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欣賞以往作品介紹 
期: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11年7月)  

風雨天一閣   趙氏孤兒   胡曾咏史詩    書影總目

1) 心遠廬隨筆   在世閒言  之   落花

      敝區的領導班子,雖則政績庸劣,醜態時生,但却時有嘉言雋語。副領導奉勸八十後的富豪論, 高官,政客的歷史砂石論洪水猛獸論,教育大員的論語, 中庸不分,全部結集起來可以續成《艾子雜說 》,《笑林廣記》現代篇。還是我們王主任說的話像樣,高下就立見了。今天19/6公開論壇的政論人士以三自六失批評我們的領導班子,言不為過。為何不做李富豪論,使我想起古人繁縝。

   「初,縝在齊世,嘗侍竟陵王子良。子良精信釋教,而縝盛稱無佛。子良問曰:「君不信因果,世間何得有富貴,何得有貧賤?」縝答曰:「人之生譬如一樹花,同發一枝,俱開一蒂,隨風而墮,自有拂簾幌墜於茵席之上,自有關籬牆落於溷糞之側。墜茵席者,殿下是也;落糞溷者,下官是也。貴賤雖複殊途,因果竟在何處?」子良不能屈,深怪之。縝退論其理,著《神滅論》 。    」《梁書 - 繁縝

      繁縝不信佛理,著有《神滅論》。 認為不存在前世今生的因果問題。竟陵王子良是篤信佛理 ,以為沒有前生不同的修行,就沒有今生不同的結果,所以人生來命中早已注定是富貴或貧賤。竟陵王子良比繁縝地位高,提出了他的因果論。繁縝不以為然,答以落花作喻 。認為同是生於一樹一蒂之花,本來就沒有地位不同之別,有些飄落在豪門地塌,有些却落入汚濁糞所。這都是隨風所落的偶然,不是因果的安排。

      假若世上真有因果 ,古時有國亡之君,面臨被誅勠時說願生生世世不生在帝王家,不知今天年青人有沒有希望來世生在富豪家。我們都清楚,人不可以有選擇權那人做我們的父母,也不能選擇降臨這世上的時代 ,正如我們的先祖,他們沒法避開那些戰亂流離的世紀。人來到這世上就要面對你實實在在的處境去求存,尋找你的出路 ,機會在任何一個時代總是存在,須要親自去發掘,不是等待別人為你籌想。

      我們人有很多存在心堛獐臚H,其中一個叫比較的心魔,總是不由自主常常將人比己 ,將己比人。羨慕墜於茵席的富二代,三代,落於溷糞不得意的一羣,很多總生怨 艾,是認為這個社會待他不太公平。怨天尤人,訴求社會給予支援,這樣解決不了你的問題。年青人要學習我們的上一代,在無助的環境媥警o打拼未來。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說的是人生短暫。是否做到人過留名,雁過留聲,一生中有所作為,甚至留名於世,還是要靠自己的努力,不要浪費了你的時間和精力去上街遊行,去向統治者訴求。如果經過自己努力,最後達成願望或願望落空,都視作隨遇」,「隨喜」,「隨緣,能夠抱着的這種佛家的精神,不尤不怨, 打拚得快樂,活得有意義,就不負這短暫的一生。

      繁縝的道理很好。同樣以落花以喻人生貴賤的有近人潘有泉的一首攤破浣溪沙詞 ,云:

      有信幽花欵欵情。辭枝搖落谷無聲。亂絮因風隨上下
任飄零。    珍重相憐藏卷冊摧殘踐踏墜花濘。一例遭逢分貴賤笑浮生。

      各位對落花的看法又如何?

 

2) 韻海遺音  

宋詩選讀

蘇舜欽(1008 - 1048),字子美,銅山(今四川省中江縣)人,後遷居開封(今屬河南省)。做官後,在政治見解上傾向比較開明的范仲淹,終被免職。後來隱居在蘇州滄浪亭。他和歐陽修,梅堯臣都是好朋友 ,也參加了詩歌革新運動。他好用散文的筆法做詩,風格雄健豪放。

初晴遊滄浪亭
夜雨連明春水生,嬌雲濃暖弄微睛。簾虛日薄花竹靜,時有乳鳩相對鳴。

蘇舜欽被革職後,回復庶民身份,住在蘇州,造了個亭子名"滄浪亭",閑時遊山玩水,吟對寫詩。這是他初晴遊亭時作 ,大有無官一身輕之感。

夏意
別院深深夏席清,石榴開遍透簾明。樹陰滿地日當午,夢覺流鶯時一聲。

這首詩描寫夏日炎炎正好眠的情景。

張俞字少愚,益州郫(今四川省郫縣)人,公元1039年在世,屢次考進士皆落第,後隱居在四川省青城山 ,自號白雲先生。

蠶婦
昨日入城市,歸來淚滿巾。遍身羅綺者,不是養蠶人。

這是一首反映民間疾苦的詩作,作者以入城所見,抒發自己不平的感想。


唐詩選讀      更多竇鞏詩

竇鞏字友封,狀貌瑰偉,少博覽,無不通。性宏放,好談古今,所居多長者車轍。時諸兄已達,鞏尚來場屋間,頗抑初志。作《放魚》詩云:黃金贖得免刀痕,聞道禽魚亦感恩。好去長江千萬堙A不須辛苦上龍門。人知其述懷也。元和二年王源中榜進士。佐緇青幕府,累遷秘書少監,拜禦史中丞,仕終武昌觀察副使。鞏平居與人言不出口,時號為囁嚅翁云。唐才子傳 - 卷四

唐詩紀事》 裡記載白居易給元稹的信,要他選一部《元白往還詩集》,指名選"竇七,元八絕句",竇七即竇鞏,元八即元稹 ,把竇鞏放在元稹的前面,可見他的絕句在當時頗有名。

早秋江行
迴望湓城遠,西風吹荻花。暮潮江勢闊,秋雨雁行斜。多醉渾無夢,頻愁欲到家。漸驚雲樹轉,數點是晨鴉。

早春松江野望
江村風雪霽,曉望忽驚春。耕地人來早,營巢鵲語頻。帶花移樹小,插槿作籬新。何事勝無事,窮通任此身。

少婦詞
坐惜年光變,遼陽信未通。燕迷新畫屋,春識舊花叢。夢繞天山外,愁翻錦字中。昨來誰是伴,鸚鵡在簾櫳。

歲晚喜遠兄弟至書情
幾年滄海別,相見竟多違。鬢髮緣愁白,音書為懶稀。新詩徒有贈,故國未同歸。人事那堪問,無言是與非。

南陽道中作
東風雨洗順陽川,蜀錦花開綠草田。彩雉鬭時頻駐馬,酒旗翻處亦留錢。新晴日照山頭雪,薄暮人爭渡口船。早晚到家春欲盡 ,今年寒食月初圓。

早春送宇文十歸吳
春遲不省似今年,二月無花雪滿天。村店閉門何處宿,夜深遙喚渡江船。

襄陽寒食寄宇文籍
煙水初銷見萬家,東風吹柳萬條斜。大堤欲上誰相伴,馬踏春泥半是花。

南游感興
傷心欲問前朝事,惟見江流去不回。日暮東風春草綠,鷓鴣飛上越王臺。


又玄集,唐末韋莊選唐詩 ,從盛唐至晚唐作者142人,詩297首。取材面廣,包括各個方面詩人,甚至僧人婦女。國內已佚,日本尚存享和三年(1803)刻本。日本學者攝影寄予夏承燾先生,收入唐人選唐詩,1956年中華書局排印 。韋莊,中唐詩人韋應物四世孫,昭宗乾寧進士,曾任校書郎,左補闕。後至蜀任王建前蜀宰相。    (十)

姚合   山居
喜得山中樂,佳眠夢不驚。暗泉和雨落,秋草上墙生。因客始沽酒,借書方到城。新詩聊自遣,豈是趂聲名。

姚合   武功縣居
微官如馬足,只是在泥封。到處貧隨客,終年老趂人。簿書銷眼力,盃酒耗心神。早作歸林計,深居過此身。
簿書多不會,薄俸亦難銷。醉臥慵開眼,閑行懶繫腰。移花兼蝶至,買石得雲饒。且自心中樂,從他咲寂寥。
一日看除目,終季損道心。山宜衝雪上,詩好帶風吟。埜客嫌知印,家人笑買琴。不應隨日過,覺是錯彌深。


