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12年3月)   共 3 頁   2  頁 3  

12新詩  小品文  筆記  掌故   風俗   瑣語

台灣現代散文作品

平凡   馬瑞琴

如果平凡的生命是脆弱的,那麽就像那草 — 經不起踐踏 ;
如果平凡就是一種愉悅的滿足,
就像那草 — 滿足盈盈綠意的眩惑 ;
如果平凡本擁有堅毅,那就
那草 — 在暴雨狂風的打擊下。仍屹立挺拔 ;
如果平凡就是不息,就像那離離原上
— 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生命的價值,任何人都無法評估 ; 就如同草雖經得起强大的挫折,却得因微風而折腰。它馳騁在高岡,深谷,任何它能攀附的地方,人們却都忽視它,彷彿它也只是為着生命生存,而在一種死寂中冒芽,你不在意它,却又少不了它 ; 它們總是慶幸自己是英雄 — 草莾英雄。

雖說平凡不像那草,體會出平凡的偉大,生命的價值顯得無邊無界。謹記着 : 在疾風中做個勁草,在莠草中做個良苗。如此,我們要謳歌 — 小草之不凡。  


張恨水   春明外史    前序  

余少也不覊,好讀稗官家言,積之既久,浸淫成癖,小齋如舟,床頭屋角,累累然皆小說也。既長,間治詞章經典之書,為文亦稍稍進益,試復取小說讀之 ,則恍然所謂街談巷議之言,固亦自具風格,彼一切之詞所具之體律與意境,小說中未嘗未有也。明窗淨几之間,花晨月夕之際,胸懷曠達,情有不能自己者 ,竊嘗拈亳仲紙,試效為之,亦復悠然神會,輒中繩墨焉。於是又感小說如詩,亦足為慰情陶性之作,不必計字賣文,强迫而出此,更不必以此儕 於著作之林,作為不世之業以為之也。年來湖海消沉,學業之事,百凡都已頹廢,惟於小說一道,尚愛好如琚C吾友舍我知其然也,當其主辦世界晚報之始 ,乃以撰述長篇相托,余因之遂有春明外史之作 ,余初非計字賣文,亦未敢自儕於著作之林也。夫太玄之篇,且覆醬瓿,左思之賦,幾蓋酒瓮,而此雕虫小技,又烏足以自鳴耶?金聖嘆批西廂,自謂為人生消遣法之一 ,余竊引以自况焉。容亦讀者所許歟?     民國十四年十月張恨水序

後序  按此     續序   按此     

張恨水詩詞鈔/書影


季羨林   再談人生

人生這樣一個變化莫測的萬花筒,用千把字來談,是談不清楚的,所以來一個"再談"。

這一回我想集中談一下人性的問題。大家知道,中國哲學史上,有一個不大不少的爭論問題:人是性善,還是性惡?這兩個提法 都源於儒家。孟子主性善,而荀子主性惡。爭論了幾千年,也沒有爭論出一個名堂來。記得魯迅先生說過:"人的本性是,一要生存,二要温飽,三要發展 。"(記錯了,由我負責)這同古代一句有名的話,精神完全是一致的:"食色,性也 。"食是為了解決生存和温飽的問題,色是為了解決發展問題,也就是所謂傳宗接代。

我看,這不僅僅是人的本性,而且是一切動植物的本性。試放眼觀看大千世界,林林總總,哪一個動植物不具備上述三個本能?動物姑且不談,只拿距離人類更遠的植物來說,"桃李無言",它們不但不能行動 ,連發聲也發不出來 。然而,它們求生和發展的慾望,卻表現得淋漓盡致。桃李等結甜果子的植物,為什麽結甜果子呢?無非是想讓人和其他能行勳的動物吃了甜果子把核帶到遠的或近的其他地方 ,落在地上,生入土中,能發芽,開花,結果,達到發展,即傳宗接代的目的 。你再觀察,一棵小草或其他植物,生在石頭縫中,或者甚至壓在石頭塊下,缺水少光,但是它們卻以令人震驚得目瞪口獃的毅力,衝破了身上的重壓,彎彎曲曲地,忍辱負重地長了出來 ,由細弱變為强硬,由一根細苗甚至變成一棵大樹,再作為一個獨立體,繼續頑強地實現那三種本性 。"下自成蹊",就是"無言"的結果吧。

