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20年2月)   共 4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周作人 兒童雜事詩(三) 更多    

 

 

 

 

 

 

 

 

 

 

 

 

 

 

 

 

 

 

 

 

 

 

 

 

 

 

 

 

 

 

 

 

 

 

 

 

 

 

 

 

 

 

 

 

甲之(十五)夏日食物
早市離家二里遙,携籃趕上大雲橋。今朝不吃麻花籽,荷葉包來茯苓糕。

苓,俗語讀作上聲。但單呼茯苓,則又仍作平聲讀也。

亦報一九五零年六月十四日載三頓飯文中 ,說紹興人每天必吃三頓飯,每頓飯必現煮。因為早上吃飯 ,須得買菜做菜,菜市很早,去買的也非早不可。」《知堂回想錄二六:每天上街買菜 ,變成了一個不可堪的苦事。・・・・・早市是在大雲橋地方,離東昌坊口雖不很遠 ,也大約有二里左右的路吧,時候又在夏天,這時上市的人都是短衣,只有我個人穿着白色夏布長衫,帶着幾個裝菜的『苗籃』,擠在魚攤菜擔中間,這是一種什麽况味 ,是可想而知了。我想脫去長衫,只穿短衣可覺得凉快點,可是祖父堅決不許。」

周作人當時的這種苦况,看來只有麻花粥能夠稍微彌補。麻花即油炸鬼,現在多稱油條。苦竹雜記談油炸鬼:紹興在東南海濱 ,市中無不有麻花攤・・・・・攤在早晨亦兼賣粥,米粒少而汁厚 ,或謂其加小粉,亦未知真假。平常粥價一碗三文,麻花一股二文,客取麻花折斷放碗內,令盛粥其上・・・・・代價一共只要五文錢 ,名曰麻花粥。」一九三八年十二月廿一日作雜詩:「買得一條油炸鬼,惜無白粥下微鹽。」可見這粥在作者回憶中是如何的有味。

《藥味集・賣糖》:「早上別有賣印糕者,糕上有紅色吉利語,此外如蔡糖糕茯苓糕桂花年糕等亦具備 ,呼聲則僅云賣糕荷,其用處似在供大人們做點心吃。」這堹S別說明是供大人們做點心,故小孩如能不吃麻花粥而得吃糕,其心情當格外覺得滿足。茯苓糕與現在北京的茯苓餅完全不同 ,勞祖德先生函告:「我所見過的茯苓糕,是一種用茯苓泥做餡的潮糕,每塊約一寸見方,四邊露饀,正面加蓋紅字印記,如「大同」「大有」「大吉」。潮糕云者 ,即此糕要吃新鮮,保持一定的潮潤度,製成後上覆濕布,一上午即售完,但又是凉的,為夏日食品也。但是現今還有不有這樣的糕賣呢? 這我就不得而知了。」

甲之(十六)
夕陽在樹時加酉,潑水庭前作晚涼。板桌移來先吃飯,中間蝦殼筍頭湯。

《魯迅小說堛漱H物・民俗資料》:「說在《風波》這篇小說堙A有好些鄉村民俗的資料,這是值得注意的。」現在我們便可以將《吶喊・風波》第一段的描寫和這首詩對照着看一下:「太陽漸漸的收了他通黃的光綫了 ,場邊靠河的烏桕樹葉,干巴巴的才喘過氣來,幾個花脚蚊子在下面啍着飛舞。面河的農家的煙突堙A逐漸減少了炊煙。」,豈不正是「夕陽在樹時加酉」的光景?「女人孩子們都在自己門口的土場上潑些水 ,放下小桌子和矮凳。人知道,這已經是晚飯時候了。」也就是「潑水庭前什晚涼。板桌移來先吃飯。」的今譯了。板桌之稱,似不普及 ,其實只是紹興鄉下對方形或長方形粗製小桌的稱呼。

蝦殼筍頭湯則是紹興老百姓很喜歡喝的一種湯,知堂文章中多次提到過。「魯迅的故家」中《飯菜》《蒸煮》兩節 ,介紹紹興「因了三餐煮飯的關係,在做菜的方法上也發生了特別的情形,這便是偏重在蒸。・・・・・白鮝或鰵魚鮝切塊 ,加上幾個蝦米(俗名開洋),加水一蒸,成為很好的一碗鮝湯。〔叔河案,據孫旭升《白鮝肉與蝦油鷄》文中說,白鮝即石首魚乾即黃魚乾 ,伏天取黃魚剖腌曬壓乾,堅硬而色白,蒸湯味鮮可以開胃。〕・・・・・大蝦擠蝦仁後,與乾菜少許老笋頭蒸湯 ,內中無甚可吃,可是湯却頗好,這種蝦殼筍頭湯大概在別處也是少見的。」