著名作家聶紺弩於歷次政治運動中飽受迫害,一度罪譴於北大荒勞動改造,他被安排牧牛勞動。幾經磨難,終得生還北京。在乘車途中,曾以(過山海關)為題 ,在車中賦詩一首:

雪擁雲封山海關。朝來暮去未曾看。文章信口雌黃易,思想椎心坦白難。一曲樽前婪尾酒,千年局外爛柯山。漫拋詩句淩空舞,徹夜車聲旅夢殘。

曾任職廣州美術學院教授的陳雨田,與紺弩結識於抗日戰爭年代的桂林文化城」,有過相濡以沫的友誼 。陳雨田得知紺弩安返京華,特於1978年赴京探望,故人敍舊,感慨萬分。雨田是畫家,就以紺弩北大荒放牛為題,繪了一幅牧牛圖贈他 ,並在圖上附詩以記:

生來便是放牛娃。真放牛時日已斜。馬上戎衣天下事,牛旁稿薦牧夫家。江山雨過牛鳴賞,人物風流笛奏誇。蘇武牧羊牛我放,共憐芳草各天涯。

(節  曾敏之 - 望雲樓詩話)

悼蕭紅     田漢,聶紺弩     胡風,蕭軍,聶紺弩

 

3) 詩餘閒拾    

歐陽修    更多歐陽修詞    六一詞

歐陽修,(1007-1072),北宋傑出的散文家和詩人,別號醉翁,廬陵(今江西省吉安市)人。四歲死了父親,家境貧窮 ,由他的母親教讀,買不起紙筆,用蘆稈在地上畫字 。做官後,正直敢言,不怕權賣,由於參加推行新政,屢次被降職到邊遠的地方去。他是北宋詩文革新運動的倡導人,對於當時文學的發展,起了一定的進步作用。他非常注意獎勵和提拔人才 ,像王安石,蘇洵,蘇軾,曾鞏等人都是他扶植提携的文學家 。他的詩,繼承了唐朝詩人韓愈的雄健的散文化風格,而又有清新流麗的特點。

采桑子   
羣芳過後西湖好,狼籍殘紅。飛絮濛濛。垂柳闌干盡日風。   笙歌散盡游人去,始覺春空 。垂下簾櫳。雙燕歸來細雨中。

平生為愛西湖好,來擁朱輪。富貴浮雲。俯仰流年二十春。   歸來恰似遼東鶴,城郭人民。觸目皆新 。誰識當年舊主人。

朝中措   平山堂
平山闌檻倚晴空,山色有無中。手種堂前垂柳,別來幾度春風。   文章太守,揮毫萬字,一飲千鍾。行樂直須年少 ,尊前看取衰翁。

臨江仙
柳下輕雷池上雨,雨聲滴碎荷聲。小樓西角斷虹明。闌干倚處,待得月華生。   燕子飛來窺畫楝,玉鉤垂下簾旌。涼波不動簟紋平。水精雙枕,傍有墮釵橫。

蝶戀花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玉勒雕鞍游冶處,樓高不見章臺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

幾日行雲何處去,忘了歸來,不道秦將暮。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繫在誰家樹。   淚眼倚樓頻獨語,雙燕來時,陌上相逢否。撩亂春愁如柳絮,依依夢媯L尋處。

玉樓春
尊前擬把歸期說,未語春容先慘咽。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離歌且莫翻新闋,一曲能教腸寸結 。直須看盡洛陽花,始共春風容易別。

西湖南北煙波闊,風媯溘挨n韻咽。舞餘裙帶綠雙垂,酒入香腮紅一抹。   杯深不覺流璃滑,貪看六么花十八。明朝車馬各西東,惆悵畫橋風與月。

燕鴻過後春歸去,細算浮生千萬緒。來如春夢幾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   聞琴解佩神仙侶,挽斷羅衣留不住。勸君莫作獨醒人,爛醉花間應有數。

別後不知君遠近,觸目淒涼多少悶。漸行漸遠漸無書,水闊魚沈何處問。   夜深風竹敲秋韻,萬葉千聲皆是恨。故敧單枕夢中尋,夢又不成燈又燼。

浪淘沙
把酒祝東風,且共從容。垂楊紫陌洛城東,總是當時攜手處,游遍芳叢。   聚散苦怱怱,此恨無窮。今年花勝去年紅,可惜明年花更好,知與誰同。

浣溪沙
堤上游人逐畫舩,拍堤春水四垂天。綠楊樓外出鞦韆。   白髮戴花君莫笑,六么催拍盞頻傳。人生何處似尊前。

踏莎行
候舘梅殘,溪橋柳細,草薰風暖搖征轡。離愁漸遠漸無窮,迢迢不斷如春水。   寸寸柔腸,盈盈粉淚,樓高莫近危闌倚。平蕪盡處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

鷓鴣天
學畫宮眉細細長,芙蓉出水鬥新妝。只知一笑能傾國,不信相看有斷腸。   雙黃鵠,兩鴛鴦,迢迢雲水恨難忘。早知今日長相憶,不若從初莫作雙。

 更多歐陽修詞    六一詞


吳梅  詞學通論  

吳梅(1884-1939),戲曲理論家,教育家,詩詞曲作家。字瞿安,江蘇長洲(今蘇州)人。1905至1937先後任教於各大學堂。主講詞曲。

 

 

 

 

 

 

 

概論一   唐五代

詞者詩之餘也。詩莫古於三百篇,皆可以合樂 。周衰,詩亡樂廢,屈宋代興。雖"九歌"侑樂,而已與詩異途矣。經秦之亂,古樂胥亡。漢武立樂府,作郊祀十九章,鐃歌二十二章 ,歷魏晉六朝,皆仍其節奏。(其名歷代不同。其歌法仍襲舊。)於是詩與樂分矣。自魏武借樂府以寫時事,薤露歌蒿里行,皆為董卓之亂而作 ,與原義不同。陳思王植作鞞舞新歌五章,謂古曲謬誤至多,異代之文,不必相襲,爰依前曲,別作新歌。此說一開,後人乃有依樂府之題,而直抒胸臆者。於是樂府之真又失矣。兩晉以下,諸家所作,不盡仿古,一時君臣,尤喜別翻新調;而民間哀樂纏綿之情,托諸長謠短咏以自見者,亦往往而有。如東晉無名氏作女兒子休洗紅二曲,梁武帝之江南弄,沈約之六憶詩,其字句音節,率有定格,此即詞之濫觴矣。蓋詩亡而樂府興,樂府亡而詞作,變遷遞接,皆出自然也。今自隋唐以迄五代,略為詮論如左。

第一   唐人詞略

昔人論詞,皆斷自唐代。誠以唐代以前,如煬帝之清夜游湖上曲,侯夫人看梅一點春等,雖在李白,王維以前,而其詞恐為後人偽托,不可據為典要,因亦以唐代為始。按趙璘因話錄,唐初,柳范作江南折桂令,當在青蓮憶秦娥菩薩蠻之前,而各家選本皆未及之,其詞蓋久佚矣。皋文以青蓮首列者,有深意焉。大抵初唐諸作,不過破五七言為之,中盛以後,詞式始定。迨温庭筠出,而體格大備。此唐詞之大概也。爰為論列之。


楊慎(升庵先生樂府)