你還可以觀察,世界上任何動植物,如果放縱地任其發揮自己的本性,則在不太長的時間內,哪一種動植物都能長滿塞滿我們生存的這一個小小星球 - 地球。那些已絕種或現在瀕臨絕種的動植物,屬於另一個範疇,另有其他原因,我以後還會談到。

那麽,為什麽到現在還沒有哪一種動植物 - 包括萬物之靈的人類在內 - 能塞滿了地球呢?在這裡,我要引老子的話:"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是造化小兒 - 誰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沒有,他究竟是什麽樣子。我不信什麽上帝,什麼老天爺,什麽大梵天,宇宙間沒有他們存在的地方 。但是,冥冥中似乎應該有這一類的東西,是他或它巧妙計算,不讓動植物的本性光合得逞。

1996年11月12日


何滿子   桑槐談片

公主告狀

《打金枝》是一齣很流行的傳統戲,原是傳奇《滿床笏》中的一折,京戲和各種地方劇種至今都還在舞臺上搬演不衰.......................。

故事是,唐代宗的女兒升平公主,下嫁給郭子儀的兒子郭曖,自恃是金枝玉葉,驕縱無比,郭子儀做壽,他竟不肯向公爹拜壽,郭曖於是打了她,鬧了一場喜劇性的糾紛。這事並非平空結撰 ,兩唐書都隱約有所記載 ,文太煩,《通鑒》最簡括,引錄如下:

郭曖嘗與升平公主爭言,曖曰:「汝倚乃父為天子耶? 我父薄天子不為!」公主恚,奔車奏之。上曰:「此非汝所知,彼誠如是。使彼欲為天子,天下豈汝家所有耶?」慰諭令歸。子儀聞之 ,囚曖,入待罪。上曰:「鄙諺有之:"不癡不聾,不作家(姑)翁。"兒女子閨房之言,何足聽也!」子儀歸,杖曖數十。(《唐紀四十 - 大曆二年》)

這雖是一件家庭兒女間小事,內容却極為豐富。郭子儀父子處在一個尷尬的地位,以公主的身份,郭氏父子是臣,理應俯伏 ; 以家屬關係,他們是公爹和丈夫,有權駕馭,這種封建倫常的交叉錯位使他們的關係很難擺平。這堶掄椏o涉一個擁有重兵的功臣和皇帝之間的十分敏感的關係,郭曖這番話又正好是觸在這個敏感點上 ,事情鬧僵了會使關係破裂,不可收拾。郭子儀只好把兒子綁起來,把球踢到皇帝那一邊去,讓親家去發落。代宗也很明智大方,既不責備女兒,也不歸罪駙馬,只說小夫妻閨房口角 ,哪能如此認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一場倫理糾紛於是解决。

代宗還引用了一句不癡不聾 ,不作家(姑)翁。」的鄙諺,這是中國傳統的處理家庭糾紛 的妙訣,人人耳熟能詳,確是父母對待子媳妯娌之間爭執的息事寧人之法。裝作不見不聞,假糊塗,免得多惹是非,那意思也和現在常聽說的"宜粗不宜細"的道理相通。有些麻煩事,追究下去往往不知該由誰來承擔責任,說不定弄得不好事情還會惹到自己身上來,最明智的辦法就是裝糊塗,不去追究,彼此省心,天下太平。

假如代宗皇帝聽了女兒的哭訴,心中想到:好麽 ! 原來這個天下是你們郭家不想要,才讓給我來當皇帝 ; 倘若你們想要了,我的皇位豈不是你們隨時可以收回去? 這小子居心叵測,逆天妄上,反形已露,後患無窮,得趕緊收拾。如此一想,龍顏必然震怒,事情就不堪設想,結果就會不是魚死,就是網破,這叫做小不慎則亂大謀。郭子儀確也是憂心忡忡地怕皇帝會這樣想的,這樣想也是合於邏輯的,所以才回來責打了兒子幾十杖,表明自己的忠心不貳,請皇帝老子放心。老謀深算的郭子儀很識相,皇帝雖然表示了宜粗不宜細,或既往不咎,但還要察看他的表現的,於是給了兒子一頓皮肉教育,這是封建制度下做臣子的人遠全身之道。

