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20年2月)   共 4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清 - 薛福成   庸庵隨筆



 

 

 

 

 

 

 

 

 

 

 

 

 

 

 

 

 

 

 

 

 

 

 

 

 

 

 

 

資源堪憂

        余聞西士之精礦學者稱:地中之金,玉,銀,銅,鉛,鐵,錫,煤等物,多係太古以來所含孕,非若五谷,草木之隨取隨產也。

        余於是知宇宙間開闢日久,人民日多,攻取日繁,千萬年後,必有銷竭之時。

        即就中國而論,古之諸侯營築宮室,椅,桐,梓,漆皆可就地取材。今則中原千里,濯濯未聞有巨材可伐;東南數省,民間營造,皆用江西 ,閩,廣之木,遠者遠自南洋諸島,足徵腹地之無材。漢蕭何造未央宮,規模宏麗,而終南山巨木,用之不窮,不過借民力伐之,運之而已。明代營造宮殿,始采木於黔,楚,川,滇諸省 。迄今觀明舊殿,有嘆其無從再得此巨材者。竊恐數百年後,川,滇,黔,楚以及江西,閩,廣,采伐又將罄竭矣。

        古者圭璧,璜琥,禮數綦詳;雍州貢球琳,琅玕,梁州貢璆,而大夫皆佩玉。若不產於中國,豈能供用如此之廣?今遍稽十八行省,未聞有產玉之地。惟雲南尚出翠玉。此外,玉料則須采之緬甸,和闐矣。

   禹貢荊,揚二州,貢金三品,今則湖廣,江浙等省,未聞有著名產金之地,户部鑄錢,專恃滇銅,倭銅。而西洋鋼鐵之歲運中國者,至值銀六百餘萬兩。山西,湖南雖稍出鐵,甚屬寥寥。昔漢惠帝娶宣平侯女,聘以黃金二萬斤。夫二萬斤,則今之三十二萬兩也。當時,寶幣之充羨若此。迨平帝立配,一依孝惠故事,然黃金似已不足,以錢代之,錢至二萬萬。夫二萬萬,則今之二十萬緡也。若論近今三十二萬兩之金價,約可得錢一千萬緡。其價之高下懸殊,又若此。

        竊意二千年來,中國出金甚寡,僅以前古所有,輾轉相嬗。而銷磨熔鑠,日用日少,日少日貴,勢所必然。其尚不至於罄絕者,或以新,舊金山,及俄羅斯與南美洲諸國出金甚富,外洋時有流入也。

        又如鶴之為品,屢稱之,衛懿公好之,歷代高人逸士亦多畜之,殆非難致之物。江南之華亭,江北之葦蕩,古稱產鶴,今皆竭絕。余在寧波時,托友購鶴一隻。久之,始得自朝鮮,用費百金,尚非佳者。古之時,恐不如是也。夫鶴,固羽族之靈物,往來無常。或因今人好之者寡,不能多致,固未可知。

        若寶物之稀,蓋因中國開闌最早,取之愈盡,用之愈竭。雖西洋礦師謂中國寶藏甚富。然其上層,古法所能取者,殆已罄竭無餘。若用機器開挖之力,則中國未泄之寶氣,猶多於外洋。蓋因千餘年來,此政不修,轉得藏富於地之道。邇來覬覦者多,勢難久秘,是礦務必將陸續興辦。

        再到四,五千年後,當有告罄之勢,而外洋則必已先罄。彼時物產精華,中外并耗,又將如何?此余所以不能不為地球,抱杞人之憂也。

(六月初十日,726日記)  出使英法義比四國日記  卷 三

查抄和珅

        嘉慶四年正月初八日,江南道監察御史廣興兵科給事中廣泰吏科給事中王念孫等 ,參奏和坤弄權舞弊,僭妄不法。

        本日奉旨: 將和珅福長安拿交刑部嚴訊 ,並查抄家產。

        本日奉旨: 派八王爺,七額駙劉中堂董中堂訊問 ,隨上刑具監禁。刑部派十一王爺慶桂盛住同抄和珅住宅 ,派綿二爺抄和坤花園。

        十一日,奉上諭:

    昨將和珅家產查抄,所蓋楠木房,僭侈逾制。其多寶閣及隔段式樣,皆仿照寧壽宮制度。其園寓點綴,竟與圓明園蓬島瑶台無異。不知是何居心? 又所藏珍寶內,珍珠手串二百餘串,較之大內多至數倍,並有大珠,較御用冠頂珠尤大。又有真寶石頂數十顆,並非伊應戴之物。而整塊大寶石,不計其數,且有內府所無者。所藏金銀玉石古玩等類 ,尚未抄畢。

    似此貪黷營私,從來罕見罕聞 。除交在京王大臣會審定擬外 ,著通諭各督撫 ,將指出和珅各款,應如何議罪? 並此外有何款迹,據實迅速覆奏。

        同日 ,奉上諭: 據十一王爺綿二爺盛住慶桂 等,具送查抄和珅住宅及花園,並劉馬二家人宅子等處,金銀古玩清單進呈。

        十六日奉旨: 將和珅罪狀二十款,傳諭王、大臣,及在京文武三品以上官員,並翰詹科道閱看。

        十七日,奉上諭:

    前令十一王爺盛住慶桂等 ,查抄和珅家產,呈送清單。朕已閱看,共有一百零九號,內有八十三號,尚未估價,將原單交八王爺綿二爺劉中堂盛住會同户、工二部 ,悉心共同估價,另單具奏。已估者二十六號,合算共計銀二萬二千三百八十九萬五千一百六十兩,著存户部外庫,以備川、陝、楚、豫,撫恤歸農之需。

        十八日,奉上諭: 和珅悖逆專擅,罪大惡極,姑免肆市,賜令自盡。固倫十額駙暫留伯爵,在家閑住,不許出外滋事。欽此。       

庸庵筆記

七部書

        昔曾文正公嘗教後學云:人自六經以外,有不可不熟讀者,凡七部書,曰:史記漢書莊子說文文選通鑒韓文也。

    余嘗思之: 史記漢書,史學之權輿也。莊子,諸子之英華也。說文》小學之津梁也文選,辭章之淵藪也。》時代所限,恐史事尚未全,故以通鑒》廣之文選》駢偶較多,恐真氣或漸漓,故以韓文》振之

    曾公之意,蓋注於文章者為重。此七部書,即以文章而論,皆古今之絕作也。人誠能於 六經而外,熟此七部書,或再由此而擴充之,為文人可,為通儒可,為名臣亦可也。

庸庵筆記


近人 - 陳荊鴻   嶺南名人遺跡

 

 

 

 

 

 

 

 

 

 

 

 

 

 

 

 

 

順德大良之陳巖野祠墓

        側聞順德人士,倡議重修邑城內之陳巖野先生祠墓,發揚歷史文獻 ,保存名勝古跡,使此一代英烈,重光嶺表,至足紀也。按陳邦彥,順德龍山鄉人,少隨其父徙居邑城大良,設館授徒,學者稱岩野先生。當明朝末年,清兵入關,崇禎帝殉國,先生聞變 ,即輟講學,謝生徒,北上南京,向福王陳中興政要書,只以一介書生 ,未蒙採納。其後清兵席捲東粵,明桂王朱由榔,開府肇慶,先生遂以抗清復明為己任,說服甘竹大盜余龍,率眾數千人,反攻廣州。清將佟養甲,拘捕其侍妾及三字馨尹和尹虞尹 ,以書招降,先生批云:妾辱之,子殺之,身死朝廷 ,義不私妻子也。」終以力戰數日,彈盡援絕,退軍清遠。重圍下,欲赴池自溺 ,題絕命詞於園亭曰:無拳無勇,無餉無兵。聯絡山海,矢志中興。天命不佑,禍患是嬰。千秋而後 ,鑒此孤貞。」卒為清兵所執,械送廣州,被害於四牌樓(按:今北京路)。明桂王聞訊,不勝哀悼,特追贈兵部尚書 ,賜謚,賜祭葬,蔭一子世襲錦衣衛僉事。世人以當時共同起義,先後壯烈殉明之南海陳子壯,東莞張家玉,與先生並稱嶺南三忠。

