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20年2月)   共 4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二十世紀初,新文學運動興起,以文言文,格律詩視作首要打倒為目標,欲以白話 入詩的新詩取而代之,將以往的詩稱為舊體詩,舊者,過時之物也,被視為應和封 建社會一同消亡的東西。事實,舊體詩這門高雅藝術,它並未消亡,還有不少文化 人愛用此形式來抒懷言志。就以當時很多以新詩,白話散文為文壇矚目的大作家, 著名學者,也還是寫出不少舊體詩。直至今天廿一世紀科技時代,舊體詩至今還有 讀和寫的愛好者,可見這門中華傳統文化藝術至今還未消失。

劉成禺   洪憲紀事詩 (八)  
更多

劉成禺(1876年-1953年),本名問堯,字禺生,曾用名劉麟莊,筆名劉漢、漢公,壯夫,室名世載堂。湖北省江夏縣(今江夏區)人。中國民主革命家,中華民國政治人物。著有《太平天國戰史》 ,《洪憲紀事詩》,《世載堂詩集》,《世載堂雜憶》等。
劉成禺曾隨孫中山從事革命,曾銜命在美國辦大同報,此外,舊體詩寫得相當好,,其膾炙人口者為洪憲紀事詩,孫中山,章太炎兩先生為之序,當時刊印無多,坊間上難購得。上海古籍出版社决定重印此書,並將洪憲紀事詩七絕二百零八首,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連同張伯駒先生續洪憲紀事詩補注合刊成一書,,定名為洪憲紀事詩三種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三十八

屐齒笠衫出禁林,皇規一冊外臣心。生徒宴罷迎賓館,宣告東瀛有好音。

日本法學博士有賀長雄與元老伯爵大隈重信同組進步黨,創立早稻田大學,任教授,為日本外交學者泰斗。洪憲在朝要人,如陸宗輿曹汝霖汪榮寶等皆游其門 ,大隈出任大日本內閣。袁時欲解國會,自訂法律,乃延美國法學博士古德羅法國法學博士韋布爾日本法學博士有賀長雄為最高法律顧問 。尤以延聘有賀博士為重,藉通款於大隈內閣也。時美日兩國留學生推奉古德羅、有賀長雄 ,見重於項城,英國老留學生則奉英使朱爾典,直達老袁,無需別覓途徑也。有賀入覲,自稱外臣有賀長雄,恭順有過於歐美人士。外人稱臣,只有有賀一人。故項城垂詢有加,初達大隈意旨 ,謂項城若稱帝,與日本天皇一系,兩國呼應,同為東亞之福,如日使日置益之言論 ; 然帝制之議,發於德、英,未商日本。 故大隈有二十一條之要求。有賀居中,大形活動,其早稻田門徒,每夜會商於迎賓館。 迎賓館者,外交部招待外賓處也,有賀居祭酒,項城亦由若輩傳遞東京消息。有賀以外臣資格,上書項城,進呈皇室規範。 大端如《日本皇室規範。全書重要條款:

(一) 中華帝國大皇帝傳統子孫,萬世延綿。
(二) 大皇帝位傳統嫡長子為皇太子,皇太子有故,則傳統嫡皇太孫。嫡皇太孫有故,則立皇二子為太子,立太子以嫡不以長。
(三) 中華帝國大皇帝,為漢滿蒙回藏五族大皇帝,公主郡主得下嫁於五族臣民。
(四) 皇室自親王以下,至於宗室,犯法治罪,與庶民同一法律。
(五) 親王郡王得為海陸軍官,不得組織政黨,及為重要政治官吏。
(六) 永遠廢除太監制度。
(七) 宮中設立女官。永遠廢除採選宮女制度。
(八) 永遠廢除各方進呈貢品制度。(除滿蒙藏回各王公世爵年班朝覲貢品,仍准照常辦理外。)
(九) 皇室典禮事務,設宮內大臣掌領之。
(十) 凡皇室親屬,不得經商營業,與庶民爭利。

以上十條,京中頗為傳誦,謂可力矯滿清親貴之弊。

曹汝霖在天津寓廬閑談曰: 有賀博士來京,初不過解釋法律,另造約法,奉為大師,非專為帝制制度而來也。及德英兩國慫恿項城稱帝 ,密祕計畫,不讓日本得其消息。有賀曾告予曰: 項城欲在東亞稱帝,而不謀及日本,試問英德兩國,能主持東大陸之政治變遷乎! 故日本提出二十一條,專對德英,實則以中國為磨心 。我則因二十一條以次長而加儀同特任辦理此項交涉。潤田述有賀之言如此。 (《後孫公園雜錄》)   

