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20年2月)   共 4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6)    

《釋名》選   漢 - 劉熙撰   釋首飾第十 五

冠,貫也,所以貫韜髮也。 鑷,攝也,攝取髮也。
纓,頸也,自上而繫於頸也。 綃頭,綃,鈔也,鈔髮使上從也。或曰陌頭,言其從後橫陌而前也。齊人謂之㡋,言㡋歛髮使上從也。
笄,係也,所以係冠使不墜也。 王后首飾曰副;副,覆也,以覆首。亦言副貳也,兼用眾物成其飾也。
祭服曰冕;冕,猶俛也;俛,平直貌也。亦言文也。玄上纁下,前後垂珠,有文飾也。 編,編為之次第髮也。
有袞冕;袞,卷也,畫卷龍於衣也。 髮,被也,髮少者得以被助其髮也。
有鷩冕;鷩,雉之憋惡者山雞是也,鷩,憋也。性急憋,不可生服,必自殺。故畫其形於衣,以象人執耿介之節也。 𩬚,剔也,剔形人之髮為之也。
毳冕,毳,芮也,畫藻文於衣象水草之毳芮溫暖而潔也。 步搖,上有垂珠,步則搖也。
黻冕,黻,紩也,畫黻紩文綵於衣也,此皆隨衣而名之也,所垂前後珠轉減耳。 簂,恢也,恢廓覆髮上也。魯人曰頍;頍,傾也,著之傾近前也。齊人曰幌,飾形貌也。華象草木華也。
章甫,殷冠名也;甫,丈夫也。服之所以表章丈夫也。 勝,言人形容正等一人著之則勝也。
牟追,牟,冒也,言其形貌髮追追然也。 蔽,髮前為飾也。
收,夏后氏冠名也,言收歛髮也。 爵釵,釵頭及上施爵也。
委貌,冠形又委貌之貌,上小下大也。 瑱,鎮也。懸當耳旁,不欲使人妄聽,自鎮重也。或曰充耳,充,塞也,塞耳亦所以止聽也。故里語曰:「不瘖不聾,不成姑公。」
弁,如兩手相合抃時也。以爵韋為之,謂之爵弁。以鹿皮為之,謂之皮弁。以𩎟韋為之也。 穿耳施珠曰璫,此本出於蠻夷所為也。蠻夷婦女輕淫好走,故以此琅璫錘之也,今中國人傚之耳。
纚,以韜髮者也,以纚為之因以為之名。 脂,砥也,著面柔滑如砥石也。
總,束髮也,總而束之也。 粉,分也,研米使分散也。
幘,蹟也,下齊員蹟然也。兌上下小大,兌兌然也。或曰聗聗折其後也。或曰幘形似幘也,賤者所著曰兌髮作之裁裹髮也。或曰牛心形似之也。 胡粉,胡,餬也,脂和以塗面也。
帽,冒也。巾,謹也。二十成人,士冠,庶人巾,當自謹修於四教也。 黛,代也。滅眉毛去之,以此畫代其處也。
簪,兟也,以兟連冠於髮也。又枝也因形名之也。 脣脂,以丹作之,象脣赤也。
揥,摘也,所以摘髮也。 香澤者,人髮甯\悴,以此濡澤之也。
導,所以導櫟鬢髮,使入巾幘之堣]。或曰櫟鬢,以事名之也。 彊,其性凝強,以制服亂髮也。
鏡,景也,言有光景也。 以丹注面曰勺,勺,灼也。此本天子諸侯群妾當以次進御,其有月事者止而不御,重以口說,故注此於面,灼然為識。女史見之,則不書其名於第錄也。
梳,言其齒䟽也,數言比,比於疏其齒差數也。比,言細相比也。 (赤至)粉;(赤至),赤也。染粉使赤,以著頰上也。
(赤至合為一字)
刷,帥也,帥髮長短皆令上從也。亦言瑟也,刷髮令上瑟然也。  


