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20年2月)   共 4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2) 韻海遺音  

,明,清詩

陳曾壽   落花十首

微裊春衣寸角風,依然三界落花中。身來舊院玄都改,名署仙班碧落空。一往清狂曾不悔,百年惆悵與誰同。天回地轉愁飄泊,猶傍殘陽片影紅。
慵起朝朝廢掃除,流塵生意竟何如。巾因奉佛餘心結,衣為留仙有皺裾。碧海青天存怨府,綠陰幽草付閒居。繞階泉去漂紅盡,別館清涼枕道書。
不盡相思瀉御溝,恨來欲挽海西流。佩逢猘犬憎方急,黛損顰蛾妒未休。早識漏因償漏果,豈知深色換深愁。還鄉腸斷韋端己,再見期期誓白頭。
生小凝妝不自前,忽驚飛絮共蹁躚。殘脂未淨還過雨,飄雪難蹤更化煙。隔日樓臺成隱秀,早時天地入中年。新陰交影簾櫳暗,風味聊堪中酒眠。
啼笑難分態萬方,九回腸後剩回腸。餘妍猶作千春好,輕別重經小劫長。香色有情甘住著,虛空無盡極思量。惜芳片偈無題處,夢斷棱伽變相廊。
隱忍風前笑不成,可憐珍重未分明。早知芳緒遊絲亂,何惜深杯廣坐傾。啼血空教勞杜宇,爭巢從此付群鶯。他年本意誰箋得,曾感東皇謁上清。
曲奏涼州客未歸,海天幾樹望依稀。香寒舊夢仍留枕,鏡掩濃羞竟換衣。幸有同心連芷佩,更無悔過到鴛機。平章自是姚黃事,多恐新來減帶圍。
悄悄春心曉鏡慵,披衣涼入五更鐘。篋中鳳燭緘新淚,天上鸞書問舊容。韓偓有身酬雨露,陶潛何病止醇醲。偏反一樹思何遠,萬一金華殿堻{。
又見青郊喚鷓鴣,夕陽留影只平蕪。易成薄暝愁朝暮,半失東風事有無。陌路相看憐故蝶,煙竿直上笑靈烏。樽前能會傷春意,獨感東欄雪二株。
歷劫風輪日夜馳,賞心動是隔年期。記從盧橘含酸後,看到青梅如豆時。舞罷清光凝翠袖,道成黃土作燕支。昌昌春物尋銷歇,芳意終然寄一枝。
 

陳曾壽(1877-1949),晚清官員、詩人。字仁先,號耐寂、複志、焦庵,家藏元代吳鎮所畫《蒼虯圖》,因以名閣,自稱蒼虯居士,湖北蘄水縣(今浠水縣)巴河陳家大嶺人,狀元陳沆曾孫。光緒丁甲選拔貢,壬寅鄉試中本舉,癸卯二十九年會試取進士,任刑部主事。次年,應經濟特科試,列高等。官至都察院廣東監察御史,湖廣總督張之洞聘為幕僚,襄贊新政。後由學部主事累遷員外郎、郎中。入民國,築室杭州小南湖,以遺老自居,後曾參與張勳復辟、偽滿組織等。書學蘇東坡,畫學宋元人。其詩工寫景,能自造境界,是近代宋派詩的後起名家,與陳三立、陳衍齊名,時稱海內三陳。著有《蒼虯閣詩集》十卷及續集二卷,《舊月簃詞》一卷。


菩薩蠻
   (丁亥十二月舟中作)   丁亥(1947)
浮天渺渺江流去。江流送我歸何處。寒日隱虞淵。虞淵若箇邊。   船兒難倒轉。魂接冰天遠。相見海枯時。喬松難等期

陳曾壽在 1937年六七月間辭去滿州國內廷局局長之職後遷居北京,至1947年抗戰勝利已有一年多,清廢帝溥儀正被拘禁於蘇聯境內,直至1950年才與其他滿州國戰犯一起被遣返中國。陳曾壽透過此詞表達了對溥儀的關注和對復辟一事的絕望。首句以江流的浩渺襯托出他的孤寂。江流送我歸何處」一句,則反映了他流離失所或不得其所的悵惘心情。接著,一輪西沉的「寒日」讓他想起了傳說中的「虞淵這個日落之處。寒日隱虞淵顯然是比喻清室的覆亡或下落不明的溥儀。日落已然可哀,但是看不到虞淵更令他沮喪,指溥儀被拘禁,而外界對溥儀的情況一無所知。君與臣在此時都一樣流離失所,互不相聞。江流虞淵各重複一次,似乎暗示了君臣處境的相似,同時亦製造了迴環往復的音響效果,予人一種難捨難分的感覺。

