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20年2月)   共 4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2) 韻海遺音  

清   趙翼(甌北)詩  (二)      更多趙甌北詩  

過文信國祠同舫葊作   四首選一
鬚眉正氣凛千秋,丞相祠堂久尚留。南渡河山難復楚,北來俘虜豈朝周? 出師未捷悲移鼎,視死如歸笑射鈎。何事黃冠樽俎語,平添野史污名流。

組詩作於乾隆二十四年(1759)。作者在北京憑吊文信國祠作此詩。文信國,即文天祥,於宋帝昺時封信國公。舫葊,姓賀,作者在京同僚。

難復楚: 春秋時,伍員(子胥)逃離楚國時,謂申包胥曰:我必覆楚國。申包胥曰:勉之!子能覆之 ,我必能興之。
北來俘虜豈朝周: 北來,文天祥被元兵押送到北方,到大都(北京),不降。 〇 朝周,箕子曾諫紂王勿行暴政,被囚禁。周武王滅商後,「乃封箕子於朝鮮而不臣也。其終箕子朝周,過故殷墟(商故都),感宮室毀壞,生禾黍・・・・・・乃作《麥秀》之詩以歌咏之 。」(《史記・宋微子世家》)。詩反用此典。
出師未捷悲移鼎: 杜甫蜀相出師未捷身先死 ,長使英雄淚滿襟。」 〇 移鼎,改朝換代。後漢書孔融傳:移鼎之迹,事隔于人存。
視死如歸笑射鈎: 宋史文天祥傳: 文天祥在大都,「觀其從容伏質(就刑),就死如歸。」 〇 射鈎,據左傳僖公十二年,管仲初事公子糾 ,曾射中齊桓公的衣帶鈎。後齊桓公置射鈎(放棄射鈎的仇怨)而使管仲相。
何事黃冠樽俎語: 宋史文天祥傳:載元世祖使王積翁勸文天祥降 。文天祥曰:國亡,吾分一死矣。倘緣寬假,得以黃冠(當道士)歸故鄉,他日以方外(出家人)備顧問可也・・・・・・」樽俎: 借代為人出謀議,即指「備顧問」的話。
平添野史污名流: 謂宋史不可信,所載有損文天祥形象。

此詩贊揚民族英雄文天祥,先以古代的伍子胥與箕子襯托其正氣凛千秋,後先輝眏,推崇已極 。繼則正面感慨文天祥出師未捷,欽佩他視死如歸。最後駁斥史書污蔑文天祥之語,還文天祥清白之名節。全詩運用襯托正寫反駁等手法 ,多角度地歌頌文天祥的民族氣節。

後園居詩   九首選二

頻年苦貧乏,今歲尤艱難。內子前致辭,明日無朝餐。一笑謝之去,勿得來相干。吾方吟小詩,一字尚未安。待吾詩成後,料理齏鹽酸。君看長安道,豈有餓死官。

謝: 推辭。相干: 打擾。長安: 唐朝都城 ,此指代北京。官: 此時作者任翰林院編修。

詩人雖入翰林院,但清水衙門,並未使其發財致富,生活仍然貧乏艱難。但詩人面對困境 ,却甘之如飴,一心吟詩作樂,充滿樂觀精神。全詩皆以詼諧語出之,故袁 枚評為“趣極”。

有客忽叩門,來送潤筆需。乞我作墓志,要我工為諛。言政必龔黃,言學必程朱。吾聊以為戲,如其意所須。補綴成一篇,居然君子徒。核諸其素行,十鈞無一銖。此文倘傳後,誰復知賢愚? 或且引為據,竟入史冊摹。乃知青史上,大半亦屬誣。

潤筆需: 寫墓志銘報酬。 工為諛: 盡量美化死者。 龔黃: 龔遂黃霸,皆為漢宣帝時賢臣。程朱: 程顥、程頤,宋代著名理學家,學問淵博。鈞: 三十斤為一鈞。銖: 二十銖為一兩。史冊摹: 依據墓志記載寫入史冊。 誣: 虛假不實。

詩人為生計,曾寫過諛墓文,而寫墓志銘工為諛”亦是社會的風氣。作者通過親身體驗看到古今大量墓志銘不盡可信的弊病 ,而墓志銘又經常被史家作為參考撰寫歷史的依據。於此連帶史冊亦真偽雜糅,甚至大半亦屬誣