有賀長雄(1860年11月13日-1921年5月17日),字帚川,日本法學家,法學博士、文學博士。曾參與中國清末預備立憲。1913年3月起出任中華民國政府法律顧問,歷經袁世凱、黎元洪、馮國璋、徐世昌四任大總統,1919年辭職。

 

 

大隈重信(1838年3月11號—1922年1月10號)係日本武士,做過第 8、17任日本首相,亦過財務大臣、外務大臣等等要職,重創立早稻田大學。

 

 

 

洪憲紀事詩本事簿注   卷一   第四十三
請兵門弟入南荒,曉諭恩仇萬木堂。異代逋臣今老矣,狂書衣帶話前皇。

自戊戌政變,六君子正法菜市,康有為藉李佳白以英艦援救,逃亡海外,來往於南洋日本美洲間 。其大弟子梁啟超,則創清議報於日本橫濱 ,康有為自著不忍雜誌,醜詆那拉氏 ,目為先帝遺妾。創保皇黨,廣通聲氣,而各地華僑籌款,以保皇學說,為號召根據,謂携有光緒衣帶密詔,求救海外華僑也。其對中國社會,則以維新守舊樹黨,其對滿清朝官 ,則以帝黨后黨分派,其對海外,則保皇革命,旗鼓嚴明。有為父國器,為雲南布政使,以蔭監中式舉人,榜名祖詒,計偕入京,與井研廖平,遇於天津,大談三日,盡得廖氏公羊之學 。廖平,王湘綺尊經書院弟子。有為用廖平之學,皆呼為王翁再傳弟子。(散見湘綺樓筆記說詩》)後更名有為 ,中進士,授工部主事,初嶺南兩大學派,曰陳東塾,傳經訓之學,曰朱九江,傳性理之學,有為與簡竹居同為九江先生入室大弟子。及遇廖平,主張春秋公羊改制,大有盡棄其學而焉之概 ,携廖平所著《新學偽經考》《孔子改制考》等書回粵 ,設萬木草堂講學。梁節菴贈康詩,所謂「九流混混誰爭派,萬木森森一草堂。」是也。入桂講學,著《長興學記》,自號長素,謂長於素王孔子也。其大弟子陳千秋早死 ,名曰超回,謂超過顏回也。其二弟子梁啓超,名曰邁賜,謂邁出端木賜也。他弟子如麥孟華徐勤區渠甲湯覺頓陳儀侃等 ,均以孔門七十二弟子之名配合之。當時春秋改制之說,彌漫中國,張之洞初主變法,及戊戌政變,乃著《尊王篇 》盡駁康氏公羊之說以避禍,保皇黨則盛行海外矣。保皇黨之大仇有二,海外為孫文之革命黨,絕端反對也 ; 海內為袁世凱之擁戴西后,殺戮逋逐也。有為持保皇說不動,而以大弟子梁啓超左右出入,圖謀權利,其對孫氏,則孫梁交驩於橫濱 。梁撰《新民叢報》,鼓吹民族,隱示革命,獲孫信賴,介梁赴美,盡取孫所組織之致公堂華僑權利黨徒,納於保皇。有為一紙書責之,乃夢俄羅斯,而反對民族主義矣。其對袁氏,本為戊戌世仇 ,辛亥事變,袁出組閣欲釋怨各黨,以梁啓超為副大臣,進步黨成立,梁入京為熊希齡內閣總長,梁從康命也。康為黃梨洲,梁為萬季野,又使其子弟為卿矣。梁乃挾對孫故智以禍袁 ,如代孫黃,挾副總統入京 ,改約法,解散國會,設參政院,唱金匱石室制,浸假而終身總統,浸假而帝制自為矣。主張帝制,多梁黨徒,陰消革命黨之民意,徉贊洪憲之帝業,所謂事不急不足以動眾,惡不極不足以殺身 。袁氏騎上虎背,康梁乃組織討袁軍 ,可以報戊戌殺戮之世仇矣。發動在梁,指使則康,康與梁書曾云: 袁氏吾黨世仇也,春秋復九世之仇,覥顏事仇,汝勿習與想忘。康梁當時 ,默觀世變,知全國人民尚未忘情共和,梁乃移書楊度,反對籌安,用收輿論,使其再傳弟子蔡鍔,出走雲南,握川黔討袁之兵 ,擁出保皇老將岑春萱為都司令。往肇慶領軍務院,龍王濟光,桂將軍陸榮廷,岑舊部也。部署完備,大弟子梁啓超乃出馬赴肇慶,指導內外,皆康之袐密授機宜也 。康梁本意,欲握川桂之兵 ,自立面目,全國人民軍將願以副總統正位,恢復國會,恢復約法無間言。內閣總理段祺瑞,不署召集國會命令,軍務院實表贊同,及海軍在滬宣告獨立,許世英入京,任交通總長,用快刀斬亂麻之偉論 ,強段副署恢復國會命令,而軍務院瞠目矣。段祺瑞馬廠視師,再復民國,梁啓超實為謀主,先决問題,不召集國會,折去許世英總軍部出入證,恐其再強段為之 ,所以報東門之役也。中山先生乃率國會議員,南下廣州,組護法軍矣。康有為勸袁世凱退位兩書,袁康關鍵及戊戌政變幾微要領 ,全見行中,洵聖人之至文,附錄於後。 (《後孫公園雜錄》)

