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張輯   字宗瑞,號東澤,鄱陽人,馮深居目為東仙。有欸乃集東澤綺語債二卷 。錄淡月一首:

梧桐雨細。漸滴作秋聲,被風驚碎。潤逼衣篝,線裊蕙爐沈水。悠悠歲月天涯醉。一分秋,一分憔悴。紫簫吹斷,素箋恨切,夜寒鴻起。    又何苦,淒涼客堙C負草堂春綠,竹溪空翠。落葉西風,吹老幾番塵世。從前諳盡江湖味。聽商歌,歸興千里。露侵宿酒,疏簾淡月,照人無寐。

馮深居,名去非,南宋理宗寶祐年間曾為宗學諭,因為與當時的權臣丁大全交惡被免官。

東澤得詩法於姜堯章,詞亦學之,但少堯章清剛之氣耳。集中詞共二十三首,皆摘取詞中語標作牌名,與方回寓聲正同 。顧賀、張二家則可,今人則萬不能學也。諸作中亦有效蘇、辛者,如貂裘換酒(即賀新郎)乙未冬別馮可久淮甸春(即念奴嬌)訪淮海事迹東仙(即沁園春)馮可遷號余為東仙 ,故賦,皆雄健可喜,不似淡月》之婉約矣 。惟《杏梁燕》(即《解連環》)則與「梧桐雨細情韻相類 ,蓋東澤能融合豪放婉麗為一也。

(八) 劉克莊   字潛夫,號後村,莆田人。以蔭仕,淳祐中賜同進士出身,官至龍圖閣直學士。有後村別調一卷 。錄滿江紅一首:

赤日黃埃,夢不到、清溪翠麓。空健羨、君家別墅,幾株幽獨。骨冷肌清偏要月,天寒日暮尤宜竹。想主人、杖履繞千回,山南北。   寧委澗,嫌金屋。寧映水,羞銀燭。嘆出羣風韻,背時裝束,競愛東鄰姬傅粉,誰憐空谷人如玉。笑林逋、何遜漫爲詩,無人讀。

後村別調》,張叔夏謂直致近俗,乃效稼軒而不及者,洵然 。集中《沁園春》二十五首,《念奴嬌》十九首,《賀新郎》四十二首,《滿江紅》三十一首,可云多矣,而奔放跅弛,殊無含蘊。且壽人自壽諸作,觸目皆是 ,詞品實不高也。《古今詞話》以《清平樂》「貪與蕭郎眉語,不知舞錯伊州。」二句為妙語,亦不過聰俊人口吻,非詞家之極則 。惟《南岳》一稿,幾興大獄,詔禁作詩,詞學遂盛,此則於倚聲家頗有關係。今讀「訪梅」絕句,雖可發一粲,而當時禁網可知矣 。(後村《賀新郎》云:「君向柳邊花底問,看貞元,朝士誰存者。桃滿觀,幾開謝。」又云:「老子平生無他過 ,為梅花,受取風流罪。」皆為《江湖集》獄而發。)

江湖集》是收錄南宋詩人詩歌的總集,南宋陳起編。

錢塘(今浙江杭州)人陳起在臨安柵北大街睦親坊開書肆,人稱「賣書陳秀才」,與劉克莊葉紹翁劉過姜夔戴復古趙汝鐩方岳敖陶孫等交好甚密。陳起這些替落魄江湖的詩人出資刻集,刊有《江湖集》、《江湖前集》、《江湖後集》、《江湖續集》、《中興江湖集》等。後稱這些作家為「江湖詩派」。言官李知孝梁成大等發現其中多有謗訕史彌遠﹐因起大獄,陳起被黜流放,《江湖集》也被毀板,史稱江湖詩案。清代四庫館臣拾掇為《江湖小集》、《江湖後集》,其中可考詩人有趙耕夫周弼劉子澄葛起文張榘姚寬羅椅林窻戴植林希逸張煒万俟紹之諸泳朱復之李時可盛烈史衛卿等。

(九) 蔣捷   字勝欲,陽羨人。德祐進士,自號竹山,遁迹不出。有竹山詞。錄高陽臺送翠英》一首:

燕卷晴絲,蜂粘落絮,天教綰住閒愁。閑堬M明,匆匆粉澀紅羞。燈搖縹暈茸窗冷,語未闌,娥影分收。好傷春,春也難留,人也難留。   芳塵滿目悠悠,問縈雲佩響,還繞誰樓?別酒才斟,從前心事都休。飛鶯縱有風吹轉,奈舊家苑已成秋。莫思量,楊柳灣西,且棹吟舟。

竹山詞亦有警策處,如《賀新郎》之「浪湧孤亭起」「夢冷黃金屋」二首 ,確有氣度。竹垞 《詞綜》推為南宋一家,且謂源出白石,亦非無見。惟其學稼軒處,則叫囂奔放,與後村同病。如《水龍吟》「落梅」一首 ,通體用些字韻,無謂之至。《沁園春》云:「若有人尋,只教童道,這屋主人今自居。」又次强雲卿韻云:「結算平生 ,風流債負,請一筆勾。蓋攻性之兵,花圍錦陣,毒身之鴆,笑齒歌喉。」又云:「迷因底嘆,晴乾不去,待雨淋頭。」《念奴嬌》「壽薛稼堂云:進退行藏 ,此時正要,一着高天下。又云:自古達官酣富貴 ,往往遭人描畫。」《賀新郎》「餞狂士云:據我看來何所似 ,一似韓家五鬼,又一似,楊家風子。此等處令人絕倒,學稼軒至此,真屬下下乘矣 。大抵後村、竹山未嘗無筆力,而風骨氣度,全不講究,是心餘、板橋輩所祖,乃詞中左道。有志復古者 ,當從梅溪、碧山用力也。

(十) 陳允平   字君衡,四明人。有日湖漁唱二卷繼周集一卷。酹江月一首:

霽空虹雨,傍啼螿莎草,宿鷺汀洲。隔岸人家砧杵急,微寒先到簾鉤。步幄塵高,征衫酒潤,誰暖玉香篝。風燈微暗,夜長頻換更籌。   應是雁柱調箏,鴛梭織錦,付與兩眉愁。不似尊前今夜月,幾度同上南樓。紅葉無情,黃花有恨,孤負十分秋。歸心如醉,夢魂飛趁東流。

張叔夏云:詞欲雅而正,志之所之。一為情所役,則失其雅正之音。近代陳西麓所作平正,亦有佳者。夫平正則難見其佳,平正而有佳者,乃真佳也。其詞取法清真,刻意摹效,繼周》一集,皆和周韻,多至百二十一首。(《繼周集》共詞百二十三首,和周韻者百二十一首,惟《過秦樓》前一首,《琴調相思引》,并非周韻。疑宋本《片玉詞》別有存此二首者也,)其傾倒美成,可與方千里、楊澤民並傳。然其面目,並不十分相似。此即脫胎法,可見古人用力之方矣。集中諸詞,喜改平韻,如絳都春永遇樂及此詞,別具幽秀之致,亦白石法也。西湖十咏“,多感時之語,時時寄托,忠厚和平,真可亞於中仙,非草窗所可及。其詞作於景定癸亥歲,閱十餘年宋亡矣。是故讀西麓詞,一切流蕩忘返之失,自然化去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