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20年2月)   共 4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2) 韻海遺音  

清   王國維詩  (一)      更多王國維詞詩

詠史二十首

回首西陲勢渺茫,東遷種族幾星霜? 何當踏破雙芒屐,卻向昆侖望故鄉。

此首詠華夏民族的來源。
華夏種族由西向東遷徙,經歷了多少艱難歲月。

兩條雲嶺摩天出,九曲黃河繞地回。自是當年遊牧地,有人曾號伏羲來。

此首詠華夏先民在西北遊牧時期的傳說人物伏羲氏。
兩條雲嶺,指昆侖山脈和天山山脈。

憯憯生存起競爭,流傳神話使人驚。銅頭鐵額今安在? 始信軒皇苦用兵。

此首詠華夏族始祖黃帝與蚩尤的戰爭。
銅頭鐵額指蚩尤(見史記五帝本紀》正義引龍魚河圖)。   軒皇即軒轅黃帝。

澶漫江淮萬里春,九黎才格又苗民。即今魋髻窮窮山堙A此是江南舊主人。

此首詠江南的土著民族。

九黎,上古部落名。   苗民,古苗族。一說苗民為人名,九黎族的首領。

二帝精魂死不孤,嵇山陵廟似蒼梧。耄年未罷征苗族,神武如斯曠代無。

此首詠舜禹兩代征苗的功續。

二帝兩句,舜帝和禹帝死後,他們的精神魂魄也不孤單,嵇山中禹帝的陵廟跟蒼梧中舜帝的陵廟相似。

銅刀歲歲戰東歐,石砮年年出挹婁。畢竟中原開化早,已聞鏐鐵貢梁州。

此首詠東南,東北及中原地區的開化情況。

東甌挹婁古族名。   銅刀,東甌(即東歐)族使用銅刀作戰。   挹婁 ,北方的挹婁用石製的箭鏃進貢。   鏐鐵 句,說中原地區開化得較早,在夏代時已有鏐鐵從梁州入貢了。

誰向鈞天聽樂過,秦中自古鬼神多。即今詛楚文猶在,才告巫咸又亞駝。

此首詠秦國崇拜巫神的風俗。

鈞天,天的正中,為天帝居所。史記趙世家載 ,趙簡子病,五日不知人事,醒後,語大夫曰:我之帝所甚樂,與百神遊於鈞天,廣樂九奏萬舞,不類三代之樂 ,其聲動人心。」   秦中句,秦人好祀鬼而不敬祀祖先。   詛楚文,秦國石刻文,內容為秦惠文王詛咒楚懷王之罪於天神,祈求神佑制克楚兵以復邊城。詛楚文記載着向巫咸懇告後又向亞駝祈祝 。巫咸,古神巫名。亞駝,學者謂即滹沱河大神。

春秋謎語苦難詮,歷史開山數腐遷。前後固應無此作,一書上下二千年。

整首謂春秋一書中隱晦的言詞實在難以詮釋,史書的開山之祖應數司馬遷的史記。像史記》這樣的著作實在是空前絕後 ,一部書貫穿了上下二千年的歷史。司馬遷曾受過腐刑,故稱腐遷

此首讚美司馬遷在史學上的貢獻。

漢鑿昆池始見煤,當年貲力信雄哉。於今莫笑胡僧妄,本是洪荒劫後灰。

漢鑿兩句: 漢代開鑿昆明池時初次探挖見煤,當年的財力物力確實是非常雄厚啊。   於今兩句: 現在我們不要嘲笑那胡僧在隨便亂說,那池底的黑煤本來就是洪荒時期劫火的餘灰。

洪荒: 指混沌,蒙昧之世。千字文:天地玄黃 ,宇宙洪荒。」   劫後灰: 慧皎《高僧傳竺法蘭》:「昔漢武帝穿昆明池底 ,得黑灰,問東方朔。朔云:『不知』。可問西域胡人。後法蘭既至,眾人追以以問之。蘭云:『世界終盡,劫火洞燒,此灰是也。』」佛教認為,壞劫之末,將有劫火洞然 ,大千俱壞。