升平公主這面,告狀沒有告准,是敗訴的一方,心媟穔M不免委屈。皇帝選郭曖作駙馬,一面是酬勞和拉攏郭家,也未嘗沒有派個女兒到郭家去窺視動靜,起點克格勃作用的意圖。郭子儀知道這位金枝玉葉是得罪不起的,把兒子打一頓,也是給媳婦一點面子。在這上面是絕對必須"不癡不聾"的。宜粗或宜細,得由身分來决定,上面為了省心,可以一床錦被蓋過,下面當事人未必能心悅誠服,疙瘩不解開,積忿於心,也有釀成不測的可能。皇帝可以表示大度,不搞察察為明,夾在中間的郭子儀不能不理順和公主媳婦的關係,可謂煞費苦心。

最可憐的是倒霉蛋郭曖,為了掙一點男子漢的面子,落得挨一頓的下場,因為他是最軟弱的一方,活該吃虧。從此只好謹小慎微,委屈求全,不再在老婆面前暴露思想,免得她去打小報告了。

一齣小小的喜劇,包含了那麽多複雜的人際關係的內容,政治,倫理,法律等等,樣樣包括在內。雖是封建社會上層發生的故事,但至今還能給人以啓發,教人懂得人情世故 ; 大至天下國家,小至家庭父子間的瑣事,無不可以用作參照獲致教益。當然有些微妙之處不宜點破,觀眾心領神會,自然演繹出更多的內容來。

1991年10月


林語堂   生活的藝術 

論不免一死

因為我們有這麽個會死的身體,以致遇到下面一些不可逃避的後果 : 第一,我們都不免一死 ; 第二,我們都有一個肚子 ; 第三,我們有强壯的肌肉 ; 第四,我們都有一個喜新厭舊的心。這些事實各有它根本的特質,所以對於人類文明有很重要的影響。因為這種現象太明顯了,所以我們反而不會想起它 。我們如果不把這些後果看清楚,便不能認識我們自己,和我們的文明。

人類無論貴賤,身軀總是五六呎高,壽命總是五六十歲 ; 我疑惑這世間的一切民主政治,詩歌和哲學是否都是以上帝所定的這個事實為出發點的。大致說來,這個辦法頗為妥當。我們的身子長得恰到好處,不太高,也不太低。至少我對於我這個五呎四寸之軀是很滿意的 。同時五六十年在我看來已是夠悠長的時期 ; 事實上五六十年便是兩三個世代了。依造物主的安排方法,當我們呱呱墮地後,一些年高的祖父即在相當時期內死掉。當我們自己做祖父的時候,我們看見另外的小嬰兒出世了。看起來 ,這辦法真是再好也沒有。這裡的整個哲學便是依據下面的這句中國俗語 - 家有千頃良田,只睡五尺高床。」即使是一個國王 ,他的床,似乎不需超過七尺,而且一到晚上,他也非到那邊去躺著不可。所是我是跟國王一樣幸福的。無論這個人怎樣的富裕,但能超過《聖經》中所說的七十年的限度的,就不多見 ,活到七十歲,在中國便稱為「古稀」,因為中國有一句詩:「人生七十古來稀。」

當我們承認人不免一死的時候,當我們意識到時間消逝的時候,詩歌和哲學才會產生出來,這種時間消逝的意識是藏在中西一切詩歌的背面的 - 人生本是一場夢 ; 我們正如划船在一個落日餘暉反映的明朗下午,沿着河划去 ; 花不常好,月不常圓,人類生命也隨著在動物界的行列中永久向前走著,出生,長成,死亡,把空位又讓給別人。等到人類看透了這塵世的空虛時,方才開始覺悟起來。莊子說,有一次做個夢 ,夢見自己變成蝴蝶,他也覺得能夠展開翅膀飛翔,好像一切都是真的,可是當他醒來時,他覺得他才是真實的莊子 ; 但是後來,他陷入頗滑稽的沉思中,他不知道到底是莊子在夢做蝴蝶,還是一隻蝴蝶在夢做莊子。所以人生真是一場夢,人類活像一個旅客,乘在船上,沿著永琲漁伅﹞妒e駛去,在某一地方上船 ,在另一地方上岸,好讓給其他在河邊等候上船的旅客。假如我們不以為人生實是一場夢,或是過路的旅客所走的一段旅程,或是一個連演員自己也不知道是在做戲的舞台,那麽,人生的詩歌連一半也不會存在了 。一個名叫劉達生的中國學者在給他朋友的信中寫著:

世間極認真事,曰:做官 ; 極虛幻事,曰:做戲 ; 每於場上遇見歌哭笑罵,打諢插科,便確認為真實 ; 不在所打扮古人之戲子。一一俱有父母妻兒,一一俱要養父母活妻兒,一一俱靠歌哭笑罵,打諢插科去養父母活妻兒,此戲子乃真古人也。又每於頂冠束帶,裝模作樣之際,儼然自道一真官 ; 天下亦無一人疑我為戲子者! 正不知打恭看座,歡顏笑口 ; 與夫作色正容,凛然莫敢犯之官人,實即此養父母活妻兒,歌哭笑罵,打諢插科,假扮之戲子耳! 乃拿定一戲場戲目,戲本戲腔,至五臟六腑,全為戲用,而自亦不覺為真戲子,悲夫!