月中行
月華靜夜思悠哉。夜靜滅棼埃。窺人不待畫堂開。圓影隙中來。   小軒朱綴香塵滿,重門掩露滴金苔。洞房未曉且徘徊。清漏不須催。

少年遊   春暮
紅稠綠暗徧天涯。春色在誰家。花謝蝶稀。柳濃鶯嬾,烟景屬蜂衙。   日長睡起無情思,簾外夕陽斜。帶眼頻移,琴心慵理 ,多病付年華。

雨中花   題南詔寺壁
一搦纖腰清瘦。六幅輕紗紅縐。粉熟香生,態濃妝淺,正是愁時候。   瀟瀟風雨黃昏後。雲濕仙衣寒透。正簾悄窗閒,燈昏酒冷,聽盡蓮花漏。

南歌子   羈懷
黄鶴蓬萊島,青鳧杜若洲。愁人寂夜夢仙遊。不信一身流落向南洲。   萬里家山路,三更海月樓。離情脉脉思悠悠。何日錦江春水一扁舟。


東坡樂府選

南鄉子   宿州上元
千騎試春遊,小雨如酥落便收。能使江東歸老客,遲留。白酒無聲滑油。   飛火亂星球。淺黛橫波翠欲流。不似白雲鄉外冷,温柔。此去淮南第一州。

蝶戀花   密州上元
燈火錢塘三五夜。明月如霜,照見人如畫。帳底吹笙香吐麝,此般風味應無價。   寂寞山城人老也。擊鼓吹簫,乍入農桑社。火冷燈稀霜露下,昏昏雪意雲垂野。

南歌子
帶酒衝山雨,和衣睡晚晴。不知鐘鼓報天明。夢堮搧M蝴蝶一身輕。  老去才都盡,歸來計未成。求田問舍笑豪英。自愛湖邊沙路免泥行。


近人詞選

《自述》和《自撰墓誌銘》                    更多啓功作品_1       更多啓功作品_2

 啟功是書法家、國學家、鑑賞家。他是滿人,清皇室後裔,雍正的第九代孫。三歲受灌頂禮,皈依了喇嘛教。零五年逝世,享壽九十三。本港不少機構和商舖的招牌,出自他筆底,港人對他不會太陌生。

 他的詩詞文章,通俗、幽默,卻句句暗藏稜角,別具一格,使人含淚發笑。曾寫詩句:「卡拉OK唱新聲」、「張三李四是何人,一堆符號A加B」,嵌入英文字母。

 

文革期間的七一年,他寫了一首沁園春•自述》:「檢點平生,往日全非,百事無聊。計幼時孤露,中年坎坷,如今漸老,幻想俱拋。半世生涯,教書賣畫,不過閒吹乞食簫。誰似我,真有名無實,飯桶膿包。  偶然弄些蹊蹺,像博學多聞見解超。笑左翻右找,東拼西湊,繁繁瑣瑣,絮絮叨叨。這樣文章,人人會作,慚愧篇篇稿費高。從此後,定收攤歇業,再不胡抄。(末三句一作『收拾起,一孤堆拉雜,敬待摧燒』。)」

 

「幼時孤露」:他周歲喪父;十歲,曾祖、祖父等五位長輩相繼去世,家道衰落,靠祖父的兩位學生接濟過活。「中年坎坷」:五八年四十六歲,被打為右派。詞末的自註,大抵避諱文革時的焚書,當時不敢寫出,後來才補上。

 

七七年,四人幫倒台未久,他寫了一篇自撰墓誌銘》:「中學生,副教授。博不精,專不透。名雖揚,實不夠。高不成,低不就。癱趨左,派曾右。面微圓,皮欠厚。妻已亡,並無後。喪猶新,病照舊。六十六,非不壽。八寶山,漸相湊。計平生,謚曰陋。身與名,一齊臭。(六,讀如溜,見《康韻正》)」

 

「癱趨左,派曾右」:因患頸椎病和血管病,出現左身癱瘓;曾被打成右派。文末括號內字句,也是自註,可見雖「打油」,卻嚴守格律。

 

他所作的其他詩詞文章,也同樣風格。自貶自謔中,辛酸畢露;可說是幽默,也可說是諷刺。箇中道出了,四九年以來我國知識分子的悲哀。

 

二○○七年二月十五日     司徒華    煙雨平生


國朝詞綜卷四十七

喻撚   字惟綺,吉水人,侯鼎臣室。    

踏莎行   偕嫂游湖浦
畫閣妝餘,東風正早。且閒刀尺聽啼鳥。湖鄉十里趁花開,凌波莫惜(革奚)頭小。   樹堣H家,隄邊芳草。遠山無數橫天表。頻年苦憶故園春,今年始覺江南好。

沈關關   字宮音   吳江人。    

臨江仙
春睡懨懨如中酒,小庭閒步徘徊。雨餘新綠徧蒼苔。落花驚鳥去,飛絮捲愁來。   纔覺春來春已暮,枝頭纍纍青梅。年光一瞬總堪哀。浮雲隨水逝,殘照上樓臺。

沈友琴   字參荇,吳江人,周鈺室,有靜閑居詞 。   

浪淘沙   月下桃花
露釀花烟。皓魄無邊。數枝低亞笑嫣然。一自天台迷路後,辜負年年。   蟾影罩霞鮮。似共流連。茅齋相對恍疑仙。賺得東風今日好,莫為愁牽。

沈御月   字纖阿,吳江人,皇甫鍔室,有空翠軒詞。   

虞美人影   送春和韻
送春春去添煩惱。閒悶何時得了。試看落紅多少,點破階前草。   流鶯樹上啼聲悄。驚破羅幃夢杳。斷送鏡中人老,都為春歸早。


 

 

 

 

廣篋中詞    選   番禺葉恭綽纂錄

明  王夫之(薑齋)   瀟湘怨詞鼓棹集

青玉案   懷舊
桃花春水湘江渡。縱一艇,迢迢去。落日頳光搖遠浦。風中飛絮,雲邊歸雁,盡指天涯路。   故人知我年華暮。唱徹灞陵回首句。花落風狂春不住。如今更老,佳期逾杳,誰倩啼鵑訴。

更漏子   本意
斜月橫,疎星炯。不道秋宵真永。聲緩緩,滴泠冷。雙眸未易扃。   霜葉墜。幽蟲絮。薄酒何曾得醉。天下事,少年心。分明點點深。

蝶戀花   衰柳
為問西風因底怨。百轉千回,苦要情絲斷。葉葉飄零都不管。回塘早似天涯遠。   陣陣寒鴉飛影亂。總趁斜陽,誰肯還留戀。夢媄Z黃拖錦綫。春光難借餘蟬喚。

 

4) 畫意曲中尋    楊慎(升庵夫婦散曲) 陶情樂府   重頭

駐馬聽     五闋再為愈光賦
太華峯頭。移向昆池萬里流。危巒掛月,古木撑雲,爽籟吟秋。神仙原愛住高樓。山林又落詩人手。採藥蓬丘。杖藜吾欲從君後。   太華
小結茅茨。月與高人本有期。蛩吟露草,螢點涼莎,鳥動風枝。休吟花塢夕陽遲。風林纖影乘秋霽。坐嘯支頤。水晶宮闕非人世。   月塢
剩水分江。並蒂芙蓉本自雙。南湖北垞,東舫西船,後檻前窗。水邊雙調換新腔。菱童蓮女齊聲唱。濁酒盈缸。醉眠兩兩沙鷗傍。   雙塘
綺散餘霞。小謝詩中好物華。丹光浦漵,紫氣樓臺,紅影蒹葭。雞塒豚柵錦為家。天教閑伴漁樵話。吟岸烏紗。蕭蕭華髮斜陽下。   霞村
遠絕囂塵。谷口今逢鄭子真。鴨闌懶護,鴻弋慵揮,犢草眠今。軒窗一半讓閒雲。上林全樹何須問。夢媬擏g。檀郎夜伐南柯郡。   半谷

太和正音譜   樂府選  

吳西逸   小令   天淨紗
江亭遠樹殘霞淡烟芳草平沙綠柳陰中繫馬夕陽西下水村山郭人家

無名氏   小令
財和氣酒共色四般兒狼利害成與敗興又衰斷送得利名人兩鬢白將軍韁自解利鎖頓開不索置田宅何須趲金帛打稽首疾忙歸去來人老了也北f山下丘上堮I
 

 

5) 幽默詩文  喻世詩文

了凡四訓  選   改過之法

不惟是也。一息尚存,彌天之惡,猶可悔改;古人有一生作惡,臨死悔悟,發一善念,遂得善終者。謂一念猛厲,足以滌百年之惡也。譬如千年幽谷,一燈纔照,則千年之暗除;故過不論久近,惟以改為貴。

但塵世無常,肉身易殞,一息不屬,欲改無由矣。明則千百年擔負惡名,雖孝子慈孫,不能洗滌;幽則千百劫沉淪獄報,雖聖賢佛菩薩,不能援引。烏得不畏?