上片的存疑在下片變成了徹底的失望。雖然詞人的夢想仍遠接蘇聯的冰天,並且希望能與溥儀相見海枯時,但前後兩個字,一則說明清室已返魂乏術(船兒難倒轉),一則表示年壽將盡,與溥儀難有重逢之日(喬松難等期)。兩年多以後,陳曾壽於1949年9月1日在上海病逝,沒有見上溥儀最後一面。作為最後一位在世的著名遺民作家,他的離去代表了一代遺民文學的終結。而菩薩蠻則不但是清王室最後的輓歌之一,亦可視為清遺民本身的絕唱。

隨著王權政治和帝制的徹底覆滅,效忠一姓的遺民文學的確已走到了盡頭。但歷史卻向我們證明,當國土論陷或政權出現更易之時,遺民意識仍會以不同的面貌出現於文學作品之中,皆因它所涵蓋和堅持的,絕非僅有忠於一姓一項。國家民族文化理念以至政治立場等,都是造就遺民意識的因素。清遺民强調的就不僅是對一姓的效忠,還有對傳統社會文化和道德價值觀的堅守。因此只要歷史上仍然出現新舊交替、存亡與衰的情況,遺民文學就會有重現的時候。

林立   民國時期清遺民詞研究  節鈔

要寫詩人啟功,首先應該從啟功背詩寫起。因為這最能看出他的詩人天賦和詩歌功底。啟功背詩的功夫讓人驚嘆。在訪日期間,啟功遇到世交陳曾壽的孫女陳文芷女士,她說帶來一首她姑夫趙樸初(陳曾壽的侄女婿)最喜歡吟誦陳曾壽的一首詩,啟功說:你不必說了,必定是陳老先生的」。隨即吟誦道:

萬幻唯餘淚是真,輕彈能濕大千塵。不辭見骨酬天地,信有吞聲到鬼神。文叔同仇唯素枕,冬郎知己剩紅巾。桃花如血春如海,飛入宮牆不見人。

陳女士一聽不禁大驚,你怎麽知道是這首,還能背下來?啟功答道:這不奇怪,因為陳老的這首詩寫得太好了。

曉莉  佛心妙手啟功  節鈔
 

   陳曾壽  (1878-1949)       趙樸初  (1907-2000)

湯顯祖(海若)問棘郵草  (二)

從軍行送邊將
千城連虎落,萬里戍漁陽。蚤破黑山賊,兼降白水羗。天王賜弓劍,地主給衣糧。代郡羽書急,秦城刁斗長。身為前部將 ,出遇左賢王。漢月輪高闕,胡沙吹戰場。軍分遼水上,虜哭陰山旁。歸辭上柱印,還調中婦菕C何如出下策,所殺但相當。

