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20年2月)   共 4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 幽默詩文  喻世詩文   

千字文  昔時賢文  朱子治家格言  二十四孝  歷史年表   三字經   重訂三字經  

家訓  圍爐夜話  了凡四訓  安得長者言  小窗幽記  幽夢影  呻吟語  百喻經

小窗幽記   明 - 陳繼儒

(集素) 選

○ 世味濃,不求忙而忙自至 ; 世味淡,不偷閑而閑自來。

○ 以儉勝貧,貧忘 ; 以施代侈,侈化 ; 以省去累,累消 ; 以逆煉心,心定。

○ 流年不復記,但見花開為春,花落為秋 ; 終歲無所營,惟知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 甜苦備嚐,好丟手,世味渾如嚼蠟 ; 生死事大,急回頭,年光疾如跳丸。

○ 奔走於權幸之門,自視不勝其榮,人窃以為辱 ; 經營於利名之場,操心不勝其苦,己反以為樂。

○ 醇醪百斛,不如一味太和之湯 ; 良藥千包,不如一服清涼之散。

○ 江山風月,本無常主,閑者便是主人。

○ 守恬淡以養道,處卑下以養德,去嗔怒以養性,薄滋味以養氣。

○ 老去自覺萬緣都盡,那管人是人非 ; 春來倘有一事關心,只在花開花謝。

○ 口中不設雌黃,眉端不挂煩惱,可稱煙火神仙 ; 隨意而栽花柳,適性以養禽魚,此是山林經濟。

○ 花開花落春不管,拂意事休對人言 ; 水暖水寒魚自知,會心處還期獨賞。

○ 得趣不在多,盆池拳石間,煙霞具足 ; 會心不在遠,蓬窗竹屋下,風月自賒。

○ 細雨閑開卷,微風獨弄琴。

○ 水流任意景常靜,花落雖頻心自閑。

○ 人在病中,百念灰冷。雖有富貴,欲享不可,反羨貧賤而健者。是故人能於無事時常作病想,一切名利之心,自然掃去。

○ 閑中覓伴書為上,身外無求睡最安。

○ 虛堂留燭,抄書尚存老眼 ; 有客到門,揮塵但說青山。

○ 千人亦不見,百人亦不見,斯為拔萃出類之英雄 ; 三日不舉火,十年不製衣,殆是樂道安貧之賢士。

○ 帝子之望巫陽,遠山過雨 ; 王孫之別南浦,芳草連天。

○ 坐茂樹以終日,濯清流以自潔。釆於山,美可茹 ; 釣於水,鮮可食。

○ 暖風春座酒,細雨夜窗棋。

○ 黃花紅樹,春不如秋 ; 白雪青松,冬亦勝夏。春夏園林,秋冬山谷,一心無累,四季良辰。

○ 聽牧唱樵歌,洗盡五年塵土腸胃 ; 奏繁弦急管,何如一派山水清音。

○ 從五更枕席上參看心體,心未動,情未萌,才見本來面目 ; 向三時飲食中諳練世味,濃不欣,淡不厭,方為切實功夫。

○ 當樂境而不能享者,畢竟是薄福之人 ; 當苦境而反覺甘者,方才是真修之士。

○ 半輪新月數竿竹,千卷藏書一盞荼。

○ 偶向水村江郭,放不繫之舟 ; 還從沙岸草橋,吹無孔之笛。

○ 物情以常無事為歡顏,世態以善托故為巧術。

○ 廉所以懲貪,我果不貪,何必標一廉名,以來貪夫之側目 ; 讓所以息爭,又何必立一讓名,以致暴客之彎弓?

