以春日景事相問。情思搖蕩,一片神行,以疏宕之筆寫旖旎之情,誠為佳構。

采石磯頭明月,蛾眉亭上秋山

西江月   月夜過采石
楊基,字眉庵,姑蘇人。明洪武年間官至山西按察使。

采石磯頭明月,蛾眉亭上秋山。古今來往幾人閒,贏得新愁無限。   不用朱唇低唱,何須纖手輕彈 。一觴一咏到更闌,驚起數行鴻雁。

秋山明月,古今愁思,頗有意境。采石為古來兵家必爭之地,文人過客到此,多所感懷成咏。此篇意境宏深,可追唐宋。

西江月
十日催花雨過,九衢著柳風輕。城中何處不觀燈,菡萏夜開千柄。   酌酒何辭瀲灩,吹簫更引娉婷。如今海角嘆飄零,落月半窗清影。

菡萏夜開千柄,此處指荷花燈。燈節喧嘩熱鬧,對比飄零海角的詞人,突顯落月下的孤影。


5) 幽默詩文   

老大離鄉少小回   仿回鄉偶書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

賀知章的"回鄉偶書",家喻戶曉。清代有人年近半百,還在為童子試拚搏,為了改善老態形象,便剃去鬍子,令人看起來年輕一點。結果還是落第而回。其友人仿賀詩 ,作了一首戲謔之:

老大離鄉少小回,鄉音未改嘴毛衰。老妻相見不相識,笑問兒從何處來。


6) 喻世諧文  

人心風不吹

唐備,唐詩人,昭宗元年進士。全唐詩存其詩三首。其中失題一首云:

一日天無風,四溟波盡息。人心風不吹,波浪高千尺。

這詩將人心與大海作了鮮明對比。前兩句意說,大海本來是平靜的,只有風起才會生浪。後兩句才是作者要說的主題,他說人心卻不同了,人的欲望永不窮盡,現實生活永遠滿足不了人心的需要 ,損人利己,勾心鬥角,都是為了私利 。即使風不吹,也是濁浪排空,永不安靜,古今往來,社會就是如此。


7) 文章作法指導  造句之二  

一) 文章前後矛盾是作文的大忌。若一個句子內,語意自相矛盾,更加要不得。初學作文的人,不合理的句子往往很多,這是沒有仔細思索的緣故。例如:
1. 他的病也許一定要死。
2. 求學與立業,是青年唯一的責任 。
3, 這件事真出人意表之外。
隨意看來,這三個句子似乎都是合理,實則都有予盾。"也許"是"或者"的意思 ,既說"也許",就不能說"一定",兩詞並用就產生了矛盾 。"求學與立業"是兩件事,是兩種責任,說成"唯一"也是不通 。"出人意表"就是意外,"意表之外",就是說意外之外 ,當然不通 。改為"意料之外",就明白了。我們日常說話,做文章,往往語病很多,下筆時多留神,多思考 ,就可減少寫出不合理的句子來。要糾正這些錯誤,作者須時刻小心。


8) 談文學     文學的趣味之五
 

以上談欣賞和創作,摘句說明,只是為其輕而易舉,其實一切文藝上的好惡都可作如是觀。你可以特別愛好某一家,某一體,某一時代,某一派別,把其餘都看成左道狐禪。文藝上的好惡往往和道德上的好惡同樣強烈深固 ,一個人可以在趣味異同上區別敵友,黨其所同,伐其所異 。文學史上許多派別,許多筆墨官司,都是這樣起來的。
在這塈畯抪|起疑問,文藝有好壞,愛憎起於好壞,好的就應得一致愛好,壞的就應得一致憎惡,何以文藝的趣味有那麼大的紛歧呢?你擁護六朝,他崇拜唐宋,你贊賞蘇辛,他推崇温李 ,紛紛擾攘,莫衷一是 。作品的優越不可為憑,莎士比亞,勃萊克,華茲華司一般開風氣的詩人在當時都不很為人重視。讀者深厚造詣也不盡可為憑,托爾斯泰攻擊莎士比亞和歌德,約翰生看不起密爾敦,佛朗司譏誚荷馬和浮吉爾 。這種趣味的紛岐是極有趣的事實。粗略地分析,造成這事實的有下列幾個因素。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

 歡迎溜覽舊書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