    先生長子恭尹,字元孝,號獨漉,以詩名世,與屈翁山梁藥亭 ,並稱 嶺南三大家。當巖野先生被執時,元孝以覆巢完卵之身 ,在危難中,逃到未婚妻湛氏家堙A藏匿覆壁間數月。巖野先生被害,親友畏禍不敢出,獨先生摯友羅炳漢,收尸棺殮,運返故鄉 ,暫殯於後花園。據馮奉初撰陳恭尹傳:「元孝北游閩浙七年歸 ,一日,有父友遇於途,責之曰,君先人未葬,四世宗祊無托,奈何徒欲以一死塞責,絕先忠臣後耶? 因泣而謝之。」按所謂父友,即羅炳漢 ,順德大良人,任俠好義,家住錦巖山下,與先生為鄰居。元孝得知此事後,於是奉先人移葬增城。據獨漉堂集自序云:丁酉(1657)首春 ,奉先公大司馬及彭夫人柩,合葬於增城九龍之山。」其後四十年,又寫有修先墓詩六首 ,其中一首云:固安惟至願,尺寸自經營 。墓是無窮事,人兼不朽名。發祥如有本,凭吊所從生。雖乏青囊術,滕公自得城。」往時龍山 陳氏家族,亦有前往掃墓,嗣以世變紛乘,日久荒廢。民國二十二年癸酉(1933),廣東清查墳山公所,按址尋訪,發起重修,由龍山鄉公所龍山四埠惜字會龍山陳世德堂 ,及州中在紳多人,捐資興工。掘土數尺,發現壙志一方,瓦質朱書,赫然是元孝手筆,原文云:公姓陳氏 ,諱邦彥,字會斌,號巖野,廣東順德縣人。先世璽,為宋機宜文字,自江南銅陵入粵。其次子大謨,官副使,始定居今順德龍山鄉 。自璽至公,十一世。父諱韶音,號雲關 ; 母,南海九江鄉人鄭氏。公少為諸生,負大名於天下,然四十不售(科舉考試不中)。崇禎甲申(1644),北都慘變,弘光即位。公走金陵,上萬言書,不用,還粵。明年五月,南都潰 ,隆武紹統南閩中,特旨以諸生召見,至,則公舉恩選矣。是冬,復舉鄉榜第七人,榜未發,詔即家拜軍前監紀推官 ; 明年晉兵部職方主事,提督狼粵兵二萬駐南安。丙戌(1646)冬,今上永曆即位,晉兵科給事中。元年(永曆元年,1647),全粵陷,公起義兵討虜。血戰八月,被執,不食八日 ,為虜所害。公娶南海九江彭寧初長女,生一女,適同鄉舉人馮顯忠季子生員惺。生四子,恭尹、馨尹和尹虞尹。三少子於公未敗時 ,虜執之以挾公降,公不顧,虜殺三子,獨長子恭尹奔免。二年(1648),詔贈資政大夫、 兵部尚書,與三代誥命,與祭二壇,加祭一壇,賜謚,賜祭葬,敕有立廟,歲時致祭 ; 蔭一子,世襲錦衣僉事。公生於萬曆癸卯(1603)四月一日酉時,死節於永曆元年丁亥九月廿八日午時,壽四十五。妣贈夫人彭氏,生於萬曆甲辰閏九月廿一日,先公卒於崇禎s午九月晦日,壽三十九。永曆十一年丁酉(1657)正月廿九日申時,不孝子恭尹,奉柩合葬於增城雅瑤鄉九頭龍,坐未向丑兼丁癸之原。公行事,別詳史傳。」 墓經重修後,除泐碑紀事外,復由增城縣當局,立石明令保護。