(節   林語堂  -  我們的動物性遺產之三  -  論不免一死)


王力   龍蟲並彫齋瑣語 


不越雷池一步  (難越雷池半步)

"不越雷池一步"是我們今天常用的一句成語,用以表示不可逾越一定範圍。

史料記載,雷池地處安徽省望江縣東十公里,因古雷水自湖北省的黄梅縣界東流至此,久積成池,故名雷池。東晉時置在雷戍,辟為江防重地。晉咸和二年(327)歷陽(和縣)鎮將蘇峻聯合壽春(壽縣)鎮將祖約發動叛亂,大舉向東京建康(南京)進攻,忠於朝廷的江州刺史温嶠想馬上帶兵去建康護衛。掌管中央政權的庚亮得知,他深謀遠慮,擔心擁有重兵的荊州刺史陶侃乘虛而入,因此,在報温嶠書中說: "吾憂西垂,過於)歷陽,足下無過雷池一步也。"所言之意要保建康必坐鎮原防,不要越雷池而向東移。今天,雷池雖已不復存在,但"不越雷池一步"這個成語却被長久沿用下來了。

"難越雷池半步"這句諺語大概也由此衍生而來,用意一方防守堅固,令敵方難以攻入,已與原意不同。


清 - 薛福成   庸庵隨筆

法國概况

法國東界比利時,日爾曼,瑞士,義大利,西界大世洋,北界英吉利海海峽,南界地中海,西南界西班牙。地土肥沃,天氣温和,產麻,絲,棉花,金綫,絨毡,寶石,磁器。酒則有葡萄,白蘭地兩種,為土產。萄萄,養胃滋生 ; 白蘭地,提神化食。

巴黎跨賽那(一譯作赦尼)江上,閎整鉅麗,稱於歐洲。教堂,技藝館,博物院,藏書閣,無不美備,而服用之精,器具之巧,為他國所效法。里昂居民大半業繅絲。抱度(一譯作保朵)產酒,金范,產磁。馬賽臨地中海,為法國第一貿易口岸。

泰西立國有三類:曰藹姆派牙,譯言王國,主政者或王或皇帝。曰愷痕特姆,譯言侯國,主政者侯或侯妃。二者皆世及。曰而立潑勃立克,譯言民主國,主政者伯理璽天德,俗稱總統,民間公舉,或七歲,或四歲而一易。法向稱侯國。咸豐二年,拿破倫抱那怕脫之侄,拿破倫第三始稱王,改國制。至同治九年,又廢王改民主焉。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卷一     (光緒十六年閏二月十六日,1890年4月5日記)

登巴黎鐵塔

與世益三,同登法國新造之鐵塔,高三百邁當,合中國之一百丈。乘機器而上,凡四換機器而至頂。每高一層,則下見川原廬舍,人物車馬,愈小一倍。俯視巴黎,全城在目,飄飄乎,有凌虛御風,遺世獨立之意。

法國陸兵近六十萬,户口三千六百萬。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卷一     (光緒十六年閏二月二十三日,1890年4月12日記)

觀蠟人,油畫   法國

赴蠟人館觀蠟人。其法以蠟仿製生人之形,自王公卿相,以至工藝雜流,無不可立像於館。或立,或坐,或卧,或俯,或笑,或哭,或飲,或博,無不畢具。凡人之髮膚 ,顏色,態度,長短,豐瘠,無不畢肖。殆所謂神妙欲到秋亳巔者。聞其法係一老媼創之,今盛行於歐洲各國,未百年也。