○ 曲高每生寡和之嫌,歌唱須求同調 ; 眉修多取入宮自妒,梳洗切莫傾城。

○ 耳根似飆谷投響,過而不留,則是非俱謝 ; 心境如月池浸色,空而無着,則物我兩忘。

(集景) 選

○ 細草微風,兩岸晚山迎短棹 ; 垂楊殘月,一江春水送行舟。

○ 草色伴河橋,錦纜曉牽三竺雨 ; 花陰連野寺,布帆晴掛六橋煙。

○ 曲徑煙深,路接杏花酒舍 ; 澄江日落,門通楊柳漁家。

清 - 王永彬   圍爐夜話  選

○ 兄弟相師友,天倫之樂莫大焉 ; 閨門若朝廷,家法之嚴可知也。

○ 友以成德也,人而無友,則孤陋寡聞,德不能成矣 ; 學以愈愚也,人而不學,則昏昧無知,愚不能愈矣。

○ 浪子回頭,仍不愧為君子 ; 貴人失足,便貽笑於庸人。

○ 凡人世險奇之事,決不可為,或為之 而幸獲其利,特偶然矣,不可視為常然也。可以為常者,必其平淡無奇,如耕田讀書之類是也。

○ 憂先於事故能無憂,事至而憂無救於事,此唐史李絳語也。其警人之意深矣,可書以揭諸座右。

○ 程子教人以靜,朱子教人以敬,靜者心不妄動之謂也,敬者心常惺惺之謂也。又况靜能延壽,敬則曰强,為學之功在是,養生之道亦在是,靜敬之益人大矣哉,學者可不務乎?

○ 欲利己,便是害人 ; 肯下人,終能上人。

○ 見小利,不能立大功 ; 存私心,不能謀公事。

○ 正己為率人之本,守成念創業之艱。

○ 在世無過百年,總要作好人存好心,留個後代榜樣 ; 謀生各有恆業,那得管閒事說閒話,荒我正經工夫。


百喩經  選  

飲木筩水喻
  
昔有一人,行來渴乏,見木筩中有清淨流水,就而飲之。飲水已足,即便舉手語木筩言:「我已飲竟,水莫復來。」雖作是語,水流如故 。便瞋恚言:「我已飲竟,語汝莫來,何以故來?」有人見之言:「汝大愚癡,無有智慧。汝何以不去,語言莫來?」即為挽卻,牽餘處去。

世間之人亦復如是。為生死渴愛,飲五欲鹹水,既為五欲之所疲厭,如彼飲足,便作是言:「汝色聲香味莫復更來,使我見也。」然此五欲相續不斷。既見之已,便復瞋恚:「語汝速滅 ,莫復更生,何以故來,使我見之?」時有智人而語之言:「汝欲得離者,當攝汝六情,閉其心意,妄想不生,便得解脫。何必不見、欲使不生?」如彼飲水愚人,等無有異。

【題解】清水不斷流出來,好比紅塵世界的種種誘惑,層出不窮,是否接受誘惑則 决定於自身道德自律程度的高下,有沉淪者,有出汙泥而不染者,關鍵在於不怨天、不尤人,不責怪誘惑的不斷襲來,而能時時刻刻把持好自己不受染汙。宋代文豪蘇東坡用八風吹不動 ,端坐紫金蓮。」來表達自己修道所達到的境界,只是言過其實,被他的好友佛印揭了老底 ,留下一則文壇笑話。

【語譯】 從前有一個人,走路走得又渴又累,看見木筩中有清水流淌出來,就湊過去喝。喝完以後立刻舉手對木筩說:我已喝完 ,水不要再流出來了。他雖然這樣說了,水還是照樣留淌 。這人生氣地說:我已經喝完 ,告訴你不要再流出來,為什麼照樣流出來?有人看見對他說:你太蠢了,太沒頭腦,你為什麽不走開,反叫水不要流出來。說完就把這人拉到別處去。

世間之人也是這樣。由於對生的極度貪戀,而去追求五種欲望的滿足。在五欲享樂感到厭倦時,就像那個喝夠水的人一樣,這樣說道:你們色聲香味觸五境不要再顯現出來,讓我看見。然而引發五欲的外境依然連續不斷地出現。這人見到後生氣地說:告訴你們快點消失,不要再生,為什麽又生出來,讓我見到呢?這時有一位智者對他說:你要脫離五欲糾纏,應該收攝自己喜怒哀樂愛惡六情,閉塞心意,使虛妄分別之念不生,這樣才能從世俗煩惱束縛中解脫出來。何必要五境不生,使你不見呢?這種人如同那喝水的蠢人一樣,沒有分別。