此首詠漢朝全盛時期的財力物力。

揮戈大啟漢山河,武帝雄材世詎多。輕騎今朝絕大漠,樓船明日下牂牁。

漢武帝劉徹南征北討,匈奴被迫遠遷漠北,鞏固了以漢族為主體的統一的多民族封建國家。   輕騎兩句說今天剛派遣輕騎兵橫跨大漠,明日又命令樓船沿牂牁江南下。   牂牁: 水名,或曰即盤江。

此首詠武帝南征北討拓土的武功。

慧光東照日炎炎,河隴降王正款邊。不是金人先入漢,永平誰證夢中緣?

慧光兩句: 佛教智慧之光向東光照耀,如赤日炎炎。匈奴的降王也正在河隴邊境前來通好。   河隴: 河西與隴右。即今甘肅隴山,六盤山以西,河西走廊及湟水流域。   降王: 指匈奴昆邪王。漢書武帝紀載 ,元狩二年,匈奴昆邪王殺休屠王,並將其眾合四萬餘人來降,置五屬國以處之,以其地為武威,酒泉郡。   款邊: 猶言款,謂外族前來通好。漢書・宣帝紀》:「夙夜惟念孝武皇帝躬屨仁義 ,選明將,討不服,匈奴遠遁,平氐昆明南蠻鄉風 ,款塞來享。」應劭曰:「款,叩也。皆叩塞門來服從也。」   不是兩句:若不是武帝時佛像已先進入漢室,怎能驗證永平年間明帝那一場與佛有緣的奇夢?   金人,指銅鑄的佛像。《史記匈奴列傳》:「漢使驃騎將軍霍去病將萬騎出隴西 ,過焉支山千餘里,擊匈奴,得胡首虜萬八千餘級,破得休屠王祭天金人。」張守節《正義》:「金人,即今佛像。」   永平: 東漢明帝年號。   夢中緣:《後漢書西域傳天竺國》:「世傳明帝夢見金人 ,長大,頂有光明,以問群臣。或曰:『西方有神,名曰佛。其形長丈六尺而黃金色。』帝於是遣使天竺,問佛道法,遂於中國圖畫形像焉。」

此首詠佛教傳入中國的緣起。

西域縱橫盡百城,張陳遠略遜甘英。千秋壯觀君知否,黑海東頭望大秦。

西域兩句: 西域地區縱橫不過百城而已,張騫,陳湯等人的遠略就不如甘英了。  

漢書陳湯傳載,陳湯為西域副校尉 ,率兵經溫宿國烏孫康居,至郅支,斬單于閼支太子名王等。  
漢書・西域 :張騫始開西域之跡 。  」《史記大宛列傳》載 ,張騫「身所至者大宛大月氏大夏康居」,後又為中郎將使烏孫 ,「分遣副使使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安息、身毒、于窴、扜穼及諸旁國於是西北國始通於漢矣。     
甘英: 漢和帝時西域都護班超的掾史《後漢書・西域》 載和帝永元九年(97),「班超遣掾甘英,窮西海而還」。

兩句意謂張、陳之謀畫祇不過局限於西域百城,而甘英的遠略則直至西亞、歐亞。

千秋兩句: 這千秋以來最雄偉的景象您知道嗎? 甘英站在黑海東頭眺望着大秦國。

大秦: 古國名。古代中國史書上對羅馬帝國的稱呼。
《後漢書・西域》:「和帝永元九年,都護班超遣甘英使大秦,抵條支。臨大海欲度,而安息西界船人謂英曰:海水廣大,往來者逢善風三月乃得度,若遇遲風,亦有二歲者,故入海人皆齎三歲糧。海中善使人思土戀慕,數有死亡者。英聞之乃止。又,《西域傳論》云:“其後甘英乃抵條支而歷安息,臨西海以望大秦,拒玉門、陽關者萬餘里,靡不周盡焉。”詩語本此。按,條支為今伊拉克,其海邊當為波斯灣。安息為波斯帝國一行省,在今伊朗高原東北部。