又赴油畫院,觀普法交戰畫圖。其法:為一大圜室,以巨幅懸之四壁,由屋頂放進光明。人入其中,極目四望,則見:城堡,岡巒,溪澗,樹林,森然布列;兩軍人馬雜遝,放槍者,點炮者 ,搴大旗者,挽炮車者,絡繹相屬;各處有巨彈墜地,則火光迸裂,烟焰迷漫;其被轟擊者,則斷壁危樓,或黔其廬,或赭其垣,而軍士之折臂斷足,血流殷地,偃仰僵仆者 ,令人目不忍睹。仰視天,則明月斜掛,雲霞掩映,俯視地,則綠草如茵,川原無際。情景靡不逼真。幾自疑身外即戰場,而忘其在一室中者。迨以手捫之,始知其為壁也,畫也 ,皆幻也。

夫以西洋油畫之奇妙,則幻者可視為真。然普法之戰,逾二十年,已為陳迹,則真者亦無殊於幻矣。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卷一     (光緒十六年閏二月二十四日,1890年4月13日記


近人 - 陳荊鴻   海桑隨筆

人日的風俗

舊曆正月初七日,世俗稱之為人日。按《北史》魏收傳引董勛答問禮俗說:"正月一日為雞,二日為狗,三日為豬,四日為羊,五日為牛,六日為馬,七日為人,八日為谷。"那根據什麽理由,來作這决定,可不清楚了。不過《西清詩話》述方朔占書,也有這麽說法,可知習俗相沿,由來已久。

至於慶祝人日,各地有各地的風俗習慣,《荊楚歲時記》稱:"正月七日為人日,以七種菜為羹,剪彩為人,或鏤金箔為人,貼屏風上。亦戴之頭鬢,象人人新年,形容改新 。"賈充《典戒》稱:"人日造花勝相肴,象瑞圖金勝之形。以西王母頭戴花勝,正月七日,會武帝於承華殿故也。"《述徵記》稱:"人日作煎餅於中庭,謂之熏天。"以上所說,是關於人日那天,民間設備物品的故事。有作菜羹的,有弄煎餅的,有剪彩為人的,有造花勝相饋的。所謂"花勝",是指婦人首飾言。還憶我們鄉村,到了人日,多是吃"及第粥",人各一碗,說是眾人生日呢。

《宕渠記》稱:"渠有樂山,正月七日,邑人鼓吹飲食,以祈蠶事。"而《歲時記》又稱:"四川嘉定州,有金燈山,山趾有淵,每歲人日,太守於此,修油卜故事,謂以油灑水面,觀其紋,驗一歲豐歉。"那又不但以是日為人們共同生日的慶祝而已,更推而廣之,成為人事的祈禱,祝蠶桑的順利,禾谷的豐收。因為中國古代以農立國,這種衍變而來的希望,是自然而然的。後來更踵事增華,藉着這嘉時令節,宴飲高會,成為公眾娛樂的日子。據《壽陽記》載:"正月七日,宋王登望仙樓,會群臣。父老集於城下,令皆飲一爵,文武千人,拜賀上壽。"又云:"趙伯符為豫州刺史,立義樓,每至人日,於樓上作樂 ; 樓下男女,盛飾游觀,相與酣飲。"而《圖經》也載:"夔州以人日傾城出八陣磧,婦人拾小石,以彩索繫於釵頭,府帥宴於磧土。隋人陽休之,有《人日登高侍宴》詩。"可知古代在人日設宴歡聚,行之久矣。

唐代詩人高適一首(人日寄杜二拾遺)詩,是最傳誦人口的。杜二拾遺,是指大詩人杜甫。詩句云:"人日題詩寄草堂,遙憐故人思故鄉。柳條弄色不忍見,梅花滿枝空斷腸。身在南蕃無所預,心懷百憂復千慮。今年人日空相憶,明年人日知何處。一卧東山三十春,豈知書劍與風塵。龍鍾遺忝二千石,愧爾東西南北人。"所謂"題詩寄草堂",正是指杜甫在成都的浣花草堂呢。

陳荊鴻詩詞


 

 

 

 


 

蒙田隨筆   自命不凡

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1533228日-1592913日),文藝復興時期法國作家,以《嘗試集》 (Essais)三卷留名後世。《嘗試集》在西方文學史上佔有重要地位。

對榮譽的另一種追求,是我們對自己的長處評價過高。這是我們對自己懷有的本能的愛,這種愛使我們把自己看得和我們的實際情况完全不同 ; 就像愛情能把美貌和優雅賦予被愛的人,並使愛戀的人們失去清晰和正常的判斷力,把他們所愛的人看得與實際不符,更加完美。