樹怨

郁離子曰:「樹天下之怨者,惟其重己而輕人也。所重在此,所輕在彼,故常自處其利而遺人以不利,高其智以下人之能,而不顧夫重己輕人,人情之所同也。我欲然,彼亦欲然,求其欲弗得則爭。故爭之弗能,而甘心以讓人者,勢有所不至,力有所不足也,非夫人之本心也。勢至力足而有所不為,然後為盛德之人,雖不求重於人,而天下之人莫得而輕之,是謂不求而自至。今人有悻悻自任者,矜其能以驕,有不自己出,則不問是非皆以為未當,發言盈庭,則畏之者唯唯,外之者默默焉。然後揚揚乎自以為得,而不知以其身為怨海,亦奚益哉?昔者智伯之亡也,惟其以五賢陵人也。人知笑智伯而不知檢其身,使亡國敗家接踵相繼,亦獨何哉?」

郁離子說:在天下人中結下怨仇的人,都是只看重自己而輕視他人的人。由於他看重的在這兒,看輕的在那兒,所以他常常給自己謀一個有利的位置而把不利的位置推給別人。他們往往過高地估計自己的智力却低估他人的才能。他們不了解看重自己,輕視他人,是人們共同的心理傾向。我想這樣,他也想這樣,欲望得不到滿足就會產生紛爭。所以,那些不願參與競爭,甘心把好處讓給他人的人,實際上是客觀形勢不允許,主觀力量又達不到的結果,這並不是出自一個人的本心。如果形勢允許,力量達到,却不願去競爭,這才是具有大德的君子。即使他本人不求別人看重他,但是,天下的人也不會小看他,這就是所謂不主動尋求却自己找上門來的信任和榮譽。如果有人氣呼呼地只知道信任自己,炫耀自己,驕傲自滿,主意不是由自己提出來的,就不問對錯都認為不恰當。說話太多,那麽害怕他的自然是恭恭敬敬,不以為然的人自會默默無言。講完以後洋洋得意,却不了解自己已經成為眾怨的歸宿,這樣做對自身有甚麽好處呢? 當年智伯的敗亡,就是因為他過於看重自己,輕視他人的必然結果。後人都嘲笑智伯,却不懂得檢查自身是否犯有和智伯同樣的毛病,結果使一個個亡國敗家者接踵而來,這還不發人深省嗎?

智伯,也作知伯,春秋,晉六卿之一。後被韓魏三家聯手所滅。

繭絲

郁離子曰:「蠶吐絲而為繭以自衛也,卒以烹其身,而其所以賈禍者,乃其所自作以自衛之物也。蠶亦愚矣哉!蠶不能自育,而托於人以育也,托人以育其生,則竭其力戕其身以為人用也弗過。人奪物之所自衛者為己用,又戕其生而弗之恤矣,而曰天生物以養人。人何厚、物何薄也?人能財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以育天下之物,則其奪諸物以自用也亦弗過。不能財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蚩蚩焉與物同行,而曰天地之生物以養我也,則其獲罪於天地也大矣。」

郁離子說:「蠶吐絲而織成繭是為了保護自身,最終被人煮繭抽絲害了自己,而它之所以招來這場殺身大禍的東西,却是它自己織成並用來保護自身的。這樣看來,蠶也顯得太愚蠢了!蠶不能自我繁育,而依賴人來繁育自身,那麽就要竭盡全部力量,甚至戕害自身為人服務,這也許不算過分。人奪取其他生物用以保護自身的東西為自己所用,又戕害它們的生命,同時不表示一點點同情,反而說上天生育萬物就是來養育人的。人對外物有甚麽厚薄的分別呢? 人如果能夠成就天地的法則,輔助天地繁育萬物,那麽人奪取外物而為自己所用也就不算過分了。人如果不能夠成就天地的法則,也不能夠輔佐天地繁育萬物,渾渾噩噩的和萬物一樣,却還要說天地繁育萬物就是要養育我,那麽人也就大大地得罪了天地啊!


