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欣賞以往作品介紹 
期: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10年7月) 

1) 心遠廬隨筆   在世閒言  之   做個現代顏回

     
子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

      晁說之晁氏客語云:或問:"顏子在陋巷而不改其樂,與貧賤而在陋巷何異乎?"曰:"貧賤而在陋巷者 ,處富貴則失乎本心,顏子在陋巷猶是,處富貴猶是"。     晁說之(音潮悅)
何坦西疇老人常言云:"知學則居貧無怨,學而深於道,則安貧能樂 ,常人貧則怨,小人貧則亂 。"

      近日讀到晁說之和何坦上面兩段古人關於顏回"安貧"的說話,我有疑問,顏回英年就死了,史載中沒有說過他脫過貪,誰能知道他處富貴時是如何的樣子。

      說到"安貧樂道",使我聯想到近年社區的一些問題,我以為與此四字頗有關係 。顏回時代,在陋巷謂之"貧",今天的標準不同了,未能購置豪宅,似乎也可加入貧的行列。

      樓價高漲,小市民難以置業安居,管治者未能有效解民之憂,不無失責之嫌。今天我們的生活理想標準也與前不同了。我們不能"審容膝之易安",年青朋友置業成了"琴瑟友之 ,鐘鼓樂之"的基本自我要求,好像非此不能"與子偕老"。不妨試試調整心態,先把居住標準降低,金谷之園容它日再建又如何。
我們今天不用擔心"在陋巷",不用"飯疏食飲水,曲肱而枕之",杜工部也不用為我們呼喊"安得廣廈千萬間 ,盡庇香江市民俱歡顏",何以還是甘作樓奴,不得其樂在其中。

      維園阿伯,近來又多了維園阿哥,話說得好就是多了年青一代關心政治,社會民生。不過近日已變成罵壇,議會淪為罵會,誰長此風,大家心中有數 。如此缺乏理性的論壇,我認為停論最佳。

      焦點話題不離無休無止的民主普選。說到要全民普選管治我們的人,我有個想法,中國自從出了始皇帝,國民經歷逾二千多年的家天下人治社會。遇上好的皇帝,人民有好日子過,遇上不好的皇帝 ,人民就過苦日子 。我們香港市民也過了百多年殖民地統治生活,直到現在(中央港人)治港,其間雖無民主,也總算有自由,行法治,你不妨害社會秩序,做什麼都沒人管。相反,自由,法治這兩大 前題,在我們祖國大地還是遙不可想。

      我認為百分百自由是最為重要,民主也有一定程度上的需要,但要明白社會上不是任何事都是可以靠民主可以解決,我們要的是一個能幹的當家,有效的管治,只要能夠辦好民生,那管他是如何被選出來 。社會的種種矛盾,我想都是由民生怨氣激發出來的問題 。但願當家管治者能夠切實幫助真正有需要的人,市民自己也能夠樂道安貧(不是在陋巷的貧),人人都能做個現代顏回,社會問題也少了。

      各位,攪政治的人物,全都是不好信的,不妨視他們為歷史舞臺上的一撮過客羣醜。阿虫說:"快樂是眼前有一碗飯",我們要生活得樂在其中。

 

2) 韻海遺音  

落花有意迷金勒,客子銷魂倚畫樓     摘錄刪編: 啓功口述歷史

啟功,是清皇朝雍正帝的第九代後人,到了他祖父一代,家道已經敗落。更不幸的是,啟功一歲時,父親便去世,祖父就成了家中的支柱。父親的 故去成了家道衰敗的序幕,到了啟功十歲時,這一年就是他家中衰敗的高潮。在這年堙A曾祖父,二叔祖,續弦的祖母,祖父相繼去世。不到一年,家族中死了五個人。只好變賣家產 ,房子,字畫用來發喪,償還債務 。祖父 和父親的死,是啟功和他母親失去了直接的指望,和依靠,生活最基本保證吃飯,穿衣都成了最實際的問題。