附錄:《康有為衣帶詔故事》(擇錄舊金山《大同日報》)

戊戌政變,康有為逃往海外,對華僑宣布,謂光緒夤夜密詔入宮,親授衣帶詔,奉諭出走,向海內外臣民求救,設保皇黨,奉詔敕也。詔中有朕命康有為宣揚朕意,錫賫有勳勞者 ,分別賜封公侯伯子男爵等。南洋美洲華僑刁猾者,請其出示衣帶詔。康曰: 此神翰也,出閱之時,必向北方擺香案,着朝衣朝冠,行三拜九叩首禮,汝等氓蚩,豈能污染宸筆。否則實授官爵,各分等級,自具衣冠,行禮覽詔,予亦備衣冠,禮節如儀 。華僑富豪,醉心官熱,大開捐納之例,報捐公爵者一萬元,捐侯爵者九千元,捐伯爵者八千元,捐子爵者七千元,捐男爵者六千元,捐輕車都尉者五千元,列名保皇黨者,皆光緒佐命之臣矣 。最奇怪者,西人亦多納金捐爵投身保皇,美國羅生技埠法廷,乃發生英人康乾伯與美人活木李互控爭爵爭元帥爭將軍一案 。加拿大人康乾伯 Comchanber 者,梁啓超封為中國民軍大元帥男爵 ,駐屋倫 Oakland 訓練華僑子弟 ; 加省人活木李 Homer Lee 者,梁啓超封為中國維新皇軍大將軍子爵,駐羅生技 Los Angels,組織保皇軍隊,兩人各在駐紥地段開府,每人各獻數萬捐納費於保皇黨。一曰康乾伯赴羅省,命活木李曰: 我中國大元帥也,汝宜受我節制。活木李曰: 我康有為所封大將軍也,保皇軍隊,皆宜受我訓令。互爭雄長,控於羅省美法庭。各呈元帥將軍子男爵冊封文件,法官覽畢大笑,呼法警將此兩個瘋子逐出法院。保皇黨徒,多左葫﹞鴔鶠A康乾伯大憤,乃盡將冊封文件及捐納收條,交舊金山《大同日報》主筆,親理其事。錄(《後孫公園雜錄》)

廖平 陳澧 朱次琦(九冮) 熊希齡 梁鼎芬(節菴)
 
張之洞 楊度 蔡鍔 段祺瑞  

廖平(1852年-1932年),初名登廷,字旭陔,光緒五年(1879年)中舉後改名廖平,字季平。晚號六譯。四川井研縣青陽鄉鹽井灣人。清末至民國時期學者、思想家。廖平一生治經學,融合古今中外多種學說,形成一套獨特的經學理論體系,在中國學術史上佔有重要的地位。