安得長者言  選   明 - 陳繼儒

男子有德便是才,女子無才便是德。
名利壞人,三尺童子皆知之。但好利之弊使人不復顧名,而如好名之過又使人不復顧君父,世有妨親命。
一念之善,吉神隨之;一念之惡,厲鬼隨之。知此可以役使鬼神。

清 - 王永彬   圍爐夜話  選

潑婦之啼哭怒罵,伎倆要亦無多,唯靜而鎮之,則自止矣;讒人之簸弄挑唆,情形雖曰甚迫,苟淡然置之,是自消矣。
肯救人坑坎中,便是活菩薩;能脫身牢籠外,便是大英雄。
氣性乖張,多是夭亡之子;語言深刻,終為薄福之人。

王永彬,清咸豐時人,生平不詳。從序言得知作者書於橋西館的一經堂,成書於咸豐四年(1854)。圍爐夜話》是眾多中國古作勸世書的一種 。全書分為二百二十一則,文辭淺近,言簡意賅,富哲理和啓發性,內容涉及人生諸多方面,闡發安身立命的主旨。

昔時賢文選

萬事勸人休瞞眛,舉頭三尺有神明。
滅却心頭火,剔起佛前燈。
眾星朗朗,不如孤月獨明。
牡丹花好空入目,棗花須小結實成。
得忍且忍,得耐且耐。不忍不耐,小事成大。
人老心未老,人窮志不窮。
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香)。


百喩經  選   入海取沈水喻  

昔有長者子,入海取沈水,積有年載, 方得一車。持來歸家,詣市賣之。 以其貴故,卒無買者。經歷多日,不能得售, 心生疲厭,以為苦惱。見人賣炭,時得速售, 便生念言:「不如燒之作炭,可得速售。」即燒為炭。 詣市賣之,不得半車炭之價直。   

(沈水,即沉香)

從前有一位長者的兒子 ,下海去採集沉香木 ,累積數年所得 ,才湊成一車 。運回家來 ,送到市集上出賣 。因為價錢比較貴 ,始終沒有人肯買 。經過許多天 ,也未能賣出去 ,心堳僊蔬 ,也很苦惱 。後來他見別人賣木炭 ,可以賣得很快 ,便這樣想:不如把沉香木燒成炭 ,就可以很快賣出了 。於是便把沉香木燒成炭 ,送到市集上賣掉 ,一車沉香總共沒賣得半車木炭的價錢 。

世間愚人亦復如是,無量方便,勤行精進,仰求佛果。 以其難得,便生退心。不如發心求聲聞果, 速斷生死,作阿羅漢。

世間愚癡之人也是這樣 。佛教有無限多入門的靈活方法 ,只要勤勉不懈地努力修行 ,就有望求得佛果 。以佛果難求 ,而萌生退縮思想 ,以為不如發心去求小乘的聲聞果 ,可以快斷除生死輪迴之苦 ,作一個阿羅漢 。


郁離子選   明 - 劉伯温

(郁離子是元末明初一代著名政治,軍事家劉基(伯温)所撰的一部寓言體散文故事集,通過叙事或議論方式來說理辨疑,近似莊子,給人自然和優美的感覺)

好禽諫

衛懿公好禽,見觝牛而悅之,祿其牧人如中士。甯子諫曰:"不可。牛之用在耕不在觝,觝其牛耕必廢。耕,國之本也,其可廢乎?臣聞之,君人者不以欲妨民。"
弗聽,賈十倍於耕牛,牧牛者皆釋耕而教觝,農官弗能禁。
邶有馬,生駒不能走而善鳴,公又悅而納諸廐。甯子曰"是妖也,君不寤,國必亡。夫馬齊力者也,鳴非其事也。邦君為天牧民,設官分職,以任其事,廢事失職 ,厥有常刑,故非事之事,君不舉焉,杜其源也。妖之興也,人實召之,自今以往,衛國必多不耕之夫,不織之婦矣。君必悔之。"
又弗聽。
明年,狄伐衛,衛侯將登車,而御失其轡,將戰,士皆不能執弓矢,遂敗于滎澤,滅懿公。

(衛懿公(春秋時衛國國君,名赤,在位八年被趕下台)喜歡玩鳥。看見善鬥的牛又特別喜歡,因此他給飼養這種牛的人以中士(周代官名 ,亨有供養18個人的土地)級的待遇。寧子(寧莊子,名速)規勸衛懿公說:"不能這樣做。因為牛的功用在於耕地而不在於爭鬥 。如果讓牛去打鬥取樂,那麽耕地就必然荒廢了。而農業是立國的根本,怎麽能夠荒廢呢?我聽人說過,治理百姓的君主不能用自己的欲望妨害百姓 。"
衛懿公聽不進去寧子的進諫。於是,在衛國一頭善鬥的牛,身價就是普通耕牛的十倍。國內養牛的人都放棄了農活而去馴養鬥牛,連農官(獎勵農事的官)都禁止不了。
邶國(河南湯陰縣東南邶城鎮)有一匹馬,生了一頭小馬駒。這頭小馬駒不能跑,却特別善於鳴叫,衛懿公又覺得很有趣,把它收進自己的厩堙A寧子再次規勸說:"這匹小馬駒是個妖物。您如果還不覺悟的話,國家一定會滅亡。因為馬是一種憑力氣而被使用的牲畜,鳴叫並不是它的職責。再說,作為一國國君,是為天帝管理百姓。國君的職責就是設立官職,授以權力,讓各級官史各自負責自己的工作。如果有人荒廢了本職之事,就應當依照既定的法律進行制裁。因此,對於一些不該做的事,君子就不去提倡,用以杜絕這類事的產生。何况,某種妖物的出現,實際上是人自己招來的。從今以後,衛國一定會出現許多不會種地的男子和不會織布的女子。到那個時候,你一定會後悔的。"
衛懿公還是聽不進去。
第二年,狄國進攻了衛國。衛懿公準備登上戰車去督戰的時候,駕車的人却找不到馬繮繩了。士兵們準備上陣的時候,却都不會使用弓箭了。結果在滎澤(地名,一作熒澤)打了個敗仗,衛懿公被趕下了台。)


新粵謳解心   春花秋月   凡四   之   春

廖恩燾
(1864-1954),字鳳舒。     更多廖恩燾作品

春呀。你唔好去自。聽我講一句都未遲。共你有三箇月交情。亦該講過你知。斬吓眼就春事闌珊。你話容乜易。但係你春光重咁明媚。點捨得共你分離。人地話枯木逢春。都會有青綠意。點解你年年嚟到。我就一自自減少丰姿。况且你青春辜負我郎年紀。朱顏漸改。兩鬢成絲。我郎別後嬾寄相思字。終日春山顰黛。蹙斷蛾眉。萋萋芳草斜陽堙C不見王孫歸路。我靜掩金扉。玉樓人醉。繫馬垂楊地。不是我郎來到。誤聽紫騮嘶。虧我好似天涯燕子。想話隨春去。去到杏林箇處。共佢雙飛。千日都係你春色撩人。惹起我傷春嘅心事。咁我就恨錯留春。累得咁癡。今日惜春詞寫千張紙。唉。空聽流鶯語。試睇畫橋春栁。都為着年年送別。瘦損腰圍。
    


6)   每月二三字

字詞音義辨正    更多按此

容易讀錯音 / 容易寫錯字

,盛酒器,姓氏。鐘,樂器。古籍文字用義。(古代未有時鐘計時器)

土著音着(着數的着音)。(不讀"土注"), 著,以該土地為居住生活之所。與著作著名音注不同
攻訐音揭利用他人私隱作攻擊
忠告讀忠谷
(以上三字近有傳媒及知名人士錯讀為"土注""攻奸""告訴之告"音均誤。 宜留意)
 

 

7)

《異物志》選 作者佚名

(乙,植物,三,草類)