正是天無絕人之路,幸得有兩位,一叫邵從煾,一叫唐淮源,都是他祖父 在做四川學政時的學生。他們知道啟功的窘境,本着對老師的感激,報 答在孤寡遺孀身上。帶頭向祖父的門生募捐,幫助"孀媳弱女",孀媳指 啟功的母親,弱女是啟功沒有出嫁的姑姑。籌得的款項用來買長期公 債,按月支取利息維持一家三口生計。邵,唐兩位老先生不但協助啓功一家的經濟來源,而且對啓功的學業也十分關心,時常鼓勵和提點。一次,啟功把自己剛作的一首七律寫在扇面上 ,呈給唐淮源看,詩題為"社課詠春柳四首擬漁洋秋栁之作":

如絲如線最關情,斑馬蕭蕭夢媗憛C正是春光歸玉塞,那堪遺事感金城。風前百尺添新恨,雨後三眠殢宿酲 。淒絕今番回舞袖,上林久見草痕生。

這首詩寫得很規整,頗有些傷感的味道,不料,唐老伯看到啓功的詩有了 進步,感動得一邊哭,一邊說:"孫世兄啊,沒想到你小小年紀就能寫出這樣有感情的好詩,你祖父在天之靈也會高興的。"

其餘三首:
萬綠棲鴉憶舊游,河橋回首思悠悠。落花有意迷金勒,客子銷魂倚畫樓。鄂渚人攀猶昨日,灞陵塵劫幾經秋 。勞他鶯燕殷勤喚,逝水年華去不留。
太液池頭芳信稀,景陽樓下暗塵飛。空悲客舍陽關引,且度秋娘金縷衣。殘雪乍消烟漠漠,春寒未減色依依。恨人滴盡相思淚,欲倩柔條挽落暉。
寶馬香車十二街,新烟欲散候初佳。青禽消息渺何處,曉月樓臺天一涯。別路纖腰縈祖席,隔簾飛絮上空階。雨絲風片渾無緒,亂攪春愁入客懷。

 

3) 詩餘閒拾 

月分千片雪,雨隔一重秋

陳璘,字蘭修。順治時江蘇常熟人。瞿玄錫妻,明末抗清名臣瞿式耜的兒媳。有《藕花莊詞》。由于家道貧苦,加上國仇家難 ,其詞真切動人 。王烟客序其詞云:"有鬚眉才子之所不能道者。"

臨江仙   咏簾
嫵媚風光須掩映,瓊軒畫舫朱樓。湘波蕩漾翠波流。只憐妨燕子,常卷上金鈎。   宛罥飛絲粘弱絮,最宜燭影紅幽。藏春仿佛暗香浮。月分千片雪,雨隔一重秋。

寥寥數語,就把春秋,晴雨,簾櫳外的不同景物,簾櫳內面人的幽雅感受,生動,細致的描繪出來,正是張炎《詞源》中所云:"大詞之料斂為小詞"者也。

 

4) 畫意曲中尋

關漢卿
,號己齋叟。大都(今北京)人,元初較早期的雜劇作家,博學能文,滑稽多智,又精通音律,是著名戲曲家。至元十四年(1277)間到過杭州,大約在大德(1297-1307)年間去世 。寫過六十多本雜劇,大都散佚,存下來只有十三本左右。散曲現存小令五十多首,套數十多首,抒寫離愁別恨和愛情的題材較多。他寫了不少以反抗封建壓迫為題材的劇本,特別是寫被壓迫的下層婦女的反抗鬥爭 ,著名的有《竇娥冤》。

南呂   四塊玉  別情
自送別,心難捨。一點相思幾時絕。憑欄袖拂楊花雪。溪又斜,山又遮,人去也。

這首小令寫送別後的相思情懷。那個凭欄遠眺的女子,袖拂楊花,想對她的朋友多望一下。無奈斜曲的溪流,遮眼的青山,人已去遠,無法見到了 。寫得悵惋幽怨,細膩感人。

又   閑適二首
舊酒沒,新醅潑。老瓦盆邊笑呵呵。共山僧野叟閑吟和。他出一對雞,我出一箇鵝,閑快活。
南畝耕,東山臥。世態人情經歷多。閑將往事思量過。賢的是他,愚的是我。爭甚麽。

