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20年2月)   共 4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香港詩情 (六)  何乃文  洪肇平  何文匯

何文匯

戲語述懷贈癸酉榜諸生   癸酉三月
暮N閑聽虎龍吟,漸覺新來不動心。筋骨何如二三子,健康能抵萬千金。素推正學先平仄 ,猶喜危言入淺深。昨夜雨餘春睡美,漫天雲意自沈沈。


何乃文

大良夜讀次文匯吟字韻
次韻篇章久未吟,江邨歸去是何心。乘閑快事翻羣籍,垂老分陰擬寸金。倦眼起看星斗爛,好詩圈點屋廬深 。微哦夜半誰為和,除卻蛙聲萬籟沈。

洪肇平

夏日山園用文匯述懷韻
問誰湖海角清吟,一往朱絃寂寞心。閑媃[魚憐淺水,醉中得句勝黃金。池荷開處香初滿,雛燕來時語漸深。佇久山園多感喟 ,羨他鱗羽各飛沈。


高旅(四)

友人云在四人幫指揮下作惡者皆可憐蟲耳,嫌其一概而論。   (1977年)
害人受害豈身同,多少爪牙奉四凶。不見濟姦含讒客,佯裝負屈可憐蟲。能翻黑白紅黃色,慣趁東南西北風。豈似揮刀劊子手,殺人無罪只論功。

風流子   (1977年元旦試筆)
當車欲塞路,揮螳臂,白日夢悠悠。人載畫圖,聲被弦管,斜風橫雨,歌舞層樓。這時節,謝家風雅盡,垓下革兵收。妖氣偏來,賊星猶起。柱搖西北,臣讀春秋。   纛旗方再建,應知躍馬處,歲月初周。奴顏快變,江水長流。笑,庸庸此輩,羅經用事,鼎刑作惡,武后寧羞。漫問爪牙多少,幾個封侯?

無題   (1977年)
南北早梅隔嶺開,長河流水知誰推。蒼雲入暮瀰天血,信誓於今遍地灰。敗壁書留王襃頌,行人笑語郭隗台。操刀未割莊生舌,為取空論材不材。

聞紺弩自山西勞改場返京二首   (1977年)

雨打白頭下石苔,羸蹄蹉跌誰扶抬。曾嫌筆底太無忌,已掩人前小有才。便給機鋒添口舌,空餘墨色染悲哀。昔賢荷戟驚秋肅,卻似預言今日來。
關關管管別山西,免費專車晝夜棲。何日京華煩考據,念年草樹力攀躋。盈階馬屁頌今是,一代牛官逾古稀。月俸消寒數二九,作家此日方看齊。

空餘墨色染悲哀: 曾作悲哀將不可想像論,謂新時代將如此。
一代牛官逾古稀: 一九六零年前於北大荒牧牛三年,自鐫小印曰牛官。

吳先生十年不見,忽來問故人消息,作二律答之。   (1977年)

江海故人說上京,朱門斜掩亂紅旌。臣民失計輸鉤國,宦堅盈庭弋利名。誰願攖鋒呼破賊,何疑避路謝披荊。一團邪氣十年事,未許吳公老眼明。
長安棋局欲翻新,赦語初頒骨鯁臣。嶺外風聲每諂主,海邊夜色總迷人。若無來信且疑假,縱有傳言漫作真。不見了哥爭護樹,黃皮熟時便相親。

吳先生: 吳先生即人稱,鹹魚經理吳瑞歧也。
黃皮熟時便相親:黃皮樹上了哥,不熟不吃。

傷諸友二首   (1977年)

唐臣怕到鬼門關,敗舸衝瀧逆上灘。命由線懸方墜谷,石經刀削似排班。既然貶謫為今用,所以牛蛇遵古頒。總是登仙無宅附,中華兒女落人間。
水泊分金亭下客,但知掃壁可題詩。一行作寇雖云早,七十為奴亦算遲。寨主多言鞭逸足,樵夫好事賞爭棋。梁公述異誠餘子,嶺上誰攀第一枝。

