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20年2月)   共 4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鄭孝胥   海藏樓詩  (八)    更多

鄭孝胥(1860 - 1938),號海藏。 1911年辛亥革命後以遺老自居,後致力參與溥儀復辟,1931年勸說溥儀前往滿州,與日本達成建立滿州國協議,又出任滿州國總理兼陸軍大臣,為後人詬責。 鄭孝胥寓居上海時,築有海藏樓,獨自居住,不携家眷。據林紓言,此樓乃取蘇軾惟有王城最堪隱 ,萬人如海一身藏。」詩意命名,故日後所編詩集,取名《海藏樓詩

 

 

 

 

 

 

 

 

 

 

 

 

 

 

 

 

 

 

 

 

 

 

 

 

 

 

 

 

 

 

 

 

 

 

 

 

 

 

 

 

 

 

 

 

 

 

 

 

 

 

 

 

 

 

 

 

 

 

 

 

 

 

 

 

 

 

 

 

 

 

 

 

 

 

 

 

 

 

 

 

 

 

 

 

 

 

 

 

 

 

 

 

 

 

 

 

 

 

 

 

 

 

 

 

 

焚鴉片十餘篋及吸器百許具於署之東隅仍灑灰於坎以滅其跡。
嗟嗟中原今何地,惰民億萬天棄之。我生不辰遣覩此,耽毒流染寧可醫。朋親故舊無免者,白晝枯胔行纍纍。九州沃野不播種,益蓺淫藥戕孑遺。國家又從征其利,漏脯鴆酒取療飢 。四鄰揶揄幸吾禍,君相縱省吁已遲。侯官文忠不勝憤,焚排匪顧大患隨。戾時天道定深嫉,投死志業終難恢。我今何者不自量,仇視妖物忘傾危。畀災揚灰聊洩怒,旁觀震駴顛且趨 。背後豈免競嗤點,我實兒戲而毋譏。九原死友尚不諒,眼前佻巧誰吾知?

可莊嘗謂胥惡之已甚,終將自蹈之也。

漏脯鴆酒」《日記漏酒鴆脯。   震駴」《日記震悚

敬題先考功書扇及畫為羅少畊觀察
阿翁在世日,獨善道不屈。世人誰知之,翰墨聊自悅。人間合有幾,邈若湘江瑟。生氣長凛然,孤兒眼中筆。

聊自悅」《日記偶自悅

氣鬱出遊
渡海就寂寞,於人吾何尤。索居亦已久,豈免懷朋儔。島中波舂天,惟見日月浮。平生氣難冷,有如鳥被囚。解衣浴湯泉,脫屨登山樓。定知我非病,孰解中何憂。據尊天茫茫,欲醉獨無由 。看山好懷抱,狂婢恣綢繆。振衣去不顧,一笑誰能留?

「何尤」《日記「奚尤」

五月十五日神户月下
搖搖林際海旋明,耿耿樓頭月又盈。一道玉虹蟠夜色,千尋銀闕卷濤聲。平生入世懷將盡,物外孤吟影太清。今夕方諸應湧淚,故人何處徑騎鯨。

自住吉遊有馬入山雜詩

蝶飛山無人,澗響若讀曲。巖雲媚晴暉,起弄海波綠。
諸峯殊陰晴,嵐雨灑我轎。亂泉路欲迷,山鳥時飛導。
入山凡幾曲,緣澗凡幾灣。山迴澗轉處,海風赴襟寒。
回看來處峯,伏地微露尖。峽口雲行急,撲面如輕煙。
側卧看羣巒,起伏極有勢。長天如匹絹,潑綠恣遊戲。
雲白山青青,望可數百里。我從山背來,對境心數起。
山東曰朝陽,山西曰夕陽。夕陽祇芳草,朝陽松柏長。

山東二句:日記山西曰夕陽 ,山東曰朝陽。

有馬雜詩

山街足樓閣,姝麗多倚市。借吾一榻風,夢入谿聲堙C
松蘿風颯然,雙泉自奔瀉。踞石而科頭,白衣山人也。
陰陽為之炭,不虧亦不盈。已余幽憂疾,始信泉有靈。
谿館無人至,松杉
翠微。烏山底處似,沈范二公祠。
(紅綠山館甚似烏山)
谿聲使人靜,鳥語引熟寐。風從前山下,盡帶松竹氣。
筆工亡古法,但於俗書宜。龍蛇入吾手,毛錐空爾為。
(有馬產筆甚健)
雷奮雨百倍,雲馳峯四移。山靈好才氣,獻此一段奇。
搖兀竹籃間,怕雲下密幄。銀竹萬叢鳴,先生夢徐覺。

