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策縱(1916年1月7日-2007年5月7日)出生於湖南祁陽,逝世於美國三藩市,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東方語言系和歷史系終身教授,國際著名紅學家和歷史學家(特別是中國五四運動)。   

維基百科

附三   顧毓琇教授和詩   和葉嘉瑩女士周策縱教授吉川幸次郎先生三律。

人間又到歲寒時,白雪紛飛且賞之。天際徒悲星散落,客蹤每苦路分歧。夢遊靈谷經盤谷,志在雲涯傍海涯。便欲乘槎回故土,神州消息尚無期。
離鄉萬里有征鴻,楓樹斜陽山色中。千嶺飛霜寒露白,三更滴淚蠟燈紅。無花春桂待秋桂,何意冬蟲問夏蟲。荏苒光陰逾廿載,雲天悵望玉關風。
出沒星辰豈有心,夕陽無語酒頻斟。蘭亭修禊流觴水,玉笛飛聲嘉樹陰。同好論文兼解字,難能博古復通今。聯吟仙島懷貞女,鬢影釵光夜色沉。

顧毓琇(1902年12月24日-2002年9月9日),字一樵,江蘇無錫人。中華民國教育家、科學家、詩人、戲劇家、音樂家、禪學家。顧毓琇學貫中西,博古通今,著作等身。   

維基百科

父殁   1971年春
老父天涯殁,餘生海外懸。更無根可託,空有淚如泉。昆弟今雖在,鄉書遠莫傳。植碑芳草碧,何日是歸年。

感事二首

長繩難繫天邊日,堪笑葵花作計癡。拚向朱明開爛漫,掉頭羲御竟何之。
抱柱尾生緣守信,碎琴俞氏感知音。古今似此無多子,天下憑誰付此心。

歐遊紀事八律作於途中火車上

其一
匆匆七日小居停,東道殷勤感盛情。尼院為家林蔭廣,王朝如夢寺基平。舉盃頻勸葡萄釀,把卷深談阮步兵。我是窮途勞倦客,偶從遊旅慰浮生。
其二
繁華容易逐春空,今古東西本自同。路易斯王前狩苑,拿破侖帝舊雄風。惟瞻殿飾餘金碧,剩見噴泉弄彩虹。欲問豐功向何處,一尊雕像夕陽中。
其三
何期四世聚天涯,高會梅林感復嗟。廿載師生情未改,七旬父執鬢微華。相逢各話前塵遠,離別還悲後會賒。贈我新詩懷往事,故都察院舊兒家。
其四
穉夢難尋四十年,相逢海外亦奇緣。因聆舊話思童侶,更味鄉廚憶古燕。往事真如春水逝,客身同是異邦懸。滄桑多少言難盡 ,會見孫兒到膝前。
其五
論繪談詩博奧殫,驅車終日看山巒。雨中湖水迷千里,地底鐘岩幻百觀。生事羨君書卷堙A村居示我畫圖間。主人款客多風雅,一曲鳴琴着意彈。
其六
頹垣如血自殷紅,羅馬王城落照中。一片奔車塵漠漠,數行斷柱影憧憧。千年古史殷誰鑒,百世文明變未窮。處處鐘聲僧院老,耶穌十架竟何功。
其七
偶來龐貝故城墟,里巷依稀殘燼餘。幾矗斷楹前代寺,半椂空宇昔人居。驚看體骨都成石,縱有瓶罍儲亦虛。一霎劫災人世改 ,徒令千載客唏噓。
其八
行行歐旅近終途,瑞士湖山入畫圖。藍夢波光經雨後,綠森巒靄弄晴初。早知客寄非長策,歸去何方有故廬。獨上遊船泛煙水,坐看鷗影起菰蒲。

其一: 旅遊巴黎寓居侯思孟(Donald Holzman)教授之所,其地原為法王路易第九誕生之古堡,後改建為教堂 ,旁為修女院。
其二: 凡爾賽宮。
其三: 在巴黎蒙臺灣大學及淡江學院諸校友邀宴於中國餐館梅林,座中得遇父執盛成老伯。
其四: 在德國博洪(Bochum)寓居張祿澤女士之處。張女士善烹調,兩日來得飽嘗故都口味。其女於去歲結婚,不日將有弄孫之喜矣。
其五: 在博洪張女士處得遇霍福民(Alfred Hoffmann)教授曾驅車載我同遊博洪附近之鐘乳石岩洞及科隆之藝術館等地。臨行並為我奏歐洲古琴一曲,風雅好客,盛情可感。
其六: 羅馬。
其七: 龐貝。
其八: 瑞士藍夢湖(Lake L émen)及綠森(Lucern)等地。

秋日絕句六首   1971年秋

樊城景物四時妍,又到楓紅九月天。一夕西風寒雨過,起看白雪滿山巔。
一年兩度好花開,狗木俗名徧地栽。曾共春櫻爭艷冶,更先黃菊報秋來。
隔鄰嘉樹不知名,朱實勻圓結子成。好鳥時來啄復落,閒階點綴自多情。
煙樹初紅菊正黃,小庭花木競秋妝。風霜見慣渾閒事,垂老安家到異方。
誰家蘆葦兩三枝,搖曳門前別樣姿。記得陶然亭畔路,秋光不似故園時。
幾番霖雨到秋深,落葉飄黃已滿林。試上層樓望蕭瑟,海天遼闊見高岑。