交趾稻,夏熟,農者一歲再種。
藿香,交趾有之。
豆蔻,生交趾,其根似薑而大,從根中生形,似益智,皮殼小厚,核如石榴,辛且香。
江蘺,香草也。
海苔,生海水中,正青,狀如亂髮,乾之,亦鹽藏,有汁名曰濡苔,臨海出之。
紫菜,生海中,正青附石,生取乾之,則紫色,臨海常獻之。
,蔓生,與山葛同,根特大,美於芋也,豫章間種之。

(丙,鑛物)

雲母,一曰雲精,入地萬歲不朽。


《釋名》選   漢 - 劉熙撰   釋山第三

小山別大山曰甑也 。甑,一孔者甗形 孤出處似之也
山多小石曰。磝,堯也,每石堯堯獨處而出見也。
山多大石曰。礐,學也,大石之形學學然也。
山有草木曰。岵,怙也,人所怙取以為事用也。
山無草木曰。屺,圮也,無所出生也。
山上有水曰。垺,脫也,脫而下流也。
石載土曰。岨,臚然也。土載石曰崔嵬,因形名之也。
山東曰朝陽。山西曰夕陽,隨日所照而名之也。
山下根之受霤處曰,甽,吮也,吮得山之肥潤也。
山中藂木曰。林,森也,森森然也。
山足曰。麓,陸也,言水流順陸燥也。
山體曰。石,格也,堅捍格也。
小石曰。礫,料也。小石相枝柱其間,料料然出內氣也。
 


8) 書虫絮鈔

書名

漢唐以後,書名漸漸被人們注意,起書名的辦法仍很簡單,一般有以下幾種:

1) 以本名作書名:如杜審言的詩集,名杜審言集,王昌齡的詩集 ,名王昌齡集。這類書名用得最普遍,如諸葛亮集孟浩然集龔自珍全集等均是。
2) 以字號作書名:如曹植字子建,他的作品名曹子建集,黃庭堅字山谷 ,他的作品名山谷集
3) 以官職作書名:如唐代韋應物曾做江州及蘇州刺史,他的作品就名韋刺史詩集,又一名韋江州集。杜甫曾任檢校工部員外郎 ,他的作品就名杜工部集
4) 以籍貫作書名:如唐代張九齡為曲江人,他的作品名曲江集。柳宗元為河東(今山西永濟縣)人 ,他的作品名柳何東集
5) 以封號,諡號作書名:如司馬光封温國公,諡"文正",他的作品名温國文正司馬公文集(或司馬文正公文集)。歐陽修死後諡"文忠",他的作品名歐陽文忠公文集
6) 以堂名,齋名,室名作書名:如明代湯顯祖家有"玉茗堂",他的作品名玉茗堂全集。蒲松齡的齋名"聊齋",他的作品名聊齋文集。梁啓超的書室名"飲冰室",他的作品名飲冰室合集
7) 此外,還有用成書年代作書名的,如唐代白居易和元稹的詩文集編于穆宗長慶年間,故名白氏長慶集元氏長慶集。也有以作者住過的地方作書名的 ,如陸龜蒙曾在松江甫里住過,他的作品名甫里集

這一類書名都只是說明本書為何人所作,別無其他用意。"集"是專指個人的作品,現在我們也還經常用。

《節 奚椿年 - 書趣》
 


9古代作家與典籍   古今說海

明代嘉靖中期,陸楫等人編的《古今說海》,全書共142卷。收錄唐至明代的各種類型的小說(其中以唐 ,宋小說為最多)135種,分為(說選),(說淵),(說略),(說纂)四部七家。其中(說選)含小錄家三卷,編記家二十卷;(說淵)含別傳家六十四卷;(說略)含雜記家三十二卷;(說纂)含逸事家六篇 ,散錄家六卷,雜纂家十一卷。唐錦序稱:"凡古今野史外記,叢說脞語,藝書怪錄,虞初稗官之流"皆在收錄之內,足見其內容豐富 ,它是我國最早的一部專輯小說的叢書。


10) 愛書堂書影   目錄

趙氏孤兒大報讐       胡曾咏史詩       歐陽修六一詞

花間集       太和正音譜
 


11) 敦煌遺篇  之   敦煌曲子詞    更多

 

菩薩蠻    八首之六     獻敦煌神將          本篇據王重民《敦煌曲子詞集》

敦煌古往出神將,感得諸蕃遙欽仰。效節望龍庭,麟台早有名。   只恨隔蕃部,情懇難申吐。早晚滅狼蕃,一齊拜聖顏。

這首詞表達了敦煌人民在吐蕃奴隸主統治下心向大唐的愛國熱忱,是敦煌曲子詞中歌咏愛國思想感情的名篇。據《元和志》卷四十沙州條載:"建中二年憬韟R蕃",建中二年即781年 ,故本篇似寫於781年後吐蕃陷沙時期。

上片是愛國感情的咏唱。
"
敦煌古往出神將",指漢代以來對鑿通絲路有功的武將 。"神將"並不確指,係指敦煌古往以來一切名將。"感得諸蕃遙欽仰",全句意為名將的威名震懾了吐蕃 ,使其對大唐王朝也欽佩仰慕。"效節望龍庭","效節一詞 ,漢魏以來多作效忠解。此處指吐蕃視唐朝為天朝;而且不僅指天朝,龍者,也比喻皇帝。全句意為效忠地遙望着天朝和皇上。"麟台早有名","麟台"原叫秘書省 ,從漢代開始即為掌管圖籍的官署,一向作為封建文化發展的標志。此處指吐蕃對唐代燦爛文化的傾慕,又聯 本文來看,此處"麟台"與"神將"也有關,因為古代凡是名將,為國家建立了功勛,王朝便要畫下他的圖像,並把這些圖象掛在一個專門的地方,漢代叫"麒麟閣",後世相因成俗。南朝梁虞子陽(咏霍將軍北伐)詩云:"當今麟閣上,千載有姓名。"至唐代閣名又稱"麟台",顏真卿(裴將軍)詩云:"功成極天下,可以畫麟台。"所以"麟台早有名"這句,不獨意為唐代燦爛文化在吐蕃早已享有盛名,也意味着敦煌古來一切名將,他們在西域的戰功也早已光照麟台的史冊。
上片以兩個雙關的詞句,結束了它精彩愛國感情的咏唱。

下片通過訴對異族之恨表達對大唐的忠誠。
"
只恨隔蕃部","蕃部"指吐蕃的部落,"隔"只隔離。吐蕃奴隸主於781年侵占敦煌後,為便於奴隸主的統治,把敦煌縣原有十三鄉一律改為奴隸制的編制,名為部落。在奴隸制的部落中,不准漢人穿漢人的衣服,戴漢人的帽子,一律蕃化,只准每年元旦穿一次漢衣。故"隔蕃部"即指此深刻的改變而言,其中充滿一腔悲憤之情。"情懇難申吐",這句是緣上句而發,是解釋那一個"恨"字,將"恨"字更深一層的表現出來,意為自己心中滿腔對異族奴隸主的壓迫和仇恨,雖是懇切的,但是口中却難以申訴和傾吐出來。這也含蓄地表現了詞作者生活環境的禁閉與惡劣,是尚未擺脫異族奴隸主壓迫與控制的反映。"早晚滅狼蕃","狼蕃"一詞,是民間對吐蕃的蔑稱。(按唐人一貫將吐蕃稱為豺狼。《通鑒記事本末 - 吐蕃叛盟》云:"德宗建中元年。。。。。蜀將上言:'吐蕃豺狼,所獲俘不可歸',又柳渾曰:'戎狄,豺狼也'")"滅"是消滅,滅亡之意,由於對異族奴隸主懷着深仇大恨,故必欲殲滅之方才罷休。"一齊拜聖顏",凡是有關帝王與王朝的事物均冠以"聖"字,也正是指皇帝。末句大意凛然地表現對大唐的愛國熱忱,形成全詞感情的最高潮。

這首詞並不是記錄古敦煌某一位名將一生顯赫的武功,而是表達古敦煌群眾的集體對大唐的忠誠,也是敦煌被異族奴隸主壓迫下的民眾的反抗的吼聲。在這首詞堙A忠君與愛國的思想渾然一體。全詞也具體體現了漢民族不屈服於任何異族侵略,壓迫的反抗的傳統。