張伯駒  紅毹紀夢詩  (八)   更多

張伯駒(1898-1982),字家騏,號叢碧,北洋軍閥元老張鎮芳之子,是袁世凱次子袁克文的表弟。書畫家,收藏 家,對戲曲,詩詞各方面都有登峰造極的水平,與張學良,溥侗,袁克文合稱民國四公子。一生致力收藏古董文物,為了不讓國寶流落國外,不惜傾盡家財 ,變買房產,甚至夫人的首飾,從文物商販手上購回不少稀世國寶字畫,包括被尊為中華第一帖的晉陸機(平復帖),國寶中之國寶的隋代展子虔(游春圖),是傳世最早的卷 輻畫,還有宋黃庭堅(諸上座帖),趙佶(雪江歸棹圖卷),李白(上陽台帖)。他購古文物絕不是待價而沽,他認為金錢有價,國寶無雙,絕不能落入洋人外邦手中 。 他一生淡泊名利,不願當官。解放後,他先後將平生購下的珍貴文物捐獻給回國家收藏。 可惜的是這位傾囊捐獻的張伯駒,也難逃文化大革命的衝擊,被打成了當然的牛鬼蛇神,發配到農村去勞動改造。遺憾的是他最終沒有得到國家相應的回報 。







夫人潘素

 

 

 

 

 

 

 

 

 

 

 

 

 

 

 

 

 

 

 

 

 

 

 

 

 

 

 

 

 

 

 

 

 

 

 

 

 

 

 

 

 

 

 

 

 

 

 

 

 

 

 

 

 

 

 

 

 

 

 

 

 

 

 

 

 

 

 

 

 

 

 

 

 

 

 

 

 

 

 

 

 

 

 

 

 

 

 

交游契合比芝蘭,好義人稱梅尚間。更是武工根柢好,鼓聲猶憶戰金山。

尚小雲與梅蘭芳在梨園中人緣最好,交友重然諾,能急人之難。四大名旦中,小雲武工獨有根柢,如湘江會戰金山無人能比 ,而戰金山之擂鼓,尤為生色。王瑤卿對其一字之評為字 ,正合。

   王瑤卿

梆子休從論出身,浮花浪蕊亦天真。牡丹猶似端端在,只少純陽呂洞賓。

荀慧生原出身梆子班,後改演亂彈花旦。余十八歲,先君壽日,慧生演破洪州,是時彼始出科,戲名白牡丹。呂洞賓三戲白牡丹,元曲或有此劇,如慧生排演皮黃戲正好。又唐人贈妓李端端詩:覓得驊騮披繡鞍 ,善和坊里取端端。長安借問誰能似? 一朵能行白牡丹。王瑤卿對慧生一字之評為字 ,以其演花旦戲能入神也。

師生鬥法競先鞭,北院空頭只委員。梅去美蘇程去法,張冠李戴至今傳。

李石曾以退回庚子賠款成立中華戲曲音樂院,內設南京分院北平分院。南京分院屬程艷秋,北平分院屬梅蘭芳。南京分院並不在南京 ,仍在北平,院內並附設戲曲音樂學校。北平分院則只成立一委員會,梅蘭芳馮耿光齊如山余及王紹賢為委員 ,既無附設學校,亦無研究機構。李又以庚款 支持程赴法國出演,一時程大有凌駕乃師梅蘭芳之上之勢。此時由馮王及余倡議 ,梅余(叔岩)合作,成立國劇學會,此為師生鬥法之事。至外傳張冠為張宗昌非是,乃中國銀行總裁張嘉璈也。中國銀行有馮耿光 ,張嘉璈兩派。馮捧梅,張捧程。後李石曾自對人言云,支持程艷秋乃受張公權(嘉璈字)之託也。此內幕非外人所能知者。艷秋自法回國後,余曾往觀其演出,舊時紅緞金繡門簾台帳換了一灰布帳子 ,場面皆在灰布帳子之內。按舊戲場面,須與演員心神相接,尤其在身段上打鼓師須隨時相應。中國戲曲之技術與西洋戲曲之技術自有不同,而台上設置亦不能同。但艷秋只重在唱,却亦無妨 。王瑤卿對艷秋一字之評為字,身段武工 ,在其次矣。