組詩作於乾隆二十九年(1764)居北京時。作者於九年前作園居詩,此為後園居詩

題吟薌所譜蔡文姬歸漢傳奇   八首選一
也似蘇卿入塞秋,黃河漠漠帶毡裘。諸君莫論紅顏污,他是男兒此女流。

吟薌: 張吟薌,其所寫蔡文姬歸漢傳奇》未見傳本。 〇 蔡文姬: 蔡琰,字文姬,蔡邕女。漢末大亂為董卓部將所擄,歸南匈奴左賢王,居匈奴十二年。後曹操以金璧贖歸,再嫁董祀。 〇 蘇卿: 蘇武 。 〇 紅顏污: 指蔡文姬入匈奴嫁左賢王是失節受污。
他是句
: 意謂蘇武堅貞不屈,因為他是男子漢,而蔡文姬被迫失節乃是弱女子。

此詩創出新意,為蔡文姬「紅顏污」平反,反映作者對女性遭遇不幸的同情與無奈。

組詩作於乾隆二十九年(1764)。

西湖咏古   六首選一
桂子荷花色色幽,偏安定後足清游。直教宮亦移長樂,從此湖應號莫愁。三竺峰巒非艮岳,兩堤燈火似樊樓。空餘芳草孤山路,老將騎驢感白頭。

桂子荷花: 柳永望海潮:東南形勝 ,三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有三秋桂子 ,十里荷花。」 〇 色色: 種種。 〇 偏安: 指南宋朝廷偏安臨安(今杭州)。 長樂: 漢宮殿名,在陝西長安縣。 湖: 指西湖。莫愁: 原莫愁湖在南京市水西門外。相傳六朝有女子盧莫愁居此,故名 。此諷刺南宋偏安杭州。 三竺峰: 杭州西湖天竺山分上下,合稱三天竺。 〇 艮岳: 宋徽宗政和年間在汴京所建御苑。 〇 兩堤: 杭州白堤、蘇堤。 〇 樊樓: 在汴京。劉子翬《汴京紀事詩》:「憶得承平多樂事,夜深燈火上樊樓。」 〇 孤山: 在杭州西湖畔 。 〇 老將: 指抗金將領韓世宗。據《宋史・ 韓世宗記載,韓世宗上疏揭發秦檜誤國,受到排斥被解除兵權,只能騎驢携酒 ,縱游西湖,直至老死。

此詩咏古乃反思南宋君臣苟安偷生,又窮奢極侈之古事。前三聯極盡嘲諷之能事,以宋朝舊都汴京與南宋新都杭州相勾連,以顯示南宋統治者早已忘却亡國之恥的可悲心態 。尾聯則以抗金老將因主戰而遭貶斥的命運收束,正反對比,益顯投降派的無恥。

組詩作於乾隆三十二年(1767)作者赴廣西鎮安府上任途經杭州時。

湘江舟行
順風兼順水,一日數百里。風逆水復逆,進寸慮退尺。風水兩俱順,良可快躁進。我意殊不然,過順生悔吝。惟願得其一,以徧收全功。有風不必水,有水不必風。於力既易補 ,於理亦甚公。君看得意人,雙挾風水駛。張帆飽若弓,捩舵疾如矢。前有山彎彎,下有石齒齒。乘勢不及收,一觸或破毀。

躁進: 輕率求進,此指熱衷仕途。 捩舵: 扭轉船舵。 石齒齒: 形容水底的石頭排列如齒,喻仕途危險。

詩寫舟行,主旨不在於描寫山光水色的自然景致,而是寫湘江舟行的感受,如過順生悔吝乘勢不及收 ,一觸或破毀。」。以此感受實際暗喻仕途險惡,提醒自己不可「躁進」,不可「得意」。從中不難看出詩人為官的謹慎心理。

此詩作於乾隆三十二年(1767)五月赴廣西任職途經湖南湘江時。

陽朔山觀眾猴下飲
一猴下飲江之湄,眾猴叫嘯紛相隨。輕身騰踔高低枝,或臂相引蟬聯垂。就中小者如鼠鼷,矯捷更作無翼飛。絕壁劣不可容趾,攀擲只藉草一絲。但看日夕來往處,終歲不見路痕微。舟行靜中遇動極 ,拍手撼之觀其急。倏然散盡了無迹,春江綠波山碧石。