(敦煌曲子詞欣賞   高國藩)
 


12新詩  小品文  筆記  掌故   風俗   瑣語

台灣現代散文作品

紅磚   嘉曼  

一塊塊紅色的花磚,砌成長長的紅磚道,伸展在馬路兩旁,供人行走,供人踐踏,它默默的承受一切壓力。如果仔細觀察的話,我們會發現,慢慢的,在大部份還完好如初的時候,有些紅磚就已裂了,碎了。
是有人故意踩碎它嗎?是它的結構不夠堅實嗎?都不是!因此,同樣是千百人走過的壓力,它就無承受而碎裂了。
紅磚,好比我們人,身為一個現代人,唯有實力,才是與人爭勝的資本,才是成功的後盾。但是,有的人能一步步達到他的理想,有的人却只能在失望圈堨朝遄C什麽原因呢?是理想過高嗎?理想絕不嫌過高,能力可以加以充實,最重要的原因是 - 沒有足夠的信心和毅力,無法承受失敗的壓力。
紅磚受人擺佈的舖在地面上,沒有一點選擇的餘地,從開始,它的命運就已被註定。而我們人却有自由意志,命運操之在我,更能靠自己建立起平穩的基石。
信心與毅力,就是墊在我們底下的基石;只要基石平穩,再多失敗的壓力,又算得了什麽?


張恨水  啼笑因緣

 

張恨水詩詞

          
  張恨水 (1895-1967) 安徽潛山人
                                   

1929年5月以後的一段時間堙A上海市民對一張普通的報紙《新聞報》表現出一種從未有過 的熱情,原來這段時間的《新聞報》副刊正在連載小說《啼笑因緣》。小說通過一個獨特離奇的多角戀愛的故事,從一個側面揭露了以劉德柱為代表的封建軍閥 ,達官貴人的飛揚跋扈,窮奢極欲,為非作歹的醜惡面目,同時以熱情的筆觸贊頌了正直青年樊家樹輕視門第,在對待愛情婚姻上重感情輕金錢權勢的反封建思想,以及普通下層人民群眾對封建軍閥勢力的極度憎惡和鬥爭 ,因而具有不容忽視的反封建意義。正因為小說以纏綿的愛情故事唱出反覇道反强權的主調,所以才能那樣强烈地引起市民的共鳴,而作者把言情小說和驚險緊張的武俠傳奇融為一爐 ,再加上作家對章回小說的懸念叠出,情節安排波折等技巧的承繼和創新,更是迎合了廣大市民的口味,以致於這部小說很快成為人們街頭巷尾 ,茶餘飯後談話的題材。

五四運動後,對張恨水的思想影響很大,開拓了他的視野,學會了觀察社會,心堳K想寫一部像《儒林外史》,《官場現形記》之類的小說。恰好有朋友約他編副刊和作小說,於是,第一部最長的小說《春明外史》就問世了 。這部小說逐日在報上發表,前後登有五年,約一百萬字。此外張恨水還寫了《金粉世家》,《八十一夢》,《魍魎世界》等多部小說。除了小說之外,還有考據癖,寫作之餘,寫點考證文章 ,這樣就有《中國小說新考》一書的產生。

張恨水從事創作50年,有近100部作品問世,是近代高產作家之一。

(節 名人和書 - 翁長松)

啼笑因緣》題詩

張恨水是近代寫通俗小說的一名大家,他的每一部作品都很流行,尤以《啼笑因緣》 為最。只以香港一地而論,就曾經三次改編成電影,(張瑛,梅綺主演的同名粵語片,葛蘭,趙雷主演,電懋改編的《京華煙雲》和李麗華,關山主演的《故都春夢》並且改編成電視片集(陳振華,李司棋主演)。

這部小說,在結尾處有張恨水自己寫的一首詩:
畢竟人間色相空,伯勞燕子各西東。可憐無限難言隱,只在拈花一笑中。

解放後,北京通俗文藝出版社重新出版《啼笑因緣》 ,由編者加上提要:「《啼笑因緣》是張恨水先生的舊作。這本書寫三十年前北洋軍閥統治時期,一個杭州青年樊家樹,到北京上學,與天橋一個唱大鼓的姑娘沈鳳喜的戀愛故事。 。。。。。今天來看這部小說,對於描寫舊社會青年男女的戀愛悲劇,暴露當時封建軍閥的醜惡腐朽,仍然有着現實的意義。」但上述那首詩已删去。我覺得此詩不過是表達作者對他所寫的愛情悲劇的感慨而已,給新一代的讀者看也並無害處,其實是不須刪去的。

梁羽生 《筆花六照》

張恨水與《兩當軒集》

郁達夫心儀黃仲則,其詩風格也近似。我因而很想一讀《兩當軒集》,但遍覓多年而未果。讀張恨水《山窗小品》中的《講<兩當軒集>者》一文,且以其中人物,神肖《世說新語》所述名士風貌,更共鳴不已。願作文抄公,將該文壓縮至合乎本欄字數,抄錄於下,與讀者們分享。

年來酷愛黃仲則詩,遍覓《兩當軒集》不得。於書攤見一殘本,詢其價索百元。此價過昂,折半還值。販揚其首而揺之,態絕踞。予惡其無禮,擲書而去,然心實未能捨也。明日復去,決以百元購之。將及攤,見一中年人,可四十許,半舊藍布長衫,襟有破痕,鬚駁稀疏,斑矣。手正持《兩當軒集》,且翻且行。予失聲曰:「嘻!為捷足者得之矣。」其人目予曰:「先生亦有同好乎?」予曰:「然。昨日過此,以販之傲而成敗局。今方來屈服,不期已為君有。」彼笑曰:「予先君三次來矣。第一次,索價六十,再則八十,終則百元。予頻來,而價亦頻漲。實不欺,予窮而無以應付此巨價,而又未能忘之,遂屢問價而未能得。今日獲米貼折金若干,決忍痛購之,而彼又漲二十金。予甚憤而無可如何!且思今日不購,明日又將索價百五十元矣。乃不復言,擲百二十元於攤,攜此書便行。余固識君於十五年前,聲音笑貌猶是也。此書歸君,鬼其主矣,願抄以副本後,敬贈君。」予謝曰:「甚感盛意,君之不遇,恐甚於黃仲則也。故特嗜其詩乎?敢問君姓?」其人作《水滸傳》賣刀者語曰:「道出姓名,辱沒煞人。」予愈驚曰:「然則此書歸君,真得主也。某將有遠行,請勿讓賜矣。」其人微笑,執書拱手而別。

別一年矣,滿村風雨,重陽期近,舉室惶惶談刀尺事。念「全家都在西風堙v之句,想兩當軒詩,更想此購《兩當軒集》之人。

上述背景,是抗戰時的重慶。讀者們讀了這個小故事,以為如何?會覺得我這個文抄公騙犒費而討厭嗎?

司徒華  猶吐青絲



季羨林   公德

標題似乎應作「風化」,但是,因為第一,它與公德(一)所談到的湖邊木椅有關;第二 ,在這堙A「有傷風化」與「有損公德」實在難解難分,因此仍作公德,加上一個(二)字 。話題當然要從木椅談起。木椅既是製造垃圾的場所,又是談情說愛的勝地。是否是同一批人同時並舉,沒有證明,不敢亂說。

在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廣眾之中,親人們,特別是夫婦們由於某種原因接一個吻,在任何文明國家中都允許的,不以為怪的。在中國古代,是不行的,這大概屬於「非禮」的範圍 。可是,到了今天,中國「現代化」了。洋玩意不停地湧入,上述情况也流行起來。這我並不反對。不過 ,我們中國有一部分人,特別是青年人,一學習外國,就不但是「弟子不必不如師」,而且有出藍之譽 。要證明嘛,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就在燕園後湖邊木椅子上。經常能夠看到,在大白天,一對或多對青年男女,坐在椅子上。最初還能規規矩鉅 ,不久就動手動腳,互抱接吻,不是一個,而是一串 。然後,一個人躺在另外一個人的懷堙A仍然是照吻不已。最後則乾脆一個人壓在另一個的身上。此時,路人側目,行者咋舌,而當事人則天上天下 ,唯我獨尊,巋然不動,旁若無人 。招待所埵磲漸~國專家們大概也會從窗後外窺,自愧不如。