通篇都佳,愈看愈妙。

古意   初唐
寶騎淹遊子,雕窻遲玉人。鏡安黃未正,袂拂粉還勻。花落銀牀滿,鸞翻玉柱頻。那堪萬愁 ,過盡鳥聲春。

還只是六朝之佳者

都門送袁文穀任黃巖
眼見黃巖去,皇門春事饒。窻桃紅片片,岸柳綠條條。別緒人難醉,行光馬自驕。天台吾意久,可待故人招。

愁春對李大
對燭亦何事,春愁不解開。寒梅過隴絕,芳草隔年回。壁影搔頭舞,鄉心到眼杯。知君長嘯意,不分鬢毛催。

春怨   六朝
春暉去許時,鋪首澁苔茲。荳蔻連枝出,蒲萄帶實垂。畫扇調言鳥,鳴箏學囀鸝。空存合歡鏡,祇是照相思。

眉批: 起二句絕佳
調,挑引也。

長別離
君比君遷樹,妾似女貞花。前臨朔方郡,再謫南荊沙。簡書雖可畏,行人亦有家。由來
妾薄命,那得怨秦嘉。

眉批: 君遷樹何謂

寄外   六朝
桃李艷春光,思妾在河陽。燭散茱萸幔,烟銷迷迭香。人隨千里目,曲斷九迴腸。歸來故相識,莫作道旁桑。

嶺樹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迴腸。

送遠
曉日東南照,浮雲西北馳。芸香堪走馬
大約說堤邊之香艸,芳樹起愁鴟。篲隱蠻金帖,鞭拖粟玉蕤。紅顏各相保,長路不堪思。

新鮮

西山雪道訪得無名子
西山帶松雪,磵戶有鳴琴。霧起川原白,雲生石道深。虛中猶響象,照後愈冥沉。日落烟霞外,迢迢歌吹音。

玉牀
玉牀填光宅,金鉉明道旨。飛才日軌外,選客雲臺堙C風雨動魚龍,榮義招君子。采蕪寧足芳,食俶偶知美。雲依玉山岫,鴈落金河水。比迹類有歸,造事窮無已。

江岸   格下矣
落日麗沙汭,天光濃晚烟。罷樵歸月逕,侶釣入霞川。旅樹虫吟野,孤村犬吠船。移時報風色,一一棹歌便。


明末  (畸人)鄺露     南明政權     (郭偉庭老師選講)     明末嶺南詩

讀明季稗史,所記大江南北與沿海舉義守土諸公,堅決不屈,視死如歸,逮夫城陷遭屠,生靈俱盡,其慘酷實往古所無。以吾粵論,其著者如南海陳子壯秋濤、鄺露湛若、順德陳邦彥巖野、東官張家玉芷園、番禺黎遂球美周諸賢 ,無 不正氣凛然,肝腸銕石,揚大漢之天聲,置成敗於度外,豈獨其文章堪以輝映南天而已哉!   吳天任鄺中秘湛若年譜自序

鄺露(1604~1650),字湛若,號海雪,南海人。父以其生時甘露降,又須飲以露調米汁,故取名露。又名瑞露,亦字公露。見於各家詩文別稱,有鄺中秘、鄺中書、鄺海雪等 。十歲赴肇慶鼎湖山,隨憨山大師累年,讀儒釋道經籍。十三歲為諸生,力學苦吟,工諸體書,負才不羈。督學使者曾以恭、寬、信、敏、惠」為題考試,鄺露以真、行、篆、隸、八分五體書之 ,督學大怒,黜置五等,鄺露大笑棄去,不復應試。

崇禎中,因得罪邑令,棄家走粵西,歷岑、藍、胡、侯、槃五姓土司境,為瑤女雲嚲娘書記。後復壯遊吳、楚、燕、趙之間,賦詩數百篇,聲播於時 。南明永曆元薦任中書舍人,奉使還廣州,會清兵攻城,與城中諸將勠力死守十餘月,城破,抱綠綺琴從容就死。

著有筆記赤雅及詩集嶠雅兩種 。屈大均廣東新語謂其詩憂天憫人 ,主文譎諫。王漁洋論詩絕句云:海雪畸人死抱琴 ,朱弦疏越有遺音。九疑淚竹娥皇廟,字字離騷屈宋心。或謂鄺湛若開粵東詩派先路。

征    其四
甲戌獻春,去親為客,途登百粵,水宿三湘。得詩十章,貽諸同好,用達所屆。
棄繻出國門,遙望界垣樹。上連蒼梧雲,下蔭灕江渚。華葉辨豐凶,巢穴積風雨。有似英雄人,龍蛇爭割據。周周啼銜羽,猩猩諳人語。撫此瓊樹枝,婆娑慰離旅。

棄繻二句: 繻,符也,書帛裂而分之,若卷契,作出入關隘通行證。棄繻,用漢代「」終軍棄繻典故,漢書・ 終軍傳初,軍從濟南當詣博士,步入關,關吏予軍繻。軍問:以此何為?吏曰:為復傳 ,還當以合符。軍曰:大丈夫西游 ,終不復傳還。棄繻而去。軍為謁者,使行郡國,建節東出關 ,關吏識之,曰:此使者乃前棄繻生也。棄繻表示決心 。誓無反顧。 ○ 界垣樹: 即廣東、廣西分界樹,今廣西梧州西江七里洲岸。
上連二句: 蒼梧,古郡名,治所在廣信(今廣西梧州市)。 ○
渚: 水中小洲。
華葉二句: 華葉,花葉。 ○
豐凶,豐年、凶年。 ○ 巢穴,鳥巢、蟲穴。 ○ 二句本張華情詩其五巢居知風寒 ,穴處識陰雨句。
有似二句: 龍蛇,喻非常人物。 ○
二句本杜甫劍門至今英雄人 ,高視見霸王。併吞與割據,極力不相讓。句。
周周二句: 周周,鳥名。阮籍
詠懷》「周周尚銜羽 ,蛩蛩亦念飢。李善注:鳥有周周者 ,首重而屈尾,將欲飲於河則必顛,乃銜羽而飲,今人之所有飢不足者,不可不索其羽矣。 猩猩:《禮記曲禮》:「猩猩能言,不離禽獸 。」