唐臣怕到鬼門關: 鬼門關,見沈佺期等人詩。
七十為奴亦算遲: 諸友皆較余為長,最長者今年已七十六歲。
寨主多言鞭逸足: 農諺:君子一言,快馬一鞭。老子:多言數窮 。

答京書      (1977年)
新秋十度下青桐,北雁初飛逐斷蓬。粗得平安年四季,幸違擾攘夏三蟲。束屍不餧癩皮狗,悖節猶聞亡是公。設計東窗方贊罷,彈冠又見作先鋒。


戰時吟

答陳嘉倫弟四首   (1936年)

一呼文學誰扶持,但謝新詩讀舊詩。牛角任尖有盡處,羊頭可掛無窮時。最奇都是取消派,究實也非愛作師。遍地旌旗我不管,少年頑固遭人嗤。
無意擋風效支持,壇坫縱橫本有詩。抒情寫景頗隨意,同處索居亦自知。中土文心辨一格,西方聲律煅千錘。除非漢字真拋棄,不作新詩方是痴。
滄浪詩話戒蹄筌,我樂蹄筌簡一箋。可信唐人完事說,莫追禹步醉吟仙。飆風即使終朝計,意趣定教向晚遷。空入罪言枷鎖戴,將軍披甲偏摧堅。
堪憐自信頹沉淵,禮拜西方事豈鮮? 乍引驚弦兔滿地,為爭腐鼠鷹衝天。太陽新月添妖氣,現代沉鐘化晚煙。詩骨終憑意氣別,知誰今日打空拳。

可信唐人完事說: 魯迅云: 舊詩已為唐人做完。

近事答友人   (1936年)
柳繞冬城一塔昂,蘇州遍地羽林郎。古衙草沒官修獄,深巷簷低賊上牆。惡少西閶爭領地,嬌娃北局鬥奇裝 。書來更問七君子,隔壁打球似老鄉。

隔壁打球似老鄉: 余寓處即在看守所隔壁。惟女看守所在他處。

西安事變嘲作危論者   (1936年)
三軍待旦枕戈日,忽報驪山動諫兵。未滅匈奴家可棄,為收河朔臣須爭。料知敵取元嘉草,何許功同侂胄營? 中土迥非柴氏業 ,少安驢背莫身傾。

八一三滬戰起,從軍諸友話別。   (1937年)
百代炎黃各有秋,今逢煙雨共登樓。戎衣非為封侯着,碧血祇宜對外流。滬瀆軍聲振古國 ,盧溝月色滿神州。別期且記今宵起,不死歸來看白頭。

八一六敵機初炸蘇州   (1937年)
蘇州初見旭章機,彈落機場着地飛。不枉修時曾滴汗,方陳戰序便開旗。前鋒楊樹浦邊指 ,續報吳淞江岸齊。多謝投彈傳訊息,全民抗戰復何疑。

載《高旅雜文・八・一三》

連日隔江看南京空戰   (1937年)
曉莊楓色每疑火,散入龍潭照晚霞。西去敵機頻折翼,南來霜訊亂啼鴉。向天觀戰飛殘鐵,涉水斬蛟剪斷牙 。東線津門如不守,十年期破常山蛇。

載《高旅雜文・八・一三》
向天觀戰飛殘鐵,涉水斬蛟剪斷牙: 敵機墜江民眾擒俘。

敵迫鎮江三首   (1937年)

北固山前投逆旅,主人鍵戶欲離城。時危流露關情色,計蹙佇疑轟炸聲。寒煙翻飛秋雨薄,散兵絡繹戰衣輕。客來送主衝風別,互祝平安似故情。
江干人斷積尸橫,徹夜自謀計乍明。拂曉有車千里去,渡江無術一葦航。漩渦覓路舟常覆,高處承瓶水易傾。何况西投必戰地,敵鋒幾路指南京。
鐵甲霸王恥問渡,青蓮居士思騎鯨。不倫不類及時悟,出錢出力何處爭? 目斷空江舟不至,身羈絕地路還生。小輪破浪三鎮去,風雨滿天送儀徵。