此首詠甘英西行的遠略。

三方並帝古未有,兩賢相厄我所聞。何來灑落樽前語,天下英雄惟使君。

三方兩句: 中國內三方並同稱帝古來未有,而兩位能人互相損害我卻時有所聞。

三方: 指魏吳三國。晉書宣帝紀贊:逮乎魏室 ,三方鼎峙,干戈不息,氛霧交飛。
相厄: 互相為難,迫害。《史記
季布欒布列傳》載 ,高祖為項羽將丁固所窘,高祖急,謂丁固曰:「兩賢豈相厄哉!」丁固遂引兵還。項羽滅後,高祖殺丁固。

何來兩句: 對飲時何來這樣灑脫不拘的話語,天下英雄就祇數您了。

使君: 漢時稱刺史為使君。蜀先主劉備曾為豫州牧,故曹操以使君稱劉備。
兩句語本《三國志
蜀書先主傳》:「是時 。曹公從容謂先生曰:『今天下英雄,唯使君與操耳。本初之徒,不足數也。』」袁紹,字本初。

此首讚美曹操愛重賢才的灑落襟懷。

江南天子皆詞客,河北諸王盡將材。乍歌樂府蘭陵曲,又見湘東玉軸灰。

江南兩句: 在江南的六朝天子都是崇尚文學的詞客,而在河北的北朝歷代君王都是大將之材。

江南: 指南朝的宋陳相繼建都於建業(今南京)。南朝的皇帝如宋文帝齊高帝齊武帝梁武帝梁簡文帝梁元帝陳後主都頗具文學才能。
河北: 黃河以北地區,此指北朝的苻堅
拓跋珪慕容垂高歡宇文泰等人。

乍歌兩句: 北朝的軍士才唱罷樂府的《蘭陵王入陣曲》,又看到南朝湘東王收藏的圖書化為灰燼。

蘭陵曲:《北齊書蘭陵武王長恭傳》載 ,北齊文襄之子長恭,封蘭陵武王。與周軍戰,「被圍甚急,城上人弗識,長恭免冑示之面,乃下弩手救之,於是大捷。武士共歌謠之,為《蘭陵王入陣曲》是也。」
湘東: 梁武帝第七子蕭繹,被封為湘東王。好讀書著述,詩賦綺麗。後在江陵即位,是為元帝。
玉軸: 卷軸的美稱,指珍貴圖書。玉軸灰,謂圖書被焚。《南史
梁本紀》載 ,承聖三年(554),西魏軍圍江陵,梁元帝無計可施,「乃聚圖書十餘萬卷盡燒之。」城陷,元帝被俘殺。

末兩句以尚武的北朝與尚文的南朝對比,讚美北方雄强的人物。

晉陽蜿蜿起飛龍,北面傾心事犬戎。親出渭橋擒頡利,文皇端不愧英雄。

晉陽兩句: 李淵崛起於晉陽,終於成了真龍天子,他曾不惜低首傾心向突厥稱臣。

晉陽: 今山西太原。隋陽帝大業十三年(617),拜李淵為太原留守。李淵於晉陽起兵反隋,次年稱帝。   蜿蜿: 屈曲貌。   飛龍:《易乾》:「九五 ,飛龍在天,利見大人。」孔疏:「猶若聖人有龍德,飛騰而居天位。」因以喻君主。   犬戎: 本為古族名,即獫狁,西戎。犬戎,詩中指突厥。   據《舊唐書高祖本紀》及《劉文靜傳》載 ,唐高祖李淵在太原起兵反隋,自為手啓,卑辭厚禮,遣劉文靜使於突厥始畢可汗,令率兵相應。劉文靜對始畢說:「願與可汗兵馬同入京師,人眾土地入唐公 ,財帛金寶入突厥。」始畢大喜,出兵二千騎,獻馬千匹。

