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20年2月)   共 4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3) 詩餘閒拾  

元好問(遺山)    (編年) 遺山樂府小箋卷一   鎮江吳庠眉孫箋   (四)   更多

s午(續)

感皇恩   洛西為劉景玄賦秋蓮曲
金粉拂霓裳,凌波微步,瘦玉亭亭倚秋渚。澹香高韵,費盡一天清露。惱人容易被,西風誤。   微雨岸花,斜陽汀樹,自惜風流怨遲暮。珠簾青竹,應有阿溪新句。斷魂誰解與,煙中語?

歸潛志:劉昂霄字景玄 ,博好能文。從屏山游,與雷希顏辛敬之元裕之善。嘗由任子入官 ,已而隱居洛西山水之間。」   《中州集有傳,   《遺山集有墓誌銘。   《中州集景玄詩同敬之裕之游水谷 ,分韵賦詩,得荷風送香氣五字,各賦一首。云:招提有勝踐 ,日暮一經過。何物媚游人,微風動池荷。尋幽意自愜,况與佳人同。俗物不到眼,談笑來天風。敲門看修竹,重理舊年夢。上山復下山,清風管迎送。寒泉漱雲根,湛然涵鏡光 。誰知一滴味,中有曹溪香。迂辛與臞元,得句猶有味。頹垣歛暝色,深竹貯秋氣。自注:暝色敬之句 ,秋氣裕之句也。

箋曰: 遺山赴孟津,過景玄,與辛敬之拈韵得荷風送香氣”五字賦詩 ,同時復有此秋蓮曲之作 。結句阿溪謂敬之也 。故後來送敬之歸女几臨江仙詞兼簡景玄。

江仙   孟津河山亭同欽叔賦,因寄希顏兄。
試上古城城上望,水光天影相涵。都將形勝入高談。河山君與我。獨恨少髯參。   造化戲人兒女劇,狙公暮四朝三。百年都合付薰酣。人家誰有酒,吾與典春衫。

臨江仙
西山同欽叔送溪南詩老辛敬之歸女几,兼簡劉景玄。敬之留別詞併錄於此。
「誰識虎頭峯下客 ,少時有意功名。清朝無路到公卿。蕭蕭茅屋下,白髮老書生。邂逅對牀逢二妙,揮毫落紙堪驚。他年聯袂上蓬瀛。春風蓮燭影,莫問此時情。

自笑此身無定在,風蓬易轉孤根。羨君歸意滿離尊。眼中茅屋興,稚子已迎門。   回首對牀燈火處,萬山深堜t村。故人天末賦招魂。新詩憑寄取,憔悴不須論。

中州集辛願傳:字敬之 ,福昌人。其大父自鳳翔來居縣西南女几山下,以力田為業。敬之自號女几野人。」《歸潛志有傳。遺山集寄答溪南詩老辛敬之詩

箋曰: 中州集辛願傳》:「元光初 ,予與李欽叔在孟津,敬之自女几來,為之留數日。其行也。欽叔為設饌,備極豐腆。」詞當作於此時。賦招魂句為景玄而發,以其不得志於時也。王逸《楚辭章句》:「《招魂》者 ,宋玉之所作也。宋玉憐哀屈原忠而斥棄,故作《招魂》,欲以復其精神,延其年壽。」遺山正用此意。故結云「憔悴不須論」也。觀後三年乙酉遺山撰《景玄墓銘》 ,述其母之言,謂「有當世志,今鬱鬱死矣」,可證。

木蘭花慢   孟津官舍寄欽若欽用昆仲並長安故人。
流年春夢過,記書劍,入西州。對得意江山,十千沽酒,著意歡游。興亡事,天也老,儘消沈,不盡古今愁。落日霸陵原上,野煙凝碧池頭。   風聲習氣想風流,終擬覓菟裘。待射虎南山,短衣匹馬,騰踏清秋。黃塵道,何時了,料故人,應也怪遲留。只問寒沙過雁,幾番王粲登樓。

中州集・李獻甫:字欽用 ,欽叔從弟也。兄欽止欽若皆中朝名勝,家故將種,而同時四進士,人門之秀,照映一時。」   《歸潛志》:「李獻能字欽叔 ,河中人。先世以武功顯,仕至金吾衛上將軍,時號李金吾。家迨欽叔兄弟,皆以文學有名。從兄欽止獻卿先擢第,繼以欽叔,又繼以從兄欽若獻誠,從弟欽用獻甫,故李氏有四桂堂 。」