此詩寫猴,抓住其好動敏捷的特性,選取叫嘯騰踔蟬聯倏然散盡等一系列靈動的意象 ,栩栩如生地描摹出眾猴下飲的情態 ,又顯得情趣盎然,充滿生氣,清新靈活。

此詩作於乾隆三十二年(1767)五月赴廣西任職途經漓江陽朔山時。

努灘
叠叠危磯矗,江心截流渦。千尋鏈交鎖,十萬劍橫磨。篙逆濤頭刺,舟穿石罅過。灘名應記取,努力慎風波。

努灘: 在貴州古州(今榕江)都江段。危磯: 危,高聳。磯,一般指水邊岩石。尋: 八尺為一尋。

乾隆三十六年(1771),作者由廣州出發,赴任貴州分巡貴兵備道,經廣西溯江而上至努灘。

詩開篇就突出江心危磯的峻峭意象: 一寫其廣度,層層叠叠 ; 二寫其高度,。頷聯則具體描寫江心危磯的特點: 一是牢固,不可動搖 ; 二是挺拔,構成行船的障礙。頸聯寫行船的艱難與驚險。尾聯乃感悟出哲理,一是拼力搏進,二是小心風浪。顯然,航程即仕途,其中含有詩人混迹官場的人生體驗。

雜題   九首選一
秦皇築長城,萬里恢邊墙。西起臨洮郡,東至遼海旁。隋帝發兵天,開渠自汴梁。通淮達揚子,由江達餘杭。當其興大役,天下皆痍瘡。以之召禍亂,不旋踵滅亡。豈知易代後 ,功及萬世長。周防鞏區夏,利涉通舟航。作者雖大愚,貽休實無疆。如何千載下,徒知詈驕荒?

臨洮: 今甘肅岷縣,長城西端起點,東至遼河以東至渤海地區。隋帝: 隋焬帝楊廣,即位後征兵夫,大興土木,修建宮殿,開鑿運河,民不聊生,民怨沸騰。開渠: 隋煬帝時 ,開永濟渠邗溝通濟渠江南河等 ,將黃河淮河長江(揚子)連接起來。 〇 其: 兼指秦皇隋帝 。 〇 興大役: 指築長城,開運河。 〇 痍瘡: 創傷 。形容勞民傷財後民生凋敝。旋踵: 旋轉脚跟,極言時間之短。 〇 周防: 周圍的防綫。 〇 區夏: 華夏,指中國。利涉: 指通航便利。 作者: 指開創者秦始皇隋煬帝。貽休: 留下的好處。無疆: 無盡頭。詈: 責駡。

此詩是作者對築長城的秦始皇與開運河的隋煬帝之功過作出評判。既指出其工程勞民傷財,乃至導致權顛覆,又肯定了兩大工程為後世提供了周防鞏區夏 ,利涉通舟航。」的便利。因此不能一味責駡他們驕荒。作者的判論標準是既看主觀動機 ,亦看客觀效果。

組詩作於乾隆四十一年(1776)。

書懷   三首選一
既要作好官,又要作好詩。勢必難兩遂,去官攻文詞。僮僕怨其癖,親友笑其痴。且勿怨與笑,吾自有主持。一枝生花筆,滿懷鏤雪思。以此溷塵事,寧不枉用之。何如擁萬卷,日與古人期 。好官自有人,豈必某在斯!

遂: 成功。其: 指作者自己。生花筆: 王仁裕開元天寶遺事:李太白少時 ,夢所用之筆頭上生花,後天才贍逸,名聞天下。喻傑出的寫作才能。鏤雪: 雕刻冰雪,比喻精巧清隽。期: 相會。 斯: 指官位。

詩以作官作詩的矛盾開篇 ,在兩相對立的關係中突出作詩而不作官的主旨 。然後圍繞作詩展開構思,從正反兩方面着手 ,從而塑造了一個樂於隱退的抒情主人公形象。全詩語言樸素,多用口語,通俗易懂。

組詩作於乾隆四十三年(1778)。

西湖晤袁子才喜贈
不曾識面早相知,良會真成意外奇。才可必傳能有幾? 老猶得見未嫌遲。蘇堤二月春如水,杜枚三生鬢有絲。一個西湖一才子,此來端不枉游資。

蘇堤: 在杭州西湖。傳為北宋元祐年間蘇軾於杭州任職時疏浚西湖,堆泥築堤,故名。三生: 指前生今生來生,佛家語。 鬢有絲: 此年袁枚六十三歲。 才子: 指袁枚。 枉: 白費。

是年春作者游杭州西湖,與神交已久的袁枚意外相逢,驚喜萬分,相聚數日。詩對袁枚表示了由衷的贊賞與欽佩之情。

此詩作於乾隆四十四年(1779)。

書所見
世儒好辟佛,多欲窮其精。我但言其粗,了然自易明。其教嚴戒殺,物命固長成。却絕男女欲,不許人類生。將使大千界,人滅物滿盈。此豈造化理? 流毒逾秦坑。試起廣長舌,將以何爭說?