7) 
書虫絮鈔

令人捧腹的不懂裝懂

   《事林廣記載有這麽一件事: 有個名劉德臣的人雖好學,但不通義理。他常對人說:斑固文章做的好,為什麽文選却不收?有人告訴他:「《文選兩都賦燕然山銘都是班固的,怎麼說沒有收呢?他反駁說:你錯了,這是班孟堅之文,不是班固的。人們聽了,只好一笑置之,因為他不知道孟堅是班固的字。

        還有載在醉翁談錄中的一件事,讀來也很使人發笑。文說: 從前有個孩子,讀韓文公的符讀書城南,見文中有潢潦無根源之句,不曉得見什麼意思,便去問先生,這位先生自己也不懂,可是在弟子面前不便直言,就瞎湊說“潢潦”就是“黃老”,黃老之學,韓愈是素不喜歡的,他因為論佛骨貶過官,所以寫文章揭露這種學問不可靠。

        如果說,事林廣記所記大多是道聽塗說來的,醉翁談錄》也並非真人真事,那麽,在現實生活中,我們也可以舉出這類例子來。比如,司馬遷的報任安書中有「太史公牛馬走」句,此句本是作者的自謙,意思是說,自己在朝廷雖身為太史令,不過是像牛馬一樣供皇帝役使而已。而有一本書為此句作的注解是:管着牛馬的傭人,這與原意差之十萬八千里。

        不懂裝懂,不但不能說明你博學多聞,相反,正如明代陳禹謨所說:「人不涉學而强作解事,未有不資人捧腹者。」所以這是要不得的。正確的態度應當是,實事求是,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不强不知以為知 ; 同時多讀點書,力求知識面廣一些,懂得多一些,鑽得深一些,既廣且深,即使不能為萬事通,至少也可以少鬧一點笑話出來。

韓愈   符讀書城南
木之就規矩,在梓匠輪輿。人之能為人,由腹有詩書。 詩書勤乃有,不勤腹空虛。欲知學之力,賢愚同一初。 由其不能學,所入遂異閭。兩家各生子,提孩巧相如。 少長聚嬉戲,不殊同隊魚。年至十二三,頭角稍相疏。 二十漸乖張,清溝映污渠。三十骨骼成,乃一龍一豬。飛黃騰踏去,不能顧蟾蜍。一為馬前卒,鞭背生蟲蛆。 一為公與相,潭潭府中居。問之何因爾,學與不學歟。 金璧雖重寶,費用難貯儲。學問藏之身,身在則有餘。 君子與小人,不繫父母且。不見公與相,起身自犁鉏。 不見三公後,寒饑出無驢。文章豈不貴,經訓乃菑畬。 潢潦無根源,朝滿夕已除。人不通古今,馬牛而襟裾。 行身陷不義,況望多名譽。時秋積雨霽,新涼入郊墟。 燈火稍可親,簡編可卷舒。豈不旦夕念,為爾惜居諸。 恩義有相奪,作詩勸躊躇。



8) 
古代作家與典籍

山谷集

北宋黃庭堅作。庭堅游三祖山山谷寺石牛澗,樂其泉石之勝,流連不忍去,因自號山谷道人。所著內集三十卷,外集十四卷,別集二十卷,一卷,簡尺二卷。內集》洪炎編 ,《外集》李彤編,《別集》黃編 ,並附年譜三卷。《內集》又稱《豫章黃先生文集》,有影印宋刻本 。宋任淵有《內集詩注》二十卷,史容有《外集詩注》十七卷,史季温有《別集詩注》二卷,近人陳三立俱為倣宋刻印。另有史容《山谷外集詩注》十四卷本,與十七卷本編次各異 ,影印有元刊本。《四部備要》本據《四庫全書》錄出,稱《山谷全集》,分《內集》二十卷,《外集》十七卷,《別集》二卷。

后山集

北宋陳師道作。師道號后山。為門人魏衍所編。今傳詩八卷,文九卷,談叢四卷,詩話一卷,理究一卷,長短句一卷 ,已不屬魏衍所編本。另有清雍正間趙鴻烈刻本,篇目較魏衍所編為多。宋任淵有編年《后山詩注》十二卷,為清《武英殿聚珍書》本 。近人冒廣生有《后山詩箋注》十二卷,《后山逸詩箋》二卷,對前人所注補正較多。