竹桃
官齋六月花相映,紅白尤憐夾竹桃。政爾無言神自遠,衹緣不俗韻殊高。如山案牘圍長夏,隔海烽煙照怒濤。老子婆娑聊獨笑,花前那得並兒曹。

月十八日未明望海
天荒荒而非雲,月團團而無色。海兀兀而不波,樓迢迢而將白。

日與胡康安同登北極閣
雨霽秋高最蕭灑,北城登臨俯原野。海外歸來多感傷,脈脈江山待來者。胡子可人能醉我,共看落日天邊瀉。吾儕未知所歸處 ,復際中原動兵馬。丈夫忘世乃大雅,謀國區區策殊下。道傍茅屋猶有人,歲晚鷄豚足同社。

:日記「九日與胡康庵同登北極閣」


貧女低眉十六七,茅屋西風怨斜日。祇將翠袖度荒寒,未許鉛華污天質。向來眾女總憐渠,性格矜高為識書。易得河清難一笑,盛年不偶欲何如?

「污天質」《日記「染天質」。

覓屋住
事平廿餘載,吴趨未忘亂。會城向東北,瓦礫嗟過半。比年多官人,大力規久遠。捷足割墟落,彈指鬭輪
奂 。節署南屬河,甲第已無算。閎深不可測,巷陌驚屢換。壯哉試屈指,宦槖想鉅萬。繄予懷此都,久愧累親串。三年歸自外,蹤跡轉投散。崎嶇持八口,白下誰可館? 不憎亦井喧,聊喜淮流貫。數椽待棲止,頗類夔子竄。迂狂人所笑,慮此蓋熟爛。自污亦無徒,行歌南山矸。

「東北」《日記「西北」。   「墟落」《日記「荒墟」。   「歸自外日記》「歸海外   「待棲止」《日記給棲止

紀對南皮尚書語
尚書顧我言,子適日本歸。韓釁初未發,蓄謀非一時。彼族治戰具,其端詎難闚。覘國能反報,備豫或不遲。邊事壞至此,語次張髯髭 。逡巡仰而對,兹意匪所知。頗聞列國法,其制有三師。號為常備者,終歲聽指撝。晝警若赴敵,宵嚴若交綏。其次曰預備,軍行乃登陴。又次為後備,不足則徵之。朝令夕已發 ,有類脫兔馳。中朝實久弛,文武苟以嬉。寇至紛募兵,械器窳弗治。近如牙山役,浹月遙相持。濟師數十請,主者莫肯尸。敗我非彼能,灞上真羣兒。尚書試熟念 ,下走徒歔欷。

子適句:《日記日本子甫歸。   未發」《日記未起。   彼族」《日記彼徒。   兹意」《日記斯意

自督署步歸寓宅
幕府絕通謁,散步惟長廊。枇杷冬始花,雨中送微香。院落疏逢人,向夕氣已蒼。覓句悄隱几,移燈清照牀。朅來親吏牘,勉强豈所長。驟聞北方警,寇深徒慨慷 。此邦敵久瞰,狙襲誰得防? 論議多奚為,緩急未可量。出門望我居,南去五里强。數日乃一歸,兒女迎踉蹌。坐定顧之歎,老我當何鄉?

哀東七三首   甲午十二月十一日殤於江寧,才二歲。

中年念兒女,剛性殊曩昔。眼中第三兒,抱玩輒不釋。咿啞裁學語,見爺已解索。吾懷雖鬱伊,為汝常暫適。親黨共誇慧,比似珠的皪。何時大疏忽,不節使傷食。投藥若小瘳,日日看愈瘠 。出愁入亦愁,彌月疾遂革。冬至幸脫命,小寒過不得。父憐母復愛,撫汝兩脚直。
兒死膚未冰,卧板藉以褓。出門別吾友,歸斂已不早。入棺望始絕,父子緣遽了。猶當書兩和,白骨知此惱。紙錢送汝去,遺燼那忍掃。今宵我不寐,窗下燈皎皎。後房汝啼處 ,絮泣剩婢媼。一家各上牀,擲汝向荒草。歲盡冶城旁,月寒新鬼小。
三歲居日本,此行誠不利。海東得是兒,自詫帶奇氣。歸來太倉卒,斷乳哺用餌。十旬卒致殞,分我感時淚。遼瀋方鏖兵,暴骨滿關外。誰非父母體,驅向萬里棄。汝觴何足恨,浩劫行且至 。中原適無人,去去非我世。明年化猿鶴,聊欲從此逝。