 

5) 幽默詩文  喻世詩文

古來很多大詩人詞客 ,都有以詩贈妓,而且絕不諱言其事 。古代能詩的歌妓不少,也有雋美章句並以詩留名,從而引致許多詩人為她們留下很多唱酬和作,成為韻事佳話。歷朝詩集,別集中也隨便可以找出這詩妓作品和典故。如李白的(陌上贈美人)有"美人一笑搴珠箔 ,遙指青樓是妾家",杜牧的"落魄江湖載酒行,楚腰纖細掌中輕 。十年一覺揚州夢,贏得青樓薄倖名"這段故事,更為人所共喻。
《柳南隨筆》記載有一位蕭中素(字芷崖),他有贈妓詩二首,雖是遊戲之作,不是名章麗句,但饒有趣意。

其一云:"我年八十君十八,相隔戊申一花甲。顛之倒之是同庚,好把紅顏對白髮。"
又一云:"我年九九君十九,配成百歲真佳偶。天孫恰與長庚對,千古風流一杯酒。"

沙彌思老虎   續新齊諧卷二
五台山某禪師。收一沙彌。年甫三歲。五台山最高師徒。在山頂修行。從不一下山。後十餘年。禪師同弟子下山。沙彌見牛馬雞犬,皆不識也。師因指而告之曰。此牛也,可以耕田。此馬也 。可以騎。此雞犬也。可以報曉。可以守門。沙彌唯唯。少頃一少年女子走過。沙彌驚問此又是何物。師慮其動心。正色告之曰。此名老虎。人近之者。必遭咬死。屍骨無存。沙彌唯唯 。晚間上山。師問汝今日在山下。所見之物。可有心上思想他的否。曰。一切物我都不想。只想那喫人的老虎。心上總覺捨他不得。
     


6) 字詞音義辨正    更多按此

朝鮮 音招仙,周初箕子封國在遼東,歷代臣服中國。
 


7) 每月二三字

致仕
: 交還官位,今謂"官員退休"之意。
致士: 去做官。
酈道元: 酈音力,《水經注》作者,北魏人。
: 十日謂之一旬。
期年: 期音基,一年之意
: 音海
,肉醬。
 

8) 新詩 / 小品文

薛冰     書緣七累     (上)

聚書二十餘年,存書二萬餘冊,也可以算是與書有緣了。書虫說書緣,常道其樂,實則書緣之累,更甚于樂。聊舉為書所累者數端,供同好一嗤。

一是眼累。所到之處,無論青山碧水,燈紅酒綠,廣廈華堂,村野廬舍,總希望能從 花團錦簇中看出白紙黑字來。偶或見得墨迹,嗅得紙香,必雙目灼灼,凝視逼視,致被他人看成異類。倘遇書城,書舖,書櫃,書攤,更是看得兩眼一抹黑。

二是身累。外出歸來,難得輕裝簡從,總是肩背手提,為同行者側目。尤其去外地,京,滬,蘇,揚,更是大包小捆,不一而足。記得年輕時,曾一次從揚州背八十多斤舊書回家,不得不為書買一張長途車票 。實在背不動,只好通過郵局往家堭H,有時走一路,寄一路,人沒到家,書已到家。

三是負累,將藏書作為目標,買書就背離了閱讀使用的原旨,看到有價值的書都覺 得該存一部,完全不考慮用不用得上,讀不讀得完。買書的胃口與日俱增,再加上書價連年高漲,遂成為沉重的經濟負擔 。為了買書,不得不努力寫稿掙錢;為了買書,不得不把其他方面的清費壓縮到最低限度;經濟狀 況總陷在惡性循環中。

四是室累。家中藏書越來越多,占用空間越來越大。為堆書,小房子換大房子,大房 子中豎起了大書架。可是源源進入的書,沒幾年就超出了書架,填滿了書房,向客 廳和臥室滲透,來個非書蟲的客人難免瞠目以對。有時自己也覺得不方便,但總想把其他什麼物件清除掉,為書們騰出容身之地。機關算盡,就是捨不得少買點書。

下期續.....