《瓜豆集・懷東京》論東京的食物,「清淡質素,他沒有富家厨房的多油多團粉,其用盬與清湯處却與吾鄉民家相近,在我個人是很以為好的 。・・・・・我所想吃的如奢侈一點還是白鮝湯一類,其次是鰵(鄉俗讀若米)魚鮝湯 ,還有一種用擠了蝦仁的大蝦殼,砸碎了的鞭笋的不能吃的「老頭」(老頭者近根的硬的部分,如甘蔗老頭等,)再加乾菜而蒸成的不知名叫什麽的湯 。這實在是寒氣相極了,但越人喝得滋滋有味,而其有味也就在這寒氣即清淡質素之中,殆可勉强稱之曰俳味也。」

甲之(十七)蚊烟
薄暮蚊雷震耳聾,火攻不用用烟攻。腳爐提起團團走,燒着清香路路通。

自注: 水鄉多蚊,白晝點長條之蚊蟲藥,黃昏則於銅火爐中然(燃)茅草豆莢或路路通,發烟以袪之。小兒喜司其事,以長繩繫於爐之提,挈之巡行各室 。路路通即杉樹子,狀如栗房而多孔,焚之有香氣。

一九五零年七月四日《亦報》載《蚊子與白蛉》:「在紹興只要人家乾淨一點,還可以沒有臭蟲和虱子,・・・・・最討厭的乃是蚊子 ,特別是在鄉下的舊式房屋堙C每到夏天晚上蚊子必要做市,嗚嗚的叫聲聚在一處簡直響得可以,蚊雷蚊市的意義到那時候真是深切的感到了。你到屋堨h,蚊子直與你的眼泡相撞,嘴如不閉緊 ,便可以有幾匹飛下喉嚨去。這時大做其蚊烟,不久也把大部分熏出去了。」

丁修甫《武林市肆吟》之九十一:紙筒樟屑火微熏,藥氣煙濃夜辟蚊。勝臥清凉白羅帳,青銅錢止費三文。注云:「蚊蟲藥亦列屋貨賣。」《药味集・蚊蟲藥》引此詩云:「蚊蟲藥值三文 ,越中亦有之,其時大約每股才二錢耳。製法以白紙糊細管長二尺許,以鋸木屑微雜硫黃等藥灌入,或云有黃鱔骨尤佳,再壓扁蟠曲作圈,紙捻縛其端即成矣。其烟辟蚊頗有效 ,唯熏帷帳使黃黑,洗濯不退,又蟠放地上,燒灼磚石木板悉成焦痕,是其缺點也。」

「路路通」原注說是杉樹子,《蚊蟲藥》文中也說:「大抵在黃昏蚊成市時,以大銅爐生火,上加篙艾茅草或杉樹子,罨之不使燃燒,但發濃烟,置室中少頃 ,蚊悉逃去。做蚊烟以杉樹子為最佳,形圓略如楊梅,遍體皆孔,外有刺如栗殼,孔中微有香質,故烟味微香,越中通稱路路通。」《越諺》卷中名物部木類有路路通 ,注亦云:「杉子,落山撿藏,以備烟熏。」這堙m越諺》和周作人都弄錯了,杉樹子並不形「圓略如楊梅,遍體皆孔 ,外有刺如栗殼。」,烟味也並不微香。箋釋者最初在《亦報》上看到注文,以為是排錯,後來看到手稿,才知不能怪排字的工人。但周作人後來也發現了自己的錯誤 ,一九六六年三月十日致孫五康信云:「路路通是楓樹子,說杉樹子是錯的。」本來形圓有刺如栗殼,烟味微香,這只能是楓樹子 ,南方人多是知道的。

甲之(十八)  
買得烏皮香撲鼻,蒲瓜鬆脆亦堪誇。負他沙地殷勤意,難吃噴香呃殺瓜。

自注: 烏皮香者,香瓜之一種。皮青黑,肉微作碧色,香味勝常瓜。蒲瓜柔脆多水分,但不甚甜。冷飯頭瓜一名呃殺瓜,以其綿軟,食之易噎,但可以飽,有如冷飯,故有是名。沙地種瓜人常用此以作物。

《魯迅小說堛漱H物・兩個故鄉》:「魯迅《故鄉》這篇小說堿鰫壎L的故鄉・・・・・深藍的天空中掛着一輪黃金的圓月,下面是海邊的沙地,都種着一望無際的碧綠的西瓜。現在先從閏土說起,這閏土本名章運水・・・・・他的父親名叫章福慶,是城東北道墟鄉杜浦村人,那堿O海邊,他種着沙地・・・・・」瓜和沙地,這堻ˊ籵鴗F。