淮海集

北宋秦觀作。觀號淮海居士,所著詩文版本不同,卷數亦不一。影印明刊小字本分淮海集四十卷(辭賦一卷 ,詩十卷,文二十九卷)  ; 後集六卷(詩四卷 ,文二卷) ; 長短句三卷 。清道光中王敬之刻本分淮海集》十七卷(賦一卷 ,詩四卷,文十二卷) ; 後集詩文各一卷 ; 淮海詞一卷 ,補遺,續補遺各一卷,前有淮海先生年譜節要。四庫全書收錄王敬之刻本。

簡齋集

南宋陳與義作。與義號簡齋。有集十六卷(詩十四卷,詞一卷,賦、銘一卷),有清武英殿聚珍版書本 。南宋胡穉增廣箋注簡齋詩集編為三十卷 ,只收詩賦,後附無住詞一卷及正誤 ,年譜等項,有影印本。另有簡齋詩外集一卷 ,收古今體詩五十二首,文三篇,有影印元鈔本。

李清照集

南宋李清照作。清照號易安居士,著有易安居士文集易安詞等書 ,已佚。後人有潄玉詞輯本 。上海中華書局收錄李清照集輯本 ,今存詩散文 ,有關歷史及前人評論書錄等資料。

岳忠武王文集

南宋岳飛作。飛謚忠武,有集八卷。清乾隆間有黃邦寧校刊本,分奏疏書啓詩詞等項 ,計八卷。又附年譜、遺事等合為一卷。

于湖居士文集

南宋張孝祥作。孝祥別號于湖居士。原集四十卷,明萬曆刊本分八卷。于湖詞三卷 ,有明代汲古閣本。今人徐鵬校點于湖居士文集,於一九八零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有校記及新增補遺等項。

晦庵集

南宋朱熹作。全名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又稱朱子大全。一百卷 ,續集十一卷,別集十卷。朱著有晦庵集晦庵先生文集晦庵先生集朱子文集大全類編等不同刻本 ,正別集卷數亦不相同 。明嘉靖間胡岳刻本較為完備。清康熙間李光地等奉勅編纂朱子全書,共六十六卷,將文集語錄等滙集整理 ,分類編成十九門,亦可參考。另有今本朱子語類,係黎靖德據池州饒州建安所刊三種語錄及眉州徽州所刊二種語錄合編而成 。共一百四十卷,分二十六門,滙集朱熹講學語錄,為研究朱熹思想的重要資料。

象山集

南宋陸九淵作。九淵嘗居江西貴溪象山,四方學者尊稱為象山先生。集為其子持之所編,凡文三十卷,詩一卷,拾遺一卷,附謚議象山先生行狀等一卷,語錄二卷,年譜一卷 。有影印明嘉靖間刻本。

石湖詩集

南宋范成大作。成大號石湖居士。有集三十四卷,清人顧嗣立有校刻本。另有沈欽韓范石湖詩集注三卷 ,光緒間有廣雅書局刻本。

誠齋集

南宋楊萬里作。萬里號誠齋,謚文節。其子長孺編。四部叢刊本一百三十三卷 ,分詩四十二卷,賦三卷,文八十七卷,附錄一卷。有影印宋刻影抄本。又清代乾隆間楊振繗重刻楊文節公詩集四十二卷 ,嘉慶間徐達源校刻誠齋詩集分十六卷。

劍南詩稿

南宋陸游作。其長子子虞編 。游愛蜀中風土,因取以為名。集八十五卷,收編年詩九千三百多首。有明代毛晉刻本,並附晉補輯放翁逸稿二卷 。游在嚴州所刊劍南詩稿二十卷 ,淳熙丁未前所作,為游自編。續稿六十七卷 ,為游幼子子遹守嚴州時續刻,創作時間止於嘉定己巳。子虞所編 ,是通選前後稿編次成帙,與子遹所編不同。南宋羅椅有精選陸放翁詩集前集十卷 ,劉辰翁又增選後集八卷 ,並有評語。明人劉景寅又增選別集一卷 。有影印明弘治本。今人夏承燾吳熊和合著放翁詞編年箋注,資料詳實 ,一九八一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渭南文集