廣長舌: 佛教稱佛有三十二相,第二十七相為「廣長舌相」 ,舌葉廣長,能覆面至髮際。此喻能言喜辯者。

此詩批判佛教絕男女欲之戒,只抓住其要害之處,即將使大千界,人滅物滿盈。做文章 ,認為此戒根本違背自然常理。全詩多用反問句式。

預支五百年新意,到了千年又覺陳。

 

李杜詩篇萬口傳,至今已覺不新鮮。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隻眼須憑自主張,紛紛藝苑漫雌黃。

矮人看戲何曾見,都是隨人說短長。

少時學語苦難圓,只道工夫半未全。

到老始知非力取,三分人事七分天。

詩解窮人我未空,想因詩尚不曾工。

熊魚自笑貪心甚,既要工詩又怕窮。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zh-hk/culture/269pjve。html

此詩作於乾隆四十四年(1779)。

論詩   五首選二
李杜詩篇萬口傳,至今已覺不新鮮。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隻眼須憑自主張,紛紛藝苑漫雌黃。矮人看戲何曾見,都是隨人說短長。

隻眼: 獨具的眼光,見解。 雌黃: 一種礦物質。古人寫字用黃紙,文字有誤則用雌黃塗改之。後亦引申為竄改品評 。顏之推顏氏家訓・勸學篇:觀天下書未遍 ,不得妄下雌黃。」 〇 矮人看戲:朱子語類:如矮人看戲相似 ,見人道好,他也道好。

此詩批判清代的唐宋詩之爭。對擬古者用矮人看戲的生動比喻予以諷刺,辛辣而幽默 ; 又正面提出隻眼須憑自主張的觀點,以突破擬古盲從的樊籬。

組詩作於乾隆四十九年(1784)。

趙翼 論詩五首
滿眼生機轉化鈞,天工人巧日爭新。預支五百年新意,到了千年又覺陳。
李杜詩篇萬口傳,至今已覺不新鮮。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
隻眼須憑自主張,紛紛藝苑漫雌黃。矮人看戲何曾見,都是隨人說短長。
少時學語苦難圓,只道工夫半未全。到老始知非力取,三分人事七分天。
詩解窮人我未空,想因詩尚不曾工。熊魚自笑貪心甚,既要工詩又怕窮。

米貴
米貴如珠豈易量,午炊往往到斜陽。老夫近得休糧法,咀嚼新詩誑餓腸。

詩雖寫家貧米貴之尷尬境地,但並未流露淒慘悲哀之情,而是以疏狂豪宕之筆寫之,顯示出作者豪放達觀之氣質,頗有新鮮之意。

量: 有買之意。 休糧法: 不吃飯法。 誑: 欺騙。

此詩作於乾隆五十年(1785)。

苦旱   四首選一
正是龍舟競渡時,傾城士女出遨嬉。可憐簫鼓喧闐處,中有饑寒世未知。

在傾城士女狂歡簫鼓喧闐之際,詩人却把目光注視於河水已漸枯耗之即將大旱之迹象 ,這種隻眼獨具的識見,頗有先天下之憂而憂的精神。而詩以士女之大喜襯托自己的深憂 ,亦顯詩人的獨抒性靈。

此詩作於乾隆五十年(1785)。作者原注云:午節(端午節)前後,常州龍舟甚盛,觀者如堵。時將届插秧 ,而河水已漸枯耗,游人初不念及也。

子才書來,驚聞心餘之訃,詩以哭之。   三首選一
斯人遂已隔重泉,腸斷袁安一幅箋。預乞碑銘如待死,久淹床笫本長眠。貧官身後惟千卷,名士人間值幾錢。磨鏡欲尋悲路阻,茫茫煙樹哭江天。

