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20年2月)   共 4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2) 韻海遺音  

宋詩選讀  

文天祥 (十二)   正氣歌    過零丁洋    念奴嬌     滿江紅     更多文天祥詩作品     吳小如說岳飛的三首詞    岳珂     韓世忠    

為或人賦
悠悠成敗百年中,笑看柯山局未終。金馬勝游成舊雨,銅駝遺恨付西風。黑頭爾自誇江總,冷齒人能說褚公。龍首黃扉真一夢,夢回何面見江東。

或人: 某人,指留夢炎。 柯山: 即爛柯山。 金馬: 漢宮有金馬門。 舊雨: 舊友。 黑頭: 黑髮。 冷齒: 輕蔑譏誚。 龍首: 也叫龍頭鰲頭,以稱狀元。 黄扉: 也叫黃閣,宰相所居。

文天祥戰敗被俘,元朝統治者企圖利用文天祥籠絡人心,設法勸降,但困辱於牢中的文天祥堅貞不屈,矢志不降。祥興二年(1279)十月初,曾任宋朝左丞相的留夢炎,不僅自己跪倒在敵人的腳下 ,還恬不知恥地親自出馬向文天祥勸降。文天祥終不變其志節,還寫下了這首詩,諷刺留夢炎的醜惡嘴臉,並表達對復興國家事業充滿信心。

悠悠成敗百年中,笑看柯山局未終。」,詩的起句看似平淡 ,却十分引人注目。詩人說眼前的成敗不可靠,抗元鬥爭還在繼續,最終誰勝誰負,要等待百年才見定局,這好像爛柯山兩仙童對奕,棋局未終。詩人盡管目睹令南宋王朝覆滅的厓山海戰 ,他堅信各地人民的抗元活動仍在不斷進行,鬥爭火種並未熄滅。

金馬勝游成舊雨,銅駝遺恨付西風。」筆鋒一轉,回顧自己與留夢炎的交往談起 ,指摘他忘記過去的恩榮,沒有亡國之恨,不知亡國之恥。金馬勝游」 ,這是多麽難忘的美好時刻。留夢炎與文天祥都是南宋的狀元,後又同殿稱臣。過往兩人的交往一切已歷史。如今面對的只是銅駝遺恨」 — 國亡之後,宮門前的銅駝已沒於荊棘之中。

黑頭爾自誇江總,冷齒人能說褚公。」,詩人進一步用犀利的筆觸 ,刻劃了留夢炎不以賣國為恥,反以叛國為榮的得意神態。留夢炎由宋朝的黑頭卿相,搖身一變成為元人的白頭尚書,絲毫不覺得慚愧和羞恥 ,反而像江總那樣炫耀,沾沾自喜。失義變節的留夢炎雖然自鳴得意,却為世人不齒,像歷史上的褚淵那樣受到恥笑。南北朝之際,江總很有文采,然而人品低下,歷任梁隋三朝,陳後主時為尚書令 ,却不理政務,日與陳後主游宴,互作淫艷之詩,人稱之狎客褚公 ,即褚淵,劉宋時拜尚書右僕射,後助蕭道成篡宋。時人譏諷他無節操,連其長子褚賁都感到羞恥,一輩子不肯出來做官。

龍首黃扉真一夢,夢回何面見江東。」,詩的最後兩句 ,既點明留夢炎的身份,又斥責他無顏自立於世。詩人指出,留夢炎雖然曾中狀元,官居宰相,只不過是南柯一夢,即使夢回江南又有何面目與家鄉父老相見呢? 歷史證明,留夢炎不僅無顏見家鄉父老,也無顏見宋朝故人,甚至使子孫後代蒙羞。《宋人軼事滙編》轉引《樵書》記載:兩浙有夢炎 ,兩浙之羞也。歷明朝數百年,凡留氏子孫赴考,責令書一結云:『並非留夢炎子孫』,方許入場。背叛民族的人 ,必然永遠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這首詩仿佛是一篇短小檄文。

留夢炎(1219-1295),浙江衢州(今浙江衢縣)人,字漢輔。宋理宗淳祐四年(1244)甲辰科狀元,中國歷史上著名漢奸之一。

生朝
客中端二日,風雨送牢愁。昨歲猶潘母,今年更楚囚。田園荒吉水,妻子老幽州。莫作長生祝,吾心在首丘。

這首詩見於《指南後錄》卷三,是詩人被囚居在元大都期間所作。在囹圄之中詩人迎來了自己的四十五周歲生日。詩人回首平生,不勝慨然,身羈北地,心繫故園 ,寫出了這樣一首沉摯動人的詩篇。

詩的開端,頭四句說明這個生日是在客中度過,而且還是被羈囚在塞北,遠離江南故土,給全詩定下一個沉痛的基調。

田園兩句 ,表達了詩人對故園和家人的掛念。文天祥是江西吉安人,他遙想遠隔數千里的故里,田園荒蕪,更念及家人狀況。文天祥被押解到大都後,才得知妻妾子女皆被拘擄在這裡,但又不能團聚 。因此發出妻子老幽州的慨嘆。