樊城: 李祁教授詩稱温哥華為樊城,愛其古雅,因沿用之。
狗木: 為 Dogwood 之意譯。

春日絕句四首   1972年春

幾日晴和雪便銷,已知花信定非遙。樊城地氣應偏暖,歷盡嚴冬草未凋。
似洗嵐光到眼明,偶從廣海眺新晴。微風不動平波遠,時聽鷗鳴一兩聲。
滿街桃李綻紅霞,百卉迎春競作花。冰雪劫餘生意在,喜看煙樹茁新芽。
似雪繁花又滿枝,故園春好正堪思。斜暉凝恨他鄉老,愁誦當年韋相詞。

一九七六年三月廿四日長女言言與婿永廷以車禍同時罹難日日哭之,陸續成詩十首。

噩耗驚心午夜聞,呼天腸斷信難真。何期小別纔三日,竟爾人天兩地分。
慘事前知恨未能,從來休咎最難明。祇今一事餘深悔,未使相隨到費城。
哭母髫年滿戰塵,哭爺剩作轉蓬身。誰知百劫餘生日,更哭明珠掌上珍。
萬盼千期一旦空,殷勤撫養付飄風。回思襁褓懷中日,二十七年一夢中。
早經憂患偏憐女,垂老欣看婿似兒。何意人天劫變起,狂風吹折並頭枝。
結褵猶未經三載,忍見雙飛比翼亡。檢點嫁衣隨火葬,阿娘空有淚千行。
重泉不返兒魂遠,百悔難償母恨深。多少劬勞無可說,一朝長往負初心。
歷劫還家淚滿衣,春光依舊事全非。門前又見櫻花發,可信吾兒竟不歸。
平度幾度有顏開,風雨逼人一世來。遲暮天公仍罰我,不令歡笑但餘哀。
從來天壤有深悲,滿腹酸辛說向誰。痛哭吾兒躬自悼,一生勞瘁竟何為。

天壤
逝盡韶華不可尋,空餘天壤蘊悲深。投爐鐵鑄終生錯,食蓼蟲悲一世心。蕭艾欺蘭偏共命,鴟鴞貪鼠嚇鵷禽。回頭三十年間事,腸斷哀絃感不禁。

霧中有作七絕二首

連日沉陰鬱不開,天涯木落亦堪哀。我生久慣淒涼路,一任茫茫海霧來。
高處登臨我所耽,海天愁入霧中涵。雲端定有晴暉在,望斷遙空一抹藍。

紀遊絕句十一首   1977年夏

詩中見慣古長安,萬里來遊鄠杜間。彌望川原似相識,千年國土錦江山。
天涯常感少陵詩,北斗京華有夢思。今日我來真自喜,還鄉值此中興時。
灞水橋邊楊柳存,陽關舊曲斷離魂。於今四海同聲氣,早是春風過玉門。
興慶湖中泛碧波,沉香亭畔牡丹多。人民自建名園好,帝子興亡付夢婆。
已掃群魔淨惡氛,放懷堂上論詩文。話到南山與秋色,高風想見杜司勳。
直登古塔上慈恩,千載題名幾姓存。漢祖唐宗俱往事,憑欄指點樂遊原。
春鋤一幅興沉酣,作者貧農李鳳蘭。欲問翻身今昔事,繪來家史付君看。
一中韋曲近樊川,工廠農田校舍邊。小坐堂前聽講課,教師用古有新詮。
陝北歌傳金匾名,新詞三叠表深情。百身難贖斯人殁,一曲臺邊掩淚聽。
遼鶴歸來客子身,半生飄轉似微塵。欲經此地偏多戀,古縣人情分外親。
難駐遊程似箭催,每於別後首重回。好題詩句留盟證,更約他年我再來。

向晚二首   1978年春
近日頗有歸國之想,傍晚於林中散步成此二絕。

向晚幽林獨自尋,枝頭落日隱餘金。漸看飛鳥歸巢盡,誰與安排去住心。
花飛早識春難駐,夢破從無迹可尋。漫向天涯悲老大,餘生何地惜餘陰。

再吟二絕

卻話當年感不禁,曾悲萬馬一時瘖。如今齊向春郊騁,我亦深懷並轡心。
海外空能懷故國,人間何處有知音。他年若遂還鄉願,驥老猶存萬里心。

註: 寫成前二詩後不久,偶接國內友人來信,提及今日教育界之情勢大好,讀之極感振奮,因用前二詩韻吟此二絕。

絕句三首   1979年春

五年三度賦還鄉,依舊歸來喜欲狂。榆葉梅紅楊柳綠,今番好是值春光。
古城認取舊遊痕,花下徘徊感客魂。風雨流年三十載,樹猶如此我何言。
登臨重上翠微巔,一塔遙天認玉泉。都是兒時舊遊地,人間不返是華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