我並非因害怕犯這種錯誤而希望一個人看輕自己,也不希望他把自己看得比實際情况更壞。在任何情况下評價都應同樣公正 ; 每個人對自已的評價都應符合實際情况。如果是愷撤,那就讓他大胆地認為自己是世界上的統帥。我們關心的只是體面,體面把我們弄得暈頭轉向,使我們看不清事物的本質 ; 我們抓住了樹枝,却拋棄了樹幹和主體。我們要女士們在提到一些事情時感到臉紅,但他們去做這些事情却絲毫也不感到羞恥 ; 我們不敢說出我們某些器官的名稱,但我們却毫不羞恥地使用這些器官去幹各稱淫穢的勾當。體面不准我們說出合法和正常的事物,而我們也對此完全服從 ; 埋智不准我們做出不合法和不好的事情,對此却無人加以理睬。我感到在這種情况下體面的法律在束縛我的手脚,因為體面既不准我們講自己好,也不准我們講自己不好。對此不必多說。

節   《論自命不凡》

懷哲  文明的哲學 Philosophy of Civilization  尊重生命的倫理 

史懷哲Albert Schweitzer1875114日-196594日),德國人擁有神學音樂哲學醫學四個博士學位。1953年獲得1952年度的諾貝爾和平獎

每一件真理在尚未成為眾所認知以前,總是注定要成為譏諷者的笑柄。從前認為平等看待膚色不同的人是愚蠢的,但是這個愚行已經變成眾所接受的真理了。今天,以平等對待一切生物的主張作為理性倫理的要求被為是過份極端的做法。但是不久的將來。人們將會發現人類學習體認「對於生命的無理傷害是違反倫理」的真理,居然需要如此漫長的時間,而感到大為驚訝了!


尊重生命的信念認為人與動物世界的關係應該怎樣?

當我傷害了任何一種生命時,我一定很清楚這樣做是否必要。在並非不可避免的範圍內,即使做了似乎無關緊要,我也應該永遠不要做。一個農夫在牧場上割下無數的花草來飽養他的牛羣以後,在回家途中必須小心避免為了隨意打發時間而砍斷路旁一朵花。因為如此他便犯了危害生命的過錯,而這種過錯並不是受到不得已的需要的逼迫而去做的。
 

 

  古希臘哲人的智慧

Aristotle  (384-322 B.C.) 亞里士多德

問: 為什麽心懷嫉妒的人總是心情不快呢?
答: 因為折磨他的不僅有他本身所受的挫折,還有別人的成就。

(心懷嫉妒的人,不但從自己所有的東西中拿掉快樂,還從他人所有的東西中拿掉痛苦。)

問: 法律是甚麽?
答: 不受感情影響的理智。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問: 引致革命的心理動機是甚麽?
答: 地位卑下的人為了取得平等,而平等的人則為了獲得優越地位。

(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

驚奇乃知識之母。
(做學問需有疑問,小疑則小進,大疑則大進。)

一次,人們責備亞里士多德施捨一個壞人時,他反駁說:"我可憐的是他這個人而不是他的人品。"
(對人格卑下但身處困境的人也要解囊相助,因為你所助的是人道,而不是他的人格。"

藝術的目的不是要去表現事物的外貌,而是要去表現事物的內在意義。
(藝術家所要表現的不是他所看到的,而是他所洞察到的。)

 

13) 名家談文學     全文       名家說詩詞

蔡元培

文學和一般藝術的關係怎樣?

藝術的種類,不外乎視學的聽覺的兩大類。建築,雕刻,圖畫,是屬於視覺的;舞蹈稍涉觸覺,而動的形式美,也是視覺的範圍。音樂是屬於聽覺的。只有文學是綜合視聽兩覺的,他的積字成句,積句成篇,是視覺的範圍。他的語調,節奏,協韻,是聽覺的範圍。文學可以離其他藝術而獨立,而其他藝術,常有賴於文學的助力。在文學上取材於建築的描寫,附益以插畫的映帶。因然不為無益,但若是沒有這些,文學上獨立的價值還是存在。至於音樂因歌詞而增美。為最易見的。造形美術,雖都可獨立觀賞,然如建築的美往往賴文學家的形容而讀者身入其中;又如「畫中有詩,詩中有畫」為中國文人畫家的標語;均足見文學與其他藝術關係的密切。凡綜合各種藝術的,如戲劇,如電影,均以脚本作靈魂,又無論何種藝術,均藉文學家的藝術史而不朽,這可見文學有統制其他藝術的能力了,我所以在前一篇武斷的推文學作一般藝術的總代表。
 


