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20年2月)   共 4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明末及清代女詞人作品選讀

莊蓮佩

莊蓮佩,字盤珠,嘉興慶時江蘇常州人。吳軾妻,有秋水軒詞。她自幼穎慧好讀書 。從其兄芬佩受漢魏六朝唐人詩,因仿為之,輒工。其詩多幽怨淒麗之作,大抵似昌谷集云 。嘉興某年得瘵疾,卒年廿五。(見吳德旋初月樓文集)她青年早卒而詞甚佳 。丁紹儀聽秋聲館詞話云:近時莊蓮佩女史醉花陰詞:蕩破斜陽 ,響落風箏影。』《滿宮花:犬吠一簾花影。』《卜算子:一路垂楊到畫橋 ,過盡春衫影。亦可謂善用字 。然而,前人所評,並不恰切。她的詞不在於字句鍛煉,辭藻華美,而是在於樸素淡雅,明白如話。其小令意境超凡,似一幅幅淡墨描繪的有聲圖畫。

清平樂   春夜聞笛
溶溶漾漾。一笛清宵響。燈燼小樓人再上。月在柳梢怊悵。   梁間燕子驚猜。也教伴我徘徊。不聽怎生便睡,聽時春恨偏來。

此詞寫月中聞笛。上片着重寫景,下片着重抒情。以月在柳梢怊悵引入 ,以下皆寫人的怊悵,筆致清幽 ,別具一格。

醉紅妝   秋暮
不知何處響砧聲。到儂心,分外清。斷鴻叫落一天星。雲黯黯,雨冥冥。   問秋可肯再消停。放楊柳,枝兒青。却盡西風吹不飽,全不用 ,半點情。

上月寫風送砧聲,斷鴻唳天,雲黯星沉,夜雨淅瀝,暮秋景物淒清。下片問秋: 為何如此無情? 西風肅殺,草木凋零。全詞皆為語體,若譜今樂,亦是一首幽美的歌曲。

一籮金   殘菊
絕似佳人支病骨。又似寒儒,憔悴鶉衣結。曉怕濃霜昏怕月。重陽以後傷離別。   蘆花紙閣塵清絕。占斷秋光,也算花豪傑。未脫塵根終有劫。為花懊惱多時節。

鶉衣: 鵪鶉毛羽有斑紋,如破衣補綴。唐杜甫詩:鶉衣寸寸針。

此詞上片比喻新奇,以佳人病骨,寒儒破衣,來刻畫殘菊。曉霜昏月中殘菊枯萎,自是似人之貧病交加。下片言菊之御霜耐寒性格,天生傲骨,終於獨占秋光,可謂花中「豪傑」。未結二句言花亦言自己 ,年少病瘵,自深「懊惱」。

臺城路   寄外
昨宵猜著今宵雨,今宵月華翻皎,露白蟲驚,風疏雁響,是我關心偏早。為誰懊惱。問消瘦緣由,便天難曉。有甚方兒,可將儂病竟醫好。   和衣連悶睡倒。正朦朧著枕,忽又驚覺。池鬧殘荷,門喧剩葉,尚有秋聲多少。難禁自笑。怎剛怕秋來,便愁秋老。病埵~光,也拋人去了。

此為作者寄夫吳軾詞。空閨獨處,秋聲喧枕,“病埵~光”更增懷人念遠之思。語句樸素,感情真切,讀其詞如相對絮語,娓娓動人。

劉琬懷

劉琬懷,字韞如,一字撰芳,嘉興間江蘇常州人。虞朗峰妻,有補闌詞。她的母親虞友蘭是女詩人 ,她與弟芙初「同承庭訓,各有詩名」。其詞集自序云:「昔年家園中有紅藥數十叢,台榭參差,闌干曲折。與諸昆仲及同堂姊妹聚集其間 ,分題吟咏,填有長短調六十闋,名紅藥闌詞。後置之架上 ,忽爾遺失,未知何人將覆瓿耶? 每思及甚懊惱,僅記得數十首,餘竟茫然。今來京邸,閑窗獨坐,棖觸無聊,將所記錄出。又成數十闋,謂之補闌。續成前夢 ,亦不計工拙,聊自一嘆耳!」她的詞幽雅秀麗,為嘉道間眾多女詞人中之翹楚。