過揚州   (1937年)
夜晴催發梅花嶺,兵氣連躔侵寶瓶。不見隋堤千里柳,還迎漢月萬家燈。昔聞鶴背揚州夢,今對船頭婁宿星。自念赴戎十載後 ,再來瞻拜尚書營。

兵氣連躔侵寶瓶: 舊說揚州分野在寶瓶座。
今對船頭婁宿星: 白羊座三星,或稱天嶽。舊說分野為徐州。

泊淮陰   (1937年)
雲黑天低斷雁鳴,一般風雨洎淮陰。城頭磚石陳今古,閘口波濤說姓名。夜店空餘燒酒味,長街暗發拴槍聲。韓王漂母皆烏有,零落關東子弟兵。

零落關東子弟兵: 西安事變後,東北軍自陝東調,一部駐淮陰,至今未動。

宿遷途中   (1937年)
輕車歲暮宿遷過,除卻寒鴉枯樹多。月隱中天懸黑道,沙天磧底潛黃河。東江父老貽存問,西楚啼聲起浩歌。可奈拔山縱蓋世,並時貴胄泛餘波。

月隱中天懸黑道: 《漢書 ・天文志》:「立冬、冬至,北從黑道。」
宿遷: 項羽出生地。

戰後吟

侍母去沙上拜外祖姨父母吳恆章夫婦墓,便探鐵琴銅劍樓。   (1950年)
悠悠碧水藕塘,照我童年丫角雙。每見他山多磽瘠,方知此處是家鄉。歸來侍毋拜窀穸,順便看山問畫堂。喚渡斷橋循淺水,攝衣忍淚陟高岡。依稀陌上阿婆在,遙指村中有秘藏。汝祖原為赤腳漢 ,吾家也有讀書郎。未求富貴聲名顯,但羨詩書腹笥裝。縱有紙鷂塚後放,
鐵琴銅劍已茫茫。

鐵琴銅劍樓,一九三七年毁於日寇火。

雜寫西郊古事,時事母去西山掃墓。   (1950年)
西城樓閣山塘柳,串月湖橋黃子久。提筆呼杯信手揮,萬頃晴碧一壺酒。山前大舶四方來,毛晉書房向日開。末世鄉環隨國破,暮煙捲起絳雲灰。曹倉殘迹今猶在,草色水聲常不改 。神曲高時三月三,平疇金色笙歌海。松針新茁茅草長,桑葚初肥麥笛揚。短褐少年牛背上,隴頭執卷自軒昂。

聖約翰大學晤陳仁炳   (1950年)
三生有幸忽居魁,教授登壇笑口開。無事卻來三寶殿,有心欲折一枝梅。明朝便向關山去,異日相從歲月催。驛埵~年道路別,羨君坐卧將花栽。

先生學生醫生,時稱三生有幸

到港求醫有感二首   (1950年)

東下樓船據海城,中原無日散甲兵。漢庭幾度催花發,胡馬更番窺月明。沉水金鈎終失色,含風鐵炮隱殘聲。北方租界繁弦歇,一角南疆餘港英。
三年之艾仍須求,又別山陬到海陬。天地有窮人似鶴,陰晴無定路成湫。先生久處饑驅地,光景方過葉落秋。世變如能真換骨,人生豈不更悠悠?

總管謠   (1950年)
東渡雞籠勢莫馭,海橫鐵舳雲迷處。忽今論戰走侏儒,調弄陰符自借箸。丸島稱雄為問誰,虎皮猶作大纛旗。因知總管頻傳代,信擲金鈚箭一枝 。南土封茅開幕府,紛然將帥多地主。乘風漁弋自無奇,但仗紅旗攬網罟。

偶感三首   (1950年)

未降東寇我先降,攘土寒盟事益常。大國用權支霸骨,愚夫懷義拾微芒。兵遮鴨水冬雲暖,心為雅城密約涼。抗美擊蘇先後耳 ,世仇千載說邊疆。
六國奇兵用斗量,連橫奪主一夫强。馬前立槊驅降卒,牛後同盟賣爛槍。先取黃巾埋骨地,且題赤壁逐鹿場。天山初定遺三箭,只怕單于度晉陽。
爛熟六經事未通,書生自比釣魚翁。曲鈎洵比直鈎妙,大網豈與小網同? 天馬行空唯物論,神壇俯首急先鋒。無涯知海人生短,正是漆園午夜鐘。