 

9) 筆記, 掌故, 風俗, 瑣語

王力   龍蟲並彫齋瑣語

     王力19001986),字了一,原名王祥瑛廣西博白人,著名漢語學家。

      龍蟲並雕齋瑣語   一九四四年十月十五日昆明(中央日報)增刊   失眠

中國人自古貪睡。雖然宰予晝寢,被孔子罵作朽木冀牆;勾踐卧薪,蘇秦刺股,孫敬懸頭,也都故意弄得睡不安穩;但這都只是裝腔作勢。實際上,中國人的天性是貪睡的 。諸葛亮隆中高卧,陶潛北窗高卧,都被稱為山中高士,和月下美人一樣地備受詩人的贊揚。陳摶老祖一睡百餘日,尤為集睡眠之大成;普通人所謂睡到日上三竿 ,比之陳搏老祖,真只可算是小巫見大巫罷了 。在貪睡的民族看來,失眠該是多麽痛苦的一件事!然而我們有時候竟沒有法子防止失眠。我曾向外國人學得數羊兒的妙訣。但是羊兒越數越多,竟像曹操的八十三萬人馬 ,數到天亮也數不完,於是終於失眠了 。失眠之後往往食不下咽,弄到眠食俱廢。這樣漸漸糟蹋了身子,其苦可知。

為什麽失眠?若說是憂國憂民,雖然冠冕堂皇,畢竟和事實距離太遠。况且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我們也不應該這樣不安分守己。那麽,我們為什麼失眠呢 ?

青年時代,失眠的主因恐怕離不了戀愛問題。"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輾轉反側。"曾受周公教化的君子也曾經這樣坦白地告訴過我們。豈特君子? 恐怕連那窈窕淑女也不免輾轉反側。不過詩人忠厚,不肯明白說出來罷了。林黛玉在絕粒以前,常常失眠,其主要原因正如紅樓夢八十二回堜珨:"當此黃昏人靜 ,千愁憂緒,堆上心來","心內一上一下,輾轉纏綿,竟像轆轤一般","翻來覆去,哪媞帢o着?" 她的咳嗽只是失眠所引起的,因為"自己掙扎着爬起來,圍着被坐了一會,覺得窗縫堻z進一縷凉風來,吹得寒毛直竪"。可見得她是因為失眠而後咳嗽 ,並不是因為咳嗽而後失眠啊。

壯年時代,失眠的原因就覆雜了。商人白天持籌握算,晚上腦子堨是商品和數字,往往睡不着。機關主管人為了經費的統籌,人事的處理,一時想不通,也往往睡不着。"齊人"因為妻妾爭風 ,"黔婁"因為柴米無着,告貸無門,也往往睡不着。壯年人比青年人更易失眠,老年人比壯年人尤其容易失眠 。"亢陽"的次數越多,人越易老。波特萊爾詩云:"貧人顛沛由來久,常存怨氣沖牛斗。上帝內疚慰之以睡眠,人類更添赤日之子其名酒。"睡眠本是上帝的恩惠 ,應該含生之倫皆能蒙恩,豈料世上竟有不少的人還不能享受這最低限度的幸福!

我們文人還有一種失眠的原因,就是床上想文章,打腹稿。歐陽永叔嘗言詩文多得於"三上",就是馬上,床上和廁上。馬上和廁上都沒有問題,床上却苦了一雙睡眼 。我們"唯將終夜常開眼",却不是"報答平生未展眉",而是"願學陽何苦用心"。抽思乙乙,思緒越引越長 ,偶遇棼絲,既理還亂! 嘔盡心肝之後,陽何還沒學像,腹稿還沒打完,已經是晨雞三唱了! 這種失眠,真是何苦! 然而文人之可笑在此,文人之可愛亦在此。