    順德大良北門外,相傳亦有陳巖野墓,深藏曲巷民居中。所謂墓碑,是高約七八尺之石灰圓柱,下廣上狹,無字無文,前後左右亦無碑記。考清乾隆四十一年(1776),對明末反清諸義士,明令解除禁制,更通令褒揚勝朝忠烈,各省州縣,就地建祠立祀。於是經過順治康熙雍正以來,百餘年間,朝廷認為大逆不道,禍延九族之人,竟得昭雪起來。大良北門外之陳巖野墓園,正是羅家後圃所在地,邑人崇敬先烈,在原日曾殯處,立一標志,以資紀念,亦宜有事耳。民國三十七年戊子(1948),縣長陳驥,是龍山巖野先生族裔,誦念先芬,曾將該墓園遺址,補樹築亭,整理一新,今迭經變亂,已面目全非矣。

        至於錦巖陳巖野先生祠,又稱陳巖野先生讀書處。祠內有 雪聲堂扁額一方,字大尺許,作八分書體,為其字元孝手筆。 雪聲堂,是巖野先生堂名,所以,先生詩及遺集,也稱雪聲堂集。先生死節後,該遺宅便成私家奉祀先人之所。元孝獨漉堂集》 中,只有言增城營墓,及增城修墓詩,絕無歸大良謁墓之作。但謁祠詩則有兩首,一是乙亥生日歸錦巖先祠,一是丙子生日歸錦巖先祠次去年韻。其中有句云:古岫石林原壁立,新祠風木尚蕭然。所稱景物,正是今之祠址無疑也。

陳荊鴻詩詞


近人 - 黃秋岳  花隨人聖庥T憶       黃秋岳及其花隨人聖庵摭憶

 

 

 

 

 

 

 

 

 

 

 

 

 

 

 

 

 

 

 

顧媚

        南京有顧樓街,相傳即顧橫波之眉樓舊地。曩有茶樓榜一聯云: 淚海成桑,如此江山柰何帝 ; 眉樓話茗,無多風月可憐人  此民國二三年事,蓋有以易代之感,托喻於弘光也。陳伯嚴丈曾言之,鶴亭亦於酒座述及,今已不復見,亦不知何人作。板橋雜記顧媚傳:橫波歸龔芝麓 ,為亞妻。其元配童氏,受明兩封孺人,龔官大宗伯,童居合肥,不肯隨官,且曰:我兩受明封 ,以後本朝恩典讓顧太太可也。 按:世說新語賢媛篇注引王隱晉書,言賈充後妻郭槐 ,謂刊定律令,佐命之功,我有其分,李那得與我並?李謂賈前妻李婉 ,時猶在。龔顧事與此何其酷類。

王玉峰三弦絕技

        明沈德符敝帚齋餘談,記京師有李近樓者 ,幼以瞽廢,遂專心琵琶,其聲能以一人兼數人,以一音兼數音。嘗作八尼僧修佛事,經唄鼓鈸笙簫之屬,無不並奏,酷似其聲,老稚高下,曲盡其妙,又不雜以男音,一時推為絕技 。不意遜清季歲,京師又有瞽者王玉峰,亦以三弦作諸聲,並能度昆黃各曲,生曰淨丑,鑼鼓弦索,樂聲歌聲齊作,皆能各盡其妙,了了不爽。尤神者,則作西洋軍樂銅鼓聲,喇叭聲 ,維肖維妙,又間以士卒之步伐聲,槍聲,馬聲,聽之歷歷,尤酷似西人之兵操,幾忘其出於三弦也。王故已二十年,聞頗有人能效其藝,然終遜其精。予於音樂非所諳,以理度之,必心手嫻熟 ,以弦為聲帶,故能作眾音。然人人皆有聲帶,顧引喉發音,不能同時並發,若聊齋所紀口技者 ,則以三弦代聲帶,不尤難乎? 故友人劉天華,半農之弟,留學西洋,專攻音樂,博淹東西樂器,予曾聆其提琴諸作,皆絕妙,但亦不能如玉峰三弦發音之複雜。蓋治科學者,有一定之原理原則,而吾國人雖不諳定理 ,但練習久之,得心應手,自成絕藝,亦暗與科學原則吻合,所謂經驗也。