心餘: 蔣士銓,字心餘清容苕生,號藏園,江西鉛山人,乾隆二十二年(1757)進士 ,曾任翰林院編修。辭官後隱居南昌藏園,後患偏癱症。作有雜劇傳奇多種,詩與袁枚、趙翼齊名為乾隆三大家。
袁安: 東漢明帝時的大臣。此喻袁枚。
久淹床笫本長眠句:作者原注君中風病卧已數年,去冬子才過江西 ,君預囑為其墓志。 床笫: 床上席子,指代床鋪。
磨鏡: 據世說新語德行記載 ,徐孺子曾事江夏黃公。黃公死,孺子欲往會葬,但無錢,即備磨鏡器具,以磨鏡所得作為路費,然後前往。

作者與袁枚,蔣士銓有“乾隆三大家”之稱,相互情誼深厚,此詩可以為證。詩人對蔣氏晚年窮困多病寄予深切同情,對其病故更充滿悲哀。唯一值得寬慰的是蔣氏“身後惟餘千卷”,這是其一生最有價值的東西 ,非徒有其名的所謂“名士”可比。

乾隆五十年(1785)蔣心餘病故於江西南昌,袁枚得悉噩耗寫信告訴趙翼。趙翼聞訊後寫三首詩悲悼。

乾隆一朝,蔣心餘(蔣士銓之字)詩名甚隆,與袁枚,趙翼並稱乾隆三大家。但從通行舊刊《忠雅堂詩集》來看,蔣之于袁、趙,不僅詩篇較少,議論風調亦不相類,故今人多認為三家旗鼓各相當之說未允。

莪洲以陝中游草見示,和其六首。   選一
乾陵

一番時局牝朝新,安坐妝台換紫宸。臣僕不妨居妾位,英雄何必在男身。林巒赭豈媧皇石,風雨陰疑妒婦津。同穴橋陵應話舊,曾經共輦洛陽春。

乾陵: 在陝西乾縣梁山,唐高宗李治與武則天合葬墓。
牝朝: 女人作君主的朝廷。牝,鳥獸的雌性。載初元年(689),武則天廢睿宗,自稱神聖皇帝,改國號為周,改元天授,史稱武周。
紫宸: 唐時有紫宸殿,此借指君位。
臣僕: 指武則天寵愛的面首張昌宗、張易之等人。
赭: 山赤裸無草木,露出紅土。
媧皇石: 即神話中的女媧補天之石。此句謂天下大旱,山巒成赤紅,難道是因為女皇登基?
妒婦津: 渡口名。酉陽雜俎:臨清有妒婦津」。此句謂風雨陰晦不能懷疑是武則天坐位所致。
橋陵: 此處指乾陵。
洛陽: 此泛指京師的宮殿。唐高宗李治在世的時候,武則天與之共同治理天下。

武則天皇帝是歷來是被攻訐的對象。此詩咏武則天陵墓乾陵,是一篇為武則天翻案之作。詩人打破了歷來男尊女卑的腐朽觀念,從正反兩方面贊揚武則天的功績。詩前兩聯贊揚武則天臨朝有新氣象、是不亞於男兒身的英雄 ; 頸聯則反駁紅顏禍水的謬論。此詩反映了作者進步的婦女觀與史識。

組詩作於乾隆五十二年(1787),時作者應聘入李侍堯幕中。同事李莪洲以咏陝西古事詩給作者看。作者奉和六首。

野步
峭寒催換木棉裘,倚杖郊原作近游。最是秋風管閑事,紅他楓葉白人頭。

人頭: 作者自己。

郊原之游詩人感觸最深的是秋風峭寒,它仿佛是好管閑事的丹青手,染紅了楓葉,塗白了人頭。

詩作於乾隆五十四年(1789)

題元遺山集
身閱興亡浩劫空,兩朝文獻一衰翁。無官未害餐周粟,有史深愁失楚弓。行殿幽蘭悲夜火,故都喬木泣秋風。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自工。

元遺山: 元好問,字裕之,號遺山。太原秀容(今山西忻州)人。金亡不仕,是金元之際的著名詩人。
兩朝文獻一衰翁: 此處泛指詩人。衰翁,指元好問。他被元軍俘虜時已四十多歲,終年六十七歲。
無官未害餐周粟: 元好問入元不仕。周栗,周朝之下的糧食。孤竹君之伯夷和叔齊,反對武王伐紂,逃到首陽山,不食周粟而死。餐周粟,指吃元朝統治區的糧食。
失楚弓: 劉向說苑至公: 楚共王出游,失去良弓,左右欲尋,楚共王說:楚人失弓,楚人得之,又何求焉。」此處「失楚弓」喻失國。
行殿幽蘭悲夜火: 行殿,指金朝皇帝行宮。夜火,磷火。
故都: 指金中都燕京。