崇禎七年(1634)春,鄺湛若棄家西行,赴粵西,入傜區。事緣可見薛始亨《鄺秘書傳》:「嘗於上元夕,與諸少年跨馬遊鐙市,卒遇邑令前驅至,湛若醉不避,群隸數呵 ,又不下馬,令大怒,命收錄之,且奪其馬。湛若顧盱睢作越吟曰:『騎驢誤撞華陰令,失馬還同塞上翁。』吟罷自如,旁若無人,諸少年不覺失聲笑,令益慚其威不行,深銜之。而諸少年者 ,皆貴公子,令以無所洩憤。明日,出教揭於衢,將中湛若以危法。鄉先達侍御梁公元柱,遜辭為請,不能得,勸湛若遠遊以避之。」按阮元《廣東通志》 ,縣令乃黃恭庭者。

九子
朝參九華雪,暮宿九華鐘。言尋金舍利,行傍玉芙蓉。雨腳移春殿,雲衣掛亂峰。悠然秋浦月,來對海門松。

朝參二句: 朝參,早上進謁。 ○ 鐘,寺院鐘聲。
言尋二句: 言,助語詞。 ○ 金舍利,高僧火化所遺,珠狀,有黑、白、赤等色,為佛家之寶,寺院每築塔藏之。 ○ 玉芙蓉,九華山披雪貌。
雨腳二句: 杜甫茅屋為秋風所破歌》「雨腳如麻未斷絕
悠然二句: 秋浦,今安徽貴池縣西南。 ○ 海門,海門山,、江蘇鎮江焦山。

九子,即九華山,原名九子山,在今安徽青陽縣南。李白以山之九峰如蓮花削成,改名九華,山中仍有李白書堂遺址云,佛教四大名山之一。據吳天任鄺中秘湛若年譜,湛若游九華山在崇禎七年(1634三十一歲)冬 ,時又有短歌行贈池州推官李之世。

震澤送劍客入廣陽
湖草綠陰陰,桃花水更深。高樓愴然嘆,濁酒一何任。念此青春別,其如白日沈。背人贈匕首,珍重結交心。

湖草二句: 桃花水,二三月間桃花始放,冰泮水盛,故名。
高樓二句: 一何任,何得勝任,問句。
念此二句: 青春,春季。 ○ 其如,無奈。
背人二句: 猶孟浩然
送朱大入秦詩意 ,詩云遊人武陵去,寶劍直千金。分手脫相贈 ,平生一片心。

湛若經湖南,入洞庭湖沿江而下,遊於吳越,本詩蓋客太湖時作。震澤即江蘇太湖,廣陽郡國名,即今北京市一帶。

九詠寄從兄湛之塞垣   九首選一
兄卓犖經奇,與子讀書羅浮,有扶風、越石之志,以驃騎從袁督師,死於邊。

邊馬
天馬應星辰,金羈虎豹茵。驕盤春草短,叱撥桃花新。窟凍長城雪,蹄穿大漠塵。百戰交河道,功成持與人。

天馬二句: 天馬,本指西域大宛良馬,後指駿馬,史記・大宛傳》「及得大宛汗血 ,益壯,更名烏孫馬曰西極,名大宛馬曰天馬云。阮籍詠懷詩天馬出西北 ,由來從東道。」句。 ○ 《瑞應圖》:「馬為房星之精」。房星,二十八宿之一。 金羈,曹植白馬篇》「白馬飾金羈 ,連翩西北馳。 茵,茵褥。
驕盤二句: 驕,雄壯威武貌。 ○
盤馬,勒馬使盤旋。 叱撥,馬名,李石續博物志載唐玄宗天寶年間大宛進汗血馬六匹 ,以紅、紫、青、黃、丁香 、桃花叱撥為名。桃花,叱撥馬身上斑點桃紅。
窟凍二句: 古樂府有
飲馬長城窟行題 ,郭茂倩樂府詩集長城 ,秦所築,以備胡者。其下有泉窟,可以飲馬。陳琳飲馬長城窟行飲馬長城窟 ,水寒傷馬骨。
百戰二句: 交河,古城,故址今新疆吐魯蕃西北約五公里,漢時設置戊己校尉,掌管屯田事務,唐時置交河縣。

組詩九詠,分詠邊風、邊月、邊塵、邊角、邊笛、邊雁、邊馬、邊柳、邊草。題材蓋類明代邊塞詩。湛若於天啓三年(1623・ 二十歲)曾與從兄湛之同讀書於羅浮生明福洞,據此詩序,湛之素有班超(扶風)、劉琨(越石)之志。