抱玩」《日記抱弄。   出門,句日記有注云:往送鄭瀚生且贐其行

以下甲午

移居綿俠營
惆悵梅邊想戰塵,往來何地著吟身? 客懷漫比官為業,物望誰云國有人。花發休論滄海事,水清聊結草堂鄰。(鄰吳氏草堂)東風草草勞人目,又看江南二月春。

東風」《日記東方

西湖初泛
乍喜杭州入眼新,便呼小艇載閒身。抱城嵐影浮初日,侵岸湖光上早春。祇覺樓臺勝人物,欲凭山水遠風塵。酒壚正在宮牆外,帶醉凭欄獨愴神。

欲凭」《日記「欲尋」

湖上
漠漠雲陰斂曉光,平波纔欲倒垂楊。諸峯盡在微濛堙A今日西湖是淡菕C

湖上雜詩

微雨灑復止,春山人獨行。西湖知不遠,照眼小桃明。
湖心風乍起,雲影暗雷峯。但覺波光白,不知煙翠濃。
湖波太嬌軟,畫船殊難載。最宜拏小艇,盡領煙水態。
諸峯競弄影,湖水與搖曳。不用借樓臺,為渠作莊麗。
歡情酒維持,好景詩記錄。吳儂生湖山,此語差不俗。
(樓外樓俞樾聯云:好景盡將詩記錄 ,歡情須用酒維持。)
名勝多難復,風流不可攀。蒼涼莫懷古,祠廟滿吳山。
海氛傳聞惡,閩浙防有變。朝旨起尚書,昨日湖上宴。
(二月二十八日邊制軍遊西湖)
二月向杭州,何人見獨遊。
(余以公車北上,辭張孝達制軍,行至上海,送檉弟赴津,而己獨游杭州。)猶能輕世事 ,日日醉湖樓。
春暖桃柳新,六橋多士女。衹愁風雨來,路長奈何許。
漸與諸峯熟,又憐湖水妍。湖山豈識我,欲去莫流連。

照眼句下日記有注云:日來驟暖 ,桃花盡發,然湖上望之甚稀。

識我」《日記知我

用賈島真山民三月晦日詩作首句
三月正當三十日,挽春無計祇傷春。明朝惘惘成追憶,却道春光屬別人。
(賈首句)
九十風光能有幾,春風春雨總經過。誰知地變天荒意,莫借魯陽迴日戈。
(真首句)

書檉弟扇

我生實不辰,降志而辱身。如今好相戒,莫作採薇人。
二兄久食貧,被酒語跌宕。門户要人興,兩弟齒俱壯。

被酒」《日記「得

暮霞

祇疑日已落,黯黯頹雲翳。百里俄極明,金銀耀天際。
雨氣漫不收,斜照忽相逼。愛此帶雨林,臨流弄奇色。

同季直夜坐吳氏草堂
一聽秋堂雨,知君病漸蘇。欲論十年事,庭樹已模糊。

怡舅卒於建寧聞耗述哀
考功携伴愛烏山,晚入京塵淚有斑。寄畫虛傳書尾意,填詞苦說夢中還。已孤兼抱離羣恨,別舅長懷被酒顏。今日西州憑一慟,幾生併在廿年間。
(怡舅寫蘭寄先考功於京師 ,題句云:早知氣味難諧俗,却悔當年浪出山。先考功嘗有金縷曲二闋述烏山夢歸以寄怡舅 。)

晚登吳園小臺
眾喧不妨寂,獨往偶成遊。閱世人將老,登臺月已秋。蒲荷叢暮氣,星宿沸清流。何事單衣客,悲歌起飯牛。

遊石觀音寺登周處讀書臺
秋原風日照眼明,北城熟遊思南城。遙憐古寺媚平楚,入門忽對幽崢嶸。高臺望望悄然下,雙梧蕭蕭嘯檐瓦。勞生折節空爾為,太息當年讀書者。

上海待鑑泉未至
南來過此意常違,北望愁予已念歸。感逝行吟空撫髀,傷時被酒易沾衣。遙山隱逸成斜照,弱羽衝風更退飛。司馬青衫道傍客,待君相對說知非。

煙臺道中
月照成山船似箭,舷間一卒話軍前。捕生虜諜渾如鬼,斬級健兒祇為錢。棄甲于思恩不死,霾輪魂魄懟虛捐。眾中驚起沉淪客 ,憤慨終宵獨廢眠。

祇為錢」《日記肯為錢。   獨廢眠」《日記却廢眠

天津入都車中

風雪晚可懼,去京猶百里。局促轅下駒,潦倒車中士。
國勢决難挽,將相豈足為。幸此無人知,歲暮吾將歸。
六年復此來,停車聊一望。指點畿內山,祇汝色無恙。
舉朝議變法,不動猶拔山。道傍窮措大,縮手入袖間。