趙翼在甌北詩話卷八云:(元好問)蓋生長雲朔,其天禀本多豪健英傑之氣,又值金源亡國,以宗社丘墟之感,發為慷慨悲歌,有不求而自工者。此固地為之也,時為之也。」可作此詩的注腳。詩對元好問不平凡的閱歷與傑出的創作成就之關係作出了精辟的概括。

此詩約作於乾隆五十五年(1790)


清   袁枚(子才)小倉山房詩集選  (二)     更多袁子才詩


當窗三日雨,對面一峰沉。花有消魂色,鶯無出樹心。怒蛙爭客語,新水學琴音。折竹教僮試,前溪幾尺深?

此詩作於乾隆十八年(1753)。

此詩寫雨,妙在除第一句點題外,其餘幾句幾乎句句寫雨而不明說。對面一峰因雨霧而因雨水滋潤而顯出消魂色因下雨而不願飛出樹怒蛙因沐雨而嗚叫,新水因雨才發出琴音,詩人則因雨才折竹教僮試溪水有幾尺深。如此寫,則更具情趣 ,意蘊更為豐富,此吳喬所謂詩意大抵出側面(圍爐詩話)也。

瘞梓人詩並序
梓人武龙台長瘦多力,隨園亭榭,率成其手。癸酉七月十一日病卒,素無家也,收者寂然。余為棺殮瘞隨園之西偏,為詩告之。
生理各有報,誰謂事偶然? 汝為余作室,余為汝作棺。瘞汝於園側,始覺於我安。本汝所營造,使汝仍往還。清風飄汝魄,野麥供汝餐。勝汝有孫子,遠送郊外寒。永遠作神衛,陰風勿愁嘆。

此詩作於乾隆十八年(1753)。

詩人以向梓人直白的口吻抒發感情,令人覺得分外真切,表現了詩人對梓人深厚的情誼。詩中雖未用感情色彩强烈的字眼,如”、“之類 ,但娓娓道來,却分明站立着一個熱淚盈眶的抒情主人公。 汝為余作室,余為汝作棺。,其中飽含多麽深沉的悲慨。本汝所營造 ,使汝仍往還。,又流露出多少懷念的真情。作者嘗云:文以情生 ,未有無情而有文者。(隨園詩話補遺卷七)此詩正是有有文者

夜過借園見主人坐月下吹笛   二首選一
秋夜訪秋士,先聞水上音。半天涼月色,一笛酒人心。響遏碧雲近,香傳紅藕深。相逢清露下,流影濕衣襟。

此詩作於乾隆二十年(1755)。借園,南京項某的私家花園,李方膺辭官後借居,起名借園」 ,自稱「借園主人」。

秋士: 謂士之暮年不遇者,此指借園主人,好友李方膺。

半天凉月如水,一曲笛音悠揚,詩的意境幽深含蓄。秋士何以坐月下吹笛,水上音抒發的是什麽心曲? 詩人並未明言,但一股悲凉幽怨之意彌漫整個詩境。此詩恰似一杯醇酒,詩味濃厚,耐人品嚐。

題柳如是畫像
生綃一幅紅妝影,玉貌珠冠方繡領。眼波如月照人間,欲奪鸞篦須絕頂。懷刺黃門悔誤投,遺珠草草尚書收。黨人碑上無雙士,夫婿班中第二流。絳雲樓閣起三層,紅豆花枝枯復生。斑管自稱詩弟子 ,佛香同事古先生。勾欄院大朝廷小,紅粉情多青史輕。扁舟同過黃天蕩,梁家有個青樓樣。金鼓親提妾亦能,爭奈江南不出將。一朝九廟煙塵起,手把刀繩勸公死。百年此際盍歸乎? 萬論從今都定矣。可惜尚書壽正長,丹青讓與柳枝娘。

此詩作於乾隆二十二年(1757)。柳如是(1618-1664),本姓楊,名愛,後改姓柳,名隱,又名是,字如是,號河東君,又號蘼蕪君。吳江(今屬江蘇)人,一說嘉興(今屬浙江)人 ,明末名妓。色藝冠一時,能詩畫。後為錢謙益妾,同居絳雲樓。明亡,柳如是曾勸錢謙益殉國,錢氏未從。