馬前立槊驅降卒,牛後同盟賣爛槍: 余言蘇聯援助決不可能無代價,故用賣字,人惑於無私,皆不信焉。
先取黃巾埋骨地,且題赤壁逐鹿場: 由此戰得保全臺灣。斯太林曾謀以長江為界分中國為兩朝,今似售計於臺灣矣。

或言此戰為蘇聯發蹤,大謬。蘇固欲從中取利,而中華民族自有抗美之理之情之道 。抗美為民族主義的,基於此,他日必抗蘇。

庚寅除夕漫書姚家夫婦   (1951年)
無處叩門薦酒賒,賢妻卧病枉奢遮。客疑店鋪頻催債,僕謂先生不在家。廚下未燒年夜飯,窗邊聊供水仙花。鄰人度歲傳歡笑 ,夫婿梯間帶喘爬。

奢遮,元曲中常見,猶能幹,今吳語中仍普通。

辛卯元旦讀水滸咏無字天書   (1951年)
天書無字最堪傳,不染朝霞與暮煙。玄女空靈宜借用,先王陳迹莫周旋。漢經累代聒今古,周易終篇煩斷連。着墨何如餘素紙 ,畫符捏訣活神仙。

送紺弩去北京   (1951年)
春雨初停月未盈,又將卮酒送歸程。貴遊每覺豪情短,賤別何辭故意長。薄浪漫灘任微嘯,流星橫海慣獨行。清明奠罷蕭紅墓 ,征騎匆匆向鳳城。

病院秋夜眺望   (1951年)
市聲夜氣動三垣,百尺樓頭獨坐看。漢史徒書靈草熟,宋臣頻唱玉宇寒。長安俗客因緣外,忽動秋光耳目端。眼底霓橫星宿海 ,璇璣已下石欄杆。

龍老闆送贈肉湯來病院   (1951年)
闆送來湯一鍋,湯稠好飲肉嫌多。兼程渡海情尤厚,破費操廚背且駝。已欠他人千百擔,又加今日兩三籮。婆婆媽媽知難免 ,不學英雄唱奈何。

禁詩

無題   (1972年)
寂寞英雄一裴回,儒坑未掩釣魚臺。新添劫火燒青史,故作酡顏醉白酶。日落荒岡藏虎倀,車摧峻坂策龍媒。時聞絕叫迴空谷,知有前塵滾滾來。

時事   (1973年)

白首探親未足異,耄期匍匐世無儔。彩衣撲地老萊子,茅店看天黃小雷。孝悌家風傳一代,蔦蘿德澤比千秋。親家纏到國家上,牛鬼蛇神豈算修?
先生行狀作嘉猷,烈士英雄遂覺羞。聖人大盜果齊物,出主入奴皆列侯。宦寺承恩呼夾道,書生局見誤權謀。革命為造此輩福,頭顱浪擲血空流。

有說此來為統戰,如非黑幫故作宣傳,當是書生局見。   (1973年)

聞起厚一家六口分四處,六妹夫婦分別數年,母今年八旬,在港臥病,女孫皆不准來探。
六口之家分四處,東南西北幾時休? 馬恩史觀曾多學,牛女鵲橋自可求。異地思鄉卧病母,此時木落動清秋。如何傳達親情去,寄費八分且付郵。

七七懷師友   (1973年)

白雲又作亂峰堆,此日盧溝起怒雷。城郭倉皇經百劫,疆場聚散亦千回。但餘意氣重師友,一任文章付土灰。誰領中權非我問,高樓日滿動秋懷。
乾元倒轉六龍瘖,師友遭逢爍古今。來日堅冰終化水,曩時野草早成林。馮公縱在不言事,鍾子偏能自鼓琴。座客斂容長嘆息,悠悠終是路人心。