南宋陸游作。游晚年封渭南縣伯,故名。自編文集四十一卷,天彭牡丹譜致語一卷,入蜀記六卷 ,詞二卷,共五十卷。游幼子子遹刊行。有影印明弘治間華埕活字本,明代毛晉汲古閣重刊本。另有明正德間汪大章刊本,無入蜀記,詞僅一卷 ,增輯詩九卷,共五十二卷。四部備要劍南詩稿渭南文集南唐書等并為陸放翁全集。一九七六年 ,中華書局將渭南文集劍南詩稿》合編為新校點本陸游集

龍川文集

南宋陳亮作。亮號龍川,原有集四十卷,今傳三十卷,另有卷首一卷,補遺一卷,附朱文公經濟文衡等二卷。清人胡鳳丹輯入金華叢書本,附有辨訛考異二卷。今人姜書閣注亮詞,名為陳亮龍川詞箋注,分上卷下卷拾遺附錄。收詞七十四首,拾遺十首,有校無注,一九八零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

後村大全集

南宋劉克莊作。克莊號後村,有集一百九十六卷(詩四十八卷,賦一卷,文一百二十五卷,詩話十四卷,長短句五卷,附錄三卷)。南宋林希逸有刻本,並有影印舊鈔本。另有單行本後村詩集十六卷,清康熙間姚培謙刻。一九八零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後村詞箋注四卷,由今人錢仲聯編撰。

文山先生全集

南宋文天祥作。天祥號文山。四部叢刊本二十卷,分文集十二卷(文十卷,詩詞二卷),指南錄一卷,指南後錄一卷,吟嘯集一卷,集杜詩一卷,紀年錄一卷,拾遺一卷,附錄傳記祭文等二卷。有影印明萬曆刻本。現以明嘉靖三十一年鄢懋卿刻本為最早,嘉靖三十九年羅洪先刻本崇禎二年鐘越刻本康熙十年曾弘刻本俱從鄢刻本而來。另一種是雍正三年的文天祥十四世孫文有煥家刻本,乾隆二年刻本和道光十年刻本俱從文有煥家刻本而來,卷數編次內容文字與鄢刻本略有出入,家刻本較好。

叠山集

宋末謝枋得作。枋得號叠山。有集十六卷(詩三卷,文十二卷,行實、本傳等附錄一卷)。明人劉隽刻本較全,有影印本。

晞髮集

宋末謝翺作。翺號晞髮子。有集十三卷(詩、文十卷,遺集二卷,遺集補一卷)。附天地間集一卷,冬青樹引注並附錄一卷,登西臺慟哭記注並附錄一卷。有清康熙間陸大業輯刻本,四庫全書亦收入。

湖山類稿

宋末汪元量作。元量號水雲子。原有集三十卷,今僅存五卷(詩四卷,詞一卷)。附錄宋舊宮人詩詞一卷。又水雲集一卷,有詩二百多首,多記宋末時事。附錄諸家酬唱、詩話等三卷。有清光緒間武林往哲遺著本,丁丙輯錄。


9) 愛書堂書影   目錄   
 


10) 敦煌遺篇  之   敦煌曲子詞    更多

楊柳枝   (春去春來春復春)