   李石曾 

將軍長腿好胡為,斷袖偷桃事果奇。是假是真難自辨,瀟湘館堸搨誚m。

張宗昌號長腿將軍,外傳其山東督軍卸任後,曾在妓院瀟湘館香妃處與程艷秋叙舊,事之有無,須問香妃。姑妄言之,姑妄聽之而已。

北曲高陽獨出羣,曾師趙叟共寒雲。大名傳世終長在,元老三朝已不聞。

袁寒雲曾從趙子敬學崑曲,韓世昌後亦從趙子敬學崑曲,蓋與寒雲同師,故其唱念皆用中州韻,無高陽口音,演出身段風度,亦臻上乘。徐世昌事清民國洪憲 ,人謂其三朝元老,後繼任總統,韓世昌與同名,有人諷韓改名,韓不改。事聞於捧韓者,乃於報端對徐大事抨擊,成一時笑聞。今徐世昌已成腐草朽木,無人道及 ,而韓世昌則名自長在也。

縞妝紗帽滿台飛,國泰排來意有譏。梆子亂彈皆妙絕,喜榮歸與丑榮歸。

民初後,花旦以于連泉(筱翠花)為矯矯者。丑榮歸(小上墳)為乾隆時山東巡撫國泰所編排者,意蓋在譏罵劉墉。清末多演此戲,後少演者,惟翠花能演,以其蹻工見長也。余於福全館演空城計 ,特煩其與王福山演之。梆子有喜榮歸,與丑榮歸並為滑稽喜劇。

風生座上喜談論,款待殷勤主與賓。綴玉班中司管理,不唯專演四夫人。

姚玉芙善談論,梅蘭芳賓客多由其招待,在梅家班為管事。梅演四郎探母,四夫人一角則必由玉芙飾之。

唱片惟傳牧虎關,微雲籠月渺茫間。二進宮真三鼎足,韻勝金家老少山。

裘桂仙民初後為銅鎚正宗,其嗓音雖不及金秀山少山之亮,而韻則勝之,蓋嗓音亦近於雲遮月者。其唱片甚少,余只聽過牧虎關一片 ,與陳德霖、余叔岩合演二進宮,可稱鼎足而三,余屢於戲院聆之。一日余在叔岩家,陳老夫子亦在座,安徽督軍陳調元來訪,叔岩是日頗有興趣 ,乃約桂仙來,於室內合唱二進宮,較台上尤精彩。可謂此曲只應天上有 ,人間那得幾回聞矣。

   裘桂仙      金秀山         金少山  

  陳德霖       余叔岩

爐火純青自不奇,演來襯托總相宜。南陽關外韓擒虎,後影須看靠背旗。

鮑吉祥為堣l老生之上乘,演唱爐火純青,與叔岩配演,襯托相宜。余二十四歲時,在慶園觀叔岩演南陽關,吉祥飾韓擒虎,台下頗多票友,聞彼等語云:吉祥步法整齊 ,靠旗不亂,後影真好看也。

兩山各有套連環,想見英風盜馬還。老輩只餘侯喜瑞,演來猶似竇河間。

宣化府有山名連環套,古北口亦有山名連環套,皆云為竇爾敦所據處。按連環套劇,黃天霸詞為保鏢路過馬蘭關,當以古北口為是 。架子武花面侯喜瑞民初後最馳名,取洛陽戰宛城武文華五人義等戲皆擅長 ,而連環套一劇尤能表現出竇河間之英風豪氣,其老年曾在音樂堂與孫毓堃演出此劇。

   侯喜瑞      孫毓堃

紅逼宮與白逼宮,演來文武不相同。笑他依樣葫蘆畫,後果前因一貫通。

逍遙津為白逼宮,紅逼宮一名定中原,司馬師扮象,紅蟒佩劍,翎子,紅三塊瓦臉譜。前後因果,依樣葫蘆。架子花面郝壽臣能此劇,與審七長亭並為拿手戲。

   郝壽臣

包衣祖上舊中堂,下海登場演二黃。都道傳人言五子,映山隔嶺學譚腔。

言菊朋祖上為包衣,滿制包衣乃奴僕之稱,曾為其主家奴僕,雖官至極品,其主家有喜壽喪事則須去其主家當差。菊朋祖上官至尚書,值其主家喪事,尚書至主家前擊鼓迎客,見清朝野史大觀。菊朋後下海演老生 ,宗譚u培,自命為譚派傳人。梨園內行嘲其為言五子,扮象低網子,短鬍子,薄靴子,(譚因聞鼻烟,上妝前洗鼻子)言上妝前亦洗鼻子,最後則為裝孫子。按言亦知音韻,如陰平高念,陽平低念,上聲滑念,去聲遠念,入聲短念之類,但不知變化運用,每韻尚有三級之妙,又以嗓左,遂至學譚反而映山隔嶺,奇腔怪調,無一是處。