吳楚倦遊
隋宮訪古惟衰柳,楚澤傷秋況落英。痛哭嗣宗千日醉,亂離王粲十年情。目窮沙界參龍象,手挽銀河洗甲兵。五見梅花歸未得,故園頻有蟪蛄聲。

隋宮二句: 隋宮,隋朝揚州大儀鄉行宮,隋煬帝大業年間所築,自板渚引河作御道,植以楊栁,曰隋堤,長一千三百里。李商隱隋宮終古垂楊有暮鴉。 ○ 落英,《離騷》「夕餐秋菊之落英」。
痛哭二句: 嗣宗千日醉,阮籍晉書・ 阮籍傳載阮籍志氣宏放 ,傲然獨得,登臨山水,經日忘歸。時率意獨駕 ,不由徑路,車跡所窮,輒慟哭而返。 千日醉,張華《博物志》載狄希能造千日酒,飲後千日醉。 亂離王粲,王粲往荊州襄陽避亂,流寓十六年,隨曹操軍隊至當陽麥城,登樓作賦,有句云「悲舊鄉之壅隔兮,涕橫墜而弗禁。」
目窮二句: 沙界,恆沙世界。 ○ 龍象,亦佛家語,喻佛門威力之大。 ○ 手挽銀河洗甲兵,杜甫洗兵馬安得壯士挽天河 ,淨洗甲兵長不用。
五見二句
: 五見梅花,留居五年。湛若出京句有云白日鬢邊落 ,青山夢裡歸。回首梅花園 ,吹簫明月知。

湛若流寓吳楚五年,所見唯苟安,遂決意南歸。

後歸興詩   乙酉六月
南北神州遂陸沉,六龍潛幸楚江陰。三河十上頻炊玉,四壁無歸尚典琴。蹈海肯容高士節,望鄉終軫越人吟。台關倘擬封泥事,回首梅花塞草深。

南北二句: 陸沉,晉書・ 桓溫傳:(桓溫)諸僚屬登平乘樓 ,眺矚中原,慨然曰:遂使神州陸沉,與百年丘墟 ,王夷甫不得不任其責。』」 六龍潛幸,杜牧「回識六龍巡幸處」句,六龍,天子車駕代稱。
三河二句: 三河: 河南,河東,河內合稱。語本阮籍詠懷》「反顧望三河 ,黃金百鎰盡。 十上,《戰國策秦策》「(蘇秦)說秦王書十上而說不行 ,黑貂之裘弊,黃金百斤盡,資用乏絕,去秦而歸。」 炊玉,所煮米飯珍貴如玉。 典琴,陸游《示子遹》詩「典到琴書事可哀」句。
蹈海二句: 蹈海,史記魯仲連列傳載魯仲連不肯事秦 ,謂則連有蹈東海而死耳,吾不忍為之民也。 越人吟,王粲《登樓賦》「鍾儀秋而楚奏兮,莊舄顯而越吟。」
台關一句: 封泥事,東觀漢紀隗囂載記》「囂將王元說囂曰:元請以一丸泥為大王東封函谷關 ,此萬世一時也。』」

乙酉南明弘光元年(1645),湛若以嘗師事阮大鋮為恥,貽書侃侃千言絕交,鮑廷博赤雅跋言其友陳用舟曾見之金陵市上,惜不傳。入都後於四月。游楊歷巖,出大庾,行到潯陽,南都已失,以後歸興浮海詩見志,觀詩意蓋尚未得福王被殺消息。

浮海
玉樹歌殘去渺然,齊州九點入蒼煙。孤槎與客曾通漢,長劍懷人更倚天。曉日夜生圓嶠石,古魂春冷蜀山鵑。茫茫東海皆魚鱉,何處堪容魯仲連。

自注云: 時南都已失

玉樹二句: 玉樹,指南朝陳末代皇帝陳叔寶所作玉樹後庭花。許渾金陵懷古詩有玉樹歌殘王氣終句。 ○ 齊州,李賀《夢天》詩「遙望齊州九點煙,一泓海水杯中瀉。」意謂自天上俯瞰中國,九州渺小但如九小點。
孤槎二句: 張華博物誌載天河相通於海,客有乘槎而渡,嘗見牽牛織女。 ○ 長劍倚天: 宋玉大言賦》「長劍耿耿倚天外
曉日二句: 圓嶠,海上三神山之一,狀如覆鍋。

南明弘光元年五月十四日,清兵入南京,錢謙益等馬首迎降湛若浮海南還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