箋曰: 欽若、欽若與遺山同中興定五年進士第,見遺山集・贊皇郡太君墓銘

癸未

摸魚兒
正月二十七日,予與希顏陪馮內翰丈游龍母潭。韓吏部釣於龍潭遇雷事,見天封題名,即此地也。既歸,宿於近潭田舍翁家。是夜雷雨大作,望潭中火光燭天。明日,旁近言龍起大槐中 。父老云,正月龍起,前此未見也。龍潭寺南窪尊,馮丈所名。

笑青山,不解留客,林丘夜半掀舉。蕭蕭暮景千山雪,銀箭忽傳飛雨。還記否? 又恐似,龍譚垂釣風雷怒。山人良苦,料只為三年,長安道上,來與浣塵土。   清陰渡,渺渺風煙杖屨,名山原有佳處。山僧乞我溪南地,十里瘦藤高樹。私自語,更須問,窪尊此日誰賓主。朝來暮去,要山鳥山花,前歌後舞,從我醉鄉路。

馮璧字叔獻,真定人。中州集有傳。遺山集神道碑傳云:興定末 ,以同知集慶軍節度使致仕,居崧山龍潭者十餘年。諸生從之游與四方問遺者不絕。賦詩飲酒,放浪山水間。人望之以為神仙焉。碑云致仕徑歸崧山,愛龍潭山水,有終焉之志。結茅竝玉峯下 ,旁有長松十餘,名之曰松菴,因以為號。」   《歐陽修集古錄跋》:「右退之題名 ,在洛陽嵩山天封宮石柱上。刻云,記龍潭遇雷事。予為西京留守推官,游嵩山,入天封宮,登山頂之武后封禪處,有石記戒人游龍潭者毋笑語以瀆龍神,龍怒則有雷恐,因念退之記遇雷意有所戒也 。」   《 遺山集龍潭詩》:「層冰積浩蕩,陵谷互吞吐 。窈窕轉幽壑,突兀開淨宇。回頭山水縣,亦復墮塵土。孤雲鐵梁北,宇宙一俯仰。風景初不殊,川途恐修阻。寒潭海眼淨,黕黑自太古。蟄龍何年卧,萬國待霖雨。誰能裂蒼崖 ,雷風看掀舉。」自注云:「山中人歲旱則轉大石入潭以駭龍,瞬息致雨,故云。」   楊奐《還山遺稿游嵩山十三首龍潭》云:「壯哉昌黎筆 ,談笑排佛禍。不言動鬼神,飜疑觸雷火。」

箋曰: 中州集》 馮璧《漫賦詩序》:「元光間,予在上龍潭,春秋二仲月,往往與元雷歷崧少諸藍 。」

水調歌頭   緱山夜飲
石壇洗秋露,喬木擁蒼煙。緱山七月笙鶴,曾此上賓天。為問雲間嵩少,老眼無窮今古,夜樂幾人傳。宇宙一丘土,城郭又千年。   一襟風,一片月,酒樽前。王喬為汝轟飲,留看醉時顛。杳杳白雲青嶂,蕩蕩銀河碧落,長袖得回旋。舉手謝浮世,我是飲中仙。

《金史地理志》:「南京路河南府偃師縣有緱氏山 。」   《列仙傳》:「王子喬者,周靈王太子R也,好吹笙,作鳳鳴,道士浮丘公接以上崧高山。三十餘年後,人求之於山上,見桓良曰:『七月七日,待我於緱氏山巔。』至時果至 ,乘白鶴,駐山頭,望之不得到,舉手謝時人,數日而去。立祠於緱氏山下及崧高首焉。」   《遺山集》 有《緱山置酒詩》,自注:「同內翰馮丈叔獻雷兄希顏賦詩 ,得賓字。」