張謂: 終是悠悠路人心。

贈張習稼(張稚琴之侄)   (1973年)
社公岩上多雄鷹,岩下生涯托缽僧。黑鼓青椒稗子飯,泥牆竹榻茶油燈。權充逆旅留過客,相見解頤作良朋。記得曾與張習稼,防空洞堜蝭Q蠅。

社公岩在桂林江東,過七星岩里許。

無題二首   (1973年)

冤家畢竟是親家,回抱檀郎腰似蝦。樹影圓時月到頂,牆花開後枝偏斜。微嫌曉露侵芳草,卻喜昏星窺寶車。佯使姓名綴碧玉,休將聲價共泥沙。
冤家畢竟是親家,共賞花園道上花。事主委身歸黑市,感郎憐妾試紅砂。燈前搖曳含羞草,帳底依偎薦破瓜。為道青蛾猶出落,鬢邊團扇仍宜遮。

實用主義   (1973年)

主義於今崇實用,何妨朝夕河東西。檐頭月小專機大,市媦荌爬瞉藃C。面向西山地步促,背朝北斗天階齊。預言統一消災難,為說天堂與泥犂。
主義於今崇實用,讜論猶昔勝虛無。應知讀史必須少,才見移山先要愚。欲度眾生方設獄,縱輕孔孟實尊儒。自從活學辯證法,始識杜威也抹朱。
主義於今崇實用,不師胡適有誰師? 大王翻覆難知數,博士回歸趁及時。先斥繡花求大亂,又申細緻未宜嗤。眼前如意即成理,只靠招牌馬列斯。
主義於今崇實用,陽秋草木不成春。逝川難返將車倒,霸業易圖惜國貧。丞相話題驚晚節,國君蛙步倚親人。爍金眾口或難信,看世應拋頭上巾。

應知讀史必須少: 所謂學一點歷史是也。
縱輕孔孟實尊儒: 謂儒家之仁,係階級之仁。今照辦,謂施仁政於階級內部,亦取階級之仁是也,尊儒已定。

拾遺

贈余洛秋   甲午春日   (1954年)
中原擊楫百經灘,直下洪都路不難。只是客愁無寄處,與君把酒看青山。

念北大荒諸友   (1960年)
初識乾坤濁與清,諸君便作不平鳴。時分彼此殊言語,風轉東西亦鬥爭。不到黃河心不死,平翻黑土事平生。十年島上居何幸,每念無緣學子卿。

原載
禁詩1980年內,題作於1960年

戲題尚書   (1961年)
咸陽一火古今分,一部尚書忙煞人。利弊從來豈各半? 不然何得耀頭巾。

贈洛風二首   (1961年)

斷盡湘帆烽火黯,獨携肝膽入三秦。幕山血古我吹角,雁寺鐘新君問津。相見大呼蜀道外,重逢難醉粵江濱。為雕小說中宵起,明滅烟光心似鈞。
水泊紅樓兩自寬,東方始白墨始乾。飛天鋤日敲陽燧,搗海驅龍走硯盤。萬字補衣汗為線,千行化粟血成餐。相如屈子非君匹,敢讓流光過筆端。

贈趙克   (1961年)
趙克論文無酒痕,咖啡擎手語驚魂。樓前鬧市頭先脹,案上奇文眼欲昏。又怕書逢破敗鬼,常思心念盂蘭盆。經年灑汗能平海,重點卷烟色轉溫。

贈蓬如夫婦   (1961年)
難得君情似水清,詩心可比鹿柴晴。當年高閣對窗看,長夏小樓任火蒸。無奈移家跑馬地,焉知奔軸吼龍城。搬來搬去吟興減,難作輞川王右丞。

此陳迹也,亦可記。」在香港語匯中有另解,以此入詩,乃小家氣派,亦不管也。

聞果阿總督奉降書   (1961年)
棺材一見淚始流,瓦港簽降此罷休。說笑如能收國土,兵戈何必到城頭。梵天盡掃殖民地,竺鵲終驅奪巢鳩。杯酒言歡奈弗取,縱然饒舌也含羞。