親出兩句: 唐太宗能親自出渭橋與頡利約盟,後又擒獲頡利,他真的不愧是位英雄。

頡利: 東突厥可汗。   文皇: 唐太宗。   《舊唐書・太宗紀》載 ,武德九年(626)八月,頡利引兵南下,至渭水便橋之北。唐太宗輕騎獨出,與頡利盟於便橋之上,突厥軍始退。貞觀四年(630),唐軍出塞,大破突厥軍,俘頡利至長安。《 舊唐書・李靖傳》:「太宗初聞靖擒頡利 ,大悅,謂侍臣曰:『朕聞主憂臣辱,主辱臣死。往者國家草創,太上皇以百姓之故,稱臣於突厥,朕未嘗不痛心疾首,志滅匈奴,坐不安席,食不甘味。今者暫動偏師,無往不捷,單于款塞 ,恥其雪乎!』」太宗平定突厥,被尊為「天可汗」。按,唐太宗親出渭橋共頡利訂盟,與出塞擒頡利是前後兩事。靜安合為一語 ,似不妥。

此首歌頌唐太宗平定突厥的功績。

南海商船來大食,西京袄寺建波斯。遠人盡有如歸樂,知是唐家全盛時。

南海兩句: 南海上的商船來自大食國,波斯人在西京建起了袄寺。

大食: 古國名,即阿拉伯帝國。唐高宗永徽二年(651),大食哈里發遣使來朝貢。《舊唐書・西戎傳》載 ,大食國在「長安中,遣使獻良馬。景雲二年,又獻方物。開元初,遣使來朝,進馬及寶鈿帶等方物。」大食商人多居於廣州和揚州,廣州設有蕃坊,以供居住 。   西京: 即長安。唐以洛陽為東都,長安為西都。

袄寺: 袄教祭祀火神的寺院。袄教,即拜火教。姚寬《西溪叢語》卷上:「唐貞觀五年,有傳法穆護何祿將袄教詣闕聞奏。敕令長安崇化坊立袄寺 ,號大秦寺,又名波斯寺。」此外,長安布政坊,醴泉坊,普寧坊,靖恭坊均建有袄寺。   波斯: 古國名,即今伊朗。袄教亦自波斯傳來,故稱袄寺為波斯寺。

遠人兩句: 令遠方來的人都有賓至如歸之樂,這才是唐朝的全盛時期啊。

如歸:《左傳襄公三十一年》載 ,晉文公為盟主時,修平道路,裝飾宮室,隸人百官皆以本職接待賓客,「賓至如歸,無寧菑患,不畏寇盜,而亦不患燥濕」。

此首寫唐代盛時的對外交流活動。

五國風霜慘不支,崖山波浪浩無涯。當年國勢陵遲甚,爭怪諸賢說攘夷。

五國兩句: 徽,欽二帝在五國城中飽歷風霜,慘不可支。崖下下浩蕩無邊的波浪覆滅了南宋小朝廷。

五國: 五國城。宋徽宗,欽宗被金人俘後,囚死於五國頭城(即今黑龍江呼蘭縣)。宋史高宗紀載,建炎四年秋七月 ,乙卯,金人徙二帝自韓州之五國城。」   崖山: 應作厓山。在今廣東新會縣南。《宋史瀛國公紀》載 ,元至元十六年,即南宋祥興二年(1270),宋軍為元軍戰敗,陸秀夫背負宋帝昺沉海於此。

當年兩句: 當年宋朝的國勢已衰頹之極了,難怪那些學者要提出攘夷的高論了。

陵遲: 衰頹,沒落。《後漢書袁紹傳》:「漢室陵遲 ,為日久矣,今欲興之,不亦難乎。」   攘夷: 抗拒異族入侵。《公羊傳僖公四年》:「桓公救中國而攘夷狄 。」後世學者,當外患日深時每重申攘夷之說。

此首詠北宋,南宋國勢的衰微。

黑水金山啟伯圖,長驅遠蹠世間無。至今碧眼黃鬚客,猶自驚魂說拔都。

黑水兩句: 蒙古人在黑水金山之間開創宏偉的霸業,他們發動遠征,長驅直入,世間所無。  

黑水: 古河名,即黑龍江。   金山: 即按臺山。漢稱金微山,即今阿爾泰山。   伯圖: 霸圖,稱霸的雄圖。   遠蹠: 遠行。曹植《七啟》:「蹻捷若飛,蹈虛遠蹠。」