周作人庚子七月初五日記:「上午,杜浦章梫〔慶〕送西瓜洋金瓜冷飯頭瓜(形如西瓜,一名咽煞瓜,味淡而粉,不能多吃,以其味淡而飽又能噎也),共二筐。」這送瓜人便是閏土的父親。咽煞瓜即呃殺瓜,即冷飯頭瓜,還有烏皮香和蒲瓜,都不是西瓜,而是香瓜的不同品種,同樣產於海邊沙地。

周作人本人對故鄉的沙地很有感情,《風雨談・三部鄉土詩》評《墟中十八圖咏》云:「他畫的確有特色,不是普通的山水畫那樣到處皆是而又沒有一處是的。我最喜歡那第十二的杜浦一幅。我從小就聽從杜浦來的一個姓章的工人講海邊的事。沙地與『舍』(草屋),棉花與西瓜,角鷄與獾猪等等,至今不能忘記。」杜浦臨曹娥江,今為上虞縣的一個鄉,去海已稍遠,沙地的風光是否還能多少保存一些在那堜O?

《越諺》卷中瓜果部:「𤫻瓜,上蒲,即本草越瓜之白者。」「礅磉瓜,又名冷飯頭瓜,又名呃殺瓜,較香瓜為大,以其形如礅磉而粉糯噎喉,然味實美。呃殺瓜「味實美,這一點恐怕只是扁舟子個人的看法,覺得它味淡的周作人恐怕是不會同意的。

敦崇燕京歲時記:五月下旬,則甜瓜已熟,沿街吆賣,有旱金墜青皮脆羊角蜜哈密酥倭瓜瓤老頭兒樂各種。」《亦報一九五零年二月四日載老棉鞋:北方瓜類中也有叫老頭兒欒的,大約是冷飯頭瓜之類,但市上不曾見,或者因為不好吃的緣故,所以漸就淘汰了吧。

 

 

 

 

 

 

 






羅叔重   (二) 更多

羅叔(l8981969) 書法,篆刻家。原名瑛,字叔重,以字行。別號有,騷霞 ,保泰,能齊,玨,律,紅庵,元津,可方,迦陵,厚亞等。廣東南海西樵人。其居室曰“春酒堂”,“煙滸”,“三不以堂”。世居廣州西關,曾祖,祖,父三代均為清代顯宦。作畫曾師事程竹韶,後專事書法篆刻。 

1923年移居,並與藝術界人士相交。抗戰後回1952年又經澳門返回香港,頻密往來澳門 ,香港之間,積極參與澳門書畫藝術活動,影響甚廣。其篆刻嘗從葉退庵游,出入周秦,兩漢,尤以六朝文字入印,頗獲時譽。五十歲前後,改弦學黃士陵,刀法為之一變,剛勁從容。晚年尤以善刻橄欖核 ,桃核印。其邊款流麗遒勁,豐神飄逸。平生孤高兀傲,好飲而狂放,不接件,不談潤例,亦不謀工作。 1969年病逝於香港。 有《羅叔重書畫集》 ,《篆刻心法》,《煙滸印稿》,《寒碧詞》等近十種著作問世。

闌干萬里心   有紀

衣番引蜨鬢堆鴉。生小溪頭學浣紗。鬥草閒來阿姊家。趁飛花。風辣頭吹繡帶斜。
生來眉掃遠山秋。誰與題名喚莫愁。十丈紅牆百尺廔。畫簾鉤。只許涼爐照上頭。
水晶簾額卷回廊。風遞蘋花滿院香。八尺龍鬚簟滿床。沒商量。負了今宵畫閣涼。
魚鱗鑰鎖院東門。蝶夢初同豹枕温。起向闌干驗月痕。黯銷魂。花影如潮濕露塵。