又一首次韻
為維獨立血須流,怒吼亞非事未休。復土先宜兵在手,持論明似月當頭。八方震動驅豺虎,一夜倉皇遁雀鳩。乖絕西方辯士舌,猶言利益不知羞。

戲改王維詩一首   聞C君走英倫   (1961年9月)
寶腦千金裝,遊罷大學堂。昔為中原客,今宿洋場娼。使氣酒家座,論交跑馬塲。中年不得志,謝病喝高粱。

晚與   (1961年)
鶴足長難涉,雽H短易浮。落日天涯路,風雲一攬收。

與葉靈鳳等航南丫島踏沙   (1961年10月)
鶴足長難涉,雽H短易浮。湫江論過客,大海同泛舟。世事似可奪,詩心安厭求。平沙行迹渺,遠水鼓帆收。

寒夜與B兄往舞場
烹茶論世語多苦,拭筆著文夜復長。銀路千縈寒玉魄,海城百曲膩春坊。劍南過眼芙蓉露,塞北染衣篳篥霜。尚喜中年好意氣,今宵同去看霓裳。

對友念故人
蕭室散書身猶牧,高樓到客自應門。緣何今日烟多吸,惟對長天語默存。不是邵平窮陋巷,更非嚴武守荒村。幽州孤雁才飛過,斂羽三旋未一言。

願學堂詞存

生查子   庚寅小除夕   (1951年)
流星午夜飛,戰氣瀰天宇。客堣S逢春,亂打年宵鼓。   鼓聲年復年,寒谷多風雨。今取嶺南枝,清影燈前舞。

浣溪沙   春節以大碗裝水仙並插梅一枝  (1952年)
欲寫近春一碗花。詞牌先取浣溪沙。舉燈更試影橫斜。   幾朵水仙傍劍器,一桿槍刺貫梅花,引人亂夢到天涯。

訴衷情   病中送人行   (1953年)
又何須為我傷心,珠淚濕衣襟。春山依舊雲淡。風弄七弦琴。   青草地,白頭吟,怎堪尋?喜君去也,撇卻愁城,歸渡桑林。

調笑令   病後   (1954年)

烟樹,烟樹,曉風隨人散步。朝暾霧堥拑},乍來陣陣雨飛。飛雨,飛雨,一二三聲杜宇。
長病,長病,祇得忘身亡命。生涯鐵膽孤擎,迷執也能了情。情了,情了,猶有家山夢繞。

虞美人   百花齊放   (1956年)
百花齊放知誰見,艷色隨風變。秋冬春夏鬥芳妍,二十四番花信自年年。   自然法則忙行迹,人老心常怯。恨難朝夕攬朱黃 ,宜有唐宮把戲報明皇。

采桑子令   落第舉子   (1957年)

寒窗寂寞荒江靜,折了清琴,罷了高吟,收拾從頭夜色深。   長亭月小辭鄉國,雪滿長林,淚濕孤衾,往事思量直到今。
頻年舉業勤耕筆,調弄簫笙,故道班荊,好語千般頌京京。   盤根老樹撑天闊,任由公卿,取捨功名,不許哥兒自己評。
蕭蕭落葉關山路,欲去還留,欲語還休,悵望彤庭十二樓。   歸來遼鶴知何處,正是清秋,卻有新憂,信步閑庭也覺羞。

月中行   中秋即景   (1959年)
黃昏雨歇市聲輕,窗下彩燈明。淡雲乍吐最娉婷,且向月中行。   廣寒近况何須問,更休道,一片虛名。只今依舊有人迎,芳炷繞秋庭。

玉樹後庭花   看新舞劇有感   (1960年)
陣亡便歇清商曲,更銷春色。後庭花樹稀江北,一行歸舶。   洛陽忽擫金陵笛,乍疑鋒鏑。叔寶心肝驚孤客,露寒亭驛。

巫山一段雲   黃鶴樓遺址上   (1960年)
縮地聊窮目,長江眼底浮。從來神話發難收,恰似水東流。   有薄襄王夢,無緣黃鶴樓。西邊兒剩個高丘,要變滄洲。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