至今兩句: 直到今天那些碧眼黃鬚的西方人,談起拔都來還是驚魂不定。

碧眼黃鬚: 指西方白種人。楊允孚《灤京雜詠》:「碧眼黃鬚騎象來。」   拔都(1208~1255),成吉思汗之孫朮赤次子。1236年,拔都為諸王之長,率軍西征。蹂躪整個東歐,兵鋒至今匈牙利,塞爾維亞一帶。建立欽察汗國。見《元史》。

此首寫蒙古西征的霸業。

東海人奴蓋世雄,卷舒八道勢如風。碧蹄倘得擒渠反,大壑何由起蟄龍。

東海兩句: 那位在東海曾為家奴的豐臣秀吉,實在是蓋世英雄,他在朝鮮國土上縱橫馳驟,勢似飄風。

東海: 日本位於東海之濱,因以指日本。   人奴: 奴僕。詩中指豐臣秀吉(1537~1598)。日本戰國末期封建領主。他青年時曾為織田信長的從僕,稱木下藤吉郎。屢立戰功,成為信長麾下大將。後相繼征服各地領主,統一日本 。《明史日本傳》:「平秀吉,薩摩州人之奴 ,雄健矯捷,有口辯。信長悅之,令牧馬,名曰木下人。後漸用事,為信長畫策,奪并二十餘州。・・・・・・尋廢信長三子 ,僭稱關白,盡有其眾。」平秀吉 ,即豐臣秀吉。   蓋世雄:《史記項羽本紀》:「力拔山兮氣蓋世 。」   卷舒: 猶屈伸,進退。《三國志魏書傅嘏傳》:「掃除凶逆 ,芟夷遺寇,旌旗卷舒。」   八道: 指朝鮮。朝鮮全國分為三都,八道。《明史朝鮮傳》:「倭遂犯全慶 ,逼王京。王京為朝鮮八道之中。」八道,即京畿道平安道黃海道江原道慶尚道全羅道忠清道咸鏡道。

碧蹄兩句: 當日李如松若在碧蹄館中擒他回來,那麽在大海中蟄伏的巨龍就無由興起了。

碧蹄: 碧蹄館,朝鮮地名,王京以北三十里的一個驛站。《明史・ 日本傳》載,豐臣秀吉發動侵朝戰爭,連陷釜山漢城平壤 。中國派名將李如松為提督率兵援朝。萬曆二十一年(1593),「如松師大捷於平壤,朝鮮所失四道並復。如松乘勝趨碧蹄館,敗而退師。」   大壑: 大海。《莊子天地篇》:「夫大壑之為物也 ,注焉而不滿,酌然而不竭。」   蟄龍: 蟄伏的龍,指日本。《易繫辭》:「龍蛇之蟄 ,以存身也。」兩句說,豐臣秀吉若被擒獲,日本就不能興起。

此首寫日本戰國末期武將豐臣秀吉的侵朝活動;

校: 第一首卻向昆侖近代詩鈔云:,一作。第十二首黑海東頭趙譜黑海西頭,誤。

組詩二十首為靜安先生生前未刊稿,分詠中國全史,議論新奇而正大,為先生壯年所作。集中失收,且從未刊佈。有研究指當作於戊戍正月(1898年2月)王氏赴上海進時務報社以前 ,亦有推定為光緒二十年以後,二十四年以前。劉寅生王國維年譜長編則編定於1900年(光緒二十六年庚子)5月 。諸說不一。

紅豆詞   四首

南國秋深可奈何,手持紅豆幾摩挲。纍纍本是無情物,誰把閑愁付與他。

南方已到秋深時候,又有什麽辦法呢? 手拿着紅豆子,幾回細細摩挲。紅豆子串串纍纍,本是無情之物,是誰人把閑愁寄託在它身上?