   言菊朋      譚u培

字雖不正嗓音高,派異程門亦自豪。慶奎病後誰能繼? 無人更唱斬黃袍。

亂彈戲入北京後,老生程長庚派外,則為劉鴻昇派,高慶奎為劉派傳人,字雖不正,而嗓音高亮。後忽病喉,唱不出聲,斬黃袍一劇遂無人更演。慶奎人頗謙抑,曾與余云彼只有一條嗓子,論唱較余叔岩先生差之遠矣。

   高慶奎      程長庚      劉鴻昇

平平正正亦堪誇,嗓左高時每出叉。甯武關難教不會,只能學唱鐵蓮花。

老生貫大元演出平平正正,雖無精彩,亦無毛病,係左嗓,有時發花,曾欲向余叔岩學甯武關,叔岩為其比試一場,彼云不能學會,叔岩教其鐵蓮花一劇,余及大元將劇鈔下,皆未演出。

   貫大元

武侯未必有神通,戰艦何知用火攻? 為識胸中晴雨表,東風不是是颱風。

馬連良初師賈洪林,後亦不似,借東風為其拿手戲。但武侯知天文學,計時應有颱風,因用火攻破曹軍,非能借東風也。連良演此戲,竟使武侯如一妖道,乃腹無文學之故。

   馬連良      賈洪林

一海一京不共流,麒麟童並有王周。大紅袍演多牽誤,滬上無能更出頭。

北京老生王榮山,上海老生周信芳,皆號麒麟童。王知老戲頗多,從事教戲,不出規矩。周在滬派中負盛名。余曾觀其演四進士,頗合宋士杰之身份。其演戰太平定軍山打漁殺家等舊戲則一無是處。如空城,南周北馬皆不能演,以扮出即不似也。晚年以演大紅袍牽誤,不再出演。

   王榮生      周信芳

京滬菊壇各一幫,何分北調與南腔? 秦瓊飾演天堂縣,誰道洪春是外江。

文武老生李洪春,或謂其為海派,余曾觀其演天堂縣秦瓊表功,身段一招一式皆有準繩,絕非外江也。

   李洪春


張伯駒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五)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十一
但思何以利吾身,朋友交情豈有真。三變識時君子事,倒皇人是保皇人。

王祖同,先父任河南都督時為民政廳長,與陸榮廷有舊交。洪憲中,項城任為廣西巡按使,蓋對陸事羈縻也。馮國璋密電陸,介紹梁任公去廣西晤談。任公在戊戌為保皇首領,時號康梁」 ; 項城為總統時,任公曾出任總長,復辟之役,任公又隨段祺瑞反對。君子有三變,識時務者為俊傑。任公與陸晤,詳述當前局勢,陸遂宣告獨立,而王不知也。陸旋護送王回京。梁任公去廣西事 ,乃惲公孚兄對余言者。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十二
六軍散去再收難,綠葉全無剩牡丹。南粵趙佗空有夢,龍王失水困沙灘。


龍濟光,洪憲時督理廣東軍務,特加郡王銜,後任兩廣巡閱使。帝制取消後,與革命軍戰敗,潰逃北京,猶携兩廣巡閱使印自隨。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十三
縱使龍興鼎革新,後來誰是繼承人。鄴臺只有陳思俊,惜少唐家李世民。

洪憲初,先父曾勸項城勿為,謂即使成功,難以為繼,試看後人誰為李世民耶? 清室遜位,洪憲帝制,克定皆力主持,但與籌安會之流謀,皆文人徒事空言,無實力武功。迨直皖諸將盡不用命,項城始感克定非李世民之才 ,然已晚矣。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十四
跪拜禮行最解頤,不知大事勢都移。東宮儲位何嘗定,却笑空言太子辭。

克定本無雄才大略,洪憲時以太子自居,見人對其行跪拜禮則喜。帝制勢漸非,項城頗懊喪,對克定時加訶責。克定不自安,一日見先父曰:辭去太子可乎?先父曰:儲位本未定 ,何從言辭耶?克定棫M無語。

