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   (1037~1101)

蘇軾,字子瞻,宋眉山(現在四川省眉山縣)人。與父蘇洵、弟蘇轍,並稱三蘇,是北宋文壇健將。二十四歲考取進士 ,曾任禮部尚書。神宗時與王安石政見不合,被貶黃州,築室於東坡,自號東坡居士。後又徙廣東的惠州 ,和昌化。元符初年北還,至常州病卒,年六十六歲,軾是多方面的藝術家,文詩書畫沒有不工妙,對於詞方面,尤能獨創新調,豪放飄逸,不喜剪裁以就聲律 。後人評他:詞至東坡,一洗綺羅薌澤之態 ,擺脫綢繆宛轉之度,使人登高望遠,擧首高歌,逸懷浩氣,超乎塵垢之外。確是至論。

軾詩文皆為唐以後一人,常自謂作文如行雲流水 ,物無定質,但常行于所當行,止于所不可不止。雖嬉笑怒罵之辭,皆可書而誦之。又嘗謂劉景文曰:某平生無快意事 ,惟作文章,意之所到,則筆力曲折,無不盡意 ; 自謂世間樂事,無踰此者。

《四庫全書》提要曰:「詞至軾而一變,如詩家之有韓愈,遂開南宋辛棄疾等一派。」胡寅曰:「詞曲至東坡,一洗綺羅薌澤之態 ,擺脫綢繆宛轉之度,使人登高望遠,擧首高歌,逸懷浩氣,超乎塵垢之外。於是花間為早隸,而耆卿為輿臺矣。

東坡以詩為詞,直抒胸臆,不拘拘于音律,而意境風格之高,雄視百代。故詞至東坡而始大,成為一大宗派。與周秦婉麗一派並行不廢。

東坡詞,《宋六十家詞》《四印齋彙刻詞》《彊村叢書》皆有之 ,《彊村叢書》本最佳。

醉落魄   離京口作
輕雲微月,二更酒醒船初發。孤城回望蒼煙合。記得歌時,不記歸時節。      巾偏扇墜藤牀滑,覺來幽夢無人說。此生飄蕩何時歇? 家在西南,長作東南別。

京口即今江蘇丹徒縣。

江城子   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唯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此悼亡之作。軾妻王氏卒於治平二年乙巳,至是熙寧八年乙卯,正十年也。

水調歌頭
丙辰中秋,歡飲達旦,大醉作此篇,兼懷子由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風歸去,唯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間。   轉朱閣,低綺戶,照無眠,不應有恨,何事長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此詞軾在密州作。坡仙集外紀:神宗讀至瓊樓玉宇 ,高處不勝寒。乃嘆曰:蘇軾終是愛君 。

西江月   黃州中秋
世事一場大夢,人生幾度秋涼?夜來風葉已鳴廊。看取眉頭鬢上。   酒賤常愁客少,月明多被雲妨。中秋誰與共孤光。把盞悽然北望。

(秋涼一作新涼)

西江月  
頃在黃州,春夜行蘄水中,過酒家飲。酒醉,乘月至一溪橋上,解鞍曲肱。醉臥,少休,及覺,已曉。亂山攢擁,流水鏘然,疑非塵世也。書此詞橋柱上。

照野瀰瀰淺浪,橫空隱隱層霄。障泥未解玉驄驕,我欲醉眠芳草。   可惜一溪風月,莫教踏碎瓊瑤。解鞍敧枕綠楊橋 ,杜宇一聲春曉。

浣溪沙
簌簌衣巾落棗花,村南村北響繰(繅)車,牛衣古柳賣黃瓜。   酒困路長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門試問野人家。