郁離子選   明 - 劉伯温

樹怨

郁離子曰:「樹天下之怨者,惟其重己而輕人也。所重在此,所輕在彼,故常自處其利而遺人以不利,高其智以下人之能,而不顧夫重己輕人,人情之所同也。我欲然,彼亦欲然,求其欲弗得則爭。故爭之弗能,而甘心以讓人者,勢有所不至,力有所不足也,非夫人之本心也。勢至力足而有所不為,然後為盛德之人,雖不求重於人,而天下之人莫得而輕之,是謂不求而自至。今人有悻悻自任者,矜其能以驕,有不自己出,則不問是非皆以為未當,發言盈庭,則畏之者唯唯,外之者默默焉。然後揚揚乎自以為得,而不知以其身為怨海,亦奚益哉?昔者智伯之亡也,惟其以五賢陵人也。人知笑智伯而不知檢其身,使亡國敗家接踵相繼,亦獨何哉?」

郁離子說:在天下人中結下怨仇的人,都是只看重自己而輕視他人的人。由於他看重的在這兒,看輕的在那兒,所以他常常給自己謀一個有利的位置而把不利的位置推給別人。他們往往過高地估計自己的智力却低估他人的才能。他們不了解看重自己,輕視他人,是人們共同的心理傾向。我想這樣,他也想這樣,欲望得不到滿足就會產生紛爭。所以,那些不願參與競爭,甘心把好處讓給他人的人,實際上是客觀形勢不允許,主觀力量又達不到的結果,這並不是出自一個人的本心。如果形勢允許,力量達到,却不願去競爭,這才是具有大德的君子。即使他本人不求別人看重他,但是,天下的人也不會小看他,這就是所謂不主動尋求却自己找上門來的信任和榮譽。如果有人氣呼呼地只知道信任自己,炫耀自己,驕傲自滿,主意不是由自己提出來的,就不問對錯都認為不恰當。說話太多,那麽害怕他的自然是恭恭敬敬,不以為然的人自會默默無言。講完以後洋洋得意,却不了解自己已經成為眾怨的歸宿,這樣做對自身有甚麽好處呢? 當年智伯的敗亡,就是因為他過於看重自己,輕視他人的必然結果。後人都嘲笑智伯,却不懂得檢查自身是否犯有和智伯同樣的毛病,結果使一個個亡國敗家者接踵而來,這還不發人深省嗎?

智伯,也作知伯,春秋,晉六卿之一。後被韓魏三家聯手所滅。

繭絲

郁離子曰:「蠶吐絲而為繭以自衛也,卒以烹其身,而其所以賈禍者,乃其所自作以自衛之物也。蠶亦愚矣哉!蠶不能自育,而托於人以育也,托人以育其生,則竭其力戕其身以為人用也弗過。人奪物之所自衛者為己用,又戕其生而弗之恤矣,而曰天生物以養人。人何厚、物何薄也?人能財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以育天下之物,則其奪諸物以自用也亦弗過。不能財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蚩蚩焉與物同行,而曰天地之生物以養我也,則其獲罪於天地也大矣。」

郁離子說:「蠶吐絲而織成繭是為了保護自身,最終被人煮繭抽絲害了自己,而它之所以招來這場殺身大禍的東西,却是它自己織成並用來保護自身的。這樣看來,蠶也顯得太愚蠢了!蠶不能自我繁育,而依賴人來繁育自身,那麽就要竭盡全部力量,甚至戕害自身為人服務,這也許不算過分。人奪取其他生物用以保護自身的東西為自己所用,又戕害它們的生命,同時不表示一點點同情,反而說上天生育萬物就是來養育人的。人對外物有甚麽厚薄的分別呢? 人如果能夠成就天地的法則,輔助天地繁育萬物,那麽人奪取外物而為自己所用也就不算過分了。人如果不能夠成就天地的法則,也不能夠輔佐天地繁育萬物,渾渾噩噩的和萬物一樣,却還要說天地繁育萬物就是要養育我,那麽人也就大大地得罪了天地啊!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