以上煙滸詞

學陶園對花
灼灼園中花,朝開暮塵土。娉婷有餘戀,猶傍珠簾舞。造化亦何心,飄搖任風雨。歸來北窗下,獨聽幽禽語。

驟雨新樓題壁
萬里驚風起,江城
不聞。潮聲連海動,雲氣壓山來。此亦隆中隱 ,誰知天下才。休疑龍卧穩,只待起春雷。

水仙
亭亭洛浦深,奄靄隔雲林。春意何時到,寒泉共此心。鉛華都欲盡,蜂蝶杳難尋。喚起瑤台客,為彈綠綺琴。

聞蟬
豈抱懷沙恨,哀吟直至今。湘江何處遠,秋樹一庭深。暮雨吳關笛,濤風漢苑砧。一般聽不得,窗冷月沈沈。

望月
寒月出滄海,流雲無定姿。四山環抱處,孤影直來時。市遠春燈亂,橋危石磴遲。楓林聲颯颯,如和客吟詩。

春陰
雕闌寂寞曉雲輕,春浪如潮別浦生。山色欲晴微作雨,梨花開盡不聞鶯。天涯舊夢悲芳草,南國新寒試玉笙。恨煞越王臺畔栁,四年留我作清明。

酬張子牧少將
無端成遠別,翻恨識君遲。肝膽微傾後,帆檣欲發時。挑燈譚舊事,探袖出新詩。此樂憑誰補,悠悠縈夢思。

春望
江風吹柳絮,墮我玉杯中。雲影幾時落,林花相映紅。何人携鐵笛,流響入晴空。鷗鷺紛然起,扁舟興不窮。

春泛
十里河流勢漸通,夕陽橋畔影連空。花枝開落猶存半,天氣寒暄正適中。畫舫欲移芳草渡,紅塵先避柳條風。漁郎不識仙源路,欲向藤蔭下釣筒。

別情

昨夜風高十二州,春情如水逐江流。傷心歴劫殘金粉,轉眼繁華易白頭。
銀燭夜燒猶戀別,青衫淚點已成愁。何時最是銷魂處,綠酒無痕月滿舟。
一聲驪唱滿江樓,楊柳依依不繫舟。白佇定情詩在篋,紅衣歡笑酒盈甌。
去留踪跡真無奈,離合須臾百不由。此後飄零更南北,夜長難似別離愁。

觀禾同張燕妮作
圍館一畝地,四面環翳桑。其中闢畦町,日夜秋禾長。輕花互開落,翠穎紛低昂。微風颯然至,襟袖含餘香。天高白露零,散作明珠光。大地困鋒燧,田野猶豐穰。惟應念家國 ,慷慨輸軍糧。

觀潮
江流湯湯水聲急,海上潮來作山立。山形壓浪水拍空,樓閣搖蕩虛明中。飛樓斷壑杳難辨,松檜蟠屈如虬龍。黃鶴招不來 ,元雲蕩無影。山花落復開,狂歌酒初醒。天風冷冷吹客衣,獨立蓬萊最高頂。

于役樂昌舟中作句
朝隨青竹行,暮傍青山宿。青山亦似解留人,宛轉空舲巧相逐。江流浩浩生風遠,江雨淅瀝侵孤蓬。群起群伏杳難辨,惟見雲煙竹樹相溟濛。豈無驂鸞翁,一訪巢居子。雲旛鶴節遠逢迎 ,夜上金門謁真宰。生寂寞懶朝參,苦愛山林厭金紫。不若長瓶短勺長相隨,但逢勝境皆蓬萊。金華峰頭一杯酒,初平叱羊安在哉。高歌方凌雲,尊酒亦已罄。船頭又報遠山來 ,萬朵芙蓉落明鏡。

抱明月庵夜飲酒酣有詠
潦倒原非絕世才,藥鑪經卷共徘徊。一聲曉角寒星動,萬里秋風塞雁來。畫裡江山猶入夢,門前車馬已如雷。諸君勉畫平倭策,莫笑淵明泥酒杯。

仲翔木岸眉庵同余夜飲於愛群大廈分得一字韻
峨峨百尺樓,俯瞰水晶域。窗影動疏林,簷端掛斜日。開筵集豪翰,部伍分嚴一。健翮勢飛騰,神騮氣超越。石林氣閒靜,獨湧高空月。太華聞疏鐘,清湘泛瑤瑟。吾意倦馳騁,亦廁敦槃末 。三年頻聚散,世事工牽率。何期斗室中,談諧盡才傑。莫愁銀燭盡,且捧金尊凸。

江上觀芙蓉
朝見汀花開,暮見汀花落。花開花落人不知,碧月自上芙蓉枝。芙蓉花,顏色好。但惜秋光遲,不怨秋風早。嚴霜掃地百花飛,娉婷獨向枝頭老。

澤雉行
寒雞繞窗鳴,澤雉不入城。寧為耿介死,不受樊籬生。春風何時來,麥秀桑葉青。柔條紛欲動,驚起雙飛翎。迴翔久不下,媒翳徒縱橫。飛梁跨山徑,野曠天地清。

題世說新語後
一丘善逃名,三窟亦營利。竹林談笑夜達晨,日暮歸來尚鑽李。中原浩蕩飛胡塵,轉側誰能視塵尾。君莫笑謝中郎,王平子。但能痛飲讀離騷,故是當今一名士。

古俠客行
不能朱門遊,寧作黃鵠舉。眼中誰是平原君,七尺昂藏無死所。朝橫笛,暮撾鼓。歌翻吳歈舞楚舞。主人邂逅稱好賢,黃金堆筵壯士怒。河流可塞山可移,刎頸之交莫輕許。