俞平伯  

白話詩的三大條件 (《俞潤民,陳煦 - 德清俞氏》)

在新詩剛興起的時候,有些人不能接受,也有些人不能理解,因此,提倡新詩招到社會上一些人的非難。根據這些,俞平伯先生給《新青年》的記者寫了一封信,據理駁斥那些非難白話詩的保守派;同時提出自擬的白話詩的三大條件 。他的觀點受到《新青年》編輯部和胡適的贊揚。《新青年》雜誌把這封信,題名為《白話詩的三大條件》 ,並由胡適寫一跋語,發表在《新青年》1919年第六卷第三冊上。信的原文是:

記者足下:

《新青年》提倡新文學以來,招社會非難也不知道多少。大約無意識的占據大半。我們固然應該篤信我們的是處,竭力做去,决不可浮蕩 無根,輕易存退縮心思。鄙人意思完全同諸位一樣,而其中獨以新體詩招人反對最力。我們對社會這種非難,亦應該分別辦理。一種是一知半解的人,他們只知道古體律體五言七言 ,算是 中國詩體正宗。斜陽芳草,春花秋月,這類陳腐的字眼,才足以裝點門面,看見詩有點用白話做的,登時惶恐起來,以為詩可以這般隨便做去,豈不是把他們的斗方名士派辱沒了嗎?這種人正合屈原 所說:"邑犬羣吠兮吠所怪也。"我們何必領教他們的言論呢?還有一種非難,却有點見識,他們並不是根本反對白話詩,不過從組織方面,肆其攻擊罷了。我聽社會這種評論,不覺引起我對於白話詩的意見。大凡無 論何種文章,一方是文字之組織,一方是所代表的意義。在一般通俗文章,盡可專注於內質,文詞只要明顯,種種修詞,概可免去,但詩歌一種,確是發抒美感的文學,雖主寫實,亦必力求其遣詞命篇之完密優美。因為雕琢是陳腐的,修詞是新鮮的。文詞粗俗,萬不能發抒高尚的理想。這是一定不易的道理。現在我對於白話詩,胡亂擬出三條,供諸位商榷。

(一) 用字要精當,做句要雅潔,安章要完密。這是凡白話文,都該注意的,而用白話入詩尤甚。因為如沒有這種限制,隨着各人說話口氣,做起詩來,一天盡可以有幾十首,還有什麽價值呢?自己先沒有美感,怎樣能動人呢?用白話做詩,發揮人生的美,雖用不着雕琢,終與開口直說不同。這個是用通俗的話做美術的詩之第一條件。

(二) 音節務求諧適,却不限定句末用韻。這條亦是做白話詩應該注意的。因為詩歌明是一種韻文,無論中外,都是一樣。中國語既係單音,音韻一道,分析更嚴。現在句末雖不定用韻,而句中音節,自必力求和諧。否則做出詩來,豈不成了一首短篇的散文嗎?何以見得它是詩呢?做白話詩的人,固然不必細剖宮商,但對於聲氣音調頓挫之類,還當考求,萬不可輕輕看過,隨便動筆。

(三) 說理要深透,表情要切至,叙事要靈活。前邊兩條,都是表面,這個說到本質。凡是好的文章,决不僅在文法上之構造。其所代表的內容,最為重要。而詩尤與文不同,在文可以直說者,詩必當曲繪,文可以繁說者,詩只可簡括。所以詩的說理表情叙事,均比較散文深一層。話說正了,意思依然反的。話說一部分,意思却籠罩全體。這無論文言白話都是一樣,而用白話入詩,比較更難。因為說得太多,太真便失了詩的面目。太包括了,又怕籠統含糊,意義欠清晰。所以真正有價值的白話詩,比某先生某翁大作難做得多。如沒好的意思,只好不做。在文學界上盡嫌它少,不嫌它多。但有一首詩便有一首詩的價值,做詩的人,才算不白費腦筋。我個人意見如此。

諸位以為怎樣呢?

俞平伯  1918年10月16日

 

14) 文章作法指導     全文    每月更新

15) 談文學      全文    每月更新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12年3月)   共 3 頁   2  頁 3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

 歡迎溜覽   舊書房

文史古籍

絕版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