最後兩句,「莫作長生祝」 ,詩人早就抱定了捐軀赴義的决心,所以不作長生之祈祝。「吾心在首丘」 ,表達了作者至死不忘故土的信念。

楚囚:左傳成公九年:晉侯觀於軍府 ,見鍾儀,問之曰:南冠而繫者,誰也?有司對曰:鄭人所獻楚囚。後來人們引用這個典故 ,往往是指思念故國之意。文天祥以楚囚自喻,一是說明自己目前的境遇,再就是表達自己心懷念故國的衷情。

首丘:禮記檀弓》:古之人有言曰:狐死正首丘 ,仁也。,因稱不忘故土或死後歸葬故鄉為首丘。屈原《哀郢》:鳥飛返故鄉兮 ,狐死必首丘。

正月十三日
去年今日遁厓山,望見龍舟咫尺間。海上樓台俄已變,河陽車駕不須還。可憐羚乳煙橫塞,空想鵑啼月掩關。人世流光忽如此 ,東風吹雪鬢毛斑。

此詩寫於元至十七年(1280)正月十三日。這天是文天祥被俘至厓山海上之戰的一周年紀念日,也可看作厓山南宋行朝覆滅(二月六日)的年祭之作。

去年今日遁厓山,望見龍舟咫尺間。詩的開頭 ,回顧去年厓山之戰的情景。這是對南宋祥興二年(1279)一件巨大歷史事實的真實寫照。正月堙A元軍元帥張弘範率領水陸大軍,直趨南宋行營所在地厓山(今廣東新會南八十里的大海中),準備一舉消滅南宋的流亡政府 。十三日至厓山後,張弘範要文天祥寫信給行朝,向其招降,文天祥拒絕,並以「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這樣氣壯山河 ,寧死不屈的豪語為對。此時,元軍、宋軍在海上已準備進行最後決戰。文天祥被囚於元軍船上,與宋帝趙昺所乘之龍舟相距不遠,而他却無法回到宋軍陣營為國抗敵 。海上大戰,文天祥是親眼目睹的。宋軍有船千餘艘,而元軍大小船僅五百,兵士亦不習水戰,論理宋軍是有優勢的。可惜,行朝採取了錯誤戰略,“依山作一字陣,於是不可以攻人 ,而專受攻矣。”這就注定了行朝必然覆沒的命運。

海上樓台俄已變,河陽車駕不須還。二月初六日 ,是最後決戰開始,由於南宋行朝戰略錯誤,到黃昏時刻,宋軍瓦解,,鮮血染紅了南海海水,屍體橫浮,二十萬軍隊覆滅。左丞相陸秀夫為不使重演靖康悲劇 ,背負九歲的小皇帝趙昺蹈海殉難,大臣、宮女也紛紛跳海自盡。在元軍船上的文天祥是目睹這亡國慘狀的。在詩人看來,這一切仿佛如瞬間的夢幻,使得他疑其行朝為海市蜃樓,它的覆沒仿如一種錯覺 。「河陽車駕」指被俘北去羈留燕京的宋恭帝。春秋僖公二十八年:「天王狩于河陽 。」左傳:「是會也 ,晉侯召王,以諸侯見 ; 且使王狩。仲尼曰:以臣召君,不可以訓故書曰:天王狩于河陽。言非其地也 。」後因以此指喻皇帝被迫出行。「河陽車駕不須還」就是借用這一典故,來表達國朝難復。周天王雖受制於諸侯 ,被召至河陽,但他還有可回歸的希望,而如今南宋連海上的行朝都頃刻覆亡了,被俘北去的宋恭帝還有什麽希望呢?「不須還」三字表示了詩人感到絕望。

可憐羚乳煙橫塞,空想鵑啼月掩關。」 二句是述說自己當今的境況和心情。詩人一方面表明自己要像蘇武一樣,保持民族氣節,堅守高尚情操 ; 另一方面痛悼自己的處境。蘇武牧羊十九年,最後終於能回到祖國的懷抱,而自己連國都沒了,還回那堨h呢? 只能是身囚敵都,心懷歸思罷了。「空想」二字,道出了詩人面對現實痛苦絕望的心情。「月掩關」,又寫出了被囚於兵馬司,想一望故國而不可得的難言之苦。

人世流光忽如此,東風吹雪鬢毛斑。」,這兩句是詩人回顧往事,回顧一生所發出的深沉慨嘆。文天祥出生時,南宋政府極端腐敗,內憂外患空前加劇。他從小便受到愛國主義教育,立下了抗敵報國的宏圖壯志,無論何時、何地都為光復國土不懈地奮鬥。然而,國君昏庸,佞臣當朝,他的雄才大略難於施展。「忽如此」三字,寫出了光陰如梭之悲 ;「鬢毛斑三字,寫出了憂國早衰之痛 ; 而人世流光東風吹雪相對舉,又暗喻了國亡時期淒風酷雨,民生凋敗,歲月難度的社會環境。同時,它也暗切了正月十三日的時令特徵。

總起來看,這首詩是紀實兼述懷之作。

更多文天祥詩   宋史本傳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