箋曰: 李譜謂興定庚辰冬,馮致仕歸崧山,編《緱山置酒詩》入辛巳。並謂是年遺山登第,後不就選,歸登封,與馮、雷游崧少 。意以雷於辛巳內召為英王府記室,不應於元光間與馮、元同游崧少也。   又據馮漫賦詩序:元光間 ,予在上龍潭,每春秋二仲月,與元、雷游歷崧少諸藍。禪師汴公方事參訪,每相遇,輒揮毫賦詩,以道閒適之樂。今猶夢寐見之。兒子渭,近以公故抵任城,禪師附寄詩以叙疇昔 。未幾駐錫東菴,因造謁間出示裕之數詩,醉筆縱橫,亦略道崧游舊事。感歎之餘,漫賦長句二首云云 ,謂雷已赴召,與此不合。詩有馮無雷,則史為長。案馮以同知集慶軍節度使歸崧山,年正六十。蒙古庚子七月終於家,年七十有九。由是年上溯至六十歲,實為辛巳。且神道碑中州集小傳皆合 。李譜謂致仕在庚辰冬,非也。馮之致仕,雷之內召,同為辛巳。孰先孰後,無從考見。李譜編《緱山置酒詩》入辛巳,蓋以馮之致仕在先 ,雷之內召在後,方得同游。然考《中州集》雷有《叔獻兄歸隱崧山有詩見及依韵奉寄詩》一首 ,則是雷之內召在先,馮之致仕在後矣。且詩云:「他年杖屨相尋處,三十六峯雲霧中。」亦是預定游崧之約,至元光間始踐之也。至汴師出示游崧詩 ,有元無雷,亦不足為雷未同游之證。《漫賦詩》第一首云:「綾書大字拈香疏,須趁微之酒未酣。」此謂之也。第二首云:「臘甕春醪髯莫預 ,啇歌悲壯不能酣。」《中州集》雷傳,髯張口哆此謂雷也。作詩時雷已下世矣。如當日雷未同游 ,詩何必及之。《緱山置酒詩》自注明言馮雷,馮《漫賦詩序》亦明言元光間與元雷同游崧少 ,不應兩誤,故從凌譜施譜,編上二詞入癸未,而附辨之。

臨江仙   飲昆陽官舍,有懷德新丈。
世故迫人無好况,酒杯今日初拈。昆陽城下酹蒼蟾。乾坤悲永夜。笳鼓覺秋嚴。   夢寐玉溪溪上路,竹枝斜出青簾。故人白髮未應添。浩歌風露下,相望一掀髯。

箋曰: 大德本弘治本詞序無德新丈三字,鮑抄本陽泉本南塘本皆有之 。詞有玉溪句,自是懷德新作。故補之。《 遺山集・葉縣中嶽廟記》:「癸未之夏,予過昆陽。」又《昆陽二首》施箋引《歸潛志》:「予先子翰林令葉時,同郝坊州仲純賦昆陽懷古詩,諸公多繼作。」裕之云:「英威未覺消沈盡,試向春陵望鬱葱。」是官舍當在葉縣。

臨江仙   寄德新丈
自笑此身無定在,北州又復南州。買田何日遂歸休? 向來元落落,此去亦悠悠。   赤日黃塵三百里,嵩丘幾度登樓? 故人多在玉溪頭。清泉明月曉,高樹亂蟬秋。

箋曰: 此由昆陽回登封寄德新作。《 遺山集・葉縣雨中詩》李譜編癸未。此詩自注:「時嵩前旱尤甚」,故詞有「赤日黃塵三百里」句。

水調歌頭   與李長源游龍門
灘聲蕩高壁,秋氣靜雲林。回頭洛陽城闕,塵土一何深。前日神光牛背,今日春風馬耳,因見古人心。一笑青山底,未受二毛侵。   問龍門,何所似? 似山陰。平生夢想佳處,留眼更登臨。我有一卮芳酒,喚取山花山鳥,伴我醉時吟。何必絲與竹,山水有清音。

金史地理志:南京路河南府洛陽縣有龍門鎮。   通典:河南有伊闕山,俗曰龍門。   方輿紀要:闕寒山亦曰龍門,亦曰伊闕。宋祁曰: 伊闕,洛陽南面之險也。自汝穎北出,必道伊闕,其間山谷相連,阻阨可恃。又有八節灘在龍門下。