贈王寒燼
南冠憔悴白頭翁,慷慨猶存國士風。古寺寂寥人境外,閒花開落雨聲中。清齋近已同周澤,好客誰能憶孔融。江浙舊遊豪氣在,談詩說劍氣如虹。

樓外聽鄰女捻琴
萬里虛明眼界寬,夜分誰共倚闌干。樓臺隱約琴聲近,花竹蕭疏月影寒。儘有壺觴供嘯傲,恨無林壑耐盤桓。年來世事如棋局,物外唯容袖手看。

溯江西行舟中示同學諸子
渡口日未落,江頭風又生。潮迎半空雨,雲隔一峰晴。峽急路愈險,心閒夢轉清。中流輕盪槳,波浪不須驚。

題鶴立圖
寥寥千丈松,下有青田鶴。丹砂為頂雪為衣,高揖鸞凰招嶽族。誰憐意氣欲干雲,俯視群雞常落落。高堂邃宇燕雀嬉,惜哉物理常難齊。閬風萬里不可到,逸翮忽受人間羈。鯤鵬變化易伸屈 ,飲啄且復安藩籬。只今名士多卑棲。

群芳譜書後
繁花何繽紛,南北各因地。池館豈勝栽,屏風難遍記。

好客篇
入對妻孥悉愁,出聞賓客喜。丈夫意氣凌九洲,瑣屑安能問薪米。曲江煙水秦淮樓,三更春酣樓上頭。顧影低徊識楚舞,綵雲清切聞吳謳。置酒藏鈎互酬答,燭淚紛紛墮紅蠟 。晨雞爭啼不肯歸,主人醉下周球榻。食不必駝蹄羹,飲不必金頗羅。經過不必趙與李,惟願詩人俠客長呼歌。黃粱春韮亦堪飽,一飲自足傳天和。飄風忽翦橫飛翼,長安十載難通籍 。誰言豪氣欲干雲,千里歸來徒壁立。平生親友强周旋,談笑何曾見肝鬲。開卷悠悠遇故人,杜門耿耿憐幽夕。九衢冠蓋日紛紜,廷尉階前無一客。

客夜
江上斜風吹鬢絲,壯懷銷盡欲何之。一年河漢初凉夜,千里湖湘乍別時。秋燕尚憐人去早,瑤琴應恨雁來遲。不知今夕南樓月,開到芙蓉第幾枝。

觀音廟泊舟
鵑啼花落晝冥冥,一斛葡萄醉不醒。夢裡船歸芳草渡,雨中鶯歇望江亭。片帆背郭縱橫去,楚岫歸窗窈窕青。欲向東風薦蘋藻,隔江何處采芳馨。

懷朱子範學士
日落群峰陰,蒼茫泛瑤瑟。松風簷下來,寒星雨中出。緬懷澹園子,浩浩滄波闊。交遊久患難,況乃戰中別。慷慨困鄉關,蕭條歎華髮。百年行過半,萬事誰能說。惟見蘋花根 ,蕭蕭墮湖月。

坪石秋夜懷袁韻秋
君慕還山樂,余憂行路難。可憐今夜月,同在異鄉看。流水無人識,瑤琴獨自彈。惟應晚風急,遙送入西安。

病鶴
此豈乘軒客,何因入洛來。秋風吹落葉,無語立蒼苔。燕雀休相笑,鷹鸇莫浪猜。雲霄終一去,清淺望蓬萊。

蒼鷹
一擊偶不中,群飛欲刺天。軒然脫羈去,萬里沒秋煙。遼廓寒山外,蒼茫碧海邊。妖狐休縱逸,六翮正高騫。

伏波祠
隴蜀縱橫圖割據,交南寥落起烽煙。竟能談笑歸明主,豈有英雄惜暮年。湖海獨知遊俠誤,江山都仗姓名傳。書生分少封侯業,風雨瀟瀟下瀨船。

陳女士時以電話見問詩以報之
不晤妝台又數旬,思君夜夜夢魂親。非無抱柱尾生信,自有難言蘇季貧。愛既不能遑戀聚,舊猶如此忍迎新。天涯我自傷搖落,深謝陳娘問訊頻。

以上《三不以堂詩》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