前面我們首先撇開憂國憂民的失眠,是因為這種人太少了;我們這班自了漢,不敢盜竊這種無上的光榮,但是,太少並不就是沒有。當國的人夙興夜寐,自不必提。此外還有那些愛國志士們 ,身在田園,心存廊廟 。凛匹夫之有責,痛胡騎之橫侵。更籌細數,默招賈傳之魂;燭跋輕吹,幽訴彭咸之鬼。九度腸回,嘆神京之日遠,一宵髮白,憂漢社之將墟 。心病還將心藥醫,這種失眠症,恐怕要等到兵渡鴨頭,甲齊熊耳的時候,方才醫治得好的了。


訃聞   (下)

哀啓,是舊時附於訃告之後的書啓,簡述死者生平和病中情況,也有單獨成文發送給親友的。

引狀,是舊時喪儀中類似訃文的一種文告。"引"在古代是一種文體,唐以後開始流行。其文如序言,而又稍微短簡 。在喪儀文書中,內容比訃告簡單,多用於生前事迹平凡或家中地位和輩分較低之人。

誄文,是用以表彰死者德行並致哀悼的文體。

祭文,祭祀是富有中國特色的文化現象。在祭祀過程中,人們除了施行必不可少的儀式外,還借助哀辭,祭文的形式表達人們對亡親故友的哀悼之情。一般是在祭奠時宣讀 ,有大致相同的體式和結構 。祭文的語言,盡管可以不拘一格,但以四言韻語為常。
基本格式,(1)標題,寫成"祭XX文","XX"表示死者的輩分或與生者關係。(2)"維"起。(3)死者逝世的情况。(4)祭奠人 。(5)死者生平及事迹。(6)表示哀痛之情。(7)結語用"伏惟尚饗"。

墓地圖,一些經濟條件較好的家庭的家長或親自籌劃,或要求已成年的子女為自己準備墓地,以應不時之需,勘輿之術也隨之興起。風水寶地是人們心目中最好的響往 ,入土為安也成為亡人的最後歸宿 。在過去上至王公下至百姓,對於墓地的選擇都極其重視。後代子孫累世不斷地對先世的墓地進行維修,保護和祭掃。在很多家族的家乘,家譜中,先世墓地圖是重要的組成部分。

 

近日翻出二本關於談論文章寫作方法和理論的舊書,一本是 1961年香港實學書店出版的"文章作法指導",著者陳志遠,另一是台灣開明書店民國四十七年一版,七十一年十七版的"談文學",網主認為很值得把內容撮要介紹給網友讀者 ,尤其對一些喜歡學習寫作的年青朋友,具有良好的參考指導作用 。 
雖然這二本書全是談及作文的法則和要義,但我們若能融會貫通,將內容引申到日常生活,處世立業,定必有一定的幫助。 由 2008年4月這一期開始,依書中章節按部介紹。 (3/08 網主-  內容有所刪改整理)

10) 文章作法指導   什麼叫做寫景文  之三

2) 愛好自然的興趣
不愛好自然的人,决沒有興趣去觀察自然,這個道理很淺顯的,一個勢利薰心的市 儈縱使把他關到山明水秀之鄉去住上十年,他也不會了解山水的真美。古代的文學 家,大都愛好自然,喜愛山水田園的,如陶淵明,為了要回到故鄉去亨受田園生活的 樂趣,竟拋棄一個好好的彭澤令不做;如李清照,為欣賞自然界的美景,竟常常帶着草笠,冒着寒冷,强拉着她丈夫陪他去台城賞雪;白居易也是一個有自然樂趣的 人,看他的與元微之書中說:"僕去年秋,始遊廬山,到東西兩林間香爐峯下見雲山 泉石,勝絕第一,愛不能捨,因置草堂。。。。。每一獨往,動輒旬日,生平所好者,盡在 其中,不惟忘歸,可以終老。" 由此可見其幽逸的志趣,蘇軾之愛好,自然不在白氏之 下,他的赤壁賦說:"目夫天地之間,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 上之清風,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 這簡直是一個自 然主義的人生觀了。欣賞自然,本是人人可得而有之清福,人人應保存着這種興趣。尤其是有文學嗜好的人,更不可不對自然發生濃厚的興趣。歌德說得好:"我今後 皈於自然,只有自然是無窮的豐富,只有自然能造就偉大的創作家。" 這是一點也 不錯。許多不朽的作家都是'自然'產物的兒子。許多偉大的傑作都是作家與自然 戀愛的產物,現代的人因過都市生活,結果便與自然隔絕了。所以我們現在喊一句口號,就是'回到自然界去',徐志摩在他的我所知道的康橋一文上面有一段:

"住慣了城市的人不易知道季候的變遷,看見葉子掉落知道是秋,看見葉子綠知道 是春,天冷了裝爐子,天熱了拆爐子,脫下棉袍換上夾袍,脫下夾袍換上單袍,不果 如此罷了。天上星斗的消息,都不關我們的事。忙着那樣這樣的事多着,誰耐煩管 星星的轉移,花草的消長,風雲的變幻?同時,我們抱怨我們的生活,苦痛,煩悶,拘束,苦燥,誰肯承認做人是快樂?誰不多少咀咒人生?但不滿意的人生大都是由於自取的。我是一個生命的信仰者 ,我相信生活 决不是 我們大多數人僅僅從自身經驗獲得的那麼暗慘。我們的病根是在'忘本'。人是自 然的產兒,就比枝頭的花與鳥是自然的產兒。但我們不幸是文明人,入世深似一天,離自然遠似一天。離開了泥土的花草,離開了水的魚,能快活嗎?能生存嗎?從大自然,我們取得我們的生命 ,從大自然,我們應分取得我們繼續的資養 。那一株 婆娑的大木沒有盤錯的根底深入無盡藏的地?我等是永遠不能獨立的。有幸福是 永遠不離開母親撫育的孩子,有健康是永遠接近自然的人們。不必一定與鹿豕遊,不 必一定回'洞府'去;為醫治我們當前生活的苦窘,只要不完全遺忘'自然'一張輕淡 的藥方,我們的病象就有緩和的希望。在青草裡打幾個滾,在海水裡洗幾次浴,到高 處去看幾次朝霞和映照 - 你肩背上的負擔就輕鬆了去的。"

這是說得一點也不錯的,自然是我們的根本,離開自然,便喪失了美麗的生命,也不能產生了美麗的文學。

以下兩條是做寫景文最要注意的基本態度,我們必須對於自然具有深刻的觀察,並養成愛好自然的興趣,然後做寫景文始易於圖功。

 

11) 談文學  文學上的低級趣味  (下) 之一

關於作者態度
文藝的功用在表現作者的情感思想,傳達於讀者,使讀者由領會而感動。就作者說,他有兩重自然的急迫需要。第一是表現。情感思想是生機,自然需要宣洩,宣洩纔暢 通愉快,不宣洩即抑鬱苦悶。所以文藝是一件不得已的事。一個作家如果無絕對的 必要,他最好是守緘默;得已不得已,勉强找話來說,他的動機就不純正,源頭就不 充實,態度就不誠懇,作品也就不會有很大的藝術價值。其次是傳達的需要。人是 社會動物,需要同情,自己愈珍視的精神價值愈熱烈地渴望有人能分亨。一個作者 肯以深心的祕蘊交付給讀者,就顯得他對讀者有極深的同情,同時也需要讀者的同 情報答。所以他的態度必須是誠懇的,嚴肅而又親切的。如果一個作家在內心上並無這種同情,只是要向讀者博取一點版稅或者虛聲,為達到這種不很光明的目的,就不惜擇不很光明的手段 ,逢迎讀者,欺騙讀者,那也就 决說不上文藝。在事實上,文藝成為一種職業以後,這兩種毛病,這表現與傳達兩種急迫需要的缺乏,都很普 遍。作者對自己不忠實,對讀者不忠實,如何能對藝術忠實呢?這是作者態度上的基本錯誤,許多低級趣味的表現都從此起。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

 歡迎溜覽舊書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