懷座主寶竹坡侍郎(廷)
滄海門生來一見,侍郎顦顇掩柴扉。休官竟以詩人老,祈死應知國事非。小節蹉跎公可惜,同朝名德世多譏。西山晚歲饒還往,愁絕殘陽挂翠微。

追懷陳緘齋(與冏)
風味緘齋致最優,眼中何處著時流。逢場未減清狂概,帶醉偏尋寂寞遊。雙鬢早衰緣骨肉,孤兒誰託指山邱。軟塵丁鄭還相見,宿草年年淚不收。

贈王幼霞前輩(鵬運)即題其憶遠圖冊
朝士衰風雅,嶔崎老半塘。封章函涕淚,樂府積悲涼。畫本秋心藁,殘碑翠墨裝。此中從遣日,祇禁說行藏。

答沈子培比部見訪夜談之作三首

寒夜肯過我,來者非等閒。取我已逝懷,今夕復見還。始合若微感,再厲遂無端。嗟我豈有知,感子難自吞。長劍四五動,十指千萬彈。持以喻我意,此意殊未殫。須墨惟瀝血,須紙惟刳肝 。執筆為我書,我舌敝猶存。子心狂而忠,子節純且堅。為子所能為,毋為空詬天。
世衰士益放,未可榮以祿。高言虞見罪,聊復事飲啄。君看我此來,作計乃爾毒。兔爰逢百憂,明夷入左腹。毁車更殺馬,降志非取辱。起追孫登嘯,坐視唐衢哭。韓非懷孤憤 ,終為秦政戮。東野變為龍,退之詎能逐?
相知垂十年,未覺往可悔。中閒有逝者,(謂王可莊)警痛愈相愛。吾儕各老大,豈作兒女態。形骸雖暫隔,至味故不敗。精誠遠相照,山海了無礙。神京萬斛塵,風烈成晝晦。驅車犯埃壒 ,憂子亦以憊。國門行揖別,歸聽長江礧。(見唐子西詩)歲暮酷懷人,孤吟復誰耐?

終為秦政」《日記秦政終見

十一月二十二日出京道中雜詩

長嘯出國門,寒日黯相送。大風主何祥,不發軒轅夢。
殘月墜雄縣,黃塵蔽任邱。此中商避世,猶恨近神州。
(過趙北口)
雄鷄奮悲歌,驚埃勃馬首。落星雖有心,孤月空開口。
(用孟東野詩語)
班班河間車,南歸罷擊鼓。車中人自奇,無取流俗怒。
客行自言苦,夙駕犯霜風。誰見斯民困,宵征逐馬通。
雪霽天欲明,林巒混一色。曉日忽上騰,雲歸徂徠白。
守道去人遠,諸峯空自青。不緣文字力,何處見英靈。
騏驥驂駑駘,服車上山石。英雄時豈無,熱淚空橫臆。
雪勢可以休,雲容顯復晦。千峯錦離離,夕陽絢天外。
驅車楊柳店,懷古空蹀躞。p恨無羊公,恨無郭太業。
四顧無一遇,迷魂不可招。千磨還百折,心鐵可能銷?
尻輪極周流,神馬善超越。閉門枉造車,何時出合轍?
犖确途焉窮,心先疲馬至。村落帶山明,晚晴展人意。
忍寒不衣裘,未老殊覺赧。大哉馭人言,勝於求飽暖。
中原虛無人,唾手真可襲。言愁我欲愁,茫茫百端集。
蒼生我何有,憂樂俱不聞。欺人謝安石,冷笑范希文。
(過召伯埭。安石既與人同樂,不得不與人同憂。見世說。)
揚州在何許,帆影亂煙樹。南風且莫競,我欲過江去。
 

蔽任邱」《日記罨任邱。   空自青」《日記空復青。   真可襲」《日記殆可襲。   我欲愁」《日記始欲愁

泰安道中
隴上清晨得縱眸,停車聊自釋幽憂。亂峯出爭初日,殘雪高低帶數州。迴首會成沉陸歎,收身行作入山謀。渡河登岱增蕭瑟 ,莫信時人說壯遊。

歸至南京
朔風撼書窗,苦雪壓斑竹。道人晚歸來,窗紅竹還綠。

以上海藏樓詩卷之二

海藏樓詩集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