倭與日本之別

        常熟楊子无恙淹雅工詩,游日本歸,著海國叢談,中有一則云:長崎梨 ,其大如瓜,皮粗黃而質細嫩,食之如飲瓊漿。東方朔神異經:東方有樹 ,高百丈,敷張自輔,葉長一丈,廣六尺,名曰梨,其子徑三尺,剖之少瓤,食之為地仙。或其餘種也。任昉述異記:日本國有金桃 ,其實一斤。 无恙自注云:按: 日本隋時尚無國號,稱日出處天子。新唐書咸亨元年 ,遣使賀平高麗,稍習夏音,惡倭名,更號日本。述異記乃唐人偽托。予按: 謂隋時日本尚無國號,恐未盡然。日本建國頗早,而中國所接觸者,乃為北九州一帶之倭奴國,及倭面土國。漢書地理志稱 ,樂浪海中,有倭人分為為百餘國,以歲時來獻。後漢書載中元二年倭奴國奉貢朝賀 ,光武賜以印綬云云。考乾隆四十九年,即日本天明四年,在筑前國掘得漢倭奴國王金印,事已鑿然。但日本始終不以北九州之倭人,視為一體,其紀載亦極有系統。日本自稱自神武天皇至開化天皇 ,九代之間,勢力僅及近畿,與北九州之倭國無涉。今考舊唐書東夷傳,亦謂:或云 ,日本舊小國,并倭國之地。」已划日本與倭為二,不過以遼東、高麗先通北九州之地理關係 ,而中國多數,或認倭大于日本耳。至隋時日本遣使中國,此乃推古天皇之聖德太子所為事,日本盛稱之。據傳隋時中日通使,殆近十次,而世但傳 日出處天子致書日沒處天子無恙”一書,賫此書者,為日人小野妹子。而日人之善鄰國寶記,乃云: 日出處天皇致書日沒處天子隋書改天皇為天子,以從吾國文義,理或然也。煬帝覽書不悅,謂鴻臚卿曰:蠻夷書有無禮者,勿復以聞。」然仍使文林郎裴世清等十三人,隨小野妹子來日本。煬帝之書云:皇帝問倭皇,使人長吏大禮蘇因高等至,具懷。朕欽承寶命,臨御區宇,思弘德化,覃被含靈,愛育之情,無隔遐邇。知皇介居海表,撫寧民庶,境內安樂,風俗融和,深氣至誠,遠修朝貢,丹款之美,朕有嘉焉。稍暄,比如常也。故遣鴻臚寺掌客裴世清,指宣往意,並送物如別。」此書可相發明者有二: 一為書內稱皇,可證日本來書,原作天皇說之確 ; 一為稱倭王,可證中國爾時始終以為倭即日本。蘇因高,即小野子之譯音。又按日籍所載,聖德太子甚惡隋黜天子之號為倭王,而不賞其使,是蓋不知中國爾時,初未知倭與日本之別也。

楊无恙(1894~1952),原名元愷,字冠南,別號讓漁、阿土、便埋庵主、跰 老民。因體弱多病,自號无恙,後以號行。港口鎮人。江蘇常熟港口人。以詩名,又工繪畫,山水小品,風格雋永清逸。青少年時期,愛打不平,熱情好客,肥馬輕裘頗自得。中年始刻苦求學,發奮讀書。他酷愛詩詞,吸取厲鶚、陳與義、李商隱、李賀等人詩作的特色長處,悉心賦練。尤擅短篇,作品淡雅中時出古豔。他遊歷名山大川,足跡遍及吳會,兩登黃山,北曆燕齊,東渡日本,與國內外文人學者交遊,學識、閱歷日益深博,所作詩詞日臻完美。其詩文公開行刊的有《無恙初稿》、《無无續稿》、《無无三稿》、《光天集》、《便埋庵集》,詞集有《虛廓詞》,後經錢仲聯和表弟祁薇谷據原稿校輯,纂成《無无後集》,還著有雜文《木蘭詞考》等若干篇,《海國叢談》及讀書筆記若干卷,散見於《青鶴》、《學海》、《同聲》等雜誌。

   楊无恙      楊无恙畫作

筑前國(日語:筑前国筑前國〕/ちくぜんのくに ,日本古代的令制國之一,屬西海道,又與筑後國合稱稱筑州。筑前國的領域大約為現在福岡縣的西部。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