張伯駒(1898年-1982年2月26日),本名家騏,字伯駒,以字行。別號叢碧,春遊主人,好好先生等。中國河南項城人,是收藏家和書畫家、詩詞學家及京劇研究家。其生父為張錦芳(1872年–1942年),養父為清末直隸總督及河南都督張鎮芳,表叔爲袁世凱。是民國四公子之一。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十五
鵷行無與列朝班,禮聘蒲輪師友間。太子何嘗生羽翼,嵩山終不似商山。

洪憲時,趙爾巽李經義嚴範孫徐世昌為嵩山四友 ,不以臣視 ; 但與皇儲殊少見,亦非擁護帝制者,非似南山之四皓也。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十六
羣言舉世已滔滔,假印刊章孰捉刀? 袁氏家規懲大過,一場戲演打龍袍。

克定偽印順天時報,皆言日本如何贊成帝制。洪憲勢漸非,項城頗不怡 。一日寒雲之妹以花生米進,包花生米之紙,則為真順天時報》。項城見之,始知所閱之《順天時報》 ,皆克定偽印,盛怒,命對克定施夏楚。袁氏家規,子弟有過,尊長令旁人撻之 ; 但他人對皇儲,何敢如此,只作比畫而已,亦如演一齣《打龍袍》戲也。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十七
抗節書生可欽,陳王義更感人深。五元一命蘭亭本,早見瓊樓玉宇心。

吳則虞族人吳步蟾茂才,有落水蘭亭帖,後有鮮于學士諸跋,乃得自海源閣楊至堂家者 。帖中尚夾有包慎伯丁儉卿致楊至堂論蘭亭各一札 。茂才阻帝制,上書忤項城,幾不測,乃挾此帖求援於王式通。王固重安吳書法,見札細閱,因留茂才飯。適寒雲至,王告以故。寒雲帖果留下,云:我願送君到天津買船行。茂才曰:甚願。,寒雲挈之赴前門登車 。時囊無寸銖,向僕從索得五元,買車票去。茂才曰:「《落水蘭亭》可易名曰:《五元一命蘭亭 。》」及歸,安吳書札屬式通,《蘭亭》則歸寒雲,果易題曰《五元一命蘭亭》 。後此帖歸于右任,然「五元一命」四字,輒不可考,以質柳翼謀,柳亦不知其本事。江彤侯與茂才卯角交,曾記其事。後茂才為村塾師以老。段祺瑞執政時 ,有京兆尹某,延茂才入幕。茂才不願遠行,曰:「吾無第二《落水蘭亭》,也無第二寒雲公子 ; 五元難得,一命難全,不再入京矣!」 即此一事,足佩寒雲之落落,已早見「瓊樓玉宇」之心矣。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十八
小樹風隨大樹風,六軍不進敵相通。陳侯赤手終何濟,佇看新華夢已空。

項城任陳宧督理四川軍務,封一等侯,以當滇軍,倚畀甚重。陳所率軍隊,為馮玉祥部。馮為人叵測,見段祺瑞、 馮國璋皆反對帝制,乃與敵通而不戰。陳非有意反袁,惟赤手空拳,無可奈何,為保自身,遂亦宣告獨立。至此新華夢已近終場矣。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四十九
舉國皆知是莽操,歌功頌德亦徒勞。人心已去軍心散,誓願空餘背八條。

洪憲時,凡在軍籍,每人皆發給一小手冊,內載八條,有報國保主愛民守紀律服從上級等,須宣誓背誦。但有歷史知識,對項城推倒清室,自為帝制,莫不知為操莽之事。人心未孚,軍心亦未固,雖宣誓背誦此八條,亦具文耳。

續洪憲紀事詩補注   五十
泉源本自出東君,水到渠成勢已分。狗監虎賁皆反噬,大功坐付蔡將軍。

反帝倒袁,實為日本所操縱,勢已水到渠成 ; 段祺瑞、馮國璋皆反噬,諸軍不戰,蔡松坡固坐享其成也。按項城固當反,但段、 馮之反袁,尚有不同者。馮於清室,猶未忘恩,對項城負清,帝制自為,有鄙恨意 ; 又見人心向背,國際形勢,已於項城不利,且為自身尚有後望。段則投靠日本,擴張其皖系勢力,作賣國走狗,其罪尤甚於項城也。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