這兩 首詞是蘇軾的名作,內容描寫月夜郊野和農村的景色,表現出作者倜儻豁達的情愫,把優美細緻的感情融和在丹青妙筆中,是一篇有很高藝術價值的作品。

頃: 最近。  ○  黃州: 現在的湖北省黃岡縣一帶地方。  ○  蘄水: 黃州境內一條河,蘄讀其。  ○  解鞍: 下馬休息。  ○  曲肱: 彎曲着胳膊當作枕頭。肱讀轟。  ○  攢擁: 重重叠叠聚在一起。攢讀贊。  ○  鏘然: 此指流水聲。鏘讀昌。  ○  瀰瀰: 流水貌。瀰讀彌。  ○  層霄: 一層層的雲。  ○  障泥未解玉驄驕: 鞍韉未解下,馬就顯出活躍的神態。障泥,指馬的鞍韉。玉驄,指毛色青白相間的馬。驄讀聰。  ○  瓊瑤: 美玉  ○  敧枕: 側臥。敧讀崎。  ○  杜宇: 即杜鵑鳥,常在春天啼叫。  ○  簌簌: 紛紛落下的樣子。簌音束。  ○  繰車: 繅絲的工具。繰讀蘇。  ○  牛衣: 用粗蔴織成的衣服。  ○  漫思茶: 不由地想起着喝茶。

定風波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狽,余不覺。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笑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莎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却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沙湖在湖北沔陽縣東南,此詞亦軾在黃州所作。

洞仙歌
余七歲時,見眉州老尼,姓朱,忘其名,年九十歲,自言嘗隨其師入蜀主孟昶宮中,一日大熱,蜀主與花蕊夫人夜納涼摩訶池上,作一詞,朱具能記之。今四十年,朱已死久矣,人無知此詞者 。但記其首兩句,豈洞仙歌令乎? 乃為足之云。

冰肌玉骨,自清涼無汗。水殿風來暗香滿。繡帘開,一點明月窺人,人未寢,欹枕釵橫鬢亂。   起來攜素手,庭戶無聲,時見疏星渡河漠。試問夜如何,夜已三更,金波淡,玉繩低轉。但屈指(一作細指)西風幾時來,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換。

金波,月光也。玉繩,星名。

孟昶原詞寄玉樓春調云:冰肌玉骨清無汗,水殿風來暗香滿。繡簾一點月窺人,欹枕釵橫雲鬢亂。   起來瓊戶啟無聲,時見疏星渡河漢。屈指西風幾時來,只恐流年暗中換。

念奴嬌    赤壁懷古
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故壘西邊,人道是三國周郎赤壁。亂石崩雲,驚濤裂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 。   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羽扇綸巾,談笑間,强虜灰飛煙滅。故國神游,多情應笑我,早生華髮。人間如夢,一尊還酹江月。

赤壁有二,在湖北嘉魚縣東北江濱,周瑜破曹操處,一在湖北黃岡縣城外。胡珪赤壁攷:蘇子瞻適齊安時所遊 ,乃黃州城外赤壁磯,當時誤以為周郎赤壁耳。

念奴嬌》詞牌名中念奴,是唐玄宗天寶年間的名歌伎 ,據《開元天寶遺事》記載,玄宗曾稱念奴「眼色媚人」 ; 又說「念奴每執板當席,聲出朝霞之上。」《念奴嬌》詞牌即因念奴而得名 。這首「赤壁懷古是蘇軾用念奴嬌》的格調 ,寫出他旅遊赤壁時的思想感情。

大江: 長江,是中國的一條大河流,三國時代吳國的周瑜就在長江的赤壁地方擊敗曹操的八十萬大軍。  ○  小喬: 漢太尉喬玄有兩個女兒,叫大喬、小喬。大喬嫁孫策,小喬嫁周瑜。  ○  羽扇綸巾: 羽扇,用羽毛做的扇子。綸巾,綸讀關。綸巾,用細絲繩織成的頭巾。  ○  多情應笑我: 即應笑我多情。  ○  尊: 同樽。  ○  酹: 讀類。祭祀時把酒灑滴在地上。

南鄉子   重九涵輝樓呈徐君猷
霜降水痕收,淺碧鱗鱗露遠洲。酒力漸消風力軟,颼颼,破帽多情却戀頭。   佳節若為酬 ,但把清尊斷送秋。萬事到頭都是夢,休休,明日黃花蝶也愁。