箋曰: 金史・文藝傳:長源元光間游梁。歸潛志同。

更多元好問(遺山)詞          更多元好問(遺山)詩          遺山樂府三卷( 彊村叢書本)書影


文天祥     更多文天祥詩

酹江月   南康軍和蘇韻   《酹江月念奴嬌》 。
廬山依舊,淒涼處,無限江南風物。 空翠晴嵐浮汗漫,還障天東半壁。 雁過孤峰,猿歸危嶂,風急波翻雪。 乾坤未老,地靈尚有人傑。   堪嗟漂泊孤舟,河傾斗落,客夢催明發。 南浦閑雲連草樹,回首旌旗明滅。 三十年來,十年一過,空有星星髮。 夜深愁聽,胡笳吹徹寒月。

酹江月   驛中言別友人  《酹江月念奴嬌》 。
乾坤能大,算蛟龍,元不是池中物。 風雨牢愁無著處,那更寒蟲四壁。 橫槊題詩,登樓作賦,萬事空中雪。 江流如此,方來還有英傑。   堪笑一葉漂零,重來淮水,正涼風新發。 鏡埵亂C都變盡,只有丹心難滅。 去去龍沙,江山回首,一線青如髮。(此二句原作:向江山回首,青山如髮。,從江本)故人應念,杜鵑枝上殘月。
   

齊天樂   慶湖北漕知鄂州李樓峯
南樓月轉銀河曙,玉簫又吹梅早。鸚鵡沙晴,葡萄水暖,一縷燕香清裊。瑤池春透。想桃露霏霞,菊波沁曉。袍錦風流,御仙花帶瑞虹繞。   玉關人正未老。喚磯頭黃鶴,岸巾談笑。劍拂淮清,槊橫楚黛,雨洗一川煙草。印黃似斗。看半硯薔薇,滿鞍楊柳。沙路歸來,金貂蟬翼小。    文山先生全集卷六

齊天樂   甲戌湘憲種德堂燈屏
夜來早得東風信,瀟湘一川新綠。柳色含晴,梅心沁暖,春淺千花如束。銀蟬乍浴。正沙雁將還,海鰲初矗。雲擁旌旗,笑聲人在畫闌曲。   星虹瑤樹縹緲,佩環鳴碧落,瑞籠華屋。露耿銅虬,冰翻鐵馬,簾幕光搖金粟。遲遲倚竹。更為把瑤尊,滿斟醽醁。回首宮蓮,夜深歸院燭。    文山先生全集卷六

沁園春   至元間留燕山作
為子死孝,為臣死忠,死又何妨。自光岳氣分,士無全節,君臣義缺,誰負剛腸。罵賊睢陽,愛君許遠,留取聲名萬古香。後來者,無二公之操,百煉之鋼。   人生翕歘云亡。好烈烈轟轟做一場。使當時賣國,甘心降虜,受人唾罵,安得流芳。古廟幽沉,儀容儼雅,枯木寒鴉幾夕陽。郵亭下,有奸雄過此,仔細思量。
   草堂詩餘》卷上

前介紹:

王清惠,南宋末年被選入宮為昭儀(女官名)。宋亡,被金人俘往燕京(今北京),後作女道士。她寫了"滿江紅"太液芙蓉・・・・・・・・・・・・一首。是她被俘北去時題在驛館牆上的。上片回憶過去在宮內的幸福,下片寫對祖國的依戀,以及被俘後在亂離中的辛苦,最後耽心不知自己是否能不受元人侮辱。

以下兩首滿江紅,第一首是文天祥不滿王清惠那首"問姮娥,於我肯從容,同圓缺"的詞,文天祥讀到這兩句說"夫人於此欠商量矣",是不滿她有偷生的念頭 ,而代她重作這首(試問琵琶・・・・・・・・),又和了王清惠一首(燕子樓中・・・・・・・・・・・・・)。

滿江紅   代王昭儀
試問琵琶,胡沙外怎生風色。最苦是姚黃一朵,移根仙闕。王母歡闌瑤宴罷,仙人淚滿金盤側。聽行宮,半夜雨淋鈴,聲聲歇。   彩雲散,香塵滅。銅駝恨,那堪說。想男兒慷慨,嚼穿齦血。回首昭陽辭落日,傷心銅雀迎秋月。算妾身,不願似天家,金甌缺。