漢代張敞對宣帝說:「閨房之內,夫婦之私,有過於畫眉者。」但那是夫婦之間暗室堛漕き。現在移於光天化日之下 ,豈能不令人吃驚!我不是說,在白天椅子上竟做起了閨房之內的事情來 。但我們在撿垃圾時確實撿到過避孕套。那可能是夜間留下的,我現在不去考證了。

燕園後湖這一片地方,比較僻靜。有小山蜿蜒數百米,前傍湖水,有茂林修竹,綠草如茵。有些地方,罕見人跡。真正是幽會的好地方。傍晚時見隊隊男女青年 ,攜手摟腰,迤邐走過,倩影最終消失在綠樹叢中 。至於以後幹些什麽,那只能意會,而不必言傳了。

一天晚上,一住原圖書館學系退休的老教授來看我,他住在西校門外。如果從我家走回家,應該出門向右轉,走過我上面講的那一條倚山傍湖的小徑。但他卻向左轉 ,要經過未名湖,走出西門,這要多走好多路 。我怪而問之。他說,之所以不走那一條小路,怕驚動了對對的野鴛鴦。對對者,不止一對也,我聽了恍然大悟,立即想起了我們撿垃圾時撿到的避孕套。

故事講完了,讀者諸君以為這是有「傷風化呢」?還是「有損公德」?恐怕是二者都有吧。

2002年5月29日
 


王力   龍蟲並彫齋瑣語

     王力19001986),字了一,原名王祥瑛廣西博白人,著名漢語學家。

      龍蟲並雕齋瑣語   1944年8月6日昆明 中央日報 增刊   (棕櫚軒詹言)   題壁

題壁不知始於何時。相傳司馬相如過升仙橋,題柱曰:"不乘高車駟馬,不過此橋",可見漢朝的人就有了弄骯公共場所的習慣。又唐朝韋肇(或云張莒)初及第 ,偶於慈恩寺塔題名,後進慕效之,遂成故事。這故事就是後世所謂"雁塔題名"。司馬相如和韋肇有一個共同點,就是羨慕富貴,一個是未富貴而先誇口 ,一個是初富貴而便忘形。說得好聽些,這是雅人深致,若從壞婸﹛A這簡直是無聊,令人作三日嘔。

題壁也許純然為的是留一個紀念罷。"某年月日某人到此一游",這簡單的幾個字未必就是想出風頭。但是,為什麼不寫在你的日記冊上呢?假如你有一個照相機 ,還可以把勝地拍一個照,然後記上你來游的年月日,何苦弄骯了公共場所?你這是為人呢,還是為己?若說是為人,人家根本不認識你這無名小卒,非但不能流芳千古 ,而且不足以遺臭萬年;若說是為己,你何時重游還在不可知之數,甚至老死永不重游,你留個文字又有什 麼用處?關於這個,往淺婸﹛A你是像小學生用粉筆亂畫牆壁,顯得你沒有好好地受過教育;往深婸﹛A你是因為喜歡這個風景,恨不得據為己有,公家的地方是不出賣的 ,就是賣地你也買不起,你懷 着阿Q的念頭把公家的地方加上了你私人的記號。至於人家是否因此感覺得殺風景,你可管不着。這完全象徵出咱們中國人的一種有我無人的心理 。有些人不甘心於只題一個名,他們還要題詩。這自然更雅一等。"尋覓詩章在,思量歲月驚",這是多麼耐人尋味的風趣啊!可惜是他們的詩多數是頗欠推敲 ,或者說是只敲而不推,因為他們吟詩有如擂鼓,"不通","不通","又不通"!勝地何辜 ,受此 污辱!他們太不自量了。他們並沒有因為"李白題詩在上頭"而擱筆,倒反是人人自比李杜;人人都要題詩在上頭!未辯四聲,遑論八病?既打油而有愧 ,亦賜果之弗如!只合矜誇荊室,床上吟詩;何須唐突山靈,牆頭放屁!那些不喜歡文學的人,熟視無睹,倒也罷了,最苦是那些對文學有興趣的人,看見了字閉不了眼睛 ,總不免一看,看了之後,把水色山光所引起的滿 懷樂趣都糟塌了。寄語現代的司馬相如們和韋肇們,做做好事罷,莫再佛頭着糞罷。

當然,其間偶然也有達官名士,不愛惜他們的墨寶,來給山水增光,甚至不惜重金,特僱巧匠,摩崖刻石,做得非常精雅。這似乎是無可批評的了。名山佳作 ,相得益彰;有時候,竟使我們不知道是人以山傳呢,還是山以人傳。這樣,我們感謝大手筆之不暇,還有什麼可說的呢?但是,我總覺得題壁是中國人的惡習 。名人題壁,後人見了也許發生仰慕之忱;然而在他本人 却是未免自詡多才,令人有搔首弄姿之感。"有麝自然香,何必當風立?"達官名士們在別的地方風頭已經出夠了,何必雁塔題名 ,才算是自鳴得意呢?再說,在立功立言之後,將來世家有紀,儒林有傳,而金匱石室,又復永寶鴻文,自有人家捧場,更不必沾沾於炫露了。西施若不捧心 ,東施雖欲效顰亦苦無從效起。寄語達官名士們,你們如果不喜歡名山寶剎被尺二秀才亂塗亂畫,你們就應該以身作則。

此外我還有一個建議,凡屬公共游覽的場所,一律嚴禁題壁。如有典型才子未能免俗,一定要出風頭,必須將佳作先付審查,繳納重稅,然後規定式樣,指定地點 ,特許摩刻。說不定還有名門閨秀,像舊小說中所說的,在壁上題詩唱和,因而戀愛結婚。這樣,多捐兩個錢給公家,也是值得的。


高足

漢代驛站專為傳送公文的快馬,分高,中,下三等,跑得最快的叫作"高足"。至遲在南北朝時,已借用來稱呼某人教授出來的高才弟子為"高足"。如世說新語曰:"鄭玄在馬融門下,三年不得相見,高足弟子傳授而已。"意思是說,鄭玄到馬融那兒求學,三年都沒聽到馬融的親自講解,他聽的課都是馬融的高徒傳授的。高足弟子簡稱"高足",如書法要錄中引南朝宋 - 羊欣的一段話:"高陽許靜民,鎮君參軍,善棣草,羲之高足。"意思是說,許靜民文武雙全,他是書法家王羲之的高材生。


清 - 薛福成   庸庵隨筆

新嘉坡一日    (上)

丑正,到新嘉坡,停輪候潮。卯正,進口,泊碼頭。在赤道北一度二十分,北京西十二度 三十八分。自昨日午正至此,行二百海浬。距西貢六百三十七海浬。領事官,鹽運使銜分省知府左秉隆子興率其侄,隨員,即選知縣左棠樹南來謁,御亮紗袍褂,緯帽,翎扇。據云,經歲衣服如此 。左君在此為領事九年,精明幹練,熟諳洋語,與英官皆浹洽,辦事頗稱穩愜,蓋領事中之出色者。

巳初,以馬車迎余,及參,隨各員登岸,行四,五哩,到領事府宴叙。午正,余率領事及翻譯那華祝,往拜英巡撫施密司。未刻,施君帶一武員,來領事府答拜。施君在廣東多年 ,熟悉中國之事,人亦練達,頗致殷勤,云須於出口時,聲炮相送。有頃,辭去。

英國官制: 駐香港,新嘉坡等處者,謂之搿物納,猶中國巡撫也。駐印度者,曰搿物納萃乃蘭,猶中國總督也。巡撫管理新嘉坡,檳榔嶼,麻六甲全境。其下有按察司,輔政司管理民事。水陸兵房二所 ,約有兵丁三千。有機器廠大小五所;書院三所。而中國亦有一所,曰萃英書院者,商人陳金鍾所創也。設領事於此者,凡十六國,中,法,荷,義,德,美,日本,西班牙八國係特派 ,俄,奥,比,葡,瑞典,挪威,巴西,暹羅八國係商人兼充。