臨江仙   咏蕉扇
質潤光溶骨秀,剪成小樣玲瓏。九華六角總輸工。遙侵鬟影綠,暗灑汗斑紅。   記得夢中覆鹿,炎凉語徹空空。伴人閑倚曲闌東。揮開楊柳月,搖散藕花風。

九華六角: 九華,曹植九華扇賦・ 序:「昔吾先君常侍,得幸漢桓帝,賜尚方扇,不方不圓 ,其中結成文,名曰九華。」 ○ 六角,晉書・ 王羲之傳:「羲之在蕺山見一老姥持六角竹扇賣之。羲之書其扇各五字 ,老姥初有慍色,羲之謂,但云是王右軍書,以求百錢。姥如其言,人竟買之。」
夢中覆鹿:
列子
:「鄭有薪於野者 ,遇駭鹿,御而擊之,斃之。恐人見之也,遽而藏諸隍中,覆之以蕉。俄而遺其所藏處,遂以為夢焉。」

起二句寫以蕉葉剪成小扇的形質,光澤,令人喜愛。下句用「九華」、「六角」扇典故,勝過華貴的漢桓帝所賜之扇及高雅的王羲之所書之扇 。結兩句言她的蕉扇取自芭蕉葉。綠影侵鬢,用一「遙」字,而汗灑紅斑,用一「暗」字。於此,亦可領會用字之妙。下片用蕉下覆鹿典故 ,更深一層,增加哲理情趣。結末承上「炎涼」句,言揮扇納凉。月明之夜,藕花風香,「揮開」、「搖散」,兩動詞亦甚精練。

臨江仙   望雪
可惜燕台雪色,從來未著梅花。瑶姿玉質委塵沙。檐空栖野雀,樹古踏寒鴉。   幾處淺斟低唱,
家風味爭誇。何 人清興鬥尖叉。圍爐呵凍筆,携銚煮新茶。

家風味:提要錄謂 陶谷買得党太尉故伎,遇雪,陶取雪水烹茶,謂伎曰:「党家應不識此?」伎曰:「彼粗人安有此景,但知於銷金帳內淺斟低唱。」
尖叉: (宋)蘇軾有
雪後書北台壁謝人見和前篇
詩皆用“尖叉”咏雪 ,是作詩叶險韻之著例。後世遂以“尖叉”為叶險韻之代稱。

此詞為作者在北京所作。燕台指北京,北方冬季嚴寒,無有梅花,故上片嘆息北方雪景寂寥,所見者便惟有野雀與寒鴉。下片言北國習俗羊羔美酒,爭誇美味,而作者則認為雅人清興應是呵凍筆、賦雪詩、圍爐共煮新茶 。與前者成為雅俗對比。

陶谷得党太尉家姬,遇雪,取雪水烹茶,謂姬曰:「党家兒識此味否?」姬曰:「彼粗人,安知此?但能於銷金帳中淺斟低唱,飲羊羔酒爾!」陶默然。(宋代名人逸事)党進是宋初名將,他是出了名的大老粗,大字不識一個,留下的趣事很多,顯出一副呆萌可愛模樣,也成為文人青睞的對象。 宋初另一位大臣陶谷得到党進的一個家姬,陶谷是個文臣,一次遇到大雪天,取雪水煮茶喝,一副很高雅的樣子,故意問家姬:「党進喝過這樣的茶嗎?」

蝶戀花   烹茶
滿汲新泉分碧荈。一徑松聲,雜得旗槍戰。幾縷輕煙吹不斷。游絲共裊閑庭院。   日正長時消午倦。清入詩腸,好句都成串。水厄何須遭客怨。春風小試平台畔。