紅妝影: 此指柳如是像。
懷刺: 懷藏名刺,準備有所謁見。 〇 黃門: 官名。此指南明抗清將領陳子龍,字卧子,官兵科給事中,人稱陳黃門。 〇 悔誤投: 按,此乃作者據《牧齋遺事》誣造。《牧齋遺事》載:「柳嘗之松江,次刺投陳卧子。」而陳子龍不肯接見 。其實柳,陳兩人一見鍾情,談不上「誤投」。
遺珠句: 意謂柳如是後被南明福王朝禮部尚書
錢謙益匆忙娶為妾。遺珠,喻柳如是與陳子龍分離。據沈虬河東君傳,錢氏曾云:吾非能詩如柳如是者不娶。」 柳氏則云:「吾非才如錢學士者不嫁。」兩人結婚時,禮儀具備,並非「草草」,此語與事實不符。
黨人句: 意謂錢謙益曾是東林黨獨一無二的名士。黨人,東林黨人。東林黨為晚明以江南士大夫為主的政治集團。他們主張開放言路,實行改良等,曾遭到宦官魏忠賢的迫害。無雙,無比。漢書韓信傳:至如信 ,國士無雙。
第二流: 第二等,不是第一流。錢氏曾投降清朝,故稱。
絳雲樓: 錢謙益於常熟家園中修築的藏書樓。
紅豆句: 紅豆樹,結子朱紅色。古人常用以象徵愛情或相思。按:錢氏家園中確種有紅豆,此處亦有象徵愛情枯復生意。
斑管句: 意謂柳如是握筆自稱是學詩的弟子。
佛香句: 意謂柳氏與錢氏燃香共同拜佛。據周采泉柳如是雜論云:「 『佛香,似為惠香之誤。考錢謙益初學
》二十有《留惠香》《代惠香答》《代惠香別》《別惠香》諸詩 。俱以「桃花」喻惠香,「柳枝」喻柳如是,這表明柳如是曾與惠香共事錢氏 ,後惠香離去。 〇 古先生: 道家稱佛為古先生。
勾欄句:  勾欄,妓院。 〇 大,意謂看重。小,意謂輕視。
扁舟句:  扁舟,小舟。
黃天蕩,長江下游的一段,在今南京東北。南宋建炎四年(1130),韓世宗大破金兵於此。
梁家句:  意謂梁家有個梁紅玉是青樓女子的榜樣。按: 梁紅玉為南宋女將,韓世宗妻,曾與丈夫一起在黃天蕩阻擊金兵,擊鼓助戰。其出身乃妓女。青樓,妓院。
金鼓句:  意謂柳氏認為自己也能學梁紅玉擊鼓抗敵(指清軍)。
爭奈句:  意謂怎奈江南沒有像韓世宗那樣的戰將。
一朝九廟句:  古代帝王祭祀祖先,自王莽地皇元年起皆祖廟五,親廟四,共九廟。 煙塵起: 指順治二年(1645)清兵攻占南京。
手把句:  意謂柳氏勸錢謙益殉國。據顧雲美河東君傳》:「乙酉(1645)五月之變 ,君勸宗伯死,宗伯謝不能。君奮身欲沉池水中,持之不得入。」
百年句:  百年,一生。 盍,何不? 歸,此為死的婉辭。
萬論: 諸種論說。
可惜句:  意謂錢謙益不肯死。
丹青句:  丹青,此指畫。 〇 柳枝娘,此喻柳如是。

柳如是雖曾是不幸淪落風塵,但她却是一位奇女子,不僅色藝冠時,能詩善畫,更具有民族情感。詩人借助禮部尚書錢謙益之貪生怕死,苟且偷安作為陪襯,謳歌了柳氏欲金鼓親提以抗擊清兵之民族氣節 。真乃蛾眉勝於鬚眉。詩末可惜尚書壽正長,丹青讓與柳枝娘。」 ,意味深長,既表示了詩人對錢謙益之鄙視,更抒發了對奇女子之崇仰。