門外青驄郭外舟,人生無奈是離愁。不辭苦向東風祝,到處人間作石尤。

門前繫着青驄馬,郊外泊着客船,人生最無奈的是離愁別緒。我寧願一再向東風祈求,您在人間到處都變作右尤吧。

石尤: 石尤風。伊世珍琅嬛記江湖紀聞,謂有尤姓娶石氏女 ,情好甚篤。尤為商遠行,妻阻之,不從。尤久不歸,石思念成疾,臨亡歎曰:吾恨不能阻其行,以至於此。今凡有商旅遠行 ,吾當作大風,為天下婦人阻之。故稱逆風打頭風為石尤。

別浦盈盈水又波,憑欄渺渺思如何? 縱教踏破江南種,衹恐春來茁更多。

在河浦上綠水盈盈輕波蕩漾,憑倚着欄干極目遠眺,生起怎樣的情懷啊!就算你把在江南種下的紅豆踩破了,祇怕到來年春天,會萌發出更多的相思。

勻圓萬顆爭相似,暗數千回不厭癡。留取他年銀燭下,拈來細與話相思。

相思子又圓又勻,千顆萬顆都是那麽相似。暗自數遍千回萬回,也不煩厭自己的情癡。等到將來的日子堙A跟她在銀燭之下,一顆一顆拈出來細細地傾訴相思之情。

紅豆詞四首,趙譜》編於光緒二十五年。時靜安仍在東文學社,受羅振玉的資助 ,解脫了經濟上的困境,安心問學。組詩四首,當為在學時憶內之作。靜安與妻莫氏,結縭於光緒二十二年冬,琴瑟靜好,故詩中充滿親愛之情。

嘲杜鵑   二首

去國千年萬事非,蜀山回首夢依稀。自家慣作他鄉客,猶自朝朝勸客歸。

杜鵑啊,你離開故國千年,世上萬事皆非。回望蜀地山川,祇餘得依稀殘夢。你自己也慣作他鄉之客,為什麽還要朝朝苦勸行客歸去呢?

首句暗用遼東鶴之典。陶潛搜神後記卷一載,遼東人丁令威離家學道 ,後化鶴歸遼,有去家千年今始歸,城郭如故人民非之語。」   蜀山句: 傳說杜鵑鳥為蜀王杜宇所化。《成都記》載,杜宇稱望帝,好稼穡。死後,其魂化為鳥,名曰杜鵑。   勸客歸: 蜀王本紀載,杜宇禪位出逃,「時此鳥適鳴,故蜀人以杜鵑鳴為悲望帝,其鳴為『不如歸去』云。」又,陶岳《零陵記》:「杜鵑,其音云『不如歸去』 。」梅堯臣《杜鵑》詩:「蜀帝何年魄,千春化杜鵑。不如歸去語,亦自古來傳。」

干卿何事苦依依,塵世由來愛別離。歲歲天涯啼血盡,不知催得幾人歸?

人世間自古以來都不免有別離的,這關你什麽事要苦苦悲啼呢? 你去年在天涯啼喚到血淚已盡,不知能夠催得幾多人歸去?

干卿句: 馬令《南唐書》卷二十一:「元宗嘗戲巳曰:『吹縐一池春水,干卿何事?』」干,關涉。卿,此處指杜鵑 。   愛別離: 謂與親愛者別離。《大涅盤經》卷十二:「八相為苦: 所謂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愛別離苦,怨憎會苦,求不得苦,五陰盛苦。」   啼血: 指杜鵑哀鳴出血。杜鵑鳥在春天杜鵑花開時即鳴,其喙又紅色,故古人謂其「夜啼達旦,血漬草木。」

兩首也是憶內之作。詩人聽到杜鵑鳥的悲啼,引起許多感觸。結婚七年,離多會少,通州距故鄉不過二百餘里,也不能時時歸去。題為嘲杜鵑,實亦有自嘲之意。作於光緒二十九年(1903)春 。陳聲聰兼于閣詩話卷三謂此詩清虛綿邈 ,然其構思造語,仍近於詞。