琵琶,用王昭君嫁匈奴單于和親,馬上琵琶作樂,以慰道路之思一事 。  
姚黃,宋代洛陽牡丹,有姚黃魏紫之稱。姚家產的黃色,魏家黃色,都是有名品種。  
仙闕指皇宮,姚黃魏紫移根到別處。以上比喻一群被擄北去的后妃宮女。   
王母句,指瑤池歡宴的快樂時光已經過去了。  
 仙人淚句 ,漢建章宮前有銅人,手中托着盛露盤,稱為捧露仙人,魏明帝時,要把銅人搬到洛陽去,纔拆下來,銅人眼中都流淚。後來用這典故,代表亡國之痛。   
半夜兩句,唐玄宗入蜀經斜谷,雨中聞鈴聲,作雨淋鈴。這堳被擄北去時旅途中的痛苦心情。  
銅駝,晉索靖知天下將亂,指洛陽宮前的銅駝歎曰:"就要看見你埋在荊棘",後人用作亡國的象徵 。   
嚼穿齦血,喻怨恨之甚。   
昭陽,漢代宮名,落日,比故國。  
銅雀句,銅雀臺,曹操所造。   
天家,指皇朝。
金甌缺,喻國破,南史朱異傳:我國家猶若金甌,無一傷缺。

滿江紅   和王夫人滿江紅韻以庶幾后山妾薄命之意
燕子樓中,又捱過幾番秋色。相思處,青年如夢,乘鸞仙闕。肌玉暗消衣帶緩,淚珠斜透花鈿側。最無端,蕉影上窗紗,青燈歇。   曲池合,高臺滅。人間事,何堪說。向南陽阡上,滿襟清血。世態便如翻覆雨,妾身元是分明月。笑樂昌,一段好風流,菱花缺。

笑樂昌句,陳亡後,徐德言和他的妻子樂昌公主分別,破鏡各持一半,約定將來如果能夠再會見,以合鏡為信,後世夫婦生離又復重合 ,謂破鏡重圓。

念奴嬌     驛中別友人
水天空闊,恨東風,不借世間英物。蜀鳥吳花殘照堙A忍見荒城頹壁。銅雀春情,金人秋淚,此恨憑誰說。堂堂劍氣,斗牛空認奇傑。   那信江海餘生,南行萬里,不放扁舟發。正為鷗盟留醉眼,細看濤生雲滅。睨柱吞嬴,回旗走懿,千古衝冠髮。伴人無寐,秦淮應是孤月。

詞牌念奴嬌酹江月》。

恨東風句 ,喻天意不助英雄。
英物,傑出人物,晉溫嶠見桓溫於孩時,聽其啼聲,曰:"真英物也"。
銅雀臺,曹操所造。杜牧(赤壁)詩:"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 意思說周瑜如不能得到東風的幫助,就不能戰勝曹操,二喬可能做了俘虜。這堳后妃被金人俘去。
金人,就是銅人,見上注。
劍氣斗牛,指愛國精神的昂揚。晉張華見到北斗,牽牛之間,常有紫氣,去問懂得天文的雷煥。雷煥說:"這是寶劍的精氣上冲。按方位看 ,劍應在豐城。張華設法讓雷煥去做豐城縣令。結果在縣獄基下,得到雙劍。
那信二句,文天祥奉使元營,被拘,逃回南方,經歷種種艱危,所以說江海餘生,南行萬里。
鷗盟: 黃庭堅(登快閣)詩:"此心我與白鷗盟",這堳所別的友人。
濤生雲滅,指局勢變化。
睨,斜視。 
吞嬴,氣吞秦始皇。  又諸葛亮死,司馬懿來追,亮遺言教姜維設計嚇跑司馬懿。 上句作者自謂在皋亭山不屈於元將伯顏,下句言誓死抗敵。
伴人兩句,說自己生前死後的種種心事,因之不能成寐。今別友人,剩下的只有秦淮河上的孤月了。

這詞是作者祥興二年(1279)過建康(南京)時別鄧剡之作。時兩人同被俘到建康,作者囚驛中,剡以病寓天慶觀就醫,留不行。文文山集有(集杜詩懷鄧禮部序),云剡"與余俱出嶺 ,別於建康",此友人是剡無疑。(或說這詞是鄧剡所作,誤入文天祥集堙A但這詞的豪邁風格與鄧剡的作品不一樣)。

全宋詞: 案清雍正三年刊本文山全集指南錄中載此首,題作驛中言別,下署友人作,蓋以為鄧剡詞,未知何據,俟考。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