投鄭板橋明府
鄭虔三絕聞名久,相見邗江意倍歡。遇晚共憐雙鬢短,才難不覺九州寬。紅橋酒影風燈亂,山左官聲竹馬寒。底事誤傳坡老死,費君老淚竟虛彈。

此詩作於乾隆二十三年(1758)。

鄭虔三絕: 原謂唐代畫家鄭虔擅長詩畫 ,此借指鄭板橋。
相見邗江: 謂與鄭板橋於揚州轉運使盧雅雨席間相見。
才難句: 作者原注云:君曰: 天下雖大,人才有數。謂人才難得因而不覺中國大。
紅橋: 又名虹橋,在揚州城西北二里。此處為作者與鄭氏相見處。
山左官聲竹馬寒: 山左官聲,謂鄭氏曾於山東任縣官的名聲。 竹馬,兒童游戲當馬騎的竹竿。後漢書郭汲傳: 始至行郡,到河西美稷,有兒童數百,各騎竹馬,道次迎拜。」後人常用兒童騎竹馬迎郭汲事頌地方官吏。
底事句: 底事,何事。 坡老,蘇東坡,曾被誤傳死訊,使范鎮痛哭。此作者自稱坡老。
費君句: 作者原注云:有誤傳余死者,板橋大慟。

袁枚與鄭板橋雖過從不多,但兩人「心有靈犀一點通」,頗多相似之處。鄭板橋 秉性曠達,袁枚亦落拓不羈 ; 鄭板橋任縣令為民請命,袁枚做縣官亦有循吏之目 ; 鄭板橋人稱為「鄭虔三絕」,袁枚亦被譽為「真才子」(趙翼語)。故袁枚稱鄭板橋心折於自己 ,曾誤聞其死而大哭,以足踏地。”(隨園詩話》卷九)。袁枚亦欽佩板橋「鄭虔三絕」山左官聲之佳 。二人一旦晤面,自然有相遇恨晚之感,並有以人才自居之意 。但袁枚所言並非皆符合事實,不無自炫之意。


連宵風雨惡,蓬戶不輕開。山似相思久,推窗撲門來。

詩作於乾隆二十三年(1758)。

隨園詩處處虛靈活潑」(吳應和等《浙西六家詩鈔》),於此詩可見一斑 。詩人化靜為動,化無情物為有情人,把山的形象寫得活靈有致,亦表現出詩人對雨霽風止後的清新山色的審美喜悅。昔日王安石有「兩山排闥送青來」(《書湖陰先生壁》)之句 ,但比之「山似相思久,推窗撲門來。」 ,筆觸嫌硬,且不及「此山」情深意厚也。

春日雜詩   十二首選一
千枝紅雨萬重煙,畫出詩人得意天。山上春雲如我懶,日高猶宿翠微顛。

組詩作於乾隆二十四年(1759)。雜詩,謂興致不一,內容多樣,遇物即言之詩。文選雜詩一目。

紅雨: 喻落花。   得意天: 感到滿意的風光。   翠微: 青翠的山氣。顛: 峰頂。

此詩以襯托手法描寫自己春日懶散閑適的情態。開頭兩句勾勒出暮春之景,它令詩人得意,但春眠不覺曉(孟浩然春曉),詩人却並不急於去欣賞這良辰美景,而是日高猶宿。他寫自己的,又以山上春雲為同道,這就更渲染出春日懶散之態,亦增添了詩的情趣。

自嘲
小眠齋堶W吟身,才過中年老亦新。偶戀雲山忘故土,竟同猿鳥結芳鄰。有官不仕偏尋樂,無子為名又買春。自笑匡時好才調,被天強派作詩人。

此詩作於乾隆二十六年(1761)。

才過中年句: 時詩人四十六歲。老亦新,老年與年輕之間。
無子為名又買春: 謂以沒有兒子為名又納妾。按: 袁枚因妻子王氏不生育,欲得子,已先後娶了亳州陶姬,蘇州方聰娘,陸姬等為妾。
才調: 才情。

此詩名為自嘲,又稱自笑匡時好才調,被天強派作詩人。,似乎有所惋惜。其實此乃詩人的戲謔之言。詩人有官不仕偏尋樂,依戀雲山,同猿鳥為鄰,又且以吟為業,實在是心甘情願的 ; 其悠哉游哉於小倉山隨園,亦是志滿意得的。但他有意稱自嘲,這正反映了詩人詼諧的個性。

偶作五絕句   選一
月下掃花影,掃勤花不動。停帚待微風,忽然花影弄。

組絕句作於乾隆三十年(1765)。

袁枚景物小詩多觀察細致,表現新巧,有情趣。此詩寫月下花影之靜態與動態 : 寫花影之靜,借掃花影不動襯托之 ; 寫花影之動,借微風吹拂而以刻畫之 ; 皆生動有味。詩的語言平淺如話,不見研煉之痕。這類詩不難看出袁牧所崇仰的宋代詩人楊萬里的影響。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