新嘉坡南北十四,洋哩,東西倍之,舊名息力,本柔佛國地。嘉慶二十三年,英以兵船奪據之,其王退居近島。今國王頗有能名,通英,法語言,文字,善於酬應,常游歐洲,廣交英國名公 ,巨卿,及各國領事,所以英不廢之,認為自主之國。然與他國交涉,仍須聽英之命。

英人不稅進口貨物,以示招徠,由是,商舶雲集。十五,六年前,華人居此者八,九萬,今則十五,六萬矣。此間,人民最雜,約有十數種,如閩,粵,瓊州,嘉應州,印度,暨噶羅巴所轄諸島 ,如西里百,爪哇(今亦稱爪華),吉寕,言語格不相入。除華民外,巫來由族及印度人約有十萬,英人三千。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卷一     (光緒十六年正月二十二日,1890年2月11日記)


近人 - 陳荊鴻   海桑隨筆

長袍與馬褂

禮服,有西式的,有中式的。西式是白襯衫燕尾褸,中式是長袍馬褂。藍袍黑褂,便是民國後所規定的禮服。本來改正朔,易服色,是從古以來轉變時代的例行公事。長袍,是中國幾千年的服裝 ,但馬褂呢,却是清朝所特有 。往時在長袍上面,蓋上一件長褂,褂上綴着前後補子,這正是滿州的服制。武官為了騎馬的 緣故,太長是不很方便的,才將褂子做成半身的短服,這就稱為馬褂。因為這套玩意兒,是愛新覺羅氏的東西,所以對於他的功臣,便有賞穿黄馬褂之舉。黃色,是象徵帝王的色素 ,帝王的一切物品,都是黃澄澄的,黄馬褂,當然也是帝王所穿 。賞給你穿,准許你穿,是何等榮幸之事。更有所謂巴圖魯背心的,巴圖魯,是滿族語,勇敢的意思。那末,在長袍上面加上一件褂子,已根本不是大漢衣冠。既不是要上馬殺賊,而偏要穿起一件馬褂來 ,更覺不倫不類 。不明白民國初年制定禮服的時侯,那一輩革命分子的衮衮諸公,消滅了帝制,打倒了滿清,而對於滿清所特有的馬褂,却這麽看得上。

褂字,是俗寫,古代沒有的,讀卦音,是清朝的禮服;正字應該是"挂",讀圭音,是婦女的服裝。釋名說:"婦人上服曰挂 ,其下垂者,上廣下狹,如刀圭也 。"所以,在古書中,說到挂字,都是指女子衣服而言。曹植(洛神賦):"揚輕挂之綺靡兮,翳修袖以延佇。"楊修(神女賦):"纖谷文挂 ,順風揄揚 。"晉(白舞歌):"聲發金石媚笙簧,羅挂徐轉紅袖揚 。"李商隱詩:"都護矜羅幕,佳人炫緒挂。"所謂輕挂,文挂,羅挂,緒挂,很顯明地是女人的物品,而不是屬於男人的 。只有清朝三百年中,才有男人褂子出現,才將挂字改為褂衣。

至於長袍,則是從古以來,中國人所常穿的服裝了。釋名說:"袍 ,丈夫着,下至跗者也 。"在長袍中,指定一種顏色,作為禮服,也是古已有之。漢朝時,以絳紗袍,皂紗袍為朝服。《舊唐書 - 輿服志》稱:"上元元年(674),制定袍服,三品以上服紫,四品深緋,五品淺緋,六品深綠,七品淺綠,八品深青,九品淺青。"又《宋書 - 禮志》稱:"四時朝服,絳絹黄緋,青緋,阜緋袍各一。"可知長袍是我們大漢衣冠,只是式樣隨時代而歷有變更,顏色隨時代而歷有改易。所以 ,指定藍袍為禮服,是可以的 。長袍雍容舒適,自有其温文爾雅之風,值得保存,值得提倡。但馬褂則顯屬累贅多餘,如要馬褂,怎麽不配上一條辮子呢!

陳荊鴻詩詞


 

蒙田隨筆  論無所事事

蒙田Michel de Montaigne1533228日-1592913日),文藝復興時期法國作家,以《嘗試集》 (Essais)三卷留名後世。《嘗試集》在西方文學史上佔有重要地位。

我們看到,很多肥沃富饒的荒地卻長著千百種無用的野草,要將它們利用起來,為我們服務,就得播上種籽。有些婦女獨自生出一大堆醜陋的生命,而要有正直,真實的一代,就必須對他們另外播種 。人的思想也如此。如果不讓大腦有事可做,有所制約,它就會在想像的曠野中馳騁,有時就會迷失方向。

《節 蒙田隨筆 - 第八章

 
 

13) 名家談文學     全文     名家說詩詞

魯迅

六朝小說和唐代傳奇文有怎樣的區別?

這試題很難解答。
因為唐代傳奇,是至今還有標本可見的,但現在之所謂六朝小說,我們所依據的只是從新唐書藝文志以至清四庫書目的判定,有許多種,在六朝當時,却並不視為小說 。例如漢武故事西京雜記搜神記續齊諧記等,直至劉昫的唐書經籍志,還屬於史部起居注和雜傳類堛 。那時還相信神仙和鬼神,並不以為虛造,所以所記雖有仙凡和幽明之殊,却都是史的一類。

况且從晉到隋的書目,現在一種也不存在了,我們已無從知道那時所視為小說的是什麽,有怎樣的形式和內容。現存的惟一最早的目錄只有隋書經籍志,修者自謂遠覽馬史班書 ,近觀王阮志錄,也許尚存王儉今書七志,阮孝緒七錄的痕迹罷 ,但所錄小說二十五種中,現存的却只有燕丹子和劉義慶撰世說合劉孝標注兩種了 。此外,則郭子笑林,殷芸小說水飾及當時以為隋代已亡的青史子語林等 ,還能在唐,宋類書媢J見一點遺文。

單從上述這些材料來看,武斷的說起來,則六朝人小說,是沒有記敍神仙或鬼怪的,所寫的幾乎都是人事;文筆是簡潔的;材料是笑柄,談資;但好像很排斥虛構 ,例如世說新語說裴啓語林記謝安語不實 ,謝安一說,這書即大損聲價云云,就是。

唐代傳奇文可就大兩樣了:神仙人鬼妖物,都可以隨便驅使;文筆是精細,曲折的,至於被崇尚簡古者所詬病;所叙的事,也大抵具有首尾和波瀾,不止一點斷片的談柄;而且作者往往故意顯示着這事迹的虛構 ,以見他想像的才能了。

但六朝人也並非不能想像和描寫,不過他不用於小說,這類文章,那時也不謂之小說。例如阮籍的大人先生傳,陶潛的桃花源記,其實倒和後來的傳奇文相近;就是嵇康的聖賢高士傳讚(今僅有輯本),葛洪的神仙傳,也可以看作唐人傳奇文的祖師的 。李公佐作南柯太守傳,李肇為之讃,就是嵇康的高士傳》法;陳鴻《長恨傳》置白居易的長歌之前 ,元稹的《鸎鸎傳》既錄會真詩,又舉李公垂鸎鸎歌之名作結,也令人不能不想到桃花源記。

至於他們之所以著作,那是無論六朝或唐人,都是有所為的。隋書經籍志漢書藝文志說 ,以著錄小說比之詢於芻蕘,就是以為雖然小說 ,也有所為的明證。不過在實際上,這有所為的範圍却縮小了。晉人尚清談,講標格,常以寥寥數言,立致通顯,所以那時的小說,多是記載畸行雋語的世說一類 ,其實是藉口舌取名位的入門書。唐以詩文取士,但也看社會上的名聲,所以士子入京應試,也須預先干謁名公,呈獻詩文,冀其稱譽,這詩文叫做行卷。詩文既濫,人不欲觀,有的就用傳奇文,來希圖一新耳目,獲得特效了,於是那時的傳奇文,也就和敲門磚很有關係。但自然,只被風氣所推,無所為而作者,却也並非沒有的。

 

14) 文章作法指導     全文    每月更新

15) 談文學     全文    每月更新

 歡迎溜覽舊書房

文史古籍

絕版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