春去春來春復春,寒暑來頻。月生月盡月還新,又被老催人。只是庭前千歲月,長在長存。不見堂上百年人,盡總化為陳。

本篇據王重民敦煌曲子詞集

校注: 本篇敦煌原卷為伯二八零九,亦見《敦煌詞掇》。   ○   上,原卷作「人」,從王校。

楊柳枝》,唐教坊曲名,後用作詞牌,又名《柳枝》、《折楊柳》。《樂府詩集》第二十五卷載漢橫吹曲詞《折楊柳歌辭》、《折楊柳枝歌》 ,是這種曲子的前身。隋煬帝作《柳枝詞》,何光遠《鑒戒錄》云:「柳枝歌,亡隋之曲也。」故此曲似在隋代產生。喬知之《楊柳枝》:「可憐濯濯春楊柳 ,攀折將來就纖手。妾容與此同盛衰,何必君恩能獨久?」(明・董逢元《唐詞紀》)喬知之(?~697),武則天時同州馮翊人,說明此曲在初唐時已流行 。以後賀知章、柳氏、楊巨源、李涉、劉禹鍚等詩人都寫過《楊柳枝》。張祜《楊柳枝》:「莫折宮前楊柳枝,玄宗曾向笛中吹。傷心日暮煙霞起,無限春愁生翠眉。」可為盛唐大興此曲的佐證 。段安節《樂府雜錄》「楊柳枝」條云:「楊柳枝,白傅閑居洛邑時作,後入教坊。」白居易新翻其曲子,晚年與劉禹鍚唱和云:「古歌舊曲君休聽 ,聽取新翻楊柳枝。」劉禹鍚和云:「請君莫奏前朝曲,聽唱新翻楊柳枝。」說明此曲乃前朝曲。喬知之至白、劉及五代諸子的《楊柳枝》詞 ,都是七字四句詩體 ; 惟柳氏《楊柳枝》「楊柳枝,芳菲節,可恨年年贈離別。一葉隨風忽報秋,縱使君來豈堪折。」作三三七七七句式,共二十七字。柳氏為韓翃姬,家長安章臺街 ,故又稱為章臺柳。韓翃為開元天寶間人,故柳氏詞當為早期《楊柳枝》詞。其後至五代、宋代又有各種不同的字數和句式,二十七字、二十八字、四十字(七三七三體雙闋)、四十四字諸體都不相同 ,還有在七字四句後又添加有四字句或五字句,顯然為唐時民間曲子和聲的表現。

這首詞歌咏光陰的易逝,感嘆人生的易老,鼓勵奮發努力。詞為白話,通俗易懂,為敦煌詞中佳作之一,生動地表現了「物久人暫」的主題 。與張若虛《春江花月夜》「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盡管一個是庭前月,一個是江中月,但二者反映的意境却是相同的 ,都概括了日月長存,人生易逝之意。

鵲踏枝   (二首)

其一(送喜問答)
叵耐靈鵲多瞞語,送喜何曾有憑據。幾度飛來活捉取,鎖上金籠休共語。   比擬好心來送喜,誰知鎖我金籠堙C欲他征夫早歸來,騰身却放我向青雲堙C

本篇據羅振玉敦煌零拾

校注: 《敦煌零拾》原題為雀踏枝,據《教坊記》曲名改。  ○   瞞,羅書原作滿。盧前周泳先任二北均校為,玆從之。

鵲踏枝原為教坊曲名,後用作詞牌。其特點在於兼備雜言體齊言體 。敦煌所見二首,均咏調名本意,為此調最古之名詞。馮延巳陽春集鵲踏枝》詞十四首 ,均為雜言,上下片,七四五七七,七四五七七,平韻,同敦煌雜言體。

本詞是敦煌曲子詞中寫鳥雀詞的名篇之一。羅振玉在敦煌零拾・跋》中說:此小曲三種 ,《魚歌子》寫小紙上,《長相思》及《雀踏枝》《心經》紙背。偽字甚多,未敢擬改,姑仍其舊。說明它具有民間文學的流傳性。