夜即事
蕭然飯罷步魚磯,東寺疏鐘度夕霏。一百八聲親數徹,不知清露濕人衣。

晚飯後悠閑地漫步在魚磯上,東寺的疏鐘透過黃昏的霧靄傳來。一百八聲鐘我親自一一數過,站久了,不知不覺清露沾濕了我的衣裳。

一百八聲: 佛教認為人生有一百零八種煩惱,為除煩惱,故寺鐘叩一百零捌下。又褚人穫堅瓠辛集:「天下晨昏鐘聲之數叩一有八聲者,一歲之義也。蓋年有十二月,有二十四氣 ,又有七十二候,正得其數。」

小詩是那樣的明淨,不染纖塵。表現了一位哲人澄澈的內心世界。作於光緒二十九年(1903)秋。

暮春
晨翻書帙鳥無嘩,晚步郊
原草正芽 。院落春深新著燕,池塘雨過亂鳴蛙。心閑差許觀身世,病起初能玩物華。但使猖狂過百歲,不嫌孤負此生涯。

清晨時翻閱書卷,也不覺鳥兒喧鬧 ; 傍晚時散步郊原,青草正在抽芽。春深時分,院子堶落茪F築巢的新燕 ; 微雨過後,池塘中響起零亂的蛙聲。心情閑適,這時可以冷靜地觀察自身與世界 ; 久病初愈,還能夠細細地賞玩自然景物。祇要讓我這樣隨心所欲地度過百歲,我也不嫌會辜負這一生了。

差許: 尚可。   物華: 自然景物。   猖狂: 不受束縛,隨心所欲。《莊子在宥篇》:「浮游 ,不知所求 ; 猖狂,不知所往。」

光緒三十年(1904)三月下旬,靜安自滬返海寧休養。宿疾愈,心情怡悅,眼前萬物,都充滿了勃勃生機。他很少有這樣的閑心,去欣賞那蛙鳴燕舞 。甚至覺得,生活還是有意義的。讀書散步,優悠度日,也算是不負此生了。

曉步
興來隨意步南阡,夾道垂楊相帶妍。萬木沈酣新雨後,百昌蘇醒曉風前。四時可愛惟春日,一事能狂便少年。我與野鷗中後約,不辭旦旦冒寒煙。

清晨時乘興在南郊隨意漫步,小路兩旁的垂楊相映,倍覺鮮妍。萬木在新雨之後仿佛還在沉睡,各種勳物已經在曉風吹拂中蘇醒了。一年四季中最可愛的衹有春天,如果做到能狂這點便可算是少年人了。我跟野鷗一再申明後約,我不辭日日冒寒,與它同遊於野煙之中。

百昌: 百物。詩早指動物。《莊子在宥篇》:「今夫百昌,皆生於土而反於土。」陸德明《釋文》引司馬彪曰:「猶百物也」。   四時兩句: 韋莊《晚春》詩:「四時惟愛春」。兩句從韓偓《三月》詩「四時最好是三月,一去不回惟少年。」化出。然用意比韓詩深刻。一狂字,可想見靜安內心的孤傲。錢鍾書《談藝錄》云:「謂老成人而「能狂」,即不失為「少年」,即言倘狂態尚猶存,則少年未渠一去不回也。」意謂「能狂」即具有年輕人的心態。   我與句:《列子黃帝篇》:「海上之人有好漚鳥者,每旦之海上,從漚鳥遊,漚鳥之至者百住而不止。」人無機詐之心,故能與鷗鳥親近。末兩句謂與鷗鳥為友,微露詩人隱逸的志趣。

此詩與《暮春》情調相仿,自然明快,是不可多得的佳作。光緒三十年(1904)春夏之間,靜安在海寧家居養病,幾年來在外勞碌奔波 ,雖有片時寧息,如今可以好好亨受閑適的生活了。靜安在晨間散步,賞玩眼前的美景,春日萬物昭蘇,精神自覺振奮。

(陳永正箋注)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