荈: 茶之別名。陸羽茶經云:「其名: 一曰茶,二曰檟,三曰蔎,四曰茗,五曰荈。」
旗槍: 一芽一葉者謂之旗槍,今綠茶仍有此名稱,
水厄:《太平御覽》引《世說》:「晉司徒長史王濛好飲茶,人至,輒命飲之。士大夫皆患之,每欲往候,必云:
今日有水厄。

上片說烹茶的過程,汲清泉,瀹碧茗,水沸如聞松風,茶葉在沸水中飄浮有如“旗槍戰”。茶煙幾縷與游絲共裊,使得“閑庭院”春意盎然。下片寫飲茶後 ,午倦消而詩興發,“好句都成串”。最後以“水厄”典故,說明嗜茶之樂趣,并以春風試茗點題。

金縷曲   春日感作
夢影雙丸逐。漸消磨,輞川煙水,平泉花木。龍腦一爐茶七碗,悔不襟期偏俗。分領略,人間清福。謾問禁煙明日事,且懵騰,閑展離騷讀。山鬼笑,湘君哭。   也知生世原空谷。太匆匆,隙塵過馬,隍陰覆鹿。我是個中參透慣,冷眼花前銀燭。獨倚遍,碧闌干曲。滿徑雲停門自掩,種琅央A幾樹森森玉。聽新雨,長新綠。

雙丸: 指日月。禮記月令:日似彈丸・・・・・・ 或以為月亦似彈丸。日照處則明,不照處則暗。」
輞川: 在陝西省藍田縣南。山川風景幽美,唐代大詩人王維別墅在此。
平泉: 在河南省洛陽,為唐代李德裕別墅。
龍腦: 龍腦樹幹中膏脂,製成白色結晶體,俗稱冰片。為中藥,甚名貴,古代作為焚香用料,其香氣經久不散,產於閩海南 ,唐代宮廷所用為交趾貢品,稱瑞龍腦。(見段成式酉陽雜俎續篇)
七碗: (唐)盧仝新茶詩:一碗喉吻潤。兩碗破孤悶。三碗搜枯腸,唯有文字五千卷。四碗發輕汗,平生不平事 ,盡向毛孔散。五碗肌骨清,六碗通仙靈。七碗吃不得也,唯覺兩腋習習清風生。」(見《全唐詩》)
禁煙: 古時寒食節禁火,冷食,無炊煙,故而又稱為禁煙。《荊楚歲時記》云:「去冬至一百五日即有疾風甚雨,謂之寒食。」按: 在清明前一日(或二日)。
山鬼笑 :楚辭九歌山鬼篇。
湘君哭 :楚辭九歌湘君篇。
隙塵過馬:莊子知北游:人生天地之間 ,若白駒之過隙,忽然而已。
隍陰覆鹿: 見前臨江仙》「咏蕉扇注。
琅: 玉名,以之比喻竹。杜甫詩:留客夏簟青琅央C白居易栽竹詩:拂肩搖翡翠 ,熨手弄琅央C

此詞上片言光陰迅速,消磨於園林花木間,一爐香七碗茶自是人間清福。禁煙指寒食(即清明前一日),在這樣幽雅的環境中閑展離騷讀」 ,更是逍遙自在。下片言人生匆匆,猶如一夢,何必患得患失,在恬靜之中種竹、聽雨,更增韻事。昔日女詞人由於封建社會種種不幸遭遇,所作倚聲多愁苦之情,作者隨宦在外,境遇較好 ,自云領略得「人間清福
」,是為昔日女詞人罕見的曠達之作。

金縷曲
結屋東頭老。問今生,閑愁種種,幾時能掃。贏得吟魂猶淡蕩,只繞謝池芳草。又陣陣,東風吹早。殘夢却隨流水斷 ,聽曉鶯,但逐桃花杳。剩楊柳,絲絲裊。   空亭空膝休嫌小。獨徘徊,疏帘一桁,半留晴照。收拾春衣從笑取,紫鳳天吳顫倒。莫更說,舊針神稿。辛苦工蠶原自分,奈成都,桑樹年來少。絲欲吐,食難飽。