這首詞筆調清新活潑,構思奇特,運用了別致的對話體的形式,及擬人化的手法,借人與鵲的對話,表現了思婦懷念征夫的深情。

寫思婦嗔怪靈鵲報喜不靈,將它捉住鎖在金籠堛滷● 。

叵耐靈鵲多瞞語,送喜何曾有憑據。」,這是從敦煌民間民俗生發出的優美藝術構思 。喜鵲報喜的觀念,是敦煌民間信仰風俗中的預兆感。《鵲踏枝》的靈鵲報喜詞絕非孤立存在,斯三八三五《百鳥名》云:「野鵲人家最有靈 ,好事於先來送喜。」,斯六五三七《阿曹婆》「正見庭前雙鵲喜,君在塞外遠征回。」,說明這是古敦煌民間對平安幸福的祈求,這種風俗觀念來源久遠 。《淮南子・泛論訓》云:「乾鵠,鵲也,人將有來客,憂喜之徵則鳴。」《古禽經》亦云:「(喜鵲)仰鳴則陽,俯鳴則雨 ,人聞其聲則喜。又云:靈鵲兆喜,怪鵬塞耳,鵲噪則喜之。」晉葛洪《西京雜記》卷三云:「夫目瞤得酒食,燈火華得錢財,乾鵲噪而行人至,蜘蛛集而百事喜。」可見這種民間信仰風俗 ,從西漢到晉代,早已廣泛流傳。唐代民間更是盛行,例如《開元天寶遺事》就說:「時人之家聞鵲聲皆以為喜兆,故謂靈鵲報喜。」這種經過漫長時間形成的習俗融入詞中 ,並名為《鵲踏枝》,全咏調名之本意,且具有民間歌謠的本色。這兩句詞體現出的少婦口氣,是帶有調皮語調 ,給詞塗抹上喜劇的色彩,對靈鵲報喜不靈,「」,不能說真的惱恨,而只是嗔怪和逗趣的埋怨。

後兩句「幾度飛來活捉取,鎖上金籠休共語。」,這是寫思婦怨嗔以後 ,捉住鵲兒,將它關進了籠中,道一聲: 不怕你小鵲兒捉弄我,把你鎖進金籠,我不跟你講話了。「休共語」三字,生動形象地寫出了思婦此時此刻的心情和神態,是上片傳神之筆。這也可以看出 ,捉鵲兒,思婦並不是怒氣衝衝的神態,因此不能說是“遷怒於鵲”,而是用暫時使鵲兒受點委屈的逗趣,曲折反映思婦的喜悅心情,使詞具有人的感情的複雜性。將鵲兒關進小籠子 ,是思婦擔心鵲兒真的不會再飛來報喜心情的流露。有鵲兒在身邊作伴,她心塈騝|充滿希望。如果失去了靈鵲,無人來報喜,不知她會感到多麽冷落與愁悶。所以捉靈鵲入籠的畫面 ,實際是思婦感情的一種寄托。

總括上片的意境,就是人怨鵲,這“怨”是特殊的喜劇性的“怨”。

下片則換了另一種寫法,以喜鵲的口氣,叙說自己被關和思放的心理,反襯出思婦懷念征夫盼其速歸的心理。雙重心理描寫的構思 ,表現了民間詞人的藝術創造功力。

比擬好心來送喜,誰知鎖我金籠堙C」“比擬”是民間俗詞 ,比作本來解。這兩句真實地體現出被關在籠中的靈鵲,仍然未失它的靈氣,即“送喜”。它極力陳說自己本來是向女主人報告她丈夫的喜訊的,不料却被鎖進籠子 。這媯的境界有了根本轉換,從人怨鵲,轉為鵲怨人了。但靈鵲終究是吉祥的鳥,它的抱怨只是淡淡的怨怪,更準確地說還是逗趣。這兩句的關鍵仍在“送喜”,它是靈鵲帶有戲謔性的一種表白 ,由此寫出了鵲兒的善良、委屈、同情、願望種種複雜心理,下片的“送喜”和上片的“送喜”前後呼應 ,溝通了人與鵲的感情,也使全詞渾然一體。