徐君猷,名大受,軾謫黃州,君猷為守,甚相得。滿去而殂,軾有祭文挽詞,意甚悽惻。

臨江仙   夜歸臨臬
夜飲東坡醒復醉,歸來髣髴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鳴。敲門都不應,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何時忘却營營。夜闌風靜縠紋平。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

避暑錄:子瞻在黃州,與數客飲江上,夜歸,江面際天,風露浩然,有當其意,乃作歌詞,所謂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者,與客大歌數過而散。翌日,喧傳子瞻夜作此詞,掛冠服江邊,拏舟長嘯去矣。郡守徐君猷聞之,驚且懼,以為州失罪人。急命駕往謁,則子瞻鼻鼾如雷,猶未興也,然此語卒傳至京師,裕陵亦聞而疑之。」

鷓鴣天
林斷山明竹隱牆,亂蟬衰草小池塘。翻空白鳥時時見,照水紅蕖細細香。   村舍外,古城傍。杖藜徐步轉斜陽 。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涼。

滿庭芳
元豐七年四月一日,余將去黃移汝,留別雪堂鄰里二三君子。會李仲覽自江東來別,遂書以遺之。

歸去來兮,君歸何處?萬里家在岷峨。 百年強半,來日苦無多。坐見黃州再閏,兒童盡楚語吳歌。山中友,雞豚社酒,相勸老東坡。   云何,當此去,人生底事,來往如梭。 待閑看秋風,洛水清波。好在堂前細柳,應念我,莫剪柔柯。仍傳語,江南父老,時與曬漁簑。

水龍吟   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拋家傍路,思量却是,無情有思。縈損柔腸,困酣嬌眼,欲開還閉。夢隨風萬里,尋郎去處 ,又還被,鶯呼起。   不恨此花飛盡,恨西園落紅難綴。曉來雨過,遺蹤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塵土,一分流水。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

章質夫,名楶,浦城人,仕至樞密院事。其楊花詞云:燕忙鶯懶花殘,正隄上柳花飄墜。輕飛亂舞,點畫青林,全無才思。閑趁游絲,靜臨深院,日長門閉。傍珠簾散漫,垂垂欲下,依前被,風扶起。    蘭帳玉人睡覺,怪春衣雪沾瓊綴。繡床漸滿,香毬無數,才圓卻碎。時見蜂兒,仰粘輕粉,魚吞池水。望章臺路杳,金鞍遊蕩,有盈盈淚。

舊說楊花入水化為萍。

木蘭花令     次歐公西湖韻
霜餘已失長淮闊,空聽潺潺清穎咽。佳人猶唱醉翁詞,四十三年如電抹。   草頭秋露流珠滑,三五盈盈還二八 。與予同是識翁人,唯有西湖波底月。

青玉案     和賀方回韻送伯固歸吳中
三年枕上吳中路,遣黃犬,隨君去。若到松江呼小渡,莫驚鴛鷺,四橋盡是,老子經行處。   輞川圖上看春暮,常記高人右丞句。作箇歸期天已許,春衫猶是,小蠻針線,曾濕西湖雨。

伯固即蘇堅,軾自翰林守杭,堅以臨濮縣主簿監杭州商稅,過從甚密。

常記高人右丞句: 王維,官尚書右丞,有別墅在輞川。

江城子   湖上與張先同賦
鳳凰山下雨初晴。水風清。晚霞明。一朵芙蕖。開過尚盈盈。何處飛來雙白鷺,如有意,慕娉婷。   忽聞江上弄哀箏。苦含情。遣誰聽。煙斂雲收,依約是湘靈。欲待曲終尋問取,人不見,數峯青。

唐錢起湘靈鼓瑟詩: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峯青。

醉落魄   蘇州閶門留別
蒼頭華髮,故山歸計何時決。舊交新貴音書絕。惟有佳人,猶作殷勤別。   離亭欲去歌聲咽。瀟瀟細雨涼吹頰。淚珠不用羅巾挹。彈在羅衫,圖得見時說。

《佘雪曼選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