謝池芳草: 謝靈運登永嘉池上樓詩:池塘生春草 ,園柳變鳴禽。
容膝: 陶淵明《歸去來辭》:「倚南窗以寄傲,審容膝之易安。」
紫鳳天吳顫倒: 杜甫北征詩:床前兩小女,補綻過膝。海圖坼波濤,舊繡移曲折。天吳及紫鳳,顛倒在褐。杜詩言其兩女衣裳破爛 ,用敝舊繡品補綴,是以海圖波濤,天吳(鳥名)紫鳳,皆圖象顛倒縫補衣上,襤褸不堪。
舊針神稿:拾遺記謂魏文帝之姬薛靈芸女紅絕妙,於深帷之內不用燈燭之光 ,裁製立成・・・・・・宮中號為針神也。」
成都桑樹:三國志蜀志諸葛亮傳:初 ,亮自表後主曰:成都有桑八百株・・・・・・

此詞為作者晚年在鄉里所作。上片借寫景以抒情,投老歸故里,仍是閑愁種種」、「吟魂淡蕩」 。下片寫貧困生涯,衣服破舊,縫補「紫鳳天吳顫倒」。從前自己擅長刺繡,而今日年邁難以施展巧藝了 。「辛苦工蠶原自分」以下以蠶自喻: 雖欲吐絲,但桑葉少,「食難飽」。可知她晚年度日之艱難矣。

滿江紅   題赤壁圖
碧浪滔滔,極目處,鏖兵遺迹。都銷盡,曹瞞雄壯,周郎俊傑。烏鵲千秋依樹宿,東風一夜吹灰滅。剩江山,灑落到坡仙,才難絕。   倚桂棹,心幽切。携斗酒,神怡悅。綴畫圖片幅,古今披閱。羽扇無人談笑望,洞簫有客聲音咽。正清宵,唳鶴過翩翩,空明徹。

赤壁: 山名,在湖北省嘉魚縣東北,長江南岸。三國時周瑜擊敗曹操之處。又湖北黃岡縣城外有山名赤鼻磯”,蘇軾游此作前後《赤壁賦》。《清一统志》引胡珪《赤壁考》云:「蘇子瞻所游乃黃州城外赤鼻磯,當時誤以為周郎赤壁耳。」
鏖兵: 戰鬥激烈。漢書霍去病傳:鏖皋蘭下。注云:鏖,謂苦擊而多殺也。
曹瞞: 曹操小字阿瞞。
烏鵲: 曹操短歌行: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無枝可依。
東風一夜吹灰滅: 用周瑜大敗曹操軍隊,火燒曹軍戰船故事,及蘇軾念奴嬌赤壁懷古詞意。
洞簫有客聲音咽: 蘇軾前赤壁賦》:「客有吹洞蕭者,倚歌而和之,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嫋嫋,不絕如縷;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
唳鶴過翩翩: 蘇軾《後赤壁賦
》:「時夜將半,四顧寂寥。適有孤鶴,橫江東來。翅如車輪,玄裳縞衣,戛然長鳴,掠予舟而西也。須臾客去,予亦就睡。夢一道士,羽衣蹁躚,過臨皋之下,揖予而言曰︰「赤壁之遊樂乎?」問其姓名,俛而不答。「嗚呼!噫嘻!我知之矣。疇昔之夜,飛鳴而過我者,非子也耶?」道士顧笑,予亦驚寤。開戶視之,不見其處。」

此詞上片從圖中所繪碧浪滔滔聯想到赤壁之戰,曹操大敗,東風一夜吹灰滅,戰船盡焚毁。最後三句點出所題為蘇東坡夜游赤壁圖。下片概括蘇軾前後赤壁賦名句,題咏所繪景色人物,簡練恰切。

飛霞山人注詞二種之一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