後兩句「欲他征夫早歸來,騰身却放我向青雲堙C」句中的「欲」字 ,在這堨峔茠磳黹眾],其含義約相當於文言文的「若」字,或白話文的「如果」,起着連詞的作用。在這句詞 ,「欲」(若)與下句的「却」相呼應,將鵲兒假設時的調皮樣子,細膩地刻畫出來了,這是一字傳神 。靈鵲愛在藍天自由地飛翔,它不願受囹圄之苦,所以它也通過“思夫”來婉轉曲折地表達“思放”的願望,希望女主人出遠門的丈夫快快回來,好使她把它放出籠去,以便依然展翅在藍天 ,言外之意,它還要到別的人家去報喜呢。這就說明,靈鵲在上片被關之前,和它在下片被關之後,只有一個美好的願望,那就是上下呼應的“送喜”。這兩句還深一層地寫出了思婦的心理 ,她决不是真的下狠心把靈鵲囚禁在 金籠堙A她理解靈鵲,正像她理解自己的心情一樣,這兩句刻畫的心理,鵲便是人,人便是鵲。她之所以關它在籠子堙A只不過是一種寄托深情的方式,可以推想,她朝思暮想的丈夫會很快回到家 ,到那時,她必定會把可愛的靈鵲放回到廣闊的「青雲」去。同時,不可忽視的是,「騰身却放我向青雲」與上片「鎖上金籠休共語」也有前後呼應的作用 ,一關一放,體現着深刻的含義,包含了雙層意思。表面一層意思寫思婦把靈鵲鎖在金籠堙A是為了懲罰它的撒謊(瞞語),靈鵲被鎖在籠埵荋鰼璁迨擃黕_自由飛上藍天 。實際還有一層意思,是寫思婦本身也陷於囹圄中,因為在封建社會堙A婦女在丈夫出征遠方時,必定受到家庭、族人的嚴重約束,而終日獨守空閨不出大門半步 ,這和關入金籠堛瘋F鵲又有甚麽兩樣呢? 因此,放鵲兒自由還意味着,她更為迫切地盼望丈夫早日歸來,使她能像雲中的鳥兒一樣自由自在地生活 ,這就從側面反映了當時民間婦女追求愛情生活的願望和衝破封建束縛的要求。

總括下片的意境,就是鵲怨人,這“怨”仍然是特殊的喜劇性的“怨”。

這首詞以擬人化的手法,戲劇性的情節,兩段別出心裁的內心獨白的形式,使內容具有强烈的藝術效果和魅力。整首詞不見一個”,但“”却充滿在字埵瘨﹛A從人怨鵲,到鵲怨人,真是妙趣橫生。

關於這首詞產生的年代問題,我認為它是產生在唐代實行府兵制的年代堙C和《阿曹婆》一樣,均屬同時期出現的思念征夫的詞,而府兵制度是在開元十三年(725)取消的,那麽,《鵲踏枝》可以推定是產生在開元十三年以前的,產生在天寶年間似不可能。

從它與近體詩的關係來看,它似是詞體形成初期的產物。王灼《碧鷄漫志》卷一云:「唐時古意亦未全喪,竹枝、浪淘沙、拋球樂、楊柳枝,乃詩中絕句而定為歌曲。故李太白清平調三章皆絕句,元白諸詩亦為知音協律者歌。」可見詞的形成是受了具有很强格律性的近體詩的影響的,這首《鵲踏枝》中,便有近體詩影響的痕迹。例如 ,詞的上片全係七言體,下片,「却」、「向」都是襯字,將這些襯字除去,便又成了整齊的七言體了。我們知道,唐代音樂的發展促進了文學的發展,曲子詞便是結合樂曲而出現的一種新興的文學式樣,早期近體格律詩,加上襯字而成為長短句可以配合樂曲,這樣詞體產生了,因此除去襯字的《鵲踏枝》,便顯然是詞體從近體詩脫胎出來的原始形態,正如《詞譜・御制詞譜序》所說:「詩本於古歌謠,詞本於詩。」

綜上所述,這首詞具有兩個藝術特點。其一是它的擬人化平手法。以物擬人,遠在《詩經》時代即已出現。《豳風・鴟鴞》中,將鴟鴞比擬為剝削者,小鳥比擬為被壓迫的勞動人民 ; 《魏風・碩鼠》中,將大老鼠比擬為剝削者。但是在詞的領域內,通篇運擬人化手法來描寫的,則以《鵲踏枝》為先。其二是它的心理描寫。古代民間歌謠不乏心理描寫,例如漢樂府《飲馬長城窟行》,但它主要側重於夢幻境界的刻畫,「遠道不可思,宿昔夢見之」,「夢見在我傍,忽覺在他鄉」,着重刻畫女主人公日夜思念征夫迷離恍惚的意念。《鵲踏枝》採取的心理描寫手法則更為高超。

鵲踏枝》通過精細的人物形象的塑造,以及完整的藝術情節的刻畫,極為精煉地展示了思婦細膩而美好的心靈世界。它是民間歌詞藝術發展過程中的一個高峰。

(敦煌曲子詞欣賞   高國藩)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